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总裁骗妻枕上宠 > 全书完。(我发现最后一章超时,数据显示不出来,所以重更一下)

全书完。(我发现最后一章超时,数据显示不出来,所以重更一下)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无相仙诀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护花兵王美国之大牧场主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中国,a城。

    花店门前,站着一个五官俊美的男人,他已在这静立了五分钟,要不是看他气质高贵,衣着很有品味,花店小妹差点以为他是来收保护费的黑、社会。

    花店小妹,偷看了男人很久,越看就越入迷,直到花店的老板娘,推了她一下,她才回过神。

    “这位先生,请问,你要买花吗?”花店小妹,缩着头,小声地问男人。

    一直在静默的男人,终于转眸,看了她一眼,那像一潭静海的眼神,几乎令她脚软心酥。

    “给我一束解语花。”

    男人缓缓开腔,温润的声调,如沐春风。

    花店小妹,霎间就迷了,红着脸傻笑点头:“好的好的,今天的解语花,是新鲜空运过来的,开得特别好,我……我这就给你包去。”

    楚乔点头,脸上并无多余表情,话亦很少。

    花店小妹故意放慢动作地包,弄好之后,将解语花递给楚乔,依依不舍地看他拿了花,就要走。

    她突然脑抽筋地问了句:“是送给女朋友吗?”

    楚乔似愣了一秒,随即,又迅速藏起情绪,淡淡回道:“送给自己的。”

    自己?花店小妹很疑惑不解,现在,还有自己给自己送花的?不过,再好奇也没有用,楚乔已拿了花远去,花点小妹只能把今天,列为幸运星期天。

    她遇到一个很帅的顾客,虽然,有点怪怪的。

    楚乔拿着花束,上了一辆计程车,一路前去郊外的墓园——那里,有言楚的墓碑。

    ***

    并不是拜祭的时节,墓园显得很冷冷清清,没几个人影。

    楚乔过来之前,就已经做过调查,知道言楚的父母将言楚的墓碑,安排在哪里。

    他顺着他心中的方向,一路往上走,最顶的一层,第一个便就是言楚的墓碑。上面,有言楚生前的黑白照片。

    恍若隔了一个世纪一般,楚乔站在言楚的墓碑前,看着上面的照片,竟然有一点陌生,好像,突然就不认识自己一样。

    他将手里的解语花,放在墓碑上,算是给过去的自己送一份喜欢的礼物,画上一个终止的句号。

    从此,忘了过去的言楚,只剩,现在的楚乔。

    站了许久,许久,楚乔最后还是要离开这里,转身时候,他看到阶梯下面,有一名娇小的女子,捧着一束同样的解语花,正头低低地上来。

    楚乔怔住一怔,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跳乱了。

    是乔汐,她来看言楚了,他知道她现在,和白笑凡过得很好。没有了他,她依然能很坚强。

    楚乔默默无声地走下台阶,与乔汐擦身而过的瞬间,乔汐没有发现他,而他,有意要将自己隐藏起来,不让她看到。

    不过,该发现的,总会发现。楚乔知道,当乔汐去到言楚的墓碑时,看到墓碑前的解语花,肯定会生疑。

    所以,他戴上风衣后的帽子,将自己的脸,刻意隐藏起来,加快脚步,离开这里。

    狠下心,不回头看乔汐。

    ***

    之后的日子,楚乔仍然留在中国,和席寒一起完成行云海的任务。

    剩余的时间,他大多会默默跟着乔汐,远远看着她,并不打算出现。

    直到那天,何英华对乔汐下了药,要强行将她带走时,他沉不住气,拦截住何英华的车,从她手上,抱回乔汐。

    他还是狠不下心,看乔汐受到伤害,即使,会被她发现他的存在。

    救下乔汐之后,他一直囚着她,没放她走。他在犹豫,在动摇,他想带乔汐跟他一起走,想让她和他一样,成为一个空白的人。

    他知道这么做,非常自私,可他压抑不住自己的欲、望。他知道自己变了,在行云海的那个环境里,混得越久,他心里的某种野望,越发不自觉膨胀。

    他蒙着乔汐的眼,不想让她看见模样改变心灵改变的他。

    他问乔汐,愿意抛下一切跟他走吗?她给他的答案,是不行,她有她放不下的人,她父母,以及,白笑凡。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乔汐跟着白笑凡,已经越走越远,只有他一个人,留在原地,不知在等什么。

    他成全了她,没有强行带她走,他喂她吃下一颗安眠药后,他便和席寒,坐上去往美国的最后一班机,离开这片土地。

    ***

    飞机降落在美国西雅图时,已经是深夜。

    楚乔一路上依旧是沉默寡言,不过,周身的气压明显比之前,阴郁了不少。他对将来,无所期待,只剩沉重。

    回到小鱼居住的别墅,黑压压的夜空下,似有一盏灯,为他而开,等待着他。

    开门,进屋,里面除了一个守夜的佣人之外,还有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坐在单人沙发上,抱着抱枕,似在等谁。

    小鱼听到动静,问身旁的佣人:“是不是楚乔哥哥和寒寒回来了?”

    佣人恭敬回道:“是的,小鱼小姐。”

    闻言,小鱼跳下了沙发,在佣人的搀扶下,来到风尘仆仆的楚乔面前。“我听爷爷说,你们会坐凌晨两点的飞机回来,累吗?”

    “还好。”楚乔静静看着小鱼,有那么一刻,他心里的柔软一块,是有所感触的。

    这世界上,他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可小鱼,是例外的,她和他一样,都是这里的异类。

    她似乎,是需要他的。

    摸摸小鱼细软的秀发,楚乔仿佛如释重负,松下一口气。

    小餐厅里,是厨师给楚乔和席寒准备的宵夜,小鱼肚子也有点饿了,跟着他们一块儿吃。

    楚乔吃饭,不习惯说话。

    席寒却是一个活泼的小伙子,一刻也安静不了,加上他和小鱼,本来就相识很久,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小鱼小姐,我给你带了样你喜欢的东西。”

    “什么东西?”小鱼咬着三文治问。

    “月饼,你上次吃过,不是说好吃吗?”席寒献宝一样,将从中国带来的几盒月饼,拿了出来。

    小鱼惊喜地“啊”了一声,笑了。

    她喜欢吃这个饼,在美国这里,她总是吃不到正宗的。

    “现在要吃吗?”席寒拿出一个双黄的问小鱼。

    “要,你开给我吃。”小鱼笑眯了眼,像被挑起馋瘾的小猫儿,分外可爱。

    席寒如她所愿,开了一个切成小四块,用小叉子,戳了一块喂到她嘴中。

    小鱼吃得格外地香,舔着红唇,脑袋瓜几乎和席寒黏到一块,好不亲密。

    一直沉默无声的楚乔,放下了刀叉,他的动静有些大,让席寒生了些注意。

    “晚上不要吃那么多甜的。”楚乔开腔禁止小鱼再吃月饼,瞥向席寒的眼神,有些冷。

    “哦。”小鱼虽觉得意犹未尽,但也觉得楚乔的话有道理,她决定留在明天中午,再吃。

    睡觉时,楚乔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等小鱼尚了*就离开,他在小鱼的房间里,呆了很久,直到小鱼撑不住困意,睡着过去,他依然还在……

    那一晚,小鱼不知道楚乔,有没有离开过她的房间。

    从那之后,小鱼觉得楚乔,变了。说不出问题出在哪里,只是楚乔,变得更沉默,更冷淡,对她,就像回到之前一样,仿佛存在着隔膜。

    小鱼问过席寒,他和楚乔去中国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过其他事情。

    席寒的回答是,楚乔在中国的时候,常常在默默关注一个女人,甚至,为这个女人,做了很多事。

    小鱼想,这女人,应该是楚乔曾经爱过的人吧?

    没有人,能够真的忘记过去,就像她,她直到现在,仍然记得小的时候,她曾看过的蓝天白云。

    ***

    周日的时候,楚乔循例会带小鱼,出去市中心,走走,吹吹风。

    小鱼平时很喜欢在外面走,可这一次,她走了没多久,就喊累,要求找地方坐坐。

    楚乔端详她一眼,把她带到附近的一个公园里,让她坐着休息,而他,则寸步不离地守着他。

    越和小鱼相处,他就越发现,这个年轻女孩儿,并不简单。她很聪明,总有自己的主见,同时胆子也很大。

    她常常会做出一些令他刮目相看的事情。

    比如之前,她把他支开去买水,她自己则偷偷跑掉。她眼睛看不到,又不认识路,却跑得那么果断,丝毫不担心后果。

    结果,还是他从警局里,找回这个大胆的女孩。

    从那次之后,他就不敢再放她一个人在外面,说不定下一次,她就真的跑了。

    想到这,楚乔的眼神渐渐深邃了起来,不知道自己出于哪种心态,他突然想牢牢困住这条鱼,并不想放她油走。

    “楚乔哥哥,你想做回你自己吗?”小鱼悦耳的声音,打断了楚乔充满戾气的念头。

    “什么意思?”楚乔锁起眉头,对小鱼的问题,心思很敏感。

    “你如果想要回去,我可以帮你回去的。以前,有个叫白笑凡的哥哥,也是像你这样,被爷爷看中了,爷爷总是逼他做他不喜欢的事,我知道他,很想逃开这里。”

    小鱼已经不是一次在楚乔面前,提起过白笑凡,她觉得,楚乔肯定认识白笑凡,哪怕,他不承认。

    “后来呢?”楚乔气定神闲地问。

    “我偷偷把他放走了。”小鱼耸了耸肩,流露出小调皮的气质。

    楚乔笑了一笑,这确实像小鱼大胆的作风。何况,行云海那么疼她,她做什么,都能被原谅。

    小鱼听不到楚乔说话,继续加以游说:“楚乔哥哥,你应该也知道爷爷找你回来照顾我,是为了什么。我坦白说吧,我的眼睛是医不好的了,我以后也不可能再重见天明,我是一个负累,你将来肯定会被我拖累的。我觉得你想走的话,现在还不晚,我能帮你的。”

    楚乔没说话,沉默着,他仰起头,看向不知何时阴下来的天空,一滴雨,掉在他脸上。

    “下雨了。”他岔开了话题。

    “啊?”小鱼慢了半拍。

    雨势,来得很快,很凶。不一会儿,就成了倾盆大雨。

    楚乔没有带雨伞出来,他看了眼身子骨羸弱的小鱼,果断脱下外套,披在她头上,以及,身上,然后,抱起她快步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周围,只剩下暴雨砸地的声响,听不到其他声音。

    小鱼微微哆嗦身子,曼妙的少女曲线,贴得楚乔更紧。

    她执着于楚乔的回复:“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楚乔不假思索的话,是他的心声。

    他除了这里,没有其他可以去,也不可能回到过去。

    他现在就是一个,不知道为了什么而活的人,小鱼,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

    雨,越下越大,小鱼在听到楚乔的话之后,就陷入了沉默,有点儿心疼他的。

    ***

    抱着小鱼回到车里,楚乔一边打开车里的暖气,一边给小鱼擦拭身子,免得她着凉。

    小鱼身上的衣服,是雪纺的裙子,白色的,被雨一淋,显得紧身又透明,一眼就能看到,少女内在的*。

    楚乔目光沉沉,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他拿开遮在小鱼身上已经湿透的外套,瞬间,胸前的起伏,一览无遗。

    楚乔找了张干爽的毯子,将小鱼紧紧裹在其中,然后,将她抱在自己怀里,温柔呵护。

    小鱼湿湿冷冷的小鼻子,碰到楚乔发热的皮肤,不由一阵激灵,像只可怜的小狗。

    楚乔不自觉将她,抱得更紧更紧。

    ***

    回到别墅,小鱼还是病了,当晚就发起了高烧。

    行云海急得,连责备楚乔的心情也没了,一直守在小鱼身边,生怕他这唯一宝贝的孙女,没了。

    医生给小鱼吊上点滴,可开出的药,小鱼却咽不下去,吃了就吐出来,反反复复几次,把医生和护士,都给逼急了。

    “让我来。”楚乔在旁看了很久,病*上的女孩,脸色白如纸,哪里有平时活泼的生气。

    他一直看着,一直紧皱眉头。

    医生把药给了楚乔,他不喂入小鱼嘴中,反而自己吃了,接着,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然后,倾下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吻上小鱼的嘴,将他口中的药和水,渡到她嘴里,用舌头,慢慢的引导她,吞下去。

    行云海先是攥紧拳头,尔后,渐渐松开。

    他本就是要楚乔和小鱼在一起,这点亲密接触,他能接受。

    小鱼总算把药咽下去了,楚乔擦擦嘴,觉得药,不苦,反而有点甜。

    次日,小鱼的病情稳定住了,高烧渐渐退去。行云海年事已高,看了她一晚已经体力透支,只好吩咐楚乔,留着守好小鱼,自己先回去房间,歇息一下。

    所以,小鱼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楚乔一直在。

    “好痛。”小鱼动了下身体,自个儿喃喃着,以为房间里没有人。

    她从不在别人面前,说难受。

    “哪里痛?”楚乔低下头问。

    他的声音,离小鱼的脸,很近,很近。

    小鱼愣住一愣,随即,苦苦一笑:“骨头好像散了架似的。我昨晚病了?”

    “嗯,”楚乔伸出手,温柔地抚摸小鱼苍白的小脸,像在哄着她,安抚她。“我让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好。”小鱼乖乖的,懒懒的,有点依恋楚乔大手掌上的温度。

    小鱼的病,来得快,也去得快,三天后,就完全康复了。从这以后,楚乔每次带她出去,总会多带一把雨伞,从不忘记。

    有什么在楚乔心里面,渐渐滋生,渐渐改变,小鱼没有发觉,等她发觉之后,已经晚了……

    ***

    楚乔第二次去中国出差,是一年多以后,这一次的出差,小鱼非要缠着跟上。

    在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楚乔和小鱼之间的感情,发生质一样的变化。他们像真的成为一家人,两兄妹,小鱼时不时会对楚乔撒娇,而楚乔待她,则越发温柔。

    最后,楚乔拗不过小鱼的请求,还是心软地把她一同带上,去中国,权当游玩。

    这一次出差,发生了很多事情,小鱼的,慕家的,他的,以及,乔汐和白笑凡的。

    直到送慕彦的两个儿子进监狱,小鱼才真正露出久违的笑容,似了却心中一件大事。

    从机场离开时,楚乔收到了一束匿名的解语花,他看到了乔汐,以及,乔汐身边的白笑凡。

    那一刻,楚乔释怀了,真正地释怀了,不再对乔汐有任何牵挂,他知道,她过得很幸福,就足够了。其他的,已不再他能管的范围。

    她有她自己的人生,而他,也有他的责任。

    自此一别,也许,后半辈子他们都无缘再见,但,可以了,他记得他曾经爱过一个女孩,就可以了。

    从此,真的和言楚和过去,作告白,不再回首往事。

    ***

    回到西雅图后,小鱼觉得楚乔变了,他似变得放肆,毫无约束一般,越来越适应这里的生活。

    应该……是件好事吧?

    从行云海的书房里出来,楚乔习惯性地要找小鱼。现在,行云海的事业,已有一半交到他手上打理。一开始不习惯的事,直到现在,他已经驾轻就熟,非、法的事做起来,也不再犹豫。

    他变得越来越冷酷无情,但心中有一块柔软,还是为一条鱼儿,保留着。

    楚乔出去花园,找小鱼时,看到她又和席寒在一起,他们俩似一有时间,就总会黏在一起。

    是因为青梅竹马,所以,感情特别好?

    “寒寒,蹲下身来。”小鱼坐在椅子上,突然道。

    “干嘛?”席寒有疑问,但,还是依言在少女面前,蹲下身躯。

    “我想摸摸你的脸,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小鱼突发奇想,其实,是她最近听的书里面,学到的。

    “那你摸吧。”席寒笑笑道,主动把脸庞,凑到小鱼手上。

    小鱼不客气地摸了,她没有多大的男女之分,自小受到的教育也是开放式的,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寒寒应该长得挺俊的吧。”小鱼摸着摸着,有感而发。“是不是很多女孩喜欢你?”

    “没有。”席寒避开了这个问题,他看着笑盈盈的小鱼,脸有点红:“你长得也很好看。”

    “是吗?有多好看啊?”小鱼笑呵呵地开着玩笑。

    席寒的一张俊脸,顿时涨得更红了。

    “你们在做什么?”一把冷冷沉沉的男声,煞风景地出现。

    楚乔的突如其来,吓了席寒一跳,他连忙收敛起来,敬畏地道:“楚哥。”

    一年多前,席寒不屑新来的楚乔,一年多后,他不得不对楚乔服气。这男人,看起来温温润润,但手段,并不简单。

    “行云海找你。”楚乔盯了席寒一眼,支开了他。

    席寒走后,他一声不发地抱起了小鱼,往屋里面走。

    “我还想再呆一下。”小鱼挣扎了一下,力气却远远不如楚乔的,只好放弃,泄气地趴在楚乔肩上。她还想在花园里,玩会儿的。

    “外面冷,回房间去。”楚乔的声音,硬绷绷的,没有平时的温柔。

    小鱼听出了端倪,楚乔只有在心情很差的时候,才会这样的。

    她关心地问他:“你是不是在生气?刚才,爷爷说你了?”

    “不是,别问。”楚乔拒绝回答,他的心情不好,只因为他突然有了危机意识。

    有人,在窥视属于他的东西。

    ***

    最近,小鱼被楚乔管得有些紧,总是限制这,限制那,仿佛把她当成没长大小孩似的。

    席寒自上次之后,消失了好几天,直到第七天的时候,他悄悄出现,叫上小鱼去秘密基地。

    所谓的秘密基地,其实,是他们俩小时候,偷偷躲藏的地方。这个地方,直到现在,也没被第三个人发现。

    小鱼坐在了席寒身旁,问他道:“你这几天去哪了?”

    席寒躺在草地上,脸上,有很明显的淤青:“被老爷子罚了。”

    小鱼闻言,不厚道地笑了声:“你是不是又做错事了?”

    “也许是吧。”席寒勾唇,笑容有点凝重。

    他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但他被老爷子罚打,起因是楚乔。楚乔说有一笔货,数目不对,而这笔货,是他负责看管的。

    过失自然怪在他头上,老爷子罚打他之后,却不消气,把他关在了黑屋里。事后,他才知道有人在煽风点火,说他有背叛的野心,弄得老爷子隔阂他了。

    小鱼听出了席寒的苦笑,也不再笑他了,担心道:“怎么?事情很严重?”

    “已经没事了。”不对数目的货,已经被楚乔找回来了。可他就不明白了,他管的货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丢失呢?

    而楚乔,知道得也太及时了。

    “你这段日子和楚乔,走得会不会太近了?”席寒瞥了眼小鱼,感叹她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她要是没这么好看就好了,这样,她也不用担心她被楚乔欺负。

    “会吗?可他对我很好,把我当妹妹一样照顾。”小鱼对楚乔,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很信任。

    “妹妹?可能吗?”席寒嗤之以鼻,同样是男人,他不信楚乔对小鱼没异心。“小鱼,你可不要太过相信这个人,再怎样,他也是个男人。再说,他要真把你当妹妹,以后,老爷子要你们俩结婚时,他乐意娶你?”

    “我们不会结婚的。”小鱼板起脸认真道。

    “不结婚,那你想嫁给谁?”席寒笑了笑,撑起身,靠近小鱼,粗糙的手,抚上她细腻的下巴,声音变得哑哑的:“嫁给我,好吗?”

    这个女孩,他喜欢了很久,从小时候第一眼看到她开始,他就喜欢上她。他心里,一直有她。可老爷子,明知道他对小鱼的感情,却不让他照顾她,宁愿找别的男人,牵她的手,照顾她。

    “小鱼,我喜欢你。”席寒渐渐低下头,最终,他的唇只轻轻吻了吻小鱼的嘴角,虔诚的膜拜一般,不敢亵渎。

    小鱼没有避开,大概,脑中没有和男人接吻的概念。

    “寒寒,我不想嫁人。”小鱼婉转地表明心意。

    她对席寒,没有那种恋人的喜欢,她一直把他当成朋友,很好的朋友。

    “我——”席寒欲言又止,双耳,听到外面的动静。“有人来了。”

    “谁啊?”小鱼什么都没听见。

    “找你的人,是楚乔。”席寒脸色很不好。

    闻言,小鱼想了想,大概知道席寒在顾忌什么了。她小声叮嘱他:“我先出去,你在这,别出声。”

    说完,小鱼摸索着原路返回,弯下身,簌簌地爬出草丛……

    在寻找的楚乔,便看到这么有趣的一幕,清丽的女孩儿,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秀发间还有几片嫩嫩的绿叶,身上散发着很干净的淡香,像个误入凡尘的天使。

    楚乔走上前,扶起地上的小鱼,一边摘下她发间的绿叶,一边问她:“去哪了?这么脏。”

    小鱼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刚才好像听到猫叫了,钻进去找了找,没找到,估计,让它跑了。”

    楚乔用手指给小鱼梳理秀发,指尖,依恋着她的柔软:“你喜欢猫?我可以让你养一只。”

    小鱼是喜欢小动物的:“可我照顾不了它。”

    楚乔笑了,靠得离小鱼更近,唇几乎要吻上她的额头,“没关系,我会把它和你一样照顾好的。”

    小鱼有点心动,可她还惦记着躲在里面的席寒,于是道:“我裙子脏了。”

    楚乔会意,知道小鱼是个很爱干净的女孩,“我们回房间换一条。”

    说着,他打横抱起了小鱼,往室内走。这么长久的相处,他已经习惯抱她的感觉。

    久久之后,席寒钻出草丛,神情惆怅。

    ***

    小鱼一直有一个很大胆的计划,她要偷偷离开这里,一个人到外面的世界,生活。她银行账户上,有足够的钱,供她一辈子的花费。她只差一个人,一个完全信任的人,陪她一起走。

    席寒是最好的人选,他喜欢她,也就意味,他不会伤害她的。

    而且,她和席寒认识最久,她对他的性格了如指掌,他虽不是最出色的,但保护她,足够了。

    小鱼一直不实施这个计划,是因为不舍得行云海,可最近夜晚,她总觉得有人在摸她。她不知道是自己做梦,还是怎么的,她想起席寒说楚乔的话,她心里,存着不安。

    偷走的计划,小鱼叫上席寒,到秘密基地商量。

    席寒一听,就觉得很冒险:“老爷子知道后,会杀了我们的。”

    小鱼却很有把握:“不会的,那是你不了解爷爷。如果我真的做到这一步,偷偷地走了,爷爷是不会让人找我的。他知道,这是我要选的路,他不会逼着押我回去的。”

    爷爷老了,不再像以前那么顽固。她要真的执意要走,爷爷是不会强迫她的,他那么疼她,见不得她过得不开心。

    席寒仍不放心:“你确定?要是我们偷走之后,再被老爷子捉回去,我会不会死定?”

    小鱼摇头失笑:“不会的,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还是说,你怕?”

    “谁说我怕了,我只是谨慎起见。”席寒嘴硬着,却不得不承认,他一向没有小鱼勇敢。

    “你敢不敢和我赌一把?”

    “赌就赌!”

    两人达成一致的共识,嬉笑调侃了一会儿,才离开这秘密基地。

    他们前脚一走,后脚,有一人影,走了出来。

    ***

    小鱼以为计划,会很顺利的,她觉得在这里,没有谁能够真正留住她,当初,她能悄悄放白笑凡走,现在,她也能自己和席寒悄悄地偷走。

    可当小鱼并没有准备就绪前,家里,发生了很大的变故。

    行云海的事业,出了大问题,有内线和警方搭上线了,举报了一批人,行云海的一批老手下,几乎全部落。席寒也因一场地下交易,被人算计,受了重伤,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行云海年事已高,他事业做得这么大,早已觉得吃力,现在,又被警方一再重创,他情绪几番大起大落,人也病倒在*,奄奄一息。

    “小鱼,爷爷真的老了……有心无力了。”行云海靠着吸氧而苟延残喘,他唯一最放心不下的,始终是小鱼。

    “你别说话,会好起来的,那些货,不要就不要了。进去的人,嘴巴都很牢,不会把我们供出来的。”小鱼最害怕的就是亲人的离世,父母离开时的场景,至今,仍存在她脑海中,无法忘却。

    “不是这么简单的,有内、鬼,肯定有内、鬼……”行云海喃喃自语着,随即,剧烈地咳嗽起来。

    小鱼吓得不知所措,想按病*旁的铃声,却又慌了神摸不着。

    行云海躺在病*上,喘了口气,扯住小鱼道:“小鱼……叫楚乔进来。”

    “好。”小鱼立刻就叫楚乔了,她才叫了一声,他便推门进来,看来,是一直在病房门外,守候。

    “楚乔,我就小鱼这么一个孙女,以后……我要是有什么不测,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楚乔看着小鱼,许下承诺:“你放心,我会照顾她的。”

    听到楚乔的话,行云海却还不够放心:“我想……在最近安排,你们的婚事。”

    小鱼一听,情绪很激动:“爷爷,现在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

    行云海却不管她的,他斜着眼盯着楚乔,要听他的答复:“你……愿不愿意娶她?”

    “愿意。”楚乔回答得简洁,而有力。

    小鱼被吓到了,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楚乔哥哥,怎么说愿意呢?他不是把她当妹妹吗?

    “爷爷,我不……”小鱼反应回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要拒绝。

    “小鱼!听话!!”行云海仿佛用尽毕生的力气,咆哮出来一般,整间病房都安静下来了。

    小鱼怔怔地掉着眼泪,找不到声音,无法再忤逆竭斯底里的行云海。

    “别哭,结婚之后,你的生活还是和原来的一样,不会有改变的。”楚乔拿出手帕,替小鱼擦拭眼泪,对她保证道。

    小鱼以为楚乔只是想了却行云海的心愿,才答应娶她的。但她不知道,他说的所谓一样,并不包括在*上。

    ***

    小鱼和楚乔的婚礼,很快就举行了。

    很简单的一个小婚礼,在场见证的人,不足十个,但,仍然不影响它的合法性。

    小鱼的第一次,是在新婚夜给了楚乔的。

    那一晚,小鱼把眼睛都哭肿了,求了楚乔很久,却仍然改变不了他要定她的事实。她不是不知道男女之事,只是她以为……楚乔不会和她做到这一步的。

    可当真正做到这一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真的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一开始的结合,是抗拒的,后来,楚乔天天的索求,让小鱼不得不习惯他的身体,慢慢接受他。

    行云海的病情,时好时坏,断断续续了很久,一年后,病逝。

    楚乔成为小鱼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他对她很好,在*事上也很温柔,是个好老公。她想要的,他几乎都能满足她,除了,自由。

    他把她管得很紧,占有欲很重,但,不可否认,他的生活重心,几乎只有她。而她,也只剩下他。

    他们的结合,一开始,也许不是爱。但,多年以后,谁解释得了,这不是爱呢?

    楚乔只有小鱼,小鱼不知道的是,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楚乔生命中的信仰。

    《全书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最强狂兵神藏辣手神医医品宗师诸天至尊料理王最强逆袭最强逆袭天影妙医鸿途

总裁骗妻枕上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子闺来并收藏总裁骗妻枕上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