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妖娆召唤师 > 004:魔门再现 最被动的活命

004:魔门再现 最被动的活命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神藏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妖娆召唤师最新章节!

    “你醒了?”

    姬天白被一声温柔的声音唤醒,听着声音滑腻入骨,实则冰冷无情。

    夜凉如水,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多谢月依魔主……”姬天白虽然现在动弹不了,但是知道自己一定是被月依捡回了一条命。

    “不用谢我,因为现在我还不算救了你。”

    一个艳美的妖女站在姬天白床前,满地凌乱的是魔族的尸体,只不过那令人作呕的血腥气被一道黑光阵法锁死在大帐里,一同屏蔽的还有两人对话的声音。

    这是……

    姬天白看到月依魔主的左手居然直接插入了自己的左胸处,手腕没入皮肤,捏住了他的心脏!

    好恐怖血腥的场面!

    姬天白感觉到自己浑身灵力被封,而在这种被妖女开膛破肚的情况下,他却没有死!

    “不错,看到这幅场面都没有过分惊讶,不愧是姬天白。”

    月依魔主轻轻扭着柔软的纤腰,脚下金铃发出清脆的声音,这魔族美人表情赞许地说道。

    “为什么不在中腐蚀之毒的那一刹那来找我?毒入骨,想必是忍了很久很久,你居然也忍得住?”月依挑眉问他。

    “如果我当时离开,就算阿斯兰特来不及拦我,雪千秋也会杀我。他们不会允许第五个三阶战神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呵呵。”姬天白笑容淡淡,一点都没有窘迫与害怕的样子。

    震惊!姬天白原来早已经晋升到三阶战神境!真是个变态的男人!区区二十岁的三阶战神!与雪千秋甚至阿斯兰特比肩!不过如果他没有三阶的实力,估计早就在妖娆面前原型毕露了。

    “不是,你逃得了的。”

    月依魔主立即接上话,胸有成竹地反驳。

    “你跟雪千秋的实力相同,又持有魔族重宝,想离开那简直是易如反掌,你不过只是不认输,不过只是不想在别人面前承认这一局你败得彻底!”

    简单两句话,直接戳中姬天白的心事。

    沉默良久,姬天白长长的睫毛开始颤抖起来,眸中闪烁的是令所有女性为之心碎的星光。

    “我从来都不会输,只是我要赌一把,我要她相信我,她一直不信我……这可怎么办呢?那就只有为难自己了”呓语般的呢喃从姬天白薄凉的唇间流出。

    他死不败露,还有一个原因——妖娆!

    “你动心了?”

    如果能为动心而牺牲这么多?月依觉得眼前的男子,已不是再是她曾经认识的姬天白。

    什么?动心?

    被摧残得只剩下半条命的姬天白顿时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哈哈哈……月依魔主,你不了解我吗?在我姬天白的心中,从来都没有女人,我看上的是她的身体四灵根,一定要完整的吞噬过来……要让她心甘情愿向我奉上,心甘情愿向我敞开心灵……我为她的身体而动心!甚至比阿斯兰特的帝气更让我魂牵梦绕。”

    “这与硬生生的吞噬效果是完全不一样!有了她甘心奉上的灵根,我就能在大帝境之上走得更远,我要的是战力!”

    姬天白邪邪地看着月依,反问道:“女人这种繁杂的生物,不是最喜欢温柔的感情吗?”

    冰冷无情!太狠了!因为想得到实力,所以就算是对自己都如此无情。

    只可惜姬天白笑了两下,薄凉的嘴角又淌出黑血来。

    “你笑什么笑?以为自己还有几口气?”

    月依魔主狠狠地握紧了姬天白的心脏,一股魔气顿时从她掌心喷涌而出,魔气护着姬天白的心脏。要不是她的手直接插入姬天白的胸口,姬天白早就被腐蚀之力毒死了!

    “不是还有一口气吗?”姬天白斜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美人。“我知道自己的底线,也知道你能救我。”

    “我救不了你!”

    “不,你能,不然你杀这么多魔族放我面前干什么?”就算是痛入骨髓,半死不活,姬天白的眼光还是毒辣无比的。

    又是一阵沉默。

    “报酬。”

    月依知道自己斗智是斗不过姬天白的,所以直接从嘴唇里面吐出这生硬的两个字。有救,也有代价,原来她是要报酬。

    “我要你!”

    “如果是要天白,现在就可以啊。”

    姬天白的手指,轻轻划过自己完美的躯体,为了将手插入姬天白的心房,月依魔主早就把他身上的衣物撕了个粉碎,也没有盖上什么遮羞的东西,那让人血脉奔张的完美躯体,像是待屠的羔羊一样放在月依眼皮下。

    诱惑吗?姬天白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为了活……当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我不要这个。”月依的嘴巴顿时勾起一丝颠倒众生的笑意,她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你……与我签订主仆血誓!”

    “不可能!”果断拒绝。

    “我平生最不喜欢被人束缚。”

    姬天白说得也很直接,做买卖,还是先把自己的喜好说清楚才好。与魔族合作可以,让他成为魔族之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已经由不得你,你以为你中的是什么腐蚀之毒?”月依怜惜地说道。另一只手把玩着姬天白散落在床上的长发。

    “其实无论你忍多久,结果都是一样的,在你沾染这股附魔帝气的那一瞬间就决定了你的宿命……这是莫里斯海沟之后的魔族都畏惧的毒素。远古魔祖之息。这世上只有我能让你活着,也只有我。”

    远古魔祖之息!

    这六个字的确能让所有魔族肝胆俱裂!什么虫王的腐蚀领域在这个名讳下都爆弱了!那简直是必死啊!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方法能解开它……当然,除了妖娆手持的光灵珠。

    “你除了与我缔结血誓,只有死路一条,不过或早或晚而已。”

    “我不强求你。”

    “你我血誓之后我也不会束缚你……”月依魔主做足保证之后便斜靠在了姬天白的身旁,仿佛是想给他足够的赶时间考虑。

    听完月依的话,姬天白的眼神一暗,额头终于流出冷汗。

    他一早就知道自己中的毒不是凡品,但是他笃定月依定然能解,所以才不顾一切地忍了下来,可是没有想到,想要继续活下去,要付出的代价居然这么大……必须被魔族奴役!

    妖娆……你哪里来的毒?

    姬天白眸底光华一闪,顿时又疑惑地看向靠在自己身边双眼紧闭的月依魔主。她什么都没有问,也没有好奇在只在莫里斯海沟之后出现的魔毒为什么会现世于朱雀世界。好像对一切都了然于心。

    这说明……她其实知道毒的来历!更何况,她能解毒!姬天白越来越觉得这月依仿佛没有她自己说的那样简单。这月依魔主,也必有她的秘密!

    清冷的寒光在姬天白的眸底流淌,仿佛平静,其实早已波涛汹涌!

    不简单又如何?

    姬天白的内心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因为眼下的情况早已经脱离他的掌控。

    妖娆……每次都是她打破他的计划!还有这月依女魔,都不知道她心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恨啊!姬天白捏紧了拳头!

    最后,自己求生的本能还是战胜了他对眼前各种情况的猜测与戒备。

    魔奴又怎么样?只要能变强,只要能活下去……他姬天白有什么不敢做的?姬天白咬着牙,狠狠说道:

    “好,我愿意!”

    月依魔主听到姬天白的回答,蓦地张开双眼!脸上写满了欣慰的表情,这才是她想要的姬天白,果断,无情!

    “好!那我就救你一回!”

    月依魔主大手一挥,地上魔尸中最后一丝魔气都被她用手拍入了姬天白的心房里。在姬天白晕厥的时间内,她都是用这种办法为他护心,能保命,却治标不治本。

    “跟我来!”

    有魔气暂时保姬天白不死,月依魔主插入姬天白的心脏的手终于抽了出来,她沾着黑血的手召出一个定向传送卷,拖着姬天白半残不死的身体,直接冲入了传送光圈中。

    哗……光华流转。

    月依魔主、姬天白,连同地面上的血腥魔尸一齐消失不见!

    一座远离人族大军的荒岛上,凭空出现了两个人影,夜空中无星,只有一轮血色残月。

    出现在荒岛的两个人影之中,一个是位赤足的绝美女子,长发如同溪水一样旖旎地拖曳于身后。另一个是位俊美如神的男人,下身只包裹着一张血迹斑斑的被单,这样落魄,却丝毫无妨碍他高贵的气质,出尘不染。

    顺着姬天白前胸流下的黑血,在地上晕出溪流,然而却没有浪费,悉数被月依魔主画成了一符繁杂的阵符。

    随着最后一笔结束,血之大阵上突然亮起幽幽的红芒。那红色能量回路妖冶,邪恶……一点也不明亮,带着让人心情莫名燥动的感觉。

    “把你的心与身体交给魔族,魔族庇佑你的存在。”

    月依魔主噬魂蚀骨的声音飘入姬天白的耳际。这是驭奴的咒语。

    “我不会跪你。”月依眼前的英俊男子,无奈地站在血阵中央。

    姬天白的心中沸腾疯狂的野火!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妖娆所赐。

    妖娆,我不会输的!

    他的拳头紧紧捏在一起。就算在绝境他亦不会放弃!

    这是宿命之争!

    在遇见妖娆之前,姬天白的人生完美得无暇如玉,可是自从遇到妖娆以后,他就屡屡失算,以至今日受尽折磨与屈辱,甚至还要被迫为……奴!

    姬天白现在的心情,自然无法用三言两语说明。

    此时他向月依魔主臣服,心中却是暗暗防备,就算再不甘心,姬天白的头脑依旧冷静,因数在他眼中,除了自己,一切之人都不可信任!

    就算是……救他之人!

    有朝一日,他定会东山再起!

    “不用跪,你跪了我还舍不得。意思一下把仪式完成就行。”月依轻轻地笑了。

    此时她心中正在感谢妖娆,如果没有那个素未谋面的丫头将姬天白坑得如此凄惨,那么她便不会这么容易得手,因为眼前这男人,百毒不侵,没心没肺没漏洞,连美色也无法勾引他的心神,这些优点既是她想要的,又是她无法攻克的。

    想到得到姬天白的妥协,真是不容易!

    原来月依刚才的各种惋惜都是假意!她早就迫不急待想与姬天白达成血誓,也许她最初接近姬天白的目的亦不是魔帝传承,而是姬天白本人!

    月依魔主心中暗道:诚如姬天白自己方才所说,强夺的效果比心甘情愿的效果差多了!而现在这个样子,好歹也是半心甘情愿的吧。

    她一直等的,就是姬天白的落魄与绝路!不是刻意去营造,而是上天就正好给了她一个绝佳的机会……得到他!

    这些想法,她自然不会让姬天白知道。

    姬天白脚下的血誓大阵亮起,血光与月依的魔气向他笼罩而去,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奴契,可是敏锐的姬天白还是发现脚下血阵中隐藏着一股根本与主仆血誓无关的能量气息!

    不简单!

    就连月依魔主也坑他!

    姬天白的双眸之间闪动着恼怒的烈焰!不要以为他现在重伤,他就杀不了她!他一早就发现,月依与被他干掉的季长老一样,实力都诡异地陨落到十阶人皇境以下。

    “坑我,你也别想活着!”

    实力变态的姬天白突然一跃而起,速度快得让人难以想像他是五内俱损失的重伤者!因为早就做足了准备,他纤长有力的手指于顷刻之间向眼前那艳美的女子脖子扼去!

    就算是重伤的三阶战神,杀个破凡境的魔,亦犹如屠狗!

    月依魔主并没有反抗,而是静静地等待着姬天白向自己袭来!看着那手罩上自己的脖子,然后在姬天白将要靠近她身体的最后一刻,轻轻说了一声:

    “你不想伤我。”

    “呼!”姬天白的身体顿时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朝远方踉跄飞去。

    姬天白一边吐着黑血一边蹒跚站起,皱眉的表情反而让这个一贯隐忍的无暇男子身上飙升出一股凌厉的狂!

    胸口血洞汩汩流淌着血,血线一缕一缕不断勾勒着他完美的身姿。身体四肢因为被魔气腐蚀而散发出淡淡的黑芒,狂发随风魔舞,眸如星!

    眼底,是毁天灭地的神光!

    没有想到这奴誓这么霸道!只是一句话,就足以让他无法下手!不甘心啊!姬天白实在是不甘心!真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为什么?”姬天白的声音也如浸了毒般带着杀伤力。他知道自己与月依订下的,绝对不止奴誓那么简单!

    “什么为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月依魔主的脸上露出一丝妖美的笑意,她直接忽略这个话题,目光湛湛地对姬天白说道:“你不想被救了吗?四肢已经觉得麻痹了吧?那是毒入骨髓的正常反应,要是你想死,大可继承问我这些无关紧要的傻问题。”

    一语直戳姬天白的痛处。

    他沉下心,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还不快救我!”

    “对了,这才乖!嘻嘻。”

    只见月依魔女一边向后退,一边从袖口中捏出一枚玉符。

    “召唤。”她捏碎了玉符。

    “魔门。”

    魔门是什么东西?姬天白皱着眉头站在原地,他拢了拢身上的被单,失血过多,站在夜风中,经历如此诡异的事件,他只觉得身体冷得如冰。

    就在此时,耳边顿时传来腐朽不堪的“吱呀”声。

    大地耸动,一座巨大的门在黑夜之中拔地而起……

    姬天白目露惊愕!

    行为诡异的月依居然召唤了一个“门”出来!

    姬天白面间,顷刻之间矗立起一扇百丈高的魔门!魔门的主体由无数森然骸骨堆砌而成,门楣之上盘踞着一个巨大的妖兽骨架。

    那哪里是这个世界应该有的东西?妖兽不知死去多久,但是骨骼不但不石化,反而泛着点点玉色,想必是万年古物的遗骸,使得整个魔门被一股强悍的洪荒魔威笼罩!

    凭空出现的门,给姬天白一种强大的胁迫力!就算他阅历丰富,天下恢弘之景见过无数,可还是被眼前的魔门震撼!那是源于灵魂深处的悸动。

    是的,要是妖娆现在在这里,也会觉得震惊。

    因为她见过这扇门!

    当年她在大洪帝国赤魔海上为大洪皇子与凯瑟琳皇女去蛇岛上寻药时曾被妖女拦截,当时妖女耗尽自己的所有阳寿才勉强召唤出这道魔门,差点将妖娆杀死!

    这魔门,到底是什么诡异的东西?

    “吱呀吱呀……”巨大的魔门在姬天白面间缓缓张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从门后吹出的阴风,顿时掀走了方圆十里内所有散落在地面上的细沙!

    好恐怖!

    正面迎着大门的姬天白顿时疯狂吐血,身上本来就不多的灵力大有爆体而出的趋势!

    地狱!

    “地狱”二字立即出现在姬天白的心底!下意识地他想后退!可是身体却被月依魔主定在原地,一步也不能移动……

    不过此时吊着半条命的姬天白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

    要是月依魔主费这么大的周折就只是为了杀他,那真是大可不必。看着门的气势就知道,这的确是能跟“魔祖鼻吸之毒”相提并论的东西!

    魔门的后面,仿佛关押着什么疯狂的东西,腐朽的大门被巨力擂得“咚咚”直响,但是这份疯狂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阻隔,门扉张开了一丝小缝之后便到了极限!

    门内的东西只得恼怒地停止发泄。

    只是片刻宁静,姬天白突然看到那一丝门缝之中,伸出了一根粗大无比的巨物!

    那是……细细辨认,只叫人胆颤心惊!

    那是一根手指!

    只是一根手指,就遮天蔽日!这是什么东西的手指?姬天白只觉得毛骨悚然!要是一个人的手指就有这么巨大,那这个人的体积,岂不是犹如山峦?

    手指上精致的掌纹,隆隆的魔族大能威压,确实给姬天白一种仰视巨峰的恢弘感!

    此时的姬天白头皮发麻,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不是害怕,而是他三阶战神的身体强度在这一指之威下飘摇得犹如狂浪中最单薄的一叶扁舟!这是非他本意的战栗,如果那手指再接近他半分,他的身体就会在恐怖的威压中直接爆开!

    痛!从发稍到脚尖都感觉到无比的痛!

    而就在姬天白觉得自己再也撑不下去的时刻……那手指突然弯了弯,向他一点!

    腐蚀之毒顿时从他的身体中剥离出来……悉数向巨指涌去!

    姬天白身上的黑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疾速消散!一齐被治愈的,还有他左胸上那个被月依魔主掏出来的恐怖伤口!

    伤口像是蚂蚁啃噬一般又麻又痒。姬天白低头一看,伤口是愈合了,但是他的左胸却像是被纹了烙印一般缓缓浮现出七枚三角星。

    “七星……上品!”月依魔主的目光也正死死盯着姬天白的心口,看到了那黑白分明的七星,这个神秘的魔女顿时放心地笑起来。

    “不错不错,费了一枚最珍贵的召唤符,还好没有白费力气!”她赞许声小得细如蚊蝇,自然是不想姬天白听到。

    姬天白确实听不到,沐浴在森森魔气中的他,几乎快要晕倒!体力透支到极限,血液干涸,灵力空乏,现在就算一个没有灵力的普通人上来捅他一刀他那无法反抗。

    还好魔门中的巨指卷走他身上的腐蚀魔毒之后,像是力量耗尽,阴风戛然而止……屹立在荒岛上高可擎天的骨髓巨门,“嗖”地一声化为无形!

    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幻梦!

    是做梦吗?姬天白有些恍惚地捏了捏自己那已经愈合的伤口。体力空乏是真的,身体失血是真的……可是腐蚀他骨髓的那股魔气消失了也是真的!

    “我是魔族了吗?”

    月下,那长发垂于身前的英俊男子坚持着挺拔的站立之姿,声音在旷野下显得格外空明。银色的灵力又从他的身体内自然流泻而出,将他衬托得犹如谪仙。

    “不是,你依旧是人类,无论从心灵还是身体。如果你想过莫里斯海沟,还需要一位魔族大帝帮忙。”月依魔主脸上笑开了花。

    “不过这场帝争,胜出的人,一定是你……我的奴隶!”

    最后两个字,像是鱼刺一样卡在姬天白的心脏里。他的长眉不着声色地挑了挑。

    ------题外话------

    很多亲想虐死小姬,虐是一定的,但没有这么快死,他不是一个为了片刻的爽而出现的人物,而代表着一段时期的主线,拉动很多重要伏笔。

    有人说,看敌人的强大程度,方知女主的强大程度。

    小姬越变态,妖妖才会越拉风。所以。你们懂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妖娆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翦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翦羽并收藏妖娆召唤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