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036米 酒精使人醉!

036米 酒精使人醉!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静静地站在夜风里时,占色失神了。

    此时,天幕黑沉。

    此地,光线很差。

    人的感觉在阴暗或黑暗的环境,会和白日不同。感受会更强烈,神经会更清晰,一切思维会更贴近心的本能。刚才漫长的对视,彼时久违的宁静,难得的时光沉寂,恍惚得她以为在做梦,而梦里是她的白马王子出现了…

    那一刻,她忘了动弹。

    可是,在男人身上浓烈的酒精味儿扑入鼻端时,在他带着酒气的咕哝声音传入耳膜里时,她差点儿神游到天际的理智突然唤醒了她的灵魂。

    傻叉!

    你在等待谁的青睐?!

    你在等待谁的寻找?!

    恨恨地咒骂着自己的花痴病,她受不了自己又受男色诱惑的脑子终于清醒了。果然,一件事儿干多了,就会变成习惯。这些日子跟姓权的来来回回的纠缠,竟让她的身体,或者她的心,慢慢的熟悉了这个男人不着调的节奏,忘了反抗。

    乍一想到这儿,她伸出手就推开了他。

    “权少皇,你——”

    “占小幺,你——”

    两人几乎同时出口,可一个‘你’字挂在嘴里,又诡异地都住了嘴。

    看着他,占色头皮发麻。

    权少皇,他或许不是一个坏人,可他却神秘得像一座上古的墓葬,依她那点儿脑子根本就玩不过他。更何况,他现在喝醉了酒。男人喝醉了酒偶尔动动情,完全不需要上半身的脑子,可以单纯用下半身的本能来支配。

    她竟然差点儿被迷惑——

    悲了个催的!

    越想越懊恼,她觉得再像现在这样三头两头纠缠一次,早晚得被他整得精神分裂不可。

    略一思索,她率先开口,“权四爷,小庙容不小大菩萨,你来干嘛?”

    男人伸臂拉近了她,唇角挂着她熟悉的笑,迷人又深邃,“占小幺,不破坏气氛你会死啊?”

    “不会死。”眯了眯眼睛,她心肝儿抽了抽,眉头挑了起来,“可是权四爷,现在咱们两清了,能不能麻烦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两清了?”男人挑眉。

    “章中凯出事儿,你有间接责任。你真的该去医院看看他现在可怜的样子。如果我之前真欠了你什么,可出了这件事,我觉得再欠得多,都没有人的生命贵重。而你没有为此愧疚,也没有支付半毛钱的医疗费……因此,两清了。”

    “呵!”抬手抚上她的脸蛋儿,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权四爷邪气的唇挑了挑,哧地笑了,醉意朦胧的黑眸,带着一抹仿佛划破月色的寂寥。

    “要爷说清不了呢?”

    占色甩开他的手,面色淡然,“你的思维我阻止不了,不过我的决定也不喜欢别人干涉。”

    “占小幺,老子真怀疑你脑子怎么长的。你就这么淡定?”

    她淡定么?

    占色掀唇,浅浅的笑,里面夹着涩。

    不知道是对他说,还是自言自语,她语气有些轻飘。

    “每一个淡定的女人,都有一个很傻很天真的过去。”

    对,执著是魔。

    现在的她,对于‘不知道,不透彻,不理解’的东西,一律不碰。

    那是一种缘于她自我保护的本能。

    权少皇凉凉勾唇,若有似无的笑容复杂难测目光轻谩又专注的与她对视着。带着酒劲儿的他,依旧尊贵冷傲邪气又张场,姿态像一只捕猎的雄鹰,眼神带着点儿醉态的魅惑与阴鸷。

    下一秒,他凉薄的唇启开。

    “至于这么苦大仇深?谁伤过你?”

    苦大仇深?

    双手抚了抚脸,占色冷冷看着他,“权四爷,如果你从小不是丰衣足食,不是宝马金鞍,而是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你就会懂……除生死,无大事。没有什么比自我保护更为重要。”

    沉默了两秒,男人勾唇,又笑,“我懂。”

    “你懂个屁,你生活无忧,你想要什么垂手可得,能一样吗?”吸了一口气,占色越说越糟糕了,站在棚户区,几十米外就是她租住的廉价小屋,而她的面前,男人开着的是价值几千万的豪奢跑车……

    这就是差别。

    说到底,他姓权的之所以能肆无忌惮的欺负她,左右她,掰扯她,不就是因为他的地位,他的身份,他的权势,他的金钱么?

    要说明白,就趁现在。

    要说断开,就要彻底。

    吐出一口浊气,她淡定了眉目,定定看着他,小脸儿端得十分严肃。

    “还有一个事儿,我不如一并告诉你吧。现在有好心人资助了我们治疗费,章中凯他用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

    男人眯眼,笑了,“那恭喜了。”

    占色浅笑:“谢谢,最主要的是,我决定嫁给他了。”

    嫁给章中凯,这当然只是她随口说出来唐塞这个男人的借口。即便她占色再伟大,再甘于为了内疚去牺牲,也不会用自己后半辈子的婚姻去偿还。

    可不这么说,姓权的能死心么?

    一颗炸弹,却把空气诡异的炸得停滞了。

    沉默。

    昏暗的灯光洒了一地的清冷,夜风突凉。

    好一会儿,权少皇才问:“占小幺,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很容易理解。”

    眸色幽暗微闪,男人高大的身体往前挪动一步,逼近了她。他的高大将她的娇小整个的淹没在灯光的阴影里。而他深沉阴鸷的双眸,刺刀般死死地盯着她,突然炸毛的样子,像一头吃人的猎豹。

    “占小幺,你他妈再说一遍!”

    咚!

    占色紧张的心,跳得很快。

    后退一步,她眸子垂下,没法与他狂戾的视线对望。

    “我说我要和章中凯结婚了,请你不要打扰我。”

    “占小幺,你他妈的真有种!”男人低低冷笑,握紧了拳头,再次欺近一步。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突然狂躁霸道的模样儿,将冒着火光的眸子染得猩红一片,像是狠不得杀了她。

    怦怦——!

    占色不愿承认,可她真的紧张了。

    这男人的眼睛,如刀似刃,如电似光,仿佛能挑筋刺骨,刮肌剔骨。

    她再退,他又进。

    她想躲,他紧逼。

    不管她怎样闪避,都逃不过他的桎梏。

    棚户区的房屋都矮小而简陋,可两个人的较量里,火光四溅,如同仗剑在华山之颠,目光像倚天对屠龙,你来我回地厮杀着,谁也不肯妥协一步。大概心里太过发慌,占色没有注意到这段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有一个被小孩儿们玩耍时给弄陷下去的小坑。

    后退一步,再退一步。

    哗——她不小心就踩上了那处坑洼里,脚下突然的失重,让身体失去了平衡,加上心慌意乱,可怜的她,华丽丽地往地面上栽斜了下去。

    啊!

    身体一晃,她条件反射的尖叫了一下。

    完了!

    关键时刻又丢脸……

    头晕脑胀间,她正准备狼狈地与地面亲热接触,却见面前醉酒的男人矫健地前倾过来,动作快如闪电,身手好比武林高手。黑色的影子一闪,愣是稳妥妥地搂住了她的腰……

    旋转,后退……

    她的腰呈向后弯曲的姿势,而他则前倾身体……

    啧!

    这个动作像极了狗血电视剧中的经典镜头,如果背景换成花瓣飘飞的河边柳岸,闲适山野,那绝壁是一出浪漫的言情剧。可这儿是坑坑洼洼的棚户区,垃圾堆垛的逼仄空间……意境么,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呼!

    松了一口气,占色站直了身体。

    “谢谢……”

    “傻逼!”

    心下一窒,她正准备反击,身体竟突然地腾空而起,男人两只有力的胳膊托着她就拦腰抱了起来,将她整个儿娇软身体纳入了他硬邦邦的怀抱里。

    占色失神间,已经吸入了一鼻子的男性味儿!

    独属于权少皇的清甜味儿,夹带着淡淡的烟草气息。

    这男人身上从来没有骚包的香味儿,更没有那种传说的‘龙涎香’,而是一种她无法描绘出来的清甜裹着烟草。当然,还掺杂了一些被称着荷尔蒙的东西。

    格外的……有性魅力。

    好吧,占色觉得自己今儿的思维太过活络了。有惊无险逃过一劫,人又被活活地掳了,她还能思考这么多东西,实在不像她平时稳妥的风格。当然,她认为,女人喜欢看帅哥出自生理本能,跟爱或者喜欢什么不沾边儿。

    *

    接下来,风云变幻了。

    剩下的事儿,更完全不受她的掌控了。

    不容她拒绝和反对,更不等她喘过气来质问,她的身体就‘噌’的一下,被霸王龙姓四爷给恶狠狠地甩到了汽车上。

    靠!

    发狠的话还没有出口,‘呯’的一声儿车门儿关上了。

    汽车飞快地驶离了棚户区——

    刚驶上大道,不知道打哪儿钻出来的几辆警卫车就一前一后的跟了上来。被四五辆车前后簇拥着,加上牛逼的one—77,那阵容之庞大,那牛逼得能让人咂舌的阵式,越发让占色觉得自己见鬼了。

    “权少皇,你到底在搞什么?”

    男人阴寒着脸,不答。

    占色坐在宽敞的空间里,感受着one—77奢华的现代化风格,憋了一肚子气儿在胸口,恨不得踹死他才好。不过,她还是压着火气,顺了顺头发,冷静了下来。

    “喂,请问你,准备带我上哪儿啊?”

    “……”

    “姓权的,你停车,放我下去!”

    “……”

    “去!权少皇,你丫耳朵长出来做摆设的,还是打蚊子的?”

    “……”

    软的硬的都不行,占色快崩溃了,“权四爷,不瞒你说,我今儿真有急事儿,我妈让我回去,人命关天的大事儿,你懂不懂?你怎么就这么喜欢强奸别人的意志?”

    强奸意志?

    权少皇眉头跳了跳,转过头来。

    再然后,他目光又平静了,波澜不惊,但好歹算有回应,“不用麻烦,大姐在你家和你妈谈咱俩的婚事儿。所以,不会人命关天。”

    占色一惊,“你说什么?”

    “字面意思,很容易理解。”

    把她刚才说过的话丢还给她,男人就不再搭理她了,那张狂冷傲的桀骜劲儿,既能让人恨得牙根儿发痒,偏偏又觉得他一举一动都帅气的不行。

    睨着他专注开车的侧颜,占色的心肝儿都颤了。

    勒个去!还真被她猜中了,怪不得老妈催三催四让她回去。

    原来金钱的魅力果然如此大——

    就这么,就那样,就就就……就被‘卖’给姓权的了?

    倒抽一口凉气儿,看着飞驰的街边儿风景,她心里越发烦躁。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样?搞得像个土匪一样,不是用强,就是用强,还是用强。”

    男人继续不理她,眯眼,挑眉,勾唇,抿嘴,几个帅气的小动作看不出情绪,看着不经意,却处处散发都散发着勾搭女人的荷尔蒙性特征。

    不过可惜。占色再没工夫欣赏了。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最大的蔑视就是不理睬,姓权的算是做到位了。可这么折腾,她的耐性也快要被磨光了。一咬牙,从来崇尚大脑不屑于武力的她,恶狠狠地扑了过去,死死揪住了男人正在开车的手臂,不爽地吼吼。

    “神经病,你个醉鬼还开车,赶紧放我下去!”

    本以为她自己使的劲儿挺大,结果男人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拽着她的手臂一扯,顺着力道就她张牙舞爪的小身板儿给压到了怀里。

    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死死把她压到腿上,男人脸上阴寒。

    “投怀送抱,也要注意交通安全。”

    去!

    酒驾还知道交通安全?

    心里鄙视着,可她挣扎了几下也挣不脱,而且也不敢动作弧作过大。仰起头,她怒瞪着他,冷笑着咬牙。

    “权四爷,你不要命我还要命呢。烦请你高招贵手?成不?”

    “成。”

    下一秒——

    就在一个金属清脆的‘锵’声后,她压根儿就没看清王八蛋打哪儿扯出一副手铐来,动作迅速敏捷,还是在完全不影响开车的情况下,直接就将她的手腕铐在了汽车的扶手上。

    “贵手,抬得高吗?”

    “你……王八蛋!”

    占色咬牙切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凭什么铐着我?犯法懂不懂?”

    男人侧过头来,沉着脸邪妄地勾唇,“这叫夫妻情趣,法律管不着。”

    “去你的!”占色嘴劲犯了,磨牙,“真想咬死你。”

    “眼波潋滟,鬓发凌乱。占小幺,你生起气来的小样子,比平时装淡定装成熟……漂亮多了。”

    呼呼——

    急喘着气儿,占色真的快被气晕了。睨着他笑容掩盖下的阴鸷眼神儿,她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心跳狂跳,明显心脏病发作的前奏。

    可惜的是,她没有心脏病。

    那么,就不得不正视目前的问题。

    “权少皇,你不会嫁给你的!”

    男人眸色一沉,眯视着她凶巴巴还急得不行的小脸儿,俊朗的眉梢飞扬,样子邪气又狷狂,“由不得你。”

    “天呐!我到底遇到个什么神经病……?”

    “占小幺。”一只手扶着方向盘,男人冷魅的眸子瞄她一眼,猛地凑到她的跟前,阴恻恻地看着她的唇,哑着嗓子,“你愤怒的小样儿,真欠操!”

    “无耻!”

    勾勾唇,男人浅笑,“爷虽无耻,却不像你——没心肝儿!”

    *

    锦山墅。

    夜已静,云散影疏疏。

    占地面积几千公尺,风景秀丽,奢华雍容,其实却是一座驻满了守兵的秘密城池,一个属于权家四爷的大窝点儿。

    几幢别墅,庭院泳池,亭台楼阁,却位于锦山之巅。

    为什么选择这儿,理由很简单——高。

    因为身处最高的地理位置,在里面的人,就不会被狙击手瞄准。

    上了山,直到汽车驶入锦山墅,占色其实都不知道,姓权的男人他到底喝醉了酒没有。

    说他醉吧,他脑子清楚得很,车也开得稳稳的。

    说他没醉吧,那双眸子猩红猩红的,也酒气冲天。

    扯淡的男人!

    她恨恨的一路暗骂。

    此时,锦山墅里灯光还亮着。

    人对暴风雨都有本能的畏惧感,就在权少皇阴寒着脸一身怒气地将占色从one—77上抱下来的时候。从守卫到四大名捕全都愣住了。人人都不明所以,面面相觑,噤若寒蝉,无人敢吭声儿。

    铁手到底是和权少皇最为亲近的人。愣了几秒,他走了过去。

    “四爷……”

    “闪开!”男人声音阴沉。

    追命姑娘看着占色,面露同情,抿了抿粉唇,也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连珠炮般想要劝解,“老大,占色她不是身体不好么,呵呵……你们怎么了?吵架了啊!”

    “滚蛋!”

    老大吃了炸药了?

    追命抛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儿,默默退开了。

    两个人都吃了瘪,还火上浇油了,于是乎,剩下的人,没有人再出头了。

    权四爷的脾气有多怪,大家都真真儿的清楚。

    看上去,今儿晚上……

    啧啧,有暴力戏码啊?

    *

    进了主楼别墅,沿着华贵的楼梯往上走的时候,被男人紧紧抱在怀里的占色才发现,这王八蛋似乎真的有些醉了。因为他走路的步子有点儿摇晃。

    这么一晃,吓得她小心肝儿一颤一颤的。

    不过,蹙了蹙眉,她没有说话。

    大概在今晚的锦山墅,最淡定的人就属当事人她了。

    事儿都摆在这儿了,她再多说什么有意思么?

    见招拆招吧!

    抱着她两手不空,权少皇一脚踹开了卧室的门儿,反脚再踢上它。在关门儿的‘呯’声儿里,他都没有来得及开灯儿。三两步摇摇晃晃的冲过去,直接饿狼扑食般,一下子将她扑倒在了大床之上。

    压着她,钳住她,他黑眸灼灼,吐气如火。

    “占小幺,再问一次,你嫁不嫁?”

    土匪抢亲?

    心里惊了惊,占色感受到他磅礴如潮的怒意,这会儿还能去顶风么?她是聪明的女人,懂得趋利避害。再说要嫁给章中凯,那不是脑子真长疱儿了,就是真像他说的欠那啥了。

    于是乎,她软了声音。

    “嫁!”

    “嫁给谁?”男人咄咄咄逼人。

    “不嫁给章中凯了。”迂回婉转的回答,占色很拿手。

    占色盯着她,不吭声儿。

    光线不好的卧室里,占色也瞧不清他的表情。

    好在,到底是个醉鬼,他仿佛没有察觉到她话里的岔子。

    顿了顿,他的怒气消散了,低低叹了叹,带着火儿的手指就抚在了她的脸上,轻轻摩挲,细细抚怜,声音低沉地喃喃。

    “占小幺……你他妈怎么长了两张脸?”

    心肝儿再抽,占色懂了。

    这个王八蛋真的是醉糊涂了。

    她跟醉鬼有什么可说的?

    脊背僵硬了两秒,她放松了身体,准备哄他,“我是女鬼,当然有两张脸。”

    “女鬼?”

    男人冷哼一下,锋利的眉头皱了皱,又专注地盯了她几秒,喉结一阵滚动,像是受不了这热量般,他难受地扯开了衬衣的领口,再次俯在她的身上,鼻音浓重,低哑的声音更像自言自语。

    “操,你不是女鬼,你是妖精。会勾搭人的妖精。”

    “……”

    “占小幺。”

    “嗯?”

    “你说你不嫁给四爷,不嫌亏得慌么?”

    “……。”自大狂,神经病!

    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男人声音又冷硬了,“你他妈哑巴了?”

    “醉酒的男人,没法儿勾通。”

    “谁说老子醉了?”

    “一般喝醉了的人都这么说。”

    “老子是一般人吗?占小幺……”

    “……有屁就放!”

    一段诡异的对话,在诡异的姿势里,在诡异的黑暗气氛中进行着,彼此呼吸相近,触感可闻,却又看不清对方的脸,只有气息的交流,原始而接心,占色承认,她心跳得厉害,早就不淡定了。

    不曾想,她问话刚出,男人就掐紧了她的腰,垂下黑眸盯着她,看不见却能感受到他噙着邪气的笑。而他带着酒气的话,无赖又倔劲儿,偏偏又说得极为严肃,“小幺儿,四爷想上你了!”

    占色愣了,脸臊心慌,“我不和醉鬼做。”

    “小样儿!”猛地搂紧了她的腰儿,将她整个儿抱起来撩起腰就盘在自个儿腰上,男人‘啪’的摁亮了壁灯,“看看,谁他妈喝多了?”

    “……”

    俊脸染红,优雅高贵,妖惑冷魅。

    没喝多,就特么怪了!

    占色无奈,先得把他支开再说,“四爷,你没洗澡。”

    洗澡?

    恍惚想了想,男人竟然真的放开了她,翻身坐起来,“对,爷先去洗澡,小幺,给我拿浴袍来……”

    身上没有了重力,占色总算舒了一口长气,想着趁她洗澡先开溜,所以也就假装地配合他,“喂,你浴袍放在哪儿?”

    宠溺地拍拍她的脑袋,男人好像酒劲儿真上来了,口齿有些不清晰,梦呓般喃喃说,“傻了啦?你不知道?”

    她怎么会知道?

    占色拍了拍额头,觉得人醉了真心可怕,连最基本的逻辑和常识都不知道,那还是英明神武威风凛凛牛逼哄哄的权四爷吗?看着他歪歪斜斜的往卫浴间走,明显真醉得不成样子了,她才不管他呢,转身就想开溜儿。

    噌地坐起来,她二话不说就往门口跑。

    手扶上门把——

    旋转——拉——再拉——

    怎么会打不开?

    再仔细看,我靠,她猜测,竟然是需要指纹识别的锁?

    &,王八蛋到底做了多少缺德事儿,那么的怕死?在自家的屋子里,在自己的卧室里,外面全是他自己的守卫,他竟然还装上这样的识别锁?

    怎么办?她完全就出不去了!

    今天晚上……她头痛了!

    坐在卧室的沙发上,她无语凝噎。

    “占小幺——”

    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声后,卫浴间里传来男人的嚷嚷声儿,“小幺儿,浴袍。”

    那声音自然、习惯、随意得好像她真是他的贴身丫头一样。

    占色苦逼之余,又有些想笑。

    喝醉了酒的男人,有点儿像个孩子。固执又讨厌。

    她走到门边儿,拉开嗓子问,“我怎么知道你的浴袍在哪儿?”

    “衣橱,左边第三格!你他妈真忘了?”

    神经病!她哪能知道?

    占色暗骂着,在诺大的卧室里转了转,总算找到了他的衣橱。那却是一个整体衣橱,里面有男人的军装常服,迷彩服,配饰,也有西服,休闲便装。不过,左边的第三格根本就没有他说的浴袍。

    真心服了他了,难道这也能记错?

    她百思不得其解,到处找了又找,也没有浴袍,便随便从抽屉里拿了张干净的浴巾出来,喟叹着又走到了浴—室门口,隔着门儿敲了敲。

    “喂,我给你放在门口,一会儿自己拿!”

    哗拉——

    不料,卫浴间的门儿突地被他拉开了,“递过来。”

    呼!

    水气,雾气,还有男人朦胧的身体……

    占色心惊肉跳,刻意忽略掉雾气腾腾勾人的男色,别开脸去,然后才将手里的浴袍递了过去。男人滴着水的手臂伸了出来,接过了浴巾。

    感觉他拿到了,她正想放开手撤退。不曾想,浴巾接过去不算,男人竟一把扣紧了她的手腕,猛地将她也给拽进了门儿去。

    “啊!”

    占色吓住了!

    他的速度快得惊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她,被那力道一扯,整个儿地跌在了他光洁溜溜的精实身体上,坚硬的触感传来,她紧紧闭上眼睛,伸手去推他,“你干嘛?”

    “替你洗澡!”

    男人轻笑了一声儿,搂着她就往里拽。

    这个卫浴室非常的宽敞,一应设施精致华美。精致的花洒真在拼着命的吐着水,哗啦啦地水声儿掩盖了她失声尖叫。而被他扯到花洒下的她,直接被毫不客气的水流自上而下地浇了个通透。

    头上,衣服上,从头到脚……全完蛋了。

    夏天的衣服本来就薄,这么被水一浇,玲珑有致的曲线显露无遗。

    男人眸子暗了,深了,沉了。

    两个人站在花洒下,温热的水,密密麻麻的浇了下来。

    “占小幺!”男人低哑的声音,带着淡淡的酒味儿,“给爷洗洗。”

    占色被他搂得快要喘不过气儿来,可对着醉酒又头脑不清醒的男人,她除了哄小孩儿那么哄,竟然找不到办法。因为这样无赖不讲理的他,比平时还要难对付数倍。

    “四爷,你先洗。等你洗完了,我再洗。”

    “不行!”

    “你先放开我,我都不会喘气儿了。”

    低头睨着她,男人不仅不松手,反而越搂越紧,“放了就没了!”

    今天晚上的男人,颠三倒四,让占色有好气又好笑。

    “怎么没了,你那锁我出得去么?我就在外面等你,等你清醒了,我们再说,成不?”

    男人皱皱眉,捏了捏她正在滴水的发梢,想了想又伸手去替她脱衣服,醉了酒的俊脸,竟罕见的有点儿萌态:“傻瓜,洗澡怎么能不脱衣服?这样会感冒的,感冒了爷会心疼?”

    “……”

    心疼个毛线!

    占色完全不知道他今儿在发什么疯,“权四爷,水都浇不醒你啊!”

    眯了眯眼睛,权少皇敛眉审视着她。

    看了又看,盯了又盯。目光落在她残留着水滴的睫毛上,勾勾唇邪气的笑了,猛地将她压在墙壁上,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男人精壮而赤果的身体,在笑声里震动特别的强烈,压在她的胸口上,带着触电般的揪心。

    “权少皇,你这是欺负人,知不知道?”

    “哦?是吗?”

    看到小女人皱着眉头满脸难堪的小模样儿,男人的火气像是没有了。低头亲一下她的鼻尖儿,又环紧了她的腰,将她纳入怀里,再次站在了花洒下方。

    “小幺,叫四哥。”

    四哥?

    噗!要不要脸?

    扯了扯被水给黏到了一块儿的头发,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还被他紧紧抱着,这样的感觉可不太好。不过她这会儿不能强攻,只能软守。拍拍他的后背,她轻声安抚这个醉鬼。

    “好了好了,四爷,你老先洗着。你苦命的丫头我,先出去找身儿能换的衣服行不?!”

    “四哥。”男人很固执。

    至于么?占色心肝抽抽了下,目前也只能顺着他,“行,四哥,你先洗着。”

    男人身体僵了僵,抱紧了她,额头顶在她头上,轻轻的,一个字。

    “嗯。”

    真这么听话了?占色松了一口气。

    在他放开的瞬间,她赶紧转身去拉开了卫浴间的门儿。不料脚还没有迈出去,男人又冲了过来,一把从后面搂紧了她,那唇就在她后脖子里辗转反侧地吻着蹭着,气息热络,声音有些醉意的含糊。

    “小幺……怎么像做梦?”

    “你在叽咕什么?”被他这么从后面搂着腰,被他这么气息不稳的吻着,被他那硬扎扎的玩意儿顶着,被他温柔得要命的语气撩着,占色除了感叹酒精的作用之外,竟然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

    男人又咕哝了一句什么,偏过头来,在她侧脸上吻了吻。

    “乖,去吧。”

    *

    在他衣橱里找了件衬衣,又找了条短裤给换上,占色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没有办法离开,一直在思索对策。

    逃不了,躲不开,只能想办法了。

    这姑娘和普通女人不一样,冷静的头脑让她看上去并没有多少惊慌。

    权少皇都逼她到这份儿上了,她除非能上天遁地,要不然迟早都得面对。何况从今天开始,还有老妈跟着掺和,不解决她永不宁日。

    况且……他真的行么?

    真没有障碍?

    “占小幺……”

    好半晌儿,洗过澡的男人出来了,沉沉的喊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占色‘啊’了一声儿,抬头一看,脸蛋儿‘唰’的一下红了。

    要命了!

    男人光溜着身子,竟然啥也没穿,那身古铜色的精实肌理上还带着诱人的水珠子,倒三角的人鱼线下幽幽的黑森林,黑森林里沉睡着一个大怪物。而他就那样肆无忌惮的挺着,大喇喇地走了过来。

    靠,丫还有没有羞耻心?

    皱着眉头,她别开脸,“权少皇,给你的浴巾呢?”

    无所谓的拂了拂头上的水珠子,男人说得理所当然,“浴巾浸水了,没法儿再穿。”

    呼!

    吐口气,占色真想掐死他。

    不过还是自身安全比较重要,她赶紧起身,随意在衣橱里又翻了一件浴巾,远远地丢到他身上,“赶紧穿上,像个什么样儿?”

    男人皱皱了眉,“不穿不行?我以前都不穿的。”

    再次吸气,占色真想一锤子打晕他。

    或者,她自个儿两眼一抹黑昏过去算了。以前?他一个人爱穿不穿谁管得着,可现在不是面前有女士么?她正寻思着这个男人不可理喻的当儿,男人已经上火儿了。径直走到她的面前,沉睡的大size怪兽已经狰狞的怒勃了起来,像把出梢的剑,直指着她。

    “占小幺,你看。”

    看,还看个屁呀!

    占色真心想宰了这只醉鬼,或者干脆阉了他。

    “权四爷,你再这么无耻,酒醒了会后悔的。”

    哧的轻笑,男人一把搂住她,声线低浅,沙哑,暗沉,带着点儿醉酒后的鼻音更显得慵懒又多情。圈着她的身子他偏就不放,“你勾引了老子,就得帮我解决……”

    解决个毛线……

    靠,这究竟算怎么回事儿啊?

    抬头看看天花板儿,占色有种稀里糊涂又进了圈套的感觉。

    “占小幺,还愣着干嘛,不知道伺候你男人?”

    男人俊朗的眉头皱着,语气虽然不善,可占色明显感觉他习惯性挑起的眼尾里,那抹她琢磨不透的阴戾此时并不存在。也就是说,这会儿的权少皇是纯粹的权少皇。他醉了,没有那么多诡谲的心思了。

    有戏!

    思索一下,占色没有避开,而是探究的询问。

    “四哥,你要娶我,是了为什么?”

    “哥这不稀罕你么?”

    占色蹙眉,看着他眼神儿里炙热的火,转瞬又泄气儿,“稀罕我,我很荣幸。可是我直说了吧,我从你的眼睛里只能看到欲,并没有看到喜欢。”

    “扯淡!”

    男人搂在她腰间的手,缓缓地摸索着她打着结的裤腰,好玩的笑了笑,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钻进了她穿在手上的男士衬衣……

    “权少皇……你放开……”

    “占小幺,松手。”喉结滑动着,男人摩挲着那滑腻的温软肌肤,神色里除了无法掩饰的欲,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

    占色气喘,脸烧红,真急眼儿了。

    “权少皇,你不爱我,不喜欢我,就是想欺负我,对吧?”

    “废话,爷当然喜欢你。”

    “你的行为像是喜欢吗?你这是恶霸,土匪。”

    “嘘——”目光烁烁看她,权四爷贴着她的脸,满眼暧昧,“男人喜欢女人,嘴上说的都是扯淡。真正想的只有一个,就是怎么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操……!”

    嗡!

    耳光一阵闷响。

    占色真恨不得晕死过去。

    不过,这男人的话或许粗俗,或许直白,或许让她耳根发烫,不过她的理智却告诉她。这是真的,他一句就道尽了男人全部的真实想法。

    挣扎了一下,她脑子空白了两秒,就想着怎么逃避这醉鬼了。

    “等等,四哥,我有话说。”

    男人皱皱眉,像是不耐烦再跟她多扯了,直接将自个儿身上的浴巾扯掉,抬头就揉了揉她没有吹干的头发,想了想,又叹息说,“占小幺,你真好看。”

    “……。”

    “可再好看,你也不能不吹干头发啊?”

    说话牛头不对马嘴,占色无奈的想撞墙,“我找不到吹风机。”

    “小傻妞!”弹了弹她的脑门儿,男人低下头来,带火儿的眸子逼近她的脸,喷发的呼吸洒在了她的脸上,“占小幺你知道吗?你湿着头发的样子,真他妈的勾人。”

    脸上臊得慌,占色不知道怎么跟他争执了。

    而洗了澡也没褪去酒味儿的男人像是不能再等了,扶着她的肩膀就蹂躏了下来,重重地压着她,密密麻麻的吻就落在了脸蛋儿上。

    “权少皇……”

    “妖精!”

    “姓权的,你别撒酒疯了……我让人家给送醒酒汤来?”

    “不,爷就想用你醒酒。”

    男人动作野蛮了起来,开始撕扯她身上的男士衬衣。

    占色无力地推拒着,可男人显然没有办法再等待下去了,浅吮,轻吻,火热的大掌更进一步粗糙地揉着她,肆无忌惮的吻顺着她的颈子往下,就含上了那一点红嫣……

    一个激灵,占色差点儿晕乎的脑子清明了起来。

    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为什么也不吻她的唇?

    浑身麻痒的臊热感,并没有埋掉她的理智。

    这不正常!

    这不是真正的男女情爱!

    这不是她应该向他投降的结果。

    狠狠抓扯着男人的手臂,她反应迅速地出口。

    “四哥,我来事儿了,今天不行!”

    “嗯?”权四爷醉了酒,也知道什么是来事儿了,脑子像是清醒了不少,危险的眯了眯眼,盯着她,又皱了皱眉头,像是确认般,问,“你上次不是来过?”

    “女人一个月一次!你不懂?”

    “老子检查一下!”

    “权少皇——!”

    见他真的要来掰她的腿,占色急了,死死按住他的手,“喂,你没听说过吗?男人看了女人那玩意儿,会不吉利的。”

    冷哼着,男人动作不停,“老子革命军人,不迷信。”

    “你还军人呢,我呸,你臭流氓!”

    眼看事件不可逆转,门外‘咚咚’的敲门儿来了。

    “四爷!”

    男人动作停下了,“什么事儿?”

    “机关来电话,加急件!”

    停顿住,黑眸微眯两秒,权少皇拍了拍脑子,好半晌才翻落下去,“知道了!马上过来!”

    呼!

    占色松了一口长气。

    手哥,你真心太好了!总是关键时候出现。

    深深地注视了她几秒,权少皇扯过旁边的浴巾裹在了身上,又拍了拍她的脸蛋儿,嘀咕了一句,“早点休息。”

    咬着下唇,占色闷声不吭的盯着他,也飞快地整理起了自己的衣服。

    好不容易,又逃过一劫!

    大幸啊!

    *

    自我安抚着,占色着装好出了没关严的卧室,准备去找追命睡,不敢在狼窝里等着被宰了。

    一开门出去,她见到了等在门外的铁手。

    吃惊了一下,她拢拢衣服,“手哥。”

    铁手垂下眸子,一张脸诡异的有些发红,“占老师……。”

    “手哥,你怎么了?”占色盯着铁手有些闪躲的眼睛,觉得今儿这些人怎么都不对劲儿,“难不成,你也喝醉酒了?”

    “没。”

    “那你的脸怎么红了?”

    “没……吧?”

    又审视了他几秒,占色笑了,“喂,做亏心事儿吧?眼睛闪躲,眉间狠跳,你瞒不过我的眼睛,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

    铁手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呵呵笑了笑,占色也不是刨根问底的人,“我去找追命,你家四爷好像喝得不少,你小心他醉死了。”

    “哦。”

    今儿的铁手,说话尤其简洁。

    想了想,他又声音沉闷的补充了一句,“占老师,四爷他今儿心情不好。你不要怪他。”

    “……嗯。”不怪他怪谁?不过占色不想在铁手面前抱怨。

    铁手瞥她一眼,“占老师,有件事儿,我觉得必须告诉你。”

    什么事儿?

    闹得神神秘秘的。

    占色眉头稍稍一皱:“手哥,有事儿你就说?”

    动了动嘴皮,铁手沉默了好半晌儿,才闷闷的说,“那个给章中凯的医疗费,是四爷吩咐我打过去的,他让我不要告诉你。我嘴笨,不会说话,但四爷对你挺好,你自个儿琢磨吧。”

    说完,铁手垂下头,转身大步离开了。

    留下占色在风中,震惊了。

    她想来想去,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恩人’竟然会是他。

    可怎么可能?

    姓权的怎么舍得放弃一个可以用来要胁她的机会?他不都说了么,从来不做赔本的事儿……为什么要学雷锋,做好事儿不留名……?

    玄幻了!

    不过,她也相信铁手说的话,不是假话。

    呆在原地,她脑子有些乱。

    老实说,如果那真是一笔交易,她不仅会鄙视自己,更不会轻易从了那男人。可他却放弃了交易要件,让事情在她脑子里有点儿脱轨。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理解那个男人了。

    见鬼了吧?!

    占色是一个弹簧型的妞儿。

    被人压得越狠,她的反弹就越厉害。

    而且,占色也是一个善良心软的妞儿。

    别人对她好一倍,对她有恩一点,她就会十倍的返回。

    可如果那个人是权少皇?

    她不知道姓权的是不是摸透了她的性子,故意为之。不过,这会儿和刚才被他恶狠狠掳来时不一样,她的心境,稍稍有了些变化。

    *

    占色没有想到,她尽然在少教所里出名了。

    从来低调处事的她,突然间,就成了众人的焦点。

    第二天当她去上班的时候,同事们瞧她的眼神儿明显不一样了。楼里来,办公室去,见了面除了寒喧几句家常,免不得都会多瞅她几眼。或审视,或羡慕,或探索,或嫉妒,什么样的视线都有,让她时不时都觉得如芒有背。

    可,到底为什么?

    她不知道。

    搞不懂的事儿,暂时放下。

    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工作。

    办公桌前,她思索着开了电脑,等待着画面的切入……

    嘀!

    一开电脑,就有新邮件提示。

    她慢腾腾的点开,那是一封陌生的邮件。

    现在的网络社会,邮件已经不稀奇了,所以她也没有在乎,随手就打开了。

    然而。

    下一秒,她差点儿没吓得把鼠标给甩了。

    那是一只让人毛骨悚然的吸血蝙蝠,邪恶,狰狞,恐怖……张开的大嘴上还残留着点点干涸的血迹,再配合着她此刻的心境,感觉像是大半夜突然看到恐怖片儿,手指都抽搐了。

    ------题外话------

    妞儿们,昨天你们太给力了。入v第一天,就把权色送到了月票榜第五……

    除了感动,二锦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真的,感动……深深的感动。

    昨天送票,送钻,送打赏,送花的妞儿非常的多……多得妞都没有办法完全统计出来,得稍后再统计,呃……爱你们。

    对于你们给予的,二锦无力回报,只能说,是你们的支持,支撑着我每一天都在坚持,每一天起床就告诉自己,不能掉链子,一定要努力。

    因此,故事或许不会让每一个人都满意,但是大家要相信,二锦真的是尽了全力……全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