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083米 煽情,完美,一吻倾城

083米 煽情,完美,一吻倾城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成年人的耍事儿?

    成年人能耍什么?

    占色眉头微蹙,她不知道艾伦这厮,又要搞什么鬼。

    不过,不管她搞什么,终归的目的,为了铁手就是了。

    没有发表意见,她瞄向了权少皇。而男人目光浅淡,唇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一只手轻叩着桌边儿,另一只手偷偷掐了掐她的腰,不置可否地静待艾伦的下文。

    见都不说话,无情摸了摸鼻子,放荡的眼风微微扫过。

    “艾小姐的意思,是输了脱衣服?”

    一句话说完,不知道触到了哪根神经,陪在他身边的小美人儿率先捂着小嘴巴笑出了声儿来,柔若无骨的身体不停腻歪着直往他身上蹭。那妖妖娆娆的小模样儿,煞是勾人眼球。

    无情这个人,很是俊美。

    不同于其他几个优质男人,他的俊美因为他的坏,有了升华。

    有人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一个极品男人因了那份儿处处留情,却处处无情的坏,便有了‘质’的飞跃。他低笑着,毫不避讳地狠狠捏了一把那小美人儿腰间的软肉,就出声儿调戏了起来。

    “小妞儿,一会儿要脱,你来替我脱。”

    撇了撇嘴,那小美人儿嗤嗤发笑。

    很明显,除了铁手没有什么表情之外,其他人都对艾伦的提议没有异议。

    确实,赌钱有啥意思?

    可不赌钱,怎么着也得有点彩头,玩起牌来才有意思。

    艾伦眼睛滴溜溜扫了一圈儿,像是已经有了主意,来回把玩着手里的扑克儿,一句话说得意味深长。

    “脱衣服太伤风化了,大家都哥们儿,不合适……咱们今儿来点儿反常的、有追求的、有艺术的、有品味的——不罚输,只奖赢。每一局下来,不论谁赢了,都必须献上直播版舌吻一个。接吻的对象只能在牌桌上的6个人里面找,对方不能拒绝。”

    这……舌吻?

    好有创意!

    占色看着艾伦姑娘红通通的一张脸,觉得这厮真喝醉了。

    无情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笑了笑,叩了叩桌子。

    “我没有问题,随美女的意。”

    “就这么办!”权少皇眸底带笑,一捶定音。

    当然,权四爷十分有理由相信,不管是谁赢了,都不敢挑了占色来吻。

    因此,他玩儿得很随意。

    反正今晚就是出来就是玩的,闲着也是闲着。

    没有人有问题,只有铁手同志皱起了一双浓眉,眸底带着不悦的光芒。他不想玩这种乱七八糟的游戏。可正当他想出声儿拒绝的时候,艾伦却突地又转头过来,目光幽幽地看着他。

    “愿赌服输,公平公正,都坐上来了,你不会连这点儿胆子都没有吧?”

    被一个女人给挑衅了,铁手一时语塞。

    不赌?似乎说不过去。

    好在,她说了,赢了才有吻,他不赢不就行了?

    不过……如果艾伦赢了,指定会选他。

    那,他又如何让她不赢?!

    “好啦好啦,各位,就这样定了。”若问艾伦小姐的脸皮有多厚?那城墙看见都非得哭倒了自己不可。于是乎,不等铁手再想出什么弯弯绕绕来,见大家都没有意见,她直接就把他的态度按默认来处理了。

    “ok了吧?准备开始!”

    铁手的眉头蹙得更厉害了。

    不过,作为男人,他有自己的尊严。

    想了想,他点头,折了个中,目光有些沉,“只玩三局。”

    艾伦刚才说开始的时候,其实心里特没底儿。他要真的不玩儿,她还能绑着他不成?!没有想到他会同意,她眉梢眼底都飞扬着激动的情绪,有机会总比没机会好,而且,她对自己的牌技多少还是有些自信的。

    潇洒甩了一下七彩的鹦鹉头,她乐呵呵的打了个响指,冲铁手摆出个十足拉风的女汉子造型来。

    “行!一言为定。”

    闻言,权少皇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又看向铁手,目光凝重,没有说话。

    铁手也看向他,不说话。只是冲他点了点头,面无表情。

    他们两个人像在递眼神儿一样的动作,弄得艾伦心里‘咯噔’一下,差点儿就蹦了起来。

    “喂喂喂,你们两个,不许玩暗语哦?”接着,这姑娘又大声儿的嚷嚷起来。

    “各位哥们儿,大家都要有牌品啊,人品啊,谁都不许放水,各凭本事……”

    看着她张牙舞爪的夸张样子,占色心里暗叹。

    关于艾伦的‘牌品’,她多少听她说起过一点。艾伦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混迹了这么久,什么牌都玩得贼精,技术确实不错。可相比起这个来,她‘不怕死’的精神头似乎更足。为了对铁手一亲芳泽,竟然连这招儿都想得出来。

    “开牌吧!”

    权少皇一声令下,赌局就拉开了。

    艾伦打了个“ok”的手势,冲权少皇暗示性地挤了挤眼睛,又掠过去狠狠地盯了一下无情,然后才清了清嗓子,“玩梭哈,比牌面儿。还有,不许弃权,不许不跟……”

    说完了,她想都没想,直接就把牌递给了无情家的小美人儿。

    “喂,美女,你来发牌。”

    那大喇喇的样子,忒招人恨。

    那小妹子好不容易刚钓上了无情,还没有睡过呢,却突然就成了服务小姐,有点儿郁闷。

    “我……”

    不等她拒绝的话出口,无情就笑着打断了她。

    “乖,去切牌……”

    男人懒洋洋的音调,用磁性的调子说出来,还暧昧地捏了捏她浑圆的屁股,调逗性十足。那个小美人儿顿时就乖顺了下来。欲拒还迎地拍了拍他的手,红着小脸儿就站起了身来开始给大家发牌,语调温柔又柔和。

    一轮牌刚刚发出去,这边儿的激烈战况,很快就引来了不远处正在玩乐人群的围观。好几个人围了过来,准备看这一场‘旷日之战’,就差呐喊与加油了。

    占色对梭哈不是太懂,就连规则知道得都不多。不过反正都是权少皇在玩,她也不用动脑子,只需要乖乖地坐在他的大腿上,任由他抱着观战就成。

    梭哈又名港式五张牌,玩法简单,以牌型比较来论输赢。

    发到第三轮的时候,牌面上已经可以见到些输赢了,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占色的心脏也跟着往上吊。

    脑子转了转,她凑近权少皇的耳边,低低的问:“你要赢了怎么办?”

    “嗯?”

    权少皇不明所以地偏头,看着她粉粉的小脸儿,低声失笑。

    “赢了,就奖励你一个吻。”

    “去!当着这么多人,咱还要不要脸了?!不许赢,听见没有!”占色偷偷在桌子下面捏着他的硬实的肌肉,美眸瞪圆着扫向他。可看着男人棱角优美的侧脸上挂着的笑意,心里顿时忧伤了。

    丫这么恶趣味儿,指定不会听她的。

    说来也扯淡,人人赌博都为了赢,也就艾伦才想得出来,只要不想当众表演吻戏,都得奔着输去。

    她摇着头,又小声喃喃自语了一句。

    “可怜的手哥。”

    权少皇耳力多变态,眉头一挑,就玩味地看了过来。

    磨了磨牙齿,他声音低低,也凑近她的耳朵。

    “你他妈啥意思?”

    “我啥啥啥意思……?”占色奇怪。

    “哼!”

    重重地冷哼着,小女人那句可怜的手哥,让权四爷心里的大男子主义又飙上头来了。

    家门不幸,欠收拾!

    占色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冷哼什么,见有人看过来了,也就乖乖地闭了嘴。

    与她悠闲的状态完全不同,艾伦小姐这会儿星眸微眯,淡淡浅醉的脸上一片通红,心脏都快要提到嗓了眼儿了来了。当然,她心里也知道,这个看着很银荡的赌博游戏,其实非常的安全。

    第一,权少皇不可能吻她。

    第二,无情也不可能吻她。

    第三,……当然,铁手也不会想吻她。

    但是,她有两个机会必须逼得他来吻。一个就是铁手赢了,另一个机会就是她自己赢了。不过么,两相比较,她最喜欢的还是自个儿赢得轰轰烈烈,然后再去轰轰烈烈地舌吻铁手,看他还敢不敢不理自个儿。

    心里做个美梦,她似乎已经尝到了男人的味道了……

    可是……

    老天不长眼睛,看着面前一副烂透的牌,她托着腮帮的手都快颤了。

    第一局,不用再幻想了,她的赢面非常的少。

    不出所料,在大堆人马的观战中,第一局毫无悬念。不想赢的权四爷运气太红火了,五张牌一溜儿的同花顺,想不赢都不行,运气挡都挡不住。

    迎着艾伦投过来的目光,权少皇目光眯了眯,似笑非笑。

    “人品决定命运!”

    听出了权少皇的戏谑,艾伦有点儿肉痛,指了指自己。

    “四哥,你看着我干嘛……?你该不会是想吻我吧?”

    权少皇脸一黑,正想说话,艾伦又‘厚颜无耻’地接了过去。

    “当然了,你要吻我的话,我免为其难……也行啦!”

    “找死?”权少皇瞪了她一眼,她立马就闭嘴了。

    这个艾伦,就是一个嘴上说得贼顺溜,其实啥腥也没有沾到的主儿。嘿嘿嘿地乐了乐,她摇头晃脑的盯着占色,又扯着喉咙嚷嚷,“行了,你俩快点儿。咱等着下一局呢。占小妞儿,你要好好表现啊,让我们欣赏一下权四爷接吻的时候,表情到底有多销魂蚀骨……”

    在一干人的撺掇里,铁手面无表情,眉头都没有蹙一下。

    可是,占色真真儿怯场了。

    现场的观众太多,吓得她双腿直软,真想扯着就开溜。

    不过,艾伦却抢一步,直接就抓了过来。

    “不许跑!占小妞儿,愿赌服输啊。”

    “我又没赌,再说了,明明就是赢了——”

    “对,愿财服赢。快吻,快吻!”

    她这一嗓子吆喝出去,现场一帮子人都跟着起哄了。

    “舌吻,舌吻,舌吻!”

    喧嚣声,声声入耳。

    要知道,这事儿多难得啊。能看到老大和嫂子现场接吻,这样的娱乐节目,谁不喜欢凑热闹?因此,牌桌子边上转了厚厚一大圈儿人,就等着看那销魂一刻。

    人群里,突然传来一声吃痛的‘吡’声,然后便是冷血的吼声。

    “你踩我干什么?”

    只见见追命冷哼,“我看不见,掂一下。”

    冷血又嘲笑,“小矮子!要不要我举你起来?”

    追命哈哈一笑,没有受到打击,“行啊,要不然,我骑你脖子去上吧?”

    “……”

    “喂,你俩消停点儿!”等着看戏的无情受不了啦,轻靠在椅子上扫了过去,“要不然你俩先来表演?”

    得,这下冷血和追命不吵了,也不吭声儿了。

    可是,占色的眉头就蹙成一团儿了。因为没了那两只掩护,大家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她与权少皇这边儿来,一道比一道高的叫吻声,不绝于耳,搞得她臊到家了。

    无视她的羞涩,艾伦小姐脸色潮红,神情激动,看上去比她自个儿接吻还要来劲儿。

    “快点儿啊,四哥……吻啊,大家都等着呢。”

    权少皇扯了扯衬衣领口,勾唇浅笑着,余光扫了一下围在旁边那一只只的兴奋表情,沉声淡笑。

    “行,今儿爷就满足你们的愿望。”

    不等话说完,在一帮子人亮度很高的目光注视下,他一只手轻抬起了占色的下巴来,黑眸烁烁地锁定了她精致的小脸儿,另一只手温柔地替她拂开额角的发丝,指头在她面颊上轻轻摩挲着,那个动作演绎得比任何一部狗血偶像剧还要来得经典又煽情。

    占色脸上一臊,心尖子直发颤。

    “权少皇——”

    “乖,闭上眼睛。”

    男人说完,扣在她腰间的手臂一紧,一把就将她锁在自个胸前。低下头,含着她两片儿粉润的唇瓣,轻轻舔吮了几下,舌尖就轻轻地抵了过来,在她的唔声里,轻松地撬开了她甜美的唇关,探索着入内勾引她粉嫩的小舌。

    两个人接吻,不是第一次了。

    可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却绝对第一次。

    太内涵了!

    不知道是不愿意破坏这份难得的美景,还是大家伙儿都看得太过投入了。现场除了ktv里的音乐背景,没有半点多余的杂音,甚至一干人的呼吸都屏紧了,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个人渐渐投入的深吻,感受着那浮动在空气里的情意,还有似有若无的低低轻喘……好些男女同胞,都有些按捺不住,蠢蠢欲动了。

    煽情,完美,经典……一吻倾城!

    老实说,权四爷的确是一个调情的高手。

    占色本本脑子挺清醒的,哪儿知道,被他那么一吻,很快就不受控制地陷入了他温柔的拥吻里。唇不是唇,舌不是舌,身子轻轻颤动着,满心满眼都只剩下他了。

    吻,持续着。

    两个人,一寸一寸地吮吸着对方,或包容,或爱抚,动作柔情而缓慢,两个人俊美的外型,比偶像剧的亲热造型更得劲儿。即便他俩无心勾引,却不知道勾引出了多少人心里的遐思。

    性感、深情、缠绵。

    这样有情爱的舌吻,比看任何av还要来得有劲儿。

    一个短短的吻,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却让众人的视线挑到极致。

    吻毕,好多人干咳不已的清嗓子,掩饰自个儿的失态。

    而两个深吻在一起的人,四目相对着,红唇烈焰,润泽无方。没有人说话,可两双眸子里似乎都在诉说另外一层只有他们才懂的特殊含义——在一起,那就只能是彼此,不论今后的生命里还有谁想进驻,都不可能再被代替。

    ……

    第二局,很快结束了。

    可怜的艾伦卯足了劲儿,却敌不过命运的安排。

    天不让她赢,一把烂牌翻身无术。

    翻着大白眼儿,她欲哭无泪。

    这一局赢的人是无情,作为游戏花丛中里的好手,无情公子对吻自然不陌生,堪堪当着众人的面儿,就上演了一回活色生香的销魂吻戏。一手搂着那个小美人儿,他二话不说,摁在旁边的沙发上就激吻起来。

    他的吻,与权少皇刚才对占色做的不一样。没有浓情蜜意,只有纯粹的色和欲,赤裸裸的动作,不带任何感情,只有调戏女人的风情。深吻勾缠,风骚十足,赢得了掌声无数。

    不过,在掌声里,他却不知道……

    今天的放纵一刻,为日后他想漂白自己,加深了n个等级的难度。

    现在不懂爱,等他终于懂得爱了,想要全心全意去对一个女人好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今天的行为……真操蛋啊!

    ……

    第三局,也就是最后一局,也是艾伦剩下的唯一机会了。

    那个被无情吻得晕头转向的小美人儿,一张小脸儿上带着红通通的娇羞,纤纤手指一张一张的发着牌,神色还处于刚才那一波热吻的激情里,明显没有回过神儿来。

    艾伦目光像只兔子,赤红赤红地,上半身全趴在了桌面儿上。

    每发一张牌,她都双手合十的说拜托,几乎带着敬畏地看着她的牌面儿。

    牌发到第三轮时,权少皇与无情就先出局了。

    剩下来,只有铁手与艾伦,一对一的对决。

    啧啧!

    这样儿的结果,让艾伦激动得差点儿哭了。

    命运啊!太特么照顾她了。

    如果她这一局赢了,她就可以吻到铁手了。

    同样的,如果她这一局输了,铁手也只能选择她了。

    为啥呢?一开始她就老奸巨滑的想好了,所以说,接吻的对象只能在桌上的六个人里面去选。一共三个女人,铁手不可能去吻占色,也不太可能去碰无情的女人……那么除了她艾伦,他还能选谁去吻呢?

    嘿嘿嘿。

    她心里奸笑着,一脸腻歪的表情。

    终于,第四张牌发出来了,她眯了眯眼睛,有些不放心地再次向铁手确定。

    “喂,铁手同志,愿赌服输啊,可不许赌不起。”

    一句话出口,铁手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鼻翼里淡淡地“嗯”了一声儿。

    艾伦心下大喜,死死地盯着牌面儿。

    最后一轮,一决胜负的时候终于到了。虽然她有了底气,不管输赢铁手都是她的了,但她还是希望自个儿能赢。那感觉可是不一样的。她要赢了,铁手就是她赢回来的。他没有选择反抗的权力,那得多有面子。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牌,赢面很大。

    她的底牌是黑桃k,面前已经有了同黑桃花的10、j、q,很容易组成同花顺,或者同花。而铁手面前已经开出来的三张牌分别是a、a、8,颜色不同,不连,虽然她看不见他的底牌,可最多也就是对子吧?

    愉快地想着,她的心激动得怦怦直跳,连带看那个小美人儿都顺眼了。

    “美女,快发牌!”

    那个小美女儿看了这么久,自然也看出点儿门道了。

    抿了抿唇角,她拖着软酥酥的尾音,娇娇地说。

    “最后一轮了……”

    嗖!

    一张牌切到了艾伦的面前,是一张黑桃8。与她的牌组合是同花,虽然没有同花顺,却也是一副好牌了。而小美人儿切到铁手面前的牌却是一张“a”,在不看底牌的情况下,除非他的底牌还是一个“a”或者“8”,才可能出现‘铁支‘和‘葫芦’的牌型来赢过她。

    怦怦——咝!

    现场不知道谁倒吸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谁的心在跳。

    接下来一步,就等着双方亮底牌了。

    艾伦咬了咬下唇,心里妥妥地,翻开了底牌,提了一口气。

    “同花!”

    “哇,不错呀……手哥,快亮底牌……”

    大家似乎都在等着最后的一场吻戏,一个个都躁动了起来,叽歪着催促。

    铁手黑眸沉了沉,面色平静,没有看任何人,只是不动声色地慢慢捏着底牌,翻了起来。

    “天!是老a?”

    “四条a——太牛了吧?”

    四条a,一个8,铁支秒杀了艾伦的同花。

    很显然,艾伦小姐输了,不过,她心里还是妥妥的,带着醉意的眸子快要渗出水来了。

    “ok,我输了,铁手同志,你牛,你赢了。快履行规则吧。”

    她在等铁手的吻。

    事实上,不仅是她,就连别人都觉得铁手没得选择了。

    他除了挑艾伦去吻,还能吻谁?

    然而,与大家的期待不同,铁手一张始终面无表情,眼神儿突然深邃了起来,目光淡淡地扫过占色时,让权四爷的手腕紧了一紧。毕竟之前说过不能拒绝,要是他突然提出来要吻占色,他究竟是该先杀人呢,还是该先杀人呢,还是该先杀人呢?

    占色眉头一蹙。

    铁手突然掠过的眼神儿,一刹那,让她的心沉了下。

    那眼神儿……为什么?

    就在她的忐忑与疑惑里,铁手的目光竟然落在了正等着看好戏的无情脸上。

    “过来——”

    两个字,掷地有声,众人哗然。

    “啊!”无情显然不能接受这种悲剧,惨叫了一声。

    “哥们儿,你不是吧?”

    无情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他玩过无数的女人,还从来没有接受过男人的邀请,真真儿给骇住了。不仅仅是他,连带着观众们都闹腾起来了。有人在哈哈大笑,有人直吹口哨喊‘好基友,来一口’,现场的气氛完全被点燃到了高潮。

    这闹剧搞得,几乎都快忘记了,旁边有一个心碎了一地的艾伦小姐。

    艾伦面色僵硬着,咬着下唇,憋屈得心肝儿直抽抽。

    好你个铁手,该死的铁手。等你有一天落到老娘的手里,必须先奸后杀!不行,先奸了再奸,奸了再奸,奸得不想奸的时候,再杀。

    她知道。他故意的……

    他宁愿去吻一个男人,也不愿意来吻她。

    这,这,这也太伤她的自尊心了吧?

    “吻啊,快吻……”

    雪中送炭的人少,趁火打劫的人特别的多。大家伙儿都闹腾着等等看好戏,看铁手和无情要怎么收场。只见在无情的哀嚎声里,铁手镇定地站起了身来,面无表情地拂开旁边的人,径直走向了对面的无情。

    人群里,有人低低地抽气。

    不是吧?

    都以为开玩笑的,不敢真干呢?

    无视众人,铁手伸臂就过去抓无情,动作利索,没有半分迟疑。可,眼看就要抓住无情的肩膀了,无情却迅速后侧而过,一声‘娘也,小爷我尿急’说完,人跑得比兔子还要快,转瞬间,就没有了人影儿。

    抵不住铁手的总攻造型,无情灰溜溜的尿遁了。

    铁手眉头微蹙,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依旧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艾伦。

    “他不配合,与我无关。”

    艾伦咬着唇,后悔死了,真想一头撞死自己。

    为什么之前她没有想到,铁手会是一个这么前卫的青年?

    她应该先说好,只许异性,不许同性才对。

    靠,竟让他钻了空子。

    不过,一瞬之后,她的拳头捏了又捏,又颓然了。她心里非常清楚,如果她真设定了只许异性这个揪儿,那么,铁手他肯定宁愿选择去亲无情找的那个公关小姐,也不会乐意来亲自己吧?

    怂死了!

    慢慢地站起身来,她垂下眼眸,目光里雾气浓重。

    “不玩了……老娘也尿急。”

    恨恨地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冲向了洗手间。

    铁手敛了一下眉眼,不动声色地坐了回去,一点情绪皆无。

    赌局结束了,刚才看热闹的人都纷纷散去。当然,大家都知道铁手与无情也不可能真的去吻,心里也都心知肚明艾伦对铁手那点子心意,更知道铁手刚才的行为,表明了他什么态度。谁都不想让战友觉得尴尬,懂事儿的人,都转头玩自己的去了。

    很快,ktv里歌霸再生,唱歌、喝酒、划拳的声音又嗨了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占色见艾伦一个人上厕所,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就有点儿担心了。

    ktv里音乐声太吵,她凑到权少皇的耳边。

    “四哥,我去看看艾伦。”

    权少皇眉梢微挑,拍拍她的后背,“去吧。”

    占色起身,寻着洗手间的位置,就出去了。

    她的背影刚消失在包厢里,权少皇勾了勾唇,倒满了手里的酒杯,就端着走到了铁手的面前,盯着默默不语的他看了几秒,慢慢坐在了他的旁边。

    铁手眉头微松,“四爷,那边还没有动静。”

    权少皇点了点头,看了看他没有表情的清俊脸色,仰着脖子,优雅地抿了一口酒,才淡淡地出声。

    “拿出来吧。”

    铁手偏头,看着他,皱着眉头,不吭声儿。

    接着,他直接伸手在裤兜儿里,掏出了一张牌来。

    那是一张红桃“k”,而这张牌,才是他刚才真正的底牌。

    垂下眸子,他声音有些沉闷,“就知道瞒不了你。”

    权少皇眸色深了深,一脸的意味儿深长,“铁手,你真打算光棍一辈子?”

    “我会找的。”铁手安静的坐着,高大的身躯纹丝不动,看不出来表情。

    权少皇挑了一下眉头,语气有些凝重。

    “艾伦伤心了。”

    铁手面色冷静,声音无波无澜:“与我无关。”

    权少皇喟叹一声,给他倒酒,不再吭声儿了。

    事实上,不管有多想撮合他与艾伦,以便解决自己的后顾之忧,也不能强迫铁手什么。毕竟感情上的事,不是当事人很难明白那心情。今天晚上,铁手用他的行为来再次证明了他不想与艾伦在一起的决心,作为老大,他自然不能强人所难。

    静默了半晌,挑着桌面上那张红心‘k’,权少皇唇角微牵,玩笑地说。

    “你这身手,做职业老千,会很有钱途。”

    铁手闷着脑袋喝酒,不置可否地抿了抿唇。

    艾伦太轻敌了。

    她自恃牌技厉害,那里会知道自个儿就是三脚猫的功夫?像铁手这样的职业特工,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一干人的围观下,轻松换一张牌,不过小菜儿一碟。

    *

    占色找不到艾伦了。

    她把九层的两个大洗手间里都找遍了,也没有发现这个小姐的身影儿。

    作为女人,她特明白艾伦现在的心里。那小妞儿其实就是面上吼得闹腾,其实心里并没有她发现了来的那么坚强。要不然若干年前,占色也不能成为她的救命恩人了。刚才在包厢里丢了面子,她一定是偷偷躲到哪个地方去黯然神伤,舔舐伤口去了。

    艾伦性子倔,不想让人看见她的伤心的一面。

    她理解,喜欢一个人没有错。

    可从铁手的角度,他不喜欢一个人,似乎也没有什么错。

    错就错在,没有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吧?

    一边找一边寻思,她走得极慢。

    帝宫九层地方很宽敞,包厢和其余的配套设施自然更多。她找来找去没见人,就准备给艾伦打电话。手机刚拿起来,还没有拨号,身边一个紧闭的包厢里,就传来了一个女人似呜咽似埋怨的声音。

    “我不要听,不想听你再解释了……”

    那男人的声音极小,占色几乎完全听不见。不过,却可以判断出他又说了一句什么,因为,那个女人的情绪似乎更激烈了,彻彻底底地哭了出来,将男人的声音全压住了。

    “……呜……你还敢说爱我?我看你爱的人,一直都只是你自己吧?”

    “……”

    “没睡她?哼,你真当我傻的呀……?”

    “……”

    “不管了,你个狠心的男人。我不想再听你说了,什么都不想听!你要不然就马上就和她分手,要不然,我现在就去告诉她……告诉她你跟我的关系……”

    “……”

    “……我告诉你,没门儿……我怀孕了,你说……你准备怎么办吧……”

    “……”

    声音断断续续,时高时低,从不算太隔音的门里传了出来。不过,虽然不太清晰,只需要简单的几句话,就足够占色了解一个狗血的故事套路了,无外乎,一个渣男脚踩两只船,还差点儿要翻船的故事。

    冷冷哼了哼,她拨着号码,迅速地走过那个包间。

    占色向来不耻这种男人。

    事实上,像无情那样的男人,她还能勉强接受。毕竟那是生活态度的问题,你情我愿,不谈感情。而这种以爱情为名义去伤害女人的人渣,比单纯用钱去买身体,更贱了不止一百倍。

    *

    找到艾伦,是在帝宫的第十重——咳,天台上。

    艾伦一个人坐在那里吹冷风,在忽明忽暗的霓虹光线下,一张脸上情绪莫名。见到占色上来,艾伦一把扑过去抱住了她的腰,不知道是羞愧,还是失望,她噘着的嘴巴,翘得能夹起一支铅笔。

    “占小妞儿,哥们儿是不是特别没出息?给你丢面子了……”

    占色轻轻环着她,安慰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说什么傻话呢?你比谁都有出息。勇敢、善良、坚强,敢于追求自己喜欢的人,没有错。”

    哭丧着脸,艾伦紧紧地拉着她,声声都是哀怨。

    “占小妞儿,你给我说说,铁手他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占色心里微沉:“……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艾伦苦哈哈地抬头,目光清澈地看着她。

    占色又好气又好笑,“我为什么该知道?”

    甩了甩一头的短发,艾伦不知道哪根儿神经又搭上了火线。突然间站起了身来,叉着腰狠狠咬牙的样子,凶悍得像一只纯粹的女汉子。

    “靠!你丫不是心理专家么?你赶紧的给哥们儿分析分析,这个铁手,他到底要萝卜还是白菜。你说说,我得有了一个范围,才会有胜算对吧。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儿,像一只无头苍蝇似的,不了解他,不懂他,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说着说着,她又低了低头。

    “占小妞儿,帮帮我吧,我好可怜的。”

    噗!

    占色差点儿喷了。

    不怪她,而是艾伦的形象实在太搞笑了。

    叹了一口气,受了艾伦影响,她觉得自个儿也哀怨了。

    世界上,没有绝对没心没肺的女人。再坚强的女人,也会受伤。再厚的脸皮,也会被打破。

    占色理解,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她现在的心情有多么的落寞。

    想了想,她在艾伦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拍,正准备疏导一下这个可怜的失恋女性。却没有想到,她刚递过目光去,艾伦就抬起了眼皮儿来。她的眼风,不若刚才的徬徨与痛苦。短短的十来秒时间时,她空前强大的治愈能力再显神威,又重新凝集起了战斗力,不带半点儿伤心的哼了哼,厉声问她。

    “占小妞儿,我有事儿问你……”

    占色惊悚了一下,“你问。”

    狠狠捏着她的肩膀,艾伦面对着她,作势又揉了几下。

    “你觉得我还有希望吗?哥们儿,只要你说一个字,有,咱接着再战。”

    这个问题,很考验技术。

    关系到她的人生,她的命运,占色该怎么回答?

    事实上,她没有回答,而是反问。

    “如果我说没有,你就会放手?”

    咬了咬嘴唇,艾伦耷拉一下了眉头,眸底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

    “不会。”

    静默了两秒,占色环着她的肩膀。

    “那不就结了?艾伦,相信我,人心都是肉长的。”

    哈哈一阵大笑,艾伦听懂了她的意思,受到了鼓励的屁股,弹簧般弹了起来,激动的样子,像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抱着占色的身体搂着跳着,一阵阵大声尖叫。

    可既便这样儿,她似乎还不满意。

    突地,她一个转身站到了平台上头,双手做喇叭状对准了霓虹万里的京都城,大吼了一声。

    “铁手,老娘要定你了!你给我等着——”

    这精神头儿,让占色又惊又叹,小心地过去拉住她。

    “喂,快下来,小心掉下去,铁手就只能是别人的了。”

    目光怔了怔,艾伦低头看了看脚下九层的楼底,又调头看了看占色担忧的脸色,一秒后,突然像被针给蛰了屁股似的,颤抖着猛地跳了下来,颤抖着挤出一句话。

    “妈呀,老娘有恐高症——”

    去!

    爱情的力量多大?……恐高症都不恐了。

    又好气又好笑地叹着,在这一刻,占色真心被她的情感给震撼了。双手紧紧抱住身板还有点儿僵硬的艾伦小姐,她语气平稳地说。

    “艾伦,赌局结束了。可你的生活还没到亮底牌的时候,继续打下去,不一定就是败局。”

    “我懂了,谢谢你,占小妞儿……”

    十分钟后,在占色的疏导下,艾伦很快就恢复了情绪。

    当然,还有她小强般的战斗力。

    等两个姑娘说笑着,再次返回刚才的包厢时,才知道出事儿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