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八 夜宴(大章)

章四十八 夜宴(大章)

推荐阅读: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大主宰圣墟完美世界龙王传说不朽凡人斗破苍穹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永夜君王最新章节!

    千夜半垂着头,脊背绷紧站得笔直,只当身外的人、事全不存在。

    他和宋子宁分别时,正在少年成长期,如今身高体型都已不同,哪怕长相还有三分原来模样,但是顶着女子身份,再加上血族体质带来的根本性变化,就不信宋子宁一个照面能认出他来。

    琪琪却是笑容微微一僵,脸色立刻就冷了下来。

    宋阀这位七公子在女色上名声不太好,颇有些风流不羁处处留情的传闻。当着她的面盯着她的女伴看呆掉本就很没礼貌,偏偏琪琪和宋子宁做了二十多年表兄妹,决不相信这个装模作样已成习惯的家伙,真会为了一个女人失态,这分明是当面给她难堪。

    这时,旁边响起一声轻笑,叶慕蓝走了两步站到宋子宁身边,伸手牵牵他的衣袖,然后语调轻快地说:“看着真是个可人儿,难怪我家子宁会一时忘了礼数。”她明明是在夸千夜,说话的时候却盯着琪琪,“如此濯濯若花的美人,暖房娇养着都嫌不够周到,琪琪你倒也舍得带出来餐风露宿。”

    琪琪的脸色立刻沉下去。叶慕蓝这几句话背后的意思异常刻薄阴毒,只差直接指着琪琪说她把内宠带到大庭广众来。周围陆续有人发现这边气氛不对,闻言顿时兴奋起来,准备看一场好戏。

    殷家和宋家虽然是姻亲,琪琪的母亲还出自宋家,但她和宋子宁不睦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每次两人同在的场合都会看到琪琪不断表示对宋子宁的厌恶,宋家七公子却从不会失礼,每次都彬彬有礼热情周到,尽管总会遭到琪琪各种冷嘲热讽。

    被叶慕蓝莫名的刺了几句,琪琪可不是那种会当面吃亏的人,她冷冷斜了叶慕蓝一眼,漠然地道:“什么时候区区一个士族女人也能先说话了?你家里没教过你礼数吗,野丫头!”

    叶慕蓝抓住宋子宁衣袖的手一紧,一张精致美丽的面孔顿时气得铁青,看来要比嘴上功夫,琪琪可是丝毫不弱于她。而且士族出身是叶慕蓝的大忌讳,琪琪却是那种哪个伤口最痛就往哪里撒盐的人,每次都一脚踩在她最大的不甘和隐恨上。

    宋子宁这才回过神来,手一抬,不让叶慕蓝说下去。

    叶慕蓝一脸委屈,她凝视着宋子宁的时候,平日里的清冷骄傲如冰消雪融般无踪,带了几分小儿女娇态,柔声软语地道:“子宁,她……她羞辱我……”

    宋子宁一双如春水般温柔的眼含笑向她看了一眼,叶慕蓝立刻就不再说什么了,一次可以撒娇,再来一次就是不知进退了,她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宋子宁这才转向琪琪点点头,说:“琪琪,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琪琪一双妩媚的凤目微微眯起,似笑非笑地说:“听说七表哥最近需要打理的事务又增加了,肯定不会像我待在永夜大陆那个乡下地方般无聊,还好有晓夜陪我。”她微微侧身过去,伸手撩起千夜垂落肩上的一缕散发,在手指间卷了两转。

    “晓夜?”宋子宁微微一怔。

    琪琪却在看他身边的叶慕蓝。叶慕蓝虽然努力保持面无表情,只是眼中那熊熊燃烧的怒火怎么都压不下去。

    琪琪先是不明所以地挑了挑眉,随即恍然大悟他们听岔了什么,哈哈笑起来,“不,不,不是,我的晓夜,是拂晓的晓,永夜的夜。”然后欢畅地看着叶慕蓝不但没有恍然之色,反而更加愤怒,显然她已经认定,琪琪身边这个内宠名字‘夜’和‘叶’同音,就是为了羞辱她的。

    琪琪眨眨眼睛,突然下了点猛料:“七表哥,如果你是真心喜欢晓夜,我也可以把她让你给哦!我可还没用过她呢!”

    此话一出,千夜立刻觉得周围落在身上的目光顿时多了无数道,灼热了不知多少倍,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凌厉杀气大盛。

    而宋子宁不由自主地又把目光落到千夜身上,神色再次变得有点恍惚。千夜如柱子般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目自始至终都不曾抬起来看他一眼,心里则早已烦躁无比,很想一脚踹到宋子宁肚子上。虽然千夜知道这是迁怒,但这一切确实是因宋子宁而起。

    叶慕蓝在旁边实在忍不下去了,冷冷道:“琪琪小姐,对子宁你起码应该有些尊重吧?你这样子,不会让天行大人失望吗?”

    琪琪看了她一眼,说:“我和七表哥谈家事而已,你在旁边多什么嘴?还口口声声天行大人,这么说你是觉得七表哥已对阀主之位志在必得,要天行大人来才能说话了?”

    此话一出,叶慕蓝立刻就是满身冷汗!而一边热闹看得津津有味的旁观者也多半色变,有些士族和小世家子弟甚至开始往远处退去。阀主之争,这不但是不能掺合,连听都不能听。

    叶慕蓝脸色惨白,心下大恨,她没想到殷琪琪竟然抓住一句话头,硬生生把话题扭到极为凶险的方向。

    宋阀整体风格看似少有的温和,可实际上门阀世家的继承权之争哪有弱的,与庙堂之争也不遑多让,残酷狠辣自不必多说。

    宋子宁得以跻身继承人序列本来就已够让人意外,而他本人和他所在的那房都对阀主大位从未表现出任何争胜之心。若因叶慕蓝一句话被推入漩涡,弄不好宋子宁这一房会直接退婚,那对叶慕蓝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叶慕蓝捏紧拳头,指甲深深刺入掌心,让疼痛催促思绪飞速运转,沉声说:“子宁从来没有这个想法。倒是琪琪你好象对殷家的继承人大考志在必得。这次春狩正是关键,可要好好表现。”

    不料琪琪用看白痴的眼光瞥了她一眼,淡笑道:“区区一个继承人大考,有什么难的?随便花点力气,就能赢下来,那用得着那么重视。”殷家和宋阀情况不同,琪琪已经进入最后四人大考之列,这时再装淡然已经毫无意义。

    叶慕蓝暗暗咬牙,眼光一转,道:“可是我怎么听说,有人在大考中出了纰漏,使得远征军损失惨重。这事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知道了呢!”

    琪琪若无其事地说:“是呀,最近血族都闲得无聊,连亲王后裔都跑去底层大陆的穷乡僻壤乱窜。我一次带队突袭,就有十三氏族的门罗精锐卫队恰好在路上堵截。这事确实闹得挺大,不过在我看来还不够大。不管是谁卖消息给吸血鬼,我都会一查到底,此事绝对没完。那怕那人是某个门阀子弟的老婆,也逃不过我殷家的追杀!你说是不是,叶小姐?”

    叶慕蓝脸色一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最好说得清楚些!”

    琪琪向她看了一眼,淡淡地说:“让我说得清楚些?你还不配!”这句话丝毫不留情面,就象一记耳光直接抽在叶慕蓝脸上。

    此时一直装柱子的千夜听到这里,心中微微一动。当琪琪说那番话的时候,他感觉到叶慕蓝的心跳和血流加快了一点点,看来土城堡一战背后的勾心斗角比想象的更加复杂,季元嘉也没有告诉他全部。

    千夜心中隐隐浮现杀机。然后感觉到宋子宁的目光又转了过来,他几乎忍不住要爆粗口,只能坚决不抬头。

    “琪琪,你行事说话这样霸道,如果被你执掌殷家,还会把谁放在眼里?”叶慕蓝咬牙切齿地道。

    琪琪冷道:“殷家不管霸不霸道,都不会让一个小小的叶氏踩到头上去!”

    武安堂这个角落里此时一片寂静,不敢掺合门阀世家内务的之前就借故远离,大胆留下来看热闹的此时连议论都不敢了。众人完全没有想到转眼之间二女就是如此剑拔弩张,连最后的体面都彻底撕掳开了。

    宋子宁眼中忽然迷茫散去,露出慑人光芒,刚想要说什么,院门处忽然又是一声拖长的通传声:“赵阀二公子,赵君弘到!”

    宋子宁凛然之意顿时尽去,又恢复了春水般温柔含笑的模样,说:“难得君弘也来了,三表妹,我们应该去迎一下。”

    琪琪也点了点头,和宋子宁并肩向院门走去。叶慕蓝此时也已经镇定平静下来,若无其事地退后两步,跟在宋子宁身后,可是偶尔投向琪琪的目光中,却是充满了怨恨和不屑。

    门口一队贵胄青年拾阶而上,如众星捧月般环绕着一人走了进来。那人大约二十四五年纪,生得十分俊美,比宋子宁还要胜出半分。他有着一头浅色短发,双瞳黝黑深邃中透着点紫色。

    他一现身,人群中立刻就是议论纷纷。

    “竟然真是赵阀二公子!这生得果如传言般俊美无俦。”

    “早就听说赵阀嫡系子弟男的俊秀女的清丽,闻名天下。年轻一代更有四位公子最为出众,赵君弘可就是其中之一啊!”

    有人为之神往,问:“不知这位君弘公子是否婚配?”

    旁边立刻有人讥笑他道:“就凭你们也想攀上赵阀?别作梦了!”

    那人立刻胀红了脸,不忿道:“有什么不可能的?高门大阀都有和士族通婚的传统,我家有女初长成,天资聪颖,丽质无双,你怎知道赵二公子就一定看不上她?”

    另一人好心拍拍他的肩,用惋惜的口气说:“四阀之中,惟有赵阀从来不与士族通婚。赵阀中人最是心高气傲,又确是代代能人辈出,千年来家声如日中天,从无坠落隐忧,自然有本钱说这种话。”

    那人立刻垂头丧气,不再多话了。

    赵君弘跨过门槛时略略一停,已把厅内情势尽数看在眼中,随从们不用吩咐,就把想要围拢过来的人全部拦在一边,他本人径自大步走到宋子宁和琪琪面前,张开双臂和宋子宁一个拥抱,笑道:“子宁,上次坝下游猎之后,好久不见,你实力更进一步了。”

    宋子宁微笑道:“还是较君弘兄差了一点。”

    赵君弘摇头自嘲道:“只不是用药多了些,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哪里及得上子宁每一步都不假外力来得扎实。”

    宋子宁叹道:“君弘兄过谦了,谁不知道赵家四公子个个都注定是战将之才,用不用药根本没有区别。”

    “什么四公子不过是玩笑着称呼一声罢了,惭愧得很,我倒是天资最差的一个。”

    宋子宁立刻道:“哪里,君弘兄太过谦了。如果你都算天资差的,那当今之世就没有几个敢称天资好的了。”

    两人你来我往,根本就没有尽头的样子。

    琪琪在旁边翻了个白眼,喝道:“行了,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再互相吹捧,天都要亮了!”

    赵君弘和宋子宁全无惭色,相视一笑,这才停下了自谦和吹捧对方的循环。

    赵君弘对琪琪微笑招呼,道:“许久不见,琪琪你又变漂亮了。听说你在底层大陆遇到了一点麻烦?有没有我可以效劳的地方?”

    琪琪显得很是头痛,立刻摇头道:“不需要!我完全可以自己搞定!”

    接下来三人从各自家族聊到亲朋好友,又从共同参加过的社交活动扯到未来的日程,赵君弘那骨子里的傲慢渐渐浮现出来,除了子宁和琪琪等寥寥数人之外,其余人他看都不看一眼。

    此时忽然鼓乐声响起,在众人簇拥下,从屏风后走出一个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穿着以帝国军服为底的服色。他食中二指上戴着两枚巨大的翡翠扳指,戒面上刻着阴文的卫字。

    这就是卫国公,此次春狩的组织者。

    卫国公目光徐徐扫过全场,当他目光掠过时,千夜竟有种被雷电擦到的感觉!立刻知道卫国公是极为可怕的高手。

    千夜立刻收敛心神,保持气血稳定,让早就缩进心脏深处的血气和符文藏得更深些,生怕被卫国公给看穿了底细。好在卫国公的视线在千夜身上如看其他人般一扫而过,根本没有停留,这才让他松了一口气。

    这时有侍女端了酒上来,卫国公执杯在手,朗声道:“各位皆是帝国栋梁之材,我等已经老了,这无尽星路,浩然天下,迟早都是属于你们的。不过黑血诸族依旧强横,各位仍需努力。终有一日,我们会将黑暗种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灭干净!帝国长存!”

    所有人共同举杯,齐声道:“帝国长存!”

    晚宴结束,千夜随着琪琪回到院落,然后在踏入卧房前犹豫了一下。琪琪却一把将他扯进来,然后关上了房门。

    “我去洗澡,你也去吧!然后早些休息。”

    琪琪指了指门厅右侧的一扇门,说罢自己就径自走进里间沐浴,她似乎有心事,再没心情调戏千夜。

    千夜也松了口气,主卧的内外两进居然有各自独立的浴室和更衣间。

    这个晚宴,实在是过得让人疲累,千夜沐浴更衣上了床,就沉沉睡去。在进入梦乡之前,他忽然有阵突如其来的心悸,好象有些什么不好的事就要发生了。

    在殷家所住院落东侧,隔着一条青石小径和两排疏落花树就是另外一个院落,规模更大一些,那是宋阀落脚处。

    此刻书房中灯火如昼,宋子宁正在提笔作画,生宣纸面上一幅仕女图已经有了大致样子。他下笔不疾不徐,然而腕下笔意却极为灵动,粗细、抑扬、顿挫、浓淡变化无方,笔墨淋漓,气韵生动,画中人呼之欲出。

    这是一幅工笔与写意结合的画法。身姿衣饰浓笔写意,虽然只是一个最简单的站姿,却是气势惊人,凛冽杀意仿佛要透纸而出。脸部却用浅线细细勾勒,连眉间一个小小的微蹙表情都栩栩如生。画中人的面容竟然和女装的千夜有三分相似。

    宋子宁执笔而立,双唇抿成一道锐利的弧线,神情肃然,丝毫不见平时人前温润谦和的气质,整个人象一柄饮血无算的上古神兵,危险一如画意中透出的凛冽杀气。

    他忽然摇头,将这幅没完成的画扔到一边,重新铺上一张纸,又开始了新的一幅画。仍然是同样的仕女图,身姿衣饰一般无二,只不过脸部神态容貌都和上一张有小小差异,乍眼看上去,依然和女装千夜有三分相似。

    在书桌边上,已经有了五六张作废的画稿,每张都是脸部略有差异的仕女图,全和千夜有三分相似,差异则是在眼眉颊唇等不同地方。如果让千夜自己来看,肯定会吃一惊,那些地方全是他修饰过用以柔和面部棱角锋芒的部位。

    宋子宁眼底突然闪过慑人冷芒,身周凌厉的气势瞬间消散。

    有人轻轻敲响书房的门,宋子宁恍然未闻,默不作声地提着笔凝视画纸。

    门被轻轻推开,叶慕蓝走了进来,她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茶壶和茶杯,还有一个热气腾腾的炖盅。她把东西放到宽大书案最靠外的一角上,随即轻手轻脚地站到了宋子宁身后,静静看着他作画。

    宋子宁一笔忽然下得重了,留下一道颇粗的墨迹。他叹了口气,又将这幅废了的画稿扔到一旁。

    叶慕蓝轻柔的声音这时幽幽响起,“子宁,你很喜欢这个晓夜吗?”

    PS:周末出差,今晚不能上线更新。所以5000字大章,一次性发出,还剩1000字明天补上。Z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

永夜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烟雨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雨江南并收藏永夜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