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皇家小娇娘 > 174.第 174 章

174.第 174 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藏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皇家小娇娘最新章节!

    此防盗章, 等等可看文。送小红包,支口令Lm7KiM41Py

    听到这话,顾穗儿是意外的。

    自从她离开家后, 她来到了这陌生遥远的地方, 踏进了这富贵锦绣乡里, 大家对她都很好, 会问起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会关心她的身体, 还会照料她的衣食起居。

    可是却从来没有人关心过, 也从来没有人问起过她的家。

    好像所有的人都忽略了她在来到睿定侯府前, 其实应该是有另外一个家的。

    家, 那是一个遥远的地方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回去,有没有机会再见到自己父母和弟弟了。

    家,是一个没有人会和她提起的话题。

    萧珩不经意的一句话, 撞到她的心上,让她的鼻子竟然不争气地发酸。

    她低着头,小声说:“路上走了十三天,住进侯府十九天, 现如今离开家已经三十二天了。”

    离开多少天,她清楚地记得。

    萧珩默了片刻, 才继续说道:“你家里的人,已经被妥善安置, 你大可放心。”

    顾穗儿有些意外:“谢谢三爷。”

    萧珩:“安心在府里养胎, 如果有什么需要, 可以让安嬷嬷告诉我。”

    顾穗儿更加意外:“谢谢三爷。”

    萧珩:“我已经派人去告知你父母这边的情况,让他们放心。”

    顾穗儿有些不敢相信地抬起头,惊喜不已:“谢谢三爷。”

    而就在顾穗儿抬起头时,萧珩看到了她清澈逼人的眸中闪现出的神采,像山涧里溪水四溅开的白色浪花,映着阳光,闪着欢快的光芒。

    萧珩沉默地望着她,片刻后,开口。

    “那晚在客栈,我是被奸人所害,没想到竟然连累了你。”

    声音轻淡,仿若无意,可到底是一个解释。

    顾穗儿咬唇,低下头,两手在袖中微微颤抖。

    她当然明白,在许多人眼里,她只是一个低贱的村女罢了,这样的自己,别人不高兴了,抬起手来就像碾死一只蚂蚁般。

    无论是什么原因,她就是被人糟蹋了,还被弄大了肚子,又被带到了这陌生的地方。

    但是这些,没有人会在意。

    人不会去在意一只蚂蚁的想法。

    所以没有人会向她解释什么,她就稀里糊涂的被当成了“三爷”的女人。

    当然更没有人会问问她,是不是愿意。

    萧珩看到了顾穗儿低垂的睫毛仿佛蝴蝶的翅膀一样震颤着,还有那小手儿轻轻绞着衣角。

    “你如果有什么要求,我——”萧珩停顿了下,还是说道:“我能做的,都可以。”

    这是对她的补偿。

    顾穗儿低垂着头,她当然听明白了萧珩的话。

    只是她不需要补偿什么。

    走到了这燕京城,她就没有回头路,进到了这睿定侯府,她就要做一个妾应该有的盘算。

    “三爷。”她的手停止了绞衣角的动作,她也终于在他面前勇敢地抬起了头:“谢谢三爷,我不需要什么的……”

    想了想,她抚着自己的肚子;“我现在心里想的,每日念的,不过是肚子里的孩子。”

    她是想问自己肚子里的小蝌蚪求点什么的,可是求什么,她也不会说,只能这么提醒他。

    萧珩听闻,眸光微下移,落到了她肚子上。

    他就这么盯着她的肚子看了好一会,终于开口:“还有多久会生?”

    顾穗儿:“还有三个多月。”

    萧珩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伸出了手。

    顾穗儿开始有些意外,不过后来便明白,他是想摸一摸自己肚子。

    并不太自在,不过她还是轻轻咬牙,没敢动。

    他的手指骨很长,几乎是她两只手那么长,整整齐齐的,保养得好看,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公子的手,贵气十足。

    那双手轻轻地碰了下她的肚子。

    顾穗儿是紧张的,不过她知道这种机会并不多。

    这位三爷很忙,以后也未必有空去关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所以自己必须努力地让他记住这个孩子。

    “他,他还会动的……”她小声地说,并轻轻推了下肚子一侧,盼着这孩子争气,给萧珩动一动。

    然而也许是时候不对,平时挺活泼的小蝌蚪,这时候竟然一点没有动的意思。

    顾穗儿失望极了,又有些沮丧。

    “他平时很爱动的……”

    “没事。”

    他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幽深的眼睛平静得很,看不出任何失望。

    顾穗儿咬唇,心里暗暗想,也许他根本对动不动的没什么兴趣吧。

    萧珩:“睡去吧,外面天都要亮了。”

    顾穗儿:“是,三爷。”

    萧珩:“你先歇一会,等下我要去老夫人面前请安,你跟我一起去。”

    顾穗儿:“是,三爷。”

    无声地回来自己房间,躺下,顾穗儿肚子里的小蝌蚪竟然开始兴奋地踢腾起来。

    顾穗儿摸着此起彼伏的肚皮,回忆着萧珩那张总是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心想,小蝌蚪估计也不太待见这个实在不熟的“爹”吧。

    ~~~~~~~~~~~~~~~~~~~~~~~

    安嬷嬷本来困得都睁不开眼里,不过在听说萧珩要带着顾穗儿过去拜见老夫人时,兴奋得完全睡不着了,一直小心翼翼地伺候在顾穗儿身边。

    瞅着外面天亮了,她开始翻出衣裙和头饰,准备给顾穗儿好生打扮一番。

    顾穗儿原本的衣裳自然是早就被扔掉了,如今常穿的几套都是侯夫人命底下人特意做的,首饰除了侯夫人送的一对珠花两个钗子,还有老夫人那边给的一些东西,金灿灿的,一看就贵重,安嬷嬷会搭配着当日的衣裙轮着给她戴。

    今日给顾穗儿挑了衣裙是水绿色的,趁着乌黑的长发,颜色清新娇嫩,安嬷嬷就特意挑了一个白玉雕刻的珠花给顾穗儿戴上。

    仔细看了看,皮肤洁白如雪,衣裙新鲜浅淡的绿,让人想起春日里初初萌芽亭亭玉立的小树苗苗,稚嫩窈窕,好看。

    “小夫人这模样,真好看,怪不得三爷就偏偏喜欢你,其实我看,咱家老夫人和侯夫人也都偏疼你!”

    顾穗儿听着,没作声,心里却在想,三爷会喜欢自己吗?

    她觉得三爷是个好人,对自己这么一个贫寒出身又笨笨傻傻的弱女子实在是照顾得很,他甚至还告诉自己关于家人的事。

    不过,她也知道三爷肯定不是喜欢自己。

    什么叫喜欢呢,顾穗儿想起来村里的石头哥哥。

    石头哥哥爱对自己笑。

    在河边捉鱼,他捉起鱼来,踩着晶莹的水花中冲自己笑得露出白牙,她觉得,那才是喜欢吧。

    安嬷嬷将顾穗儿打扮妥当了,便说要看看三爷那边什么时候过去,谁知道一出门,就见三爷已经站在外面院子里了。

    当下唬了一跳,忙问旁边的小丫鬟静月:“三爷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也不知会一声?”

    静月小声说:“早就出来了,听说小夫人还在屋里穿衣,便没让惊动。”

    安嬷嬷跺脚;“这不懂事的丫头,三爷不让通报就不通报啊,咱哪能让三爷等!”

    静月吓得缩脖:“好……我知道了。”

    安嬷嬷不由分说:“小夫人,走,我们赶紧的,可不能让三爷等咱们。”

    顾穗儿见萧珩在外面等着,也有点紧张,当下赶紧出去了。

    出去后,只见萧珩身形挺拔,一袭绛红袍衬得那容颜如玉,冷面冷颜立在庭院正当,仿佛雪山上的冰人儿一般。

    一看到这样的萧珩,顾穗儿就觉得有点怕。

    她活到十六岁,从未见过这样的人。

    萧珩微微侧首看了眼顾穗儿。

    他的目光在顾穗儿脸上停留了一会儿,之后点点头:“走吧。”

    说完后,大步往前。

    顾穗儿见了,连忙捧着肚子小碎步跟在后面。

    开始的时候,她跟的有些吃力,不过在出了院子后,她感觉前面的人明明是大步走,可其实走得并不快。

    这样她跟起来就省力气了,可以慢悠悠地跟在他后面几步远。

    中间走到了一处月牙门,他停了下来,望着她。

    她不明白,茫然地看着他。

    他招招手。

    她还是不懂,但听令往前走了几步。

    他伸手扶住了她,带着她迈过那个月牙门。

    顾穗儿这才发现,月牙门是一个圆形的门,下面门槛处比寻常的台阶要高一点。

    如果她自己要迈那个台阶,必然得扶着旁边的门。

    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心里想着,这个人虽然跟一座冰山一样,不过其实真得很好了。

    闷坐在马车里,她总是想起刚才萧珩骑马的样子,又想着他是不是看到自己偷看他了?

    旁边的陆青怡是个好性子,看她仿佛心神不安,便特意和她说话,问起她日常都做些什么,又问起她家里的事。

    顾穗儿自然都一一回答了。

    “你以后生了,可以跟着大夫人出门多走动走动,多见些世面。”陆青怡这么提议道。

    “嗯,我知道的。”顾穗儿其实肚子里有点不太舒服,不过还是勉强忍着,感激地道:“等我生了,我就和老夫人大夫人说。”

    “像骑马啊,游园啊,赶上那场合弹琴作诗,这都是我们应该会的。老夫人是金枝玉叶,皇家出身,最喜欢姑娘家摆弄这些。”

    但是这些都是顾穗儿不会的。

    “那我怕是不行了,最近三爷在教我写字,还背了一些诗,我能认个字就知足了”

    认字,每天在宣纸上练字,这对她来说都是不敢想的,至于弹琴作诗,还有骑马什么的,距离她实在是太远了。

    “背诗?你还背诗了?都背了什么?”陆青怡听到倒是颇有兴趣。

    “我想想啊……说是前朝收集的诗,名字叫《剑寒耀九州》。”

    那里面的诗实在难懂,顾穗儿为了上进,也为了让萧珩喜欢,硬是背完了。

    “剑寒耀九州?”陆青怡吃了一惊:“你背那个干吗?”

    “……三爷让我背的啊。”

    “咱们女儿家,好好的,背那个多没意思啊!”

    陆青怡也是无语了。

    “那个都是从军练武之人喜欢的诗,就算不是练武的,也是当官的,天天想着报效国家投身军营保家卫国什么的!”

    说直白点,那就是戎守边疆的诗句集合。

    “是吗?”

    顾穗儿也吃了一惊,她并没有从军练武的想法,更没想过她要保家卫国,好好的,她怎么背了一些这种诗。

    怪不得里面动不动刀啊剑啊血骨啊忠魂啊,听着怪吓人的。

    “三哥也实在是……”陆青怡掩面而笑:“也对,三哥喜欢那些,他教你,当然也让你背这些……你快别跟着他学了!”

    “那我该学什么啊?”

    陆青怡想了想:“《花间集》《拾遗集》前一个是闺阁诗词,另一个是文人雅谈,都比较适合女子初学,赶明儿我给你拿过去,你慢慢地先背着。”

    顾穗儿恍然:“好的,原来这样,先谢过表姑娘了。”

    陆青怡笑:“这有什么好客气的,你遇到什么不认识的,尽管来问我就是,左右我也没什么事,认你这个学生,也算是找了个事儿干。”

    顾穗儿自是感激不尽,当下连声道谢。

    这时候车马前行,已经到了闹市,马车两旁人来车往,还有叫卖一声,好生热闹。

    陆青怡用手轻轻地掀起一点点帘子角,小声道:“按理说咱们不应该是往外面看的,免得让人看到我们,不过偶尔偷瞧一瞧,外面看不到的。”

    说着,她从缝隙里偷偷往外看。

    顾穗儿开始还有点不敢,后来听着外面动静,有点眼馋,想着这燕京城的繁华到底是什么模样,自己还没见识过呢。

    当下也忍不住,从帘子缝隙里偷看,一看之下,实在是大开眼界。

    楼宇林立,旌旗飘飞,店铺一个挨着一个,就没有空闲的地儿,来往客商穿戴各色各样,好生稀罕。

    这马车驶出闹市后,热闹渐渐远去,最后出了城,又走了一盏茶功夫,终于停在了一处。

    下了马车,只见这里是高楼门,青瓦墙,桂花香味随风而来,门前有各样式马车停下,装扮各异的贵女在丫鬟仆妇的搀扶下走入那高楼门中,也有骑马而来的贵人正翻身下马。

    萧珩和萧槿一行人也下了马,过来陪着顾穗儿陆青怡等人一起进去。

    萧槿一踏进这园子,明显来了兴致,拽着陆青怡,对萧珩道:“三哥,我们自己去那边书坊看看!”

    原来这桂园里除了大片大片的桂花可以看,还设置有茶楼书坊等,俨然一个小街市,日常消遣应有尽有,而且这里诸般设置要比外面清雅不知道多少倍。

    萧珩看她那样,知道拦不住的,当下嘱咐道:“不可冒失。”

    萧槿小鸡啄米,连连点头。

    萧珩又吩咐江铮:“跟在大姑娘身边保护着。”

    江铮一步上前,恭敬地道:“是。”

    不过只派一个侍卫跟着也不太合适,他看了看顾穗儿身边的晴月:“让晴月随着一起过去吧。”

    萧槿见此,颇有些不情愿:“这么多人跟着啊,好吧!”

    萧槿和陆青怡带着江铮晴月过去书坊了,萧珩便领着顾穗儿过去旁边的茶楼歇息。

    “栩儿想看看什么?”坐定后,要了点清茶,萧珩这么问萧栩。

    萧栩倒是有些受宠若惊。

    她平时和这位三哥并不熟的,也不太敢去腻歪这位三哥,她也知道萧槿和萧珩关系好,比如这次来桂园,萧珩肯来,那是看萧槿的面子。

    她没想到,萧槿跑了,萧珩对自己竟然这么关照。

    她忙笑道:“我也是随意出来散散心,去哪里都可以。”

    萧珩听了,便道:“等下喝完茶,我们先过去东边看看桂花吧。”

    萧栩点头:“好!”

    谁知道这盏茶还没喝完,萧栩就遇到一位,却是她姨家的表姐。

    那姨是给了当朝礼部一位大人做妾的,生下了一个女儿,便是眼前这位表姐。

    萧栩看到了表姐,两个人便拉着手热络地说起话来。

    萧珩见此,便先带着顾穗儿看桂花去了。

    桂园之所以出名,不但因为这里是豪门贵族家夫人小姐消遣之处,更因为这里有几百亩的桂花,每到了秋日,几十种类的桂花开放,桂花香气飘四方,整个燕京城都会洋溢着似有若无的桂花香气。

    顾穗儿在来之前,本以为也就是有些桂花看看罢了,来了后才知道,当望不到边的桂花树全都盛开在眼前是怎么样一种震撼。

    细看时,那桂花的花瓣别致娇俏,小小的犹如米粒大小,淡雅婉约,静谧柔和,让人一看便喜欢。

    顾穗儿不由得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感受那清雅的香气。

    旁边的萧珩牵着她的手,淡声道:“这桂花还可以做酒。”

    顾穗儿:“是吗?好喝吗?”

    萧珩指着前面道:“你看前面有一处叫桂华坞,就有桂花酒,我们过去尝一尝。”

    顾穗儿摸了摸肚子:“可是大夫说,我不能饮酒的呀。”

    每过几天大夫就会来诊脉,并告诉她一些事。

    大夫说得好好养着胎,还说了一些她不能吃不能喝的。

    她牢牢记着呢,酒肯定是不能喝。

    萧珩倒是不曾想到这个,便道:“那只过去看一看吧。”

    顾穗儿笑道:“嗯。”

    当下萧珩带她过去桂花坞,订下了几坛子桂花酒,并让人直接给送到睿定侯府去。

    “等以后生了,可以喝。” 他淡声解释道。

    “嗯。”顾穗儿听他这么说,不免抿唇笑了下。

    在他们乡下,生了孩子要请喝满月酒的,也不知道萧珩是不是这意思。

    订完了酒,萧珩便领着她继续往前走,穿梭在桂花树间,那似有若无的雅淡香气让人舒坦放松,看看身边的男人,整个人都愉悦起来,肚子里的小蝌蚪也跟着轻轻地蠕动。

    她轻轻抚摸了下肚子。

    萧珩见了,低首看向她隆起的肚子;“他又在动了?”

    顾穗儿:“可能他也喜欢这里。平时脾气急,动起来就是踢踹,折腾我,现在是慢慢的动。”

    难得小蝌蚪性子这么好,估计也是被闻着这桂花香了。

    萧珩挑眉,好像有些意外:“他……脾气急?”

    顾穗儿:“是啊,总是爱踢我,力气大。”

    她以前隔壁阿柳娘就大过肚子生过孩子,听阿柳娘说起来,约莫知道,这小娃儿在肚子里也是有脾气的。

    有的是急脾气踢腾起来要人命,有的就是懒懒的躺在那里不爱动。

    萧珩听了,注视着那肚子,半晌才道:“我娘说,我小时候也是急脾气。”

    顾穗儿听着,心里暖暖的,想着到底是父子,连在娘胎里都是一样的,不过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萧珩却没再言语,牵着她来到了旁边的凉亭上,扶着她坐下。

    凉风习习,枝头的桂花轻轻摇曳,也有些随着风散落一地,便见那地上铺满了淡黄色的细碎小花儿,扑扑簌簌的,实在是好看。

    偶尔有那燕京城贵女,华衣丽服,结伴而行,嬉笑玩耍在这桂花树间,好生热闹。

    顾穗儿看了一会儿,心里却慢慢地想起来了。

    刚才萧珩那么说话,说起他娘说他小时候,可是平时他叫大夫人,总是称作母亲的,并不是叫娘。

    一时记起了安嬷嬷说的四少爷是庶出,不免有觉得自己想多了。如果萧珩也是庶出,不是大夫人肚子里出来的,他又哪里这么受宠,安嬷嬷又怎么会不提起呢。

    一时看向旁边的萧珩,见他不说话,便道:“这桂花真好看。”

    萧珩没看桂花,他目光微垂,也不知道是在看她的肚子还是看着凉亭上的长凳,听到这话后,淡声道:“嗯。”

    顾穗儿看他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只好继续说:“燕京城的女子,也是个个好看。”

    也不知道是富人家的女儿天生就长的好,还是因为会打扮,反正这桂园里的女子一个个比桂花都好看,根本不是她在乡下所见到的村女能比的。

    她以前在乡下,别人都说她长得模样好看。

    到了睿定侯府,来到了这桂园,她才长了见识。

    华贵的衣裳,娇美的面容,可以识字读书,也可以骑马出行,看她们畅游在这桂花林里,她都忍不住多瞧几眼。

    萧珩眼神连动都没动一下:“没觉得。”

    顾穗儿听了,微怔,抿唇不言语了。

    她才不管他是不是觉得好看,反正她是觉得很好看的。

    谁知萧珩却招手,示意她更靠近一些自己。

    顾穗儿平时性子是很软的,但是现在,她竟然有点不痛快,咬了下唇,心不甘情不愿地靠近了他。

    他手一拉,她身子就不由倒下了。

    她睁大眼睛,疑惑不解。

    他将她的脑袋枕在自己腿上,低声道:“别动。”

    他一说话,顾穗儿原本的小脾气顿时没了,她不敢动,只好枕在他腿上。

    可是这样很不自在。

    一想到这是萧珩的腿,她的脑袋就不自在,好像枕的是价值千金的大元宝。

    萧珩感觉到了她的僵硬,将他的手放在了顾穗儿的肩膀上。

    修长有力的手指,轻轻按捏着她的胳膊和后颈处,又顺着后颈插过她的发。

    开始的时候,顾穗儿身体更加僵硬了。

    从来没有人这样碰触过她。

    不过很快,她发现那双手的力道适中,温柔地揉过她的肩膀和颈子,带来一种让人不可思议的力量,她的身子渐渐地放松下来了。

    秋高气爽的日子里,闭上眼睛,在那桂花香气中,她隐约感觉到身边男人身上一种说不来的味道,清爽好闻,但是让人脸红心跳。

    她甚至想起了那一晚上,在客栈里的事。

    那双手轻缓地按过她的后脑,她觉得自己所有的疲惫和倦怠全都烟消云散了,整个人变得舒服起来。

    身子也随之放松,懒懒地枕在他的腿上。

    这时候,萧珩的手停下来了,他伸出胳膊,轻轻地放在她的肚子上。

    或许是因为改变姿势的原因,肚子里的小蝌蚪正在一颤一颤的,好像是打嗝儿,于是肚皮中央便一鼓一鼓的,颇有节奏,像是乡间春日里的鼓点。

    顾穗儿抬起手,忍不住也摸向那个地方。

    一大一小两只手便在肚皮处交叠。

    他的手,她的手,还有肚皮下他们的孩子。

    萧珩一直没说话,顾穗儿也没言语。

    她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幸福。

    睁开眼睛,她看天上的云。

    透亮的白云仿佛被扯下的一块棉絮,飘洒在高高的天上。

    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去地里摘棉花,她累了,便躺在地头上,那时候的天和现在一样呢。

    她忍不住笑了下,再次闭上眼睛。

    一把柔软的青丝流泻在萧珩的腿上,萧珩看了一会儿那青丝,便捻在了手里。

    “你以前在乡下骑过马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大刁民最强狂兵

皇家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皇家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