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申公豹传承 > 第五十三章 灾劫之力的狰狞

第五十三章 灾劫之力的狰狞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修真神医万衍道尊太浩一剑成仙永恒国度都市超级医圣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申公豹传承最新章节!

    看着众人依次走进山林,玉独秀紧了紧脚底的裤腿,轻轻的将包裹搭在肩头,三尖两刃刀被破布包裹着,背负在玉独秀身后,一副狗不理的样子。

    弓箭跨在腰间,这幅装扮的玉独秀可以应付任何危机。

    若有危机突然发生,玉独秀随时都可以将肩头的包裹甩掉,进入战斗状态。

    踩在松软的草木之上,玉独秀腰间一个香囊中一股莫名气机散发,所有蚊虫瞬间远去。

    观主不让带药材,但没不让带药材配置的香囊。

    前世玉独秀一心钻研道家学,自古以来道家与医术,养生可是从来不分家的,玉独秀有一副高明的医术也得过去。

    知道这里面环境恶劣,毒物丛生,布满了危机,玉独秀自然有提前准备,腰间的香囊虽然不能避开那些猛烈的毒物,但足以威慑那些毒物,使得玉独秀免去许多烦恼。

    一步走过,玉独秀脚下的树木花草上沾染了一丝丝黑色的力量,那是灾劫之气。

    玉独秀每一步迈出,都会在脚印上留下灾劫之气。

    这天地间的灾劫之力虽然大部分在无尽时空深处,不能轻易动用,但自从玉独秀步入荒林之中,就能感觉到一丝丝灾劫之力凭空生成,向着自己汇聚,这是有人对自己蕴含杀意,而且有了动作啊。

    汇聚而来的杀劫之力,再加上空气中众人心怀鬼胎,相互敌视产生的灾劫之力,以及那游离在空气中的灾劫之力,足够玉独秀使用了。

    俗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若是有人跟在玉独秀身后心怀不轨,定会被玉独秀留下的灾劫之力上身,引来灾祸。

    天地间灾劫之力无数,无量量计,本来这些灾劫之力只能根据天地大势,带来重重杀机,或者在某一种力量的作用下,找上某些特定的人,然后给其带来灾祸之力,但大部分灾劫之力依旧游荡在无尽时空,不断积蓄,引动天地大劫。

    但是谁能想到居然出了玉独秀这麽个怪胎,居然可以驾驭灾劫之力,主动给别人施加灾祸,这对于修士来,简直是是不可思议事情。

    心无大错,这句话在哪里都通用。

    最希望玉独秀死的人是谁?。

    不用思索,自然是梁家最为出色的天才,被号称为梁家中兴之人的梁远。

    梁远自从获得了大神通者的传承之后,在梁家的弟子中成为了领头羊一般的存在,就算是那些个活了几百年的梁家老祖,见着梁远也要恭敬侍立在周身。

    长生路上无亲情,达者为先,从某种角度来,修行之路将人性的恶劣演绎的一清二楚,放大了无数倍。

    “看到那子向着那个方向去了吗?”一行人走在荒林中,梁远面色阴沉的看着一个家族子弟。

    那家族子弟闻言头,面带讨好之色:“回少主的话,都已经打探好了,我叫兄弟悄悄跟着”。

    玉独秀,是梁远心中永远的伤痛,简直都要成为了他心中魔障一般的存在,身为大家族子弟,每日里都是无尽的夸赞与荣耀,何曾那般被人侮辱,打得像是一条死狗,每一次想到那屈辱的一幕,梁远就呲目欲裂,即便是现在有了神通,比那玉独秀强了千百倍,也依旧无法减却半耻辱。

    “去找两个修为好的人,将那子给本公子掠来,本公子要好好炮制他”梁远话语间露出森寒的牙齿,面容略带狰狞,令人望而生畏。

    “那子没有家族势力,修炼三年时间,再加上吃喝拉撒,修行法术浪费时间,能有多少法力,何须派出那么多人手,我去为你将其擒来”一个胡须花白的老者身子一窜,居然踩在草叶上轻柔飘走。

    “老祖的柔风术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若此次能拜入太平道,获得真传**,老祖定能获得御风之术”梁远获得远古传承之后,眼光不一样了。

    玉独秀在前面行走,丝毫不知道两个鬼鬼祟祟的修士悄悄的沿着他的足迹跟了上来,即便是知道,恐怕他也不会在意,就凭他的神通,根本就不将这两人放在眼中。

    本来这两个修士一开始距离玉独秀还是很近的,但玉独秀五官敏锐,似乎察觉到了异样,这两个修士一合计,反正这里是荒林,到处都是草地,所过之处总是要留下痕迹的,思虑一番还是决定远远的跟着玉独秀的足迹,吊在他身后。

    这样一来,两个修士按照玉独秀的足迹寻找他的踪迹,可是到了大霉。

    若有练气士打开天眼就会发现,这两个修士一步,其头上晦涩的雾气就会增加那么一丝。

    一步增加一丝劫难之力?。

    这是什么路,居然凶险致厮,就算是三灾强者,见了这一幕也要被吓跑。

    可惜,这荒林广大,没有人会看到玉独秀导演的精彩大剧。

    两个修士越走越觉得心中不舒服,下一刻一个修士瞬间失足,跌倒在地,正好撞在了一颗树木上,顿时鼻青脸肿。

    另外一个修士哈哈大笑:“真是倒霉,这平地你都能摔倒”。

    那修士站起身,擦了一把脸上的血,看着那嘲笑自己的修士,不知道为何心中冒起一阵邪火:“笑,笑,笑你大爷”。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这修士猛然间站起身,一把将那大笑的修士推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疯了,居然敢推老子”那修士毫无防备,瞬间栽倒在地,大脑充血,瞬间眼睛都红了,平日里的交情瞬间被其扔在了二门后,猛地向着那第一个摔倒在地的修士扑过来,二人厮打在一起。

    越打火越打,最后两人下了死手,连术法符箓都使了出来。

    轰然一团火光之中,第一个栽倒的修士棋差一招,他身上的灾劫之力比较大,不然第一个栽倒的也不会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

    一个不经意,瞬间被自己同伴化为了灰灰。

    将自己的同伴干掉,这修士逐渐恢复了理智,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头的上的灾劫之力宣泄出不少,大脑恢复清明,正要在思索着回去怎么和梁远交代,却见一胡子花白的老者仿若幽灵一般出现在修士身后。

    看着杂乱的周边草木以及男子身上成为布缕的衣衫,老者在修士耳边轻声道:“马四人呢?”。

    “啊,,,,谁”男子刚刚将自己同伴干掉,正是心虚之时,听闻耳边突然间响起的声音,猛然间惊慌出声。

    “我问你,马四人呢,怎么就你一个?”老者声音幽寒。

    “马四,,,马四,,,,马四他死了”男子顿了顿,飞快的道。

    “死了,怎么死的?”老者盯着男子。

    男子毫不犹豫道:“被玉独秀杀掉的,那玉独秀发现了我二人的踪迹,特意用火球术偷袭我二人,马四一个失手,被其烧死了,人与玉独秀搏斗撕扯,那玉独秀身子骨瘦弱,见迟迟不能拿下我,就甩开我跑了”。

    老者闻言看了看四周,不置可否的道:“站起来,与我一起追寻玉独秀,梁公子有令,将那玉独秀活捉带回,你我不可怠慢,定要将那玉独秀抓住才行”。

    男子精神略带恍惚,强打精神站起身道:“是,在下这就指路”。

    完男子晃晃悠悠的在搏斗的周边走了一圈,发现了玉独秀离去的踪迹,对着那老者道:“痕迹在这里,顺着这条痕迹追上去,定能追到那玉独秀”。

    老者回身看了眼修士:“还能疾行?”。

    “能”修士毫不迟疑道,看着老者眼中潜藏着的一缕寒芒,若是敢个“不”字,今日怕是陨落之时,这老家伙在圈子中是出了名的心黑之人,最是讨厌无用之人。

    “那好,你擅长追踪之术,有你帮助,找到那玉独秀把握更大一些”此时老者心中气急,大骂两个家伙是废物,居然让对方偷袭了,还死了一个,这等废物要之何用?,要不是这家伙追踪上颇有手段,老者早就送其归西了,不为别的,就因为死掉那个人是他亲近,自己的亲近死了,而眼前这男子却活了下来,仅仅是这一个理由,就足够眼前这男子罪该万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申公豹传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第九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九天命并收藏申公豹传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