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079米 欢乐一家亲!

079米 欢乐一家亲!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与占色的紧张相比,权少皇镇定了不止一点半点。

    不过,遇到这事儿,谁能不惊?

    他面色稍稍有变,却也没有急着放占色下来。因为小十三的脚步已经非常接近了。他要现在离开她的遮掩,他自个就无所遁形了,可怜的权小四必定会暴露在阳光底下,非常容易伤害到小十三纯洁无瑕的童心。

    咳!

    他托着占色的腿,重重地咳了一下,震慑十三的同时,顺便清了清发哑的嗓子。

    然后,察觉到小屁孩儿的脚步停下,才放松了语气,沉着嗓子喊他。

    “十三,不要过来。”

    “父皇,你怎么了呀?觉得你的声音有点不对呢?”

    “我没事,快回去。”

    “不行!”权十三高声拒绝,脚步又一步一步地过来了,对权少皇的阻止丝毫不以为意,踩着猫步,端着一把仿真玩具狙击枪,又靠近了树干,大声儿嚷嚷。

    “我五叔说了,逮到你们俩就有大赏!”

    老五?!狗日的,一回来就整事儿!

    权少皇心里恨恨地骂着弟弟,双臂圈住了占色,语气冷冽间又重了几分。

    “十三,听到没有,老子让你先回去。你要再过来,一会儿屁股开花。”

    他夹带着暴风雨的吼声,冷得十分骇人,别说小十三了,就连占色都被他给吓了一跳。狠狠地揪住他的手臂,占色冲他摇了摇头,提醒他不要对孩子凶,然后才软着嗓子提高了声音。

    “十三,这样好了,你先往回跑,额娘马上就来追你,行不行?”

    不知道是被她说服了,还是被权少皇吓住了。

    停顿了一下,小十三果然同意了,“好,那额娘,你要来追我哦?”

    “一定!”

    听着十三的脚步声慢慢离开,占色心里松了一口气,拉着权少皇还抱着自己不放的手。

    “四哥,快点儿出去,咱收拾妥了,追小十三去……”

    “不管他!”权少皇微倾着身子,不仅没有放开她,反倒将她往树干上又抵了抵,狠狠地大进大出了几个回合,才喘了气俯低头凑到她的耳朵边,小声儿说,“乖儿,不弄出来,爷难受!”

    “你难受……”

    占色的话还没说完,正在这时,突然一阵疾风冲了过来——

    紧接着,就是小十三的大吼声。

    “不许动!举起手来——”

    惊雷声一入耳,两个大人,四只眼睛,同时偏了过去。

    就在离他们不足三米的地方,手里举着玩具枪的小屁孩儿正是权十三。他一张小脸儿上满是偷袭成功的得意劝儿,正歪着头,目露狡黠地看着他们俩。

    他故意说离开,就为了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

    确实措手不及了,占色脸红得像蕃茄,话都说不出来了。

    空气,有那么一秒的凝滞!

    权少皇的俊脸,也已经沉到了天边儿,咬牙切齿地瞪着儿子,一字一顿。

    “权十三——”

    “父皇,你们两个被捕了,还不过来?”

    小十三手里的玩具枪,枪口不动不晃,呈水平端直,一看他就是真正受过训练的,不像别的小孩儿拿着玩具枪纯粹为了玩耍。可他喊完了话,见父皇和额娘还靠在树干上一动不动,姿势又别扭又奇怪,就有些搞不懂了。

    偏着小脑袋,他又瞅了瞅,小眉头就皱起来了。

    “父皇,额娘,你们俩干嘛呀?这么热的天,为什么要抱成这个样子?”

    “……”占色臊得恨不得钻地缝儿,只拿眼睛去瞅权少皇。

    男人脸黑如墨。

    直到很多年以后,占色还能记得权四爷当时的样子。这位阎王爷遇到了收拾他的小祖宗,那不堪回首的一幕,简直羞臊到家了。什么风度仪表潇洒临风通通都见了鬼,只是腰间挺直了,半点儿不敢动弹地瞧着他儿子。那模样儿,要多搞笑,就有多搞笑。

    但是。

    很明显,这会儿不是笑的时候。

    权四爷再次清了清嗓子,端着老子的架子,板着脸字字冷冽的说。

    “十三,我和你额娘在练绝密武功,这件事不能传到江湖上去,知道吗?”

    小十三听过一些武侠故事,大概知道绝密武功一旦流传到江湖,就很容易招来坏人的觑觎,一旦大开杀戒,就会腥风血雨……他似乎懂了为什么他们要偷偷练功的原因了,小脑袋点了点头,皱着的眉头也松开了,认真地看着赤足、蓝裙、长长披散,脸蛋儿粉红的母亲,还有额头上布满了细汗,喉结滑动,明显有练功状态的父亲,心情大好的咧着嘴乐了。

    “父皇放心,儿臣不会说的。”

    权少皇松了一口气,“快不退下。”

    嘻嘻笑了笑,小十三明亮的眼睛,狡黠地眨了眨,不仅不退,反倒走近了他们身边。

    “父皇,十三也要练绝密武功!”

    臭小子!

    权少皇怒气上涌,眸底着火儿,真的真的,很想很想,一巴掌把这小屁孩儿给搧回去。好久没有过血液冲脑的时候了,他害怕孩子再走近会发现些什么,额头青筋爆裂着,大喊了一声儿“权十三”的名字,一句话就狠狠地冲了出来。

    “站住!再走一步,老子收拾你了。”

    “父皇……”

    “赶紧回去,再不走,老子回去就把你送人!”权少皇在磨牙了,占色拉都拉不住。

    “把我送人?!”十三瞪了瞪大眼睛,小嘴巴微微张着,突然扁着嘴,重重地哼了一下,“有什么稀罕的?不就是儿童不宜嘛。还什么练绝密武功,当我三岁小孩儿啊……现在网上什么东西看不见。哼,你们两个……”

    “权十三!”权少皇真动气儿了。

    本来神采奕奕的小十三,在父皇的怒吼声里,被那句‘把他送人’给郁闷到了。憋屈地瞪了他一回,无精打采地耷着脑袋,又抱着玩具枪噘着小嘴儿站了几秒,突然转过身就跑了。

    “十三……”占色心里一窒,觉得权少皇那句话太重了,“四哥,你不该那么吓唬孩子。”

    权四爷脸还黑着,肺都快要气炸了,哪儿顾得上那么多?

    “狗日的,小小年纪……!算了,老子一会儿回去再收拾他。”

    “还收拾?你都已经吓到他了!”占色横了他一眼,重重地拍他的手臂,“快点儿放我下来,追孩子去呀。”

    权少皇作为一个大男人,当惯了恶爹,自然不像当妈的那么心思敏感。再加上他了解十三的脾性,不过就是仗着占色在跟他撒气儿罢了,哪里真会怎么样啊?

    喟叹着,他低笑了一下,就去捻她的脸。

    “你就放心吧,十三他皮子厚着呢?迄今为止,没少挨过教训,现在不长得好好的?他吃人的胆子,他都会被吓住,别的孩子早就不用活了。”说着哄着,压根儿就没有尽性的权四爷立马就绕了弯,把事儿又办到这头来了,跟个打家劫舍的大土匪似的,不管不顾地再次在她的秘密园地里狠狠地取乐起来。

    他不急,占色却急了。想到十三的可怜样儿,着急得不行。

    “权少皇,你快放开我……不做了。”

    权少皇捋着她的头发,狠狠地撞了一下她,不停霍霍着她,嘴里又小声儿哄着。

    “占小幺,你顺着老子,老子就快,别拧巴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哪家的孩子没有撞见过父母的事儿?……嗯,爷小时候也见过我爸妈……呵,那时候,我爸还哄我说,是在替我妈减肥,我不信,就冲过去撩被子……然后,我爸狠揍了我一顿。”

    说到过世的父母,还有温馨的往事,权少皇的目光突然眯了眯,动作狠了起来。

    占色察觉到他的异样,微微抬头。

    阳光下,男人线条冷硬的下颌,说不出来的落寞与……孤傲。

    “四哥……”

    权少皇阴冷的眸子,又落在了她的脸上。

    大概心里太担心他,她咬着下唇,一双大眼睛满是担扰。一张白里透红的小脸儿上欲说还休,一头长发随着他的摆动荡出了一抹优美的弧线来,两个人密不可分的部分越发温润多情,那小模样儿,要多妖俏有多妖俏。

    “占小幺,你真好看。”

    他再次重复了这句话,目光迷离着,更加深了与她的长兵交接。

    事实上,他不记得自个啥时候迷上这种感觉。或者说,迷上这个女人。只知道一旦看着她,从头看到脚,那眼,那眉,那唇,那妖软的身躯,就找不出来一点他不喜欢的地方。越看,越专注。越看,眼神儿越发着火儿。越看,那猎豹般的征服姿态,越发恣意绫乱,帅气又逼人……

    他愈来劲儿了,一发不可收拾。

    可占色心里的担忧,要说多少就有多少……

    “快点,权少皇,你快点。一会儿十三该哭了……”

    那臭孩子,要哭也是假哭!

    权少皇哼了下,飞快地嘬了她的唇,眉头皱上了。

    “占小幺,老子怎么觉着,你对十三的好都超过我了?”

    “……废话,你几岁,他几岁?”

    吃上了儿子的醋,权四爷听女人说得斩钉截铁,越想越不得劲儿,越想越觉得那个小家伙儿太扎眼睛了。这么寻思着,一副本就处于欲点的高大身躯越发地嚣张与强势了起来,两簇兽类的光芒在他眸底乍现着,腰下越发有力,百分百地将他的风流与下流都淋漓尽致地在她身上挥洒了起来。

    小声嘤嘤着,占色认命了!

    同时,她也发现了,越是去催他,这个臭男人越是能与她磨叽。

    又挨了一会儿,她不再吭气儿了,待他吻过来时还故意缠住他的舌,喘着气地小声呢喃。

    “四哥……四哥……”

    “嗯。”见她服了软,男人一下就柔和了。

    占色在与他的沉浮之间,脑子里却在想着要怎么才能让这个男人快点儿交待呢?老实说,跟他时间不短,她大多时候被动承受,不算太内行。不过,再傻也还能能把住点儿方向感了。都说男人的情和欲,大多时候都能被女人操控,要操控不了,要么就是他不爱要么就是自己能力不够。

    那么。

    她寻思着,突然就急切了起来,唇上力度加大,急吁吁地吻住他,化被动为主动地死死缠了过去,一边儿细细地呻吟着一边儿狠狠地裹住他,吮着讷讷说,“四哥,快给我……给……我想要了……嗯……全部……”

    嗯……

    她不知道这句话和她的动作有多大的效果,只知道一句话说出口,两个人间的浓情蜜意似乎真的被撩到了巅峰。男人黑眸沉得像住了一只张扬的鹰,身体却像拉满的弓弩,发了狂一般大力……不知道过了几个回合过去,他就狂乱的释放了,觉得整个魂儿都被他的小女人给收了。

    不得不说,他的命门,这小女人确实扣得死死的。

    几句话几个动作,就直接让他缴了械。

    两个人小心地收拾了一下,直到看不出什么来了,才飞快地返回锦山墅。

    权少皇一脸无所谓,占色却着急得要命了。

    呆会儿,怎么跟小十三解释?

    “占小幺,不要担心,他没事儿的!”权少皇叹息着揽住他,一张惑人的妖孽脸上,带着一种刚从情浴的漩涡里抽身出来的性感与邪肆,比平常的时候,又不知好看了几分。

    占色冷哼着,不搭理他。

    老子与儿子吃醋,丫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果然,当两个人手牵着手进入锦山墅的大客厅时,小十三正窝在沙发上,抱着膝盖一动不动,一双大眼睛通红通红地噘着小嘴儿发呆。他的旁边,坐着似笑非笑的权家五公子。

    一副高大的身躯半靠在沙发上,权少腾一只手搭在小十三的肩膀上,一只手插在裤兜儿里,一张俊美的脸庞上,透着一丝难解的戏谑之气。左耳上的钻石耳钉,依旧那么招人眼球。

    “哟,四哥四嫂,你们练完功回来了?”

    这!

    小十三怎么说的?

    占色嘴唇抽搐了一下,小脸儿红得快要滴血了。

    小十三噘着嘴,抬了抬眼皮儿,见两个人走了过来,又埋下头去了,像一只被人抛弃的小狗儿,咕哝着解释,“我可没说,五叔自己猜的。”

    显然,小屁孩儿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权少腾歪了歪头,吹了声口哨,笑看着向他俩。

    “练功吧,很正常。”

    占色有点儿尴尬,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就走过去搂十三。

    “十三……别生气了啊……”

    “老五。”权少皇坐了下来,看向权少腾,嗓音低沉,“你又休假?!”

    权少腾一听,心虚地别开眼,咳了一下。

    “执行任务,顺便回来看看你。”

    看他?

    权少皇对他的行动一清二楚,自然知道这个弟弟最近不太安份。勾了勾唇角,他忽地轻笑了一下,笑容恣意,却又夹带着一种骇人的攻击力。

    “老五啊,看来得让再让老鸟禁你行动了。”

    权少皇的气势凌厉逼人,权少腾也不输他。两兄弟都噙着笑,相似的五官有个同样的阴鸷,大眼瞪了小眼瞅了一会儿,习惯了大哥暴力手段的权五公子,却喜欢技巧多过于武力。于是,他突地邪恶一笑,四两拨千斤地说。

    “老四,你不就嫌我坏了你的好事儿么?”

    末了,见权少皇目光沉了下来,他突地伸手就搂过了可怜巴巴的小十三。

    “十三啊,你爹妈都不要你了,嫌你碍眼睛呢,跟五叔走吧?咱再也不回来了,流浪去!”

    小十三眸底的一丝狡黠掠过,小眉头却皱得死紧,重重点头。

    “嗯!……十三以后就跟着五叔了!”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这悲情戏演得,真像那么回事儿。

    权四爷的脸都黑透了。

    可占色却实实在在吓了一跳,慌忙抱着十三。

    “十三,你听额娘说,刚才……”

    刚才如何?

    余光扫着权少腾似笑非笑的眼睛,她嗫嚅一下唇,又说不出来了。

    十三扁着小嘴巴,偷偷看了看她的尴尬,见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到底还是心疼自家的老妈。小手儿绕过来抱着她的脖子,紧了又紧,不停地吸着鼻子,一边伤伤心心地说话,一边儿使劲冲他老爹做鬼脸。

    “额娘,十三心里好难过……呜……父皇骂我……他不要我……额娘你也不护着我……”

    “傻瓜,额娘当然护着你,父皇也爱你。有不爱儿子的父母么?”

    “那……好吧……额娘……今天晚上你陪着十三好不好?十三害怕做恶梦……呜……明天……后天……再后天……等十三心情好了……你再去陪父皇好不好?”

    这什么狗屁的要求?!

    权少皇怒视着儿子,黑脸快下冰雹子了,语气带着威胁。

    “权十三!”

    无视他老爹的愤怒,抱着占色的小十三有持无恐,又冲他挤了一下眼睛,才接着抽泣着问。

    “额娘……你……额娘……啊……”

    占色明知道权少皇心里不舒服,可小孩子的哭声儿,对女人来说杀伤力多强?一句一句都落在了她的心尖尖上,又麻又酸。想到刚才的情况,确实给孩子吓得不轻,她几乎没有多犹豫,抬手拍着十三的后背,就同意了。

    “好,好……额娘都陪着你……乖啊,男子汉,不许哭了!”

    权少皇牙齿快要咬碎了,正要骂人,却收到了占色警告的眼神儿。

    他恨恨一哼,闭上了嘴。

    见到这一副难得让人稀罕的景况,权五公子差点儿憋出了内伤来。微握着拳头,他放到唇边儿,轻轻地咳了几下,唇角还有压抑不住的笑意。

    “额娘,你对我真好……果然是十三的亲妈。”权十三是个机灵鬼儿,占了上风,不仅得到了老妈的疼爱,也报了刚才被父皇吼骂的一箭之仇,而且还得到了五叔答案奖励的仿真航母模型,实可谓一箭多雕。

    整个大厅里,就数一个人占了大便宜了。

    可,他得了便宜,还在卖乖!

    小手臂一直抱住占色的脖子不放开,小脑袋就软趴趴地搁在她的肩膀上,时不时冲权少皇挑衅地使个眼神儿,可同占色说的话,却全是诉苦。

    “额娘你放心,你对十三好,十三记得。十三是有良心的好小孩,长大了会养你的。”

    “……”

    轻轻笑着,占色见他恢复了情绪,乐不可支,“好好,额娘就等着你长大了。”

    十三抽泣着,吸着鼻子,点了点头。

    权五公子的脸上,暧昧的笑意更明显了。

    这个家有意思了,果然一山比一山高,一个能降伏一个。

    大家伙儿都愉快了,只有可怜的权四爷,刚刚吃饱了回来就挨了一记大闷棍,而且还找不到出气筒撒气儿。扫了扫沙发上哭得像一只小花猪的儿子,还有一个像只护嵬子的花母鸡似的女人,他恶狠狠地瞪了始作俑者权少腾一眼,冷哼一下,就上楼去洗澡去了。

    “额娘,父皇是不是生我气了?”小十三无辜的眨巴着眼睛,看着占色。

    “乖,他没事儿,就是吃饱了撑的。”占色安抚地冲她笑了笑,又拍着他的后脑勺小声儿解释,“父皇他其实最爱你,他就是那性格,怎么可能舍得把你送人?乖,不要往心里去。”

    “哦……”

    十三‘破泣而笑’了。

    他当然知道父皇爱他。只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报仇。

    “额娘,你最好。”

    *

    月华初升,锦山墅归于一片安宁之中。

    权少皇眉头紧锁着,一个人站在书房外面的阳台上,手里还夹着一支没有燃尽的香烟。吸一口,吐一口,又夹着烟揉一下太阳穴,他的心情无比烦躁。今儿晚上,因为白天的事儿,占色果然被小十三给抢去了,自从晚完饭上了楼,就再没出现在他的面前,母子俩像是彻底把他给遗忘了。

    他心里憋堵得慌,却也不好明目张胆去和儿子抢妈。

    烦躁!

    可不抢,今儿晚上,又怎么睡得着?

    再吸一口烟,他刚吐出去,背后就传来‘咔嚓’的推门儿声。

    “老四,睡不啊!”

    明知故问的戏谑声儿,带着一点儿邪肆狷狂的气息。当权少皇冷哼着转头时,视线里就是穿着松垮睡衣的权少腾了。他斜斜地倚在门框边上,端得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一副帅气逼人的笑意靥靥,越看越属于欠扁样儿。

    “你还敢来?”

    冷叱了一声儿,权少皇顺手摁灭了烟头,手指弓起,一弹,它就准确无误地落到了烟灰缸里。顺势扫了弟弟一眼,他懒洋洋地坐回到了办公桌后的真皮大班椅子上,语气低沉。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反脚一下踢上了门,权少腾慢吞吞地走了过来,优雅地坐在了他的对面。看着他,突地抬起了手指,做出了一个枪击的动作,俊朗的眉头紧拧着,薄唇微微一动,吐出一句话。

    “大变活人怎么回事?”

    大变活人?

    权少皇没有太过吃惊。

    之前,他就知道这个权老五不安份,到处活动着在调查关于他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还真的给他查出了一点儿端倪来。

    眉头一紧,他问:“你怎么知道的?”

    邪邪地勾唇,权少腾敛了眉目,俊脸上褪去了痞态,冷酷得像绷了一个快要爆发的小宇宙。

    “老四,红刺的情报员,也不是吃白饭的。”

    正视着他的眼睛,权少皇没有马上回答。

    静静的……

    好半晌儿,他才缓缓问,“你都知道什么了?”

    权少腾摊了摊手,牙齿磨得咕咕作响。

    “哥,那得看你……准备让我知道些什么了?”

    *

    六月,又下了好几场大雨。

    占色从新闻里知道,好多地方又开始闹洪讯了。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部队都是最忙的。好在权少皇做情报的,却也不需要带队去抗灾,只是工作明显多了起来,毕竟“万众一心、众志成诚”也不仅仅是口头上说着玩儿的。

    他忙,恢复了工作的占色,也不轻松。

    可现在身在幸福中的她,再大的事儿都觉得是小事儿,半点儿都感受风雨的煎熬。

    离权少腾回来的那天,差不多又一周过去了。

    这些天来,为了履行承诺,她都与小十三呆在一起。

    与儿子处着,她越发觉得安宁与自在,却不知道权四爷快要气得炸毛了。

    十三的房间里。

    小屁孩儿心情爆好,脑袋一直靠在占色的肩膀上,躺在床上玩着手里的ipad。一个简单的益智游戏,娘儿俩玩得呵呵直乐,半点儿都感受不到另一个房间里权四爷的委屈。时不时爆了出一阵大笑来,欢声笑语送出去,把一个憋屈的权老四活生生给遗忘在了悲催的角落。

    就在又一次差点儿笑岔气之后,小十三“良心”发现了。

    “额娘,咱上一下qq吧,与父皇聊聊天……”

    “qq?你还有qq?”占色奇怪了。

    闻声儿,权十三板着小脸儿,飞快地登录了他的qq,十分得瑟的说,“额娘,我还有俩qq号呢。一个是只能与父皇、五叔还有铁手叔叔他们交流的,另一个么……”想了想,他狡黠一笑,小手儿放到唇边‘嘘’了一声。

    “另一个,不能告诉你。”

    “啊!为什么?”占色诧异着小屁孩儿有这么多弯弯绕绕,故意认真地黑了脸,“不行,快告诉额娘,不告诉额娘,额娘就该伤心了。”

    “这么严重?那好吧。”挠了挠小脑袋,小十三一双乌黑的眼睛了眨巴一下,“另一个挂着等级,等我将来长大了,也找一个喜欢的女生去练功……”

    轰!

    脑子里空白了一下,看着小家伙儿半真半假的小脸儿,占色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半口气差点没噎住,她瞪了十三一下,柔声教育。

    “十三,现在好好读书,不许想那些有的没有,知道吗?”

    一挑小眉头,小十三小孩儿心性,拽上了,“读什么书呢?额娘,你都不知道,老师教我的那些功课,我早就会了。学着没有意思。可如果我不去学,父皇请的老师训练就惨了……所以,我一直都在懂了装不懂。”

    噗!懂了装不懂?

    确实,十三就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占色觉得这小屁孩儿太好玩了,冲他翻一个大白眼儿,才唬他。

    “你就不怕我告诉你父皇?”

    十三眨巴着眼睛,“额娘不会,额娘跟十三是一国的。”

    “一国的……”

    好吧,一国的就一国的啦。

    两个人半爬在床上玩着,一声‘嘀嘀嘀’的叫过之后,十三登录的企鹅就叫唤了起来。

    “哈哈……”十三兴奋了,“父皇果然来了。”

    他之前就通知了老爹要上线,自然有把握。见到老爹的消息来了,他特别没有自知之明地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报告父皇,我跟额娘准备睡下了,你早点儿睡,多注意身体……”

    多乖啊!多孝顺!

    占色看着他小脸儿上溢满了笑容,心里越发觉得这小家伙儿可爱了。

    她凑过头去,却见屏幕上传来权少皇的回复。

    权十三,老子真想揍你!

    这男人,就是不会说话。占色心里嗔怨着,面前就出现了男人冷得渗冰的一双黑眸,目光凝了凝,为了不让小十三心灵受到摧残,赶紧小声儿说。

    “别惹可怕的大老虎了啊!你再玩十分钟,就睡了。我去洗澡先。”

    占色说完,爬起来就往浴室去了。

    可是。

    可怕的大老虎?

    十三不会打字儿,一直开着语音,因此占色的话,一字不漏地传到了权四爷的耳朵里。

    一张鬼斧神工精雕的俊脸,顿时漆黑了一片,黑眸里仿若风卷云涌。

    十三,让你妈过来。你都六岁了,该一个人睡了。

    十三嘻嘻笑:“为什么啊?你都快三十岁了,为什么不一个人睡?”

    天呐!

    权少皇眸底的风暴快要爆发了,也吼了语音过来。

    “权十三,你再叽歪?老子让读寄宿学校。”

    “啧啧,父皇好凶残!”小十三吐了吐小舌头,直接就把占色搬了出来,“额娘才舍不得我去寄宿学校呢,我等下就告诉她,我心里好难受了……她一定会一直陪着我的。”

    权四爷心肝儿都揪了。

    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电脑屏幕,被自家女人和孩子给抛弃了的他,有一种大难临头的危机感了。妈的,这还是第一次,要往后时不时这臭小子就来这么一出,他可怎么过?

    眸光浅浅一眯,他暗暗磨牙,深呼吸一口气,准备换策略了。

    “儿子,你想不想要航母模型了?特制哦?”

    嘻!这么明显的讨好,小十三自然听得出来了,小脑袋在枕头上擦了擦,又笑着说。

    “不要了,五叔已经送我了。”

    操!又是老五这个混蛋!

    权四爷狠狠地揉了一下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上刺眼的灯光,觉得全世界都在与他“作对”,唇角凉凉地勾着,他无奈地僵化了片刻,想到对面摇头晃脑的小人儿,又很快淡定了下来。

    “说吧,你要什么条件?”

    条件?!小十三漫不经心地摸着小脑袋,想了好久,才绽放了一抹帅得小萝莉们会晕头转向的帅气笑容来,特别高姿态地对权少皇说。

    “好吧,父皇,看在你这么有诚心的份儿上,十三就答应你吧……我的条件就是……条件待定……等我什么时候想起来了,我就什么时候归还额娘。”

    权四爷的脸更黑了。

    小兔嵬子,明明就是他抢了自个儿老婆,还是他当老子的去求儿子?

    可任凭他铁青着一张脸,权十三也瞅不见。而他却没有办法当着占小幺的面去教训那个小兔嵬子一顿。明知道臭小子是一个伪装高手,就知道在占小幺面前装可怜博取她的同情,却也拿他没有办法。

    儿子太聪明了,是好事还是坏事?

    权四爷心里百感交集,狠了狠心。

    “航母不要,那战斗机……会发子弹的……”

    “no,no,no……我不会被收买。”

    “香港迪士尼乐园,全家游……”再这么逼下去,权四爷一定会心碎至死。

    “no,no,no……”权十三叽叽地笑着,像一只小老鼠,优雅与邪气并存,那小样子竟与权少皇硬生生地重合了。说完,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又正色了小脸儿。

    “父皇,十三想好了,长大了千万不能找女人……要不然,就会变成你今天的下场……真可怜!”说完,小家伙儿做了一个凄惨的捧腹动作,就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权少皇的眉头蹙上了,“权十三,你狠……啊,好痛!”

    实在没招儿了,权四爷竟然不顾形象地抚着胸口,面目狰狞地拧着眉头喊痛装病。

    “十三……快,快点儿让你妈过来……瞧瞧我……”

    权十三直起了小身板儿,蹙着小眉头,沉思了一会儿,“父皇,就你现在这个疼痛的程度,找我额娘没有用啊?应该找冷血叔叔才对。父皇,你且撑住,儿臣就去打电话……”

    “权十三——!”

    语音里,传来权少皇一声暴怒的大吼声。

    正在这时,洗完澡的占色就出来了,奇怪地看着十三一个人滚在床上乐不可支。

    “十三,你在笑什么呢?”

    权十三偏过小脸儿来,面对着她,立马笑得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了。

    “额娘,我在与父皇聊天儿了,父皇说让十三要乖乖的听额娘的话,他一个人在那边儿没有关系的,现在已经睡下了。”

    乖巧地对占色说完,他才用语言对着那边儿的权少皇说。

    “父皇,我额娘洗完澡出来了……她今儿晚上好漂亮……我不给你说了啊。晚安,拜……”

    洗完了澡出来,她好漂亮……他像是压根儿就不知道会刺挠他老爹心肝儿似的,愉快地下掉了语音,直接关掉了ipad,扑过去就在占色香香的怀里讨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儿。

    “额娘……你好香……”

    占色见这个孩子越来越喜欢撒娇了,却也不以为意。只顾念着他从小就没有亲妈的苦楚,对他更是格外的上心照顾。抱着他放到床上,低下头去,在他小额头上‘啵’了一口,觉得心情好得不行了。

    不过,心情再好,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十三,从明天开始,就得你自己睡了,懂吗?”

    “为什么?额娘,你要去陪父皇了吗?”十三一双葡萄般的黑眼睛,轻轻的眯了起来。

    占色笑着捏了捏他的小脸儿,“对啊,额娘得陪你父皇了。十三长大了,男孩子要一个人睡才能变得更坚强,懂吗?不能依赖父皇的。”

    这么些日子了,占色又怎么会不明白小家伙儿存的什么心思?可因为那天的突发事件,她确实害怕权少皇的话伤害到了孩子的心,以为娶了她进门儿,就对儿子不好了。所以她才特地配合着小十三,由着他去气权少皇。但是,并不代表她就真的看不出来这个小腹黑的手段。

    小家伙儿,完全继承了他老爸的真传,怎么整人爽就怎么整人。

    权少皇那天说得是不对,可这收拾也收拾了,差不多了。

    至于孩子么,还真不能总让大人陪着睡。

    扁着小嘴巴,十三拿眼睛直瞄她。见她坚定的脸色,心里也知道他老妈的性子,向来是说一不二的。苦情地感叹着老爸比自己更有魅力,他无奈地冲占色点了点头,吸着鼻子咕哝说。

    “那好吧……明天就去陪父皇吧。不过额娘,十三想额娘了,额娘一定要来……”

    “会的,不都在家里么?额娘又不走?”

    “嗯。永远都不许再走了——”

    “知道啦,你说很多次了哦?”

    “哈哈哈……”

    正当娘儿俩达成了协议,乐呵呵地准备就寝的当儿,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儿就传了进来。

    “开门——”

    呃!

    大晚上的都这个点儿,除了权少皇还有谁敢来?

    有一头禽兽,终于憋不住了。

    占色拍了拍小十三的脸,就准备去开门儿。

    不曾想,小十三却非常淡定地拉着她,清了清喉咙,蹙了蹙小眉头,童心童气地说。

    “父皇,我们已经睡下了,有事明日再说。”

    噗!

    占色想笑又不敢笑,就怕外面男人的脸面挂不住,正想拉开十三的小爪子,却听见‘嘭’的一声响,房门就直接被踢开了,门口站着黑着脸的权四爷,炸毛一般的眼眸红通通的。冷冷哼了一下,二话不说,大步过来,直接把占色往怀里一捞,伸手就在小十三的脑袋上一拍。

    “臭小子,老子忍你够了。赶紧睡觉。”

    占色身体动弹不得,在他强势的压抑里,欲哭无泪。

    “权少皇,你干什么呢,当着孩子的面儿,别发疯了?吓着他!”

    “对,十三好害怕,十三吓着了!”小十三憋屈地继续装可怜。

    权少皇扭头瞪了儿子一眼,危险地眯着眼睛,恶狠狠地咬牙切齿,对他说得,却也是很有父亲慈爱的话。

    “你放心,我们十三最乖了。他的胆儿也大,吓不了。”

    一句话说完,不顾儿子鄙视的眼神儿,悄悄在占色看不见的角度冲他挥了一下拳头,比了一个‘老子揍你’的口型,再不说话,直接抱着占色就往外面走了。

    “父皇,你欺负人!额娘,野兽出栏了,你要小心——”

    背后,传来小十三的呐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