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邂逅 > 56.Chapter56

56.Chapter56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神藏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邂逅最新章节!

    到了车旁,卢潇刹住脚步, 看看锁了的车, 扭头。

    “……”

    景微酌隔着挡风玻璃看着人, 看着她仙气十足的站在黑车旁, 脸色红晕。

    笑了声, 慢条斯理地下车,过去,“怎么了?”他温柔问:“嗯?不走了?这就有缘了?”

    卢潇:“……”

    景微酌把她压在车身上, 抵近,“缘分真好。”

    卢潇气急, 一头栽在他怀里,耍起了赖, “你就不是个好人。”

    “怎么不是了?由着你胡来就是好人了?”景微酌低头,明亮的目光落在她脸上,真是想教训教训她,一直把身体那么不当回事。

    可是, 又舍不得。

    “卢潇……”他声音微沉, “去医院?”

    “不需要。”

    两人对视半天,午后阳光晒到身上有些热的感觉了, 景微酌抬起头望了望远处,思考。

    卢潇一见他这模样,手忍不住搂了上去, “微酌。”

    景微酌刚低头, 她就扑进他怀抱了, 纱裙被风吹得,缠满他的西裤,他心一软,还是想着,由着她。

    卢潇想回去,可钥匙在他那里,他把她放进她车里副驾驶座,自己进了另一边车门。

    “你下午不用工作?”

    “想陪女朋友去。”

    卢潇咬了咬唇,心里钻入一股热气,“可是,你的车呢?为什么开我的?”

    “待会儿不来了。”

    “那你待会儿送我回去后,怎么回去?开我的?”

    “不用。”

    “嗯?”

    “去我那儿,今晚不走了。”

    “……”

    卢潇抗议,可惜抗议无效,开车的人劫车还劫人,一踩油门,车子如入无人之境般地往他荪江边全市最贵的房子开去。

    穿过她叔叔说让她去住的房子的时候,她基本就死心了,最后呢喃一句,“我还有工作要做的。”

    “你这个样子怎么工作?和我休息几天,早睡早起呼吸新鲜空气时不时扑我怀里睡觉,才有利于养病。”

    “……”卢潇懵了半天,噎住在喉咙口的话统统消弭掉,无话可说了……

    车子不到两分钟就停在他那栋白色建筑前,初冬的天气,门口树木有些萧条,地上布满艳红反光的落叶。

    车子刚停下,车壳上就砸落几声悦耳的枯叶声。

    卢潇趴在车头不想动,感觉一下车,就糟糕了。

    景微酌笑着下去,绕过来打开车门。

    三四点的天气好到没法形容,他一身墨黑西服显得也没那么黑了,线条深邃俊逸的脸上,那双惹人的桃花眼隔着车窗一眼不眨地看着她,利落的短发称着光,变成有些微微的浅棕色。

    卢潇头一晕,爬起来就下了车了。

    “我是被骗下来的。”车门砰的关上时,她说。

    景微酌配合极了,“我负责,嗯?我负责还不行吗?”

    卢潇一笑,也不知道为什么笑,心里很虚,觉得肯定要被吃掉了,可还是忍不住心情超好的笑。

    进了屋里,阿姨给她切了一盘水果,再热了杯牛奶。

    景微酌觉得她中午因为那阵疼痛,也没吃多少,所以使劲诱哄着她吃,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坐了会儿,伸手搂过她。

    “活动就周三,后天。”

    卢潇颔了颔首。

    “这两天在这住。”

    “……”

    卢潇扭身,还没坐好已经被怕她不答应的人压下沙发,她清楚地看到上楼上到一半的阿姨脚步一顿,往回瞥了眼,一笑,默默继续上去。

    她脸烫得要爆,“微酌。”

    他在伸手扯她的衣服,她脸红地拿住他的手,喘息两声。他停下来,哑声问:“好不好?嗯?”

    卢潇知道这人千方百计在求福利,长的不行就短的,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反正,她都可恶的纵容着他,从一开始纵容到现在。

    卢潇捂住眼睛,转过身。

    他抱着一起躺倒在沙发上,她的脸埋进他温热的脖颈里,无奈非常地呢喃,“你啊……越来越混蛋了。”

    景微酌喉结翻涌了一下,眼底神色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灼灼的泛着光。

    马上揭过页了,“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

    卢潇闻言,缓了缓,蓦然又觉得,他硬要她留下,也有身体的原因,他会真心疼的。

    她摇摇头。

    这会儿没事,但晚上十二点刚被他吃完歇下,躺倒不到一个小时,卢潇腰腹的位置就疼了起来。

    他还没睡着,她也不敢和他说,免得折腾他一夜不用睡,他明天很忙很忙很忙。

    一个人闭着眼睛忍了一会儿,枕着他的手臂无声忍着一阵阵钝疼,疼到身上微微泛着细密的汗,困意袭来,后面就不知道了。

    他几点睡的她也不知道。

    隔天起来,阿姨说厨房他给她做好早餐了,卢潇默默心情美妙一个人闲情逸致地坐下吃,边吃边玩着手机,刷到一两个他公司新品发布的活动视频后,感兴趣地复制了关键词搜出来看。

    可惜,从头到尾,没有他的身影。

    这什么品牌发布会,总裁都不露脸,卢潇不开心。

    这个时候,阿姨给她碗里添粥,她道完谢,阿姨微笑问:“身体好了吗?”

    卢潇一顿,抬眸,“嗯?什么?”

    “昨晚微酌两三点起来,找新毛巾,说你身体不舒服有些出汗。”阿姨看她,“是着凉吗?”

    卢潇静默在那里,他知道?

    回过神来,她含糊一笑,点头,“对,着凉了,没事。”

    低下头,她没心思看没有他的发布会视频了,可能他得明晚的活动才会露脸。

    这会儿,她满脑子里都是他昨晚……居然,知道她不舒服吗?

    可能那会儿她已经睡着了,他发现了也不敢再吵醒她,不然就不知道她这一夜要怎么过了,所以找了毛巾给她擦身子吗?

    她前半夜太耗精神了,后面居然无知无觉,他起来了她都不知道。

    然后,他是不是一夜没睡了?

    “他忙完,有休息吗?”她抬眸,喝了口粥后默默问阿姨。

    “没有,进进出出,弄得一身水,最后在你床边坐着,翻着手机不知道看什么,差不多了就跑走廊的健身房去了。”

    卢潇皱眉,又抿唇,最后呼气,一夜没睡还有精神去跑步。

    这个神人。

    早上忙了一会儿,中午还是一个人吃午餐,卢潇虽然无所谓,但难免有点想某个人。

    从他门口散步完推门进去,阿姨在厨房问她吃那些菜好不好,她随口都说可以。

    阿姨:“微酌跟你生活久了,我都忘记他原来喜欢吃什么了。”说着她一笑。

    卢潇站在客厅处望着厨房的方向,脸色一红,生活久了?

    “我没……我们没生活久。”

    “可他每次和你吃都做一桌你喜欢吃的,就怕你跑了,弄得现在自己偶尔在家吃,也是做的你吃的那些。”

    卢潇伸手捂住眼睛,“我……我都可以的。”

    “可不可以有什么关系,他就宠你啊。”

    卢潇红着脸鼓了鼓腮帮子,仰头,“其实很霸道,老威胁我的。”她低喃。

    话落,门外走进来一个人,“谁威胁你?”

    卢潇一吓,手上手机一撂砸在玻璃桌上,哐当一声,惊天动地。

    “……”

    厨房的人望出来,瞬间一笑。

    卢潇顾不得手机,从沙发处拐弯溜走,景微酌瞥了眼,跟着上了楼。

    推开被她挡住的门,进去后把人反手压在门上,低头抵近,“要造反吗你?又锁我在门外。”

    卢潇轻踢他一下,忍着笑问:“你怎么回来了?”

    景微酌轻叹口气,把人抱起来,到沙发坐下,“想你了。”他解开西装,扯开领口两颗扣子,抬眸,“今天不舒服没有?”

    “你昨晚……”

    他浅浅一笑,“问你早上呢。”

    “问你昨晚呢。”

    景微酌“啧”了声,一把压着她在臂弯里就吻上去,“捣乱。”

    卢潇一早上淡淡闲散的心情都变了,变得热情高涨,和他在卧室里玩闹折腾了一番后,衣裳凌乱时,他及时刹住。

    把人抱起来放进怀里后,景微酌低哑着开口:“我去医院了。”

    卢潇一顿,仰头。

    景微酌把人拢在臂弯,端来水杯喂她一口,自己再眼底含着笑意喝了一口。

    “等不到检查结果出来了,卢潇,我很担心。”这种恶性的病,她这个疼法。

    他把杯子虚握在两指之间,黑色笔挺西服里,白衬衣洁白醒目,翻滚的喉结上面,下颔线分明流畅的脸上,满是他一贯的从容专注和隐隐的温柔神色。

    卢潇看着这个神色就知道,他只是在告诉她,不允许她反驳。

    可是……她要反驳什么?

    “你问我和问医生都一样,我经历过一次了。”该知道的都知道。

    “问你你会说吗?你会说我还得去医院?”他轻轻挑眉。

    卢潇失笑,最后,咬了下唇,松开,“对不起,微酌。”

    景微酌叹息一番,放下杯子把人按进怀抱。

    卢潇下巴抵在他肩头西装上,犹疑的问:“可是,你今天不是很忙吗?不是有品牌发布会?”

    “不总非要我去。”

    卢潇一想,难怪,一早的活动里找不到他一丝身影,她还以为他要明晚才露面。

    没去,就是因为去医院了。

    景微酌待了两个小时,卢潇吃完饭陪他休息了一个钟,就走了,这次,等到晚上十点才回来。

    卢潇下午补觉,晚餐去见谢幸了,把她收拾好了的摊子丢回给她。

    她开了车去的,就还是那辆车扔在谢幸那里,她开着平时很少开的黑车。

    两人吃完晚餐在外逛街,回去时就刚刚和他的车前后停下。

    卢潇瞥了眼钟,知道十点对他来说都是早的。

    要不是因为她在,他凌晨能回来就不错了,可是,他昨晚没睡。

    景微酌对这种和她同一时间回来,一同下车进门的感觉尤为的好。

    对视了几眼,无声一起上楼,在楼梯尽头眼光一变,又流氓的逼近她,她眼睛眨了眨,长而弯的睫毛蝴蝶一样的颤动翅膀,他心里狂风呼啸。

    上了楼,给她放好洗澡水,景微酌在卧室里闲情惬意地靠在窗边,曲着腿手抄在口袋中看江边渔火,灯火淋淋。

    浴室里传来均匀的哗哗水声,大半个钟后,水声停下,再过一两分钟,她披着浴袍,拿着条毛巾出来。

    径直朝他走来,景微酌在那一瞬,心里像被吹落一片水,在原有的寂静水面上泼动一层涟漪。

    好像这一刻下来,这一整天下来,甚至,有生以来,等的就是这一分一样。

    他接过毛巾,把人转过去拢在臂弯里,给她擦头发,还是得把她打劫过来在这边住,他不喜欢一个人住了。

    活动后,磨着她过来和他一起住。

    景微酌这一晚无比老实,自己洗漱完就抱着人睡觉了,一根手指头都没有乱来,自己也没怎么看手机忙工作,随手把手机放去充电免得白天又没办法找她后,就抱着她裹在怀里,盖好被子熄灯了。

    卢潇在初冬夜里,静谧的夜里,眼珠子微微转了转。

    最后,红唇一张一阖,呼吸轻抚过他胸口,“你困了吗?”

    “只是不舍得对病人禽兽。”

    “……”

    卢潇蹭了蹭他胸口,咬了口他的锁骨,惹得他抽了口气,浑身松散下来,屈起腿,捧着她的脸,“潇潇……”

    她浅浅一笑,“只是忍不住拿走我自己的福利。”

    景微酌喉结滚动,漆黑的眼里,光要泻出来一样,怎么也没想到,当初那个表白后躲得远远的,在一起后还一喊就脸红,躲来躲去的人,有一天被他教成这样了……

    完全教坏了。

    景微酌惆怅,转身把人压在了身下,连台灯都熄了,“潇潇乖,睡觉,我对你没抵抗力,乖一点。”

    卢潇在黑暗里静静地浑身发热,他压下来盖住她,呼吸洒在她细长的脖颈间,不让她乱来了。

    十几分钟后,身上总算平缓下来,体温恢复如常。

    她也……不准备乱来的,他该休息了。

    隔天傍晚,天气还可以,卢潇抱着杯果汁在房间沙发研究要穿什么衣服出门时,听见楼下传来熟悉的引擎声,她起身走到窗边,瞥了眼,居然真的是他。

    景微酌径直上楼,一进门就看到她从窗前转身,蓦然看到他,一笑。

    他心情在那一瞬也止不住变好,好到没法形容。

    景微酌走过去,“吃了吗?”

    “没有。”她轻摇了摇手上阿姨给她弄的果汁,“我不饿。”

    景微酌摸摸她的头,问了她的身体后,说:“散场后我带你吃东西去。”

    “你为什么回来?什么东西要带吗?你可以让我带。”他这会儿应该很忙才对。

    景微酌看着她,低头忍不住亲了一口她湿润的唇瓣,舔了舔她嘴上的芳甜,“我就是回来带你的。”

    “为什么?我自己会去。”她抬眸。

    “不来怕你临时不去,溜走,留我孤家寡人。”

    卢潇默默笑开,“我才不会。”

    景微酌给她拿起床上放着的礼服,“不会?你已经反悔多少次了?”

    卢潇转了转身,咽下一口果汁,“那是你惹我。”

    “你总让我忍不住想惹,想调戏,我也没办法。”

    “我不去了。”她转身要走。

    景微酌一笑,拦住人搂住,心情好得没法说,“太晚了,不行。”

    他把衣服拿给她,低头好声好气商量,“换了好不好?然后走了,晚点带你玩去。”

    卢潇停住几秒,僵持几秒,略略不爽。

    最后把杯子推给他,自己抱着礼服进浴室了。

    景微酌闲情惬意地瞥了瞥杯子,他不喜欢果汁奶茶这类甜腻的东西,家里的机器就摆着好看的,结果……好像她喜欢喝。

    刚刚吻上她的时候,也确实甜到他心坎了。

    卢潇换了身黑色及地长裙,长发披在耳后,一张精致美艳的脸孔在这层纯黑的映衬下,越发有种夜空星星般的静谧美感,耀眼又不是那种夺目,低调到水一样静静流淌的感觉。

    景微酌眉眼微动,给她披上件大衣,裹着带着人出去了,“走了,多看两眼走不了了。”

    卢潇差点踩空楼梯,他一笑,想打横把她抱起来。

    驱车到他发布会后庆祝活动的会场,卢潇踩着高跟鞋低调地跟在他身边,后来发现,只要在他身边就低调不了,她遂跟他分道扬镳。

    景微酌不是很乐意,可转眼她看到了那位歌手,对方也看到了她,马上过来和她打招呼,他只能默默老实离开。

    卢潇看着人西装革履高大挺直的背影往前走去,勾勾唇回头,靠在活动会场的后排角落里和那位歌手说着话。

    旁边三三两两的人侧眸过来,好奇兴趣,有些认识她的,惊讶的看着她。

    差不多说完了,她们又分开了,转瞬她看到了她爸爸和叔叔。

    卢涧杨也看到了她,目光在她身上扫了扫,也有些惊奇,随后和她爸爸对视一眼,又了然一笑,“微酌这小子。”

    卢潇听到这句调侃,瞬间脸红,手抄在大衣口袋里扭过头。

    卢涧森一路和AFTER的合作商他也认识的一些人握手过来,到了她身边,上下看了看,低声开口:“两天没见了,你身体怎么样了?”

    卢涧杨已经听她父亲说了,也目不转睛看她。

    卢潇一脸洒脱,“没什么事的,不用担心。”

    卢涧森直直看了她两眼,转了转脑袋,这种场合也不方便说什么。

    卢涧杨一样的心思,笑着摸摸她的头,“微酌呢?”

    卢潇抿唇,转开脸,“不知道。”她往前走去,应该在前面。

    后面两人又和过来的人寒暄两句,就也往前过去。

    景微酌和一个合作方握完手,余光就瞥见他的卢潇踩着高跟鞋慢慢往前走来,黑色柔软的裙摆贴着她的脚踝滑过,她双手搭在身前轻拢外套,那个模样,简直温柔得要化水。

    眼睁睁的看着她朝他走来后,景微酌就不和别人寒暄说话了,待人到了眼前,抄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牵过她,“嗯?聊完了?想起你男朋友了?”

    卢潇一笑,真是……

    她低低头,正要说后面有人找你,景微酌却对她这垂眸勾唇的模样抵挡不住,二十分钟见不到人,他心痒痒。

    “卢潇。”

    “嗯?”她掀起眼皮,轻舔下唇。

    景微酌眼底马上黑如点墨,放开牵着她的手,改为搂过她的腰,卢潇被他一把按得抬起头,不到半秒,他偏头吻了下来。

    后面已经走到三五步外的卢涧森卢涧杨两人,看到她手被牵着,还没什么反应,可再定睛一看,眼前这一幕,脚步纷纷停住。

    卢涧杨不可思议的站着,放在口袋里的手捏紧了下里面的打火机,轻吸口气后,转过身去,仰了仰头。

    在旁边她父亲的静默中,揉着眉心叹息,“这不是我认识的景微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邂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Fuiwe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Fuiwen并收藏邂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