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妖娆召唤师 > 491:文杀

491:文杀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神藏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妖娆召唤师最新章节!

    “我恨你!恨你!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甘露子自知命不久矣,所以顿时拼尽自己全身的力量对天岽老儿发出了一声泣血的诅咒。可是她的力量又如何可能挣脱禁阵的束缚?

    越是挣扎,她的鲜血与生机就越是从身体内消失得快。

    “哦……原来是看上了我的小八与小白啊,难怪了……动用这么大的阵势。”

    “没有想到这天岽老儿手里还有这种离奇的禁法!难怪他本人这么邪恶,也不知道他曾经用这变态的手段抢了多少强者的幻兽!”

    妖娆饶着头,总算把天岽诡异的杀灭同门行为理出头绪。

    此时天岽老儿已经居高临下地冷冷看着妖娆,那无耻又期待的表情仿佛在说:“你都听到了吗?现在你准备好受死了吗?蝼蚁!”

    天岽最失败的就是太仰仗自己的实力,在鬼域中因为持有鬼王锥而完全不把手无缚鸡之力的妖娆放在眼里。他哪里知道,就算妖娆现在不黑他,光是用纳多多的力量都足以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持有八十万魂众,在这初元世界难得一见的阴煞鬼域里,魂战的威力被戾气加持可以被无限放大!

    不过妖娆仿佛并不想再与天岽老儿激烈地生死搏杀一场,她对这个该死的老东西已经完全失去对战的兴致。

    用对待对手的认真对待此人……真是玷污了“对手”这个神圣的称呼。

    此时的她,倒十分享受观看甘露子缓缓死在黑暗禁阵中的场景。

    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到这些曾经将他人生命视为草芥的家伙们现在死得这么卑贱低微,妖娆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淡淡的欢愉。

    死者不能复生,但是用甘露子与甘泉子现在泣血的悲鸣来祭奠死于蚌城的平民们,也算告慰他们怨念深重的灵魂。

    “既然都要死了,先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吧。”

    天岽还没开口,妖娆就一脸平静地要求道:

    “让我看着甘露子与甘泉子在这禁阵上痛苦地死透,那么我就愿意站在原地,不逃也不躲。”

    妖娆一字一句地说道。

    其言恳切,让人不得不相信这是她在生无所望时心中迸发出的最后一丝愤怒与复仇的诅咒。

    没有办法反抗天岽的力量,又再也找不到逃生的办法,所以只有以观看甘露子与甘泉子的死亡来做为自己告别这一生的唯一期待。

    好似这两个家伙死在她前头,也足以让她心中出一口恶气!

    天岽老儿目光幽幽地看着妖娆,心中暗暗揣测着她的诚意。

    “好啊,要求老夫满足你,不过你先把天门与神宗的陨骨交出来。”

    “喏,给你。”

    两道风影立即从天空中划过。

    妖娆信手从怀中摸出两枚骨片直接丢在了地面上,看上去已经对它们一点也不在意。

    人之将死,哪里还顾及得上这些身外的东西?

    没想到盗骨女修真的这么爽快。天岽老儿匆匆从地上拾起两枚骨片,放在手里端详。

    要是他曾经没有见过昆山宗的陨骨,此时必然分辨不出这两片骨片的真实,可是恰好在很久远的一个机缘之下,他曾经随着天昊一起打开过存放昆山陨骨的秘境。

    所以这熟悉的触感,还有骨片下微微散发出的气息,都让他万分笃定自己手里的东西必是真货。

    “哈哈哈哈!”

    忍不住纵声狂笑。

    此时这嚣张的老头儿心情格外舒爽,仿佛这些天来在鬼域里忍受的憋屈还有吸入的浑浊之气此时都从身体内一扫而空。

    虽然回到昆山,天昊等人一定会追问他为何在鬼域里逗留了这么长时间。但是左手向昆山奉上陨骨,右手藏着从这女修身上抢来的兽神,经此一战……他名利双收!

    “好!老夫遂了你的最后遗愿!”

    报着这样的念头,天岽老儿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妖娆的要求。

    何况契约在与幻兽进行精神剥离前,如果这盗骨女修她本人的意愿没有那么抗拒,那么自己的灵气也不会被脚下禁阵消耗太多,直接抢掠其兽神契约的过程会顺利很多。

    “我也是个很直接的人。你把他们折磨久一点,死得惨一点,我就看开了,把你要的东西通通都给你。”

    妖娆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而后像个女汉子一样叉开腿,就那么从容地坐在了天岽老儿的禁阵前。

    她湛湛的目光,只盯在甘露子与甘泉子身上!

    “哟!果然是个性格倔强一条筋的女娃娃,好吧,想要从甘露子身上找到复仇的乐趣,老夫就成全你。”

    暗中自语,天岽老儿凶残的眼内闪过一道冷光。

    天岽老儿并没有直接回答妖娆,而是不动声色地加速运转起脚下的禁阵,那些浓郁的黑芒便更加疯狂地刺入甘露子与甘泉子的身体,把他们二者身上积蓄的灵气通通无情地拉扯出身体,储备于禁阵之上,等待一会儿后从妖娆身上剥离兽神契约的力量。

    天岽脚下的禁阵立即妖芒大盛!

    从阵中那两团血茧下传出的尖叫声撕心裂肺,那深深的怨气与可以把人耳膜给震裂的高亢叫尖就连在鬼域里纵横多年的老野魂们都自愧不如。

    天地间瞬时就充满了甘露子与甘泉子身上升起的怨念之意。

    其实天岽老儿大可痛快一点结束这两个凄惨昆山长老的生命,不过看着妖娆那咧开嘴笑的表情,为了把自己将要剥夺契约的人哄得更开心一些,此时的天岽对甘露子,甘泉子的出手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那些黑芒的阵符触角,无情地伸入甘露子与甘泉子的气海与丹田,不是吸取,而是一块一块地撕碎他们的经脉!

    这种极度的疼痛蔓延周身,而且又无法晕厥过去,完全无法想象,正经历着这些比地狱刀山油锅还要恐怖刑罚的甘子辈二位长老,心中对天岽老儿的唾弃与咒怨有多深重?

    妖娆腰间的“铁剑”忍不住抖了一抖。

    以剑一的聪颖,自然明白妖娆此举的目的,听闻蚌城平民死伤无数的惨状后,它都怒火焚心,这些正经受非人折磨的家伙,瞬死是对他们的恩典,再血腥一万倍的折磨与刑法,这些该死的家伙们也担当得起。

    只不过让它悸动的是,就在根本没有预计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的情况下,妖娆却能在惊变的须臾光阴下立即做出这样的选择与安排。

    她只不过只言片语,就利用天岽老头的**之心对该死的其它昆山长老施加更为严苛的折磨于虐待。

    之比于那仿佛得意地掌握着世间一切生灵生死的天岽而言,此时坐在地面上,一脸平静的妖娆,才是俯瞰万物苍生的君王!

    这种从容与冷酷的感觉……恍然间把剑一带到了太古时代那诸神闪烁的光辉年代。

    被包裹于阵法中的昆山二位长老,身体在疾速干瘪,不过凄厉的叫声却一声高过一声。

    “天岽老儿,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没有想我们的忠心,换来的是这样的下场!”

    “师叔祖,放过我吧,打死我我也不会把今天的一字一句说出去……”

    “我……我受不了了……师叔祖,你还是直接把我杀掉吧,救救你了!”

    唾骂夹杂着哀求,那些断断续续的呻叫声已经证明甘露子与甘泉子的精神力正在不断溃散。

    最后这些惨烈的叫声都化为了语音不辨的呓语。

    此间邪狞,骇得那些游离于天地间的灰白之魂都不敢靠近!

    这极阴煞地也鲜少出现如此邪恶的场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约这种非人的折磨已经被拖延到天人境召唤师的身体能承受的极限。那无耻的天岽老儿才冷冷地对妖娆说道。

    “看够了吧?他们已经没气了。”

    天岽老儿说得不错,因为那些刚才还细碎从阵下发出的叫声已经完全消失,就算那些在甘露子与甘泉子身内不断搅动的阵符触手掏出他们的心脏,在半空中捏爆洒血,那两个干枯的身体也没有再颤抖那怕微微的一下。

    生机全灭!

    只有妖红的血光在大地怒放。

    那些腥红的暗光,一圈接着一圈,于地面酝酿让人灵魂悸动的血煞之气。

    “好吧,我看够了。”

    面对眼前邪狞的一幕,只怕十个人里会有九个半想吐,剩下一个直接口吐白沫倒地晕厥。但是妖娆却一脸平静,就像看花看草看夕阳那样淡定。

    因为无论甘露子与甘泉子死得有多惨,这都是他们……罪有应得!

    妖娆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轻笑着说道:

    “现在如我们当才所约定,我不逃跑……不过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嘴角向上扬起一抹绝美的弧线,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现在的妖娆像是想去赴死的人。

    不过天岽老儿却错误地把妖娆的从容看成一种放弃抵抗的消极态度。

    “你放心,因为你这么听话,老夫不会让你像那两个笨蛋一样死得那么惨的。”

    一边指着地上的两具早已经分辨不出模样的尸体,天岽老儿一边低着头缓缓向妖娆靠近。

    他的眼,此时犹如野兽一般闪烁着凶残的冷光,而他脚下的黑暗禁阵也随着他的前行而缓缓向前推移。

    这阵术仿佛以天岽老儿的灵力支撑,再加上灌入了两个天人境召唤师的鲜血与生机,所以散发出无比凶残的气息。

    如果妖娆此时真的手边没有任何力量,那么在这么磅礴的威压与夺命的诅咒之下,她必定就此在鬼域完结自己短暂的一生。

    可是现在……看到天岽老儿那阴毒的冷笑还有扭曲的脸颊,妖娆就忍不住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好了不玩了,剑一出来吧。”

    妖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荒诞的举动顿时让天岽老儿万分疑惑,但是他早早就已经再次试探过这盗骨女修的灵气波动,她明明还在被鬼域里的阴煞之气封印气海与丹田的旋转,为什么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又开始这么自信的大笑?

    “也许是吓疯了吧?”

    此时天岽老儿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只有这一条。

    只不过在他脚下的黑暗禁阵将要把妖娆完全吞没的那个瞬间,就只见她身突然升起一股奇异的气息。

    这气息如白色烟云,飘渺而不可琢磨。

    而后天岽老儿的耳边只响起了一声极为轻小的“咔嚓”声,当然……因为什么都没有出现,再加上那轻小的“咔嚓”声太不值得一提。所以天岽老儿通通都只当眼前的白烟与异响不过是那盗骨女修最后的故弄玄虚。

    “把你的兽神契约……通通给老夫!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姑娘,凭什么手持两尊兽神?”

    “只要获得你的兽神,老夫就有了叫板天昊的资本,到那个时候,昆山太上长老的头把交椅是谁在坐还不一定……不!拥有两头兽神,老夫就会引起天宗的注意,有那些仙人的帮助,老夫迈入天人五衰绝对不是梦!”

    兽神还没有到手,天岽老头儿的脑海里已经开始闪动那些他叱咤风云,成为众生之尊的光辉形象。

    因为贪婪的**在内心疯狂膨胀,他甚至在此刻都没有发现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伸出双手向妖娆的天灵拍来,要是他的禁术还在,汇聚于他手掌心的力量就会立即搅碎妖娆身体内的所有天人根基,把那些深藏于她血脉里的契约力完整地拉扯出来,而后转嫁到他的身上!

    对于获得新的力量,这狂妄的昆山长老……已经迫不及待!

    妖娆轻轻地眨了眨眼睛,而后将头与身体微微向一旁偏离。

    嘭通!

    那脸颊上还挂着嗜血笑意的天岽老儿此时就像一个手脚不灵便的笨拙老者,直直地摔在了坚实的大地上。

    “哎呀,老爷爷,你是不是年纪大了,怎么这么不小心的摔倒了呢?”

    妖娆甜得像蜜糖一样的声音在天岽的耳边响起,这关切的讯问在此时刻对天岽本人而言,却好似天打五雷轰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冲劲太大,天岽跌倒之时高高的鼻梁没有任何防备地直直砸在石头上,所以鼻子立即歪到了一旁,还有从伤口飙出来的血,直接狼狈地糊了一脸!

    直到伤口的痛楚传入大脑,完全摸不清头绪的天岽才发现了一件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的灵气……被封印了!

    “你做了什么?这不可能!你个奸诈的臭丫头!老夫撕了你!”

    场面立转直下,天岽老头儿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腹都在顷刻之间狠狠地搅在了一起,一股莫大的寒意直接从脚下升起,让他周身的血脉都有一种凝结成冰的冲动!

    因为过于激动,天岽老头的眼眶都瞬间爆开。

    在地上扑打,此时破了声的嚎叫还有那疯狂挣扎的模样,就像是一条疯狗。

    “哎呀……我好怕怕。”

    妖娆顿时拍着自己的小胸膛一脸厌恶地后退。

    “伦家最讨厌那些自己摔在大街上还要讹人的老妖孽了!”

    妖娆的声音就像是一枚又一枚的利箭,把天岽老儿本来就五内重伤的身子戳得千疮百孔。

    “是你自己跌倒的好不好,不怪自己反来怪我,真是不讲道理!”

    妖娆一边纯良地陈述,一边弯下身子把天岽一摔之后从袖袋里掉出的两枚陨骨重新塞回了自己的驭兽环里。

    因为之前天岽老头急着剥夺契约,所以根本没有来得及把两枚陨骨好好收到储物袋中,轻轻一摔,这两件重要的化龙血池“钥匙”就又落回了妖娆的手中。

    “你你你……”

    “这!”

    天岽老儿被妖娆的言行雷得穿心烂肚,经过了一番疯狗般的挣扎后这才始于意识到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一摸胸下,一片的骨头渣子!

    鬼王锥不知道什么时候碎了!

    刚才那声轻响……就是鬼王锥破碎的声音!

    天岽老头肝胆俱裂!

    他惊恐地看着妖娆的脸,完全不知道这女修是通过什么妖术让自己的鬼王锥断裂。这不是坑人么?现在他也变成了与她一样,完全失去力量,在鬼域里会被厉鬼们当做“鲜肉”捕食的对象!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天岽老儿双手颤抖地捧着那些碎了一地的鬼王锥骨渣,身上沾满泥巴,蓬头垢面,就连眼神也开始因为精神大受打击而开始涣散起来。

    “这可是鬼域中鬼王的圣物,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碎裂成这样?”

    “不会!不会!妖术!这是妖术!老夫没有失去力量,老夫只是中了迷幻术!”

    把那些带着尘土的骨头渣子狠狠地向妖娆身上丢,还咿呀,咿呀地想要从掌中爆发出天人绝杀。可是除了像小孩子玩泥巴一样搞得满天灰尘,天岽老头儿现在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

    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凌乱了一瞬,这不死心的老头顿时又疯狂地扑向妖娆脚下,把那些刚才被他丢出的骨渣又小心翼翼地从泥巴里抠出来,放在自己那华丽的外袍上,天岽老儿伏身在地,拼命地想把这些断裂的残骨重新拼凑起来。

    那佝偻而踉跄的模样,仿佛瞬间百年生机已经从这疯疯癫癫的老者身上散失。

    从来都没有想象过失去力量的日子。

    因为这实在是对一个叱咤风云数千年的天人四衰强者是个噩梦。

    正是因为忌惮被人超越,忌惮终有一日不能再停留于自己此时站立的地点,所以他才如此穷凶极恶地追求着更强大的力量。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今日的境遇,居然直接沦落到一丝灵气都不能驾驭,比贱民还要低贱的地步。

    “你等着!待老夫把这鬼王锥圣物拼凑好,就立即要了你的小命!”

    “你等着!你等着!”

    疯疯傻傻地对妖娆咆哮,天岽老儿此时的模样比沦落街头的乞丐还要凄惨落魄。

    “哎,你不要拼了,那哪里是什么鬼王的圣物?那明明就是一头牛的大棒子骨。只不过上面有本尊一道魂威罢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剑一就悄然无声地站在了妖娆的身后,他一边说一边随意从身旁拾起了一根枯木,向枯木上喷了一口气。

    那截比小臂还短的枯木顿时散发出一股神圣的气息。

    “喏……给你,这是鬼王的权杖。”

    剑一吹完气后就直接把手里的木枝丢到了正在地上抠着碎骨不愿意放手的天岽老儿手里。

    那木枝刚一落在天岽老儿的身上,他的掌心立即开始凝聚天人绝杀的力量!

    握着树枝,力量又回来了!

    天岽老儿的脸剧烈地抖动!那表情看不出是惊愕还是大悲后的惊喜,只不过实力回到他身上也只有大概半息的时间。

    因为看到天岽老儿的眼底闪烁起希冀之光后,剑一顿时又轻轻地拢起右手,那笼罩于木枝上的神圣之光瞬间被它唤回,干枯的“鬼王权杖”立即在天岽老头的手里寸寸破碎。

    “啊!”

    一声凄惨的怪叫声,这一次亲自看到“鬼王的圣物”是由什么而造,天岽老头儿眼底的那丝希冀之光顿时彻底地熄灭于滚滚黑暗内,再也无法燃烧出任何光华。

    “不!这不可能……你就是鬼王!”

    盯着剑一,天岽直吐白沫。

    而指向妖娆,天岽的表情更加狰狞。

    “而你……怎么会跟鬼王在一起?这不可理喻,这是昆山的秘密!只有昆山弟子能进入鬼域里!”

    “谁说的?我就见过好多人族大能通过各个通道被接引使者骗到鬼域给我们吃。而且所有老魂主们都可以给任何信物‘授意’,让持有信物的人不被鬼域封灵煞气侵蚀,这是常识好不好?”

    就在此时,一个贼兮兮的绿脸儿魔魂也突然出现在妖娆身旁。

    刚才被妖娆一脚踢飞的小弟马屁一边揉着脸插嘴,一边恭恭敬敬地匍匐在妖娆脚下。

    看到这眼熟的绿脸儿出现,天岽老儿顿时回想起刚才看到盗骨女修与绿鬼在山间追逐的场面。

    “你你你……你阴老夫!”

    真不知道自己一天之内怎么能经历这么多打击,天岽老儿顿时听到了自己心脏开裂的声音!

    “哇哇哇!”

    他开始一边痛苦的战栗,一边大口大口地吐血。那赤红的血水中还夹杂着一小块一小块的血瘀。想想自己刚才那么得意扬扬杀死甘露子甘泉水的模样,被眼前的腹黑女修还有白衣魂灵当猴把戏看。天岽老儿就真的是肝肠寸断。

    这就是剑一所谓的“文杀”!

    不动一兵一卒,不见刀光剑影……却杀人于无声无形!

    “这老头应该气得自断筋脉了。”剑一淡淡地说道。

    “你比我狠。”妖娆认真地回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妖娆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翦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翦羽并收藏妖娆召唤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