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072米 精彩的表演

072米 精彩的表演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六一文艺汇演,与其他任何的大型娱乐晚会一样,后台永远都是最忙碌的所在。化妆的,补妆的,背台词儿,道具的,吆喝的,紧张得绞着手走来走去的,杂乱得与前台的井然有序形成了鲜明对比。

    占色与杜晓仁过去的时候,程贯西已经等在那儿了。

    有了前两三次的排演,她与这位程先生其实已经熟悉了不少。可占色习惯与人保持着适度的距离。所以,她并没有像杜晓仁那样热情地凑过去打招呼。只是微笑着淡淡地冲他点了点头,轻声儿招呼。

    “程先生好。”

    “占老师,你可以考虑改行儿了。又专业又漂亮。我保证,你要加入了咱们这行儿,用不了多久,就会名贯魔术界——”程贯西看着她身上的表演服,眼角微微扬声,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光亮。那是一种男人看女人的表情,一种雄性生物从原始社会开始,就习惯了的对美丽雌性生物的目光追逐。

    今儿下午过来的时候,占色已经化好了妆。大概为了晚上的舞台效果,那妆化得还挺浓。而她身上的衣服,就着实清凉了点儿——上面的短打紧身衣,隐隐可见酥胸,身下的短裙儿下摆较高,小腰儿也露在外面。

    不过,那质感的月白色魔术装上,绘有淡淡的两枝红梅,梅色点点,将她一身的细皮嫩肉衬得白腻柔滑。胸是胸,腿是腿,又白又嫩,光不溜溜,细滑柔情,妖娆绝艳却又不显过分媚俗,反而更添了几分出尘之态。

    那小模样儿,画中仙子之流又怎可比?

    媚的态,纯的心,美的人,一只活脱脱的勾魂儿小妖精。

    然而。

    在程贯西火热的欣赏目光注视下,占色却没有半点儿受宠若惊的心理。一来她被这样儿的眼神看得太多了,不觉得稀罕。二来在他水母般贴上来的视线里,她越发觉得身上的衣服怪异,心里着实不太喜欢。

    暗暗地咒骂了一下道具,她目光一眯,想到了这位程老师的名字。

    勾唇浅笑着,她目光扫了过去,看似随和的语气,带上了十足尖刺的调侃。

    “嗬,程先生说笑了。我只怕没有这个天赋。哪儿像程老师你,令尊在给你起名儿的时候,大概就已经想好了吧?早就知道你将来必成大器,会名贯东西。”

    名贯东西?

    程贯西眸光闪了闪,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出她的揶揄,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占老师太过奖了,就我这样的魔术师,离名贯东西还早——”

    “程先生,你真谦虚。”占色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似笑非笑地沉默了一下,突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要提到你程老师的名字,谁会不知道?别说贯东西了,就是贯南北,贯世界也没有问题呀?不怕你笑话,昨儿我六岁的儿子,一听说我跟你合作,还大声笑着问我,妈,程老师什么时候改行儿?”

    她口中的改行儿,与刚才程贯西那个改行儿对应。

    她口中的陈老师,自然也是与艳照门的陈老师相对应的。

    这么一说,陈贯西嘴角抽搐了两秒,一双单眼皮就眯成了细缝儿。

    “占老师,可真会开玩笑。”

    “呵呵,是的。开个玩笑,程先生不要介意。”

    占老微笑着说完,一头长发轻轻地摆了摆,嘴角扬起的一抹浅浅的狡黠,让她显得越发妩媚,像一只慵懒的小猫儿。

    这样儿的女人,即便想生她的气,又怎么气处上来?

    陈贯西看了看时间,就转身去检查道具,便借此掩饰尴尬。

    占色等在那里,想着自个身上的清凉装,不由得唏嘘。

    她刚才在演播厅等待的时候,套了一件儿薄外套,所以权少皇肯定看不见她的表演服。现在想来,她有点小纠结了。等一会儿她上台的时候,那霸道的男人见她穿成了这副造型,会不会气得跳上来砸场子?

    老实说,占色穿衣服本来特保守,极少穿性感的衣服。

    而这套,不仅性感,还露肉了。

    之前她想抗议来的,可人家说了,没有表演过魔术,还没见过魔术呀?瞧电视上那些表演魔术的美女们,不都是那么打扮的么?

    她心下虽不喜,却也不好多再说什么。

    忍吧,反正就一会儿工夫,几分钟的事儿。

    她正念叨着希望权少皇能无视他,陈贯西却突然凑近了一点。

    “马上就要开始了。占老师,你紧张吗?”

    急忙退开了一步,占色实在不喜欢他身上的香水味儿。小小地皱了一下眉头,她随即摇了头,微笑回应。

    “还好。”

    程贯西还是那一身儿习惯的魔术师装扮,黑色的紧身亮片儿衣,黑色的中长款风衣、黑色的男士帽……还有帽檐儿下一张精致的俊脸,带着满满的笑意。

    “不要怕,一会儿你配合我就行了,就算出了茬子,我也能给你圆回来。”

    “嗯。”

    占色垂下眼皮儿,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儿,就没有再说话了。

    正在这时,刚才走开的杜晓仁又过来了。亲热地揽着她的肩膀,打量了几眼,嘴里啧啧直响说漂亮。末了又笑着说,“准备吧,时间要到了。”

    “嗯。”占色回答着,顺便挪开了她的手。

    对于她的客套和生疏,杜晓仁似乎半点儿都不以为意。而且,她今儿的心情好像还特别的好。她握紧了拳头,冲占色挥了挥,满脸腻笑的替她打气儿。

    “色妞儿,我很看好你哦。你一定会获得满堂彩的。加油……加油……”

    占色心里觉得有点儿奇怪,觉得这女人好像兴奋过头了。

    不就是一个魔术表演么?而且还是她占色上去表演,她高兴个什么劲儿呢?

    一眨不眨地看了她几秒,占色唇角勾了勾,似笑非笑。

    “不用这样儿吧?我又不是去参加奥运会,肩负着民族重任。”

    “呃,色妞儿,那啥……”面色稍稍一变,杜晓仁支吾了一下,正想说什么,就传来了艾慕然大声喊她的声音。占色同杜晓仁一起望了过去。艾慕然朝杜晓仁招了招手,并没有过来。

    杜晓仁长吐了一口气,偏过头来抱歉地冲占色笑了笑,急急忙忙地跑走了。

    莫名其妙!

    占色怔了怔,正琢磨原因呢,程贯西的声音就从头顶落了下来。

    “占老师,准备吧。”

    下一个节目就是《大变活人》的魔术表演了。这会儿准备是差不多了。于是乎,在程贯西的指挥下,占色钻入了那个早就备好的大柜子,乖乖地挤进了柜子里窄小的夹层。屏着呼吸等待着节目的开始,也等待着那几分钟的结束。

    因为事先排演过,她知道文化宫演播厅有升降台。一会儿节目开始,这个柜子会通过升降台,自动出现在舞台的中间。

    等待……

    继续等待……

    柜子里的空气,特别不好闻,而且还有那程贯西身上的香水味儿。

    讨厌!

    占色挤在里面动弹不得,满心烦躁。

    同样在等待着上场的程贯西,看着那个大柜子,目光浅浅一眯,唇角带着一抹笑意。

    大约又过了两分钟,场控老师的声音就传过来了。

    “下一个魔术节目,准备开始。”

    程贯西一只手揣在兜儿里,潇洒地笑着冲他打了一个“ok”的手势。

    到了这会儿,缩在柜子里面的占色真心有点儿紧张了,一颗心“扑嗵扑嗵”跳得极快。

    接着,耳朵里再次响起几道声音——

    “灯光就位。”

    “音响就位。”

    “主持人报幕了,倒计时开始……”

    “准备升降……”

    缩在柜子的夹层里,外面的声音特别小,就在场控“三、二、一”的喊声儿结束后,占色感觉到自个儿的身体在缓缓上升。一直在上升,等停下来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已经升到舞台中央了。

    正如事先排演好的那样儿,程贯西先打开了空荡荡的大柜子,让托儿360度无障碍的检查,里面确实空无一人之后。接着才装神弄鬼地摆弄了一番,锁好了柜子,再拿着一张像黑旗般的幕布一舞……等陈列在中间的大柜门再打开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女人就出现在了柜子里。

    她,正是占色。

    一套紧身的魔术服,上下皆短,清凉又动态十足,长长的头发及到腰间,扫在她无法遮盖的细腰上,越发显得小腰身不盈一握。只见她唇角微微一扬,一双湿漉漉地大眼睛就扫向了全场,接着,柔荑白嫩的双臂一拉。

    哗啦——

    一条“庆祝六一”的条幅铺了开来。

    啪啪啪——

    现场掌声如雷。魔术有趣儿,美女更有趣儿。

    主持人苏小鱼无疑是大托儿,见到这状况,她柔美的声音,紧跟着就煽情地接了上来。

    “哇,能变出美女的魔术,太精彩了有没有?!大家的掌声在哪里?”

    啪啪啪——

    又一轮掌声,在苏小鱼的热情里点燃了。还伴着时起时伏的口哨声。可占色的目光,却始终关注着观众席第一排的权少皇,看着他的表情,即便隔了那么远,她也能察觉出来,那男人的眸底,像盛了一簇火苗儿。

    丫肯定生气了。

    确实,权四爷能爽快么?

    虽然她没有春光外泄,可她本身往那儿一站,就已经是一幅春光了。那小屁股微微翘着,小软腰儿弯着,小脑袋微微昂着,小模样儿要多妖媚有多妖媚。

    不过。

    再生气又如何,总不能拖下来打一顿吧?

    没有让现场观众等太久,一个镜头过去,紧跟着柜门儿又锁上了,魔术继续接排练的流程进行着。显然,这个魔术的表情是成功的,因为观众席上的掌声越来越热烈。因为表演得实在太完美了,虽然人人都知道魔术是假的,都想要从中找出破绽来,可没有人能够猜得透,决窍到底出在哪里。

    又一次,占色出现了。

    她从柜子里步态优雅的走了出来,走到台边上儿上,将手里五颜六色的彩炮喷向了观众席。妖娆的身体曲线随着她的舞动,又撩人,又勾魂儿,几乎立刻就锁定了场上男人女人们的视线。

    长发飘动,肤白如雪,红梅点点,彩炮飞扬……

    鼓掌声,尖叫声,一波又一波……

    观众们是兴奋热怀的,而权四爷快要看得炸毛儿了。究竟谁他妈准备的道具,这是要勾死人么?磨着牙,他的拳手攥了又攥,目光快要喷出火儿来了。

    与他不一样,小十三和观众们一样热情,俨然成了占色的超级粉儿。

    扬着小手,他就差站到椅子上去了。

    “额娘,额娘,看我这儿,看我这儿——”

    占色果然看了过来,冲小十三愉快地笑了笑,转过身再一次朝大柜子走去。

    接下来,就剩下魔术表演的最后一个大高潮了。

    严战余光扫着权少皇父子,目光盯着占色几乎“s”型的小身影儿,双手懒懒地肘在面前的台子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儿,又拿起面前的茶水来喝了一口,唇角往上一拉,就出现了一个浅浅的笑痕。

    好戏,快要开始了。

    确实,魔术的高潮已经到了。

    现代人的欣赏水平不断提高,普通的歌舞节目已经很难调动大家的激情了。这么一个完美的魔术,再配上一个俊男一个美女,无疑更容易引爆人们的神经。不说魔术表演,就像整个文艺汇报,都已经到达了一个狂热的阶段。猜测着魔术的漏洞,个个都恨不得瞪大了眼睛,冲到台上去看个究竟。

    受到了掌声的鼓舞,占色的表演比刚才更自然了几分,本就勾人魂魄的姿态更加绝美无瑕。一颦一笑,色,香,味都有,简直媚入了骨髓。

    再一次锁入大柜子里,占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就剩下最后这一哆嗦了。老实说,她都有些迫不及待了,演完了就可以松口气儿。

    为了配合魔术表演,演播厅的灯光更加昏暗了几分,舞台上的烟雾升腾了起来。黑幕之下,锁在柜子里的占色就等着入到后台,再绕到舞台的左边,从那里出来,把事先准备好的鲜花送给观众席上的一位贵宾,就算节目完成了。

    送给谁呢?

    勿庸置疑,她必须得送给那个小气的男人,以免他的怒火殃及到她。

    想到刚才那男人抓狂又不好发作的样子,占色不禁有些想笑,推手就想去推开柜门儿——

    不料,就在她的手贴上柜边的时候,她的身体却在飞快下沉。

    凭着直觉,她知道自个被升降台落了下去。

    怎么回事儿?这跟之前的排演不一样啊。

    按理来说,她应该是直接从大柜的背后绕过去,然后快速地出现在舞台的左边儿。

    现在她人落下去了,时间上就来不及了啊?

    心里窒了窒,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妙。竖着耳朵一听,耳边儿,竟然再次传来“啪啪啪”如同流水一般的热烈掌声,还有苏小鱼在用她优美的声线儿念着即定的台词。

    “各位观众,程贯西老师的魔术太神奇了。大家刚才都看见了吧?美女是被程老师锁在柜子里的,对不对?前后不过十来秒钟的时间,这位美女竟然从我们舞台的左边出来了。大家惊喜了有没有?惊喜了吧,惊喜了就将掌声更热烈一点——”

    热烈的掌声里,占色的脑子恍惚了。

    十秒钟……

    对,只有十秒钟,换了她占色自己是做不到的。

    那么,是谁出现在了舞台上?

    占色心里突然慌乱了起来,狠狠地伸手去推大柜子的门儿,可却怎么也推不开了。

    柜子里的空气,好像越来越稀薄了,连带着她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小鱼柔和解说声儿,再次传入了她的耳朵。

    “……各位观众,这位为我们表演魔术的漂亮美女,其实是临时客串的。她来自我们京都市失足少年管教所,大家欢迎,占色占老师……众所周知,少年儿童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石……”

    噼里啪啦——

    苏小鱼又说了些什么,占色听不太清楚了。在她言之凿凿要求社会捐助和关注少年儿童的优美台词儿里,依旧被锁着柜子里的占色有点儿懵圈儿了。

    台上的女人是占色,那么,她是谁?

    拼命地敲打着柜子,她想喊,想叫,却发现突然间就像失了声一样,空气越来越稀薄,声音完全发不出来,而鼻端那种熟悉的香水味儿,却一直在飘浮,浓烈得让她有点儿反胃。

    心,怦怦怦地跳。

    她越发难受了。

    更为可怕的,锁着她的大柜子,一直在飞快地移动。

    移动……

    不停地在移动。

    她的耳朵边儿上,传来的声音越来越低,接着就响起一声轰隆的汽车引擎。

    呼——

    汽车开走了,她突然间全都明白了。

    很明显,她在“大变活人”的节目里被人调包了。而且,这个柜子里肯定放了什么特殊的药物,有人想要让她控制住她。另外,程贯西身上那种浓烈的香水味儿,或许就是为了用来掩盖那种药物的气味儿。

    她明白了,可惜,她觉得自个明白得太迟了。

    究竟是谁要害她?

    众目睽睽之下调包计,这不是普通人能干得出来的事儿。

    权少皇……他会不会看出来,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她?

    一想到这里,她更加的焦躁了起来。因为就从刚才传来的声音里,她可以判断得出来,魔术表扬还在继续。那么就是说,权少皇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认出来那个女人不是她。

    得多像?得多像?得多像才能让他的男人认不出来?

    她的心,狠狠地揪痛着,却无力动弹。

    到了这个时候,她已经来不及担心自个儿的生命安危了。

    她人虽懵了,可理智还在。她能猜测得出来,那些人原本就是冲着权少皇去的。她不害怕有另一个女人顶替了她的身份,成了权少皇的老婆。而是害怕那个女人的图谋不轨,权少皇会完全察觉不到。只要认不出来,那么,他就一定会有危险。

    因为权少皇对她,不会有任何设防。

    急急喘息着,她又有了另一层疑惑。

    要把她调包的人,如果聪明的话,应该把她弄昏才对。

    可是为什么,她虽然无法说话,却一直都有清醒的意识存在?

    太多的疑团揪在她的心里,让擅长于推理的她,焦躁得快要死掉了。

    但是,不管她有多么心慌惶惑,车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甚至,速度更快了。

    *

    就在占色被升降台落下去的时候,演播厅的魔术表演,确实高潮了。

    厅内,华光溢彩。

    座无虚位的观众席上,赞叹声,猜测声,不绝于耳。

    试想一下有多么神奇?就在令人炫目的灯光和舞台背景下,眼睁睁看着被锁入了柜子里的大美女,在魔术师不足十秒的魔术布舞动之后,就从舞台的左侧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手里捧着一束鲜花,面上带着含情脉脉的微笑,妖娆地往观众席上走了过去。

    没有人能解释这魔术的破绽了——

    美女还是那个美女,微笑还是那个微笑。

    一切都像没有过改变,更没有人知道,刚才表演的那位美女已经离开了。

    按照节目的要求,美女手里捧着的鲜花要送给观众席上最为尊贵的来宾。

    那么,他会送给谁呢?

    坐着少教所教职工的那一个地方,议论声最大,纷纷在猜测她的鲜花归属问题。

    这个节目,虽然之前已经彩排过了,可包括他们在内,都不知道结果。因为这个决定是临时,并没有预先安排好。

    不过,他们却都能想象得到。

    王凤老师哼了哼,就噘了噘嘴,小声儿说,“还用猜么,肯定是要送给她老公了。”

    前排一个不知道的男士,好奇的偏过头来,奇怪地问,“谁是那美人儿的老公?”

    王凤呶了呶嘴,伸手去指权少皇,“观众席第一排,最中间,看见没有。旁边坐着一个小孩子的那个男人。哎哟,最帅的那一个啦。”

    “哦哦,看见了。啧啧,美女,你们学校的老师可真漂亮。”

    “太远了,看不太清楚。”

    “手机……快快拍照,拍下来给占老师看。”

    “那谁,你的头挡住我的镜头了……”

    就在这边儿人兴奋的交头接耳的声里,从台上走下来的美女已经手捧着鲜花走到了权少皇的面前。看着他,她的唇角掀出一抹最为温暖的笑容来,在如同阳光般流泻下来的灯光里,一头长发丝绸般倾洒在她身上,加之魔术表演服上的梅花朵朵,让她整个人优雅又神秘,宛若性感天使降临。

    “四哥,这束花儿送给你。”

    权少皇目光眯了眯,盯着她的脸,沉默了两秒,伸手将花接了过来。

    “谢谢。”

    “不用谢。”那女人俏皮地眨眨眼,冲他微笑,“咱们一会儿见。”

    说罢,她转身儿就想走——

    “慢着——!”

    权少皇冷笑了一下,鹰隼般的锐利眼神儿扫了过去,邪佞的唇角轻轻勾动着,完全看不出来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然而,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凛冽与张扬气势,却让在场众人有些奇怪。

    他要做什么?

    没有人能猜透。

    那女人也是停了下来,双手交叉放在身前,乖乖地看着他。

    “四哥,怎么了?”

    权少皇慢悠悠地站起了身儿来,扬起手招了招手,一双阴鸷的目光淬出骇人的寒气。

    “带走!”

    一言即出,全场哗然!

    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几名事先就坐在那里zmi机关的侦察兵立刻涌了上去。有人飞快地拧住了程贯西的双手,一副冰冷的手铐‘咛’地就铐在了他的双手上。

    程贯西愣了愣,没有吭声儿。

    在场的人里面,有人知道权少皇的身份,大概猜测那个魔术师有问题。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却让大家都异口同声地抽凉气儿了。有的人惊了,有的人吓了,有的人更是瞪大了眼睛。而左侧一排少教所里的几位,更是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为啥?因为侦察兵们不仅拷走了魔术师陈贯西,还直接绑了占老师,没留半点儿情面,一人抓住她一只手膀子,反剪到背后,就要带走。

    到底什么情况?

    占老师不是他的老婆?刚才表演之前两个人还眉来眼去的。

    为什么他要连他的老婆都抓了?

    无视场上众人的目光,权少皇扫了一眼一直噙着笑在看好戏的严战,不慌不忙地双手抱起了小十三来,直接将他扛在了肩膀上,大步往外走去。

    一众的目光,都追随着他。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盯着他一张冷鸷阴绝的俊脸,似乎毫无所动的样子,那个魔术表演的美女目光定了许久。就在她既将被带出大厅的时候,突然剧烈地挣扎了起来,冲着权少皇的方向,大声喊了一句。

    “四哥!左边是悬崖,右边是深渊,你选哪一条?”

    权少皇高大的身躯一僵,抓住小十三双脚的大手紧绷着,突然面无血色。

    而在这突如其来的尖声吼叫里,突遭巨变的演播厅也安静了下来。

    大家都看着他。

    而他,慢慢地调过了头来,直勾勾地盯着那张与占色一模一样的小脸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