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076米 错综复杂!

076米 错综复杂!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权少皇从卧室出来,打了个电话给吕教授。

    不巧,电话里提示对方已关机。

    拿着手机想了又想,他直接去了衣橱间,挑了一身衣服换上,就叫上了铁手,一路出了锦山墅。

    夜晚的锦山,只有一条车道,光线很暗。

    在下山的路上,有三道哨卡,虽然哨兵看见是权少皇的one—77过来,还是例行地拦车询问口令,做得一丝不苟。直到权少皇的车窗摇下,看见是他本尊了,才又放了行。当然,这也是他自己制定的规则,在晚上,不管什么汽车都必须要盘查。

    可见,锦山墅警卫的严苛已经到了变态的程度。

    同时也证明,权少皇对自身的安全重视,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铁手开车,他们就两个人,没有再叫旁人了。one—77一路疾驰入了城,破过夜晚郊外的雾霾,直接插入了霓虹闪烁的车流里。虽然都这个点儿了,城市依旧热闹。

    想到接下来的事儿,权少皇心下躁动。

    一种就要拉开真相序幕的感觉,让他的神经莫名紧张了起来。

    吕教授,应该就是这个关键点。

    大晚上被挖起来的铁手,睨了好几眼神思莫辩的她,有些奇怪地问。

    “四爷,大晚上的,现在去找吕教授好么?”

    “必须去。”

    权少皇淡淡说着,语气里满是铁手看不明白的情绪。

    是的,他必须要去找吕教授弄一个清楚明白。

    换了别的任何事情,或者都可以等待,等到明天再办。

    就这件事儿,他急。

    刚才占色的话让他突然想起了一个关键问题,唐瑜为什么会知道他与占小幺之间的私人事情,完全有可能是在她被人催眠的时候,自己泄露出去的,那么只要找到吕教授一问,这个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

    铁手顿了顿,没有再多问了。

    已经有多少年,他没有见过权四爷急切成这个样子。

    而且,就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有什么事是他必须本人亲自在大晚上赶过去的?不用猜,也是与占色的事情有关了。

    在他思忖的时候,权少皇突然笑了笑。

    “铁手,你说咱们zmi要不要请几个心理催眠专家?”

    “催眠专家?”铁手偏头过去,看着他的目光,有些不解。

    权少皇目光凉了凉,阴恻恻地微微眯起,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给每一个人都做一次心理催眠测试,不就可以分辨出哪些人是潜藏在机关里的特务了?”

    他这么一说,铁手觉得还真有几分道理。

    不过,他也不懂催眠,觉得还是不太敢相信。

    “怕是不太容易吧?那玩意儿太玄乎了。再者说了,咱们zmi的成员数量太多,分布太广,要完成这项工作,难度实在太大了,几乎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权少皇峻峭的面孔上带着一抹笑意,高大的身躯懒洋洋地斜躺在座椅上,眼睛半阖着,一只大手轻轻叩着汽车扶手,节奏感很强,声音却拉得很长。

    “全部不太可能,但重要项目上的人,确实有必要。”

    铁手抿着嘴,点了点头。再次,提高了车速。

    *

    中政大学。

    权少皇曾经来找过吕教授好几次,不需要人指点,one—77非常顺利地就驶入了吕教授的宿舍楼外面。

    那一幢宿舍的房屋,看上去和普通大学的教职工宿舍几乎没有任何区别。静静地伫立夜幕之下,朴实得几乎没有任何特点。

    上楼之前,他又打过电话,吕教授的电话还是不通。

    于是,带着铁手,他直接上了楼摁门铃。

    门铃响了,好半晌儿没有反应。

    咚咚咚——

    他直接敲门儿,还是没有人应声。

    竖了竖眉头,他又敲了三声儿。终于,屋子里有了脚步声儿。

    咔嚓,门开了,来人声音有些迟疑。

    “你们找……你是权先生?”

    开门的人,不是吕教授。而是,他的丈夫兰教授。

    这老两口算得上是青梅竹马熬成的夫妻了。一起上学,大学毕业后,又一起去了美国留学,生活过十余年才回来,回到国内后,又同时任教于中政大学。可是,虽然他们俩都在外面购买了新房子,但唯一的女儿已经出嫁了,两老口还是习惯住在校园里。按吕教授的说法,接近年轻人,心态会更年轻。

    对于吕教授两夫妻,权少皇向来比较敬重。要不然他也不会亲自过来。一边儿带着歉意地笑,他一边儿将手里提前准备好的果品礼物递了上去。

    “兰教授,不好意思,这么晚了才来打扰你们,请问吕教授在吗?”

    人情世故上的事儿,权少皇做得很到位,自然不会空着手来。

    兰教授大概没有料到他们会大晚上的登门儿,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呵呵呵的笑着,一边伸手把东西接了过来,一边带着笑意地将他们迎进门。

    “呵呵,权先生你太客气,人过来就行了,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

    说到这儿,他又冲着卧室那边儿喊。

    “老吕,来客了!”

    换了拖鞋进了屋,权少皇与铁手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见兰教授又是忙着沏茶,又是忙着拿吃的招呼他们,心里便为这大晚上的到访有些不好意思了。

    “兰教授,你别忙着招呼我们,我们说几句话就走。”

    兰教授一脸的笑意,很是热情。

    “没事没事,人老了,反正也睡不着,你们来了正好。”

    环顾着眼前干净整洁的房屋,权少皇与兰教授客套了几句,吕教授便从卧室里吸着拖鞋出来了。吕教授看上去约摸有五十来岁,笑容温和饱满,眼角有着明显的鱼尾纹,中等富态的身材,穿着打扮朴素雅致,全身上下都充斥着高级知识分子的独特气质。

    不过,从她脸上的表情来看,应该是刚进入睡眠不久被吵醒的。

    “权先生来了,找我有事儿么?”

    一坐下来,她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接进入了正题。

    她知道,人家大晚上跑过来了,自然不会是来聊天的,又何必浪费彼此的时间?!两个人之前打过交道,对于权少皇与占色之间的纠葛,吕教授其实知道得非常多。

    在吕教授带过的所有学生之中,她最喜欢其实也就两个。

    一个是比占色高两届的章中凯,另一个就是占色了。

    自到今天,她都还能清楚地记得占色在研究生入学复试时的样子——情绪焦灼、面色憔悴、神态黯然。依了她心理学的经验,当时就知道这个姑娘肯定受过感情的创伤,心里存在很大的问题。

    占色的笔试成绩一般,在口试环节表现也不是很好。本来她是不想收她做弟子的,可是就在口试下来,占色却冲过来拦住了她,她固执地盯着她说,她就是想要考她的研究生,她的目的本就是冲着她的头衔来的。

    然后,她问了那姑娘执意找她的理由。

    再然后,她就多了一个病人,同时也多了一个学生。

    其实,就在占色拦住她的当时,她就决定要收下她了。

    一个执著于某事的人,更容易成功,也更容易下苦功。

    而很多时候,勤奋,比天赋更为重要。

    后来占色在犯罪心理学科上的表现,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在她教授过的许多学生中,除了章中凯属于天生就有天赋,表现也一致优异,然后留校任教之外,就数占色最为认真刻苦,成绩冒尖儿了。

    当然,在权少皇第一次找到她,要了解占色的事情之前,她只知道占色与那个‘四哥’的故事,并不知道权少皇。因为,在占色的故事里,并没有‘四哥’的名字。甚至于吕教授自己都忍不住怀疑,当初的占色,究竟知不知道那个四哥叫做权少皇。

    权少皇找她,其实不止一次。

    吕教授这个人,年龄不小,性格温和,却十分有原则。

    最开始的时候,无论权少皇对她说什么,她都没有告诉他关于占色的半点事情。且不说占色与她的关系,就论她的职业道德,那也是不容许她说出去的。

    不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再后来权少皇来的次数多了,‘诸葛亮三顾茅庐’的现实版本就诞生了。不知道出于女性天生对爱情的相信,还是出于对这个痴守了几年的男人有着一种母性的同情心,她终于告诉了权少皇那个解开占色封闭记忆的口令。

    至于其他,就看他们俩的造化了,她不想插手。

    上个月,她收到了结婚请柬,听说他俩要结婚了。

    自然她也是为他们俩高兴的,本来也准备去参加。不过太赶巧了,她的女儿在同一天生了个大胖孙子,因此她就没有去凑那份儿热闹,只是托人带了礼物过去。

    没有想到权少皇今天会来找她。

    不过,她却可以想象得到,权少皇来找她,必然还是与占色有关。

    果然。

    权少皇也没有兜圈子,直接把与占色的事儿给她简单地说了一遍,又把唐瑜知道的那些情况告诉了她。见她一直在沉默,就索性切入了重点。

    “吕教授,当年你给占色催眠的时候,有没有涉及到唐瑜说的那些事情?”

    他问得很严肃,吕教授眉头拧着,沉默了一下就点了头。

    “没错儿,那位唐小姐说的关于你们私生活的一部分事情,确实是当年我给占色催眠的时候,她自己提到过的,但也不是全部。间隔时间太长了,具体我也不是完全记得。”

    真的这样儿?

    得到了肯定答复和权少皇,心里豁然开朗。

    不过,随即疑问又上来了。

    “吕教授,这些事儿,我相信你应该不会告诉别人。但是现在唐瑜既然知道,应该就是在某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我想……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录音备份?”

    这一点,他也是得到了占色的提醒,才想起来的。

    没有猜想,他刚说完,吕教授再次点了头。

    “我确实录制了一盒磁带。不过,我为人做催眠治疗,非常注意保护当事人的个人隐私,磁带都都放到家里,还上了锁。不要说别人,就连我家老兰都拿不到,那位唐小姐又怎么会知道?”

    最后那句话,吕教授也有些迟疑了。

    为啥?因为太玄乎了。

    盯着她的脸,权少皇皱了皱眉,“你们为什么要录这样的磁带?”

    吕教授呵呵笑了笑,认真地解释说,“主要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来在催眠的过程中,什么情况都有可能会发生,万一被催眠者受了什么刺激,出了什么状态,这东西就是法律证据了。二来我也是为了做心理研究,毕竟这样的实际例子,比任何空洞的文字解释,都要有效果。”

    权少皇默然不语,阴沉的眸色又暗了几分。

    吕教授清了清嗓子,以为他怀疑自己,立马又正色地解释。

    “权先生,你得相信,治疗性的催眠都是非常专业的。我们以治疗心理疾病和替人解惑为主,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不可能做出损害当事人的事情来。”

    权少皇点了点头,没有解释,只是把眉头锁得更紧了。

    “吕教授,在你替占色催眠的时候,可有外人在场?”

    吕教授毫不犹豫地摇头,“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只有我与她两个人。”

    权少皇又问:“那你的磁带有没有失窃过?”

    吕教授摇头,失笑,“没有,一直都锁在家里呢。”

    权少皇疑惑更重,又一个问题接着就丢了过去。

    “那吕教授,你能把磁带找出来,交给我吗?”

    交给他?

    按理来说,这事儿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毕竟还是关系到占色的隐私。可她并不是迂腐的人,既然出了唐瑜那档子事儿,这其中的问题就不再仅仅催眠治疗那么简单了。

    沉默了几秒,她叹了一口气,让他们稍坐片刻就一个人去了书房。

    权少皇与铁手对视一眼,安静地等待。

    等!

    一直等。

    大约十来分钟后,书房的门儿来了。等吕教授再出来的时候,一脸苍白的困惑,额头上全都是冷汗。

    “磁带……不见了。”

    她刚才找遍了书房,除了占色那盒磁带之外,其他的都在。

    这么说来……真是她这儿出了问题?

    颓然地坐了下来,她看着权少皇,没有吭声儿,像是陷入了思索。

    权少皇与铁手两个人亦是一动不动的坐着,空气里一片死寂,三个人宛如凝固成了雕像。

    好一会儿,还是权少皇打破了沉默。

    “吕教授,你想想,有没有发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还没有问太多的废话。既然吕教授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盗,那再问她别的那个常规问题,就完全没有作用了,她必定都不知道。

    吕教授摇了摇头,“没有,当年做完了心理催眠,占色就睡过去了。我把磁带取出来放在我包里,回家之后,就像往常那样存入了书房的柜子,并且上了锁,从此就没有再翻出来过。”

    “从来没有?”

    “……好像,没有。”

    权少皇目光凝了凝,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按常理来分析,吕教授监守自盗的可能性很少。

    虽然与她接触得并不多,不过他很容易从这位老太太脸上看出学术者的专业精神,何况,她也没有泄露的动机。她刚才神色淡定,侃侃而谈,如果是受了威胁或者有其他原因被迫泄露,不可能那么坦然。更何况,她如何不想承认,直接告诉他没有磁带就成了,又何必那么麻烦去找?!

    来这儿之前,权少皇其实想要知道的,就是占色到底有没有亲自说过那些出现在唐瑜嘴里的话。现在,答案都有了,唐瑜的身份更是半点疑惑都没有。

    磁带的去向,自然与权世衡脱不了干系。

    可,他到底怎么流出去的?

    如果说在催眠的时候权世衡就已经插上了一脚,可能性非常小。要不然他也不会等到现在才有了动静儿,六年来,他俩斗法不断,他为什么没有早想着弄一个女人来接近她?

    而唐瑜说权世衡的那些话里,除了他俩的私生活部分,他自己可以证实之外,关于她的经历,到底又有几句与占色的真实经历有关?为什么权世衡在整整六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对占色采取过任何措施?

    还有,唐瑜是占小幺双胞胎姐妹这事儿……

    他以前就知道占色不是俞亦珍的亲生女儿,也知道她过世的父亲。却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有一个双胞胎姐姐。

    如果不是那份儿板上钉钉的dna鉴定,他都不敢相信。

    要真是双胞胎,那占色的母亲,也落在权世衡的手里么?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纠缠了过来,让他面上的风暴越来越浓,可面上表情却依旧平静,波澜不惊,完全不像内心那么强烈。

    沉默了许久,他看着面色不愠的吕教授,才又提到了那个吻——那个没有能开启记忆的吻。在听他说完了之后,吕教授再次诡异了。

    看得出来,这事儿,完全出于她的意料之外。

    “怎么可能?没有想起来?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实事就是如此。

    权少皇眸色暗了暗,喟叹了一声,将自己理解的问了出来。

    “吕教授,是不是她没有对我上心的原因?”

    这句话,他虽极力了掩饰,还是问得有点儿憋屈。

    看着他的面色,吕教授皱起了眉头,“按理来说不应该,可是……”

    “可是什么——?”权少皇的声音沉了沉。

    吕教授老实说,“心理催眠治疗这个领域,并不像数学,1+1它就等于2。催眠治疗,没有准确的公式可循,有些东西还都在探索的领域,没有任何人可以解释得清楚。不过,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再次对她进行正向记忆催眠,唤醒她的封闭记忆。但你要考虑清楚,那些她执意想要遗忘的经历……她知道了,真的好吗?”

    沉默。

    权少皇一直在沉默。

    缓了好一会儿,他才老实承认。

    “我也在矛盾。”

    受了磁带的吕教授,情绪明显也有点儿不稳,再次沉思了一会,她才不好意思地开口:“权先生,磁带的事儿,还麻烦你调带了。至于占色的事情,我建议你,一切皆随缘吧。”

    这话说得,有点儿像慈云寺方丈的禅意。

    权少皇勾了勾唇,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对。”

    吕教授叹了一声儿。

    两个人又简单的说了几句,见夜已经很深了,权少皇并告辞出来了。

    *

    没有回卧室,他直接去了书房。

    一个人端坐在书房的大班椅上,他打开电脑,从那个土豪金的烟盒里拿出一根香烟来,点燃,吸了一口,皱着眉头慢慢地查着相关的资料来。

    催眠这个领域,在没有这事儿之前,他一直把它当成玄学。

    至少在他认为,那是完全是不可能办倒的事情。

    可是,没有想到……

    咚咚咚——

    轻轻地敲门儿声,惊了他一下。

    飞快地将电脑页面切掉,他清了清嗓子,沉着嗓子喊了一声儿。

    “进来。”

    在这个点儿,会过来的人,只有占色。

    果然,他话言刚落,门被推开了,走过来的女人一脸的迷蒙,小脸儿上带着狐疑的情绪,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权少皇,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书房干嘛来了?”

    本来她是睡得极熟的,可是这一段时间习惯了有个人抱搂着睡。半夜翻身感觉到身体空空的奇怪,反倒觉得不舒坦了。眼睛一睁开,果然发现男人不见了。

    换了以前,他不见了也就那么回事儿,她眼睛一闭还能照常与周公去下棋,可今儿晚上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左翻翻,右转转,横竖都再也睡不着了。

    打着哈欠,她便起床来找他。

    迷迷糊糊地寻过来,见到书房的窗户有灯光,她就来敲门儿了。

    不得不说,权四爷的确属于伪装帝,见到她进来了,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自在,顺手将将她的小身板儿抱了起来,大步出去,带上书房门就往卧室走。

    “本来是睡下了,可想着还有点急事要处理,就过来了。你怎么醒了?”

    “哦……”占色还没有睡舒服,又打了一个哈欠,揽着他就晕晕沉沉地点头,“我还以为你被黄鼠狼给叼走了呢?”

    她也寻了个借口,打了一个岔,没将真实的心理反馈给他,更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他不在睡不好才寻来的。

    当然,她也不会真去追问他在干什么。

    权少皇的职业特点就那样,他说在工作,占色就不便再多问。只是乖乖地双手揽着他的脖子,脑袋锦软软的靠在他肩窝儿里,小猫儿似的蹭着蹭着,那乖顺的样子可把男人给心疼坏了。

    回了卧室躺下去,再抱她搂在被子里,那情意自然又浓烈了几分。

    “乖乖的,快睡。”

    “嗯。”

    占色眯起了眼睛,可男人却不太安枕。

    她何其敏感的人,哪怕只是一点小小的异样,也逃不过她的眼睛。

    “四哥,你怎么回事儿?今晚上有点奇怪哦?”

    “哪里奇怪了?”权少皇搂抱着她,黑眸灼灼,“是爷没急着上你,不习惯了?”

    “去!”

    占色捶他一下,总觉得他今儿有些不一样。

    虽然以前他对她也好,可这今儿晚上,好像目光里更多出了一些什么。

    低低哼了哼,她琢磨不明白,便状似生气地竖起了眉头来。

    “我告诉你,你有事,可不许瞒我,要不然——”

    权少皇心里跳了跳,“要不然怎样?”

    凉飕飕的扫着她,占色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大半夜的搞什么?权四爷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就慌了神儿,拉着她的手,一把将她的腰揽了回来,低声问,“干嘛去?还跟爷置上气了?”

    转身,占色盯着他,“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哪能呢?”权少皇勾着唇,邪肆的眼尾挑开,回答得吊二郎当,“爷瞒天瞒地,也不敢瞒老婆大人啊?”

    占色咬着下唇,就那么看着他,半晌儿不说话。

    这一招儿,对于权四爷来说,绝对的必杀技。抱着她的两只手紧了又紧,轻言软语地哄,“宝贝儿,真没有。你这是咋了,说生气就生气,你到底要干嘛,跟我说说呗?”

    见他这样儿,占色有些哭笑不说,准备讹诈他。

    “我要做什么?你会不知道?”

    “你要啥?要我?”男人避重就轻。

    “去!”占色冷哼着,心下了然了。就算真的瞒了她什么事情,姓权的只要诚心不告诉她,她就没有让他说出来的可能。

    她只能想办法从别的地方去了解了。

    这么想着,她顿了顿,便推开他的手,低声说。

    “闪开,我要上厕所。”

    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占色扯了个尿遁的谎,把这事儿给圆了过去。正准备吸着拖鞋去洗手间。不料,男人愣了愣,突然邪邪地勾了勾唇,一把就将她捞在了怀里,俊脸上,满是戏谑的笑意。

    “我说什么回事儿呢?上厕所想让爷掂着你,不好意思开口?”

    占色脸臊了臊,扯着手就去打他,“神经!我在说真的。”

    “没事,不管真假,爷都真掂你去。”

    “啊……你讨厌!”

    两个人斗争了几个回合,占色结果还是被权四爷给抱进了洗手间。那个男人在这方面有点儿恶趣味,竟然真的不放开她,说什么都不管用,非得掂着她两条腿,像掂小孩儿撒尿似的将她置于马桶之上。

    “快点!爷等着!”

    “权少皇,你真不要脸,羞都羞死了,你不怕长针眼儿啊?”占色的心肝儿都快要臊碎了,一张俏脸烫得能煎鸡蛋。拼命的在他怀里挣扎了几下,可到底还是拿那个男人没有办法。

    哀叹一声儿,她好不容易才吸了一口气,缓过劲儿来。

    “四哥,不开玩笑了,放我下来。你看现在都几点了,还闹什么?!”

    “谁他妈给你闹?”权少皇不理睬她,哧哧笑着,今儿非得让她当面尿尿不可。而且,这男人都有点儿邪恶,越是看他小女人脸红得不行,他越是觉得机会难得。好不容易能抓着她一根小辫儿,这会儿不收拾她,什么时候收拾才好?

    见她没动静,又催促——

    “快点,赶紧的!爷手都软了。”

    “我不撒了,快抱我回去。”

    “乖,憋尿对膀胱不好。”

    咳!占色心肝儿都揪了。

    她不知道别人家的夫妻都是怎么相处的,反正觉得这个男人简直恶劣到了极点。其他方面都好,就是这些事情上,又霸道又强势,非得依了他不行。

    她想挣扎,可真心力不从心,在他的钳制下,整个身体快被他扳折了,大喇喇地对着马桶。算了,就当成闺房之乐好了。她红着脸安慰着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议,很快就闭上了眼睛,三下五除二解决了问题。

    吁!

    舒服了,她睁开眼睛,偏过头去。

    “好了,回去了!喂——你干嘛?”

    这么一瞅,不得了。

    天杀的臭男人,竟然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放水。

    太不要脸了!

    “权少皇,你究竟知不知道‘贱’字儿怎么写?”

    在她咬牙切齿的低吼声里,男人也长吁了一口气,低笑着,拿了软纸巾来,替她处理干净了,才笑嘻嘻的调戏她。

    “你喜欢怎么写?横着?竖着?还是69?”

    “嚓!”

    “来吧!……爷等着。”

    “……”

    被窝里,两个人叽叽咕咕的闹了几句,占色被男人搂哄着,迷迷糊糊就又睡了过去。而权少皇依旧难以入睡。

    刚才那一回合,瞧得他心尖子都痒了。

    别说,他这个女人,那地儿粉嫩娇软的不成样子,完全像一个刚刚发育成熟的小姑娘,换了任何人都不会相信她生过孩子,而且孩子都已经六岁了。如果不是他确定,就凭她的那点儿生涩的反应,她与唐瑜相比,一百分之二百都会认为唐瑜才是权十三的生母。

    想到那里的销魂,权少皇突然觉得,不管六年前还是六年后,自个儿其实都是在辣手推花,可他这小媳妇儿,难道真是天生体质异于常人?

    哎!

    捡到宝了,是男人的好事。

    可捡到宝了,却不能尽性,那就是折磨了。

    *

    翌日。

    权少皇反常没有早起,大天亮了还赖着她。

    占色有些奇怪,“你今儿怎么没去部队?”

    在她耳朵根上低笑一声,权少皇亲了一下她红扑扑的脸蛋儿。

    “舍不得。”

    “舍不得啥?流氓!”占色眼皮儿似睁非睁,昨晚上没有睡好,身上半点儿力气都没有,整个人软乎乎地靠在他怀里,半睡半醒的哼哼,“你啥时候进来的,快出去。赶紧去部队了……”

    “今天晚点没关系,爷想多陪陪你。”

    “……你没事儿吧你?”占色抬着脑袋,小手抚上他的下巴,上面有一晚上就冒了头的胡茬儿,硬乎乎地硌着手。

    喟叹了一声儿,权少皇双手搂抱着她,低下头来蹭着他。

    “活到今天,总算明白了‘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是个什么光景儿……”

    “呵呵……别臭贫了,你快起了!”占色被他蹭得痒痒地,好笑地瞪着他。可男人像打定了主意赖着她,压根儿就不为所动。想了想,她索性拿脑袋撞了过去,在‘呯’声里,愉快地笑。

    “要不然,我给你做早餐吃?想吃什么?”

    “就想吃你。”

    男人摁着她的肩膀,目光专注地盯着她,那晨起的高涨示威地撑着她。占色脸蛋一片粉色,又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又嗔又怒地捶着他,却被他反攻了过来。于是乎,被浪翻滚中,两个人又裹在被窝里恩爱了一回,直到她觉得热辣辣的疼,男人才压着她狠狠地撞了几下,粗吼给了她。

    世间最美的事儿,无异于完事了两个人还幸福地叠在一起聊天儿。

    “占小幺,累了?”

    占色闭着眼睛,任由他抱着哄着,呼吸不稳地享受着这美好时刻。

    “嗯,有点儿,你呢?”

    轻轻替她揉着酸涩的腰儿,权少皇浴色褪下,表情没有了刚才那禽兽的强势劲儿了。而且,一双素来阴沉的黑色瞳仁里,染上了很多的温情。

    “不累。爷再来几发都行,就怕你吃不消。”

    “不知道哪儿来那么大的劲头。”

    “傻瓜,那不是劲,那是瘾。”轻轻拂着她的发丝,权少皇噙着笑纠正着她的话,心里突地就生出了一份恋爱般的儿女情长来。

    “哼,就是色呗,还瘾。”乖巧得像个听话顺从的小媳妇儿,占色小猫儿般哼哼了两声,任由他按摩着酸涩的腰,还真是蛮舒服。

    她叹!

    大天亮,赖着床,两口子搂搂抱抱,确实是人间好时候。

    “想什么?你不喜欢老子色?”

    权少皇唇角一直噙着笑,低头看着怀里累坏了的小女人,轻吻着她额角的细汗,又是搂又是哄地抱着她腻歪了好一会儿,然后才依依不舍地就着连体的姿势抱着她去洗澡。

    一个美好的早晨。

    *

    今儿赖了床,权少皇到部队的时候,果断晚点儿了。

    一干人看着他,心里奇怪,却没有人吭声儿。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权少皇刚到办公室给占色打完电话报备之后,权世衡的电话就接进来了。

    自从上次离开京都,这还是叔侄俩首次通话。

    与往常一样,两个人背地里斗得你死我活,说话却亲热得不行。

    在电话的那头,权世衡笑语靥靥地问他,他送过来的大礼收到了没有。还说他上次过来参加了权少皇的大婚之后,才见到了他的新娘子和干儿子,回去之后啊,他就一直落不下枕。

    为啥?

    因为他说他之前就见过一个跟占色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觉得这事儿太巧合了。于是,一回到美国,他马上就派人去找了,果然找到了那个叫唐瑜的姑娘。

    通过唐瑜的叙述,他才知道,原来她才是权少皇真正爱的那个女人。

    这么左思右想,他这个做二伯的,就打算把她给侄子送回来。

    多么美好的说词儿。

    权少皇心里冷笑着,嘴上却不动声色,只是问他,问一个人回来而已,那个叫程贯西的魔术师,把占小幺弄走了又算怎么回事儿?

    对于他的质问,权世衡半点慌乱都没有。

    不对,他慌乱了,因为他压根儿就不承认。

    “有吗?怎么可能,我没有吩咐过他做这件事啊?老四,现在的人心叵测啊,太多人想离间咱们叔侄之间的关系,你可千万不要上当,知道吗?”

    权世衡在电话里,说得天花乱坠。话里行间全是无辜,摆出来的嘴脸依旧是他这个做二伯的对侄子的关心和关怀。说着说着,见权少皇不吭声儿,还泣不成声地回忆起了他过世的大哥大嫂,那感觉他这这件事的目的,仅仅只是单纯地为了让他们‘一家团聚’一样。

    权少皇自然不信他的鬼话。

    可是,通过他的话,他却有点儿摸不准唐瑜那个女人了。

    她上来就直接向他坦白了权世衡的行径,到底是出于权世衡对她的授意,还是她自己的意思,真的想要通过他,去救她的母亲?

    如果说唐瑜是出于权世衡的授意,那么不太符合逻辑了。

    首先,权世衡把她放到身边来,并且做了那么多的准备工作,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想膈应他一下,必定有更重要的任务。可结果她上来都不用审,就竹筒倒豆子什么都交代了,那么,她的作用也就失去了。因为权世衡应该知道,只要她那么说了,不管怎样,自己都会忌惮唐瑜几分。

    所以,要出于他的授意,会不会太欠缺考虑?

    另外,根据唐瑜的交代,权世衡交给她的任务是接近权少皇,并且留在他身边,做权世衡的眼睛。这次,他并没有让她协助杀了他,只是要她随时汇报权少皇的行踪给他。

    关于这一点,很合理。

    理由说来复杂,无外乎两个。

    第一,今天的情况和六年前不一样了。当年权少皇要是死了,权少腾年纪还小,权氏家族自然会落入了权世衡的手里,由着他搓圆捏扁。而今天的权少皇在权氏的羽毛渐丰,与上他半斤对八两,他出了事权氏必然动荡不说,而且权少腾也已长大。

    退一万步讲,权少皇真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必定已经给弟弟铺好了后路。杀了权少皇,权世衡表面上少了一个对手,却又多了一个对手,并没有什么差别。而且,权少腾的手段并不比他哥弱势,更是一个不管不顾的主儿。要他大哥真死了,那他报复起来只会变本加厉。

    第二,对于权世衡来说,比起让权少皇死,他现在似乎更加享受折磨他的过程,叔侄两个斗了几年,各有千秋,这样的生活,他似乎也觉得很有趣味儿。权氏的江山只是一个目标物,他要的不仅仅是把它收入囊中的结果,还要让他在最痛苦的情况下失去。

    总而言之,权氏这个雷,已经埋好了,只要一引爆,总有人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在电话里,说完了唐瑜,权世衡又巧妙地问到了程贯西。

    除了不承认他知道程贯西要绑架占色之外,他还反复给权少皇道歉,说这事儿都是他没有安排妥当,本来只是想给他一个惊喜,结果闹成了这样儿,都是他的错。

    再然后,他从二伯的角度出发,希望权少皇能为了自身考虑,不要再去追究这件事情了,尤其是艾慕然和晏容的问题,毕竟几家的关系摆在那里,出了事儿,对谁都不太好。

    权世衡的话,自然是思虑过的,句句都在理,可却激得权少皇的杀戮之气更重。

    杀心起,他的笑声更浓。

    “既然二伯你都这么说了,你这好意我要领下,做侄儿就说不过去了。”

    “好好好,那样就好。哎,小瑜那丫头真心不容易。被撞坏了脑袋,忘记了好多事情,我啊,看她确实也可怜……唉,也算是有缘分,要不是上次我来参加你的婚礼,还真的不知道,原来她们俩竟是双胞胎姐妹……至于小占嘛,我这做二伯真对她抱歉……不过,老四,咱们权家的男人,多一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娥皇女英更是一段佳话……”

    佳话?娥皇女英?

    操!

    拳头攥得一层青筋暴露,权少皇心里冷笑,语气却平稳无波,让人辩不出情绪来。

    “多谢二伯成全!”

    “老四啊,这些年,你跟二伯……是越来越生疏了。”

    权少皇勾起了唇角,对这句话避而不谈,直接将话题引向了晏艾两家,一方面给了占色的顺水人情,一方面给了权世衡一个下马威。

    “二伯,晏容和艾慕然没有参与这事,我自然会放的。不过你那个高明的魔术师,我觉得身份不简单,必须要好好的审一审,你说呢?”

    “那……自然由着你了,这事儿二伯不好插手。”权世衡笑着说得云淡风轻,说完了,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狠狠地咳嗽了两声儿。

    “老四,还有一件事情,我得告诉你。本来这次我是想亲自送小瑜回国与你团聚的。可是不巧,前不久啊,我差点儿没丢了命……”

    “哦,怎么了?”权少皇似笑非笑。

    “我的家庭医生,跟了我十来年了,一直忠心耿耿,你说……谁会想到,他竟然会在我的药里加料?老四,现在的人心啊,实在太不可测了。你也一定要小心,尤其是身边的人。越是信任的人,越是得注意喽。这一回啊,我是差一点就去见你爸去了……老四啊,咳……咳!”

    权世衡叨叨地说着话,嘴有些锁碎。

    如果不了解他的人,完全会以为他只是一个年老昏庸的半老年二伯,说话的时候,还会故意语序颠倒,毫无逻辑。可他越是如此,却越是让权少皇的脊背发僵。

    在婚礼之后,为了报复他在婚礼上的袭击,他安排了身在美国的程贯西,趁那个家庭医生不注意,在权世衡的药物里下了药。

    这件事儿,程贯西做得极其隐避,权少皇非常相信他的专业水准。不过,权世衡太小心了,竟然没有服用那药物,直接把家庭医生给处理了。那一天在审讯室里,他曾问过程贯西。当时,程贯西没有明确表示权世衡是否怀疑上他了。没有想到,到底他还是发现了一点端倪。

    只不过,权世衡应该还拿不定主意,只是怀疑罢了。

    因此,这次的大变活人,除了将唐瑜送过来,并且绑架占小幺,权世衡其中还有另一个目的——试探程贯西和权少皇对此的反应。

    如果占色绑架的事儿成了,权世衡自然不会怀疑程贯西。

    可现在……

    他的怀疑虽然已经被权少皇转移到了别人的头上,可到底绑架的事情没成,那个老狐狸……向来又对谁都不会相信。

    挂掉了电话,权少皇的心沉了又沉。拳头,越捏越紧。

    可是,他这个已经成功斗死了权氏无数人的二伯,终年在国外的地盘上,他始终不好伸手。而且权世衡对于身边的人,约束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他那个整容出来的替身,几乎随时都与他交替出现,没有人能准备地把握住他的行踪。

    想到他做的那些恶事,权少皇真的怀疑,他这二伯,从来不做恶梦吗?

    好在,不管怎么样,他的命总会比他长,总有一天会报了这血海深仇。哪怕时间再久一点,再久一点,他终有一天,会让他死在自己手里。

    不过,今儿权世衡的话提醒了他。

    现在的他,更应该惜命。对于身边的人,更应该注意。

    他要真死了,占小幺母子俩怎么办?

    想到她们可能会孤零零地活在世上,让人欺负,甚至让权世衡欺负。他的牙齿都要咬断了。甚至于不敢想象,要是那一天占色真的让权世衡的人给弄走了,结果会如何?那个好色的老狐狸,会不会打她的主意?

    答案是肯定的。

    虽说他现在年纪不小了,占色又是的他亲侄媳妇儿。可对于那种衣冠禽兽,又有什么事情是干不出来的?

    他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不会再眼睁睁看着亲人受辱。

    占小幺……

    想到占小幺,他的心有些疼痛,又想到了那个让他棘手不已的问题。

    他该告诉他实话吗?

    一段她哭着求助于吕教授要执意埋葬掉的往事,本来就是她心中最痛的伤口。如果她真的回忆起来了,对她就好吗?她还能活得像现在那么惬意淡然吗?那些回忆太残酷,每每思及一次都让他心里揪痛,他又怎么舍得让她也去尝试?

    不行!

    这事儿,还他妈得从长计议。

    强行让她去回忆,无异于饮鸩止渴、剜肉医疮!

    默了片刻,他狠狠揪紧了手里的钢笔,突然邪肆地勾了一下唇,冷冷哼了一声儿,先给吕教授打了一个电话,又才招呼了铁手进来。

    “你亲自去一趟中政大学,把吕教授接过来!”

    催眠既然那么好使,他为什么不用?

    既然占色的负向记忆可以封闭起来,那么他也可能通过吕教授来催眠唐瑜,获得她脑子里真实的情报吧?人在清醒的时候,她可以伪装,可以胡说八道,可一旦她被深度催眠了,他就不信,她会不招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