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49米 你爸爸他还活着!

149米 你爸爸他还活着!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微眯的眼睛,轻眨一下,占色歪着头看他。

    “你刚才想说的话,应该不是这句吧?”

    她用的疑问句,却带着肯定的语气。深深地看她一眼,权四爷便怔在了那里。

    他从来都知道,他的女人,心思透亮,眼光也毒,只要稍稍表现出来一点儿苗头,她就能猜中一个八九不离十,绝对不好随便哄过去的。事实上,他想说的确实不是这个,只是话到嘴边儿怕她会受不了,才换了话题。

    无奈之下,他只能耍赖,捉着她的手放在唇边儿,抚着她促狭地轻笑。

    “占小幺,你在暗示我什么?”

    抽了一下手,抽不回来,占色便拿眼睛示意他松开。可他赖皮着不松,她没法儿,沉吟一阵儿,只得反问。

    “你认为呢?”

    扬了扬眉头,权少皇一只手臂横过去揽了她,嘴角噙着笑,黑眸渐渐深邃。

    “我以为这么好的晚上,你应该暗示我该先做点儿什么才对?”

    皱了一下眉头,占色心知他不会再说了。就像往常的许多次一样,只要他不想告诉她的话题,他总会用这个办法顾左右而言他,把话题扯到那事儿上头,让她压根儿就接不上去。

    既然如此,她也该打住了。

    稍稍一顿,她不着痕迹地拉开他,半倚着床头上坐了起来,将那张两个人瞧得十分心喜的b超单子也收了起来,才看向他,眉心一抹阴郁闪过,声音低得听不出情绪来。

    “不早了。你累了一天,早点儿去休息吧。”

    黑眸一沉,权四爷纠结了!

    她一句话就将他心里刚刚浮上来的喜悦,给扫到了地板上,渣都捡不起来。

    “占小幺……”

    轻唤一声,他抿着唇角,迟疑了几秒才坐得近了些,探出手来抬高她尖细的下巴,低下头去与她对视,欲言又止。

    “有事就说!支支吾吾的有劲没劲?”占色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里包着一汪清澈的水雾,水雾的中央静静地潜伏着一头倔强的小兽,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极冷。

    嘴角牵了牵,权四爷大拇指在她脸蛋儿上画着圈儿,唇角噙着无奈的笑,声音也低缓了许多。

    “对!我本来确实有事儿要告诉你的。可是……”

    他的坦白,让占色揪紧的心又舒服了许多,扬起唇来,她冲他一笑。

    “可是什么?”

    她的笑容绝对治愈系的,权四爷悬着的心落了下来,轻啄一下她的唇,声音变得低沉而蛊惑,如同梁上燕儿在低低呢喃,带着一种极易让人沉沦的感染力。

    “可是我饿了,你知道的,男人饿了,可没有精神说什么。”

    占色一听,眼神儿略沉,“你刚不是说吃过了?”

    问完,却见他只淡淡扯下唇,一脸沉寂着并不说话。她看了看时间,无奈地撑着身体就要坐起来。

    “行,你先躺一会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

    飞快地阻止了她,权少皇看着她认真的眉眼,想到自个心里所想的邪恶,在愧疚之余又有点口干舌燥,心窝子里像有一只手在揪他,情不自禁地顺势按住她的后脑勺就低头贴在她的唇上,辗转几下便拖出她滑香的舌儿来,轻轻的,缓缓的,他像害怕她会突然间生气似的,试探着将她吮在嘴里,小心翼翼地与她搅在一块儿。

    见她没怎么抵抗,他才慢慢地加深了情绪,加重了力度,死缠着她,直到她两边儿脸颊上都爬满嫣红,气息急促呼吸不匀了才放缓了动作,饶了她的舌,允许它恢复了自由。

    “我饿了,得吃你才能饱。占小幺……”

    邪邪地说完,见女人还傻乎乎地红着脸愣是没有回神儿,他眸子微眯,心里突地一紧,喉结滑动着,再次低头迅速地裹住她的唇,低低说,“我要吃的是你。”

    口腔再次宣布被占领,男人炽烈的呼吸也近距离地喷在脸上,让占色面热心跳之余,汗毛一层层竖了起来。她真担心就他这个狠样儿,真会拆了她咽下肚子去。

    可即便被吃,她也有些情难自禁。

    她是一个成年女人,与他在这里有过许多的蜷缠回忆,就算她理智不想,身体也没有办法拒绝男人这样的刻意诱导。舌尖在他的恣意爱怜下,渐渐地酸掉了,而男人的唇愈发温暖而炽烈,带着一丝丝烟草的苦涩味儿,不管不顾地裹缠上来,让她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很快便由着他的带领,闭上了双眼,手臂吊在他的脖子上,整个人被他完整地纳入了怀里。

    这一个吻很久,很温馨。

    久得她的脑子在稀里糊涂间,竟然产生了一个幻觉。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颗搭着依兰花的花架下,也有一个男人这么用心地吻过她。

    到底是幻觉,还是她的记忆碎片?

    脑子激灵一下,她完全闭上眼睛,更加认真地回应他的吻。

    可是结果太诡异,她越是刻意想要去回想,脑子越发空白,什么记忆都没有了。有的只有男人贴在身上那热得像烙铁似的胸膛,还有他隔着一层薄薄睡衣的大手,烫得几乎要把她的身心融化。

    一闪而过的片段,就这样儿没有了?

    心有不甘,她巴着他的身体,吻得更加投入。

    权四爷受到这样的感染,心里自然喜得不行。一双手就更加不老实了。

    很快,他轻松剥掉了她身上那件封闭性太好的睡衣,解除了彼此的隔离,紧紧抱着她,舒服地叹息了一声儿。

    “占小幺!”

    身上一光,凉气儿跟着就袭了上来,占色下意识偎在他身上想要得到暖和。她哪儿知道,这样儿投怀送抱式的温存,简直要权四爷的小命儿了。圈住她的身体,他呼吸浓重了,喘气儿也不匀称了,憋了许久的小魔兽恨不得跳出牢笼来。

    他寻思,再不发泄一下,今儿晚上都不要睡了。

    可是没有得到她的允许,他又不太敢冒然行动,只得委屈地咳了一下,好不容易克制好了自己,捧起她的脸蛋儿来,细细地端详着,微微噙笑。

    面前的女人,一双总能入他心撩他魂的眼睛,清灵通透得不像人间凡物,一张面颊上沾染着仿若胭脂的红泽,几分失神的羞赧,几分难捺的激情,让他动情不已。

    “乖儿……”他唤她,嗓音低哑。

    “嗯?”她的声音慵懒得像只猫儿,惹人迷醉。

    得了她的应声儿,权四爷心口处突突直跳,激动得好像与她初尝禁果时那么急切,下意识地紧抱住她,顺着她软白的脖子往下,轻轻吻着,听着她低低的呻呤,抚触着她软软的腰儿,看着她一片白生生的肌肤。

    太美好了。

    这美好逼得他不想再忍耐半秒。

    不再迟疑,他低头,吻了下去,重重地吻。

    眼儿一眯,占色嘤咛一声儿,身体便软了。她在孕期,体质本就敏感,再这么被他吮在嘴里哪里还能受得住?!一阵阵哆嗦,她双手掐在他结实的肩膀上,思维慢慢地被放空,身体也是一会儿抛上高空,一会儿又沉沉落下。

    一时间,五味陈杂!

    手指越抓越紧,她说不出心头那空虚的滋味儿来,只会嘤嘤喊他。

    “四哥……”

    黑眸流过一抹光芒,权四爷绷得紧紧的俊脸微微松开,闷闷地应了她一声,像是受到了鼓励,唇与舌并用,手与脚跟进,更是卖力地讨好起她的身体来。

    在这样儿剧烈的撩拔里,占色越发吃不住。不需多久,她便急急地粗声儿喘了起来。一张牛奶般腻白的脸上惹上醉人的红,身不由己随了他的折腾。

    她向来都比较有自觉,知道自个儿身体,从来就没有她的脑子那么有骨气,很容易就被男人给吃得死死的。所以,她总是避免身体沦陷。

    可这会儿……

    微微张开口,她眼神儿惺忪,早没了主意。

    “占小幺……”权四爷抚上她的唇,手指猛地插向她的口中,搅上了她的舌。

    “唔唔……”摇了摇头,占色想要说话,可嘴有异物声音自然含糊不清。

    脸红了一来,为免唾沫滴出来丢人现眼,她不再吭声儿,紧紧地闭上了嘴。可是这么一来,她的样子到像是主动含上了人家的手指,那情景要多银荡便有多银荡。

    她有些急了!

    眼风扫到男人黑眸的深暗,还有他嘴角似笑非笑的戏谑,她心生嗔恼,一口便咬在了他的手指上,拿眼去瞪他。

    其实咬得不算重,但权四爷还是为了配和她,假装疼痛的‘嘶’了一声儿,赶紧地退了出来,然后凶巴巴地钳了她,低头也去咬她的脖子。

    在这个过程中,两个人一直没有说话,占色轻轻哼着,权四爷对着那比绸缎滑,比牛奶香的细软软脖子,啃着咬着,直到她难受得皱起眉来,他才松开了嘴,就着那只被她唾液沾湿的手指,划过她的身侧探入了她下头。

    “权少皇!”占色声有余惊,闷闷地哼一声,吸着气儿地阻止他:“不行的。不到两个月呢!前三个月,都危险期。”

    “乖,我知道。”

    男人轻笑着应了,一双深幽的眼眸里带着一股子切切的情意,尽可能轻地刮着她,低低地哄:“我不会伤到你,交给我。”

    她仰着头,一眨不眨地盯住他,喘息着拽住了他的胳膊,一颤一颤的话随着他的动作和她的呼吸,一字字出口,却是一种要把他逼疯的节奏。

    “嗯,可,你还没有洗澡……”

    眸色一亮,权四爷心下暗爽,她的话让他比喝了琼浆还他妈爽。

    这个意思太容易懂了。

    “好!”

    声音沙哑着他答得十分爽快,扯掉身上的衣服,不用她再说第二句,就飞快地跑进了卫浴间。大概实在急得不行,连门儿都没有来得及关,也没有等热水的心情,就着哗啦啦冲下来的冷水就洗了起来。

    呼呼……

    轻轻扬着的眉梢,吹了一个口哨。看得出来,四爷的心情很好。

    裹在被子里面,占色听着他那声儿口哨,又好气又好笑。

    哎!

    这个男人,她怎么就应了呢?

    好吧,她承认,其实自己也想得厉害了。

    有多久没有要过他了?眯了眯眼,想到他块垒分明的结实身板子,她不由又有点儿心慌。她还怀着孩子呢,要真耐不住,会不会出什么事儿?

    抚着小腹,她的心,跳得没有章法。

    *

    “滴嗒滴,滴嗒滴,一只小猫在偷米,啊在偷米,妈妈在哪里……”

    正在这时,小十三特地为她设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手机她已经好些天都没有放在身边儿了。之前一直把它放在抽屉里。今天在家里等待权少皇回家的时候,她心下有些惶惑,害怕发生什么事情他不能在第一时间通知到她,所以,她才又将它拿了出来。

    爬出被窝儿,她侧过身去,将它从床头柜上拿了过来。

    瞄了一眼,只见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在深夜两点多,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会是谁呢?依了她往常的性格,会直接挂掉,除非对方一直拨过来才会接起。可这会儿,兴许是第六感发作,她的心脏突地就跳动加速了,莫名产生一种有事儿发生的感觉。

    “喂!哪位?”

    大概刚才与四爷的纠缠太过撩人了,她三个字说出来,才发现嗓子干哑得不行。

    “小幺,真的是你吗?”

    一秒后,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似乎在惊喜,又似乎在难过。

    眉心微微一跳,占色的手指,揪紧了床单儿,“请问你……是哪位?”

    又静默了好几秒,才响起那女人幽幽的叹息声儿。

    “小幺,我是妈妈。”

    妈妈?

    心里‘咯噔’一下,占色脑子里的弦绷紧了,拽在床单上的手,紧了又紧。

    当然,这个声音并不是俞亦珍。

    除了她,会在她的面前说妈妈的人会是谁?

    刹那,心痛。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让她的身体突然一软,浑身的血液不停往大脑里流窜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慌乱情绪,全部堵在了胸口处,让她再次有了强烈的孕吐反应。很难受、很像吐、很反胃,很想大声喊叫……

    可,她半声都没出。

    捂着胸口为自个儿顺了半天气,她才调整过来正常呼吸,僵硬着面孔淡淡地问。

    “权夫人,你会不会弄错了什么?我只有一个妈,她姓俞。”

    一声儿权夫人,让对面的女人呼吸一沉,顿时就没了声音。

    良久,就在占色冷笑着以为她已经挂断了的时候,才听得她低沉着嗓子,满带疑惑的轻声儿问。

    “小幺,你怎么会知道的?”

    其实,从孙青白天提起权太太的时候,占色就已经有了这样的猜测。只是,她以为告诉她的人会是权少皇,却没有想到这个秘密,会是以这样儿的方式来得到证实。

    如果说之前的猜测还让她存了侥幸,那么在那个女人说出这句话来的那一秒,她的心顿时就沉得没底儿了。

    甚至于,她已经听见了身体里心脏在破碎的声音。

    权世衡的太太,唐心柔,真就是她!

    多可笑啊!

    深呼吸了一下,她身上的汗毛像刺猬般竖了起来。几乎不再需要大脑来支配,她就开启了全自动地防御模式,原本淡然的声音,也尖刻了起来。

    “权夫人,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呵呵,好,那我告诉你,我猜出来。呵呵,现在的结果,你是不是很失望呢?因为我比你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儿唐瑜其实更聪明,更会勾引男人,更懂得怎么去拿捏人心。你的女儿唐瑜,她真不是我的对手!”

    “小幺,你不要激动,你听妈妈说……”

    “好。我听你说。不知道权夫人大晚上的打电话来,找我有何贵干?”

    “小幺!”听出她的讽刺,那边儿的女人,语气幽幽地,“妈妈只是很想你。”

    很想她?

    哈哈!占色真心很想笑。

    很想大声的狂笑!

    可惜,她喉咙口像缺了水,不仅笑不出来,就连说话都有些费劲儿。死死地咬了一下下唇,在一阵阵倾灌而入的心酸里,她觉得空气里的氧气,似乎都不太够用了。

    “权太太,你的好意占色心领了。只是,容我提醒你一句,现在是京都时间凌晨两点多。你可能还没调整过来时差,可你的想念时间,却不幸地骚扰了我的睡眠,我消受不起。”

    “小幺……”唐心柔无力地轻唤了一声。

    “还有权太太,如果你往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找我,请直接和我丈夫联系,我现在在家待产呢,恐怕帮不了你什么忙。麻烦你把你的如意算盘都收起来吧,我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一句不硬不软的话,直接把唐心柔的来意给掐死在了胎中。

    迟疑一下,唐心柔像是有些触动,突然沉沉一叹。

    “小幺,小瑜她毕竟是你的亲姐姐,你不帮她谁来帮?”

    眉心狠狠皱起,占色闭上了眼睛,两行热泪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与此同时,一个字儿也从她几乎咬出鲜血的齿间冷冷迸发了出来。

    “滚!”

    唐心柔大概没有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激动,声音哽咽了一下,才稳定了情绪。

    “小幺,是妈妈不好,今天确实太太晚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儿再找你。”

    泪珠子滑到了嘴边儿上,又顺着下巴的棱角滑进了脖子里。冰凉冰凉的触感,钻心般的难受。占色知道她再也不会说出一个字了。因为,如果她再冒出一个字来,那边儿的女人就会听见她的哭声。

    而她不想,不想让那个女人听见她在哭。

    没有她,她也长了这么大。没有她,她也活得好好的。二十几年了,她回国了,却不是为了这个被她从小抛弃的女儿。她来电话,也不是真的想念她这个被抛弃的女儿。她更没有想过要关心她,只不过为了她的男人和另一个女儿……

    这样的女人,怎么有资格听见她占色哭?

    对,她没资格!

    从她开口的第一句话起,占色知道……自己心里一直保留着那一个角落,彻底坍塌了。

    碎了,碎成了渣,再也捡不起来。

    爸!

    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女人吗?

    关上手机,她将脑袋深深地埋入了枕头里,头顶上仿佛有千斤之重压住了她。而她小小的身体蜷缩在被子里。低低的,低低的,发出一声声短浅得困兽般的哽咽声……

    她埋藏过太多的伤心。

    可,却抵不住这一刻失望。

    什么叫悲伤逆流成河?这一刻,当心疼如同恶魔尖利的牙齿把她死死咬住时,她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缩在被子里痛哭流涕的时候,才深深地感悟到了。

    *

    三分钟后——

    当权少皇兴冲冲出了卫浴间,将手放在推拉门上时,就见到了笼在被子里那团小小的身影儿。

    黑眸微沉,他眉心紧拧,好一会儿没有动弹。

    他应该先告诉她的不是吧?

    又晚了一步。

    良久——

    他揉了下眉心,清咳了一声儿,提提腰上的浴巾,迈着懒洋洋的步子就走近了中间的大床边上,拍了拍完全罩在里面的女人,才慢慢撩了剥开她的被子将她从里面提了出来。

    “喔唷,怎么回事?”

    宠溺地咧嘴笑笑,他又揉了揉她的脑袋,佯做不知地用她的家乡话小声儿问。

    “咋地了,哭得这么科碜,也不怕丢老子的人?”

    嘴唇动了一下,占色脸上还挂着泪,看着他帅气的笑容,却也冲他露出一个笑容来,声音干哑不堪。

    “权少皇……”

    “大鼻涕拉瞎的!小样儿,丑死了!”故作轻松地挑起眉,权少皇縻挲着她的脸,虎着脸吼她,“闭上嘴,别他妈哭了。”

    占色双眼赤红地看着他,突然瘪了嘴,扑过去就环住了他的腰。

    “我要你!就现在!”

    啊哦?

    搂着她不停发颤的身体,权四爷长叹了一口气,抬起她窝在胸前的脸来,替她抹去泪水,又打趣儿的戏谑:“要我有什么难的,还哭鼻子,羞不羞人了?放心吧,你男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正愁没地儿施展呢,你还怕吃不饱?”

    “讨厌!”

    又哭又笑地拍了他一下,占色吸了吸鼻子。

    “呵呵……”

    男人拿过纸巾,收拾了她的脸,才纳她入怀,缓缓顺着她的后背。

    “占小幺,老子弹药可储备了好久,随时可以开战,一会儿不要喊吃不消嗯?”

    再一行泪水滚了出来,可占色脸上却是挂着笑的,“去!你就贫吧!”

    “这是贫么?这是实话。”

    抬起头来,占色挂着泪水看着他,脑子很空,心里很痛,她极需要用别的事情来转移现在的注意力,让她能忘记那个女人的声音,忘记那一团糟心的事情。她不想难受,她还怀着孩子,她想开开心心地渡过孕期,不想为了不相干的人而痛不欲生。

    对,不相干。

    那个女人既然从未出席过她过去的二十几年,与她有何相干?

    “啧,哭得太埋汰了。占小幺,还哭是不?还哭老子可不要你了啊!”权四爷又拿纸过来,替她擦着那滚滚滔天的泪水,似笑非笑地逗她开心。

    “不要我,你想要谁?”

    “一个电话的事儿,妹子们会抢着来替爷暖床,还不赶紧闭嘴?”

    知道他在用他的方式来安慰自己,占色心里很暖,可泪水却流得更多了。

    “怀了孩子的女人特小气,你不知道么?权四爷,注意节操!”

    扬唇浅笑,男人刮一下她的鼻尖儿,凑近她的耳朵根儿,吻了一下,声音哑哑地说:“得瑟了,还敢骂人了?好,现在老子就把节操给你看看。”

    肩膀地耸了耸,权四爷故意的讨好,让占色心里越发难受,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他身上擦,小声儿哭着抻掇。

    “你这个人,还有节操么?”

    低低笑着,男人挑了挑眉,态度良好地哄她,“嗯,差不多算节操不全吧?!节字儿没了,只剩一个操字了。”

    “不要脸!”

    抹了一把眼泪,占色觉得自个儿从来没有哭得这么酣畅淋漓过。大概心里憋得太久,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由头,她哭起来没完没了,哭得连自个儿都鄙视自个儿。可在男人温暖的哄慰里,偏又止不住。

    顺了一下她的长发,男人低头盯她片刻,喟叹下,又在她额头上轻吻。

    “占小幺……”

    “嗯?”

    “别哭了!”

    “嗯……我也不想哭……”

    收拾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占色将脑袋搁在他的肩窝儿里,轻轻地唤了一声儿。

    “四哥……”

    “哎!瞧你这小媳妇儿的样子,爷真揪得不行了。宝贝儿,别掉金豆子了嗯?今天给你一个特权,你说什么,我便应什么,只要你开心,就算让我学阿喵叫都没有问题!”

    一句话,他说得特别憋屈,可嘴角却在不停上扬。

    老实说,他很喜欢占色在他面前服软的样子。特别是她哭着扑过来抱住他说要他的小模样儿,简直让他喜欢得恨不得将人给咽下肚子去才好。

    说来,这人都是犯贱的,只要她天天这么顺着她,他觉得自个儿再孙子都值得。

    “四哥,往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要再抛下我……”

    原以为她听了他的‘表白’会破涕为笑,没有想到,还哭得更厉害了,一双白藕似的手臂死死地圈住他,那小力气大有像只雌虎,愣是把四爷那点儿心思撩了上来。荡了一下,便乱了心神,反手抱着她,将她压在身后的被子上。

    “不会!除非——我死。”

    说罢,他低头吻上她的嘴。一秒后,顺着下巴往上,像是要吻每一寸。

    “不要瞎说,要死……我也要死你前头……”

    慌乱地应答着,占色抽泣了一下,尝着男人在她身上带来的滚烫爱怜,她不得不昂起了头来,低低的啾唧几声儿,哑着嗓子向他诉说委屈。

    “四哥,我以为她永远不会再出现,可是她出现得这么埋汰……”

    低头看看男人在身上的点火儿的姿态,占色的声音迷离得带上了一丝伤痛。

    “我原本以为她抛弃我……肯定有她自己的情非得已……”

    “原来她没有回来,我一直在想,其实她心里也是爱我的……”

    “可是,我以为有什么用呢?……其实……她一点点都没有想到过我……权少皇,我太自以为是了,是不是?我就是一只被亲妈抛弃的可怜虫!”

    “别说了!占小幺!不要再说了!”

    权少皇抬起头来,闷闷地吼了一声儿,就将她搂抱在了怀里。原本想要与她全情投入地演绎一场盛世狂欢的心思就淡下去了不少。在她似泣似诉的声音里,他只想要好好呵护着她,宠着她,把她心底的阴霾都一一扫开,让她只能快乐,而再不会受半分这样儿的苦。

    然而,女人却缠了上来。

    “为什么?权少皇,为什么她要这样对我?”

    黑眸闪过一抹浓重的阴影,他低下头,恶狠狠咬她一下,紧钳着下意识撩着他的女人,体内蕴藏已久的火儿终于憋不住了,噌噌地往上串。他再等不及,三两下扯开身上的浴巾,又把她身上的唯一的遮盖给扯了开。

    “占小幺,有我在,再没有人敢再欺负你!”

    兴许是情绪感染得太过强烈了,两个人都有些迫不及待。低低的絮语了几句,身体越发纠缠得厉害。在男人低低的呢喃声儿里,占色的喉结却干得发涩,一个字儿都说不出来。只觉与他身体相缠之处火热难捺,身体也一阵阵抖得跟筛糠似的,被他撩得魂儿都要飞上天了。

    “四哥……”

    纠缠着,纠缠着,她的脑子也在混乱。

    不知道为什么,她又开始做梦了。

    说它是梦,不如说是记忆片刻。

    不停的像梦般出现在脑海里,随着他的动作,而出现各种各样与他的片刻。不像她亲身经历过的,却又像她经历过的,一个个交替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没有主题,也找不出一个完整的片段来……

    一直胡乱地想着,直到她的意识被他的热情吞噬,才惊呼一声。

    “四哥,你小心……”

    说罢,她嘴角嗫嚅着,闭上了双眼。

    “我自有分寸,不会进的……”

    一句低沉得犹如呢喃的声音,带着一种特殊的韵味儿和质感,破入耳膜落在心上,酸酸甜甜滋味儿怪异。

    抬头,她看他。

    不巧,他也正低头下来。两个人无意识对视片刻,他才喘一下,猛地落在她的唇上,轻尝一下,再带入口中,撬开再来反复一下,等到她受不住急切地缠上来时,他才低低一笑,黑眸闪过一抹得逞的狡黠,将舌完全探入,缠住她半分不离。

    这样的亲热,实在久违了。

    可权四爷的个头比占色高大许多,这时候要顾着她的肚子便有些施展不开。想了想,索性抱她起来,将她背过身去趴在面前,两臂撑在了她两侧,不压着她却把她圈在怀里,让那高高崛起的物事抵在她股窝儿中间,相贴着缓缓地打擦边儿球。

    几次过门的怪异感,让占色又担心又紧张。

    “四哥……”

    “乖,这样没事儿!”

    轻轻‘哦’了一声,占色深吸一口气,觉得呼吸有些不畅了。耳朵边儿上,男人的唇在轻轻吻她,下头更是磨得她从头到脚都是火儿。又热又心慌的由着他剑拔弩张的恣意横行,她稍稍担心。

    “你记得,不到两个月啊,千万不要……”

    “我懂!”

    权四爷两只手捏住她的臀,在她动情时的旖旎姿态里,不停地研磨着她嫩生生的地儿,一个凸一个凹的结构,瞧得他心里痒得心慌,却又不得不克制,只能这样儿解解馋。

    占色觉得自个儿要疯了。

    怀了多久的孩子,她也就空了多久。本来不去想还好,现在两个人这样儿的动作,这样的呢喃软语,男人又骑跨式在她股窝儿磨动,一会儿扎一下,扎得她痒得不行,着实受不了,却又得不到,那种挠心挠肺的感觉,简直像蚂蚁上身痒到了心窝子里,而底下更是泛滥成灾了。顾不得羞涩,她情不自禁地用小pp想要往上套,可男人偏生顾念着她,扭来扭去也不利索给了她。

    “四哥……”

    她真要疯了。

    “乖,不要怕!我不会的。”

    男人也不知道弄懂了她的意思没有,他的做法偏生与她的想法背道而驰。用低沉而隐忍的声音说着,在她身上上上下下地滑动着安慰自己。

    “不,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占色气儿喘不开,濒临崩溃边沿的她,脑子打了条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意思才好了。血液在流窜,窜得她极想找一个能让她得到快乐的出口。而这个出口只有背上这个男人才能给她。

    她开始想念,想念那个与他过程,那个舒服又难耐的过程。

    想得心尖发麻,身体不停发颤,颤得脚趾尖儿都在蜷缩。

    想!

    她是真想!

    脑子完全被放空了,她回过头去,瞥着男人的脸。

    他半趴在她的背上,也正凝神看着她,额头有一层细汗,一双鬼斧神工打造的脸上,则带着情动时特有的魅惑表情,在一层氤氲的灯光下,俊美得宛如一尊古希腊的极品雕像。

    “四哥,其实,可以轻轻的……”她终于说了,脸红得能煎蛋。

    “嗯?好。”

    一瞬间,权四爷仿佛听见了自己血液在欢喜的声音,仿佛千军万马压境,再也无法抵抗。其实,她不会比他更迫切,他迫切地早就想融入那个渴望了许久的温暖小窝儿了。

    顿了顿,他缓缓吸了一口气,扶正了自己,哑着嗓子。

    “就进一点,你要难受了就说。”

    微垂着头,占色脸上红得如同火烧云,情绪则激荡有如海浪拍着岩石。

    “好!”

    说完,她拽紧了枕头。

    压抑了许久的念想,潮水般汹涌而来,权四爷也几乎疯狂。他看着他身下的女人,她美好的身子在他身下蜷缩着,低低的哼声儿一下下敲在心窝儿,让他不知该怎样去爱她才好了……

    怎么做,似乎都不够?

    一双眼睛,深沉如幽夜,他小幅度地怜爱着她,一个吻从她的后颈窝儿里开始,慢慢地下移,在她光光的背上,白藕似的手臂上,将她吻出一个妖魔般诱人的曲线来,直到她在他的身下难耐的发颤……

    “占小幺……占小幺……”

    不想打持久战,等她舒服完,他就不再克制自己,闭了闭眼睛,等情绪被高高地抛起到了一个巅锋,他手臂穿过女人的腋下,抓了她前面的两团儿,低低叫了她的名字,又热烈又疯狂地‘啊’了几声儿,便直接交代在她身上了。

    占色的意识,早已迷离。

    身上不累,心却疲乏得不行。

    软软地窝在他怀里,她微微眯着眼,心里有一种难以言状的满足感。

    房间里的灯光,尽职尽责地照亮着这一室的旖旎风光。

    两个人静静地拥抱着,似乎满足于享受事后余韵,偎依在一块儿,分享着结合后的快活。她寂寂无声儿,他一只手抚在她光洁的背上,也是浅眯着眸子,像一只得逞饱食的狼,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没有讲半句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占色才打破了寂静。

    “怎么不讲话了?”

    黑眸深了深,男人扬着眉,用力捏了一把她被灌溉过的臀儿。

    “占小幺,枪也擦了,火儿也走了,你该对四爷负责了!”

    诧异地抬头,占色与他对视一眼,不由会心一笑。

    自然,她也想起了帝宫时两个那些龃龉。

    默了下,她才轻轻地说了一个字。

    “好!”

    这事儿,原本权四爷就没有抱希望,只当她心结难解。他真没有想到今天晚上除了有额外福利,他女人竟然还想通了。这么寻思着,他心里一美,又觉得自个儿之前真特么犯傻。早知道与她操练上那么一回就好了,他又何必装成正人君子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

    看来,这女人啊,还得收拾!

    扬起唇角,他笑了。

    “占小幺,这话爷最爱听。”

    “好好好好好!多说几个给你?”

    “呵呵……”

    心下愈发快慰,愉悦的情绪一波波在他心间打着拍子。突然,他搂着女人的手紧了紧,下意识地就想到了占子书的事情来。

    之前几天,其实无情出任务,就是受命去接占子书了。

    上次在束河的法会时,净空与他畅聊之后,一直在西南那边儿的寺庙里到处做法课。在这期间,两个人有过多次联系。权世衡的事情解决得十分顺利,他也就没有催他回来,毕竟做了二十年的‘得道高僧’,要他循入凡尘也是需要时间的。

    他没有逼他。

    可现在不同了,唐心柔一回国就搞出了大动静儿,权世衡的事情眼看又要起再次波浪。那么,他埋好的占子书这步棋,就必须要走了。

    用占子书来治唐心柔,再好不过。

    可占色这边儿,他怎么办?

    现在说,还是以后再说?

    现在要说了,她一定会觉得不仅妈抛弃了她,就连他爸也抛弃了她。

    可如果不说,等她自个儿知道了,再闹脾气就麻烦了。

    想了又想,他实在太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谅解了,索性先把顾虑抛开来,与她摊牌算了。就算她会难受,哪怕她再哭一场,也不过就彻底痛一回。最多他再辛苦一下自个儿,再操练一回,还怕堵不住她的嘴?

    下定了决心,他不再迟疑了。

    “占小幺,还有一个事儿,我要告诉你。”

    “嗯?”占色有些困了,窝在他怀里睁不开眼睛,慵懒的瞄着他,吸了吸鼻子,“你这个男人,老实交代吧,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儿啊?”

    “不多不多!就一个!”男人赶紧申请好人卡,随即笑着捏了捏她的脸,正色地说,“这件事儿,本来我早就想告诉你,可害怕你又胡思乱想,所以先瞒了下来。今天咱俩话说到这里,我不想再瞒你任何事情……”

    见他吭吭哧哧地解释好半天,却没上正题,占色的瞌睡也醒了。

    “到底什么事?”

    黑眸一沉,权少皇的声音小了几个分贝。

    “其实,你爸爸他……还活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