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妖娆召唤师 > 237:她一直与我在一起

237:她一直与我在一起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藏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妖娆召唤师最新章节!

    女子席地而坐,阳光透过窗台斜照在她的身上,一身梨黄长裙旖旎地绽放于地,她那专注的表情给平凡的五官带来一种无法形容的恬静与美。

    阳光把白皙的皮肤染成淡金色,耳后的细小绒毛清晰可见,在这偌大的藏书阁一角,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书架下静坐的女子。

    “果然是大宗门的底蕴!”

    妖娆一边阅览从各个书架上搜罗而来的入门级符书,一面在心中感叹,虽然手中符书的等级都很低,已经不再适合她学习,但若将任何一本散播出去,都必将引起初元世界各地符师的争抢,更不要说储藏于藏书阁内数量如此惊人的书库。

    这些符书与幻修宝典,一部分是神宗先人自创自写,留存于宗内以觅后人,有些是宗门长老勇闯各种荒古秘境,从不为人知的地穴棺木中挖掘而来,上交宗门以妥善保管。

    妖娆抬头看了看那横梁错落,高高在上的天花板,心中存思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走入藏书阁最高的房间好好看看那里面又隐藏着什么瑰宝。

    而就在妖娆望着天花板静静发呆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奔跑声,伴着一些刺耳的叫嚷。

    她皱了皱眉,表情仿佛闻到了屎的味道。

    “凤仙姐姐!快来啊!那贱人在这里,我就看到那贱人向藏书阁来!”

    一个紫袍少女撒泼地大喊,正是妖娆在第一峰下遇见,与凤仙儿、冰舞一起同行的少女凤灵。

    她指着正坐在角落里安静看书的妖娆一阵兴奋大叫,全然没有第一峰弟子良好的家教。稚气未脱的小脸上洋溢着刺目的扬狂。

    因此毫不遮拦的高叫声在藏书阁内响起,立即引起四处弟子与第一层藏书阁管事的注目。

    原本这书阁禁地是禁止大声喧哗,书阁管事正要走上前来。

    但这管事只觉得视线中紫芒一闪,待他再次张开眼时才看清正在吵事的是一位紫衣少女,除此之外,还有三位紫衣,两位蓝衣一脸杀气,急急向喧闹处走去。

    管事看到此情此景,立即便觉得自己喉咙干涩。他狠狠地吞了口口水,扭了下脖子,直接缩回人群,脚下抹油地溜去了茅房。

    “我滴姑奶奶喂!怎么是第一峰凤家大小姐?”

    第一峰与第三峰内门弟子想找人麻烦,哪里是他拦得住的?还是趁早开溜得好。

    藏书阁第一层,本来就很早出现各主峰内门精锐,一般只有些外门弟子和不被师门看好的小弟子。这些人不分服色,都是青红黑蓝的寻常布衣装束。

    看到有第一峰紫袍,第三峰蓝袍弟子出现,众人都像看稀奇一样靠了上来。特别是凤仙儿与凤灵两姐妹,原本出自初元荒古世家,身份就贵不可言。容貌出众,在神宗第一峰甚至其它主峰都有众多所求者。

    如今又凤仙儿又刚刚晋升十阶域主战神,远远把同门师兄弟甩在身后,在神宗的名望如日中天!

    此时她们来藏书阁第一层气势汹汹地找人,众人都异常好奇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惹得这尊贵的大小姐生气?

    只怕被她找到,不死也得褪层皮吧?

    那凤灵在找到妖娆的瞬间一边大叫一边向她靠近,伸出左手如藕一般的玉手就想一巴掌糊在妖娆脸上。

    但是妖娆在这一惊变中并没有表现出害怕与受惊的表情,而是放下手里的符书,一脸冷凝地看着凤灵嚣张的表情。

    被妖娆的目光一震,凤灵儿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地狠狠打了个冷战。

    眼前小小符师女修,从容慵懒卧坐于地面,手旁摊着一些凌乱的古籍,身旁还趴着一只肉乎乎的蓝狗。

    只见她长发及地,那些乌黑细软的发丝在地面上蜿蜒出旖旎的波痕。符山梨黄符裙,原本最是朴素无华,只有一层鹅黄内襟,一层梨黄外裙,女子装束再加上一层朦胧月光纱织。但穿在这女子身上,宁静飘逸中还带有一丝不容侵犯的威严!

    一个小小旁门弟子,怎么可能给人这样的感觉?

    凤灵以手扶额,觉得自己八成是昨夜没有睡好,精神有些恍惚才导致自己心悸。

    不过一滞之后,她却再也没敢向妖娆靠近,反而后退了几步,站在妖娆五米开外插腰竖眉,等着凤仙儿与冰舞过来。

    自恃人多势众,所以凤灵并不把刚才的瞬间失神放在心上。

    “你这贱人,以为刚才蔑视了本仙子就能这么轻易地离开吗?”随着一阵脚步声响起,凤仙儿那尊贵的下巴就出现在了妖娆面前。

    不是因为她下巴好看,而是因为凤仙儿的下巴抬得格外高,所以妖娆只看到了一个光秃秃的下巴还有一双朝天的大鼻孔。

    “真是受不。”妖娆在心底暗叹。“这些宗门贵胄太难伺候,为了那么一两句话还要如此斤斤计较。难道不是她们先找我麻烦的吗?现在又大老远专门从第一峰召集人马来寻我,也太闲得无聊了。她们每天就没有一点正经的事好做吗?”

    想虽然是这么想,但被迫要面对凤仙儿与冰舞怒火的妖娆根本逃不掉。

    这世上有些事就是这样,明明与自己无关,别人就是要寻上门来砸场子,真是躺着也中枪。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要是换了平时,只怕妖娆早就飞上两脚,把这群不长眼的女人踢到离自己千米开外,自己求个清静。但是现在,被这小符师的伪装身份束手束脚,她反而多了许多顾虑,无法使用自己全盛时期的力量。

    不过妖娆也不怕。

    这些女人再张狂,总不可能没有半点理由就在这么多人的地方恣意妄为吧?

    “比无赖?哼,谁怕谁?”妖娆眸底立即闪过一道幽暗的光芒。

    本以为被自己找到的符师少女会吓得如小羔羊一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但凤仙儿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在自己出现的那一刻旖旎起身,而后瞪着她那双快出水的无辜大眼眼睛。一脸温柔地对她恭敬一拜。

    “这位……唔……”

    妖娆鼓着腮帮子,咬着手指,仿佛想了半天才断断续续地说道:

    “这位第一峰的师姐,我是七天前才入门,今天才出山的符山第九门徒玉魑。不知道曾经在哪里见过师姐的仙姿?”

    妖娆语气说得无辜,模样更是纯得让人心头悸动。她那真诚的眼,扑闪的睫毛,似有红云的如雪香腮,还有把腰弯得极低恭敬的模样,着实人畜无害又可爱非凡。

    “这位师姐好像见过小玉一样。”

    妖娆皱着眉头,表情陷入深深的思索。

    装傻……

    谁装得过妖娆?

    “本姑娘直接不认帐了!没见过你,你来找个鬼碴?”妖娆一边想,脸颊上挂着的表情越单纯无辜。

    “不过小玉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师姐,因为师姐这么美,要是小玉见过,一定一辈子都忘不了。”

    妖娆笑得轻软,那动听的声音像清泉一样在众人心中流淌,让人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一阵舒畅。

    这符山弟子单纯得可以。

    “认错人了吧,凤仙儿?”

    围观的众人顿时议论纷纷,因为妖娆三分惊愕,七分真诚无辜的表情拿捏得恰到好处,任何人都看不出半点端倪。

    只剩下凤仙儿与冰舞二人如冰雕一样瞬间僵硬于原地!

    她们预计过这小小符师的所有反应,她可能立即跪地求饶,也可能骨头很硬地宁死不屈,反正无论她怎样选择,最终都逃不过被她们爆打一顿好好被教训的宿命。

    但谁能想到,这无耻又心机颇深的女修,居然这样脸不变色地直接假装不认识!那她们怎么找场子?

    难道在所有藏书阁神宗弟子面前毫无道理地把这臭女人给打一顿?

    凤仙儿平常是蛮横霸道惯了,而且脑子还不太够用,但是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惹事必然要先找一个正当的借口,不然留下话柄太多,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

    因为对妖娆的反应措手不及,凤仙儿当即大脑死机,憋得一脸青红又从嘴里挤出不出半句反驳。

    她总不能不说这臭丫头几个时辰前含沙射影揶揄她把应天情当花魁,自己经常逛窑子吧?

    “你你你你……”冰舞气得白眼直接翻。

    在第一峰与第三峰的地界,何人曾敢拂她与凤仙儿的面子?二主峰女弟子都迫于她们的威慑乖得像狗一样任她们欺凌。横行惯了,自然遇上妖娆这种软硬不吃的丫头就立即觉得刺喉无比,就连咬碎了也卡在食道上让人不吐不快。

    “哇!”年少的凤灵也第一次见到这么无耻的对手,当下大叫起来:“反正……反正你刚才羞辱我姐姐了!你个贱人!”

    “我……我有干过那等恶劣的事吗?”

    妖娆顿时以手捂心,做出万般惊愕与受伤的模样。大眼睛里的泪水几乎瞬间要滴落。只见她踉跄后退几步,颓然靠在窗台之上。

    咬着红唇,愣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辩驳。

    “几位师姐,可不能污蔑人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们,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诸位,要这样咄咄相逼?”

    情真意切,简直比珍珠还真!

    噗!

    凤仙儿要吐血了,她身后众人的细小指责与同情声已经汇成鼓噪的声浪,一波一波传入她的耳际。

    “没有想到凤仙子是这样的人,原来就听说过她喜欢欺负新入门的女修,我还当是有人讹传,今日一见,果真比传言中的还要恶劣。”

    “是啊,就算是那符山女修不小心得罪了她,她一个第一峰内门弟子,犯得着带着这么多人马去欺压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吗?还是在藏书阁里,也不怕别人笑话。”

    “哎,没有办法,一般长得太好的,脑子都不太好使。”

    因为围观弟子是从各峰汇集而来,对凤仙儿并没有像第一峰弟子那样敬畏又崇拜的心情,再加上她平日趾高气扬,自然说难听的人比赞美的多得多。

    “你们给我闭嘴!”

    凤仙儿爆怒了!原本只是简简单单一位事,现在却被那符山女修搞得这么繁杂,她心里憋的火,又有谁能知道?真是身上长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

    被威压堪比十阶域主战神的凤仙儿一吼,藏书阁一层的房子都抖了三抖。所有说话的人也被她的气势吓得缩了脖子,弱弱收敛声音。

    “你这个贱人!”

    她随即怒目横眉转向妖娆,手指直戳着她的脸颊而来。

    “今天就算你再装傻,也逃不过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结局!”

    妖娆手指尖已经萦绕起淡淡的剑气,二毛萌兽也舔着牙从地上站了起来。

    妖娆默默眨眼,反正这藏书阁内还有三层,四层,五层。要是凤仙儿真的敢向她动手,她就搞出最大的动静让神宗所有内门弟子都看看这蠢女人丑陋的一面。

    “她装什么了?”

    就在此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人群后方传来。声音浑厚但清朗,给人一种海浪击石的感觉。

    咚,咚……咚。

    来者的脚步声一声声压制着众人的心跳。

    又有一道紫影直接从藏书阁的二层走下来。

    应天情的脸冷得可以。

    在感觉到自己命魂离本体不远的时候,他还一阵兴奋,玉魑几天都没有走出符山,让他有些记挂,此时突然感觉到她也在藏书阁中,所以他拼命甩开第七层藏书阁那絮絮叨叨的管事长老,兴冲冲地奔下楼来。

    只是一走入第一层藏书阁,便又看到玉魑被人围攻了。

    她是天生的麻烦精,还是命中煞气太重,永远躲避不了大大小小的各种磨难?

    应天情身上爆发出的威压把呆立在他面前的凤灵掀开,又直接如视无物一般擦过石化中的凤仙儿的衣摆,直接向妖娆走来。

    男子风度雍容俊逸,一身紫袍穿得犹如人间帝王,之从容,之气场,远胜同为第一峰内门弟子的凤仙儿百倍以上。此男一出,藏书阁第一层便静得吓人。

    也许人群中有人不认识专横跋扈的凤仙儿,但没有人不知道这实力与容貌皆举世无双的应天情。他回归宗门,必是与其它诸峰首座弟子一争天榜第一的!

    虽然不常在宗内露脸,但应天情声望却在神宗内高得吓人!

    “玉魑今日一直跟我在一起,她有什么时间去找你们的麻烦?”掠过瞪得眼睛流血的凤仙儿之后,应天情那冰冷的声音才幽幽传到凤仙儿与冰舞的耳里。

    如平地惊雷爆起!

    瞬间炸得那几位来找妖娆麻烦的第一峰,第三峰弟子外焦里嫩,五内重伤!

    应天情的声音,对一干围观弟子没有什么影响,但却如巍峨巨山一样陡然狠狠地压在凤仙儿与冰舞的身上!

    噗!

    一下没忍住,凤仙儿身体一抖,踉跄地向后退出足足三步才稳住身体。

    而应天情却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看着妖娆的眼,表情又柔和起来。

    “喏,小玉,你要的书。”

    妖娆看到应天情手里握着本破书,在自己的鼻子下晃来晃去。

    “我才离开一会儿,你怎么就被人围观了?我说让你跟我一起上楼吧,你又不乐意。以后都跟我走,就不会再惹麻烦了。”应天情对着妖娆,情不自禁咧着嘴笑起来。

    什么?这符山女修一直与应天情在一起,他们二人同来藏书阁?

    众人八卦的眼顿时泛起鬼畜的光芒!

    这是神马情况?

    妖娆低头一看……

    我擦。

    上品武技,震天八通拳!

    那破书上的五个大字简直戳瞎了她的眼!这腹黑的应天情,八成是把他在藏书阁上看的书直接拿下来帮她演戏了。

    “唔……多谢应师兄,我正是想找这本符书。”妖娆用手指弹了弹挂在眼角的泪花,兴高彩烈地扑向应天情,从他手里接过武技之书,一屁股就坐在地上看起来。

    上品武学,不看白不看!

    天知道这是神宗藏书阁地几层的珍品?

    “多认真的小符师,那么单纯又专注的模样,一拿到书就开始认真阅读,像这么安静的女子,又怎么可能去找凤仙儿的麻烦呢?”

    “何况她还有应天情做陪,八成是嫉妒心作祟,想来找麻烦反而自己踢铁板了!”

    所有人心中都有一杆天平,反正不管事实如何,他们现在心中的法码是严重地向妖娆一侧倾斜。

    应天情看着妖娆笑得那样单纯地向自己扑来,手中原本只当演戏,攒得很紧的武技珍品秘籍也便毫无防备地放了开来。

    没有办法啊……

    应天情自嘲地摇着头,感觉自己就是犯贱还乐得不行。

    他在众人极度灼热的视线中挨着妖娆席地而坐。将那些被妖娆翻看之后凌乱放置于地面的符书一本又一本细心地摞好。

    看到神宗的天之骄子居然表情那么坦然地做这么细小的事。所有围观的众人都大跌眼镜,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活生生把自己掐死!

    疯鸟!疯鸟!这个世界疯狂鸟!

    凤仙儿因为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气得双目滴血,艳美的脸也扭曲得不能再看。

    “师兄!你在袒护这个贱人,她明明刚才在第一峰山门口辱骂我来着!”

    愚蠢的凤仙儿太不会察言观色,也太不懂得收敛锋芒,在此情景之下,还要与应天情的气场争锋相对。就连她那嚣张的小妹妹现在都懂得默默地站在人群里,不再多说一词一句。

    “第一峰?”

    应天情顿时双眸一缩,心中升起一股莫大的欣喜!

    妖娆刚才去了第一峰,是去找自己吗?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应天情抬起眸子,冷冷地看了不长眼的凤仙儿一眼。

    咚!

    凤仙儿直接口喷鲜血硬生生跪倒在地!

    “师……师兄……”她弱弱地哭泣。

    因为极度嫉妒,她早已经丧失理智,但无论如何,她也万万没有想到应天情会这么不顾同门之谊,在这么多人面间置她于如此尴尬的境地。

    她听到自己心脏撕裂的声音。

    “你们几个第一峰弟子,不为众神宗后辈树立榜样,反而每天寻衅滋事,都去闭关思过半个月再出来。”应天情无情的手指指向站在凤仙儿身后那几个瑟瑟发抖的紫袍弟子。

    “还有第三峰的……”应天情又看向脸色惨白的冰舞,疑惑地问她。“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算了,不管你叫什么,应该是第三峰弟子中最年长的吧,带着你的师弟们回第三峰待着,如果再与凤仙凤灵日日出来欺辱门内女修,不要怪我插手第三峰的弟子刑罚!”

    听到应天情的话,原本就脸色惨白的冰舞更是摇摇欲坠……

    他丫的应天情,不都是为了你争风吃醋,到最后,居然连本姑娘的名字都没有记住!呜呜呜……不活了!

    我擦!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

    应天情对自己峰那如花似玉的师妹动手了,居然是为保护那样一个其貌不扬的符山女修?所有人的下巴咔嚓咔嚓掉了满地!

    这些来自各主峰的弟子们心中顿时升起无限幻想,应天情之传奇他们都略有耳闻,什么七日保鲜期,花海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连星月圣地圣女都入不了他的眼……之类的传说呼啦啦地闪过众人脑海。

    这一次的七天,他选得是眼前这身着梨黄符裙的圆脸小女修吗?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吃多了大鱼大肉,偶尔也想尝尝平淡的素菜。”

    看看跪在地上哭泣的凤仙儿那艳美的脸,再看看符师女修普通但顺眼的容颜,众人一时之间也竟觉得妖娆这张经过伪装的圆脸上洋溢着一种特殊的亲和感。

    要是寻常人,也会喜欢这种恬静朴素的美。

    “都给我散了!”

    应天情一挥手,一股无形之风顿时把簇拥在他四周的人群毫发无损地推开数十米。四周立即又恢复一片安静。

    所有人识相地默默又看了一眼那坐在书架下看上去很和谐的二人,而后带着满心的八卦哇啦啦地冲出藏书阁,狂奔回自己的主峰去散播火爆新闻了!

    “小玉,你去第一峰,是找我,还是找……蓝破魔的?”应天情羞涩一笑,轻轻向妖娆问道。

    第一峰只有他与蓝破魔跟妖娆熟稔,所以他想在她的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妖娆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翦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翦羽并收藏妖娆召唤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