武林中文网 > 疏影照惊鸿 > 第一百二十章 生死别离,勿负来归

第一百二十章 生死别离,勿负来归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神藏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疏影照惊鸿最新章节!

    “樱妃娘娘薨逝了——”

    “樱妃娘娘薨逝了——”

    “樱妃娘娘薨逝了——”

    传话侍卫跑遍了整个皇宫,将这个消息带给了所有人。整个紫宸宫都失去了往日的金碧辉煌,到处都挂着白花,苏司宇、苏令辉、苏晟礼穿着孝服跪在灵柩前,其他的宫人都跪在外面。太后穿着黑色的衣服坐在灵堂前,闭着眼睛,捻着佛珠。邢贵妃身体不好,在得知白樱薨逝的消息之后,直接昏了过去,现在都没有醒过来!至于苏子沄,白樱薨逝,对他的打击特别大,直接宣布罢朝五日,举国上下都要为白樱守孝一年,雪雁城的所有人更是要守孝三年!

    站在灵堂前,苏子沄换下了昔日穿在身上明黄色的龙袍,穿着一身素衣,形容憔悴。十二年前,他刚继承大统就遇到了还不满二十岁的白樱,那个时候,她一袭白衣似雪,笑靥生花。后来,她终于成了他的女人,他是帝王,而且已经有了一位发妻,自不能许她一生一代一双人,但是,这十多年里,在她之后,他再没立过一位嫔妃!他以为,她可以陪自己一辈子,却没想到,竟先一步而去!

    头七之后,苏子沄拟好了圣旨,小齐子拿着圣旨在宣政殿高声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樱妃白樱贤良淑德、从容端庄,今不幸薨逝,朕深感痛心,特追封樱妃为圣仪皇后,葬乾陵,封其子,二皇子司宇为皇太子,居东宫,以昭圣德,钦此——”

    “虽然皇兄曾经也提起过想立司宇为皇太子,但是,皇嫂是不太愿意的,如今皇嫂薨逝,皇兄便立司宇为皇太子,真的合适吗?”

    “这件事,朕跟太后商量了许久。朕自然是想按照阿樱生前所说,让司宇做一个普通亲王便好。可是,如今太后年纪大了,真的想要庇护司宇的时日,又有多少呢?贵妃的身子虽不好,但令辉的外公是宰相,完全有能力护着他!阿樱不在了,能保护司宇的,除了朕,就只有他自己了!”

    “皇兄的心意,子沇全都明白。只是,妹妹担心,这一次,秦萧刺杀,绝不是他一个人所策划的!这两天,我跟阿羽一直都在调查,却还是没能调查出结果。而且,那个从邻国来的真正的使臣,也不知所踪。皇兄,我担心,这件事,要是传到了邻国大王的耳朵里,又会有什么麻烦的!还有,关于司宇的身世,肯定还有其他人知道,要是被传出去,司宇可能就真的危险了!到时候,朝中的那些老家伙们,肯定会要求皇兄你严惩司宇以及皇嫂的!”

    “朕是天子,朕都没说些什么,他们又有什么资格议论?只是,朕最担心的,还是晟儿啊!这孩子刚满三岁不久,就失去了母亲。这么小的孩子,不可能不要母亲的陪伴,朕本来是想要贵妃帮忙抚养,可是,贵妃的身体太弱了,实在是不行!朕也不可能再去封个什么妃子吧!”

    林墨玉沉思了好一会儿,开口说道:“皇兄,就让我照顾晟儿吧!”

    “你?不行!”苏子沄立刻否决,“你都还没有成亲,怎么带孩子呢?!母后知道了,也绝对不会同意的!”

    “皇兄!”林墨玉拉着苏子沄的手说道,“皇兄,晟儿是你跟皇嫂的女儿,她需要一个人像母亲去呵护她。别说是你不放心别人照顾她,就连我,也不放心!皇兄,你还不了解妹妹我吗?要是想嫁人,早就嫁了,又怎会等到现在呢?皇兄,让我照顾晟儿吧,好不好?”

    苏子沄不禁长叹了一口气,林墨玉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便只好松了口:“子沇,朕知道,不管朕怎么说,你都不会松口。那这样吧,你先暂时照顾着晟儿,等她再长大一点,就把她送回来吧!”

    还有两天的路程,就可以赶到青云城了。见马跑的也累了,叶疏影便在官道上的茶馆暂时歇下了脚。

    叶疏影记得,这条路上,应该会有挺多的做生意的人,可这一次,却什么人都没有。叶疏影便问茶馆的老板:“老板,这怎么回事啊?怎么这条路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

    “姑娘不知道?前不久,樱妃娘娘去世了,陛下追封她为圣仪皇后,葬于乾陵,还封了她的儿子二皇子苏司宇为太子!不过,这陛下对圣仪皇后那是出了名的宠爱,如今圣仪皇后不在了,皇后便下令,要求举国上下都要为圣仪皇后守孝一年,雪雁城的人更是要守孝三年!”

    “阿樱她?不是,老板,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自然是真的,我干嘛要骗姑娘啊!”

    叶疏影赶紧起身,将一串铜钱放在了桌子上,匆匆骑马离开。茶馆老板看着叶疏影的背影,总感觉很熟悉,想了好久,才猛然想起来,震惊得嘴巴都能塞下一个苹果了:“那,那个人不是影姑娘吗?!”

    世人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千林王朝的樱妃刚去世,楼兰那边就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那笙看着传回来的书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子湘还在宣政殿上朝,他们的两个月大的儿子君灏还在屋里熟睡。可是,楼兰之形势,已是水深火热。多方叛乱,千林王朝如今自顾不暇,又哪有时间去管那偏远的楼兰呢?虽然楼兰已经易主,但对于那笙来说,那里永远都是她的故乡!

    将书信揣进了怀里,那笙回了房间,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行李,还留下了一封信。

    轻轻抚着孩子柔嫩的小脸,泪水不自觉的就从那笙的眼角滑落:“灏儿,请原谅娘的不辞而别。那里是娘的故乡,你的外公外婆和舅父都在那里!灏儿,如果娘还能回来,这辈子,都不会离开灏儿!灏儿,你现在还小,但是,你一定要答应娘,等你再长大一点,你一定要好好听爹的话!”

    就算再不舍,那笙还是离开了。站在雪雁城外,望着城楼上的三个大字,那笙顿时百感交集:“子湘,若有来生,我只愿与你,做这世间最平凡的夫妻!”

    邢子湘一下朝,就赶紧回了府,只为早些见到那笙和邢君灏。可是,一进门,只听到了邢君灏的哭声和丫鬟哄孩子的声音,却不见那笙的人影。邢子湘总感觉怪怪的,便去了房间,问道:“阿笙呢?”

    丫鬟抱着一直哭个不停的邢君灏,回话道:“少爷,奴婢也不知道少夫人去哪儿了!不过,少夫人留下了一封信,就在梳妆台上!”

    邢子湘赶紧到梳妆台旁,确实看到了一封信,立刻打开来看:

    “夫君亲启:

    晃眼间,七年已过,如白驹过隙。这七年,我们一起经历了太多,相知、相伴、相许,还有了我们的儿子灏儿!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贱妾怀远路,起视夜何其?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行役啊哈在楼兰,相见未有期。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努力效朝廷,莫忘欢乐时。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邢子湘不禁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了。究竟是何事,竟让阿笙改了苏武的《留别妻》?!

    邢子湘将这封信藏在了怀中,从丫鬟手中抱过了邢君灏,苦涩的笑了笑:“也望卿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云馨兰亲自来了青云城,调动了所有的暗卫,大举进攻望雪阁,慕清浅不幸被暗算,身受重伤。

    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慕清浅笑了笑,自己风光了一辈子,如今,却要死得如此的凄惨,真是可笑啊!

    突然,一抹青色的身影一个飞身,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竟凭借一己之力,对付掉了那么多的暗卫!叶疏影赶紧扶住了慕清浅。慕清浅的右肩膀受了重伤,面色苍白,看着许久未见的故人,终于笑了:“你当真,还是回来了……”说完,便昏倒在了叶疏影的怀里。

    云馨兰本来正坐在营帐之中,惬意的喝着茶,一个暗卫却匆匆来报:“王妃,叶疏影回来了,还击败了所有人!”

    云馨兰却是平静的一笑:“她自然可以击败你们!你以为,就凭你们,也会是她的对手?下去吧!”

    江茗秋愈发的弄不清楚了:“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急啊?叶疏影回来了!她一回来,那我们之前所做的,不就白费了吗?”

    “哪里白费了?明明就没有啊!我做这么多,不就是为了逼她回来吗?这个世上,最了解她的人,就只有我!就算她不辞而别,慕清浅有难,她又怎会置之不理?!”

    慕清浅还在昏迷之中,叶疏影一刻也不离的守在慕清浅的床榻边。容暗香前来探病,问道:“阿影,能告诉我,一年前,为什么要不辞而别吗?”

    叶疏影看着昏迷不醒的慕清浅,说道:“身不由己……只是,我没想到,我离开的这一年之中,发生了这么多事!就连暄妍都……暗香,如果我没猜错,其实,暄妍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他,对吗?”

    “可是阿影,阁主喜欢谁,我想你是心知肚明的!阁主把秋姑娘葬在孑然峰下,孑然峰,孑然一身,四季如春,希望秋姑娘下辈子,能寻得一位如意郎君,一生一代一双人!阿影,你还要离开吗?”

    “不离开!不会再离开了,再也,不离开了……”

    直到叶疏影回到了望雪阁,白杨才知道白樱薨逝的消息,便马不停蹄的赶往了雪雁城。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所有的亲人,都走了!红袖剃发为尼,一生常伴青灯古佛,而如今,姐姐也猝然离世,魂归故里。只剩他一人,还在这江湖飘零!

    白杨永远也忘不了,当年,那登徒子欺负姐姐白樱,自己第一次杀人的场景!母亲韩氏为了生下他,难缠而死,所有人都说他命硬,克亲,还好有姐姐一直在照顾着他!在他的眼里,红袖不仅是恩师,还是红颜知己,而同样的,白樱不仅是姐姐,更是娘亲!试问这个世上,母亲去世了,儿子怎能不心痛?

    骏马疾驰而过,白杨一身白衣,画面显得格外的美。

    当真是: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万俟明修在床上躺了几年,终于醒了过来,可是,却未能看到柳挽书!他挣扎着僵硬的身躯下了床,一步一踉跄,只能扶着墙,好不容易走到了屋外,却还是不见柳挽书,只有谢倾颜:“谢姑娘,小书呢?”

    谢倾颜料定,万俟明修一醒过来,铁定会问柳挽书在什么地方,既然想到了,也不必再遮遮掩掩,便开门见山的回答道:“她已经离开好些日子了!”

    “她去哪儿了?你快告诉我,她去哪儿了?!”

    “万俟公子,小书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让千面楼一定要护好你!如今,我是千面楼的新楼主,自然是要护着你的!”

    “你是说,小书把千面楼楼主之位让给了你?”万俟明修一头雾水。这柳挽书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把千面楼拱手让给一个外姓之人呢?这怎么想,都不合常理啊!

    “万俟公子,楼主之前,让我带句话给你,她说,她很好,她也希望你能好好儿的!”

    万俟明修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我昏迷的这几年,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小书她,她到底为我做了什么?!”

    “这些年,确实发生了很多事。五阳联盟除了林婧的湖阳派,其他四个门派,都已经支离破碎。如今,思恩公主、昭月公主皆已认祖归宗,可是,阿樱却死了,被追封为了圣仪皇后,司宇被立为了皇太子,望雪阁刚度过一场危机……至于小书,讲真的,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儿,只知道,她为了救你,散尽了毕生功力,之后远走岭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疏影照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疏影横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疏影横斜并收藏疏影照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