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02米 贼销了魂儿!

102米 贼销了魂儿!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摸他胸?

    靠,什么叫无耻?

    追命觉得自己长这么大,算是第一次领教到了这个词的真正定义。

    冷血=无耻。

    就算她私自潜到他屋子里不对,可这样臭男人这不是摆明在调戏她么?

    王八蛋!心里恨恨地骂着,她想要开溜儿,奈何身体却被他困在他钢板似的身体与坚硬的门板之间,压根儿就动弹不得。而且,更糟糕的问题是,两个人因身体的接近带来的摩擦与呼吸交缠间产生的暧昧,浓得都快要爆棚了。

    心肝儿不停地颤着,她咬着牙哼哼。

    “冷血,亏你长得人五人六地,挺像个人样儿,怎么肚子里头的东西全坏了?”

    “嗯?”冷血似有不解,偏了一下头,更加接近了她的脸,“哪里头坏了,你说清楚?”

    “靠,我说你一肚子全是坏水。”

    “追命。”冷血停顿一下,掌心抹上她额头,“你在发烧?!”

    男人问得很严肃,很正经,声音里还带着他做医生养成的专业素养,呼吸间热气喷洒在她的脸上,搞得她一脸都热辣辣的难受,心里像是藏了一只小鹿子,七上八下地蹦达个不停。

    得!

    既然他姓冷的不仁,那就别怪她不义了。

    思维乱得不行,她再没有半丝犹豫,受训时学得最厉害一招儿‘抬膝顶胯’就毫不犹豫地使了出来。坚硬的膝盖骨往下一抬,活生生往男人裆部顶去,嘴里还伴着怒到极点的骂咧。

    “……烂人,今儿就让你断子绝孙。”

    原以为她会一招必中,结果明明没有中,臭男人却‘哎呀’一身儿喊痛着,就把她的身体给强行压倒了门板上,以受到了她的‘武力威胁’为由头,摁住她就不放手。

    “这下怎么说,嗯?摸了胸不算,你还想摸我下面?”

    摸他下面?

    靠,那是摸他吗?

    “啊……冷血,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要!”

    “放开我。”

    “不行,放开了,你还会摸我。”

    在男人一本正经得近乎严肃的声音里,追命心里火大,脸却快要臊到耳朵根上了。实际上,就这会儿,她简直后悔到姥姥家去了。早知道这个男人在屋里,打死她也不会来偷什么药。不过,平日里她看这个男人不苟言笑蛮老实,生活作风好像也挺干净,没见和哪个女人搞三掂四的,哪里会知道,他这骨子里就没有一个好零件?

    对了……药!

    想到他的那些药,追命顾不得犯膈应,马上调整了战术。

    “哼,冷血,我不跟你扯这些了。你私自研发违禁药物,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老实告诉你,你那些资料,我通通都已经查到了。你现在要不放了我,我明儿就向老大告发你,看你怎么收场。”

    轻‘哦’一声,冷血沉了嗓子,没有半点慌张。

    “什么违禁药物?”

    胸膛起得一阵起伏,追命的手掌隔在两个人中间,一字一句说得十分有力。

    “你的电脑里有啥见不得人的东西,你会不知道啊?什么痒入心,什么麻入骨,亏你想得出来这些名字……你说,你那些东西,老大要知道了,会怎么样?哼!你最好衡量清楚,别怪我们战友一场我不帮你。”

    黑暗里,冷血没有声音传来。

    耳朵竖了一下,追命以为他受了触动,继续撺掇。

    “怎么样,怕了吧?!哼,不过我追命不是你这样的烂人,只要你现在放了我,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了。老大那里一个字都不会提,也不会去外面大嘴巴败坏你的名声,这买卖你……”

    “啪……”

    追命话多的老毛病犯了,可还没有说亮,一道轻微的响声后,玄关的灯光刹那亮了起来,眼睛一眯,在黑暗里待久了,她有些不能适应那光芒,语气不悦地呵斥。

    “喂,你做什么?”

    冷血俯低头,看着她的脸,眉头微蹙,“让你看清楚我的脸,像是会受人威胁的样子吗?再说,你怎么就肯定老大他不知道?实话告诉你,老大不仅知道,老大还亲自试用过。你要不要亲自去问问老大,他试用的感受怎么样?”

    “什么?”追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听到的,“你放屁,不可能。”

    “怎么他就不可能?”冷血想到这姑娘对权少皇傻乎乎的爱慕,目光锐利地直视着她怔呆的脸,又不忍心再刺激她了。很快,他又转了话题,“追命,废话不多说。今儿我亲自逮到你,撬房入屋,还一而再,再而三的非礼我,你说怎么办吧?”

    非礼他?去!

    追命咬牙怒视,正搜着肠子里的词儿,准备想骂人,却突地从男人的眼睛里,发现了一闪而过的促狭。

    虽然她脑子偶尔不灵光,可到底也不傻。心里惊了一下,顿时就有了被算计的感受来。

    “不对劲儿。冷血,你今儿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

    冷血逮着她的小手儿,紧紧地握在手心里,神色如常,十分淡定地说。

    “在知道你会来偷我东西的时候。”

    嚓,什么?

    追命差点儿惊掉了下巴,脑子在懵圈状态下,都忘了把手先抽回来。

    “你……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追命,你太不了解我了!”冷血这一声,有点儿压抑。

    “啥?我不了解你啥?”

    “你什么都不了解。”冷血眸底闪过一抹受伤的疼惜,却不想给她解释太多。

    就如同追命是一个搞电脑技术的,除了会入侵别人的电脑之外,还会开房锁一样。冷血他虽然是一名医生,却也是zmi军情机关的一员。不是只有她会使一点小手段,他自然也用得稔熟,要不然又如何对得住四大名捕里‘冷血’这个代号?

    只不过,她的目光都追尾在权少皇的身上,很少关注到他罢了。

    追命脑子‘嗡嗡’响着,看了冷血老半天,也理解不上去他话里的意思来。好一会儿,见左右她都不占理儿,完全像老鼠一头钻进了大蜂箱——横竖都要受气。实在无奈之下,只能苦哈哈地先投降再说了。

    “好了好了,我说实话吧,我就是好奇过来看看,就算我错了?行了吧?”

    扬了扬下巴,冷血淡淡地说:“错了也得有一个认错的态度吧?”

    追命心下恨得牙根痒痒,有一种阴沟里翻了船的感觉。

    “冷血,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得理不饶人啊?我告诉你啊,你千万别对我这么狠,哪一天要落在我的手上,仔细了你的皮……我会让你每天打开电脑,都是一条又一条的大白蠕虫。”

    能有创意一点么?

    冷血眉头蹙着,低头看着她。不笑,也不怒。

    好半晌儿,他十分有耐心地拔开了她脸上的头发,认真地说。

    “你自己考虑。”

    落在男人宽阔的胸膛间,追命这会儿身上鸡皮疙瘩直冒,身与心都受煎熬的感觉,让她再次竖起了白旗。

    “行。说吧,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冷血低下头,默默地看了她好几秒,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你把我全身上下都摸光了,我怎么也得摸回来吧?”

    追命一听,恼了,“靠,你这个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的家伙……唔……”

    不料,她话没有说完,身体就被冷血压在了门板上,一个带着火焰的吻直接就堵住了她的嘴。

    什么状况,被他强吻了?

    鸡皮疙瘩抖了一地,追命完全不敢相信这件事儿,是冷血能干得出来的?瞪大了一双眼睛,她直勾勾地盯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盯着这个明明她很熟悉,可此刻却觉得十分诡异陌生的男人。

    “闭上眼睛!”冷血被他盯着不自在,咬了一下她的唇。

    “我不……唔……”

    吼声未落,刚得了空闲的嘴,又被男人给堵住了。死死压着她,男人全身的重量几乎都依托在了她的身上,一只手紧紧搂着她的腰,力道大得像是要把她纳入血肉里。而另一只手则是托着她的后脑勺,强势地磨着她的唇,将两个人的身体紧紧挤压在了门板上,发出一种‘嘭嘭’的暧昧声响儿来。

    “唔……”

    追命拼命挣扎着,眼睛瞪得圆圆的,恨不得瞪死了他才好。

    然而,她的反抗,并没有让男人熄了灭,反倒更加深了他急切的心理,呼吸更加浓重了起来。而那只一直轻抚在她腰间的手不再只是单纯地贴着她,而是在一点点地移动了起来,在她身上探索出一种撩人的温度。隔着一层薄透的夏装,他掌心烙心一般,几乎每移动到一处,都带着一股要把她点燃的热量。

    心肝儿,快被烧卷了……

    不行!

    她的老大啊……她怎么能被姓冷的王八蛋给强吻了啊。

    追命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在男人的舌尖想要抵开她的唇齿时,她突地松开,再狠狠咬了他一口,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我靠,冷血,你个无耻的强奸犯!”

    强奸犯?

    冷血摸了一下被咬的嘴角,“你个小混蛋,还敢骂我?”

    “骂的就是你!……不对,什么小混蛋,我看你才是个彻头彻尾的老混球!”追命这会儿初吻被人给强夺了,一肚子都是火,气急败坏之余,狠狠地推着他,一脸怒不可止。

    “你等着,冷血,我现在就去找老大告你。”

    冷血抿一下唇,伸手拉近了她的身体,往身下一贴,声音暗哑。

    “那我索性坐实了,再拍几张照片给你,拿去做证据?”

    “你敢!哎呀……”在他手心的大力下,追命可怜地哀嚎了一声儿,“冷血,我算是看出来了,你研究那些缺德的药,就是想要对良家少女下手的,而我就是你的受害者。我告诉你,我才不会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

    淫威之下?

    冷血愣了一下,勾起她的下巴来,“想象力真丰富。”

    追命咬牙,“难道不是,那你要干什么?”

    眯眸,冷血放开了钳住她的手,拍了一下她的小脸儿。

    “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

    追命的手一得了空闲,就拼命地擦拭起了嘴巴来,一脸嫌弃地盯着她,恼意十足。

    “行行行,你说你说,你快说,你到底要咋样吧?”

    她苦哈哈擦嘴的样子,伤到了冷血的玻璃心了。不过,他了解她,多于她自己,自然不会去与她计较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来日方丈,把人弄到手里了,再好好调教收拾便是了。

    这么想着,冷血只手撑在房门上,另一只手又落回了她的腰间,往前一带,就将她整个人圈在了自己的怀里,一本正经地敛着眉头,一字一句地告诉她。

    “八月十五,中秋节。我奶奶大寿,你跟我一起回去。”

    有病吧,这人?

    追命的眉头皱成了一团儿,不悦地嚷嚷,“为什么?”

    冷血身体压过去,覆盖在她的身上,语气低沉,“因为,她缺少一个孙媳妇儿。”

    追命停止了擦嘴的动作。“啊呀,冷血,你可真幽默……”

    “嗯,大家都这么说。”

    呼吸一紧,追命突地意识到了什么,“那个,那个……你为啥要找我?”

    “……因为你摸了我!”冷血回答得理所当然。

    追命扁了扁嘴,忍不住在心里哀嚎——

    艾伦啊,看这个节奏,姐们儿难不成真得为你舍‘身’取义了?

    锦山墅的雷阵雨,一直在下。

    在这座大宅子里,没有人知道,楼下两个男女在吵嘴,楼上两夫妻在干仗。

    追命同志技术过硬地入侵了冷血的电脑,冷血同志则聪明地提前做好了准备,在她的房间里安装了窃听装置……可一个比一个腹黑,更没有人知道,在锦山墅里,还有一只极品腹黑老狐狸。他其实随时都能掌握他们房间的一举一动。只不过,不到必要不会启用罢了。

    而今儿晚上,为了看热闹,权四爷差点儿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就在冷血与追命两个人斗法的当儿,楼上卧室里的权四爷两口子,也整得鸡飞狗跳。

    “好啊,权四爷,原来你老还亲自试用过,嗯?说说,跟谁试用过?红玺台还是绿玺台嗯?”

    “……老子没有啊,你听冷血他狗日的乱说?那不是他骗追命的吗?”

    “还说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不说蒸没有,煮的都没有。好媳妇儿,你说,爷用得着么?”

    在占色一句比一句狠的河东狮吼里,权四爷终于以他三寸不烂之舌外加打死不认账的大无畏精神,赢得了占色的信任,趁着她思考恍神儿的当儿,勾着唇低笑着,乐不可支把抱着她滚倒在了床上。

    两个的身体往床垫上一陷,占色这心啊,也突地往下坠了坠。

    不对啊。

    她的脑子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模糊的概念。

    好像那有几次……是有什么不同?

    “……权少皇,你没骗我?”

    抬起头,她正准备质问,男人猛地翻身,就骑在了她身上。

    “要再走神儿,老子就要使绝招了。”

    “啊!……你个无赖!”

    胳肢窝一痒,占色忍不住就蜷缩起身体,笑出声儿来了,在他身下不停地讨饶。

    *

    翌日,清晨。

    下了一整夜雨的锦山墅,又恢复了往日的气氛。

    檐角下,还滴着雨滴,每个人起床,都一如往常地做自己的事情,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可今儿的情况,又实实在在有些不同。

    权四爷棱角分明的嘴唇,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咬破了,一大早起床就黑着个脸,不准别人近瞧着他的脸。时不时瞥一眼他别扭的样子,占色心里又好气又好笑。

    在各自的忙碌中,唯一让占色有些惊奇不已的就是,拼命追铁手的艾伦没有什么进展,而行窃的追命同志,自从昨晚儿上与冷血的‘入室大战’之后,好像两个人之间真就有了点儿古怪,眉来眼去之间,很明显多了些什么不同的情绪。

    作为一个过来人,占色自然懂——那叫朦胧的暧昧。

    看来,艾伦的好日子不知道在哪里,追命和冷血两个人,到真的是快了。

    嘴角抿着笑意,她带着小十三去给阿喵添了猫粮,把十三上学要用的东西都给准备好了,又撑着伞把他送到了上学的车上。分别时,得了一个儿子给的湿吻,直到汽车走远,她才回到了屋里。

    今儿孙青一大早就被无情接走了,好像说有任务。锦山墅里,好像又剩下她和艾伦了。

    而在这种睡觉的黄金时候,艾伦大小姐自然还没有从睡梦中苏醒过来。更是压根儿都不知道为了她舍身取义的追命姑娘,昨天晚上遭受到了怎样的邪恶打击和报复……

    一个人穿过空荡荡的大客厅,占色掐算着日子,准备回屋给远在美国的章中凯拨个问候电话。

    国际长途,很快就接通了。

    好久没有见过面的两个人,隔着电话线,声音似乎又陌生了不少。

    占色问:“师兄,你情况怎么样了?这两天又没有好点?”

    听得出来,章中凯的心情似乎不错,愉快地笑了笑,告诉她说,“色色,我准备回国了。”

    心里一喜,占色一时间觉得窗外的雨声儿都没有了,视线里全是绚烂的阳光。

    “真的吗?太好了。这么说来,你现在身体都完全好了?”

    怎么可能完全好呢?

    再好的医疗技术,他这一辈子也不能完全好了。

    章中凯稍顿了下,呵呵一笑,“嗯,基本上算好了吧……后面还会有一些后续的治疗,在国内也可以做的。我在这边儿待不住了,牛奶面包哪有大米饭来得香?还是想回国来。”

    独在异乡,游子念归巢……占色能理解他的心境。

    不过,却有些担心。

    “治疗没问题?”

    “嗯,没事,现在回国一样的。”

    “那敢情好。师兄,你回国之前,记得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机场接你。”

    “呵呵,不用那么麻烦了。”章中凯笑得很随意轻快,就像从来都没有出过那场事故一样,笑声和煦得如同三月的春风,咬出来的字眼儿抑扬顿挫,有着一贯的书生意气,“色色,你就放心吧。我回来休息一段时间,会争取复课的。”

    说到复课,占色就想到了章中凯在三尺讲台上的英姿。

    想到这件事儿给他带来的伤疤和影响,占色握住话筒的手不由紧了紧,笑容更是发自真心。

    “你一定可以的。师兄,你那么优秀,一定会成为中政大学最好的犯罪心理学讲师。”

    似乎受到感染,章中凯语气略微一吧,“呵呵,色色,还记得上学的时候,我们说什么来着?”

    “一定要发奋!”

    “对……一定要发奋。”

    “哈哈!”

    两个人在电话里,追忆着似水流年,难得放松的笑开了。仿佛还围绕在吕教授身边儿研习课题时的那种感觉,让占色觉得阴霾了这么久的天气,好像到这时候才终于破开了乌云,迎来了真正的曙光。章中凯烧伤的事情,在她的心里,其实始终都有一道沉重的枷锁,不管任何时候想起来,都会内疚。而他的康复与开朗,让像是拿到了拿琐的钥匙。

    一切,都会好起来吧?她想。

    *

    淋了早上,下到晚上。

    一整天淅淅沥沥,直到入了夜,京都城还笼罩在细雨中。

    “吱——”

    汽车轮胎与地面磨蹭着,溅起了洼水飞溅,停了下来。

    无情率先从车上跳下,撑了雨伞才绕过车身去,替孙青打开了副驾的车门儿。

    “阿青,要我抱你下来吗?”

    “不用。”

    这称呼,让孙青汗毛都竖了。忍着腰伤不便,她走下车来,隐入了他的伞底。

    不得不说,无情这个男人虽然花心了一点儿,可却十分会拿捏女人的心思,尤其对待妇女同胞的生活小节上,还是比较有绅士风度的,特别地细心仔细。今儿带着孙青做足了准备工作,这会儿也没忘了掺着她的腰身,一点点扶着她慢慢往审讯区走。

    一边走,一边埋怨,像足了相爱的男朋友。

    “我都说了,身体没有好完,就不用跟来了,我一会儿办完事就回去。”

    孙青心里暗骂他虚伪,脸上却配合得天衣无缝,看不出半点不对劲儿来。侧头,眯眼,她看着他,牵着唇角一笑,那副柔媚的样子,比得上任何一个专业演员。

    “你那点花花肠子谁不知道,大晚上说有任务,谁信啊?!我不来盯着你,不放心。再说了,谁知道你会不会背着我,又干狼心狗肺的事,偷偷搞女人!”

    花花肠子,狼心狗肺?

    无情心道,她到是懂得找准机会损他。

    不过,即便被她骂得狗血淋头,他却没有半点儿生气的样子,被她刚才极赋柔情那一笑,冲得大脑有点儿发热。扬了一下唇角,他伸臂裹了她在怀里,将伞的大部分遮在了她的身上。

    “傻姑娘,现在有了你,我怎么还会找别的女人?”

    孙青挑眉,心下差点儿酸得发吐了。

    “你的话最多能信一半。以前有过多少女人,还数得清么?”

    低头看着她,无情笑得贼销魂儿。

    “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往后,我保证就你一个,怎么样?”

    这句话,他说得皮笑肉不笑,却显得特别的真诚。

    孙青心里发着颠儿,却不得不冲他抿嘴一乐,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来。

    “那你可记明白了。没有人逼你,这话你自己说的。”

    “对,我说的!”无情拉过她的手来,在自个儿唇上吻了吻,那眸底噙笑的样子,尽显风流。

    他话音刚落,旁边就传来一道厉声询问。

    “口令!”

    无情清了清嗓子,将孙青揽在了怀里,“一点一个泡。”

    “大队长好!”面前的几个人穿着一身儿军绿色的雨衣,手里挎着的八一杠枪身上淋得湿漉漉更显出钢硬。端正地冲无情敬了一个礼,目光掠过孙青的脸,没有多问,直接汇报。

    “三分队一小队,正在例行巡逻。”

    “继续巡逻。”

    “是!”

    一声有力地应诺声后,一排整整齐齐的军靴踩在雨里,慢慢远去了。

    这个地方隶属于无情管辖的行动大队,与别的地方各司其职。比较不同的就是不论训练强度、出勤率与曝光率都比另外的大队更高。而行动大队战士的军事素质和实战能力,并不比特种部队的人逊色,都是百里挑一精英。只不过各有长短,侧重点不同。

    根据zmi的规定,抓到的间谍嫌疑人,在审讯期间都会关押在行动大队。

    孙成昊正是关在这个地方。

    按照权少皇定好的计划,他们现在已经很确实在zmi军情机关里有对方的卧底人员。那么无情有理由相信,今天他和孙青做的一举一动,大概也都会进入对方的视线里。当然,对方也会很清楚很容易的就知道他们俩是在演戏。

    不过么,越是知道他俩在演戏,就越是容易相信孙子的逃跑是人为。

    为了达到反间计的目的,权少皇把每一个环节都算计好了,就差一一上演了。

    无情抱着美人儿,执行这样的任务,简直就是游刃有余。

    孙青事先已经得到了行动计划与步骤,即便她再不情愿与无情搂搂抱抱,也得配合他将戏演得逼真,不敢随便敷衍影响了整个大局。虽然她并不知道大局究竟是什么,但却懂得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

    一路垂着眸子,她乖顺而缄默,跟着无情的脚步进入了审讯区。

    “孙青。”

    男人拂了拂她的头发,带笑的嗓音掠过耳旁。

    孙青心里一颤,抬头,“什么事儿?”

    一只手掌握着她的腰儿,无情今天穿了一身儿正气的军装,可样子还是显得有几分天生的纨绔多情。

    “一会儿我任务完成了,陪我喝一杯。”

    “嗯,好。”

    心里恨得牙齿痒,孙青还得做戏。

    无情勾了勾唇,手指再次掠过她的发顶,语气漫不经心。

    “宝贝儿,你可真乖……”

    孙青恶寒了一下,真想踹他一脚。

    无情轻笑,看懂了她的意思,挑了挑眉头,却也不生气,径直揽着她走到关押孙成昊的门口。

    “把孙成昊给我提出来——”

    看守人员自然都熟悉无情,拿出表格让他在上次签了个字儿,就快就把孙成昊带了出来。

    “手铐解了!”无情又命令。

    看守人员愣了一下,“是。”

    孙成昊一脸的疲惫,明显在里面没有睡过好觉了,本来随时泛着油光的大胖脸,像是瘦了一圈儿,样子看上去沮丧又颓然。见无情命人给他开了手铐,还友好地冲他笑了一下。

    “谢谢!”

    “不用谢我,最后的晚餐,总是很丰盛。”无情勾着唇,说得漫不经心。

    孙成昊目光一凉,脚步就顿住了,嗓子缺水似的干哑。

    “啥,啥意思?”

    “字面意思。”无情哪里会给他解释那么多?一招手,就凉了声音,“带走!”

    很快,两名荷枪实弹的战士就走了过来,一左一右地押着孙成昊跟在了无情的后面,大步出了审讯区。外面的停车场上,夜幕和雨丝汇成了一片,一辆囚车静静停在那里,早就已经准备妥当了,就等着无情押解孙成昊上车了。

    五分钟后。

    囚车穿过路灯下的雨丝,带着那一团团斑驳的昏暗光芒,慢慢地驶出了大门儿。

    汽车是特制的,三排座,每座之间隔开。后坐用钢筋焊接了窗棂,一般用来坐犯人。看着窗外一排排光影倒退,完全不知道情况的孙成昊在左右两个战士的押送下,浑身软得不行,脊背上全是冷汗。

    “你们,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看了看孙青,无情闻言‘噗哧’一乐,手抚上她的脸,一脸的纨绔样儿。

    “阿青,你说,为什么现在的傻子,都做间谍去了?!”

    孙青对他的亲密心下非常不适,却又不好挪开他的咸猪手,淡淡地笑着说:“你这张嘴啊,少损一下别人不行?不怕他变鬼来对付你。”

    无情眯眼,笑了,“就他那样儿,变成鬼都成不了气候。”

    变鬼……遗言?

    孙成昊心里七上八下的打着鼓,把这两个词儿组合成一堆儿,也算听明白了。

    “你们……要枪毙我?”

    “你说呢?!”无情回头,似笑非笑。

    孙成昊愣了愣,整个人条件反射就想站起来,旁边战士的枪支戳了他一下,他才老实了,不过嘴也没有闲着,“我还没有请律师,没有上法庭审理,你们凭什么现在就要处决我?我是国家公民,我有上诉权……”

    勾了勾唇,无情只手搂在孙青腰上,叹息说。

    “哎呀,孙子……原来也念过书啊!不过,可惜了。在咱这儿行不通。”

    听着他的嗤笑,孙成昊双目空洞一片,看着车窗外的夜色,有一种大势已去的恐惧感。

    汽车一路未停,也没有走市区,直接沿着绕城路就离开了京都城。离城越远,路面上的雨洼就积得越深,而雨也越下越大了,车窗玻璃上上小溪似的,雨刮器都不大顶用了。

    无情眉头一蹙,扬了下唇角。“开慢点。”

    前方的司机得令,没有回头,“收到!”

    一路静默着,今儿陪‘男朋友’来执行任务的孙青,正百无聊赖地靠在无情的身上打着蔫儿,昏昏欲睡。车行至半路时,算好了预定的时间,她突地打了一个哈欠,伸手去拿无情放在旁边的公事包。

    “无聊死了,把手机给我玩一会儿,我的没电了!”

    无情随手递给了她,笑着拍拍她的背。

    “困了吧?一会儿送他上路了,我们就返回。”

    孙青不喜欢与他说话,能不说就尽量不说。于是,浅浅点下头,随手就打开了他的公事包来,找他的手机。翻找着,翻找着,倏地,不知道她翻到了什么东西,瞪大了眼睛,想都没想地拔高了声儿。

    “无情,你的东西呢?!”

    “……我?我什么东西?”无情不解地望她。

    孙青咬着唇,委屈地盯着他。眼角余光扫过后方的两名战士和一愣一愣的孙成昊,还是不太好意思把既定的台词儿说出来。稍稍顿了一下,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红着脸咬牙切齿地嚷嚷了开来。

    “无情,你这个王八蛋!这盒避孕套前天才新买的,咱俩就用了一个,现在现在又少了俩,你说说,你都用到哪里去了?跟哪个野女人鬼混去了……”

    无情在她声情并茂的怒骂声儿里,飞快地拉过包来,从里面抽出那盒避孕套,抖出来还数了数,状若无辜地摊开手说。

    “……这个,会不会被阿喵偷来吃了?”

    “你还胡扯?!人贱怪猫,你还要不要脸了?”孙青一把甩开他的手,像是气得不行了,披散着头发的样子,完全一副野蛮女友极将发飙的形象。“无情,我还以为你真的想明白了要跟我好好处呢。原来你还是这样儿死性不改。停车,我现在一秒钟都不想再给你呆在一块儿,恶心!”

    这句话确实真心话,孙青说得无比真诚,说完就拿手去拉车门儿。

    无情心肝儿颤了一下,狠狠地抱住她的腰,“宝贝儿,你听我说……我吧,这盒避孕套吧……好吧,我承认,昨儿晚上喝多了酒,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它就少了……不知道哪个兄弟借用了去,回去我一定查清楚,给你个交代好不好?”

    “借用?滚——骗傻子咧?”

    两个人半真半假的在汽车上拧了起来。

    按照计划,孙青本来就应该跳车下去的。可是她这会儿急得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无情还死死地抱住她不放手。而这样的近距离,她呼吸起伏的胸口,总那么有意无意地在他胸前擦刮着,感官惹来的条件反射,刺挠得她心里说不上来的郁结。“放手啊!”

    她当然不知道,男人身上的荷尔蒙都快溢出来了。

    “阿青……别拧了。”

    靠!

    孙青气极,丫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专业?

    不按‘剧本’走,这是要搞哪一出?

    她使劲儿的挣扎着,不时拿眼神儿去瞅她,示意他不要破坏了行动计划。可无情却像是入戏太深了,压根儿就不明白似的,依旧箍住她不放手。在两个人几次三番的扭打间,她本来就不高的领口就松了开来,一片牛奶似的腻白肌肤,毫不保留的落在了无情的视线里。从他的角度看下去,美艳得他真想咽口水。

    想不到老处女,还有这等好货!

    心麻酥了一下,他觉得这种将女人搂抱在怀里,她却拼着命挣扎的小动静儿,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儿在心头。换了以往,哪个女人不是乖乖的?他也觉得人都贱,她越挣扎,他越不乐意放手。“乖了……阿青,我错了。下回的避孕套,我全都只跟你一个人用还不行么?”

    丫真不走剧本了?孙青气得直咬牙,沉声提醒他,“无情!”

    “不急!”男人若有若无的笑了一下,依旧拦腰搂紧了她,一双手臂圈得严严实实,越收越紧,唇角带着一抹轻荡的笑意,“你说你原谅我了,我就放开你。要不然,一辈子都不放手。”一辈子……滚他的一辈子。

    孙青屏住了呼吸,急得心乱如麻。

    两个人你来我往间,不知道是孙青觉得吃了亏受欺负了,还是无情的手把她的腰给拧痛了,她突然吸了吸鼻子,‘哇’的一声儿就哭出了声儿来。“你放开我,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王八蛋。你都有别的女人了,还不放手到底要怎么样?……放手,放手,我说你放手。我要下车。无情,我警告你,你再叫他们停车,我就……我就……”

    就怎么样?

    孙青想也没有想,对住无情的手腕低头,恶狠狠地就咬了下去。嘴里一股血腥味儿传来,也没有让她口下留情,越咬越狠。

    无情吃痛不已,只能放开了她。就在这当儿,孙青随手拉开了旁边本就没有插梢的车门儿,敏捷地跳入了夜慕下的雨中。刚才司机已经放缓了速度,而孙青本来就受过特殊训练,脚稳稳落地,冒着大雨头也不回地就往反方向跑了。

    出了状况,司机紧急拉了手刹,可还是没有来得及,在一声刺耳的摩擦声儿里,这辆载着嫌疑人的囚车在雨夜打滑的路面儿上歪斜了几下,突地就撞在了公路边的护栏上。几个人还惊魂未定,无情已经急不可耐地跳下了车去。不过转瞬间,孙青的影子都看不见了。低骂了一声‘操’,他想也没想,招呼着两个押解的战士,就大吼。

    “都愣着干什么,快点儿帮我把她给追回来——!”

    不停话落下,他自个儿抬步就往孙青的方向追了过去。

    为了任务的保密性,两个战士事先没有得到命令,知道这样的举动完全不符合押送的规章制度。可是,看了看无情被咬得血淋淋的手腕,却也不敢违抗命令,随即就与司机打了一声儿招呼,跟着无情的后面追过去了。

    这一出戏演得旁边者看着蛮真,毕竟还见了红。但换一个脑子稍微清醒点的人,就知道其中必定有诈了。可孙成昊这会儿,哪里还可能有冷静的思维?正处于一种可能被枪决的惶恐中,遇到这件事儿,他简直觉得是天赐良机了。回头见两个战士跑远,而司机又故意打着伞跳下去检查车辆的受损情况了,他一把拉开并未锁上的车门儿,直接就下车跳蹿了。

    司机在他背后大喊了一声儿,追了几步,又急快地返回车里通过无线汇报总部。

    “老大,不好了……孙成昊逃跑了。”

    嘀嘀嘀……

    好半晌儿,收到了回复,司机松了一口气。

    他的任务总算完成了!

    不出十分钟,挣扎不停的孙青就被无情给扛了回来,四个人满身都是雨水,问了一下孙成昊逃跑的情况,又沿途追踪了一会儿。雨大夜雾重,实在找不到,无情的脸都‘吓白了’。

    要知道,押解途中出了这档子事儿,他自然是脱不了干系的,看了看手腕上还带着血丝的牙印儿,他似笑非笑地看了孙青一眼,将她送回了锦山墅,就主动往总部去领处分了。

    孙成昊雨夜逃亡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zmi军情机关。

    而对无情的处理意见,好像正在研究之中。

    同时,这些情况,也落到了satan组织的信息网络里。

    当然,除了孙成昊自己一个人,没有人会相信他是凭着自己机会与实力逃跑的。整件事情从satan的角度来看,这完全就是权少皇故事设计的一场戏,一场故意放跑孙成昊的戏。

    而这一出戏的成功,带动地就是另一出更加惊心动魄的大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