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057米 狭路相逢,智者胜!

057米 狭路相逢,智者胜!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占色握着手机,心里酸涩无比。

    今年的公务员考试,她一路走来真没少遭罪。从开始报名,备考,笔试,面试,体检……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中间遇到那么多的波折。不曾想,眼看开花结果了,却因为晏容个人的情绪,就要让她所有的努力功亏一篑,她能甘心么?

    绝对不!

    除了对待权少皇那个王八蛋之外,占色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比较冷静平和。这主要得益于父亲的教育,但这并不代表她骨子里就是个软弱可欺的主儿。尤其她对人研究的道行颇深,那那个就是她的羽翼和锋芒。

    她向来坚信,看淡了心境就美,看开了心情就好。

    可这一回,她不想这么任人揉捏。

    不声动色地捏着回到卧室,短短的几分钟,她已经把处理办法想好了。在衣橱里找了一件高领衣服穿上,又换上了一条长裤,扩散着长发下来遮住有吻痕的脖子,她在镜子面前仔细照了几分钟,直到确定了想法,这才拿着包下了楼。

    孙青就等在楼下,见到她的脸色不太好,赶紧地跟了上去,问她出什么事儿了。

    占色没有多说,只说自个儿现在要去一趟医院。

    孙青对她亦步亦随,她也没有办法不让她跟。于是依旧由孙青开着车,两个人到了她上次体检的那家医院,重新做了一次视力检查,完了之后,她特地让医生出具了一个视力正常的证明。

    对于她莫名其妙的举动,孙青有些诧异。

    “占老师,你今儿怎么啦?”

    占色看着她,想到接下来的事儿,左右也瞒不了她去,索性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事情的原委,不过,却暂时没有告诉她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

    孙青听完,一下就笑开了。

    “这事儿好办,告诉四爷,很容易就解决了。”

    占色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只要权少皇一个电话,在自己这儿天大的问题,在他那儿或许连屁都不算。可是,这事儿她不想让他插手,更不想因为婚姻就让权少皇养成了一只金丝鸟。她有自己的头脑,也有自己的独立人格。

    难不成,不靠男人,她就解决不了吗?

    抿了抿唇,她握住孙青的手,定定看着她的眼睛。

    “孙青,咱俩算不算朋友?”

    孙青愣了一下,随即就笑了,“当然算啊。”

    占色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坚毅的目光眯了眯,正色地说,“孙青,咱们都是女人,女人都了解女人。我刚刚嫁入权家,不想凡事都靠着他。还有啊,你想,这事儿如果让他替我解决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就算我去了公安局上班,人家会怎么说我?没有人会觉得我是靠自个本事通过公招考进去的,而会认为我靠的是权少皇的裙带关系……那样结果,正不胜邪了。”

    “占老师,你的意思是……?”

    “这件事儿,你替我保密,先不要告诉他。”

    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孙青想想,又皱了皱眉,“那,你打算怎么处理?”

    占色目光冷凝,挑了挑眉,“我自有办法对付她。”

    “行吧。”见她那么笃定,跟了她几天,孙青自然对她的性子也有些了解,眉头随即就舒展了开来,“不过,占老师,不管你要做什么,都得让我跟着你。”

    有她跟着安全,可必要的时候,她在旁边效果就没有了。

    心里这么寻思着,但这会儿,占色只能点头答应了她。

    *

    出了医院,已经过了中午的饭点儿了。

    占色和孙青两个人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吃了餐午饭,就打了个电话约艾伦出来喝咖啡。

    大约没有想到她会给自己打电话,那只非洲大鹦鹉在惊叫了一声儿之后,非常不文明地连续扬着嗓子吼了好几个‘哇靠,占小妞儿’,然后才激动地叽歪了起来。

    “说真的,占小妞儿,爷回国了这么久了,这还是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吧?老实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嗯?”

    对她夸张的表现,占色忍不住想发笑,“一个字,来还是不来?”

    “丫的,德性!就欺负爷对付不了你是吧?ok,到了地儿,爷再好好审问你就是了。”

    作为一个整天儿无所事事吃闲饭的人,艾伦大小姐在家里闲得都快要发霉了,自然不会推脱掉占色这样的‘盛情’邀请。约好了地点,占色和孙青等在了咖啡馆外面的路边儿。很快就见到艾伦开着她的红色suv过来了。

    ‘吱’地将车停在路边儿,艾伦飞扬跋扈的动作丝毫未改,没有先找地儿停车,她却先摇下车窗来,顶着自个一头七彩的鹦鹉头,冲占色吐了一个大舌头。

    “新娘子,今儿气色不错啊。”

    占色下意识地提了提衣领,有些忸怩地笑,“赶紧停车去!”

    “ok,等着!”艾伦打了个响指,发动了汽车。

    与占色的习以为常不同,站在她旁边的孙青,很显然被艾伦给惊悚了。

    那天在占色的婚宴上,负责婚礼事宜的孙青其实也是见过艾伦的,只不过当时的艾伦小姐迫于父母的压力,无奈穿了一套淑女装,哪儿像今天这样儿?头顶五颜六色,身上七彩罗衣,上露半边胸,下露两要条裤,那短打造型第一次见到的人,太容易接受不良了。

    见到她脸上古怪的表情,占色就知道又一个人的眼球中招了。

    捅了捅她的肩膀,她小声低笑,“艾伦她性子挺直爽的,是个正派的姑娘,就是喜欢夸张的西洋派作风。”

    “呵呵……”孙青尴尬地笑了笑,不置可歪。

    要知道,就艾伦那个造型,普通人见到,很难将她与‘良家’联系起来。

    就在两个人的嘀咕声儿里,艾伦很快就停好汽车过来了。占色还没有介绍完,她就自来熟地插入了中间,一手揽着占色,一手揽着孙青,与她俩勾肩搭背地往咖啡厅门口去了。

    占色看着孙青僵硬的脊背,心里不由暗笑。

    这是一家很有情调的咖啡馆,灯光昏黄,桌上摆放着像老故董的花瓶,沙发造型地独特。三个女人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各自要了一杯咖啡,艾伦又嚷着要填肚子,喊了一份儿薯片鸡米花,才抬头问占色。

    “你们俩,要不要吃点?”

    占色摇头,“中午没吃饭?”

    “当然吃啦,很明显不是,这会儿已经两点多了。”

    “嗤,你这么能吃?”

    艾伦得意地眨了眨眼睛,抬起自己高耸的胸来,“废话,不多吃点儿,这两堆脂肪哪来的?”

    翻了翻白眼儿,占色觉得这妞儿直白得又好笑又可爱。

    “吃吧,再吃兜不住了,看你怎么办。”

    艾伦嘿嘿一乐,拽着半古不言的腔调,大喇喇地咧着嘴问:“别贫了。说吧,占小妞儿,今儿何事找你艾爷?”

    其实,占色找她出来并不真的完全只为了自己的事儿。如果真为了那件事儿,一个电话就可以说得清楚了,压根儿不用约她出来再说。之所以约她喝咖啡,多多少少还是有约朋友见个面儿的情谊。可大约平时她太淡出艾伦的视线了,突然约这么一次,她这么说,艾伦也不信。

    于是,也不瞎白话了,直奔了主题。

    “艾伦,你和晏容熟吗?”

    没有想到她会问晏容,艾伦惊了一下,咬着鸡米花,皱起了眉头,“怎么了?她跟我不太搭调儿。不过,她和我家艾慕然的关系还不错。那两个女人,臭味相投吧!”

    咳!

    她彪悍的语气,让占色差点儿被咖啡给呛着。这么直言不讳地说自家大姐的人,大概非艾伦莫属了。拿纸巾擦了擦嘴,她略一思索,没有再拐弯抹角,将自己遇到的事情如此这般地给艾伦说了一下,又把自个已经考虑完善的计划给说给了她和孙青。

    一听完她的想法,孙青愣了愣,看她的目光明显有变,多了些佩服。

    而艾伦一双大眼珠子瞪了瞪,更加兴奋了起来,又是‘哇靠’了一声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占小妞儿,打听消息的事儿,就包在我的身上,你等我消息。”

    占色别的本事没有,就脑子还算好使。这件事情,在坐下来之前,她前前后后都已经想明白了,也不需要再从长计议。因此拒绝了艾伦想要掺和的‘更多帮助’,就把话题扯到了旁的事情去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出戏里,必定少不了男人。

    因此,在三个女人里唯一已婚的占色,自然就成了艾伦的重点调戏对象了。从新婚夜的失踪的事情开始,这小妞儿询问得无不详细,尤其最感兴趣的事儿,就是她的洞房。

    可是,占色也不是好相与的妞儿,就艾伦那样的单细胞生物,又怎么会是她的对手?没讲几句,反倒把她自个儿给绕进去了。说着说着,就谈起了艾伦自个儿的婚姻大事儿来。

    没有想到,一说到这事儿,走哪儿都自称爷的艾伦小姐,眼睛突然亮了。

    “喂,占小妞儿,我给你打听个事儿呗?!”

    “嗯?!说呗。”正在埋头喝咖啡的占色,察觉到她语气的异样,抬起头来,目光奇怪地盯着她神神秘秘的表情,微笑说,“呦,艾爷还矫情起来了?这可不像你。”

    吸了一下鼻子,艾伦手指不自然地摸了摸头发,脸上带着不自常的潮红。

    “那个……那个啥……我是想说……”

    “……”占色无语地横了她一眼,勾了勾唇,“咋地结巴了?”

    又笑呵呵地亮开了脸色,艾伦的眼球四处游弋着,就不与她的目光遇上,明显多了几分不自在,语气更是迟疑,“我就是想给你打听一个男人。不过我先申明啊,我就是对他有些好奇,才打听打听……不是什么爱上他了啊。”

    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事儿,只有单细胞生物才干得出来。

    不过,占色觉得真奇了。艾伦需要向她来打听的男人会是谁?哪一位能入了这位小姐的法眼。

    权五公子?权少腾!

    这是占色首先想到可能性。而旁边的孙青脸色僵硬了一下,很显然也跟她同样的想法。

    然而。

    艾伦小姐下一句话出口,就让她俩大跌了眼镜。

    “嘿嘿,我想问你,那个……铁手,他有没有结婚?”

    铁手?!

    占色错愕了一秒,与孙青对了对眼神儿,‘咕嘟’一声儿,就将嘴里的咖啡给咽了下去,又小小地咳了两声儿,才抬头看她,“艾伦,你……没有发烧吧?”

    “你才发烧!”艾伦飞快地抢白,“问问铁手怎么啦?很奇怪么?”

    事实上,像艾伦这样的姑娘,平时对那些上流社会的名门贵公子见识得多了,就很难生出什么别样的情感来。尤其那个圈子里的糟乱,她知道得就更多了,就算有几只难得的良品,也被她给混成了哥们儿感情,哪里来萌动的情愫?!

    而这些年,她又一直在国外生活,见多了风流倜傥的佳公子都没有办法来电。反倒对那个面无表情,始终板着脸的铁手,她第一次瞧见,就心肝儿怦怦跳,动心了。

    当然,艾伦也不是个脸皮儿薄的姑娘,在占色婚礼上,她就凑上去套近乎了。

    可不幸的是,铁手同志连正眼儿都没有瞟她。问一句答一句,像一个早就定好了程序的机器人,对她的美貌视若无睹。这样的忽视和漠然,让艾伦小姐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可,越打击吧,她越发的斗志高昂了。

    “占色,你快给我说说他的事儿。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要一举拿下他这座城池!”

    皱了皱眉头,占色盯着她脸上精致的浓妆,叹了一口气。

    “艾伦,手哥那个人老实,可经不住你玩儿。既然你不是真心喜欢他,就不要去招惹他。”

    “不不不!”艾伦怔了怔,飞快地摆了摆手,又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其实吧,也是有那么一点点认真的。占小妞儿,你就甭担心那么多了。他要经不起我玩儿,那,我让他玩儿不就得了?”

    噗!

    孙青喷了!

    占色的面容扭曲了。

    只有艾伦,鹦鹉头左右晃了晃,毫不在意地瞧着她,兴奋的样子跟任何一个怀春的姑娘一个样,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对心底那个男人的好奇心可以毁天灭地。

    “占小妞儿,你快给我说说。铁手他什么星座的?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喜欢吃什么东西?喜欢什么玩什么?他平时的娱乐活动都有些什么?”

    这个……

    占色嘴角抽了一下,默了。

    说来她认识铁手的时间不短,平时接触的时间也不少,可她真的不太了解铁手那人。基本上,她就很少在铁手的脸上看出过什么情绪,甚至于到现在,她连铁手的真名叫什么都不知道,又哪里能回答艾伦那么多的问题?

    “占小妞儿……?”

    “艾伦,你这些问题,我还真不知道。”

    一听她这话,艾伦兴奋的脸色,随即就耷拉了下来,“你不是吧?占小妞儿。”

    “骗你干嘛?我是真的不知道。”说完,她飞快地瞟了一眼孙青,“说不定,孙青知道的都比我要多。”

    艾伦期待的眼神儿,立马就转向了孙青,“美人儿,给我讲讲呗?”

    孙青搅动着手里的咖啡,微笑着说,“四爷身边的人,保密程度都很高。虽然我跟手哥是同事,可我还真的不知道他的事儿……包括他的真实姓名。”

    错愕了两秒,艾伦小姐炸毛了,“呸!你们两个女人,太不够哥们儿了。什么时代了,又不是特务,搞得那么神秘干嘛?我看你们,就是不乐意告诉我。”

    “……”

    “……”

    占色和孙青双双无语。好在艾伦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又尴尬地顺了顺头发,抿着嘴唇,说起了自己的追男计划来。很明显,这妞儿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一副要把铁手同志当成龙潭虎穴去闯的大无畏精神。

    末了,更是直接宣扬了她的行动计划。

    “我要去zmi工作,我要待在他身边儿,这样儿,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噗!

    见她竖着眉头,说得认真,孙青再一次喷了。

    关于这一点儿,不仅孙青,就连占色也不太相信。就凭她对权少皇那个恶劣男人的了解,就能猜测出来zmi机关的用人标准有多么严苛了。艾伦就一个学画画的,她去zmi能做什么?专业完全不对口嘛,权少皇又怎么会放她进去?

    “占小妞儿,这事儿你一定得跟我记在心里啊。在四哥面前,替我吹吹枕边儿风。”艾伦补充着说完,双手合十,直冲她说‘拜托了’,急切的样子,像是恨不得今天就把铁手拿下。

    占色翻了翻白眼儿,“得了吧,我说的话,他哪儿会听?”

    艾伦被拒绝,更是不依不饶,甩开了嗓门憋屈地喊:“丫的占小妞儿,你别不够哥们儿啊。你有事儿,我就两肋插刀,怎么我有点事儿,你就不管了?!……靠!丫再啰嗦,我就生气了。”

    见她还真说激动了,占色无奈地安慰。

    “行行行!惹不起你,只要有机会,我肯定说,行了吧?”

    这声音回答很干脆,艾伦一下子就乐了。挑起一块鸡米花咬在嘴里,目光眯了起来。

    “不过你说得对,这事儿,我得亲自去找四哥!”

    对于她的执著,占色只能心里叹气。

    都说女人一旦爱上了某个男人,智商会爆零。可这艾伦本来智商就不咋嘀,再爱上了某个男人,那可不得智商爆负?太恐怖了!

    不过,这会儿工夫,听了艾伦小姐高声立志要进zmi的话,不管是孙青还是占色,都没有将她的话放到心里去,都认为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儿。

    然而,任谁也没有想到——

    就在不久的将来,艾伦她还真的说服了权少皇,大大方方地到zmi机关工作了。而且,她还成了占色做心理画像时的专业画手,与她配合得天衣无缝。

    当然,她为什么能进zmi的原因,就更扯了。因为她爱上铁手了,因为她要追求铁手,于是,权四爷心里就乐呵了,一方面缺一个能与占色配合还非雄性的画手,另一方面又能撮合他的‘伪情敌’铁手,这样双赢的事儿,他何乐而不为?!

    *

    这事儿告一段落,占色回家就等着艾伦的消息了。

    依照她预计她的情况,她觉得对付晏容这招儿,可成性非常大。可,她没有想到,要算计人的时候,心理竟然真的会有那么兴奋。这会儿坐在锦山墅的书房里,翻看着权少皇让人带回来的317案的卷宗,她完全没有办法安下心来,看了好久都没有办法进入状态。

    看不了,于是只能作罢。

    想到明儿就是周六了,小十三要在家休息,她索性先把卷宗放好,下楼去了厨房。

    锦山墅里供职的人不少,单厨房就有大小两个。大厨房主要用于在职员工的餐饭准备,小厨房就是权家自己人的单锅儿了。她进去的时候,厨房里正在忙碌着准备今儿的晚餐。见到她进来,两个厨子还有在那儿安排晚餐顺便打下手的李婶儿,对她的态度都非常恭敬。

    “占老师,来了!”

    这个称呼,大家习惯了,一直都没有改过来。

    “嗯。”

    占色冲他们友好的笑了笑,便动手煲起了营养汤来。

    在住进锦山墅与小十三接触更多了之后,占色才发现一个问题。那个小家伙尽管饮食精致,生活被料理得无微不至,可大概在他没有被权少皇找到之前,身体受过大的损害,怎么都不肯长肉。除了那小脸儿能看,一摸上去,浑身上下都骨头,身体素质,更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瞧得她心疼不已。

    所以,她上网翻了资料,准备亲自给他煲点儿利于小孩子成长的营养汤,尽尽自个的心,也不枉他亲热地叫她一声妈。

    “占老师,你对小少爷可是真心的好。我们啊,都瞧在眼里呢。”李婶儿在旁边替她备着西红柿,嘴里也没有闲着,充分地发扬起了中国广大劳动妇女的八卦精神来。

    “呵呵,应该的。”

    占色回答得比较敷衍,因为这样的关系,其实在外人看来是挺尴尬的。

    李婶儿瞄了她一眼,“哎,孩子不容易。不过,这缘分的事儿还真不由人想。你说小少爷吧,他平时不怎么亲近外人。可他对你,那是真真的亲热。昨儿外面大厨房的孙婆子还问我呢,说你啊,到底是不是小少爷的亲妈。还说瞅着长得不太像,可仔细看,那小长相,又那么点像呢……”

    噗哧!

    占色低头捣鼓着自己手里的活计,没有抬头,随口笑着说:“小孩子没长定型,谁带着像谁。”

    李婶儿也笑,“那到也是,你看小少爷跟四爷,长得都足有六七分像了!”

    占色抿了抿嘴,就笑了笑,没有接话。

    原来这种感觉不是她一个人才有的啊?现在连别人都这么想。可,到底是没有人怀疑权十三就是权少皇的亲生儿子,还是他们心里哪怕怀疑了,也不敢说出来?!

    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李婶儿,占色很快就刚话题岔开了。

    她知道,这人吧,都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心。李婶儿那席话明着听像是在跟她聊天儿。其实,往深了说去,可不就是在故意套她的话么?

    果然,老天对人最公平的一点就是赋予人的好奇心了。

    不管一个人处于什么位置,都少不了这件东西。

    小十三回家的时候,占色的汤刚刚煲好。

    小家伙儿嘴里‘额娘,妈’的乱叫着,扑过来就给了她一个大拥抱,蹦达得像只小动物似的欢快。每每看到他的快乐,占色也能打心眼子里得到满足感,至少对自身婚姻的价值又多了期许。

    “额娘,看我的小熊印章——”

    在她的脸上印了两个口水吻,小十三乐着从书包里翻出家校本来,得意洋洋的给她看自己的战利品,从老师那里得了多少表扬,又学到了什么东西,认识了什么英语单词。

    娘儿俩愉快地坐在沙发上折腾了一会儿,眼看到了饭点儿,也就没有再等权少皇回来,直接上了餐座。一顿欢乐的晚餐吃完了,占色又上楼陪着小十三玩了一会儿游戏,才伺侍这个特能磨人的小祖宗睡下去了。

    她没有回卧室,去书房看了会儿卷宗。

    十点整,她打了个呵欠,慢腾腾地回房,洗漱好自个先睡了。

    正迷迷噔噔地睡着,突然气息有些不对,脸上有些痒痒。

    她条件反射地睁开眼睛。那男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已经换上了睡袍,头发都还没有干,一张俊朗的面孔呈放大版杵在她的面前,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那双锐利的目光里,带着一种熟悉的炙人烫意。

    见她睁开眼睛,他勾勾唇,“把你吵醒了?”

    两个人此时的距离很近,占色鼻腔里的呼吸有些不太畅快了。

    “没有睡太熟,你啥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

    “吃过了?”

    “嗯。”

    很家常的几句对白说完,男人盯着她神色淡然地上了床,长臂伸开搂她过来纳在自个怀里,又开始盯着她看,那眼睛里泛出来的柔情一缕缕,那鬼斧神工般雕琢过的脸上意味儿不明,那棱角分明的唇角,挂着让人无法招架的迷人笑容。

    “占小幺,给爷说说,今儿都干嘛了?”

    看着他洞察力十足的眼睛,占色懵了一下,摇了摇头。

    “没事儿,跟孙青出去,找艾伦喝了会儿咖啡。”

    “嗯,没事逛逛也好。”

    男人依旧淡淡地说着,舒展了手脚,没有了继续追问她的意思。可,话虽不问了,那双诡魅邪佞的眸子却烙在了她的面颊上,身体的热量也在不断攀升,尤其腰下的硬桩子,更是灼得她差点儿就忘了呼吸。

    推了推她,她脸上红霞布满,欲言又止,“你怎么……又……”

    唇角邪邪勾起,权少皇望着她盛着水雾的眸子,与她呼吸交织着,扣紧了她的腰儿,掌上力道越来越大,大得几乎要把她揉进自个的身体。堪堪低下头,轻巧地含上她的耳珠子,疼惜的动作里,带着渗入骨髓的宠腻,而声音,却是意乱情迷的暗哑。

    “是,‘又’了。占小幺,来给爷擦个枪,嗯?”

    呆愣一下,占色眉梢惊跳着,不可置信地偏开头,看着他。

    “你说你这个人,整天想着这事儿,不累么?”

    “傻样儿。”权少皇扫了她一眼,一抹荡漾的弧度在他勾起的唇上流连着,那邪佞中又有点痞气的样子,夹杂着不属于他本人的孩子气儿,“占小幺,等你完事了,爷让你夜夜不空。你得有个思想准备!”

    夜夜不空?不空……

    睨着他噙着笑意的邪气眸子,占色心肝儿抽了抽,面色顿时臊到了顶。

    “你这流氓。可别忘了,我们还有协议……”

    轻缓地撩了撩她的头发,权少皇盯着她臊得耳珠子都红透的小模样儿,嗓子又沉了几分,“放心,爷不强迫你,会让我宝贝儿尝到甜头的。”

    “去!懒得跟你说这个!”

    “害臊了?当初是谁说的,大家都是成年人……”

    “咳!换个话题成不?”

    清了清嗓子,占色别扭地挪了一下,心跳得更快了。觉得两个人抱在被窝里,讨论这个问题的气氛,实在有点儿怪异。说起来,他俩到现在也没有过实质关系,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那话题竟然像结婚好多年的夫妻一样自然。

    而且,她还得承受住来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高能量热气儿,心脏更是不停与他产生核磁共振,完全不由掌握一般,跳得更加快脱了。

    占色啊占色,也没亏叫个‘色’,对这男人无力。

    正思忖着,男人捏在身上的身又紧了紧,淬火儿的目光落入她眼底。

    “占小幺……”

    “嗯?”

    看着她,权四爷又问起了那个问题,“还几天完啊?”

    男人的声音低哑,暗沉,浅淡,可越这样儿,危险度越高。骇得占色心肝儿颤了颤,赶紧翻了个大白眼儿,搪塞了过去,“我说,你能问点儿别的么?女人的事儿,与你有关?”

    “你可别诓老子。要不然,直接掐死。”男人冲她作了一个卡脖子的动作,让占色的汗毛竖了竖,又不免有些好笑。别瞧权四爷在外面装得周五正六冷峻内敛的特像那么回事儿,可有谁能知道,他在私底下会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抬头,她轻声回应,挑衅地勾唇,“那不得看我高兴么?”

    “胆儿真肥!那,这会儿你高不高兴?”

    “还行!”

    男人笑容越发邪佞了,狠狠抵紧了她,“既然高兴,那今天晚上……”

    占色面上臊了臊,不用脑子想都能知道他又想干什么。按照常理来说,她受到的老爸‘儒家教育’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是一个结了婚会比较顺着男人的主儿,可偏偏对权少皇不一样。尤其她想到昨晚上的‘体无完肤’,就觉得骨头架子都在吃痛,要今天再被他那么收拾一盘儿,明天好出去还能见人么?

    更何况,不定明天艾伦就来电话,她还要去对付晏容。

    这么一想,她看男人的眼神儿冷了冷,立马就戒备上了。

    “不行。闪开。”

    “不行也得行,都快憋死老子了。”

    权四爷也没有打诳语,想他正当血气方刚的年龄,平时也没有个女人,单说久旷干旱也就罢了,怀里还抱着一个活色生香,呵口气儿都能让男人发硬的小妖精,哪怕他天生定力高强,也吃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临门而不入了。

    以前两个人别扭的时候还要好点,他还能克制。现在小女人顺着他,大男人的思想作祟,掌着她又细又软的一身嫩豆腐,感受着她在指下的轻轻发颤,神经更是被刺激得快要发狂了。

    热血都沸腾了,他要不趁现在金戈铁马地厮杀一场,岂不是在折磨自个儿么?

    眸色黯了又黯,她果断地将自个身上的睡衣给甩出了被子去,又将怀里小女人的身体飞快地掰了过去背对着自己,拉开她睡裙的下摆,伸手拍拍她媚翘的小pp,就将叫嚣的凶器在她身上小幅度地磨噌了起来。

    “权少皇——”后背抵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占色见他急躁的动作,还以为他真要闯红灯呢,心里又羞又臊,拼着劲儿地转过头去,瞪着他,呼哧呼哧的生气了。

    “你干嘛呢?我都说了,不行!”

    “别动!老子懂。”权少皇身上绷紧得不像话,贴着她的耳朵根低声吼了下,又放低了声音去哄着她,呼吸急了起来。一条胳膊揽了她的身体就往自个怀里拉,另一只大手则掐紧了她,将冒着热气儿的权小四对准就往里腿窝儿里戳,“宝贝儿不怕,我不进……听话,夹着我。”

    占色面颊红了个透,偏过头去,却见男人额头上青筋隐现,那极力忍耐的小表情,有委屈,有憋闷,还有难以用语言来解释的感性……

    心里叹了叹,她放弃了抵抗。

    “乖!”男人模拟着的某种动作,很快就加剧了起来。

    两个人肉夹肉地贴合着,占色有些别扭,可身体在他技巧的撩弄下,不由自主地有了反应。也不知道自个到底是一个什么心情,虽然没有实质接触,可这样时不时摩着腿窝儿,她脆弱的肌理每一寸都能清晰地感受他。这样儿的感觉,惹得她浑身细胞都跟着紧张了起来。

    紧张归紧张,可她心里却知道……

    其实,她并不排斥与他的身体接触。

    包括第一次在帝宫,他还只是一个陌生人的时候,她都没有产生太多的恐惧。

    难道,两个人真像李婶儿说的,有缘分?

    “占小幺——!”在她神思飘动的时候,男人低低地喊了她一声儿,待她转头时,又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再他妈走神儿,老子直接灭了你!”

    额!

    又是来真的,反正都是他在做,还不允许她走神儿?

    在男人邪戾又霸道的命令声下,他动作更加凶猛了,占色想走神儿也没得机会走了。乖乖地由着他摆着弄着,心脏怦怦怦地胡乱跳着,与男人贪婪的凶器一次又一次缠蜷着。

    不知道是天儿太热,还是男人身体的温度太高,很快她就被传染了,脊背上全是热汗,浑身都燥得不行了,随着身后男人越发急促的呼吸,她的心尖也时不时的揪起来,身子更是不争气地发颤。大概感受到了她的反应,权少皇灼红的眸子又热了几分,更如狂风骤雨般激动了起来。

    大脑时沉,时浮,她的脑子有点儿发懵了。

    这样错位的玩儿法,他也搞得那么入迷……

    那也就罢了,更为疯狂的是她自个儿,也有些被迷惑了。

    尤其那块儿与他接触的肌肤,被他磨得发了烫!好像正在烈火烹油,几乎要把她全身的细胞都烧起来才肯罢休。

    此时,窗外寂寂。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她的脑子也不知道啥时候飘走了。只知欢娱处,轻嗔娇唔间,男人突然在她薄红的耳珠子上叼了一口,气息短促又极快地掌声命令。

    “小幺儿,叫四哥……”

    每次都这样,占色面颊烫了烫,小猫儿般低不可闻的唤了声。

    “四哥……”

    她喊了这么一声儿,不过是为了配合他,希望他快点完事儿罢了。哪儿知道效果会有那么明显,极柔的声线儿刚出口,耳窝子上就被喷了一道炙烈的热气儿,接着在男人若有似无地几道闷吟声里,他压抑了许久的兽性终于随着他的粗声儿悉数洒在了她腿窝儿里。

    天!

    一阵湿意让她顿时面红耳赤,摸了一把,恨恨磨牙,“权少皇!”

    “乖!没事儿——”男人低笑了下,抱她翻过来,额头抵着她的,满头都是汗,一身的水渍,配上他身上结实的肌理,看得她有些口干舌燥,嗔怪道,“你讨不讨厌!?”

    捻了捻她的鼻尖儿,男人长吁了一口气,揽她过来狠狠地抱了抱,直接就拽了起来,纳入怀里,大步往卫浴间去了。

    “怕个屁?!帮你处理!”

    “王八蛋,恶心死了!”

    “再说试试?”

    “你让我说,我就说?”

    哈哈大笑着,一跨入卫浴间的门儿,权少皇三两下就剥干净了她,认真地打开湿水替她洗了起来,那细致伺候的样子,让人很难将他与那个阴冷无常的zmi首脑产生联想。

    撇了撇嘴,占色不再吭声儿了。

    “占小幺。”看着她受了刺激后浑身泛着粉的软娇娇样子,男人眼神儿闪了闪,心头热麻热麻的,差点儿又憋不住。

    察觉到他的视线,占色一双美眸眯了起来,“喂,别来了啊。”

    闻言,权少皇低闷一笑,捏捏搓搓地替她洗着,释放后的那种精神头儿,似乎比刚才还要好得多,一双深邃的眸子神采奕奕地盯着她。洗着洗着,不知道这位爷又想到了什么,一只手托起她的下巴来,另一只手轻抚着她湿漉漉的头发,一句话一字一顿,说得有些意味儿深长。

    “占小幺,不论什么时候,我都在。”

    看着他灯光下明灭的脸色,占色没有明白他啥意思,“你说什么呢?”

    权少皇目光定了两秒,低下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我说你真好看,老子想让你夜夜不空……”

    *

    基于昨儿晚上平稳和顺过渡,小夫妻两个好像都有了点较平常不同的感觉。洗漱完又腻歪了一个晚上,缠缠又绵绵地相拥着睡到大清早,权少皇才噙着笑容离去了。

    因了小十三今儿不用去学校,一整天都在家里,占色也没有睡懒觉。

    上午陪了会儿十三,等他去睡午觉的时候,她照常去了书房里研究那些卷宗。可看来看去,发现自个儿之前推论的棋手棋风问题,有些出入。因为从少教所那两个案子,再到317的案子,里面压根儿就找不到相似的点儿,也没有雷同的作案轨迹,更别提查到那个间谍的蛛丝马迹了。

    蹙着眉头,她反复地看着,心下真心有些佩服那个对手了。

    非常强大的一个人。

    不过说来也是,要不是厉害的人物,又怎么敢那么猖狂与zmi对着干?

    又差不多四十来分钟,她估摸着十三快起了,正准备起身,艾伦的电话就来了。

    她说,已经从艾慕然那儿打听到,今天晚上晏容约了几个闺蜜去ktv唱歌。时间,地点,订的包在哪个方向,她都已经替她打听清楚了。末了,那小妞儿又东扯西扯的问到了铁手,直到占色取笑她,才打住了,拉到了正题上来。

    “占小妞儿,要不然,爷陪着你去吧?”

    知道艾伦是好意,可占色还是拒绝了。

    她并不是要去打架,不需要人多。再说了,艾伦帮她打探消息已经够朋友了,又怎么能拉着她真正与自己家姐的朋友对着干呢?

    更何况,她还有孙青呢,一个抵十个。

    与艾伦又唠了几句,她挂掉电话,一张精致的小脸儿上紧绷着,蹙着眉头又将事情思考了一遍,等确信计划没有漏洞了,才扬起了笑颜,起身往十三的卧室去了。

    她并不喜欢玩这种伤脑筋的游戏,可既然已经被人逼上头了。

    那么,除了迎面而上,她又能如何?

    那谁不是说过么?

    狭路相逢,智者胜!

    ------题外话------

    小妞儿们都在催吃吃吃了。咳,二锦表示,这次小幺月事完了,就吃吃吃了哈!最迟元旦吃吃吃啊,福利必定会大大的有哦!

    哪啥,月票什么的,别留了啊……好不容易爬到第三,眼看又被爆菊了——月底了,大家月票都砸给俺,让二锦这个从《军婚》时代就月票榜的万年老四,也拿次第三如何?!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