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疏影照惊鸿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是是非非,一起一落

第一百三十五章 是是非非,一起一落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神藏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疏影照惊鸿最新章节!

    离中秋已经有好长的日子了,眼看着九九重阳节就要到了。本来,苏棠跟玄沣是在青湘门祭拜的,但想着重阳节要陪太后登高,便赶紧动身,回雪雁城了!

    回雪雁城的路上,苏棠虽身为一国公主,却一点没有公主该有的矜持,频频掀开马车的帘子伸出好奇的脖子一脸兴奋,指着路边叫卖的馅饼儿胭脂一个劲儿叫唤,非说怀念当初做青湘门弟子的安逸日子,眼泪汪汪地扒拉着玄沣的袖子,玄沣拂了拂苏棠额前垂下来的一缕秀发,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尖道:“棠棠,我不在的时候你可是胡闹惯了啊。”

    苏棠把脑袋搁在师兄肩头,一脸俏皮:“沣师兄此言差矣,你在的时候我照样胡闹。”

    玄沣揺了揺头,宠溺地微笑,正欲将娇俏美人儿揽入怀中,却听闻前方传来一阵嘶鸣,一根银针破窗而入,堪堪擦过苏棠的长发,扎进苏棠脑袋旁边的木头里,苏棠一个激灵,蹭蹭蹭地钻进玄沣的怀里,口中还是一贯的伶俐:“哪个大胆狂徒?居然敢暗算本公主!”玄沣眯了眯眼,一双眸子暗了下来。

    随行的人本就带得不多,刺客的身手却还了得,在捅死了那些武功相对较差的刺客后,玄沣提着剑追着一名刺客在树林里打得不可开交,他小心地避开刺客甩出的银针,刺客身着一身夜行衣在茂密的树林里上蹿下跳,消耗了他不少体力,一不小心手臂被刺客的刀划出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捂着冒血的伤口追了一路,不曾想这刺客还有同伙,一阵烟雾弹过后,彻底迷失了刺客的踪迹。

    太后寝宫内,身着雍容本该一脸慈祥的太后此刻却难掩胸中怒气,听完苏棠和驸马的遭遇,心中升起一股难捱的怨气,奇怪的图腾,暗卫,太后想起了当年熙儿因难产而去世的事,又是杨太妃!这个女人,必须受到相应的惩罚!

    这厢,林墨玉刚行过午膳,在后花园中修剪花草的时候,刑贵妃踩着优雅的步伐蹁蹁而至。二人行过礼后,小亭子里的石桌上,刑贵妃拉过林墨玉的手,满面愁容:“子沇,子泠和驸马遇刺受伤的事想必你也有所耳闻吧?”

    林墨玉点头,应道:“昨日去妹妹那里瞧了瞧,幸而妹妹安然无恙。倒是驸马,受了一道不大不小的伤,请了太医看看,敷了药也无大碍。”

    “杨太妃,行刺之人身上有奇怪的图腾。”

    林墨玉抬头撞上刑贵妃的目光,一双眼睛里波澜不惊,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杨太妃果然不会放过我们。”

    刑贵妃一双玉手手指轻轻摩挲茶杯的边缘:“太后此番是动了怒,她老人家要我不管用什么样的法子,都必须让杨太妃受到应有的惩罚。子沇啊,你可得帮我,杨太妃此人诡计多端,我一人怕是应付不来。”

    林墨玉长叹了口气:“这件事,可大也可小。只是,若想要真的凭借这个扳倒杨太妃,并非易事。杨太妃身上,包括裕王和陈王的身上都没有那个图腾,想凭此指认我们还是少了一个铁证!而且,子泠和玄沣现在还昏迷不醒,至于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也是个未知数,这件事啊,还是先不要外传吧!”

    这时,锦云走了进来,说道:“娘娘,长公主,大皇子和太子来了。”

    话音刚落,苏令辉和苏司宇就走了进来。十六岁的苏令辉已经成大大人模样,身形高挑,凤目剑眉。十三岁的苏司宇却还是个孩子模样,身高也只有苏令辉的头那么高,眼睛也大大的,圆圆的,可爱极了。小七因为外公顾瑞寿辰的原因,便暂时离开了皇宫。

    “母妃,我和司宇刚刚去看了子泠姑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姑姑为什么会受那么重的伤啊?”

    苏司宇也担心的问道:“是啊,邢母妃,为什么会有人想害子泠姑姑啊?”

    邢贵妃看着这两个孩子,心想着也瞒不过去,便干脆就说了:“司宇、令辉,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个世界上,其实总是有那么些坏人的!他们满肚子坏水儿,只知道自己的利益,全然不顾他人!”

    苏令辉一向聪明,忍不住问道:“母妃,这一次伤害子泠姑姑的人,是不是跟那次伤害司宇的,是同一个人啊?母妃,到底是出什么事了啊?为什么子沇姑姑也突然进宫了啊?”

    苏司宇看着林墨玉,问道:“子沇姑姑,晟儿现在怎么样了啊?”

    林墨玉看着苏司宇一副孩子模样,说话却像个小大人,便忍不住笑了一下:“司宇啊,你就放心吧,晟儿可听话了!对了,上一次,姑姑听你们背了《大学》,现在过去这么久了,先生可有教你们新的东西了?赶紧的,背给姑姑听听!”

    苏令辉点了点头:“姑姑,前不久,先生刚刚教了我们《中庸》!”

    苏司宇显得特别的兴奋,迫不及待的就背了出来:“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苏令辉接着背道:“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所不能焉。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语小,天下莫能破焉。诗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

    邢贵妃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么点儿大的孩子,竟然要背这么深奥的东西!本宫像这么大的时候,《女则》都还背不全呢!令辉啊,母妃还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们的子沇姑姑商量,你跟司宇先去院子里面玩儿会儿吧!”

    “儿臣谨遵母后懿旨!”说着,苏令辉便带着苏司宇去了院子里。

    等两个孩子走了之后,邢贵妃接着说道:“依本宫看来,裕王不屑于做这样的事,幕后真凶,应该就是云馨兰!这云馨兰,本宫见过,当真是不简单!虽说是个江湖女子出身,但身上的谈吐与气质,绝对不会输给那些所谓的名门闺秀!这一次,太后是铁了心的要查出真相,找到证据,一举废除杨太妃,为陈充仪报仇。那杨太妃可不是什么善茬,那样的出身,还能成为先皇的贵妃,实在是不简单!锦云啊,你找人,给本宫秘密盯着杨太妃的寝宫!”

    “是,奴婢知道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啊,就算邢贵妃与林墨玉再怎么封锁消息,这件事,还是不胫而走。

    杨太妃在寿恒殿里面,着急的不得了,若是再不做些什么,自己出事了倒不要紧,只是那两个孩子该怎么办啊?苏子洋一直置身事外,苏子沄倒不会做些什么,可是苏子渲不一样啊!杨太妃的心机本就深沉,这些年,自己儿子做的事,她其实都知道!她之所以不阻止,也是觉得,当年先皇太不公平!明明两个孩子的能力都差不多,甚至可以说她的儿子苏子渲的能力远在皇后的儿子苏子沄之上,可就因为苏子沄是嫡长子,就直接被封为了太子,直接让苏子渲跌入了万丈深渊!

    就在杨太妃束手无策之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仔细一看,这人正是云馨兰。杨太妃一脸的不耐烦,质问道:“这都什么节骨眼儿了?你居然敢进宫来找本宫?云馨兰,你是不是活腻歪了?!本宫警告你,你活腻歪了,你想死,本宫不拦着你,可你别把我儿子给拉下水了!”

    “母妃,兰儿这次进宫,可是来帮母妃的啊!昭月公主莫名其妙就遭了歹人袭击,至今昏迷不醒,太后已经急得不得了了,直接下令,务必抓到凶手,严惩不贷!而且,兰儿还听说,这思恩公主也着急忙慌的进了宫,兰儿猜想,恐怕不是为了昭月公主受伤一事,而是为了二十六年前的那件陈年往事了吧!”

    杨太妃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一脸惨白,毫无血色:“怎么,云馨兰,你是想用那件事情来威胁本宫吗?”

    “母妃,您瞧您,这都说的是什么话啊!兰儿是王爷的王妃,跟母妃您,自然也就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这都说,唇亡齿寒,兰儿哪会想着害母妃您啊!母妃,这太后跟陈充仪的关系非比一般,就像那贵妃和身边的大宫女锦云一样!兰儿相信,很快,她们就会查过来,到时候,谁都跑不了!”

    “那你倒是说说,本宫应该怎么办?”

    “母妃,这千林王朝崇尚佛教,佛祖曾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还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母妃啊,依儿媳之见,母妃就说要去靖国寺为昭月公主祈福,请求佛祖保佑昭月公主能够尽快醒过来!兰儿想啊,这看在佛祖的面子上,太后也不敢动母妃您!”

    “那之后呢?本宫总不可能一辈子就待在靖国寺里面不出来了吧?!”

    “之后?母妃放心,只要王爷的计划成功了,母妃您,就真的要成为母后了……”云馨兰看着杨太妃,突然露出了鬼魅的笑容。

    林墨玉急匆匆的跑进了清思宫,彼时,邢贵妃才刚刚洗漱完。看着林墨玉这番着急的模样,赶紧问道:“怎么了,子沇?可是又发生什么变故了?”

    “皇嫂,杨太妃突然去跟皇兄说,想要去靖国寺为子泠祈福,现在都已经出朝阳门了!”

    “你说什么?!”

    锦云看着邢贵妃和林墨玉,一脸心虚。

    或许是在身边呆了太久,邢贵妃一眼就看出来了锦云不对劲儿,赶紧问道:“锦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娘娘,奴婢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娘娘,这些日子,你为了调查那些陈年往事,每天都累的不得了,连陪着大皇子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有,锦云实在是心痛!再说了,奴婢就不明白了,都是二十六年前的事了,太后为什么就是一直追着不放呢?就算调查,这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出什么啊!”

    “你这丫头!”邢贵妃一脸无奈,想要教训,可又舍不得,“陈充仪当年跟太后关系匪浅,就像我一般,明面上是皇后跟婢女,可实际上却是最亲近的姐妹!当年,陈充仪走的不明不白,说是难产,可先皇又何必把子泠送出宫去呢?锦云,太后想要调查这件事,无非就是想让陈充仪安心!这幕后的凶手一天不查出来,这皇宫,一天就得不到安宁!这一次受伤的是子泠,下一次可能就变成子沐或者是嘉树!你明白吗?”

    “可是,娘娘……”

    “本宫累点儿没关系!没办法陪着令辉吃饭也没关系!但这件事,绝对不能一拖再拖,没完没了!锦云啊,若是再拖下去,那真凶,可就真的要逍遥法外了!”

    锦云一脸的难过:“娘娘,可是现在,杨太妃已经出宫了,我们该怎么办啊?”

    林墨玉说道:“就算杨太妃去了靖国寺,以她的性格,也不可能在靖国寺待上一辈子的!只要裕王的计谋无法得逞,她就一定会有出来的一天!只要她出来,就一定要让她为当年所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邢贵妃没有说话,而是看着窗外,阳光很是强烈,跟雪雁城以往的九月没什么不同,只是,她担心,这过不了多久,千林王朝就有会有一场腥风血雨了吧!但愿,皇上能够平安挺过去!有道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只是她也不知道,这两兄弟,到底谁是得道者,谁是失道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疏影照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疏影横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疏影横斜并收藏疏影照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