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50米 要死要活要恩爱!

150米 要死要活要恩爱!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其实,你爸爸他……还活着。”

    占色的眼里闪过刹那的惊愕。

    然后,她沉默了。

    大概也知道他不会说不靠谱儿的话来糊弄她,她甚至都没有发出半句置疑的声音,只是将一张小脸抽出一个不易弄懂的脸谱图来,眼睫毛轻轻眨动几下,就再没有动静了。

    她这副模样儿,唬住了权四爷。

    刚才,他已经想过了。她要难过,他就下使劲儿的哄。她要哭鼻子,他就再把她像换个花样儿操练一回。她要生气怪他,他就赶紧的认错陪不是,然后再想出几个七七八八的理由来逗她开心。可是,他横竖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什么话也不说。

    摸不准的东西,最令人心慌。

    一双深邃的黑眸深深盯住她,他又搂又抱又哄。

    “占小幺,你咋了这是,说句话!”

    占色身体没动,依旧窝在他怀里,唇角微微翘起,昂着脑袋,以45度完美的造型盯住他的眼睛,表情看不出来什么,可还是没有说话。这一下,权四爷急眼了,在他看来,这女人显然是气糊涂了啊。二话不说,他侧身捏住她的肩膀,便情致恳切的道歉了。

    “这件事儿都是我不好,不该瞒你这么久。你要心里不爽快呢,就冲我来,千万不要气坏了自个儿的身体,还有,再生气,也得想想肚子里的孩子,嗯?”

    嘴皮动了动,占色的想法他瞧不出来,她也没有搭他茬儿,而是缓缓问。

    “他是谁?”

    知道她指定伤心了,可这事已经架在话头上了,权四爷也不好再隐瞒。

    “净空方丈。”

    几个字一入耳,占色的眉心狠狠跳了下。

    原来在她六岁就已经死掉的老爸,竟然就是慈云寺的净空方丈。原来,她与她的爸爸曾经离得那么近。原来他的爸爸一直知道她,却从未有主动找过她。甚至于,当她就站在他的面前时,他也没有给她一个与平常人不同的眼神儿。

    她的父亲。

    她从小崇拜,当神一样的父亲。

    原来在他的心里,她也是可有可无。

    这该说净空方丈法力高深呢?还是该说他看似多情实则无情?

    脑子空白着,她又想起他替她算的命来。他说她‘命运多舛’,她以前不以为然,现在在她看来,她的命运最多舛的地方莫过于父母的离弃了。

    世界上任何人抛弃她,她都可以无所谓。

    为什么偏偏是她的亲生父母?

    她在出神儿,权四爷却一直在观察她。见她好半晌儿就闷在了那里,不哭不闹不生气更不说话,他那颗心就像上了发条,上上下下地蹦哒过不停。

    “占小幺,你怎么想的?不要发愣呀!你难受就说出来,或者像刚才那样大哭一场。实在不行,你揍我几下也行!”

    扫了他一眼,占色突然拧眉,恶狠狠出口。

    “揍你妹!”

    “我妹?”摸了下她的头发,权四爷一双狐狸眼里满是笑意,“咳,你知道的,我没有妹儿,只有一个弟弟。你要喜欢,我马上打电话把老五招回来,让你揍个够本?”

    气鼓鼓地鼓他,可与他目光对上,占色顺着他的话头,就自动地脑补了自个儿拎着权老五的衣领,然后狂揍他那张漂亮脸蛋儿的画面来。

    一想,莫名的,她又忍不住发笑。

    “行了,谁和你掰扯这个?”

    “不扯不扯,只要夫人你乐意,不要说揍我弟,就算你想揍我儿子也没有问题,要不要咱把十三拎起来,揍一顿?”受了她笑声儿的感染,权四爷抱住她在怀里,语气也轻松了几起来。一下下拍着,像哄自家小姑娘似的哄着,爱得不行。

    在他看来,唐心柔与占子书毕竟不同,他俩在占色心目中的地位自然也是不同的。所以吧,她爱他的老爸,伤心难受一下,也就过去了。

    其实,不是不同的味道。

    在占色这会儿的心思里,她老爸能活着,总比真的只能去给他扫墓强吧?

    就算他欺骗了她,就算他不乐意认她,可他活着。

    活着,比什么都好。她做女儿的,应该高兴不是么?

    想了想,她又问,“他在哪儿?”

    权少皇拧了下眉头,目光从她的唇上,挪在了她淡定的眉眼上,“你知道的,我那个岳父他都快成仙了,我哪里摸得透他的想法?无情把他接到京都,我原是准备把他安置在宾馆的,可他却不乐意,非得住到灵光寺去。我只能由着他了。”

    灵光寺?

    看来他还是不愿离开他的佛门呀。

    眯了眯眼睛,占色将脑袋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四哥,你说,我又被抛弃了一回,该忧伤一会儿吗?”

    没料到她会突然这么问,权四爷狐狸眼一眯,不动声色地清咳一下。

    “你要忧伤是情有可原。可,不忧伤自然更好,”

    “我脑子乱得很。”抬起头来,平躺在,占色的脑袋在他肩窝儿蹭了蹭,就定定地看着墙上那副齐白石的名画《煮茶图》,目光呆呆地发着愣,一字字说得极缓。

    “记恨会累,记仇会苦,我想,还是记恩好一点。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选择这样做。可是,他应该也不想缺失做爸爸这个角色的。他给我留下来的书和笔记,几乎把我未来人生里可能遇到的事情都一一囊括了,并且写了许多应对与解决的办法。可见,他还是很爱我的。也许,他只是真的痴迷于佛法,想要有一天羽化飞升也不一定?四哥,我应该尊重他的想法,是不是?”

    知道她在为占子书自圆其说,可权四爷还是要谢天谢地。

    她没有再有被人抛弃的怨念,比什么都强,这件事儿也就算过关了。

    不过,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儿,希望她也能这么看得开。

    喟叹一下,他的大手伸过她的腋下,又把她的身体扳过来面对自个儿,搂在身前,再掖好了被子,气息凝重,“占小幺,你能这么想,自然是最好的。”

    点下头,占色问,“这件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权四爷眉心一拧。

    这个句是他最难回答的,说到底,还是他在瞒着她。

    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坦白。

    “抓在龙把头之后,我也只是猜测。真正确认是在束河古镇。”

    接下来,在占色清亮的视线注视下,他把在束河古镇时与占子书见面的事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占色,然后有些担心刮了刮她的鼻子。

    “占小幺,你不会怪我瞒着你吧?”

    占色不动声色地敛下眉,反问:“那你现在怎么又想到告诉我了?知道唐心柔她回来了,而你需要利用他来对付他的前妻。所以,这件事儿早晚都会包不住。既然纸包不住火,还不如你自己把纸先捅破得好?”

    针针见血,字字勾魂。

    权少皇必须得承认,他这个媳妇儿真他妈的神了。

    虽然事实的真相并非完全正确,可仔细想来还真就与她说的差不多了。最最诡异的是,她连他找到占子书这事儿的目的都能猜得出来,不可谓不惊心动魄。

    “呵呵呵呵……”

    他笑了几声儿,脸上挤满着笑容,可那个笑容,怎么看怎么别扭。

    “媳妇儿,你懂的,我一向都是知错就改的好男人!”

    丫又装蒜!

    瞧着他俊脸上掩不住的尴尬,占色眸子淡了淡,也就不再逼他了。一只拉起被子来盖到下巴处,喃喃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来。

    “确实是个好男人。”

    不知道她这话啥意思,权少皇心里惊了下,一只手撑着头,便俯下头去盯着她。只见她漂亮的小脸上满是困意,好像真是没有介意的样子,不由七上八下的忐忑了起来。

    “你不生气了?”

    占色没有回避他的视线,好像也没有再讨论的意思。

    “嗯,不早了,睡吧!”

    睡吧!睡吧?

    可是,他睡哪儿啊?她到底是个啥意思?

    黑眸眯了眯,权四爷心下猜测着,觉得自个英明一世,竟然就他妈在这个娘们儿面前有点儿犯憷,这算哪门子的事儿?

    凑过头去,他摩挲着她的脸,试探着问,“老婆,那我可就睡这儿?”

    “嗯。”占色的呼吸很浅。

    像一个得到了上峰特赦令的囚徒,权四爷心里暗爽,长舒了一口气,狠狠地搂住她香了一个嘴,却又有些不放心地叮嘱。

    “你不怪我就好。还有,咱俩先说好,往后不许再翻旧账。”

    占色翻了一个白眼儿。

    她是一个翻旧账的人么?

    要论他的旧账,那可就多了去了。从六年前的事儿开始算起,再到六年之后,一笔一笔给他算起来,足足可以让他三年不能上她的床了。可她啥时候又真的对他发过狠,还不是由着他搓圆捏扁么?

    想了想,她计上心来,眼神儿睨过去,认真地板住了脸。

    “当然,不能这么便宜你。现在,我考你一个问题,你要答对了,往后你都可以睡在这里。而且,我也不会再计较过去的事情。”

    还回答问题?

    心里敲了下鼓,权四爷摸着高挺的鼻子,邪邪地一笑。

    “要是答不出呢?”

    “要是答不出,你怎么好意思上我的床?”占色撩了他一眼,目光在他看不见的角度,闪过一抹促狭的光芒。可她的样子却很严肃,让权四爷越发摸不透她的心思,不敢随便应承下来。

    “我说媳妇儿,不如咱俩换个方式。比如你考考我的实战能力?”

    眸子一沉,占色拔高声音,“一句话,你答不答?”

    “答!”悻悻地,权四爷狠了声音。

    不就是回答问题么?

    想他权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通晓四海法理。上下五千年无所不通,中西学识无所不晓。她还能有什么问题难得到他?

    发了下狠,他像上综艺节目似的,聚精会神。

    “问!”

    抚一下额头,占色深深望住他的眼睛,像是仔细思索了很久似的,才缓缓说出了问题的题面儿。

    “听好了。我给小十三剥了5颗枇杷,他吃了2颗。问,还剩下几颗?”

    这个……能算问题么!

    会不会太简单儿点儿?

    可是,就占色那个复杂的脑子,能问出那么简单的问题来?

    考虑到答案关系到自个儿今后的福利问题,权四爷对于这个5—2=3的问题,踌躇了又踌躇,思考了又思考,想不出有什么别的相关答案来,一时间,竟然不好直接回答。

    占色歪了歪头,严肃地板着脸。

    “回答呗?还剩几个枇杷,这个……很难吗?”

    喉结滑动一下,权四爷黑眸烁烁,心下纠结了,“媳妇儿……”

    见他吭哧吭哧半天儿却回答不上来,占色狠狠抿下唇,憋住心里的闷笑,严肃地扯过他的一只手,像一个小学老师教小孩子似的,一根一根地掰着他的手指头,板着脸教育。

    “5颗枇杷,去掉2颗,还剩几颗?你看,当然还剩3颗啊!权四爷,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机会才放了一个台阶,用了最简单的问题丢给你。可惜,你显然不太乐意配合。嗯,你没有回答上来,你说这事儿咋办吧?”

    俊脸一黑,低头看着被她葱白般的指头掰着的手,权四爷差点儿噎死了。

    他哪知道她真会考这么简单的问题?

    说来说去,都怪他自己的心里有鬼,想得太多了,才会被她给拿捏住。

    靠!学心理学的女人,真他妈难搞掂!就像看穿他心思了似的。

    抽回手来,他环住她的腰,将额头蹭着她的,索性使出杀手锏——耍赖!

    “亲爱的,我又错了,我小人之心猜度我老婆的大义之举……”

    似笑非笑地睨着他,占色知道他想讨饶的心思,可是,她好不容易才逮到他犯蠢的时候,能这么就放过他么?

    想了想,她扳起他的脸来,面对自己。

    “行!我也是不不讲理的人,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嘛。虽然你没有回答出问题来,但看在你今天表现不错的份上,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权四爷问得很快。

    静静地看了他片刻,占色目光突然一暗,扬起了手腕来,将套在上面那一串泛着晶莹光泽的玉十八子凑到了他的面前,对着灯光反射出来的光影,敛住神色。

    “你看这串玉十八子,它贵在通透纯净,没有丝毫杂质。我们的感情也是如此,如果里头的杂质堆积得多了,又怎么贵重得了?四哥,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与我有关的,不要再瞒着我了。”

    顿了顿,她补充,“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信任破灭!”

    她脸上的表情,认真,严肃,不家一丝隐隐的内伤。

    这个样子,让权少皇心生内疚。

    “占小幺,是我不好。可我是男人,希望自己女人过得简单……”

    眯眼一笑,占色抚上他的脸,“我可以做男人背后的女人,可我不想做一个被人蒙在鼓子里的傻子。每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那样的感觉是什么你知道吗?那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有存在感,好像除了替你生儿育女,再没有什么作用。更没有生活参与感……”

    勾了勾唇,权少皇一时语塞。

    见她不吭声儿,占色也默了片刻。看着他,她一双潋滟的眸子,在灯光下半暗半明,长长的睫毛每一次眨动,都在她白皙的小脸上,带出一抹浅浅暗影。

    而她心情敞开,却像犯了追命的话痨病,想将心思一次说到底。

    “生活参与感是什么?你或者不明白,因为你有本事参与很多人的生活。可是我不同。你是我的男人,我对你的生活半点儿都不知道。我除了知道你在床上的事情,其余一概不知。你的工作特殊我理解,所以这个没有关系。但关于我的事儿呢?就比如上次那事儿,你要利用唐瑜,或者说你要利用我,你可以明确地告诉我。那样,说不定结果会更加完美。我可以配合得更好。”

    看着她眸子里浮上的水色,权四爷心头一酸,微微低头,唇就贴上了她的。

    “下次,不会了!”

    微微抬头,占色在他唇上亲了一口,似是满足的低叹一下,才低声儿说。

    “权四爷,你老是爷。可你也必须学着相信你妻子的能力,也就是相信你自己的眼光。既然我是你权少皇看上的女人,你为什么不能对我有信心?”

    黑眸深了深,权四爷好半天儿没有说一句话。

    他承认,很多时候,他大男子主义,忽略了他的感受。

    他也承认,大多时候,他在她身上强加了许多的个人意志。

    而他的占小幺,本就不是那样儿的女人。

    见他脸上有懊恼之色,占色浅浅地勾了下唇,心下触动良动,一只手指拨动着手上那串十八子,看着它珠翠莹润的体态,好半晌儿才又白了他眼。

    “我一直知道,你送我这串十八子里,有门道儿。”

    再一次,她给了他一个意外。

    权四爷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她原来什么都知道,只是不说罢了。微愕一秒,他搂紧了她,下巴蹭在了她的脸上。

    “占小幺,我……”

    由着他在脸上蹭来蹭去,占色勾着唇角,“帝宫的事情后,艾慕然曾经告诉我,在一号公馆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要约她,就是为了在那等我。可你为什么每次都能准时出现在我面前?不管我说过什么话,你都能马上知道。不管我出现在哪里,他也能准确定位。你当真以为我傻子么?”

    一只手摩挲下去,抓住她的手腕,权四爷叹息。

    “占小幺,我是为了保护你。”

    “我知道。所以,我才一直戴着它。就是不想让你担心。”迎上他一双黑曜石般深邃的眸子,占色抽回头来,吊在他的脖子上,缓缓将头埋在他的胸前。

    “以后我不会弄丢它。”

    一股柔力袭向胸口,权四爷情潮涌动,抚着她的头发,声线儿沙哑。

    “以后我也再不会瞒你。”

    两个人静静地相拥在被窝里,享受久违的宁静与温暖,彼此对视的眼神儿里,柔情比往常更盛了几分。经历的事情越多,了解越多,感情也就越深。再加上有了刚才那一番激情,又推心置腹地长谈了一回,小夫妻间的甜蜜滋味儿,自然比蜜糖还要浓郁而深情。

    关上灯,外面的夜色,宁静。

    而屋里,一室暖色。

    半睡半醒之间,权四爷突然听见怀里的女人,咕哝着说了一句。

    “四哥,你找个时间替我安排一下,我想见见他。”

    “好。”他知道,她说的他是谁。

    “还有……唐瑜。”占色犹豫下,又补充。

    “好。”

    他回答得没有半丝犹豫,占色声音却幽怨了几分。

    “你知道唐心柔今天晚上给我打电话,想做什么吗?”

    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儿,权少皇大手捏着她的腰身儿,一下一下地轻揉着,似乎并不怎么在意。

    他自然清楚唐心柔的目的。

    可那都不是主要的,他只在意占色的心思。

    一双大眼睛浅眯着,占色动了动身体,凑他更近。

    “你就这么放心我?”

    “睡在身边的女人都不放心,老子还能放心谁?”

    权少皇捏她一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大手又漫不经心地爬到了她的胸前,似笑非笑地捻下她诱人的小尖儿,懒懒地说,“你的性子我还不了解么?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儿。我不想你心里膈应。虽然唐瑜她对你没安什么好心,可她是你亲姐,这事儿我由着你来做主。世界上可杀的人很多,但你的亲姐就一个,你自个儿掂量着办,我这里都没问题。”

    这样的信任,让占色心里一暖。

    老实说,她知道他恨那些人入骨,才会设计那么一出来让她对唐瑜死心。可他为了她,却也能够说出这番话来。

    其实,她没有他想的那么大度。

    她要见唐瑜,也不是想要请他放了她,而是真有话要问。

    不过,她还是感动了。吸了下鼻子,未必他察觉又来逗她。她故意轻‘哧’一声儿,身体往上蹿了下,使劲儿地捏住他的鼻子,闷声闷气地哼哼。

    “臭男人,自个舍不得,非得赖我身上!哼,到底也是跟你两个恩爱过一回的,真要怎么着她,你心里也不踏实吧?”

    “操!”

    低咒一声儿,权四爷瞪住他,目光里带着某种危险的信号。

    “谁跟她恩爱过一回?”

    “就你!”

    “小样儿的!”

    低低笑了几声儿,权四爷拽住她的手,顺势就压了过来,紧紧钳住她的腰,脑袋使劲儿往她胸前蹭着,嘴里却含含糊糊的为自个儿辩解。

    “你个小娘们儿,捻酸吃醋找不到地儿是不?看老子怎么治你!”

    “啊啊啊……呵呵呵呵……哈哈……”

    在他故意的挠弄下,占色又是吸气儿又是抽气儿,又痒又难受,忍不住便咯咯笑了起来。好半晌儿两个人才消停了下来。

    再看看时间,一个晚上就快闹腾过去了。

    这么一来,还真心就没法儿入睡了。

    眯着眼睛想了想,占色捅了捅他的胸口,突然说。

    “其实你这事儿,有更便捷的办法。18号楼那天晚上,权世衡侮辱唐瑜的过程。依你的性格,不会没有留下证据来吧?你只要把那个东西公布出来,不比什么都有力?!就算有外交豁免权,可这事儿也能毁了他。”

    她说得极轻,男人却没有回答。

    沉默了好一会儿,权少皇才掰过她的脸来,与自个儿直面着。

    “占小幺,换了以前,只要能让他身败名裂,我肯定会毫不犹豫那么做。可是,我不能……唐瑜她跟你长得太像了!我可以踩她的脸,却不能不要你的脸。”

    喉结噎住,占色回手拥住他,什么话都不说。

    “乖了,睡吧。虽然小别胜新婚,咱也别折腾得太晚。”权四爷就喜欢她这么乖顺地抱着自己的样儿。在黑暗里,他愉快地咧了一下嘴,低下头,准确无语地在她的额头上烙下一吻。

    “睡不着!”占色声音闷闷的。

    “傻子!再不睡,天就亮了。”

    “是啊,天都快要亮了。咱这个晚上……过得可真跌宕。”

    “嗯。要不然,爷再让你跌宕一回?”

    男人嘻嘻笑着就翻身过来,顺着她的眉眼儿开吻。占色敏捷地挪开身体,冷不丁地伸出手去,在他的胸口狠狠地掐了一把。

    “操,占小幺!”权四爷揉了下吃痛的胸口。

    闷笑一声儿,占色替他揉了下,小声地哼哼,“你要再敢在我很感动的时候,故意下流地捅我屁股,我就不是掐胸口了,直接煽了你!”

    “哈哈!”

    男人笑不可止,“那我这回优雅点,不下流了!”

    “啊!”

    窗外浓浓的夜色里,屋里的旖旎软语,点缀了一室的黑暗。

    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他们之间发生了些什么,只是,眼尖儿的人都发现了,权四爷在第二天的早上,反常的睡到了中午才起床。而那天晚上回家之后,已经睡了老久客房的他,终于又愉快地搬回主卧里去住了。

    不用多说,聪明的人都心知肚明,两个人春暖花开了。

    老大的心情一爽,下面的人,心情跟着就爽。现在,不论谁见到权四爷都会挤眉弄眼地瞅他几眼。意思是老大你吃到肉了,可不要忘了兄弟们的好福利。

    当然,一帮子人,都是为他高兴。

    只有无情同志,半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上次去接占子书,本来是不需要他亲自出马的。可惜权四爷为了表示他对自个儿老丈人的尊重,非得让他去。结果,执行任务去了几天回来,又让孙青碰上那档子事儿,彻底的鸡飞蛋打了。

    现在。他的天空不是变色那么简单,完全是雨夹雪的日子。

    又恨又恼的他,那一天从妇幼院回来,就再没有回过家。

    而他家爱子如命的老妈,大概也意识到用装病这招儿来骗儿子太不厚道。打电话道了歉没有得到原谅,见儿子再不往家一步,搞得还真就生病了。可惜,‘狼来了’的故事,就是这么演出来的。无情不再相信了,半步都不再踏入家里。直接对他父母放言了,有肖小萱就没有他,有他就没有肖小萱。

    “孙青,这事你怎么看?”

    这一天,在去买菜的路上,占色就这件事儿问孙青。

    孙青这一回已经蒙上了心了,半点儿都不会再为那花花公子松口。

    “名门秘辛!这种事儿,听听就行了,不需要多想。”

    嘴角狠狠一抽,占色眉梢眸底都是笑。这几天她的心情十分好,表情自然也就丰富了许多。扯了扯孙青的胳膊,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又凑近孙青的脸,戏谑地笑。

    “我还从追命那里听了一个乐事,要不要跟你分享一下?”

    手里挑捡着黄瓜,孙青半眯着眼儿,有气无力。

    “什么事儿?”

    清咳了一声儿,占色抢过她手里的黄瓜来,搞笑的挥舞了一下,学着无情的样子,认真地说:“我,祁狄,不娶孙青誓不还!”

    不娶孙青誓不还?

    丫把感情当成战斗来搞!

    得不到的就当宝,男人也就这样儿了!

    错愕不过一秒,孙青就拍开了她的手,忍不住地笑。

    “别扯人家的事儿了。快,黄瓜要多少?话说,占色,你爸他都喜欢吃些什么菜,你能知道么?”

    撇了一下嘴,占色轻哼着摇了摇头。

    她知道这个姑娘惯会转移话题,也就不再逼她了,改为认真地与她买起菜来。

    话说权夫人怎么会突然想起来亲自买菜?

    只因昨儿晚上,权四爷回家告诉她说,净空方丈结束了灵光寺的讲经,回了京都,今天晚上会过来一起吃晚饭。

    当然,占色她老爸还活着这件事儿,也没有搞得人尽皆知,只是在小范围内,已经宣扬了出去。大家在替她欣喜之余,平时见面聊天,也都会劝慰几句。所以,哪怕她的心里还有一股子火气,也都渐渐地熄灭了。

    千不念,万不念,再怎么说,那都是她的亲爹!

    这不,今儿一大早,她就让孙青载着她过来买菜了,准备亲自下厨。一来么,为了表达做人家女儿的孝心,二来么,也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儿出来运动运动。她这些日子,整天闷在锦山墅里面,都快要憋坏了。

    人啊,再怎么宅,也不能脱离社会太久。要不然,就会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这会儿的占色就是这样儿的感觉,瞧着什么都新鲜可爱。见青菜更绿了,见西红柿更红了,见到那油腻腻的猪腿儿,似乎都比以前更壮了!

    “哇!很丰盛了吧!”

    “不错!”

    “孙青,你看还有没有添掉的?”

    “差不多了!”

    “那走吧!”

    两个女人有说有笑地买好菜,一人拎了两只大口袋,刚走到孙青停车的地方,就被人给活生生堵住了。

    面前站着的女人,高挑的身上穿了一套浅色的裙装,小腰儿上系着一条镶着闪亮钻石的腰带。刻意修饰过的肌肤,更显白皙精致,睨着她俩的表情倨傲不屑,充满了敌意。

    她不是别人,正是满肚子火气的肖小萱。

    自从被无情残忍的拒绝后,虽然无情的老爸还是依然那么喜欢她。可是因了儿子要死要活的执意,实在心疼儿子的无情老妈,显然已经动摇了。这几天见到她,都不像往常那么热情,隐隐还有了欲言又止的回避。

    这位肖姑娘打小儿起,就是在部队院子里混大的,脾气十分火爆。她没有吃过亏,更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自从回了京都,从闺蜜到普通朋友,都知道她与祁家的公子结了亲,羡慕嫉妒恨也是有的。

    可无情那么一嗓子叫处嚷嚷,虽然无情家里还没有正式与她解除婚约,也已经把她的火儿给顶到天了。

    她肖小萱,不能任由小三横行!

    所以,她选择了主动出击,击败狐狸精。

    这些天来,她已经寻了孙青很久了。但是奈何,zmi机关她去不了,而孙青一贯陪着占色的时候居多,她的性子也不爱闹腾,几乎很少在外面乱晃,她压根儿就找不见。

    在锦山墅堵了好几天,今天终于让她逮到了机会。

    一路跟过来,她总算将孙青给堵在了这里。

    恨恨磨了下牙,昂着尖尖的下巴,她不无挑衅地问,“孙青,你说吧。这件事怎么解决!”

    瞧着她,孙青有些头痛。

    从她愤恨的脸色来看,很显然,她已经‘被情敌’了!

    耷拉下眼皮儿,她侧过身去,拉着占色的手腕。

    “占色,我们走。”

    淡淡地‘嗯’了声儿,占色跟上了她。

    当然,孙青并不是怕了肖小萱。她没有做亏心事,更不是无情的小三,也没有心虚的必要。只不过,瞧着肖小萱就是一个被家人给宠坏了的娇小姐,脾气更是呛人而直接,要是她留下来与她多说几句话,万一扯起来,就算她没有什么事儿,也能在她脑袋上安上小三的名目。

    不管别的,可闹起来,谁的脸上都不好看,她可不愿上次与何易哲那个女人的事情,再次重演。

    “站住——”

    大吼一声儿,肖小萱抢前一步,盛气凌人地挡在了车门口,不让她俩上车。

    占色冷冷扫她一眼,又瞥向了孙青。

    孙青回视她,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比起撒泼的小晴,这位肖小姐显然是更加不好对付的角色。

    可头皮麻了麻,孙青很纠结,她这是什么命啊?

    连男人的腥儿都没有沾过,却时不时就被人当假想敌来喊打喊杀?

    吸一口气,她淡淡问。

    “你有事?”

    “孙青。我只问你一句,你是不是一定要缠着祁狄?!”

    她缠着他?

    这女人什么脑子!

    受不了她骄傲得孔雀开屏一样的态度,更不像占色跟着她一起受人的气,孙青掂了掂手上的购物袋,就想侧过身。

    “这位小姐,我手上拎着东西,很厚,麻烦借过!”

    “我问你呢,回答!”肖小萱用命令的语气了。

    一双冷冷的眼睛扫了肖小萱一眼,见她真不想善罢甘休的样子,孙青不由得再次皱了眉头。想了想,她放下购物袋,将占色拉开了点距离,才抬起手来,指头用力一捏,将指关节捏得咯咯作响——

    在武力威慑的同时,她的语气却又像是息事宁人。

    一软一硬,双管齐下。

    “肖小姐,你跟祁狄的事,与我无关,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了好吗?”

    乍一见她握拳那狠样儿,肖小萱心里还是跳了一下。

    可是,她说的话又像是服软,让她高傲的心又膨胀了起来。

    一个上不了台面儿的女人罢了!

    嘲弄的笑容挂在唇边儿,她冷哼着望向孙青。

    “这话也正是我想对你说的,孙青。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了,好吗?你知道的,我跟祁狄订婚了,这事儿,京都城里谁人不知道?可是你孙青怎么做的?不仅不避嫌,还横插一脚,弄得他现在不仅不回家,还闹着非你不娶。这气儿,我能咽得下去吗?”

    咽了一口唾沫,孙青再次压下火气。

    “那是你们的家事!不用告诉我!麻烦你,让道儿!”

    她说得云淡风轻,自认已经够清楚了。可是,被无情给撂了脸子的肖小萱却对此更加痛恨。

    凭什么?

    凭什么她敢高姿态的在自个儿面前耍横,不就因为祁狄向着她么?

    血液往脑门儿一窜,她几乎没有了理智,像个泼妇似的,又酸又恨地讽刺了起来。

    “我呸!孙青,要不是你勾得他五迷三道的,他能像现在这样儿么?你现在来说与你无关就无关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不就是让他睡爽了么?不是我说你,孙青大姐,就你这个样子,就算穿上礼服,在上流社会走一朝儿,也变不成公主。哼,依我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找一个匹配自己的男人才是正经,以为攀着我们家祁狄,就能嫁入祁家了。早晚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她骂得越过瘾,围观的人就越多。

    孙青眉心越拧越紧,恨不得直接把这个女人赶回火星去!

    事实上,她能理解这种小姑娘的心思。情窦初开,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就执著得不行。为了他要生要死,得不到他便像天都塌下来了似的。其实一开始,她也不愿意伤害她,毕竟她的年纪小,可以说完全还不懂世事。

    然而,她不想发火儿,这人却逼得她不得不发火儿。

    上前一步,她眉梢敛紧,低低喝道。

    “让开!”

    “偏不让!你什么东西,敢命令我?”

    轻哼下,孙青扬唇,“我倒数三声,你要不让,别怪我不客气!一、二……”

    “滚!我告儿你,你倒数一百也没用!你今天就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三!”

    冷冷道出最后一声儿,孙青面色一寒,双手迅速拽住肖小萱的两边儿肩膀,压着她的胳膊一拐,在她吃痛的惊呼声儿里,拎着她的身体像抛沙袋子一样,直接就往旁边儿一甩。

    吧嗒——!

    孙青是一个练家子,这么甩一下,肖小萱哪儿受得住?

    于是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肖大小姐的身体就飞出去。角度不太好,她漂亮的脸蛋朝向了下方,摔了一个特别不雅观的狗吃屎造型,双腿叉开还露了底。

    “哄——!”

    旁观的,有人在笑!

    耳朵‘嗡嗡’响着,肖小萱怒到了极点儿。身体上的疼痛还在其次,围观路人们突然间爆发出来的嘲笑声儿,才是要了她的命了。羞愤交加之下,她更是怒不可竭。

    两三下爬起来,扯了扯裙子,她恨恨地指着孙青。

    “你,你竟敢打我?你知道我爸是谁吧?”

    “我管你爸是谁?你爸是李刚又怎么样?你挡在我的车面前,我就有义务把你请走!肖小姐,麻烦你要点脸!”

    孙青不想再与她纠缠不清,冷冷地说完,压根儿就不再理会她了。径直拉开了汽车门,先将占色扶进去,才又转回来,准备拎起地上的购物袋。

    “不要脸的狐狸精!”

    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肖小萱突然间抢步上来。

    冷冷抿着住唇,孙青低头拎袋,没有理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料到,恼羞成怒的肖小萱,突然胀红着一张脸,就拉开了她随身带着的包儿,迅速从里面掏出一个装满了液体的瓶子来,飞快地拧开盖子,对准她的头,就骂咧着狠狠地泼了过来。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