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妖娆召唤师 > 107:子衍的疯狂

107:子衍的疯狂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藏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妖娆召唤师最新章节!

    看着眼前飞来的黑色巨石,子衍恼怒地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的指尖迅速凝集起一道道青白色的气旋,这气旋波及之处,所有有形之物立即灰飞烟灭!就连地面上拇指粗细的石块也被瞬间碾成斎粉!

    好恐怖!

    阿斯兰特哪里捡来的破石头,一定无法抗拒子衍这惊人的一指之威!

    “老子抡死你,老妖孽!”阿斯兰特横眉怒目,发出气势凌厉的咆哮!

    黑石与子衍的指风相接,众人立即捂着脸急急后退,要是那么大的石块在他们面前崩毁,那些四散的乱石的杀伤力也不是盖的!

    众人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之内观看五衰强者的战斗,自然注意力都灼热地盯在子衍身上。

    轰轰轰!

    在预计之内的轰然巨响!而不可思议的是,在此激烈的撞击之下,朔北小雪狼手中的石块,居然只出现了一道裂隙,却并没有立即四分五裂!

    我擦!那是什么怪石头?可以抵挡五衰强者的威力,这坚硬程度,俨然超过天阶幻器!

    所有人当即凌乱于风中,就连子衍本人也面色一变,目光闪烁!

    他已经是一把老骨头了,又元气大伤,在以幻技无法击退敌人的情况之下,阿斯兰特的野蛮之力他根本无法阻挡!

    只见阿斯兰特与大毛就犹如两个巨型推土机一样,直接用黑色巨石把子衍的身体狠狠地撞飞了出去!

    嗖……流星划过天际!

    看到那干瘪老头在天空中划过的那道完美弧线,金蝴蝶,方劲等人的目光在淌血!

    我勒了个去的!

    五衰强者也能被这么狗血地撞飞!那朔北的小雪狼……

    他不是人!

    所有人如是定义!

    子衍是吃了近身战的亏,他那被元素幻草吸得只剩下一把老骨头的单薄身子,哪里能与力量无与伦比的阿斯兰特相提并论?所以他在这撞飞之后平衡了身体重心之后,无论如何是不想再靠近阿斯兰特的身体了。远战!以他的灵气,足以秒杀……呃,这些道宗的小畜生!

    妖娆一阵眩晕,一边以自己的气息支撑着爹爹的气场,一边脱口而出:“爹爹那黑色石头是什么东西?”

    龙觉扬着手中重剑,急促地对向阿斯兰特发出新一轮幻技的子衍挥去,他的嘴角挂着得瑟的坏笑。

    “啊……妖妖,你不记得,那插我这柄剑的石头啊!方圆百米内的所有东西都被这剑的戾气碾了个粉碎,就只有用插着剑的石头依然在,所以它自然是一枚可以抵御极强攻击的宝贝啦!”

    “我拿剑跟你爹换石头,他还不肯哩。”

    噗!喷血!这样也行?

    爹爹寻找幻器的眼光真是太独特了!妖娆顿时对阿斯兰特的品味佩服得五体投地。

    “还有啊,妖妖,你是怎么惹了这么一个老妖孽的?不是来救他的吗?”无论是谁,面对子衍的威压都会感觉到胸口气短,龙觉也不例外。本来寻着妖娆的气息而来,骚包还无比期待着热烈拥抱互述情肠之类唯美动人的爱抚,没有想到一碰面……就是打架啊!

    哎!亏死了!

    “一言难尽!”一提到这个问题,妖娆就觉得自己五内重伤,头顶冒烟。

    姬天白与朝歌的无耻陷害是一方向,没有搞清楚子衍为什么被抛弃在洪荒秘境里又是一方向,不知道云真来向子衍解释有没有用?妖娆在心中暗对自己说道:怕是云真一出现,子衍疯老头会疯得更厉害吧?

    妖娆还是抱着一试的态度,不想继续与子衍纠缠。

    “前辈!能不能不打了,我们好好化解一下误会?”女子柔美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

    妖娆,阿斯兰特,龙觉分立于天庭三角,三人的气息交融,联手对抗子衍的威压。

    三个俊美犹如谪仙的战神好似这世间最吸引人眼球的风景!

    妖娆居中,衣角有些凌乱,长发狂舞于身后,目光诚肯,气息中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阿斯兰特居左,气乎乎地瞪着远处的干瘪老头,居然敢在他不在的时候欺负她女儿,这疯老头真他丫是不想活了!龙觉居右,目光闪烁,不知他在思考什么东西。

    “嗯?”子衍捻着自己的长须,突然咧开嘴,发出了一阵沙哑的大笑:“嘎嘎嘎嘎!道宗小畜生也想与我和解?呸!做梦!我要把你们通通教训一番!看谁还把我当成笑话!”

    子衍的执念已经根深蒂固!与朝歌的要求无关,他现在内心憎恨的,完全只是与道宗相关的所有事物!

    这事物中就包括着提到道宗第一峰的妖娆,还有保护她的阿斯兰特与龙觉。

    这一点出乎妖娆的预料,也出乎姬天白的计算!

    兰黛儿没有告诉阿斯兰特也在洪荒秘境之内,所以姬天白并没有把这女儿控计算在自己的阻力中,而他也不曾预测,道宗万年前的天才居然真把妖娆,龙觉,阿斯兰特视为敌人,这中间有朝歌的挑拨,但更多的还是子衍本身的执念。

    这算不算机缘?姬天白与朝歌避开战场站在远处,他的目的只是生擒妖娆,这样混乱的场面,最好不过!

    “我恨啊!万年前我深深自责,都是因为自己的过错让师门误以为我是魔族奸细,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种内疚就慢慢地变成了愤怒!为什么……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澄清?为什么要让梅光把我埋葬在洪荒秘境里?难道师尊连我的一个解释都不愿意听吗?我没有结交魔族!我是被冤枉的!”

    “师尊!为何不信我?!”子衍泣血的声音!

    原来万年前梅光祭出七峰封山尊者令绞杀子衍的理由是……通敌!

    在初元大陆,虽然对人族黑暗召唤师的倾轧没有朱雀那么严重,但是与魔族结交,可是宗派最忌讳的十恶不赦之罪!

    且不管子衍是不是被冤枉,以此罪确实能让当时地位颇高的他直接被逐出师门!

    “既然道宗这么憎恶我,那我对道宗,也只有怀着愤怒!”

    随着子衍的这声狂笑,平地生风!

    整个木界仿佛蓦地被无形力量撕出无数风口!一时之间狂风乍起,开始只是吹得人张不开眼,随后身体也有一些难以维持平衡,到最后……围观的众战神耳边传来轰轰轰的巨响,大地也连带着震动起来!

    这是什么?

    所有人强打精神以手捂眼,这才从指缝中看到了让人睚眦欲裂的恐怖场面!

    一座座小山被巨风拔地而起!像是磨盘一样轰隆隆地从远方向所有人滚来!

    我,¥……&你个子衍疯子啊啊啊!连山都可以吹来!谁打得过这种疯子?!

    子衍张开双手,眼眸已经完全变成一片青蓝光!

    “呼风!”子衍的长须与破袍子在狂风中倒卷入天。

    神风无痕!被这精神不正常的天人第一衰老头儿给用到了极致,连山峦都能撼动!

    “你这个疯子啊啊啊!”妖娆气得直翻白眼!这臭老头,完全无法对话呀!

    就在妖娆咆哮之际,她目光一闪,突然泣血地看到一抹绿痕。

    一个绿色的“皮球”在天空中翻滚,无助地发出呜呜声,被威力无与伦比的气旋在半空中猛地抛入苍穹,又猛地砸入地下!被恣意揉捏玩弄着!

    妖娆立即顺手一抄,那已经口吐白沫的小小身体从便稳稳落在她的掌中!

    是药田草妖……绿绿!

    那个带她来找元素幻草的药田草妖,很有可能还没有来得及返回药田,就苦逼地被子衍的神风给吹残了!

    好可怜的孩子!妖娆看着绿绿那双冒着星星的眼,嘴角不禁直抽。

    看到这草妖,这让妖娆瞬间想到……

    我的药田喂!

    疯子!疯子!不要把我的药田也给吹没了!那里面还有小单纯的糯米姑娘,狮子头与傻泥巴啊啊啊!

    “青霆!青霆!”妖娆顿时放下绿绿,捏着手中的红色水晶疯狂大叫!

    “什么?”小正太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

    阿斯兰特抵消了子衍的空间天道之后,妖娆与青霆之间短暂中断的联系又恢复如初。

    妖娆目光犹如鬼厉,咬着舌尖气急败坏地咆哮:“快!快把木界内的所有人都传送出去!不要让子衍这个疯子毁了木界!”

    妖娆话音未落,所有人脚下顿时升起一股强大而不容抗拒的传送之力!

    “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八宗弟子们发现了自己脚下升起的传送气息!

    “是传送!难道我们在木界待的时间已结束?”

    就在所有人都错愕不已之时,一道道人影就如同被点亮的蜡烛一样,闪过光华之后,立地消失!

    虽然进入青霆的四个传送地点需要被传送者自行选择,但什么时候传出,还是青霆说了算的!

    嗖!嗖!嗖!

    身影被卷入传送阵中的声音不绝于耳,青霆的速度不是盖的,看来这小子还挺靠得住,关键时候半句废话都没有。

    子衍也是一阵愕然,他惊讶的表情在空气中一闪,身影顿时不见!

    随后传送的是妖娆,龙觉与阿斯兰特!

    所有人都熟悉这种飞行于时空甬道的眩晕感,一阵头重脚轻之后,仙人洞府中秋林禁地内的水晶山又出现在众人眼前!

    先是水晶光芒湛湛,让人感觉到梦幻与不真实。

    然后随之而来的残酷真相……依旧是子衍那吓死人的大风!

    妖娆出现在水晶山上,气息有些紊乱,衣袍掀起还未来得及落下,她就顿时一把操起站在她身旁,疑惑地看着她的青霆小正太。把正太夹在胳膊下,疯狂地向前狂奔!

    子衍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开那给他留下万般痛苦回忆的木界,真是太好了!终于自由了!所以这疯子老头看着妖娆那明艳的红裙,顿时更加精神奕奕!

    大风开始狂追妖娆的身影!

    “道宗的小畜生!你们驱逐我,我索性跟你们撕破脸!”子衍疯疯癫癫地大叫。

    “我圈圈你个叉叉!子衍臭老头!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妖娆一边狂奔,一边指天咆哮!

    而被她夹在胳膊下的青霆,这才由迟疑懵懂到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咬着手指,兴奋地流着口水!嗷嗷大叫!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追杀?”小眼蓦地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已经全然不顾此时被妖娆夹着颠簸的难受姿势。

    太兴奋了!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能遇上传说中的追杀!太好玩了!太带感了!青霆张牙舞爪,手舞足蹈!

    “妖娆!跟着你混果然很好玩!”青霆对着妖娆竖起大拇指。“我以后跟定你了,休想把我甩掉!”

    一脸黑线!

    这么混乱的局面,能不能不这么有喜感?

    恶趣味!这货绝对是恶趣味!妖娆在心中长叹,趁人没有发现,直接把一脸兴奋的青霆按入了驭兽环内!

    木界中的人被一个个请出来,与妖娆失散的众人也全部回到水晶山上。有苏,有坑爹三人组,有东方如月与云挽容。

    其中最惊愕的战神自然是……云真!

    他的身体在颤抖!仿佛一时之间完全无法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

    神风……神风的气息扑面而来!逍遥拂尘的光杆在他的掌心跳动!云真的心情悸动无比!那追着妖娆表示感谢的老人家,就是他历尽千辛万苦寻找的师叔祖吗?

    人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云真此时却感觉到自己的眼底有温热的液体翻涌的感觉!

    子衍师叔祖果然还这样生龙活虎地活着!找到了!这样一来师尊一定会很开心,云家老祖也可以九泉之下瞑目。因为万年前的云家老祖,正是子衍的师傅。

    “师叔祖!师叔祖!我是第一峰弟子!我是云家后人!”云真根本没有搞清楚状况,心情激动得直接把子衍对妖娆,龙觉,阿斯兰特的碾压看成了欢庆……

    只见云真一边狂喜地咆哮,一边张开双手向子衍扑去!

    云真个白痴!

    这是子衍最忌讳的杀戮诅咒啊啊啊!妖娆顿时眉头紧皱,生怕云真这个二货自己冲上前找死!

    子衍果然因为云真的这句话而杀气陡然加重!那恶狠狠的目光将云真也罩了进去!云真感觉到迎面而来的杀意,顿时手脚冰凉!他怎么也想不到,子衍师叔祖会以如此仇恨的目光瞪着他?

    为什么?

    云真当即呆滞于原地不知所措!

    “云真!快躲!”妖娆召唤出二毛,猛地向云真脸上一踹!

    二毛的蹄力可毫不含糊,立即把云真那还算端正的脸直接踩成了猪头!但是云真也因此而踉跄地向旁边一滚,身体堪堪避过拔地而起,直扎他后心窝的莫名狂风!

    “他说他万年前是被道宗的七主峰封山尊者联合赶出道宗的,所以对所有道啊,第一峰啊,云家啊……有关的东西都深恶痛绝。”妖娆掠过云真身旁的时候丢下这样一句无情的真相。

    咔嚓!

    云真顿时听到自己小心肝破碎的声音,难怪妖娆对着他是那样一幅又黑又臭的表情,还让二毛恣意践踏他的脸!

    搞什么乌龙?这怎么可能?无论是现在的第一峰封山尊者,云真现在的师尊,还是云家那个万年前曾经坐镇道宗第一峰的老祖宗,都一直念念不忘叮嘱后人,子衍的失踪是他们心中永远的伤痛!

    子衍口中那个无情抛弃他的师尊,正是云家先祖。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师叔祖,你听我说!”云真冲动地向着子衍御空靠近,他手中只剩下光杆的逍遥拂尘也激动地挣脱云真的手向子衍飞去。

    看着执拗的云真,妖娆想拦也拦不住。

    云真,希望你能说服那老疯子!妖娆只有在心中默默祈祷,这毕竟是云真的家事,她也不好插手。何况她现在一边要应对子衍的威压,一边要提防姬天白的再次发难。

    “不要假惺惺让我恶心!”子衍淬着口水,一把握着他最忠诚的幻器。

    拂尘静卧于子衍的手心,灵魂火开始安静地灼烧。当初子衍被元素幻草吞噬之时,逍遥拂尘被子衍抛出,以保护它刚刚成形的灵魂之力,所以有灵性的拂尘这些年一直在寻找解救主人的方式,现在看到主人脱险,逍遥拂尘也松了一口气!

    子衍捏着神风,随时都可以把云真一巴掌拍死,但云真已经与子衍较上了真,偏偏不信他有这么无情,所以无视龙觉的劝阻,执意向子衍靠近。

    “师叔祖!你信吗?你信当年梅光跟你说的所有话吗?”

    云真一步踏来,他的九阶战神之息在子衍威压的碾压下,弱小得就像是大海中随时都有可能翻覆的上扁舟,但就是这渺小的力量,却给人一种异乎寻常的坚持!

    “如果要定师叔祖的罪,为什么不在道宗内进行?又为何不听你的辩解?”

    “师叔祖的命牌还在道宗,如果真是被逐出宗门,那命牌就应该早请出道天大殿。可是现在它还被供奉着呢!是我师尊看到,才叮嘱我一定要来寻你!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师叔祖!这完全是……”

    云真睚眦欲裂,目光滴血,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完全是梅光的阴谋!”

    要让云真辱骂现在道宗第一太上长老,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因为这完全颠覆了云真之前的所有信仰,但是他,更信子衍!

    所以云真希望自己的相信,能真诚地传达到子衍的心中去!

    不过子衍此时什么东西都听不进去,狂风更盛,他看着云真的目光中充满厌恶。

    杀!

    “云真!你个笨蛋!快逃啊!你死了,谁兑现许诺我的好处!快走!”妖娆嘴上说的是无比坑爹的讨债话,但心中真是为云真担心!她已经无数次证明了,那老疯子是无法交流的!

    “哥哥!不要!”云挽容被苏拖住,不然也会立即卷入子衍爆发的死亡风暴!

    要是子衍再不收手,云真就死定了!但是云真眼底,却没有一丝害怕的神情。

    对峙,并等待结局!

    在子衍恶狠狠抬起手之际,他另一只手中的逍遥拂尘突然轻轻地悸动了一下!拂尘不会偏向于云真,但是它可以真实地在子衍心底投影出这些人在洪荒秘境中苦苦寻找他的那些曾经。

    此时子衍脑海中倒影的是龙觉不请允许朔北战神以雷光击打拂尘的场景!

    是妖娆握着拂尘坦荡地交到云真手中时的笑靥!

    是云真与云挽容艰难跋涉,苦苦寻找自己的影像!

    这些东西仿佛与自己想象的不同!

    这一刻,子衍的心中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悸动!

    在看到这些影像之后,子衍向云真拍出的力量于最后一刻陡然一偏,恐怖的神风顿时擦着云真的身体而过。

    云真身后的水晶山轰然大片倒塌,云真的衣物余威而大部分被撕毁,上身如同被鞭子狠狠鞭打了一顿,留下无数纵横狰狞的红肿伤痕。看着都让人肉痛。

    但是云真没有后退,身体前倾,乱发贴在布满汗水的脸颊上,模样有些狰狞。

    每走一步,都要用尽身上所有力气,可是他卸除自己所有防备,任将自己空门向子衍大开。

    “哈哈哈哈!师叔祖,你看你也动摇了!”

    云真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得胜的感觉。猪头一样的脸哇哈哈笑起来!

    “师叔祖,与我一同回道宗,我们把事情的真相查出来!当年梅光一定是骗你的!我云家老祖一定不可能拿出自己的封山尊者印给梅光来绞杀你!”

    云真撕心裂肺的连续吼声不禁让妖娆与龙觉都为之一震,没有想到云真居然也是一个这么心智坚定的男子。他们对这同盟者又多了一层更深的认识!

    云真,挺不错!

    一阵沉默。

    “我听不到你的声音,也看不到你的身影!我什么都不知道!”子衍顿时捂着眼哇哇乱叫!身上恐怖的力量毫无章法地四下乱飙。

    看来云真的出现给子衍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因为云真向他展现的东西太刺激,子衍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所以他选择了……听不到也看不到!不去想!

    所有战神顿时纷叫苦不迭,急急后退,天人第一衰的强者发飙他们如何受得了?阿斯兰特与妖娆等人也想退,只是子衍飞速越过云真的身体,直接无视云真的存在,继续追击他认为是道宗坏人的妖娆一行人!

    “我还是杀你们好!”子衍大叫,这无厘头的选择直让阿斯兰特与妖娆吐血不止!

    喂!老疯子!你有完没完的?

    妖娆在心中气得直骂,她召唤出二毛来爆发元素奥义抵消子衍追杀的攻击。但还是有些佩服云真的勇气……至少老疯子好像是松动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大刁民最强狂兵

妖娆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翦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翦羽并收藏妖娆召唤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