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10米 搞什么飞机啊?

110米 搞什么飞机啊?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死人了?

    占色心里一惊,不可置信地问:“四哥,出什么事儿了?”

    回答她的是电话里持续传来的惊恐呼喊声、嘈杂声儿,还伴随着一阵阵杂乱无章地桌椅移动的吱呀声响,大得几乎压住了权少皇的声音。

    “啊!啊……!”

    “死人啦!快来人,死人啦!”

    “那边……快去看,游泳池!”

    声音太多,让她没有听清楚权少皇说了一句什么。

    煤油灯,‘啪’的爆了一下灯芯,光线越发微弱了。

    联想到今天权少皇到别墅来的事情,占色觉得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死了人,有点不同寻常。眉头狠狠跳了一下,她握住手机的指头紧了紧,又拔高声音补充着问了一句。

    “喂,四哥,你听见我的话了吗?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权少皇好像人在走动,离喧闹的人群远了点才说。

    “死人了。”

    “我听见了。可怎么会……”

    “占小幺——”权少皇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声音终于清晰了起来。可平静的语气里,却又带着一种与平常不同的情绪。慎重、冷冽,还透着一丝丝的凉。

    “风紧了!”

    心里一窒,占色知道这个二人暗语的意思。

    第一,他不方便告诉她真相。第二,他说出来的话,她也不要告诉别人。

    占色心又往喉咙口提了提,脸上却很轻松,还作势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权少皇顿了顿,声音低沉地问:“占小幺,你那里什么情况?”

    略一侧眸,占色眼风儿扫了扫章中凯在煤油灯下显得清瘦苍白的脸孔,神情黯淡了一下,觉得现在跟他说章中凯这件事,似乎不太合适。稍稍考虑到章中凯的情绪,她压低了声音。

    “没有什么。四哥,我一会儿过来再告诉你。”

    “好!”

    “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权少皇好像同旁边的人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才语气沉沉地告诉她。

    “暂时怕是走不了。”

    “啥意思?”男人莫名其妙的话,让占色心头狠狠一跳。

    可是,她却没有想到,权少皇接下来的话,比刚才这句更加的高深莫测。

    “占小幺,你相信我吗?”

    相信他么?这一句,又是什么个意思?

    占色轻‘嗯’了一声儿,有些不明白他的话了,却又不好多问,“四哥,你怎么了?”

    “占小幺,你听我说啊。接下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要镇定点儿,不要害怕。知道吗?!”

    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发生吗?

    心里‘咯噔’响了一声儿,占色觉得这个男人的话越发难懂了。她人在这里,还能发生什么事儿?不过么,在他语气凝重的叮嘱里,她略略乱了一下,也就像他说的那么,选择了完全相信他。

    “嗯,我都知道了。你那里没出啥事儿吧?”

    “我没事!你乖乖的不要到处乱跑,就在那里呆着,我一会儿再来接你。”

    “哦!好……”

    权少皇挂了电话,占色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儿,想着他这么凝重告诫她的原因,心跳得特别快。看起来,今天晚上,注定得是一个平静的夜晚了。

    正忐忑不安地寻思着外面的情况,就听到章中凯担忧的声音。

    “色色,你的脸色不太好。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将手机捏在手心里,占色耸了耸肩膀,状若无意地瞥了眼外面。

    “好像有人死在游泳池里了。”

    “啊?天啦,怎么死人了?”抢在章中凯的前面,艾伦一双眼睛瞪大,刚被酒精给冲袭过的大脑,一下子就醒了一半,倾过身子来,好奇地看着占色。

    “占小妞儿,怎么死的啊?”

    “不知道啊!我猜大概喝多了淹死的吧?要不然,谁的胆儿那么肥实,敢在顾大队长的眼皮子底下杀人?不要命了么。”

    艾伦撇着嘴,点头,有点小兴奋。

    “走,咱们过去看看。”

    想着权少皇的话,占色甩给她一个瞪视秒杀眼神儿。

    “死人有什么可看的?”

    “哎,你真没劲儿!”

    皱了皱眉头,章中凯目光清亮地望着占色。

    “色色,你们俩先过去吧!不用管我,一会儿我自己可以回去。”

    占色把视线调转过来,看着章中凯被瘢痕影响了容貌的脸,再次认真地向他表达了自己的诚意。

    “师兄,等会儿他会过来接我,你跟我走吧?!今天晚上别墅里出了事儿,我看顾队大概也没有时间照顾你。我一会儿会把你安全送回去的,好吗?”

    章中凯想了想,还是笑着摇头。

    “色色,不用那么麻烦——”

    “诶!我说师兄,你一个大男人,干嘛这么别扭?”艾伦实在受不了他的墨迹了。漫不经意地搔了搔头发,她身体斜靠在一边门框上,一只手又撑在另一边门框上,歪眉吊眼地看着章中凯。

    “我……”章中凯摸了摸自己的脸,“那好吧,麻烦你们了。”

    “师兄,你不许我和客气。”

    占色嗔道,与他相视而笑。

    小小的屋子里,煤油灯在诡异的摇曳,外面的嘈杂声也在继续。

    *

    此时,偌大的别墅,人声鼎沸得犹如闹市。

    死了人的游泳池水,一圈又一圈儿,在闪烁的夜灯下微微荡漾,带着五颜六色的质感,诡谲得让人心颤。

    第一个发现水里有死人的那个胖子,正吓得坐在池边儿披着浴巾直发抖。而这会儿,参加派对的人群几乎都已经围拢了过去,即便死了人,也无法阻止他们的好奇心。

    池边儿,苏小鱼正在抹眼泪。

    死者的身份已经证实了,她身上的那件黄色荧光亮的裙子让她特别打眼,正是市电视台的实习主持人甘兰兰。人群里,有人在小声议论,有人在胡乱猜测死因,让整个别墅像炸开了的锅,所有人的血液都因别人的死亡沸腾了起来。

    “喂,今儿晚上谁值班?”

    “喂——喂——”

    正在用手机联系刑侦队的顾东川,对着电话‘喂’了好几声都没有动静,不由奇怪地拿过手机一看,竟然完全没有信号。

    怎么回事儿?

    他心里沉了沉,阴沉着脸,大喊了一声儿,“什么情况?谁的手机有信号?”

    “咦,没有……”

    “我也没有……怎么搞的?”

    在顾东川的高声询问下,众人都发现自己的手机,奇迹般地都没有信号了。正在这时,别墅负责安保的一个小年青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找到顾东川,喘着气大声告诉他说。

    “顾队,不好了,别墅被……被人给包围了。”

    被人包围了?

    顾东川的脸沉得更没边儿了,“什么?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

    小年青摇摇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结结巴巴地说:“好,好像都是些当兵的,都扛着家伙呢!”

    “当兵的?”顾东川拔高了声音,几乎不敢相信。强压住心里的怒火,他安排人把现场给保护起来,就大步往门口走,“我到要去看看,谁这么大的本事。”

    权少皇还坐在刚才那张椅子上,双腿交叠着,手里夹着一支点燃的烟,指间的火星点点,在这样嘈杂怪异的氛围里,显露出一种别样的光芒来。

    一阵脚步声响过,接着便是无情响亮的声音。

    “报告!”

    权少皇抬头,“说!”

    “老大!”无情今儿全副武装,好像打了一斤鸡血,冲权少皇就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扬着声音汇报说,“按照你的指示,行动大队的兄弟们已经包围了姓顾的别墅!”

    好久没有干过这么热血激情的事情了,无情俊脸上神采奕奕,战术盔下的一双桃花眼儿,比别墅里闪烁不停的灯光还要亮堂。

    权少皇静默一秒,下巴微昂,冰冷的声音响起。

    “鸣枪示警!”

    “是,老大!”

    无情话音刚落,抬起手里的自动步,枪口朝天,曲指一弯!

    “砰——!”

    刺耳的鸣枪声,响彻天际,划破了人声喧嚣的大别墅。

    只一秒,别墅的人群就安静了下来。

    权少皇高大的身躯纹丝不动,漫不经心地摁灭了烟蒂,声音凉凉地命令。

    “告诉他们。”

    “是!”

    无情再次敬了一个军礼,转身对着人群高喊。

    “各位请安静一下。大家都知道,刚才别墅里出了一件人命案,根据线报,与境外恐怖分子有关,我们机关准备介入调查。请大家坐在原地不要随意走动,在危机没有解除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任何人都不许离开,请大家配合。”

    什么?有恐怖分子?

    人群里,有人在低低抽气儿。不过,却没有人说话。

    一系列的变化来得太过突然,一大帮子人都处于惊悚状态。

    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还敢乱动?

    冷哼一声,顾东川大步过来,站在权少皇的面前,声音里带着明显的不悦,“权少皇,你带兵包围顾某家里?这是准备做什么?”

    权少皇眼眸冰冷,似笑非笑地扬了一下唇。

    “顾队的耳朵不好?刚才无情说得够清楚了吧?”

    “你——”在一众自家客人面前,顾东川的脸色十分难看,一双锐利的眸子里,锋芒更胜了几分,杀伤力十足地直视着权少皇。

    “权四爷,都在京都地头上,做事情不要太过,多少给兄弟留点面子,何必搞得这么难看呢?”

    “难看?”权少皇冷笑一下,“顾队的意思是说,查案很难看?”

    “权四爷,军警虽然是一家,可到底还是各捧各的饭碗,各干各的差事。现在死了人,警方会按正常程序来处理,实在不能劳动你老的大驾。你说你这么把兄弟们的活都揽完了,岂不是让我们都得闲出毛病不可?”

    权少皇黑眸闪了闪,一束锐利暗沉的视线,在黑夜里杀气迸现。

    “顾队长的耳朵,看来真得请老中医了。根据我们的情报,今天晚上有境外satan间谍组织的重要人物混在你的来宾里。现在,我们就要对你的别墅进行彻底清查。”

    顾东川冷笑,“哼,我算看明白了。权四爷,你这完全是诚心要与我为难吧?只是我有点不明白,我们素来井水不犯河水,顾某到底哪儿开罪了你,你们要当着我的面儿,在我家里大肆搜查我的客人。”

    权少皇锋利的眉头扬起,冷哼一声。

    “顾大队长你想多了,请配合工作!”

    顾东川眉头蹙起,在他凌厉冷漠的态度下,却也没有丝毫怯场,反而上前一步,“抱歉,我没有接到总队的命令,也没有见到你的搜查令,你让我怎么配合?”

    权少皇低沉一笑,挑眉看他,“zmi机关办案,只争分秒。搜查令是什么玩意儿?”

    “哼!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不能听你的命令。”顾东川被他这么抻掇几下,似乎也炸毛了,眯着眼睛看着他,态度十分生硬。

    “不肯配合?有意思!”权少皇阴恻恻地一笑,扬了扬手。

    顿时,十来个战士手里的枪支,齐刷刷地指向了挡在面前的顾东川。

    顾东川目光沉了沉,冷笑一下,招了招手。只见十几名今儿晚宴上负责警戒的保安和特警迅速地围拢了过来,手里同样端着寒光乍现的微型冲锋枪,那气势也忒惊人。

    军警对峙?

    沉默了许久的人群,哗然起哄。再次嘈杂了起来。

    一边儿是解放军,一边儿是警察。对方都毫不让步,冷冷地拿着枪对峙在了当场。只待上头一声儿令下,似乎就可以浴血当场,拼个你死我活。这样的场面难得遇上,确实也很壮观。现场的人,心脏也跟着往下沉。

    情况很糟糕,搏杀的火花,随便可能擦亮。

    然而。

    就在这时,人群同时的‘哗’声里,本来灯火璀璨一片光明的大别墅,突地一下陷入了黑暗。

    好端端的,竟然停电了!?

    在停电的情况下,谁又敢乱开枪呢?!

    *

    “呀,外面停电了。”

    艾伦倚在门上,轻呼了一声儿。侧头瞥向外面黑压压的天际,占色的心情随之一沉。好在章中凯这里还点了一盏煤油灯,虽然气氛诡异了点儿,但是和外面完全的黑暗比较起来,好歹还有点火星子能让她安心。当然,刚才外面刺耳的枪声,她都听见了,而这突如其来的停电和喧哗,让她心里升起的惶恐又添了几分。

    虽然有权少皇之前的叮嘱,但她向来是一个有警愣心的女人。

    “艾伦,赶紧进来,把门给反锁上。”

    “哦!……好。”

    艾伦瞅着她,被她冷厉的声音说得汗毛都竖了起来,转身就想去关门。没有料到,她的手刚搭在门把手上面,还没有来得及把门儿给合过来,就被突然从外而内的一股大力给推了开来。与时同时,一道速度极快的人影,往屋子里一蹿,直接就把她的身体给撞得踉跄了几步。

    怒火一冲,她大吼,“喂,你谁啊,搞什么飞机啊?”

    回答她的,是一道惊雷般的凄厉尖喝。

    “你们,你们都不要动!”

    “啊——天!”

    艾伦再次失声惊呼了一声儿。而占色来不及思考,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被一股疾风卷到了来人的身前。脖子上突然一凉,如同被毒蛇给贴上的冰冷触感,让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差点儿吓得窒息。

    “……都不要动啊,我身上有烈性炸弹和地雷……谁要敢乱动一下,统统都要死,都要死……!”来人浑身的衣服都湿透了,手臂死死勒住占色的脖子,身上缠了炸弹的凸型触感,十分明显,戳得占色心尖直发凉。

    而他的声音,更是有一种凄怆的疯狂。同时也有着垂死挣扎的人共有特性——空洞、无助,狰狞。整个人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看上去像一个从地狱底下爬出来的恶鬼冤魂。

    心里麻了麻,占色一身冷汗涔涔。

    难道,他就是那个杀人凶手?

    突如其来的变化,实在太快了!

    看着胁持自己的这个男人,占色的心里在九曲十八转。她总觉得这件事情透着许多的不同寻常,可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工夫去瞎琢磨,毕竟还是保命要紧。可这个凶手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敢在重案支队的大队长家里杀人开枪的货色。

    难道,她看走眼了?

    大着胆子,她咽了咽口水,小声儿问,“你到底要做什么?”

    “不要动,再动我就杀了你!”来人浑身瑟瑟发抖,水滴到了屋子里,一把寒光闪闪的剔骨刀,就冰冷地抵在了占色的颈动脉上。而他的声音,与她们有着同样的惊恐与不安,挪着占色的身体就慢慢往门边儿移,嘴里大声说,“都不准动啊,谁要再动一下,我就杀了她,杀了她……”

    艾伦惊恐地瞪视着他,一双眼睛赤红。

    “你要带她去哪儿?”

    那人皱着眉头,不知道是实在害怕,还是他因为胁持了人情绪有些激动,一只手抓住占色的胳膊,冷着脸慢慢地往外退,像是陷入了莫名的疯狂一般,哆嗦着嘴唇,低低地急吼。“我要带她逃出去,逃出去,你们不准动,不准跟过来。”

    艾伦举起双手,后背紧抵在墙上,看着占色被他挪出了屋子,心跳吓得几乎骤停。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只能盯着抵在占色脖子上的刀尖儿,一遍一遍地警告。

    “喂,哥们儿,你,你不要乱来啊。千万不要乱来,要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

    “闭嘴!”

    在惊惶之中,坐在轮椅上的章中凯,双眸瞪大,直逼着来人的眼睛。

    “你不要动她……你先冷静下来,你要有什么要求,你先提出来。”

    “闭嘴!你闭嘴……!要不然我就杀了她……”

    来人的声音,带着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每一个尾音飙出,都像疯子在弹钢琴曲,在煤油灯下,显得特别的骇人。

    占色的心脏,怦怦直跳着,紧张到了极点。现在的情形很明显了,她猜测这位就是在外面游泳池的杀人凶手了。同时她也知道,一个刚刚杀完了人的歹徒,脑子是最受不得刺激的,也是最没有人性的时候。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杀一个人与杀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她相信他能这么说,就真能下得了手。

    而现在,稳住情绪才最重要。

    很快,从下意识的惊恐和害怕之后,占色慢慢地平静了下来。慢慢倒退着身体,任由歹徒勒着自己,慢悠悠地说。

    “蒋清平,你先放开我好吗?有事我们好商量!”

    “你,你是谁?我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蒋清平吃惊地盯着占色,一张狰狞的面孔在煤油灯下,惨白凄厉得仿佛午夜索命的凶灵。

    占色刚才是凭着那一点儿熟悉的声线儿,试探着问他的。现在他没有否认,那么她知道自己猜中了。当然,也很容易就推测出来,外面游泳池里死掉的那个人,大概就是甘兰兰了。又是一出为了情报复杀人的情感剧。

    迟疑了一下,她准备先稳住他再说。

    “蒋清平,甘兰兰背叛了你,是她的不是,你已经杀了她了,为什么还要再继续滥杀无辜呢?咱们每个人混在这样的世道里,想要安身立命都不容易。我跟你一样,都是无辜的可怜人,你真的忍心杀害我吗?”

    “我不想听你说这个!”蒋清平狂躁了起来,一双眼睛赤红赤红的,声音歇斯底里,“不要再跟我耍什么花样儿,你们这些女人都会骗人,骗男人的钱,骗男人为你们卖命,没有良心,女人都没有良心,都贪图钱财,虚伪,自私,无耻……不要脸……”

    他的情绪很激动。

    抿了抿干涩的唇,占色的脑子不停在飞转。

    外面刺耳的尖叫声没有了,一片寂静。寂静得他完全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黑暗也还在持续,想到刚才权少皇电话里莫名其妙的话,她好歹还是安心了几分。潜意识告诉她,他一定会想办法救她的,而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拖住这个蒋清平,不让他有机会下手就行。

    这么一想,她又定了定心。

    正准备找好说词儿再安抚这个杀人犯,只见章中凯双手扶在轮椅上,目光直视着蒋清平,慢慢地推着轮椅过来了。

    “蒋清平,你放了他……”

    看着他的眼睛,蒋清平目光一悚,“不……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杀了她。”

    章中凯继续推着轮椅,声音低沉有力,那一张有着瘢痕的左脸上透着一丝诡魅的色彩,让人很容易就陷入在了他的眼睛里,沉下去,整颗心都跟着沉了下去,“蒋清平,你逃不掉的,你放了她……”

    “我不……”

    “蒋清平,你放了她……”章中凯语气沉沉,重复着那句话,“放了她!”

    蒋清平摇头,目光呆滞了一下,“不行……我不能放的……”

    章中凯缓缓牵唇,温和地笑了起来。瘦削的脸颊,挺拔的背脊,一开一合的嘴唇,让他整个人像一个容易让人深沦的梦魇。

    “蒋清平,把刀子丢下来,放开她。”

    后退一步,蒋清平看着他在灯火下跳动的黑色眸子,目光定了定,嘴唇抖动了几下,又勒住占色的脖子往后退了几步,那握住剔骨刀的手指,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让他们放我离开我就放了她。”

    “蒋清平,你放了她……”

    “蒋清平……”

    “蒋清平……”

    在章中凯犹如催眠似的声音里,蒋清平拿着剔骨刀的手指,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勒住占色脖子的手也明显软化了不少。

    占色心里大喜,知道师兄大概在给他使用催眠引导语做浅层次催眠,于是便配合的不动声色,准备借机逃脱。可下一秒,章中凯放在轮椅上不停轻敲的手突然停顿了下来,像是犹豫了一下,他目光幽远地望了过来。

    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试着再喊了一声。

    “蒋清平……放了她……”

    蒋清平一愣,大声厉喝着,又恢复刚才失心疯般的状态,赤目圆瞪着拿着剔骨刀比划了起来,样子似乎比刚才还要凶煞几分。

    “不要喊我,你不要再喊我了!退开,都退开~!”

    章中凯目光微闪,惊魂未定地看着占色,有痛惜,有遗憾,还有说不出来的担忧。

    “色色,不要怕啊……不要怕……师兄……再试试……”

    “闭嘴,你快点闭嘴……”

    蒋清平手里的刀尖儿抵着占色的脖子,双目赤红着,勒着占色的身体就退了出去,陷入了黑暗之中。

    “嘚儿……”

    就在此时,大别墅的灯光突然大亮了。

    电路抢救好了,而军警的紧张对峙,还在庭院里继续着。

    对于顾东川的搅局,权少皇脸上情绪不变,半点窝火儿的迹象都没有,反而勾唇笑了笑。

    “来电了。干活!”

    “是!”整齐划一的声音,穿透夜幕,特别有威慑力。

    见他还是不肯让步,顾东川面色不愠,像是豁出去了,跨前一步,“我看今天谁敢?不要命的就试试。”

    冷眉冷眼地看了他片刻,权少皇挑了挑眉头,反常地笑开了。

    “我说顾大队长,你很固执,你的行为也很不理智,有想过后果?”

    “不用你操心。有什么后果,我自然会一力承担。”

    冷笑着勾了勾唇,权少皇慢慢地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衣服,态度张扬桀骜,一张阴沉的面孔上,冷戾而邪佞,带着一抹仿若嗜血罗刹般的彻骨森寒,凌然而立,压根儿就没有把顾东川那些人和枪支放在眼里。

    “搜查!”

    两个字冷冷出口,整个现场仿佛结了一层寒冰。

    虽然权少皇的身份和地位不容小觑,可顾东川毕竟从警多年,家世不俗,又是警界精英,受过联合国表彰,什么时候会受到这样的气儿?更何况,还是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儿?

    一双眸子寒到了极点,权少皇这样的举动,无疑在打他的脸。

    闻言,他勃然大怒,身体横在面前,冷声喝斥。

    “今天谁敢搜!?就从我身上踏过去。”

    横了他一眼,权少皇不爽地扬唇,还就一个字,“搜!”

    “要搜可以,拿搜查令来!”顾东川毫不让步,更没有妥协的意思。

    态度轻谩地看着他,权少皇冷笑一声儿,“顾大队长,心里没鬼,你怕什么搜查?”

    冷眼打量着权少皇,顾东川的表情没有半点儿松动。

    “可笑!权大首长你没有搜查令,就要对顾某住家和客人进行搜查,还问我有没有鬼?!哼,真是欺人太甚!你今天肯来,顾某很欢迎,一直以礼相待。现在权四爷你横插一脚,到底谁给你的胆儿?你再有权有势,不要忘了,这到底还是法制社会。”

    “说得,好像有点儿道理?!”

    权少皇冷冷一笑,突地抬起手来。

    “咔嚓——!”

    几乎就在刹那,一群面无表情的战士,几乎同时拉动了保险。

    一阵阵保险栓的‘咔嚓’声儿里,顾东川到是没有什么表情,却把现场那些来宾的心都给提到了嗓子里。同时,一些知道zmi行动大队的特警额头上也布满了冷汗。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局势,在以前办案的时候也曾遇见过类似的争执,可偏偏zmi的任务就是大了那么一茬。现在顾队给他们扛上了,到时候遭殃的还不是他们么?因此,特警没有人的子弹敢上膛。

    “做什么?”顾东川怒了。

    “顾队……”一名特警犹豫地皱眉。

    这就是军与警的区别,在领命的程度上,差别相当地大。

    见权少皇真要来横的,顾东川扫了自家的人一眼,一肚子气却得斟酌了。

    略略思索了一下,他吸了一口气,语气缓和了不少。

    “这样吧,权四爷,为了不伤大家的和气,等我先向上头请示一下怎么样?”

    权少皇勾唇一笑,眸子闪过一抹寒光,“为免satan的嫌犯人与外面的人里应外合,这幢别墅的信号,已经被zmi通讯处暂时屏蔽。”

    怪不得,刚才打不了电话。

    众人低低地喃喃几句,很快就又屏住了呼吸,静观事态发展。

    而听他这么说,顾东川气得两只眼睛通红,气再也顺不下去了。

    “权少皇,你不要太过份!”

    权少皇脸上没有半点变化,眸底冷鸷如冰,冷着一张脸,眸底透出来的光芒,霸气侧漏,狂妄嚣张,说出口的话,更是不留情愿。

    “zmi执行特殊任务,谁敢阻拦,以阻障军事行动罪论处。我数三声,顾东川你要不退,后果自负。”

    夜风凉凉,他的声音穿透力极强,一字一句落入众人耳朵里,很冷。

    “一!”

    顾东川心里一跳,扬起下巴,眉目如刀。

    “二!”

    权少皇邪肆一笑,目光暗沉阴冷,一张俊脸上寒光掠过。而场面也随着‘二’字出口越发地紧张了起来,一些胆儿小的人连呼吸都屏紧了,除了心跳的声音,现场再没有其他了。

    慢慢地抬起手,权少皇逼视着顾东川的眼睛,一个‘三’字咬在了口中,而这时,耳朵边上有人在尖叫。

    “快,看……快看,楼顶上——!”

    权少皇抬头,目光一变。“占小幺!”

    一声怒喝出口,他整个人凌然而立。那怒气薄发的样子,像一头恼怒到了极点的野兽,一张俊朗的面孔上,被戾气和凉薄笼罩在里面,刀雕斧斫般的厉色和巨大的威压力,活生生让空气顿时冷寂了下来。

    “下面的人,都给我听着!”站在楼顶上,胁持了占色的蒋清平将她双手反剪,一双赤目圆瞪着,对着灯火璀璨的楼下狂肆地大声喊叫。

    “天道不公,官员鱼肉百姓,抢我女人,今天我蒋清平杀了恶妇是替天行道!我该死吗?我不该死!现在,如果不想要这位小姐有事,就马上给我准备一辆加满油的车,二十万现金……我要得不多,对,真的不多……快点,我给你们半个小时,要不然我就杀了她。”

    蒋清平明显语无伦次,激动的声音,在夜风里有些颤抖。然而,却有如一记惊雷,重重地炸响在了众人的耳朵里。而他们的目光,都同时集中在了楼顶的歹徒和女人的身上。这幢别墅的楼层不高,总共就三层。在此刻的灯光照明下,只要认识的人,很容易看得清楚。

    人群里,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

    “啊!那个女人是谁?好面熟啊。”

    “……不就是权太太吗?诺……权四爷的夫人。”

    “对!对对,好像就是她啊,天啦!”

    “……太丧心病狂了,杀了一个不够,还杀一个。”

    时间,瞬间定格。情绪,也变得更加紧张了起来。楼下所有人的心都被吊了起来。有人紧张,有人兴奋,可不管出于什么心情,一个一个都不由自主地盯着在看楼顶的情况。而已经从别墅后面跑过来的艾伦,也站在下面扬起脑袋,一张脸儿白得惨不忍睹。

    “占小妞儿……!”

    “嫂子!”

    无情与几名zmi的战士,也齐刷刷惊呼大吼。

    在众人的喊声里,人群里的嘈杂声儿再次大了起来。比起刚才的军警对峙,这种要死人的场面,似乎更为惊悚有劲道。

    占色的眉头狠蹙着,望向了楼下的权少皇。

    不过,她没有说话。

    在这种时候,她知道自己的任何一句话,都容易影响他的判断力。

    权少皇的目光穿透夜雾,也落在她的脸上,面色冷沉着,在璀璨夺目的灯火下,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有如锋利的刀刃般,几乎带着毁灭一切的力气,冷厉地出口。

    “蒋清平,你的条件,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

    “哈哈,就知道会这样。你给我听好了!”蒋清平狂妄的大笑着,好像整个人都魔障了一般,声音带着一种嗜血的疯狂,“不对,是你们都听好了,千万不要在我的面前耍什么花样了。只要是不想死的人,现在就快点儿跑吧……”

    说到这里,他一把扯开了身上的衣襟,露出胸前和腰间绑得严严实实的一圈儿土制炸弹来。而他腰间的皮带上,还挂着两个土制的手雷。有了武器,他的声音又高调了几分。

    “我在这幢别墅里,在你们这些有钱人的脚下,埋上了很多很多我身上这种炸弹还有土制的地雷……现在只要我一拉引线。‘嘭’,哈哈,你们统统都会跟我一起去陪葬……都要灰飞烟灭去见阎王,看看谁比谁更高贵……哈哈……”

    埋了那么多炸弹?

    冷哼一声,权少皇眸色凌厉,“你不要胡说八道!”

    他话音刚落,预料的事情马上就应验了。在蒋清平威胁的话语里,刚才还在担心别人生死的人群,顿时就哗然一片,争先恐后地往大门口冲了过去。

    “当兵的让开门,放我们出去。”

    “开门,你们无权扣压我们——”

    “快开门儿,我们不想陪葬……我们不想死!”

    “……”

    一道道急吼声,此起彼伏,完全压不下去。

    暂且不说蒋清平到底有没有可能自制那么多的土制炸弹。单就说在顾东川的眼皮子底下,在他来来去去的地方,根本也不可能有机会让他做成这件事情。很明显,他的话是假的。然而,分明就是一件很容易让人识破的谎言,在这幢死过人、停过电、凶手还在绑着炸弹叫嚣的别墅里,不管信与不信,不会再有人等在那里了。

    谁不想逃命?

    生死面前无人性,慌乱之中,哪里还有人听解释?

    一哄闹起来,大家伙儿都拼着命往外涌去,根本不顾战士们手里拿着的枪支。

    当然,不管是他们还是权少皇自己都知道,zmi再牛叉,也不敢在这样的公开场合对无辜群众开枪。更何况,今天来参宴的人,哪一个又是好相与的人物,不说开枪了,就真伤了后面麻烦都大。

    于是乎,情况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

    刚才被行动大队围得水泄不通的大门,在人群的蜂涌里被迫打开了。停车场上的汽车发动了,有些胆儿小的,索性连车也不要了,一股脑往大门口挤去。一个个挤得煎饼似的,往各路逃串去了。

    完美包围的格局,完全被打破了。

    可是楼顶上的占色还是疑惑了,为什么一个普通的打工仔蒋清平,竟然会玩这么一手?多么可疑啊!

    时间一点点过去。

    吸了一口气,脚下发酸的她,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夜风徐徐吹来,将她的长发随风扬起,配上飘然若仙的长裙,在夜色与灯火的点缀下,这个样子的她,虽然轮为了‘人质’,可整个人却像一只即将要凌空飞舞的蝶儿,美得夺目惊心,炫了楼下人的目光。

    钱与车,都来得很快。

    权少皇眸光一眯,森冷的眉头像把带血的尖刀,冲着楼顶上的蒋清平就冷鸷的低吼过去。

    “蒋清平,你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下来吧。”

    蒋清平往下一望。

    地上,黑色的大皮箱里,有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摞摞人民币。

    旁边不远处,停着一辆改装版的路虎发现4,很威风有力。

    晃动了一下脑袋,他想了想,指着站在楼下双腿一直在发软的艾伦,高声呐喊道。

    “你,去替我开车!”

    艾伦抬眼儿,咬牙切齿地回应了过去,“好。你放了她,我给你做人质。”

    “艾伦——不要任性。”占色心里抽搐一下,第一次开口。

    闻声儿,艾家老妈吓得差点儿就晕厥过去了,飞快地跑过来就要拉她的手,“你不要命了你?给我过来。”

    “妈!”可惜了,艾伦是一个死心眼儿的姑娘,一把甩开她老妈的手,咬了咬嘴唇,目光切切的带着水雾,“妈,我之前就答应了四哥的,要把占小妞儿给完璧归赵,我不能言而无信。她要是出了事儿,我这辈子就甭想睡好觉了。”

    “你……荒唐!”艾家老妈又恨又无奈,“我去开车……我去!”

    “妈,你就听我的吧!求求你了……”艾伦急眼儿了,又看向权少皇,“四哥,让人把我妈拉走!”

    “艾怡然!”艾家老妈一双眼睛快要瞪出来了。

    就在这僵持不下的时候,蒋清平的声音再次冷冷地传了过来。

    “行了,不要争了。我不要你做人质,就要你来做司机!还有,你们这些人,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千万不要冒险来救她啊。我可提醒你们,冒险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让两个漂亮的美女给我陪葬。诺,你们看见没有?我扣在她手心里的就是炸弹引线,只要我随手一拉,马上就能一起化成渣渣……哈哈……”

    他疯了,疯狂得大笑。

    楼下一片静寂,就连艾伦的老妈也沉默了。

    远远的,好不容易推着轮椅过来的章中凯,隐在黑暗里的身影顿了顿,看着楼上长发飘飘的女人,一只手指狠狠地攥在了一起。

    蒋清平拖着占色的身体,往后又退了一步,声音嘶哑地高喊。

    “现在,全部都放下枪,退到别墅外面去。”

    权少皇面无表情地缓缓抬起手,呈包围状态的战士们都放下了松支,缓缓地退到了别墅外面。就连顾东川手下那些保安和特警,也都同样地默默放下了枪支,配合着与zmi机关的人一起退后。

    占色面色惨白,脚上的高跟鞋早没有了,赤着的双脚有些酸软。这会儿没有自主权的她,一双手被男人反绑在身后,脚步踉跄地慢慢跟着他从梯道上下来。

    “占小幺——别怕!”权少皇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可是却沙哑得像是被大火灼伤过嗓子似的,带着一种无法掩饰的紧张。

    别怕……

    不管一会儿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害怕。

    占色心里微怔,转过头去,目光落在他冷峻的脸,慢慢地,又转头看向了狰狞的蒋清平。思绪在脑海里不断交织着,之前的惊慌与恐惧慢慢地褪散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相信,权少皇不会轻易让她涉险。

    不过么,心里不害怕,她却不能让人觉得她不害怕。

    扫视了一下人群,一张又一张脸掠过,她的目光突然眯了眯,咬着下唇,慢慢说了几个字。

    “四哥,我省得。”

    见两个人这会儿还有心思在眉目传情,蒋清平冷冷一笑,狠狠拖着占色的手,狰狞而凶狠地狂吼,“退开,不要过来啊,不管谁动一下,我马上拉引线,我不怕死。我告诉你们,我可是不怕死的……”

    占色的脚步被动往前挪动着,脸上没有太多的情绪,不过,好像每走一步都用上了十足的力气。

    “四哥……”

    看着权少皇,他也看着她。那一眼,目光很深。

    “不要怕。”

    还是那三个字,说完,权少皇冰冷的目光,看向了疯狂的蒋清平,浑身的杀气与森冷迸发,让他的声音几首完全失去了惯常有的温度,“蒋清平,我警告你,她要少了半根汗毛,我会要你全家的命。记住,是全家。”

    蒋清平的嘴唇颤抖了一下,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可转瞬间又赤红了眼睛,像一头被逼入了绝境的野兽,牢牢拽住占色的身体。他那疯狂的感觉,就好像拉住了占色,就是拉住了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般。

    “……快,拿上钱,快开车!”

    艾伦乖乖地听从吩咐拿了装钱的箱子,然后上去发动了路虎汽车,一双腿儿吓得直颤抖,不过,想着要陪占色同生共死,却也生出了许多的豪情来,声音哽咽地说。

    “占小妞儿,不要怕啊,生死爷都陪着你。”

    占色眼圈儿红了红,冲她无奈地皱了皱眉,双手被反剪着,像一个被人控制了的牵线木偶,脑袋软软地垂下去,任由蒋清平将她押坐在路虎发现4的后车座上。

    大门洞开,汽车驶了出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