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092米 一寸爱情一寸爱

092米 一寸爱情一寸爱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锦山墅。

    在屋子里聊唠了一会儿,见今儿下午的太阳很好,艾伦屁股坐不住的老毛病又犯了。灌了半杯水,就屁颠屁颠地找了李婶儿和另一名杂工上来帮忙,把占色和孙青两个‘伤残人士’都给搬到了外面大花园的躺椅上坐着。

    长长吁口气,她砸巴着嘴。

    “两位小姐,日光浴舒服吧。告儿你们啊,多晒太阳,绝壁好得快。”

    孙青抿唇,但笑不语。

    占色半眯着眼,看着无处一蓬开得正盛的凤仙花,笑着回应。

    “挺好!”

    白天的锦山墅很安静,除了警卫和杂工,没有别的人在。

    三个女人并排着躺在花架下的躺椅上晒着太阳,唠着女人的私密小话儿,心里别提多舒服了。尤其兴奋的是艾伦小姐,她东瞅西望,看着这座奢华的山顶大别墅,嗅着花园里微风送来的花香,手指抚着线条流畅的太阳躺椅,一阵感叹。

    “啧啧,占小妞儿,说什么我都得来住这花园洋房……太美了,让人顿生羡慕嫉妒恨的心。”

    占色掌心搁在小腹上,偏过脸去,正想说话,花架后面就钻出来了一个小屁孩儿。

    不是别人,正是午觉起来的权十三。

    叉着腰,他不客气地看着艾伦,接了占色的话茬儿过来。

    “喂,阿姨。你想要住进锦山墅,得先过我这关,知道么?”

    “噢!”艾伦撇了一下唇,瞪着大眼睛,逗他玩儿,“那小朋友,你同不同意呢?”

    “当然……”十三挑眉,摇头,“不同意。”

    艾伦伤心了!

    现在的小屁孩儿,都像他这么拽的么?

    习惯了小十三行为风格的占色和孙青,压抑不住的浅笑出声儿。

    而吃了瘪的艾伦小姐,郁结上心了,咕哝着,她呻吟一声,苦着脸又问。

    “喂,小朋友。你不让我住进来,你得给个理由吧,为什么啊?你不喜欢我?”

    双手抱着臂,十三静静而立,翘着唇睨她的小模样儿,像个懂事的小大人,作势还故意冷哼了一下。

    “阿姨,你别瞧着我妈单纯善良好欺负,我权十三可不是那么好蒙的。”

    “蒙你?”艾伦哀嚎。

    十三点头,“我必须毫不留情地打破你的美好幻想——直说了吧,你是不是冲着我老爸来的?”

    “啊!什么跟什么啊?”

    艾伦忍不住又呻吟一下,重重地摸着额头,扯了扯嘴唇正色说。

    “小十三,你弄错了吧?我对你老爸可没意思。”

    不屑地翘一下小嘴,十三乌黑的眼珠子十分明亮。

    “阿姨,你还在装呢?这些年像你这样的女人,我可没少见。打着各种幌子,目的都是想勾引我老爹。就你那眼神儿。不用啰嗦了,你这样子,一看就知道,正在发花痴。”

    靠!

    臭小孩儿,连她在发花痴都看得出来?

    艾伦酸溜溜的小心肝儿,顿时抽搐了。

    没错儿,她确实发花痴了。只不过发花痴的对象却不是他老爹就是了。

    心里这么寻思,她越发觉得住进锦山墅来是一个不错的决定。不仅有铁手可以追,还有一个小帅哥可以逗,那日子岂不美好得赛似神仙?于是乎,瞥了一眼似笑非笑的占色,她作势抓了一下脑袋上的鹦鹉头型,更加来劲儿了。

    “小十三,你看我多可爱。要不……我也跟你做额娘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我肯定会比你额娘对你好的,天天陪你玩游戏,打扑克,上山捉蛐蛐……”

    “哼,你再好是你的事。在我心里,只有一个额娘。她就是我最好的额娘。”

    艾伦冲占色撇撇嘴,翘了一下大拇指。才又转过头去,抬高下巴,脸上像得跟朵花似的,忍俊不禁地去逗小十三。

    “哎哟,小乖乖,姨姨求你了,你就批准我住进来吧。我保证不抢你老爹……还给你送礼物,好不好?”

    “不稀罕!我是那么好收买的?”

    十三除了在熟悉的人面前会开朗一点,对待像艾伦这种不常见面的人,向来比较冷漠寡淡。别看小小年纪,那言谈举止间的心高气傲,已经深入骨子里了,一看就继承了权氏家族人的血统。不过六岁的小屁孩儿,说话一字一句条理清楚,逻辑得当,就冲那帅气逼人的小模样儿,可以想象等他长大了,肯定得迷倒一大票小女生。

    三个女人互望一眼,心里都是闷笑。

    艾伦小姐童心未泯,被小十三打了脸也不生气,憋着快要笑瘫的情绪,正色地清了清嗓子,说得特认真。

    “小帅哥,姨姨是诚心要跟你好的。哪有送礼物不要的道理?这样吧,礼物你来选,你要什么姨姨就送你什么,你看这样儿行不?”

    “我要什么,就送什么?”十三重复一遍,摸了摸下巴,看着艾伦夸张的表情,“这个可以考虑。”

    艾伦愉快了,咧着嘴,“那不就结了?你说吧,你想要什么礼物?”

    小十三利落地放下手来,学着大人样的叹了一口气,又摇了一下小脑袋。

    “这可是你说的,那你就送我一匹奥巴马吧。”

    一匹奥巴马?

    艾伦看看他狡黠的眸子,又看看无奈噙笑的占色,再看看阳光灿烂的天空,终于惆怅地倒下了。

    “占小妞儿,你这个儿子太难搞了,我决定——投降!”

    一直在看他俩逗闷子的占色,闻言忍不住笑出声儿来。冲小十三招了招手,等他走近,才把他抱坐到腿上来,指着艾伦,笑着对他说,“十三,她是艾阿姨,是额娘的好朋友。她呢没坏心的,就是想到这儿来陪我们,你觉得怎么样?”

    “额娘的朋友?”

    十三轻轻念叨了一下,突然皱起了小眉头。

    “额娘,朋友是什么?”

    占色吃了一惊,看了看小十三认真的小脸儿,才微笑着向他解释。

    “朋友啊,就是有困难的时候可以相互帮助,不计回报的人。朋友就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值得你去信任的小伙伴儿。我家小十三,也会有朋友的。”

    这个回答比较通俗,十三能够听得懂。

    可是,歪了歪头,他的小脸儿却纠结了。

    “额娘,父皇说过,人只能靠自己,不要想着别人来帮助你的。父皇还说了,除了自己,不要信任任何人。因为你觉得可以信任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在你看不见的背后捅你一刀。所以,十三才不要朋友。”

    小屁孩儿清澈的目光,触得占色心尖儿泛凉。

    这么点儿的小孩子,权少皇却给他灌输这样的思想?

    不得不说,虽然那或许是残酷的现实写照,可这离健康的教育方式,真是天壤之别。要每个家庭都这么教育孩子,后代不都长歪了才奇怪。

    其实她可以想像得出来,不论是权少皇还是小十三,他们的生活看着优渥富足高高在上,其实却有许多常人体会不到的孤独。同样,也只有常理心灵孤独的人,才会在越来越现实的人际关系中产生出这样消极的思想来。

    搂了搂小十三单薄的小身板儿,她心窝处,隐隐地疼痛了一下,直接就对她进行了与权少皇相反的正面教育。

    “十三,人活着呢,就得有朋友,有了朋友,就不会再孤单……”

    她吧啦吧啦的说着,十三频频点头,可艾伦却听得头痛。同样作为‘逆女’的她,从小到大听得大道理太多了。半眯着眼,迎着阳光,看着天空飞过的一只只小鸟,她懒洋洋地逗起了小十三来。

    “喂,小帅哥,要不要姨姨做你的第一个朋友啊?”

    十三偏过头去,耸了耸小肩膀,微微翘唇,“不行。”

    “为啥又不行?”

    “因为……我嫌弃你。”

    “嫌弃我?”艾伦憋屈了,腾地坐直了身体,虎巴巴的瞪眼看他,“喂,小屁孩儿,你那是什么眼神儿?”

    “嫌弃。”十三回答得牛劲儿,小下巴微微昂着,“阿姨,你看看你啊,都长这么大的人了,连头发的颜色都还没有走上正轨。正常的衣服也没得穿,脸上都画得像京剧脸谱,我当然嫌弃你。”

    一条条黑线划过。

    三个女人面面面相觑,同时大笑了起来。

    艾伦这个造型被很多人说过,她到是无所谓。只是没有想到,今儿竟然会被一个小屁孩给鄙视了。

    捧着肚子笑了片刻,这厮突然发了神经,又莫名其妙地精神振奋了起来。

    “我说占小妞儿,孙姑娘,你们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么?”

    “代表什么?”

    “代表了艾爷我现在的样子,存在感极强,特别有震撼力,容易深入人心,超级给力。”

    小脸儿上惊愕一下,小十三看着占色,抖了一下,“额娘……”

    占色勾唇,摸摸她的脑袋,“怎么了?”

    小十三拧着眉头,一本正经的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额娘,恕孩儿不孝,孩儿要对不住你的朋友了……”

    说完,在占色一头雾水的目光注视下,只见小十三飞快地跳下她的膝盖,蹲在花坛的边儿上,作势就干呕了起来。一边儿呕吐着,还一边儿小声儿嚷嚷。

    “菩萨啊!你快让人把那个自恋的阿姨……给收了吧!”

    占色嘴角一阵抽搐,哭笑不得。

    这一大一小两个人凑到一块儿,真是太搞了。

    不过这么看来,艾伦要来锦山墅住下,真不算坏事儿。就她那抽条过的脑神经,特容易引来欢乐。

    花园里,微风飒飒,笑语不断。

    就在变型大鹦鹉与傲娇小屁孩的大决斗中,占色放在雕花小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到手里看了看号码,她食指微弯,滑划一下屏幕,接了起来。

    “喂,晓仁,找我有事儿?”

    今儿是周末,占色不用上班。她脚扭了之后,给艾慕然打过一个电话,说尽量不耽误正常工作,不过,如果脚确实不行,可能还是得请几天假。这件事儿,杜晓仁应该不知道才对,自然不会是来慰问她的。那么,她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这心里猜测着,她不动声色。

    杜晓仁果然没问她的脚,客气地问了几声儿好,含含糊糊着,好像对即将开口的事儿不太好意思。

    “色妞儿,有个事儿,想找你帮忙……”

    占色眉心微拧,受不了别人的支吾,“晓仁,有事你就直说吧。”

    轻‘嗯’了一下,杜晓仁的声音,却还是很小。

    “色妞儿,你手头方便么?”

    原来是借钱?

    也曾受过穷、举过债的占色,自然知道向人开口借钱的难处。俗话说,‘债是一根无头刺,解不开它捆死人’,虽然杜晓仁不好意思开口,可冲着当初章中凯烧伤之后,占色举债无门的时候,杜晓仁也曾口头表示过愿意把存款借给她这点儿,在这件事上,她就不好拒绝。

    静默一下,她问,“你需要多少?”

    “色妞儿……”杜晓仁声音越发小了起来,“我……我……大概还差十来万。”

    十来万?

    占色惊了!

    依了杜晓仁平时的消费情况,她压根儿没有想到会要这么多。

    可能没有人会相信,占色没有钱。或者说,她没有现金。

    与权少皇结婚之后,她手上有他的副卡,不管走到哪儿,都可以随便消费。可迟管她的吃穿用度全都是最好的,她的娘家开销也全都权少皇在支付,可除了自己工资卡上的钱可以随意支配,她还真挪不出现金来。

    不过,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十来万,绝对不是小数目。

    杜晓仁要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儿,自然也不会需要一次性借十来万。

    沉默片刻,她问,“晓仁,你有什么事儿了吗?拿这么多钱,干嘛用?”

    ‘这么多钱’几个字儿,刚好击中了杜晓仁的软肋。

    谁不知道她占色现在过的什么日子?!十来万对于她来说,还算钱么?可她竟然会说这么多钱?

    杜晓仁心里又酸又涩。

    可人穷,底气就薄。

    目光狠了狠,杜晓仁的话却很放得软。

    “占色,咱俩是患难之交,有一件事,我不想瞒你,我跟孙子……又好了。”

    患难之交这个词儿,杜晓仁用得很聪明。

    占色默了!

    孙子是她俩曾经给孙成昊取的骂名儿,孙成昊是孙二手他侄子的大名儿。

    这么说有点混乱,直说就是,孙成昊就是杜晓仁当初为了公务员考试跟了的那个纨绔男人。那厮父母都在经商,家里生意做得挺大,开了个盈利不错的公司,算是个小富二代。仗着家庭条件不错,叔叔当官,丫没少勾女搭妇,玩弄女人。

    “晓仁,你怎么……”

    剩下的话,占色说不下去。

    她想说,你上次吃的亏还不够么?可话到嘴边儿又咽了下去。

    不管是今天的杜晓仁,还是今天的占色,感情都回不到以前了,她的劝解没有意义。

    杜晓仁咬了咬唇,“色妞儿,你要说的话,我都懂。”

    其实,杜晓仁不是懂,是很懂。

    上次大变活人的事儿,她被zmi给关押了整整三天。那件事,给她带来的唯一后果,就是让她彻底意识到,权少皇那样儿的男人,相对于她杜晓仁的人生来说,实在太过遥远飘渺了,藏在心底意淫一下还行,盲目去追逐,不仅不会有戏,只会适得其反,说不定会倒大霉。

    杜晓仁这女人长得不错,处世圆滑,却也现实。

    当初为了公务员考试,她把自己给了其貌不扬的孙成昊,就是一个例子。

    因此,即便她心里还一直念想着权少皇,当孙成昊再次涎着脸来找她的时候,她想都没想,直接就答应了。

    不过,她却在现实的基础上,钉了一个钉子。

    她不会再让自己吃了亏什么都捞不到,更不会随便让男人睡。

    所以,她比上次精进了一步,这次还没让孙成昊睡成,只不过摸了几把,手头就多了一大笔钱。

    可是吧,男人还真就是属贱的。

    那孙子没有睡成她,反倒把她当成香饽饽了。在她欲擒故纵还外软磨硬泡之下,竟然答应给她买一套房子。不过,这孙子自个儿没有工作,一直靠着父母,手上的用度也不是那么方便。他们看好了一套房子,可算上他手头的钱,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杜晓仁多精明,心知这孙子现在吃了她的迷魂汤,谁知道过几天又会不会反水?

    因此,她急得不行。害怕孙子随时反悔,自愿把这点钱的空缺给填上。

    然而,她在少教所拿的钱,哪能在京都买房?!

    算来算去,结果还差十二万左右。

    她从小父母就离异了,六亲寡淡,能借钱给她的人,除了占色,压根儿就没有。

    于是,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占色这里。

    听完了她细细讲解的故事,占色踌躇着,就事论事的告诉她。

    “晓仁,不瞒你说,我手头真没有这么多现金……”

    不等她说完,杜晓仁就急了,“色妞儿,咱俩多少年的姐妹了,就算有什么得罪过你的地方,我也不是有意的……我都给你道过歉了……你真的不愿意帮我?你知道我的情况,我除了你,找不到别人帮忙了,色妞儿……”

    占色咽了咽口水,试着与她分析。

    “晓仁,其实,我建议你,可以换一套价格相对合理的房子。”

    听她说得真诚,杜晓仁又缓和了口气,“不是我不想换,是他就看上了红玺台这个地方了。”

    红玺台?

    到是个好名字。

    占色对京都的房产不熟,可也知道那是高档社区,房子不便宜。

    想了想,她撑着额头,委婉地说。

    “这样吧,晓仁,我帮你想想办法,可成不成,不好说……你别抱希望。”

    她不想把话说得太满,毕竟她与权少皇的关系有点儿尴尬,替别人借钱她完全说不出口。可又不好拒绝得太过彻底,往后在少教所还得打交道,话要说得太过了,怎么着都是她不对。

    也不知道杜晓仁怎么想的,她说完了这话,那边儿却久久没有回应。

    皱了一下眉,占色‘喂’了一声儿,“晓仁,你在吗?”

    好半晌儿,那边没动静,却也没挂电话。

    占色又喂了一声儿,还是没反应。

    就在她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才听到杜晓仁急急地抽气一下,嗓子压低了下来,神神秘秘地说。

    “喂,色妞儿,我在……我刚才……看见你老公了……”

    权少皇?

    手指紧了紧手机,占色问,“你在哪儿?”

    “我?我在红玺台看房子啊。”杜晓仁的声音小若蚊蚁,好像害怕人听见似的,吞吞吐吐,“色妞儿,我刚才看见……哎,完了,我……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

    心里‘咯噔’了一下,占色面色还算平静,慢悠悠地问。

    “到底什么事?”

    “占色,你先答应我,不要生气啊。我刚才看见他进了一个女人的房子,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上次大变活人的那个女人。他俩还在门口,就搂搂抱抱的接吻……可恶心死我了……”杜晓仁不知道是在兴奋还是什么,语速特别的快。末了,好像在替占色打抱不平似的,咬牙切齿了起来。

    “哼,我就说了嘛,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的。色妞儿,你不要生气啊。刚才我都给你拍下来了。他要是敢甩了你,这个可以作为证据,证明是他先出轨,你怎么着也能拿不少的离婚财产……”

    听着杜晓仁在自说自话,占色没有吭声儿。

    心里‘嗖嗖’漏着风,耳朵有些耳鸣。老实说……权少皇会与别人搂抱接吻,她不太相信。

    恍惚间,又听杜晓仁说,“色妞儿,我照片给你传过来。”

    叮——

    彩信的提示音响起,她拿下手机一看。

    杜晓仁果然给她发了一张照片儿过来。上面的男人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可那桀骜凌厉的身姿,对于曾经与他躺在一张床上耳鬓厮磨过的占色来说,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就是权少皇?

    而开门的女人,那张脸……

    占色的脑袋‘嗡’了一下,几乎不敢置信。

    如果不是清楚自己不在红玺台,她会百分百地认为那就是自己。

    女人抬着头,面上带着微笑地看着他,那感觉……好像妻子在迎接丈夫返家一样,温馨自然。

    男人背对着镜头,看不见表情。他的背后,跟着的人除了铁手还有另外两个警卫。

    不过,与杜晓仁说的不一样,没有在接吻,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有多么亲密。

    心头刚缓了一下,杜晓仁的声音又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喂,喂,喂色妞儿,你没有挂电话吧?”

    “嗯。”占色应得很别扭。

    “看见了吗?你等等啊,还有一张,刚才传输失败了。”

    还有一张?

    老实说,占色其实不想看,可在又一道‘叮’声里,她的手却情不自禁地滑拉了屏幕。

    杜晓仁传过来的另外一张,也是彩信。不过,这张照片就比较火爆了。还是在那个大开的房门口,女人踮着脚尖儿,一双手臂紧紧勾住男人的脖子,微偏着头,满脸陶醉地与男人深吻在一起,男人的双手也闲适地搂在她的腰身上。

    很深情,很有爱。

    定格的画面上,依旧只能看清女人的脸,男人的背——

    占色看着它,慢慢地将手机拿到耳边儿,说出来的话,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画面感很强。晓仁,你拍得很专业。”

    “色妞儿……你,你千万不要难过。”见她似乎没有看出第二张的破绽来,杜晓仁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里感谢着ps时代的神奇技术,哀哀的叹了一声儿,满心焦急地劝她,“不过,色妞儿,这件事儿,你千万不要先声张,知道吗?再怎么说,你跟他那么久,不能让他白玩儿不是?他不说离你就不吭声儿,先在他身上捞点钱才是王道。就算他要离了你,你有了这两张照片儿,也能分他的财产……”

    杜晓仁的想法……

    好吧,占色承认,她说的这些事情,她就没有想过。

    浅浅地勾起唇,她语气有些软,有些无力,甚至让电话那端的杜晓仁吃不准她的想法。

    “晓仁,现在……我怕是真的没有钱借给你了。就这样儿,挂了。”

    说完,挂掉电话,她闭了闭眼睛,手机从手上滑落下去。

    手机触地的‘呯’声儿响,惊动了正扭过身子与孙青聊天的艾伦。

    她转过头来,正想问占色怎么回事儿,瞳孔倏地放大了,满脸惊恐地看着她身下被染红的太阳椅垫,尖叫了起来。

    “占小妞儿……占小妞儿,你别吓我啊……你怎么啦?孙青……快……快叫人!”

    占色看着艾伦惊恐的脸,找了好久才找到焦距,一双乌黑的眸子深邃得令人心疼。

    “不……不要担心……”

    小腹一阵阵的绞痛,可远远不如那张接吻的照片给她带来的冲击力。

    那张照片儿,就像烧红的烙铁,活活烙在她心尖最软的一处,痛得心都焦了。

    他之前一直不吻她,对别的女人……却可以吻得那么深情。

    心在抽痛,肚子在绞痛,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好像都在痛。她真的希望自己能够痛得晕过去,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睡过来时才发现只是做了一场恶梦。可是,偏偏她的头脑无比清醒,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她很佩服自己,因为她还能淡定地告诉艾伦。

    “艾伦……送我去医院……”

    *

    红玺台。

    开门的瞬间,唐瑜见到权少皇,确实扑了过去。

    可惜。

    人还没有按期扑到他的怀里,男人伸手就揪住了她的头发,接着重重一推,把她整个人推撞在了门板上,发出一声极重的闷声。

    “嘶……”

    扶着吃痛的肩膀,唐瑜吃惊地看着权少皇。

    “四哥……”

    嫌弃地擦了擦手,权少皇半眯着黑眸,声音冷酷得像一把尖利的刀子。

    “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被注入了占色与权少皇那段记忆的唐瑜,心里是憋屈的。她可怜巴巴地看着明明就在面前,其实却遥不可及的男人,委屈地红了眼睛。本来还想说什么,可在男人冷鸷无情的目光里,她相信,自己如果再近一步,他下手会比这次更重,把她整死都有可能。

    顿了顿,一只手撑着墙,她慢慢地直起身体,吸了吸鼻子,垂了头。

    “对不起……进来再说吧。”

    唇角冷冷一勾,权少皇眼光扫了一眼单元房对面的猫眼,与铁手对视一眼,凉笑着迈步进了门。

    正如占色所想,他在京都城到底有多少房产,其实还真心不太清楚。

    红玺台的这处房产,他一次都没有来过。

    进门扫了扫两个派过来监视唐瑜的人,他坐在沙发上,目光凉凉。

    “说吧,你的打算。”

    唐瑜咬着唇,目光切切地落在他脸上。

    她原以为两个人怎么说都曾有一段‘过往’,他既然肯来,在心里对她的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可这会儿看着他冷漠的表情,他阴郁的目光,比之陌生人还要生疏许多,不禁又寒了心。

    可是,尽管她心里非常难受,却不得不端住脸来与他谈。

    “四哥要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想办法,帮你把权世衡骗回来……不过,我有条件。”

    权少皇噙着冷笑,一张轮廓分明的脸上,满是讽刺。

    “哦?”

    看着他颠倒众生的英俊脸孔,唐瑜心下有点儿沮丧。这样子的他,与存在她记忆里的他完全不一样。根本没有半点儿温柔与怜惜,以至于她现在完全吃不准这个男人的心思到底是怎样的了。可……蝙蝠把她逼得太紧,她忌惮权少皇,同时也忌惮权世衡和蝙蝠。

    如果三个人之间,必须三选一,她先得有占色这张底牌的保护。

    只能如此了……

    一咬唇,她接着补充。

    “四哥,我同意合作的条件……就是,我要先见到我妹妹。”

    她妹妹……

    想到占色,权少皇心抽抽一下,乱如麻。

    扬起下巴,他冷冷扫了唐瑜一眼,尽管心里不悦,可眸底却平静得几乎找不到一丝波澜。紧绷的脸上,更没有一丝多作的情绪,声音凉凉的。

    “唐瑜,你该知道,你能住在这里,正因为你是她姐姐。但你更应该知道,你住在这里,与囚禁没有什么两样。就算你是她姐姐,也没有资格与我谈条件。”

    只是她姐姐么?

    六年前……他俩什么都不算?

    完全被置入了记忆的唐瑜,脑子里情节在回放。

    闷闷地想着,她却不敢问出来。

    舔了舔唇,她舌尖掠过红润的嘴唇,动作性感又诱惑,声音更是婉转。

    “没错,我是她姐姐。我问你,你把我囚禁在这里,我妹妹她知道吗?她知道了会同意吗?她愿意她的亲姐姐被你囚禁?愿意她的亲生母亲被权世衡胁持在美国,你却不闻不问?”

    “唐瑜。”权少皇声音冷得薄如利刃,“除了占色,别人的事与我无关。而且,我的耐心有限,不要绕。”

    他的冷酷,很真实。

    只需要淡淡一句,即笼罩了整个宽敞的屋子。

    唐瑜那张酷似占色的小脸儿上,目光烁烁,与他深邃的黑眸对峙了片刻,瞳孔就一点点收缩了起来。有那么一秒,她真的有点儿怀疑自己脑子里那部分记忆的真实性了。不可能!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有那么深爱过她,为什么她在他的眼睛里,竟然连半丝的情感都找不到?!

    权世衡说,权少皇一定会对她有感觉的。

    可他真的没有,明明就没有。

    蝙蝠说,她的任务就是让权少皇爱上她。

    可她很怀疑,他这样冷漠疏离的男人,真的有可能爱过哪个女人吗?

    她甚至怀疑,她真的爱她妹妹吗?

    唐瑜一直觉得,自己可以读懂任何男人的眼神儿。许多男人看见她的美貌,就像狗看到了一块鲜美的肉,时时刻刻忍不住扑上来。而面前这个男人,她是真的看不懂,也看不透。

    然而,不仅男人犯贱,女人也犯贱。

    权少皇越是薄情薄性,她心里那点犯贱的执著,就越来越明显。尤其……想到他还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心里不免又多了几丝遐想。抿了一下唇角,她默默看着权少皇邪肆阴冷的脸,态度更加软化了下来,一张倾城绝色的小脸儿,写满了爱意。

    “四哥,你……”

    她本来想说,她愿意听从他的指派,愿意为他赴汤蹈火,哪怕背叛权世衡,背叛蝙蝠……只要他能对她多那么一点点怜惜。可是,她刚唤出来一个名字,男人兜儿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权少皇眉梢一挑,从容地拿起了手机。

    “喂!”

    他接电话时,微微低头,唇角冷硬的弧度,很好看,却没有半点情绪。

    唐瑜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

    不过转瞬间,就见他面色大变,凉薄的唇角微张,竟然半晌儿没有合不上。

    “联系医院,我马上过去。”

    急切地命令着,他身体已经站了起来,说了一个冷冷的‘走’事儿,没给任何人打招呼,整个人已经快速地冲了出去。

    唐瑜跟着站起身来,面色焦急地喊。

    “四哥,发生什么事儿了?”

    权少皇的人影儿,早就消失在了门口。

    唐瑜缓缓地坐了下来,心里骤然冷却。

    他着急成这样儿……是占色出事儿了吧?

    看来……

    看了看旁边两个一直跟着她的人,她噙着笑起身走向书房。

    “我去上会儿网。”

    *

    汽车上,铁手看着权少皇脸色异常,心知肯定是占色出事儿了。

    如果不是占色,不会有其他的人或者其他的事儿,会把权四爷影响成这个样子。

    手指微微一握,他小声问。

    “四爷,是不是嫂子她……出了什么事?”

    权少皇紧紧攥住扶手,控制住不停颤抖的心脏,深呼吸了几下,也没能让自己松弛下来。一只手反复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几次三番之后,他黑眸狠狠一眯,终于不想再装了,抬起手,使劲儿往自个脑袋上重重一捶。

    “铁手……都怪我,不听你的劝。”

    心里一紧,铁手身体前倾,紧张得声音都颤了,“她……怎么了?”

    “现送往医院,目前还不清楚……”

    他说得比较保守,主要是不便给铁手这样的大男人说。试想,一个女人下身出血严重,腹部绞痛还能有什么问题?要不是他昨儿在车上不管不顾地与她做了一次,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心,被抽得很痛。

    狠狠阖上眼睛,他仰躺在椅背上,抱住脑袋,闷闷地说,“让司机再快点。”

    铁手眸光有些暗沉,点了点头,立刻吩咐司机加快速度去医院。

    可时间就偏就这样儿,你要不急,它过得很快。你要是着急,它却能漫长得像过了一个轮回。

    一条条街道穿过,一个个红灯闯过,权少皇都快要急死了,还没有到医院。

    不过,却等来了追命的汇报。

    “老大,你的猜测果然不错,你刚刚离开,唐瑜就再次登录了天涯社区。她在一个叫《我的老婆出轨了,我该怎么办?》的贴子下面,回复了一句话……那你也出轨……”

    操!

    时代不同了,暗语也他妈升级了。

    这样的玩意儿,谁他妈看得懂。

    心情不好的权四爷,恨恨地骂着,揉了一下太阳穴。

    “然后?”

    追命有点儿小兴奋,语气带着笑,话痨的性子改不了。

    “老大,你猜猜,我还发现了什么?”

    权少皇这会儿哪有兴趣与她猜谜,声音又冷又沉。

    “你脑子不好使?说!”

    不知道占色出了事儿的追命,心里毛了毛,第一次被老大这么冷着嗓子吼,有些委屈。

    揉了揉鼻子,她正了神色,赶紧地长话短说。

    “老大,我正在查所有回贴人的ip地址和信息,想找出对方给她的指令来。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他的回复很有趣,他说,‘老婆出轨了,就让一堆别人的老婆也出轨’……他叫孙成昊。我潜入他的电脑,发现这期间唐瑜登录或浏览过的贴子,几乎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于是我大胆推测,这个人或许与唐瑜有关,说不定正是唐瑜与权世衡之间的联络人。”

    孙成昊?

    权少皇抿着唇,手指攥了攥,沉着脸色。

    “蝙蝠那边呢?”

    “额!”有点儿本末倒置的追命,看那个贴子上瘾了,把正事放到了后面,“对不起,老大。我想说的其实是这个……你去了红玺台之后,通讯大队果然拦截到了一个satan发给蝙蝠的电报。天呐,你能想象得到吗?是电报也?三四十年代的产品,用在现在这样的信息时代?”

    “说重点!”权少皇快崩溃了。

    追命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小姑娘心性。

    又‘额’了一下,才认真的说,“老大,电报破译了。就两个字——狙杀!所以,你千万不要下车。”

    权少皇所有的车辆,都有防弹功能,而他也甚少单独行动,每次要出现在什么地方,必然有行动大队的人事先清场。基本不会将他置于危险之中……因为,要杀他的人,实在太多了。

    可‘狙杀’……是要杀他么?

    如果要狙杀他,必须已经摸清了他的行踪,那蝙蝠就会出现在狙击范围内。

    黑眸沉了沉,他冷声命令。

    “追命,你嫂子出事了,我现在必须赶去医院。你把情况告诉无情,他知道怎么处理。”

    追命吓了一跳,“占色出事了?老大,很严重吗?”

    “没事。”

    权少皇说完,放下了无线通话器。

    当然,他嘴里的没事两个字,只是他的期许,希望不要有事……

    然而,事实却是,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冷水都会塞牙。当他们的汽车行至离医院还有两条街的时候,前面的路段出了一个连环相撞的车祸,在等着交警过来处理的过程中。本来这个点儿就是堵车的高峰期,又出了这档子事儿,看热闹的人群一挤,全路段直接堵塞了。

    心急如焚,权少皇额头冒着汗,口不择言了。

    “操他大爷的!”

    “四爷……”铁手也着急。

    狠狠扯着领口,权少皇目光凉得发寒。

    这车祸来得蹊跷!

    正在这时,已经赶到了医院的冷血来电了。

    不多不少,就几个字儿,直接击中了权少皇的心脏。

    “老大,嫂子出现小产症状,出血很多……”

    冷硬的唇角抽了抽,权少皇手抖了抖,喉咙一阵哽咽。

    “老大……?”

    “现在的情况?”他的声音,像被人抽了一半的底气。

    “正在做保胎处理。不过老大,因为拖的时间太长了,保不住的可能性很大……”

    “冷血……孩子……务必保住……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权少皇看看窗外的车流,抱住头,仅仅不语。

    然而,他急着过去安抚占色,急着去陪还没有见过面的孩子,汽车却无奈地堵在了车流中间,前后都动弹不得。

    这简直就要他的命。

    一分钟……

    二分钟……

    三分钟过去了,完全没有可以移动的样子,他实在等不起了。要再在这里多坐一分钟,他觉得随时会崩溃。支了一下额头,他满脸寒霜地站起身来,身体紧绷着拉开了车门,二话不说就跳了下去,迈开两条长腿,在人潮汹涌地大街上,狂奔了起来。

    “四爷,不要……”

    铁手在背后紧追不放。

    追命刚才汇报过了……通讯大队截取的情报,satan的任务目标是——狙杀。

    铁手清楚,权少皇更清楚。

    或许就在街道旁边的某一扇窗户后面,正有一把狙击枪在瞄准他的脑袋。

    铁手跟了权少皇这么多年,见到的永远是他冷酷阴冷的一面,几乎没有见过他这样失态的举动。

    他想,他疯了。

    可权少皇知道,他不得不疯。他的女人,他的孩子,在等着他去陪伴!

    满脑子都是占色那双眼睛,其他的事情,他此刻,真的顾不上。包括他的命。

    一个帅得惑乱众生的男人,撒开丫子扯开袖子狂奔在京都街头,会是一个什么效果?

    他就是目光的焦点,不少人在指指点点,不少美女腐女也都饱足了眼福。

    在某座大楼的窗户后面,有一双眼睛从狙击镜里看了出来,露出一抹饱含深意的微笑。

    “权少皇……”

    他低低的轻吟着,耳朵边上,有一首《爱情爱情》的旋律正在回想。

    为了她,他竟然会这么失控么?连命都不要了?

    瞄了又瞄,他的左手食指压在了板机上。

    那一只手,骨节修长,有一枚蛇头戒指闪动着冰凉又冷漠的光泽。

    ------题外话------

    最近的情节让妞们有点压抑,我知道这样不讨喜,影响订阅,也影响月票。嗯,人观书,心观书,一千个人心里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阅读这事儿,如人饮水。二锦妞们的感受,但故事脉络如此,人物的性格决定,无法改变。

    比如占色,她可能没有宝柒的俏皮可爱,但她就是占色,不是宝柒。

    比如四爷,他从小背负家族仇恨,还有一个无比强大的仇人,阴狠凉薄也非一日之功。

    从头到尾跟完一本书,就像重新认识一个人,或许有一天,亲们也会在他们身上发现优点。如果发现不了,那不是故事不美好,而是二锦笔力不够,没有塑造好。归根到底,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在阅读中获得快乐……外加一点感触。现实与欲望,人性有残缺,用爱情抒写美好,如此而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