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48米 桃花眼与B超单!

148米 桃花眼与B超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看见孙青的表情,占色心里多少有了点儿谱。

    要说她对无情真的半点儿感受都没有,估计真不太可能。从心理学上来说,一个孤独寂寞冷的成年女人,被一个高大帅气多金的男人天天抹着汗的在屁股后头追求,就算理智太强,心里的堡垒也不受控制地松动。就像她当初也扛不住权四爷的双面夹击一样,孙青再心冷,也不会比她的定力高到哪儿去。

    只不过,相较于她,孙青的顾虑似乎很多。

    一来无情不定性,今天说喜欢,明儿谁知道他又会在哪个妹妹的床上?

    二来孙青比无情的年龄大了三岁。虽说有‘女大三,抱金砖’的说法儿,可惜,那终究只是人们对爱情的美好想象罢了。作为一个女人自身来说,很容易就会想到人老珠黄时,男人却一如往昔的荣光,那个时候她该怎么办?

    检查完了小十三的作业,占色准许他带着阿喵去楼下院子里玩儿之后,就坐在阳台边儿上的美人榻上,一直琢磨着孙青那一抬头时的表情,又不时瞅一眼她故作云淡风轻的脸,憋不住地笑出了声儿来。

    “孙青,换了我都动心了,你说说你,还真固执得可以!”

    孙青抿了抿唇,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是因为我从来都知道自己要什么。”

    “你要什么?”占色问。

    越过她的脸,孙青的目光落在了她身后的窗台上,视线仿佛与窗台上的光线融为了一体,“一个女人堆里滚出来的男人,对女人会有多少真心?没有得到的时候,他能哄得你像朵花儿,等得到了还不是弃若敝屣,你以为我会例外吗?”

    对于男人的真心这个话题,占色自个儿也说不好。

    事实上,就她主观来说,也认同孙青这样的话,不太相信男人这种生物,究竟是像无情这样的男性生物。可是吧,她在男女感情这个事情上没有吃过亏,至少现在没有吃过亏。而且权四爷目前的状态也不像要找小三小四与女人勾勾搭搭的样子,所以她又多了那么几分信心。

    “孙青,听我一句劝,不管啥味道,得在嘴里尝过了,才知道酸甜苦辣。你说你现在都没有亲自尝试过,又怎么知道他不会为了你收心呢?再说了,你没听他刚才吼了么?人祁家都要断子绝孙了,你真的忍心啊?”

    这话开始挺严肃的,可说到后面,想到无情刚才那样儿,占色的声音就已经带上了笑意。

    当然,一句断子绝孙,也很自然地让孙青想到了他的吼声。

    老实说,那个样子的无情,赌气似的不按常理出牌,确实有几分孩子气的幼稚。而且,按理来说,这种幼稚应该是她鄙视的,可现在仔细一想……

    “噗哧——”

    她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儿来,抬手打了一下占色,“幼稚!”

    “呵呵呵呵……”占色笑不可止,“你刚才背对着他是没有看见,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咱们的无情公子啊,那张纠结的美人脸,完全盛上了火儿,典型偶像剧里男主角深情表白的样子,可乐死我了。”

    “哈哈!是吗?可惜了,我没回头看。”

    “下次再让他来一次?”

    “得了吧!最好别有下次。”

    两个女人唠着,互相对了几眼,说着刚才那事儿,不由又大笑了起来。

    然而。

    她俩这个时候说得挺乐呵的,却压根儿就没有想象到那个无意成了她俩笑料的无情同志,打从那一天下午起,整整三天都没有再露过面儿,不要说找孙青了,就连锦山墅他也没有回来。

    事情很突然,占色特别意外。

    丫不是二十几个年头,第一次燃烧起了狂热的激情么?丫不是说绝不不放手要死缠到底么,怎么一拳头砸下去就悄无声息了?

    难不成真的被孙青给打击到了,再不敢露面儿了?

    老实说,她觉得不像。

    无情那人,不像这么容易甘心的。

    可不甘心,他又哪去了?

    心下虽有疑惑,可观察着孙青都没有什么表现,占色也就不往心里去了。

    这三天,她的日子过得很不错。

    除了越发越强烈的孕期反应让她有点儿吃不消之外,就是太闲了实在无聊。

    为了避免辐射,她不需要人家来叮嘱,自觉地拒绝使用手机电脑等等有可能影响到她肚子里宝贝儿的一切通讯工具。所以,她觉得自个儿宅得有些与世隔绝了,不知道权世衡那件事情的尾声,更不知道权少皇与蝙蝠之间斗成啥样儿了。

    另外,也许是害怕影响了怀孕的心情,她下意识地就不想去打听,也不想去问那些事儿来膈应自己,闲来无事只养花种草,听胎教音乐看孕期的保健书,或者打个电话关心一下朋友,唠点儿生活锁事的闲嗑儿。

    日子轻松得,让她时不时会产生不太真实的幻觉。

    一晃,到了周五。

    这一天是权少皇替她预约好了去妇幼健做孕期检查的日子。按照之前说好的,他原本是要陪着她一起去医院的。可是没有想到,头一天晚上他接了个电话出去了一趟回来就改变了主意。

    他临时有急事,没法儿去了。

    没有他陪着,跟着孙青一起,占色也觉得挺轻松的,就是有点儿奇怪。

    陪她去孕检是权四爷说了好几次的事儿,每次说起来他都有点儿兴奋。第一次孕检,如果不是出了很大的事情,非他去不可,他是绝对不可能缺席这种时刻的。

    想着,他心下便惶惶。

    坐着孙青驾驶的汽车去医院的路上,她琢磨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问了。

    “孙青,你知道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嗯?啥?”

    孙青好像一直在神游状态,愣愣地看了她几眼才回过神儿来,嘴皮动了动,略略迟疑着,讷讷地说:“这个事儿,我也不是太清楚……”

    “你这几天不都去机关了?”

    “是的。可是……”

    眯了眯眼睛,占色审视着她的脸色,很快便想到前几次的事情来。心下大概知道了,这件事儿一定不小。所以没有权四爷的吩咐,孙青她就不敢告诉她。牵着嘴角笑了笑,她不想让孙青为难了,无所谓地捋了一下头发,说了句没事儿就闭上眼睛假寐了起来。

    不料,也许以为她生气了,孙青吭哧吭哧几下,却解释了起来。

    “占色,你别多心。其实吧,也不算什么大事儿,四爷他能解决好的。”

    心思一动,占色睁开眼睛,也不问,只拿眼睛去看她。

    孙青嘴角尴尬地扯了一下,握在方向盘上的手稍稍有些紧。

    “还是与上次那事儿有关,本来今儿是m国代表团回国的日子。没有想到,那个权世衡在美国的夫人突然在昨晚上飞抵了京都……”

    “啊?”

    权世衡的夫人?

    对于权世衡的老婆,占色以前听说得并不多。只上次从权少皇嘴里知道,他在美国期间确实娶了一个女人为妻。

    不过,他结婚二十多年了,那个女人却从来就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儿,不要说外面的人不知道权夫人长成啥样儿,就连权家的直系亲属都没有见过她。而且不管出席什么活动,他都是独来独往,那个传说中的妻子,更是半点消息都无。

    所以,外界甚至有谣闻说权世衡他压根儿就没有娶过妻,要不然就算老婆不露面,也不可能这么多年连一子半女都没有。

    一个隐于人后的权太太,怎么会突然在这个时候冒出来?

    莫非,她得知了这边儿权世衡出的状况?

    心里激灵一下,想到这个可能占色就觉得有点儿棘手了。如果他的妻子指认那个现在做贸易代表的“权世衡”是一个假冒伪劣产品,让我方怎么交待?

    如果m国方面一定要追究,又会出现什么情况?

    权少皇他如何应付?

    心里略略一沉,她侧眸,又问孙青。

    “权夫人昨晚到了之后呢?”

    孙青迟疑了一下,回答得半遮半掩,“我只知道她昨晚下榻在国宾馆,应该已经与m国的代表团汇合了。具体的情况我现在还不太清楚。占色,你不要担心了,我们要相信四爷,他一定会处理好的。”

    “嗯。”

    现如今,也只能这么想了。

    不论如何,占色都不希望这个他策划了这么久还把老婆孩子都给送上去了的事情,在眼看就尘埃落定的时候,却被突然冒出来的权太太给搅和黄了。

    *

    一个多小时后,两个人到达了目的的。

    妇幼院的条件不错,来这里孕产检的孕妇很多。由于来之前都已经预约好的,占色进去没有排队,直接找到了那个妇产科的吴主任,在说明了来意之后,她亲自带领她进行了头一次的孕检。

    为了保险起见,她做了一个超声检查。看到了还在胚囊内的胚胎组织,根据检查结果,现在胎儿约摸八周左右,发育情况良好。

    辞别了和蔼的吴主任,占色出了门儿还一直拿着那张b超检查的单子。单子上面,有一团其实什么都瞧不出来的阴影。想着它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她的心里涌起了无限温暖,脸上的笑容更是收都收不住,而鼻子却是莫名其妙地泛酸。

    孩子!

    她的宝宝。

    她与权少皇的宝宝。

    呵!

    孙青抿唇一笑,见她还在傻乐,不由伸手与她拥抱了一下。

    “占色,恭喜你。”

    “噗,你不是早就恭喜过了么?又来恭喜?”

    手掌搭在她的肩膀上,孙青表情有些晦涩,嘴上却是带着笑的,“这次是比上次更认真的恭喜好吧?说真的占色,我真的羡慕你,十三那么可爱,现在又添了一个宝宝。你这孩子都俩了,我家孩子他爸还不知道在哪儿玩泥巴呢!”

    扯着嘴唇,占色冲她挤出一个鄙视的笑容来。

    “得了吧你,你孩子他爸追上来了,你又不睬人家!”

    知道她说的无情,孙青脸上露出一抹窘色,笑着扶住她往前走。

    “好好好,我惹不起你!你就不要再拿我开涮了。”

    占色理解她的心情,也不再往深了说,只是掺住了她的手腕,一边儿往电梯间走,一边儿喃喃着自个儿的疑惑。

    “孙青,我真的有点儿奇怪呢。你说这个无情吧,前几天才给你表白来着,我看他那种斗志昂扬的样子,一副要与你拉开生死大决战的样子不可。可咋的,突然间丫就没影儿了呢?”

    孙青目光微微一暗,“我不知道。”

    占色侧头看她,观察她的表情,“哎,他是不是出任务去了?”

    这时候已经走到了电梯门口,孙青甩了一下头发,笑着一手掺住她的手臂,一手按亮了电梯下行键,随意地笑着说。

    “那就更不知道了,他的任务我们也接触不到,没法儿了解。”

    “也是!不过孙青,这一回你就听我一次啊,等他再回来了,你就别再摆谱儿了,看得我都替他心疼了。你说,多好一个优秀青年啊,浪子回头金不换多不容易?咱就高抬贵手,给他一次机会又能咋的?再说了,你只要不走心,那也不吃亏不是?怎么说,人也是那么一个大帅哥,走到哪儿都长脸。”

    巴啦巴啦,占色一时说得兴起,孙青却只笑着‘嗯’了一声儿。

    嗯啥嗯?

    占色心里一乐,侧过头去,笑着盯住她的脸。

    “哎,你这是答应了?!”

    叮——!

    电梯门儿就在这个时候开了。

    “孙青,怎么了?”

    看见孙青的脸色见鬼似的突然一变,占色迟疑着转过头来面对电梯。

    只一秒,她也跟着惊愕了!

    只见敞开的电梯里面,是一个被大墨镜遮了半边儿脸的帅气男人。他里面穿了一件儿风骚的印花衬衫,外面亚麻色的时尚休闲混搭很是扯人眼球。尤其在电梯间玻璃镜面的反光下,他俊美的面孔上,夹带着一抹阴暗的调子,让他样子更为锐利。

    他正是她们嘴里正在谈论的男主角——无情。

    而他的身上,正挂着一个娇滴滴的女人。

    比起她与孙青来,这个女人明显年纪小了许多。面色白皙精致,略略化了一点儿淡妆,身形儿高挑柔美,着装淑静闲雅,再配上她看过来时高高翘起来的唇角,十分完美地解释了什么才叫着名门范儿。

    老实说,如果不是这样尴尬,占色必须得承认,他俩很登对。

    当然,惊呆住的人绝对不止占色一个,无情竟然活生生吓住了。就在这对视的瞬间,整个电梯间里的空气,从呆滞、疑惑,慢慢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率先反应过来的人还是无情,勉强扯着嘴,他笑。

    “嫂子,孙青,你们也在这?”

    之前还力挺他上位的占色,与挽在他身上那个小妹子对视一眼,察觉到她眸底的挑衅,心里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不待孙青开口,她皱了一下眉头,不冷不热地冲无情点了点头,什么话都不再说,拉了孙青就往电梯里去。

    “孙青,咱们走了!”

    听到孙青的名字,那个女人扬了扬眉头,目光x射线似的直射了过去。

    孙青则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儿,脸上云淡风轻,已经恢复了刚才与占色玩意时的笑意。一只手抹着占色,一只手拎着个包儿,她进了电梯,直视着无情的脸。

    “你们要上还是要下?”

    无情直勾勾地看着她,喉结上下滑动着,那张俊美的脸上,面色早就hold不住了。打从见到孙青出现开始,他的心情就沮丧得就像一堵危墙。

    摇摇欲坠!

    “孙青……”

    目光无措地盯住她,从一开始的魂飞魄散,到在她的冷漠注视下回过神儿来,无情花了足足有一分钟。飞快地甩开那个女人的手,他冲过来拉住孙青,一时心乱如麻,一张俊脸胀得通红,声音无力而沙哑。

    “孙青,你听我说,好不好?”

    孙青嘴唇动了动,突然哑然失笑,一把将他推了出去,便顺手按了关门键。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儿,再见。”

    电梯门儿合上了。

    孙青没有回头,嘴角的笑容有些苦涩。

    一个大男人半搂半抱着一个女人来妇产科,会有什么事儿?

    不需要她多想,事实就用1+1=3的论断摆在了她的面前。此刻想来,她在几分钟之前曾经动摇过的心理,竟然是那样的好笑。期待浪子回头金不换,看来自己也跟着幼稚了。

    *

    看着电梯下行时不断变幻的数字,无情怔立在当场。

    要是可以,他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耳巴子。

    “她就是孙青?”旁边一直抱臂看着他的女人,笑眯眯地问:“祁狄,看来你这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嘛,你为了人家跟家里闹死闹活,把伯母都气得住进了医院,人家压根儿就不爱搭理你。”

    使劲儿攥了攥拳手,无情的意识收回来了。

    取下脸上的黑镜儿,他桃花眼里满是锐利而冷漠的光芒。

    “肖小萱,你不是肚子痛?要看病赶紧去!”

    歪了一下嘴巴,肖小萱挑了一下眉眼,眼底满是得瑟,“哦,我现在肚子不痛了。”

    “你!”无情梗着脖子就急眼了,“你他妈玩儿我?”

    “没有啊,我刚才真的很痛,只是现在不痛了而已。”

    这事儿说来话长,原来,无情同志前几天还真就被权少皇派出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了。昨儿晚上他才回到京都,本来是想去锦山墅的,可惜刚到地儿就接到了他家里的电话,说他老妈被他气得身体不好了。

    来不及想太多,他只能选择回家。

    难料到,等他火急火燎地冲了回去,却看见他老妈好端端地与肖小萱坐在沙发上唠嗑儿,哪儿有半点身体不舒服的样子。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骂了几句,扭头便要走。不曾想,他老妈这一次当场就发病给他看了。

    而且,还是妇科病。

    到了医院一检查,真正的盆腔肿瘤,就住在这间医院。

    昨天晚上,他一直就守在这里。

    今儿上午,这位肖姑娘过来看他老妈,在楼下时,就打电话说她找不到病房。他老妈一听高兴坏了,不管他情不情愿,非得让他下楼去接人家一趟儿。

    老妈卧病在床,无情能怎么招儿啊?

    他只能悻悻然地下楼去。可接了人刚进电梯,这位肖姑娘就嚷嚷着她的肚子痛,痛得都快要不行了,整个人就那么挂在他的身上,连路都走不了。

    无情这个男人虽然花心,可他不是坏人,怜香惜玉更是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见她痛得厉害,脸色都变了,自然也不好推开她。没有想到,就这么碰上了孙青与占色。这个事儿搞得,简直就是他惨淡情史上的雪上加霜。这种鸡飞蛋打的节奏,恨得他牙根儿都在痒痒,一双眸子里满是狠戾,一字一句说出来,更是咬牙节齿。

    “肖小萱,你他妈好有种!”

    肖小萱眼里的无情,一向是风度翩翩多情优雅的,她还真心没有见过无情发狠时的样子。这会儿见他咬牙切齿像是恨不得吃了她,心里不免有些发寒。

    不过,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性子娇气倔强惯了,又哪儿那么容易卖账?

    “你凶什么凶?祁狄,你到底喜欢她什么?哼,我本来还以为她有多好看呢,结果太让我失望了,也就那样儿吧。说实在的,你要是看上了她旁边的那个女人,我肖小萱直接就宣布向她投降。可就她,呵,老实说,我不服!”

    “不服?”

    拿着墨镜的手撑了下额头,无情盯着她的眼睛,突然笑了。

    身体前倾过去,他一双手臂撑在肖小萱的脸侧,大半个身子把人压在了电梯旁边的墙壁上,视线从她头顶上俯视下来,一双桃花眼因了心里的恼恨,就连笑容都森冷了起来。

    “肖小萱,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在他的逼视下,肖小萱咽了咽口水。

    这个样子的无情有些可怕,然而,这样近距离的与他接触,在他骨子里那股子风流劲儿的带动下,他整个人看上去迷人而性感,这让她更加的迷恋不已,不由又壮了几分胆儿。

    “我想知道!你能给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

    “去!理由多简单啊?!”无情看着她的脸,目不转睛,“我喜欢她,却不喜欢你。”

    “哼,这算什么理由啊?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我自认比她优秀,为什么你就不能喜欢我?我就是不服!我哪里比她差了?”肖小萱昂着头,倔强地盯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心怦怦直跳。

    无情想了想,收回手直起了身来,摸了一下鼻子,眸底充满了嘲弄和讥笑。

    “肖小萱,你可真幼稚,你知道男人都是怎么来识别女人的吗?”

    “我又不是男人,我怎么知道?那你说来听听呀,我哪里不够好?”

    肖小萱嘴里哼哼唧唧地说着,目光却停留在他解开的领口处那一片诱人的小麦色肌肤上,而思绪却停留在他刚才俯身过来时的男性气息里。

    一时间,她头脑发热,口干舌躁,出口的声音都有些哑。

    无情眸光闪了闪,游戏花丛的她,又怎么会不了解女人此时的心理?讥诮地睨着她,他唇角翘得更高,嘲弄劲儿比刚才犹胜几分。

    “男人看女人与女人看女人不同。在男人的眼里,认识女人的标准就一个。得看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勾起他的欲望,而不是肤浅的看脸蛋儿。你可懂?”

    肖小萱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说得这样大胆,愣了一下,脸蛋儿有些臊红,瞪大了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眼皮儿跳动着,便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祁狄,你到底什么意思?”

    无情拿着墨镜的手,又揉了一下鼻子,突然摁了她的肩膀在墙上,低下头去,鼻子在她头顶浅浅嗅了一下,眼睛讥笑地看着她,似笑非笑。

    “这意思你还不懂?你看,我现在对着你,连半点儿男人该有的反应都他妈没有,你让我怎么喜欢你,怎么跟你结婚?你他妈想守活寡了,还是身上有隐疾实在嫁不出去,想找个男人凑和?”

    无情是一个嘴毒的家伙,他本来损起人来就不留面子,更何况是现在气到了极点?被他这话一说,肖小萱一张脸更是臊得通红,胸口一阵起伏,只瞪着他,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可无情似乎还觉得不够解气,抬手使劲儿地拍了拍她的脸,讽刺地笑。

    “还有,b罩以下的女人,从来都不是我的菜!”

    “你!”往下瞥了一眼,肖小萱狠狠挺了挺胸,一时间气结。

    大概觉得对一个女孩子这样的侮辱也够了,无情鄙视地看了一眼她的胸,吹了一声儿似笑非笑的口哨,然后直起身来懒洋洋地理了一下衣服,摁了电梯下行,才回头睨了一下肖小萱气得一阵青一阵白的脸,漫不经心地说。

    “我就不过去了。麻烦你告诉我妈一声儿,这是最后一次!再玩儿这种小把戏,往后她连我的人影儿都见不到。他到底要儿子还是要你,让她自个儿掂量一下。”

    说完,他笑眯眯地戴上大墨镜,大步迈入了已经打开的电梯。

    而怔愣在外面的肖小姐,等到电梯门儿关上了,才狠狠地磨着牙齿,气息不稳地冲着电梯大骂了一句。

    “祁狄,你个神经病!你越是这样羞辱我,我越是要争到底。”

    *

    晚上权少皇回来得很晚。

    晚饭后,占色带着小十三回了屋,玩了一会儿游戏,又认真地伺候他洗完澡、刷好牙、换好睡衣,再把他送上床,讲了好几个故事,可小家伙儿还没有睡意。

    “十三,今天怎么了?还不睡?”

    小十三乌黑的一双眼,瞪得溜儿圆,“额娘,你有心事。”

    占色一愣,笑着伸出手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尖。

    “小鬼头,额娘才没有心事呢。”

    眨巴了一下眼睛,小十三的视线像探照灯似的直直盯在她的脸上,然后,双手突地一探就勒住了她的脖子,乖巧地将自个儿的脸贴了过来,童声童气地喃喃问。

    “额娘,你是不是在担心父皇?”

    没想到这个鬼灵精这么厉害,占色瞅着他,哑然片刻才笑道。

    “父皇他好好的,我担心他什么?”

    小十三哼了一下,噘起了嘴来,“不要以为我小就看不出来,你今天晚上一直魂不守舍的,刚才给我讲故事都在东拉西扯,还有,我跟你说话你也心不在焉……”

    低下身子,占色解开他挂在身上的小手儿,把他放低了躲好,又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才笑着拍了拍他的脸。

    “没有的事儿。时间不早了,你赶紧乖乖睡觉。”

    转了一下眼睛,十三大人似的轻叹一下。

    “哎,好吧!反正你们都拿我当小孩儿。”

    看着可爱的儿子,占色失笑不己,“臭小子,你本来就是小孩儿好吧?”

    “哼!不爱理你了!”

    闭上眼睛,十三真就不说话了。

    占色带着笑意摇了摇头,轻轻地拍了他几下,就默默地坐在床边儿上,视线一直看着她不转眼,直到约摸半个小时后,小家伙儿呼吸均匀地睡了过去,她才关上了灯默默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进浴室冲了一个澡,就着一室温暖的灯光,她静静地躺在床上,心里却没有片刻的安宁,一直在想着今天都这个时候了,权少皇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换了往常,他就算不回答,她也就独自睡了。

    可是今天不册,白日城孙青给她说的那些话,无疑在她的心理上了一道枷锁。让她心绪不得安宁,也没法儿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听胎教音乐,催眠自个儿早点入眠。

    因为,他回来得越晚,越是证明事情不好解决!

    那个权世衡的太太,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卧室里,只有她浅浅的呼吸,安静得落针可闻。

    实在睡不着,她不到十分钟都去阳台上向外观望一下。

    可每一次去看,都是失望。夜晚的锦山墅除了路灯,黑压压一片。而远处的京都城却是华灯璀璨,只可惜她却没有心情去欣赏,一颗心都被那个还没有回家的男人给牵动着,焦躁地在屋子里不停地转来转去。

    最后,实在烦躁得不行了,她打开了好久不碰的电脑,想从里面找点儿消息。

    奈何,新闻层出不穷,一浪接一浪,却独独没有她想要看到的。

    很显然,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也不可能第一时间就出现在媒体上。权世衡这件事儿,其中牵涉的问题实在太大了。

    时钟指向了十一点。

    时钟又指向了十二点。

    凌晨一点……

    外面一直没有传来汽车驶入的声音,她为了求得片刻安心,跳下床去打开包儿,将放在里面的那张超声检查单子拿了出来。等再次回到被窝里时,拿着超声单子细细地端详,掌心缓缓地摩挲着腹部,浓郁的面色慢慢放缓了。

    不知什么时候,她合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等权少皇开门进来的时候,她正一头歪倒在枕头上,手里还捏着那张b超单,浅浅呼吸着,睡得不省人事,一条手臂和一条腿全都露在了外面。

    唇角微抿,男人的视线凝住了。

    女人的身上穿着一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睡衣,却无损她半分曲线玲珑。一张小脸儿嫩白而光洁,长长的眼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似的微微眨动。鼻尖儿翕动,小嘴儿翘着一个勾人的弧度,让人恨不得吃到嘴里去。

    视线一点点浏览,这样的她,每一处都看得他心里痒痒。

    他的女人,真的很好看。

    浅叹了一口气,他躬身下来,将她手里的b超单子拿掉,拉过被子想要盖在她身上。然而,占色这时候睡得很浅,b超单刚刚脱手,她就惊醒了过来了。头一歪,男人的样子一落入眼睛里,心便放下了不少,小小的打了一个呵欠,她惺忪的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欣喜。

    “你回来了?”

    男人心里一暖,戏谑地挑眉,“想我了?”

    微微牵唇,占色白他一眼。

    “吃饭没有?”

    权少皇察觉到了她刚才的担心,眼睛里便多出了几分笑意,搂了她过来,掌心一下下在她的后背上拍打着,低低地问,“嗯,吃过了。你怎么这样就睡了,也不怕着了凉。”

    揉了一下眼睛,占色喃喃问,“现在几点了?”

    权四爷的眉头锁得有些紧,“两点多。”

    都这么晚了么?

    带着几分疑惑,占色的视线落在了他紧锁的眉心上,想要问点儿什么,可又怕把孙青给暴露了出来。一时间便有些踌躇。权少皇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只沉浸在她对自个儿的担忧里,一只手臂紧紧将她勒在怀里,另一只手扬起b超单来瞅着,忍不住咧了咧嘴。

    “老婆,咱闺女在哪儿啊?”

    窝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占色才伸出指头来,点了点b超单上那一团阴影。

    “诺!这不是么?”

    “就这玩意儿?靠,怎么长得都不像人?”黑眸狠狠一瞪,权四爷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一团阴影,脸上没有半点儿疲惫和忧虑,表情简单得让占色没法儿猜测那件事情到底处理得咋样儿了。

    无奈的想了想,她一把将b超单从他的手里夺了过来。

    “讨厌,她不像人,像什么?”

    “……咳,我是说,还不像人型。”

    哧地笑了声儿,占色翻着大白眼儿,哼了一哼,“这才八周,就成人型了,还了得?那不成妖怪了!?”

    权少皇扬着唇,低头香了下她的嘴,又将视线挪到了b超单上。

    “医生怎么说的,没什么问题吧?”

    顺着他的视线,占色也专心地瞅着那张单子,好像真的能看见他俩的闺女一般,唇角上不自觉地就露出一抹宽慰的笑容来。

    “医生说她长得很好呢。”

    心里顿时美得不行,权少皇哈哈大笑着,抱着她重重印上一吻,接着翻转过身来,就将她半压在了胸膛与床之间,一双手臂撑在她两侧,黑眸烁烁燃烧。

    “那可不是?老子的基因能差么?”

    有些被他的愉快情绪感染到,占色也没有去推开他,嘴角上扬不住地笑。

    “是是是!全是你一个人的功劳,行了吧?”

    小女人娇俏的样子,惹得男人眸色深了深,握了她一只小手来凑近唇边儿,宠溺地吻了吻,就小声儿哄她,“当然不是,我一个人哪能生得出来孩子?这是咱俩通力合作的结果。所以,老子才给了你冠名权不是?”

    冠名权?

    他的话,让占色想起他说这个孩子跟她姓的事儿来,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可惜她姥爷不在了,就算姓了占,我这个当妈的也没有什么可教给她的。”

    搂住她的权四爷,微微一愣,眉头皱了皱,有些迟疑地喊。

    “占小幺……”

    “嗯?怎么了?”

    看着她美丽的小脸儿,权四爷黑色的眸子越发深邃,半晌儿后,他低低地叹。

    “今天晚上,我可以睡在这里吧?”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