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082米 生日party

082米 生日party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少教所的清晨,是被一声凄厉的叫喊声划破的——

    又出事了!

    经过占色两天的治疗,本来情绪已经逐渐好转的李小晨,突然疯了。

    当然,“疯了”这个词儿,是学生们私下底说的。

    如果他不是疯了,又怎么会那样做呢?

    这事儿,说来也奇怪,少教所因为闹耗子,有个管教逮了只猫来养。前些日子那只猫生了一窝猫嵬子。毛绒绒的小家伙儿喵喵着,特别会讨人喜欢,小孩子们都喜欢得不行,没事儿就会抱来逗弄逗弄。李小晨也是一样。

    可今儿早上,最先起床的一句同学,却在男生宿舍洗漱的水槽子里发现了一只小猫嵬儿的尸体。它被人给活生生地撕扯得脱了皮,身上咬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样子狰狞、血腥,又恐怖。而旁边不远处,抱着头蹲在那里的李小晨,缩成了一团,一直在瑟瑟发抖。

    等他抬起头时,目光赤红,一张嘴上,全是猫血和猫毛。

    天呐!

    那只可怜的小猫嵬子,竟然是他给活生生咬死的。

    占色早上刚到少教所,就听说了这件事儿。

    心里‘咯噔’一下,她也吓了一大跳。

    她记得昨天下班临走之前还去看过李小晨,他脸色很正常,虽然样子还有点儿神叨,可明显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为什么就经过了一晚上,他身上竟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难不成,他又见鬼了?

    走到心理诊疗室的时候,推开紧闭的房门,占色心里有些发沉。

    李小晨已经被管教带过来,在里面等着她了。

    见到她进来,管教给她交代了一下具体的情况,就离开了。

    占色没有急着问,先李小晨倒了一杯水,才慢吞吞地坐在了他的面前,默默地观察起了他来。

    李小晨个头不大,人有点偏瘦。现在蜷缩在椅子里的样子,看上去就更是憔悴得不成样子。不得不说,人的精神打击对人的外貌影响力是巨大的,仅仅过了一个晚上,他就像经历了一场生死轮回般,目光焕散无光,像一个没神的行尸走肉。

    率先打破寂静的,正是李小晨。

    “占老师……你帮帮我吧,我该怎么办?”

    占色抿着唇,盯着他,眉头蹙成一团。在她的印象里,李小晨不算一个听话的好学生,平时性子就毛躁,爱惹事儿。活泼好动,每次打架生事总有他,在课堂上四处乱窜、高声喧哗、调戏女同学也有他。可就这样的一个学生,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

    清了清嗓子,她尽量让语气平和。

    “李小晨,你给老师说说,你为什么要杀死小猫?”

    李小晨肩膀一抖,木讷讷地看着她。

    “不,占老师,他不是小猫,他是段明……他要杀我……我自卫……”

    一句话,李小晨说得双目圆瞪,气喘吁吁,仿佛又重新经历了当时的场景一样。

    在他尖利的语气里,占色汗毛竖了一下。

    一个正常人在受到外在威胁的情况之下,本身就具有攻击性和破坏力。李小晨的情况,明显像是遭遇了某种极大的心理压力,导致感知、思维、情感、意志行为等多方面出现障碍,并激发了他潜在的攻击性。可是,如果他杀害小猫的动机,是把小猫当成了段明,这可不可以解释上次他的“见鬼事件”,也一样属于他个人的幻觉?

    被害妄想症,绝对偏执型精神分裂症状!

    看上去,应该就是这样了。

    可占色总觉得,这些事情之间,透着某一种古怪。

    盯着李小晨不太清醒的脸,她测试性问了一句。

    “李小晨,有一个比你还小的女孩子,她微笑着向你走过来。一手拿着水果刀,一手拿着苹果,你觉得他是准备干什么?”

    李小晨脸色一变,脖子缩了缩,吓得直摇头。

    “她要杀我!她一定是要杀我……就像段明一样……要杀我……”

    占色轻轻敲击着桌子,让它发出有节奏的敲击声来,并且提醒他。

    “李小晨,段明已经死了。死人是不会再出现的。”

    “死了?对,对,他已经死了……可是……我为什么还是会看见他呢?”

    “那是你没有休息好,出现了幻觉!”

    “幻觉?我该怎么办?占老师,我一闭上眼睛,就觉得段明在喊我,他说要拉我去垫背……”

    占色面色凝重,看着李小晨一双惊惧的眼睛,她陷入了奇怪的漩涡。那天“见鬼”的时候,他还只是害怕与惊厥,精神上没有任何问题,经过她两天来的调节,昨儿明明就已经好转了,下午还正常上了课,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出现了这样的状态?

    想了想,她吁了一口气,柔声问。

    “李小晨,你昨天见过什么特别的人吗?”

    李小晨摇了摇头,“我就见到了你。你最特别……”

    “……”

    不等占色回答,李小晨又陷入了自言自语中。

    “占老师……段明不是我杀的……”

    “我知道。他是陈胜杀的。”占色肯定地望着他的眼睛,“与你无关,你不要有压力。”

    “呜呜……”小声儿呜咽一下,李小晨眼圈更红了,“我知道不是我杀的……可是,我的脑子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提醒我说……段明他就是我杀的……我摆脱不了这个心病。那声音一直喊,一直喊,一直在我的耳边喊……”

    “李小晨,你愿意相信我吗?”占色顿了顿,微笑着又告诉他,“有一种东西叫做心魔。你是段明的朋友,你一直对他死前,你开的那句玩笑耿耿于怀。你觉得太有巧合性了,所以产生了一些不太好的幻觉。实事上,你的想法都不存在,你现在闭上眼睛,按我说的想一想,对抗你的心魔,坚强一点,嗯?”

    “好……好……我闭上眼睛……不存在……不存在……”

    李小晨嘴里呐呐着,全身放松地躺到心理诊疗室的椅子上,一直念念有词儿。

    占色语气平静,对他进行着心里疏导,“你来了少教所里,管教,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关心你,没有人要害你,你与段明是非常好的好朋友,他不会计较你开的那句玩意的……”

    “都很关心我……段明……段明……”

    李小晨无意识地念叨着,身体突然又筛糠般地抖了起来,一大滴一大滴的汗水从面颊上滑落下来,声音高亢而急切,像在对着什么人呐喊一般。

    “段明,不要拉我垫背!”

    “段明,不要拉我垫背!”

    “段明!”

    “段明!”

    “段明!”

    “啊……段明我错了……我再也不开玩笑,说你‘短命’了!”

    李小晨喊着,嘴唇苍白着,双手紧紧环抱住自个的肩膀,又腾地睁开了血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占色。

    “占老师,你帮帮我,你快点帮帮我,我一直看见他,他就在我面前,他要杀我……”

    一直观察着李小晨的情况,占色见他每次提到段明的名字,会特别地容易激动。等说到段明要杀他的时候,他整个人像是突然就着了魔一样,不停拿自个的脑袋去撞面前的桌子,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好像他撞桌子是为了不伤害面前的她,又像受不了脑子里蹿上来的魔念,神情激动,脸色大变,汗水淋漓。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占色就站起了身去想摁住他。

    可她一个人的力道太小,压根儿就没有办法对付一个15岁的大男孩儿。

    没有办法,她很快就喊了外面的管教干部进来。

    在管教干部的钳制里,李小晨一双眼睛瞪得像铜铃儿,一直看着占色。

    “占老师……救救我……你救救我……他要杀我……要杀我……”

    反反复复地念叨着这几句话,李小晨的样子比刚才又狰狞了百倍不止。

    为了怕他伤害到自己,管教找了条绳子把他给绑在了椅子上,又按占色地嘱咐给他服用了小剂量的镇定剂,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样子,他的意识才慢慢地清醒了过来,奇怪地看着心理诊疗室,整个人好像虚脱了一般。

    “占老师,我怎么了?”

    *

    这件事儿,处处透着玄机。

    占色本身就有点儿侦探的兴趣,而且有着心理学者的敏感心思,所以心里久久不平静。

    在一个本来简单的少教所里,一次又一次发生了这么多不太简单的事情,本身就透着点儿古怪。更何况,若说段明还与卫错扯得上关系,那么李小晨啥也没有,更没有仇人,谁要害他呢?!

    晚上回到家里,一个人洗完澡躺在床上,她还是没有琢磨出来心里那点诡异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不对劲!

    出现一个心理不正常的学生不奇怪。可一个好端端的学生,突然就精神分裂了,那绝对奇怪。

    寻思了半点儿,她发现了一个问题。

    不管是卫错的失踪,还是李小晨见鬼和杀猫,都有一个共性——下着大雨。

    下大雨有什么作用?

    从逻辑上来说,非常大的一个用途,就是可以由天来毁灭某些犯罪痕迹。

    一个可能会患‘被害妄想症’的人,一般来说,在性格都有主观、敏感、内向、多疑、自尊心强、自我中心、好幻想的共同特点。而李小晨的性格,并不符合上述情况,他也不像一个有心理障碍的人。而且段明死亡已经快三个月了,到了这会儿,他才突然产生了这样的幻觉,太过奇怪。

    除非,有人诱导!

    一念至此,她的心里,无端端产生了一种恐惧。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恐惧,情绪来得特别奇怪,有一种被人盯上了的感觉。甚至于,她突然有一种错觉,那个人要对付的根本就不是李小晨,也不是任何别的人……而是她占色自己。

    可是,她除了是权少皇的老婆身份特殊一点,身上又有什么东西是值得别人窥视的呢?

    想不通……

    各种,想不透彻。

    “咚咚咚!”

    优雅有节奏的三道敲门儿声,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门外,传来小十三清脆的童声儿,“额娘,快开门儿。”

    占色看了看时间,晚上九点半。

    这会儿权少皇还没有回家来,而小十三刚刚是已经被她哄睡下了的。怎么小屁孩儿又爬起来了?

    没有迟疑,她套好衣服下床,刚过去拉开房门,小十三就跟条泥鳅似的,‘赤溜’一下滑了进去,不待与她打招呼,三步并着两步跳上了床,掀开被子往里钻,咕哝着说。

    “额娘,我今天晚上要在这儿睡。”

    占色站在门边儿,愣了愣,又好笑地关上了门过去。

    钻进被窝里,她搂了搂小屁孩儿的身子,宠爱地撞了下她的头。

    “十三,为什么要跟额娘一起睡?”

    十三小鼻尖红红的,吸了吸,嘟着嘴,就拿一双小手过来抱她。

    “额娘,十三刚才做了一个噩梦,不敢一个人睡了。”

    做噩梦?

    这么小点儿的孩子,还做噩梦了!

    占色不知道他说得是真还是假,也不知道这个小滑头是不是为了过来睡故意那么说的。

    不过,她没有追究,而是配合地问了一声。

    “十三做什么梦了,给额娘说来听听。额娘可是会解梦哦。”

    会解梦?!

    小十三‘噌’地睁大了眼睛,骨漉漉直转,“额娘,你真厉害,什么都会。”

    有了小十三抱在怀里,占色刚才忐忑不安的心情,似乎又好了不少。

    “呵呵,当然了,要是额娘不厉害,怎么能做十三的额娘呢?快说给额娘听听。”

    “我……”十三挠了挠头,小眉头皱成了一团,小模样就跟个小大人似的,说话有逻辑,条理清晰,“我记不太清了……好像我要与你比赛,看谁跑得更快。然后我就拼命的跑啊跑啊,突然,前面就出来一个大坑……我收不住就掉了下去,一直往下掉,一直掉,我就拼命的喊,额娘,救我……可我又喊不出来……吓坏我了……”

    占色身子侧着,半搂着他,目光闪了闪,笑了出来。

    “呵呵,这个梦呀,是证明咱们家十三在长身体了哟。从高处摔下去,或者梦见被拌倒了,都是因为你的骨骼在生长,或者肌肉突然抽搐了。反映在梦里,就会摔了……”

    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十三噘着的小嘴儿松开了。

    “原来这样的啊,那十三明天继续摔,继续长……”

    嘴角再次抽了的,占色被他逗笑了,使劲儿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那在十三的梦里,额娘和十三,谁跑得比较快?”

    十三咯咯笑着,得意地昂着小脑袋,“当然是十三跑得快……额娘,咱们睡觉,继续比下去……”

    “好呀!”

    占色随口笑着应了。

    话音未落,她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打了一个激灵。

    比下去……

    她是一个学犯罪心理学的,几个案件似乎都与心理有关系。

    难不成,那个人不仅是冲着她来的,还是冲着她的专业来的?存心想要挑衅她的能力?与她玩犯罪心理测试?

    或者说,对方在“调戏”她的过程中,找到了某一种能够慰藉他心理的乐趣?

    拉着被角的手,突然抖了抖,她被自个儿的想法吓住了。

    一时间,浑身冰冷。

    有那么变态的人么?拿别人的生命来开玩笑?

    “额娘,你怎么了?”十三多机灵的孩子,就那么一下,他就清楚地察觉到了占色的异样。

    占色摸了摸他的小脸儿,面颊上的肌肉缓了缓,又伸手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

    “额娘没事儿,十三乖乖地睡。”

    “就在这睡!”

    “嗯,就在这睡。”

    “一会儿父皇回来,会不会撵我呀。”十三奶声奶气的样子,特别的乖巧。

    占色轻声发笑,“不会的,父皇怎么舍得撵你?”

    闷头闷脑的笑了几声儿,小十三乐呵得不行,小脑袋靠过来就钻进了她的怀里。

    “额娘,你对十三真好。你不要害怕什么,十三和父皇都会一直保护你的。”

    害怕?

    被十三这么一说,占色愣住了。

    她刚才的情绪反应,有那么明显么?

    *

    “小兔嵬子,他怎么又钻这儿来了?”

    权少皇回来的时候,小十三已经迷迷糊糊又睡过去了。一进门儿,看着被子里的小家伙儿,男人的目光几乎立马就凝结了,冷得可以冻死一头猪,摆明了又被儿子抢了位置,心里不太舒坦。

    占色横他一眼,心里好笑。

    这幸亏还是他的亲生儿子,要是别人的儿子,那不得活生生掐死?

    大概感受到了危险,十三不舒服地动了动小身体。

    占色拍着他,竖着指头冲权少皇‘嘘’了一声儿,然后掖好十三的被子,乖乖下床来服侍男人脱了衣服去洗漱。卫浴间里,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又特别腻歪地靠在他身上,向他讨乖。

    “小家伙儿刚才做恶梦了,就让他在这儿睡吧。床那么大,又碍不着你。小孩子心理脆弱,心思敏感。有的时候,他们会特别需要父母的关爱,要是拒绝了,会有心理阴影的。”

    这么严重?

    权四爷紧抿的薄唇,松开了。

    低下头,他狠狠亲了她一口,才沉着嗓子哼哼。

    “他呀,快被你宠坏了!”

    占色轻笑着,一只手环着他的腰,一只手搭在他胸前,“我儿子,我不宠谁宠?”

    权少皇唇角噙着笑意,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目光却柔和了许多。

    “四哥……”占色抬头,与他对视几秒,刚才又甜又腻歪的笑容,就收了回去。眉头拧着,一只小手儿不停在他的身上縻挲着,目光凝固着,缓缓出口,“有一件事儿,我前天本来就想告诉你的。可你这两天忙着,我也就没有顾得上。”

    她严肃的样子,让权少皇的狐狸眼眯了眯。

    “发生什么事了?”

    “前天,我们所里闹鬼了……”

    吸了吸鼻子,占色很快就将李小晨‘见鬼’的事情,还有他今天的奇怪反应给权少皇说了一遍。

    可她说完了,却见男人视线冷冷的,阴沉沉盯着墙壁上的某处,好半天儿都没有吭声。

    占色奇怪了,“怎么了?四哥。”

    权少皇一张俊朗的面孔凝结咩,长臂微微一收,将小女人抱在怀里裹住,下巴不轻不重地磨蹭在她的发顶上,语气带着一种莫名的叹息。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

    事实上,那天查到卫错与段明的事情后,铁手就派人到少教所又查探了一番。

    可是结果,一无所获。

    段明死亡之后,他留下来的所有东西,该查的,该翻的,该找的,都已经被警方和zmi机关的人给翻找过了。没有卫错说的地图,也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没有隐瞒,他将这件事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占色,才又紧紧环着她的腰,任由她小手在身上柔搓着,声音有些低沉。

    “占小幺,你怎么看?”

    要说刚才占色还抱有一丝希望,认为只是李小晨自己心理障碍产生了幻觉,那么到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这件事不这么单纯了。李小晨发病是从闹鬼开始的,他早不幻觉,晚不幻觉,偏偏那天晚上就幻觉了?

    眯了眯眼睛,她抬头,望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脸。

    “四哥,那不是鬼,肯定是人。据我推断,他们诱导过段明,让在卫错的身上套取317院的结构地图。不过,因为陈胜的事儿,突然死了段明,地图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到手,或者不知道段明有没有成功。直到后来,他们催眠了卫错,才知道卫错有地图交给了段明。所以,那天晚上,李小晨见到的人,肯定就是到少教所里偷拿那个地图的。”

    “那,为什么那人会说段明说过的话?”

    “段明与卫错早恋,或许他与李小晨开过的玩笑,告诉过卫错,而卫错在被催眠时,都说了!不过有一点儿,我可以肯定,他们相当的熟悉少教所……熟悉地形,熟悉人物,熟悉的程度或许不比我们少。”

    权少皇眸色沉沉,突地抬起她的下巴,一双狐狸眼眯了眯,呼吸骤紧。

    “占小幺,你不来zmi,真可惜了人才。”

    “呵。权四爷给了我这么高的评价,那么意思是,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占色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故意从上到下的打量着男人。本来只为戏谑他一下,可她的视线不经意落到下方,就无奈地观赏到了一副美男浴中的壮实景象,那处昂扬着实有点挑战女人的视觉。

    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她心尖尖荡了荡,狠狠拧他。

    “在说正事儿呢,你怎么又流氓了?”

    “正常,爷说正事,他要抬头,有啥办法?”

    “……扯淡吧!难道还不受你控制?”

    “占小幺,他只受你控制,谁让你是爷的小心肝儿!”

    我靠!

    一句小心肝儿,让占色的鸡皮疙瘩顿时掉了一地。

    老实说,她觉得这个男人越来越恶趣味儿了,要多麻肉的词儿,他就能用多麻肉的词儿。

    只不过,心里话一万话,她却没有一句话能反驳。因为,她还来不及说话,舌头就被大灰狼给叼去了,无奈地随受着他密密麻麻的吻,一点点咽下他清冽的气息。她所有的侦探心思,悉数被男人给裹入了浴望的轮回道上。

    心尖一阵阵揪着发颤,唇和舌不停交织。

    她很快就不行了。

    男人手段太高,很快就把她的情绪逼到了一个无法自控的领域。

    可,她正嘤嘤着把腿缠过去,男人却低低喘着气儿松开了她,还使劲儿捋了一把她的头发。

    “占小幺,不管什么事,你只管放手做。其他的问题,都交给我……”

    不得不说,男人这话,很醉人。

    再坚强有本事的女人,心里也需要有一个牢靠的依托。就是俗称的安全感。

    权少皇这样的承诺,无异于给她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那句话里的意思,不管她做什么,撒丫子上就行,四爷他总会在她后面替她查缺补漏。

    心甜了,占色真心又被感动了。双手狠狠抱着他,她小猫似的往他怀里蹭。

    “四哥,你……别对我这么好。人可都是贪心的……你不知道呀?”

    “嗯?宝贝,给哥说说,你有多贪?”边说边吻,边咬边吮,两个人错颈着气喘不已。不过短短的时间,男人一双狭长深幽的眼眸里,锐利的目光就褪去了,换上了一种带着情浴的赤色,高大的身躯凌厉和柔情并重,整个人绽放出了一种别样的神采来。那语气里,对女人无条件的宠溺与怜爱,让占色的心脏怦怦直跳着。

    非常的快乐、非常的激动、非常非常的满足……

    如同梦呓一般,她回吻着他,在彼此的唇上低喃。

    “很贪,很贪……要很多……”

    “唔,那爷都给你……看你有多大的胃口。”低低的声音,沙哑又感性地从男人压抑的喉咙口传了出来,像是对女人的安抚,又像在讲一段动人的情话。而他一双似乎带着魔力的手,不停在她身上撩魂搭魄,或轻,或重,与唇与舌来回交替使用,一下又一下怜惜着她,将她的神经撩到极点,再由她婉转的呻呤声里飘荡过来。

    “四哥──”

    在被他疼爱得眼泪都快渗出的时候,她低喃着喊了他的名字,还没有说出话来,嘴唇就再一次被男人给恶狠狠地堵住了,在他疯了一般地吮动里,他腰身一沉便狠狠往前送了进去。

    两两相交,她呤哦出声,他长喘着气,仰着古铜色的脖子,结实的喉结阵阵滑动。

    “占小幺,不是贪么?多吃点!”

    “嗯……”

    一句轻哼,她的声音像小猫儿,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餍足,双臂缠上了他的脖子。

    “下次进来,你能不能提前打声儿招呼?”

    男人低下看她,表情十分的爽利,可说出来的话却咬牙切齿。

    “你管老子!老子的东西,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我呸……不要脸,怎么时候成了你的东西了……”

    “吃下去了……”

    “嗯……”

    *

    翌日,铁手过生日。

    zmi机关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权少皇发了任务——手哥生日,人人参与。除了不用随礼之外,吃喝玩乐全都满请了,生日party搞得热闹又隆重。对于zmi机关的人来说,今儿算得上一个皆大欢喜的好日子了。

    除了在岗位上不能来参加生日party的以外,其他的人,都聚在了帝宫。

    作为京都市有名的销金窝,帝宫无疑是又上档次又能让人尽性的地方。

    而且,这个地方,消息很灵通,他们在这里玩,satan组织不超过十分钟就会知道。

    一场生日party,两处都在琢磨。

    当然,铁手这样的大事儿,少不了艾伦的份儿。当占色从少教所直接过来的时候,艾伦小姐早就已经到位了,正和已经混得极熟的追命玩得乐呵着。

    看着zmi机关有这么多人聚在帝宫,占色心里吓了一跳。

    权少皇在搞什么鬼?

    牵了牵嘴角,她侧脸望向孙青。

    “干嘛,今儿你们机关全体放假啊?”

    “喂喂喂,占小妞儿,你来了?快来快来快来……”不等孙青开口,艾伦已经把她拉走了。

    艾伦本来就是一个极其喜欢凑热闹的姑娘,行为夸张又荒唐,逮到她摁在沙发里就是一阵揉捏,完了就告诉她自己的杰作。不得不说,这个姑娘的性子,真的好,追了铁手这么久都没有效果,也丝毫不见她退缩,反有有越强越勇的那么点儿意思。

    她说,今儿过来,她给铁手准备了一个十几层的大蛋糕。

    只不过,大蛋糕上写的不是生日快乐,而是艾伦小姐别出新栽的一句话。

    “铁手,今晚请你收了我……”

    这……

    占色默了!

    一般的姑娘,再大的胆儿,也没有人敢直接这么说的。

    可这位缺心眼儿的,真心没有半丝怂样儿,英勇的样子像极了花木兰。不过,她还真就凭了这丝英勇杀出了一条血路来,已经在铁手的周围有了许多佩服她的粉丝。这些粉丝,一直在为她追求铁手的道路上添砖加瓦,同时也她顺风顺水。

    晚上这一餐饭是重点戏。

    整个帝宫九重,都被包了下来,一帮子人聚在一块儿,吃吃喝喝,那是欢声笑语不断。

    有追命在的地方,就永远不会冷场。有艾伦在的地方,就永远不会没有话题。有无情在的地方,就不会缺少漂亮姑娘,有铁手在的地方,就永远不会缺少沉默。有权少皇和占色在的地方,就永远不会没有腻歪……

    总而言之,男人们推杯换盏,女人们摇旗呐喊。大家都愉快地喝了点酒,一直闹到晚上十点多还没有散场。

    热闹还在继续——

    不知道几杯黄汤下肚,艾伦有点儿飘了。

    从权少皇的旁边把占小幺拉到了一边儿,她喝得有点大舌头的样子,特别的喜感。

    “占小妞儿……你看见铁手,他今晚上有看我么?”

    占色看着艾伦的样子,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于是,很委婉,“好像有……吧……”

    “靠,占小妞儿,你回答得真不专业!”艾伦醉眼儿斜瞄着她,双颊通红,似醉非醉地重重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特别有爷们儿风范地说:“你啊,就甭给哥们儿留面子了……没有……一眼都没有,不对!半眼都没有……”

    额!

    占色都替她心碎了一地,她似乎却没有什么感觉。又嘀咕着扯了扯她,小声问。

    “占小妞儿,你见到孙青的男人了么?”

    “见到了。”占色皱眉。

    “你觉着怎么样?”艾伦又八卦了上来。

    占色瞄了一眼何易哲与孙青坐的位置,飞快地揽着她坐下来,“挺好的。怎么了?”

    “不怎么地……你不觉得么……那姓何的,配不上孙青。”

    噗!

    占色又想笑又想气,丫自个儿都没捋顺溜儿,喝醉了酒还有心情去八卦别人?

    拍着她的后背,占色翻了个白眼儿,“得了,这谈恋爱的事儿,就讲究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哎!”

    艾伦重重一下,就倒在她的身上。

    “就像铁手……他就不爱我。我到底要做萝卜呢……还是做白菜呢?”

    占色挑了挑眉头,拍着她的后背,无言以对。

    而艾伦不知道是伤感,还是需要倾诉,不管占色说不说话,她一个人就口若悬河地继续着她的萝卜经和白菜理论,表情特别忧伤沉重,“占小妞儿,伤啊!爷快伤不起了!你说我这十八般武艺都快要用尽了,死皮赖脸,厚颜无耻,胡搅蛮缠……脸比城墙还要厚,他为什么就没点想法呢?”

    占色继续:“……”

    “不对,不对!”艾伦挣扎又着坐稳了,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我发现问题不是那么嘀纯粹啊,占小妞儿。按正常逻辑来说,艾爷我虽然造型独特了一点,不闭月也不羞花,可也美得很有艺术性,对吧?只要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被一个女人死缠烂打了一两个月,都会给点儿反应的。所以,这其中有奥秘……一定有奥秘……”

    “……”占色拍着她,继续无奈。

    微眯着一双醉眼,艾伦突地翻了一下白眼。

    “哎,这道理太深奥了,你不容易搞懂。占小妞儿,我给你说点简单点得了。”

    占色心头的一口鲜血,差点儿喷出来,“我智商很正常,艾伦小姐。”

    艾伦盯着她,直摇头:“那我考考你,你心里已经有了四哥,对吧?那假如,现在有一个相当不错的优秀男人来追求你,也像我这样的死缠烂打,你会有什么感觉?”

    “没感觉!”占色实话实说。

    艾伦一听,痛心疾首地吼:“太对了,这个道理深切的表明了一个问题——铁手他心里有人了!”

    “有人了?”

    占色被她惊了惊,瞄了瞄在那边儿埋头喝闷酒的手哥,小心抽气。

    “不能吧?我没见过他与女人打过交道啊……”

    艾伦撇着一张嘴,歪了又歪,更加地痛心了。

    “正因为如此,才可怕啊。你想想……我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我怎么战斗下去?”

    脊背都是汗水,占色被这妞儿的理论搞得智商非常地捉急。

    既然她喝酒了,那她还是给她上一句清醒理智的话好了。

    “艾伦!感情的事儿,强求不得,你也别太激进了。实在不行,咱就撤,好男人多得很。”

    “不要,我不要!”艾伦打着酒嗝,双手可怜巴巴的抱着她,“我就要铁手,除了铁手,我谁也不要。”

    占色叹着,泪千行。

    老实说,她被艾伦的精神,给震撼了。

    然而,不管她说什么,艾伦直接无视。对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个晚上,一看众人的架式,就是诚心要不醉不归的了。一餐饭吃到十一点,一大帮人子人都没有回家去的打算,直接又转战了帝宫九层的豪华ktv包厢,开始了他们美丽歌喉的极度展示。有些在抢麦霸唱歌,有些人在喝酒划拳,有些人在桌子上玩儿牌,整个包间里声声喧闹,热闹得天都震惊了。

    太诡异了!

    占色觉得这不像权少皇的管理风格。

    这到底是闹的哪一出?

    一个角落里,追命不知道怎么的又和冷血扛上了,高声嚷嚷着今天晚上绝对不会放过他,两个人一杯接一杯地躲在边上斗酒兼吵架。孙青和男朋友两个人深情款款在那儿做麦霸搞情歌对唱。

    而艾伦是个女汉子,直接混到了男人堆儿里去打牌。

    一张桌子,一共四方。

    无情带了一个漂亮的小妞儿,坐了一方。

    权四爷今夜赌性甚浓,抱着占色坐在大腿上,又坐了一方。

    闷着脑袋一声不吭的寿星佬铁手同志,独坐了一方。

    顶着烟熏装,梳着鹦鹉头的艾伦小姐,眯着色迷迷的眼睛,坐在了铁手旁边那一方。

    这个牌局子,是权四爷撺掇的。占色觉得他的用心很明显——为了撮合艾伦和铁手。

    牌局刚刚才开始,艾伦大概知道了四哥的用心良苦,搔了搔鹦鹉头,愉快地眨巴着眼睛表了态。

    “四哥,各位,大家都是哥们儿,赌钱太伤感情了。不如咱们玩儿点特别的,找找乐子?”

    权少皇一双狐狸眼浅眯,性感的唇角微翘着,玩味十足地盯着她。

    “说来听听。”

    艾伦色迷迷的目光再次掠过铁手,舔了舔红通通的唇,一副腻歪的笑意。

    “今儿来参加生日party的都是成年人了,咱得找点儿成年人的耍事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