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申公豹传承 > 第三章 太易图与天罚浩荡

第三章 太易图与天罚浩荡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修真神医万衍道尊太浩一剑成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申公豹传承最新章节!

    “我信”玉独秀很认真道。

    乞丐一愣,随后道:“仙人传离尘世太远,我以为你会认为我在大话”。

    玉独秀摇摇头:“这世间既然有仙人传,那自然是有几分道理的,空穴来风,未必没有深意”。

    那乞丐头,抬头看向玉独秀:“我乃太平道修士,至于称谓,将死之人,混到这种地步,不提也罢,免得给祖师丢人”。

    到这里,这乞丐看向玉独秀:“道士我无意间发现了天地间一件异宝,被人击成重伤,甚至于散功,如今性命将近,本来我心中颇为自责,这宝物居然未曾送回太平道,却没想到,老天让我碰到了你”。

    到这里,乞丐咳嗽了一声:“这全村中都是愚昧之人,身上并无半灵性,没想到你身上倒是有些灵光”。

    “什么是灵性?”玉独秀疑惑道。

    那乞丐一笑,猛的咳嗽一阵才道:“灵性乃是读书之后,明悟道理,才可开启一丝灵光,这灵光就是灵性”。

    玉独秀恍然,这前身不就是一个读书人吗,虽然水平不咋地,但终究是读书人,有了那么一丝丝灵性。

    乞丐看着玉独秀:“你可愿入我太平道?”。

    仙缘在此,传中的长生大道就在眼前,玉独秀要是“不”,那他就是傻子,天地头一号傻子。

    “弟子愿意”玉独秀毫不犹豫跪下。

    他到不怕这乞丐耍骗于他,先前看此人眼中异象,想必异于常人。

    乞丐欣慰头:“甚好,甚好”。

    玉独秀恳切道:“还请祖师赐弟子大道”。

    那乞丐咳嗽一阵,摸摸下巴道:“你可知道何为修行?”。

    玉独秀摇摇头。

    乞丐道:“修行,乃是参悟天地大道,明悟天地至理,修行大神通,**力,以图超越轮回,长生久视”。

    到这里,乞丐眼中闪过一抹悲哀:“然则修行之路太过艰难,天威浩荡无穷,自上古开天以来,修行者无量量计,但成仙者不过十几人而已”。

    “这么少?”玉独秀惊讶出声。

    “少?,仙者可以得永生,与天地同在,修行之人纵使是法力通天,若不为仙,也终究难抵三灾五衰,脱离轮回之苦,成为一坯黄土”乞丐眼睛迷离,目漏向往。

    玉独秀一愣,想起后世传中的仙道登基划分,什么天仙,真仙,金仙之类,傻乎乎道:“祖师,那仙人可有高下之分?”。

    乞丐摇摇头:“仙就是仙,无敌于世,超脱世间,长生不死,并无高下之分,也未曾有境界划分,仙即为永恒”。

    玉独秀头,心中有了那么概念,那乞丐又道:“我人族有九大无上宗门,九大宗门的开派祖师证就仙道,长生不死,隐居在宗门秘境,除了九大宗门的开派祖师之外,已知的仙人有四海龙王,还有无尽蛮荒的几位妖族仙人,余者不过是修士而已”。

    玉独秀了然,这个世界的仙人不多,想想也是,仙道岂是那么好证就的。

    乞丐再次看向玉独秀:“修行之路,需经历三灾,三灾之前寿命五百,躲过一灾,可得寿五百寿命,二灾度过,可得寿五百载岁月,三灾后再次得寿五百”,

    “躲过三灾是不是成仙了?”玉独秀道。

    那乞丐斜了玉独秀一眼:“想的到简单,三灾总共有一千五百年寿数,一千五百年后未能成仙,当遭受五衰,步入轮回,成仙艰难,非有绝世大机缘大气运不可成仙,若要在修行之路走的更远,你需要入我太平道祖庭,留下真名,方才可得真传**,问鼎仙路”。

    那乞丐看了眼玉独秀:“我现在赐你**,你慢慢熬炼身子,日后自能修出第一缕法力,修行之路,就是熬炼法力,只要法力到了,那一切大道坦途自通”。

    看了眼玉独秀不以为然的神色,乞丐面色严肃:“你知晓什么,度过第一灾的前提就是修炼出五百年的法力,修士自从踏上修行之路开始,修炼出第一缕法力,得寿五百载,听起来很长,可是你要知道五百载法力是什么概念”。

    到这里,乞丐目漏回忆:“所谓的五百载法力,就是你五百年不吃不喝,不休息,时时刻刻都在凝练法力”。

    看了眼玉独秀,乞丐道:“但你想想,修行之路,修行神通要花费时间,参悟**需要时间,法力打磨需要时间,在前期吃饭需要时间,还有一些宗派任务需要时间,这五百载中,够你打磨法力的不足三百载,三百年的时间内,你凭什么修炼出五百年法力,度过三灾”。

    玉独秀闻言嘡目结舌,没想到其中居然有这么多道道:“那照这么,修行之路就是一条死路,除了开派祖师,根本就没有人能证就仙道”。

    “你对了,除了开派祖师,根本就没有人能证就仙道”。

    看到玉独秀目光逐渐游移不定,那乞丐以为玉独秀怕了,这可是自己将要逝去之前,好不容易找到的弟子,可不能吓跑了,赶紧道:“不过你也不要怕,宗门中祖师法力通天,手段无穷,自然有办法助各位弟子渡过难关,比如天地灵物之类,炼化之后都可以得以增进法力”。

    这乞丐还有一句话没敢,那就是天地灵物有限,有的修士纵使穷尽一生,也未曾得见一株灵物。

    到这里,乞丐从怀中掏出一个古朴的卷轴递给玉独秀:“这上面有我太平道筑基法门,你要入我太平道,需要打磨肉身气血,修炼出第一缕法力,然后入我太平道祖师庙,方才能得真传**”。

    玉独秀闻言暗自一叹:“只是筑基法门,真是够扣的了,不过也理解,这真传**乃是长生法门,那里是那么容易得传的,不立下大功,休想得传真正登天**”。

    那乞丐也不管玉独秀的表情,而是再次拿出另外一个好像是兽皮般的东西:“此图乃是我重伤的根源,希望你能带回太平道,转交给祖师,到时候祖师自然会赐你真传**”。

    玉独秀闻言头:“多谢师尊”。

    那乞丐面露微笑:“未曾想我居然在临死前还能传下**,将太易图转回宗门,天佑我太平道啊,祖师,弟子死而无憾,只希望你见到祖师之后,向祖师求情,望祖师看在我立下大功的份上,将我复活,也不枉我将你引入大道之途”。

    完之后,却见乞丐周身猛然间燃起一股烈焰,身子化为灰灰。

    看着手中两个物件,玉独秀无语,这乞丐居然卖关子,话不肯完,弄的人不上不下,真是扫兴。

    看了看大殿,那乞丐没有留下什么东西,玉独秀就着篝火,将那太平道筑基功夫打开,只见一幅幅鲜明的图像跃然于纸上,那人做出一个个动作,似乎在演练一套功法。

    只是增强体质修炼出第一缕法力而已,可是这一缕法力就是大道之门,有了这一缕法力,从此退去凡胎,与凡人天人两隔。

    玉独秀仔细的将人看了一遍,然后缓缓打开另外一个兽皮,听那老乞丐临终所言,此物名曰太易图,乃是一件重宝,必然不是凡物。

    打开之后,倒是令玉独秀好生失望,那兽皮上只有一个黑白二色的阴阳鱼,看不出什么玄机。

    “这太易图定然不是凡物,只是我境界有限,看不出其中的玄机,日后修为够了,不定能一窥究竟”到这里,玉独秀将两个卷轴收好,向着村中走去。

    不管日后如何,今日玉独秀收获绝对是巨大的,有了这筑基之法,就等于踏上了修行之门,长生之路的钥匙。

    “仙人,那传中的仙人啊,永生不死的存在,不知道我玉独秀能不能登临绝,一览众山”黑暗中传来玉独秀喃喃自语。

    破旧的院内,没有一丝杂草。

    玉独秀站在夕阳中,看着被染的血红的天空,眼中一道道红色光华闪烁。

    下一刻玉独秀动了,只见玉独秀长臂缓缓伸出,拉开身子,笨拙的在院子中舞着一套不能称之为拳法的拳法。

    虽然这套拳法被玉独秀练得不成样子,但依旧很努力,神色认真,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姿势。

    院子中飘散着鱼汤,玉十娘趁着空闲站在门口,看着哥哥笨拙的动作,捂住嘴巴,憋住自己的笑意,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

    一套拳法打完,玉独秀怒视着玉十娘:“笑吧,笑吧,笑掉你大牙”。

    玉十娘转身走进屋子,她是怕自己真的憋不住笑意,笑出来让哥哥难堪。

    擦了擦身上的汗,玉独秀深吸了一口气,别人感觉不到,但是他却能感应得到,自己的身子一日强于一日,骨骼正在被慢慢拉开,有了鱼肉的滋补,身子也算是好过了些。

    吃完早饭,玉十娘看着玉独秀:“大哥,你未来有何打算?这鱼肉够吃就好,还是科举最为重要”。

    玉独秀停下手中动作,未来的路,玉独秀没有打算,他连这个世界都没弄清,何谈打算?。

    “吃你的饭吧,这一切我自有安排”着,玉独秀放下手中的筷子:“我去钓鱼了,你慢慢吃”。

    再次来到那个岩石旁,玉独秀轻车路熟的将渔具扔进水中:“鱼儿啊鱼儿,你们快上钩吧”。

    躺在岩石上,晒着暖洋洋的太阳,玉独秀身子骨虚弱,居然昏昏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带着腥澡之味的狂风将玉独秀刮醒,睁开眼看向天空,也不知道过了几时,那暖洋洋的太阳消失不见,唯有一望无尽的乌云,黑压压的不满整个天空。

    一滴雨水洒落在玉独秀的脸上,玉独秀摸摸水滴,再看看黑压压的乌云,向着四周打量:“这是要下雨了,现在返回村子是来不及了,先找个地方避避雨才是”。

    溪旁边有岩石,自然不缺少躲雨的岩洞。

    寻了一个较为干燥的岩洞,玉独秀钻了进去,看着黑压压的乌云,玉独秀竟然有了几分诗意:“黑压压城城欲崔,甲光向日金鳞开”也不过如此。

    正着,天地间风雨大作,大雨仿若瓢泼一般,一眼望去尽是密密麻麻的水雾。

    玉独秀猛地一拍脑袋:“糟了,居然忘记下雨要涨水,我那渔具该如何是好,晚上怕是要饿肚子了”。

    正着,却突然间听闻一声奇异的吟叫之音传开,脑子猛然间一哄,翁然作响。

    “这是什么声音,居然这么恐怖,差将我的头都给震碎了”玉独秀心有余悸道。

    “轰隆”。

    “咔嚓”。

    巨响不停,一道巨大的闪电,仿佛是一把利剑,划过虚空,将乌云的黑幕撕开。

    溪涨水了,渔具是真的完了。

    下一刻,在玉独秀震惊的目光中,一道黑影击破水面,迸射而出。

    “那是?”玉独秀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鱼”玉独秀难以置信。

    要是鲸鱼,琼鱼,体型大了倒也没什么,可是眼前这个带着金色鱼翅的普通鱼类,居然有百米长,几十米宽,那就不正常了。

    一眼望去,这鱼就是一块遮盖天空的乌云。

    “吟~~~”一阵奇异的吼叫自那大鱼的口中嚎叫而出,虚空中的水幕微微一滞。

    “渡劫?”玉独秀脑海中响起前世看过的中,无数的妖兽化形需要遭受天劫的法在脑海中响起。

    此时不单单是玉独秀,就是其余的村中之人,也能遥遥的看着那在云层中蹦跳的巨大鱼类,一个个瑟瑟发动,毫无疑问,这是妖兽,普通人绝对不是对手。

    “大神保佑,天空中的雷霆劈死这妖孽吧,不然我村庄必然永无宁日”。

    “大神啊,你将这鱼妖给收了吧,省的祸害我们村子”。

    众人倒地拜天,也不知道冥冥中的神灵有没有应答。

    在山村不远处的一个破旧的寺庙内,一个乞丐的眼中闪过无尽神光,随后缩缩脖子:“太可怕了,这是鱼跃龙门,成仙之劫难,搀和不起,搀和不起啊”。

    天空一道雷电划过虚空,瞬间击打在大鱼身上,金铁交集之音传开,虚空荡起层层水波。

    一股奇异的力量此时将玉独秀环绕住,他能感觉到,外界那劫云之间,似有一种玄奥的气息在召唤他。

    周围一缕缕黑色的力量,顺着虚空逸散,然后没入玉独秀的天灵与紫府。

    鱼妖渡劫,却是诸天震动。

    世间流传有仙人的传,但真正能证就仙道者,寥寥无几。

    仙人,那是真正站在这方天地端,俯视万物,真正不死不灭的强横存在。

    东海龙宫,四个龙头人身,头戴冕旒的男子汇聚在一起。

    东海龙王摸摸龙须:“我水族终于又有人证道了,除了你我四人之外,此修若能渡劫成功,化为真龙,我水族当又多了一位盖代强者,这诸天中我龙族的话语权又大了几分”。

    北海龙王面色不变:“静观其变吧,成仙之劫不是那么好度的,我龙族肉身强悍,但三灾之下众生俱都化为蝼蚁,能否成道,还要看其机缘”。

    西海龙王一笑:“你我四兄弟不如一起前往为其助阵如何,也免得有人出手暗算”。

    南海龙王摇摇头:“怕是行不通,如今太平道在中域甚是活跃,那太平道老不死的手中先天灵宝威能强大,再加上诸教对我四海多有防范之心,不可轻易踏足中域”。

    “这家伙也是蠢货,居然选择在中域渡劫,咱们想出手助他,都没办法”北海龙王道。

    同一时间,诸天教派纷纷有感,将目光看向了中域,去无人敢于动作。

    阻人成道,其仇恨之大不下于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再了天地的伟力之下,就算是成仙的老祖,也不敢胡乱插手,免得引起连锁反应,将自己搭进去。

    太平道,太平道祖只是轻轻的道了一声:“静观其变,若是此妖渡劫失败,我等自然毫不客气瓜分其尸骨道果,若是渡劫成功,这诸天中又多了一位称尊道祖的人物,自该送上贺礼,将其驱逐出我中域”。

    诸教派大多是这种反应,一方面做好了夺宝的准备,一方面准备去送上贺礼。

    玉独秀绝对不会知道,他所在的世界乃是此方世界中心,号称中域,乃是诸天中最富饶之地。

    此时玉独秀陷入一种奇异的感悟中,他此时似乎感觉到冥冥之中劫云之内,有一种力量与他产生了共鸣,瞬间带其进入一个奇异的境界,那是对天地的感悟,对这种量的感悟。

    感知着这种黑色的力量,玉独秀试着与他们交流,然后与其沟通。

    天空中雷电不停,方圆十几里都被削平,成为了一片焦土,就算是玉独秀所在的山峰也被雷电化为齑粉,却不知为何那雷电穿过玉独秀的身子之后,居然没有丝毫的反应。

    那大鱼怒吼,声**及方圆几十里,无数的生灵死于声波之下。

    村庄内,雨水嘀嗒嘀嗒的顺着茅草屋漏洞,落入屋内。

    玉十娘抱着盆子接住雨水,眸子中露出焦急之色:“外面这般大的雨,也不知道哥哥如何了,哥哥身子虚弱,如今刚有起色,如何能奈何住风寒,希望哥哥能找个地方避过这场风雨”。

    玉十娘不是修士,自然看不到那被雨幕遮挡住的巨大身影,不然这姑娘非要担心死不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申公豹传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第九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九天命并收藏申公豹传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