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52米 厨房经典缠绵造型

152米 厨房经典缠绵造型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占色与权少皇出了医院,第一件要做的事儿就是再找个地儿去买菜。

    被肖小萱那么一闹,浓硫酸泼过的菜自然不能用了。

    她一上午的‘孝心’都被泼得没有了。

    不过么,可以自在地挽着老公的手,像寻常人家的小夫妻一样去菜市场,她心里其实也特美。要知道,权四爷平时可是天字一号的大忙人,能逮着他做一次家庭煮夫,那可相当不容易。

    “四哥,我要专门为我爸做几个素菜,嗯。你记下要买的东西,免得我遗漏了。粉条,鲍菜心,香菇也是要的。还有胡萝卜、空心菜、茄子、海带、冬笋、蕨菜……”

    占色一件件数着,回忆着之前买过的菜,一路说着她的‘迎父晚餐’。

    她说一个,权四爷就‘嗯’一声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占色正沉浸在要与分别了近二十年的父亲见面的复杂心情中,每一个字儿都说得喜滋滋的,声音发着甜腻,便没有发现他的脸色有什么不好。

    “太有档次的菜我也不会做,都是一些家常的。你说他这些年都在寺庙里呆着,肯定习惯了不吃荤的……上次我在慈云寺的斋菜堂吃过一道菜,叫罗汉全斋,吃着还不错,今儿晚上我准备试做一下。我猜他会喜欢……你说呢?”

    “嗯。”

    又是这么一个字。

    将两边菜摊上碧洼洼的蔬菜和他阴晴不定的黑脸比较了下,占色终于发现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好像有点儿不高兴了。

    可他为什么不开心,她特奇怪。

    “咦,你怎么了?不乐意陪我来买菜啊?损了你大少爷的威风是不?”

    眉梢挑了下,权四爷低头,黑眸闪了闪,睨着她漫不经心。

    “罗汉全斋,听着不错,可你会做么?”

    “本来是不会。可我昨晚上特地在网上查过,我都背下来了……蕨菜洗净挤干水,冬菇、菜花、胡萝卜洗净切片儿,腐竹切段,木耳、海带切丝儿。等锅烧热了,先加点儿油炒香,再加盐、酱油、白糖、料酒、高汤一阵翻炒,完了开锅后用淀粉儿勾芡儿……”

    为父亲准备食物,是占色这辈子的第一次。她除了心情复杂外,还有点儿小激动。一句句说来,那声线儿像打机关枪似的。可她越说得详细,权四爷的脸就越黑。

    等到她终于说完长舒一口气,他扫了她一眼,只酸不溜啾地冒出一句话。

    “占小幺,你心里最爱的男人,肯定是你爸吧?”

    咦,这句话啥意思?

    眉心拧着个小尖儿,占色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嘴巴小弧度地动了一下,她没有吭声儿,低下头去在菜贩的篮子里去逃选香菇。忽然手指微顿,福至心灵,脑子激灵灵就领悟过来了——原来四爷吃醋了?

    心里闷笑一下,她把选好的香菇递给菜贩儿,在等待他过秤的时候,她挽住男人的手腕,看着他蛮认真地点下头。

    “我爸是给了我生命的男人,自然是我的最爱。”

    一双黑眸瞪着她,权四爷瞧着她说话时娇滴滴的小样儿,胸口一阵发闷。

    “那我呢?!”

    “你?你咋啦?”占色皱着眉头,顺了一下垂在耳边儿的头发,假装不懂。

    权四爷眸底幽光一闪,左右望了下,见没有人瞧过来,使劲儿捏了一下她的腰肢儿,低低的声音里,带着一种诡异的委屈劲儿。

    “没良心的小妇人!老子在你心里就什么都不算了嗯?怎么没见你这么用心的给你家老爷们儿做过菜?哼,老爸要来了,瞧瞧你这得瑟的小样儿!”

    “噗——!”

    憋了这么久,占色忍不下去了。

    丫连她老爸的醋都要吃,还能再待见其他的雄性生物么?

    不过,这事儿明明特搞笑,可她听在耳朵里,心里就柔软得不行,完全被权四爷这半真半假的醋劲儿给弄得有点儿发飘儿。

    对一个女人来说,没有什么比男人的在乎更重要了。

    吃醋的本质就是在乎,吃老爸醋的本质,就是一种变态的在乎。

    原来权四爷这么在乎她呀?

    她眉眼笑得弯弯,噙着笑,一直看着他。

    权四爷却不看她,一只手接过菜贩递过来菜,一只手从兜儿里掏了钱出来付账。那种居家男人似的安定、成熟和稳重,瞧得她脸突然热了下,轻笑着挽了他的胳膊,朝前走了几步,突然侧过脸来,踮起脚尖儿,拉下他的头,将嘴凑在他的耳根处,含情脉脉的低声儿嘀咕了几句。

    说完,她的脸羞臊了。

    而英明神武的权四爷,眉头一挑,心情立马大爽,哈哈大笑着揽了她腰。

    “占小幺,这可是你说的!爷可没逼你?”

    咳!

    眼风儿扫了下周围环境,占小幺同志想到自个儿为了安抚男人的心情,竟然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说出那么不要脸的话来,那脸红得像一颗满是蜜汁的水蜜桃儿。

    “傻样儿!你小声点!”

    “不许反悔?就今儿晚上。嗯?”

    嗔怪地瞪了一下大声说出来的男人,占色才勾了勾唇角。

    “我多守信用?哪像某些人,整一个无赖!”

    权四爷咧了咧嘴,才不计较她的戏谑,只大男人味儿十足地拍了拍她的头。

    “真乖!孺子可教!”

    “去!”

    占色一把甩开他的手,脸上微微一哂,想想又好笑地瞪他,心却跳得狂乱如麻,“赶紧的买菜吧。现在,还是你家老丈人比较重要!”

    “那是那是。”权四爷得到了老婆的福利承诺,哪里还有闲工夫去跟一个老头儿计较感情谁轻谁重?昂首挺胸,狂霸酷拽叼又帅的走在菜市场里,精神头比刚才好了不止一倍,稳健的脚下都快要生出风儿来了。

    “占小幺,再多买点儿点吧?要不然,给咱爸来个素菜的满汉全席?你要忙不过来,我亲自下厨尽孝咋样儿?”

    从‘你爸’到‘咱爸’,从捻着酸味儿,到恨不得把老丈人给供上神龛,权四爷的转变让人又好笑又好气。

    “得了,少装了!”拍开他讨好的手,占色替他拎了一个袋子。

    “呵!这不是怕咱爸不喜欢我这女婿么?”

    占色翻个大白眼儿,不理会他。

    这一下,有了权四爷的张罗,就没她什么事儿了似的,买菜挑菜付钱,他又殷勤又尽心做得十分顺溜儿。那副认真的样子,任谁都不会想到这个男人会是军情机关的首脑,更不会想到他平时压根儿就是一个远离庖厨的‘君子’……

    远离庖厨……

    念叨一下,占色忽地顿住了脚步,想起一件事儿来。

    拉了拉男人的手腕,她轻描淡写地审问。

    “诶,你以前不是说,你会做饭是你妈教你的么?……仔细一想不对啊。难不成,你9岁就学会厨房里的事儿了?老实交代吧,究竟是哪个女人教你的安?”

    偏过头来瞪她,权四爷突然扬起好看的唇角。

    “傻瓜,除了你有耐心,谁还会教我?”

    “我?!”指了下自个儿的鼻子,占色眼带疑惑,“我亲自教你的?艾玛,我尽然这么有远见,早早就培训好老公做饭了?!”

    “小样儿,讨打!”

    专门选着菜,权四爷似笑非笑。

    六年前的他,自然是不可能会做饭的。

    权家的家教虽好,对子孙要求也严格,什么有用就学什么更是不假。可惜,偏偏不包括老爷们去学做饭这门儿技术。事实上,像他这样儿的出身,不要说做饭,就连进厨房的机会都少得可怜。

    六年前,在依兰的时候,他就喜欢占色下厨给他做东西吃。那个时候,两个人感情正浓,好得跟一个人儿似的。每次见到她忙碌的身影儿,他也有想要回报一二的想法。所以一时心血来潮,有时间就拉着她教他。

    “占小幺,你教会我的第一个菜是什么,你知道吗?”

    对于两个人的从前,占色很惘然,却特有兴趣,“是什么?”

    “蛋炒饭!”

    权四爷笑了,脸上灿若列星,表情却恍惚得像跨过了一段长长的时光。

    那个时候的他,拿刀拿枪杀人都没有问题,可拿着菜刀却是怎么都不顺手的。占色见他连基础的事儿都不会做。在鄙视之余说他只要学会了做饭,煎蛋,炒蛋炒饭,往后就算没有人为他做饭也不会再饿死了。还说像他那么笨的人,必须要从技术含量较低的学起。

    听他说起,占色不禁发笑,“那你多久学会的?”

    “嗯……我想想。”撑了下额角,权四爷面有窘色,不好意思地笑,“差不多做了两三次之后吧?!”

    他记得,第一次给她做的蛋炒饭,蛋和饭都焦黑成了一团,几乎分不出来哪里是蛋哪里是饭了。可那确实是他为了占小幺做出来的‘诚意之作’。所以,把她给感动得一塌糊涂,就着一碗黑糊糊的蛋炒饭,吃得啧啧有味儿,笑得眼睛弯弯。

    而他皱着眉头,就坐在她的对面,傻傻地怀疑,“真的好吃?”

    她只笑,“当然啦,特别好吃呢。你做的嘛!”

    那天的夜色很美,两个人坐在放在窗户处的小木桌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初涉情场的小儿女心思,让彼此在对方的眼中,都沾染上了无数的清辉,美好到了极点。

    而那个笑容甜甜的姑娘,就那样让他再也放不了手。

    “四哥……”他的叙述很平淡,可占色眨了眨眼,却发现它有点热。

    ……这些美好的从前,她怎么会舍得忘记?

    黑眸微微一闪,权四爷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着骂了句傻样儿,又将思绪从回忆里拉了回来,兴冲冲地揽了她的腰过来,像要做什么坏事儿似的,一贯冷鸷的双眼里,噙满了深邃的笑意。

    “喂,占小幺……”

    “咋地了?”占色奇怪于他的反应。

    权四爷替他理了理头发,低下头,压着嗓子神神秘秘地问:“你欺负过人没有?”

    “欺负人?”占色困惑地看着他,“啥意思?”

    老实说,她长这么大,还真心就没有主动欺负过别人。

    “那就得了!”邪邪地扬唇浅笑,权少皇像一个被往事勾引了童心的大孩子,拉了下她的手腕儿来,洋洋得意地说:“今儿爷就带着你欺负人去!”

    “啊?!”

    占色大惊!

    *

    还没有回到锦山墅,在半道儿上,占色就接到了艾二小姐的电话。

    她说,她得知占色家里今儿有贵客上门,她要亲自下厨,特地跑到锦山墅来,准备要好好地观摩一下占老师在厨房里的风采,随便学两招儿。还有,她说她给追命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了孙青出的事儿,在问询她伤势的同时,又催促占色赶紧地回去,她一个人在锦山墅里呆着特没劲儿。

    “行!”

    占色就一个字儿,就没再跟她啰嗦了。

    这位艾二小姐整天花样儿倍出,她到锦山墅来,自然不会真是因为今儿有客人。

    有客人,不过换了个新鲜的说法。

    事实上,打从石门回来,一周有七天,艾二小姐大约有五天半都在锦山墅里泡着。而艾家的二老打小就管不住她,更何况她现在长大了,翅膀都长硬了?

    对此,顾家似乎听了点儿风声,不太满意了,打了几次电话问艾家二老。艾家二老支支吾吾,不敢把话给说死。他们心里还是属意顾东川,只是拧不过女儿。而顾东川到是心平气和,不愠不火的温水煮青蛙。

    为了做出一顿像样的晚餐,占色还是很费了一番心思的。

    吃过午饭,下午从两点开始,她就在厨房里忙活开了。

    她在旁边洗菜切菜,艾二小姐就在旁边做记录。她的围裙前兜里揣了一支笔和一个小笔记本。占色捡了什么菜,准备做什么工序,她都一一写下来,还掰着手指算来算去,一二三四五的像个乖学生,瞧得占色心里大乐。

    “艾二小姐,动手比动笔强!”

    “嘿嘿!马上就过来替你洗菜。”将笔头咬着插好,连着笔记本一起往围裙的兜里一揣,艾伦就笑眯眯地凑了过来,在她的背后瞅了几眼,突然从背后将她用力一抱,嘴里啧啧有声儿地来了一句。

    “小妞儿,这身子骨可真软,爷抱在怀里真是爱不释手啊!”

    挣扎了下,占色笑着扬了扬手里的菜刀。

    “去!信不信砍你?”

    艾伦吃吃躲着直发笑,却搂着她不撒手地逗她。

    “占小妞儿,这个动作是不是厨房经典缠绵造型?”

    低头看了下她环在腰间的手,又偏过头去看了看她亮晶晶满带促狭的眼睛,占色哭笑不得地解开她,嗔怪地笑道。

    “对,是很经典。可艾爷你角色反串了!”

    色眯眯地舔了下唇,艾伦又凑到她的侧面,身体依靠在流理台上,后仰着上半身直勾勾地看她,满脑子都是旖旎的幻想。

    “想想啊,要是我在这里切菜,我家铁手突然从后面抱过来……嘶……”

    直起身来,她状似打了一个冷颤,表情夸张地笑,“不行了不行了。我只是想想这情形儿,身体就直哆嗦,要真有这回事儿,艾玛,你说我会不会直接软下去?”

    艾伦是一个能给人带来欢乐的人,见她又说又比划,占色笑不可抑。

    “行了,别比了。你到底要不要学做菜?不学,就外面去跟阿喵玩儿,顺便把能陪着我做厨房经典造型的男人给换进来!”

    “哈哈哈……想我四哥了?!”

    艾伦说着,突然顿了顿,‘噌噌’跑去厨房门口瞧了一眼,再回来时,神叨叨地捅了捅占色的手臂,眼睛亮了亮。

    “手哥回来了!”

    占色笑,“去陪他吧,让李婶儿来帮我就可以。”

    “才不要!我又不重色轻友?”

    嘿嘿乐着,艾伦就挽起了袖子。她其实真不太喜欢厨房里的事儿,可为了铁手,她是真的下了狠心的。既然决定了要学,就要学得彻彻底底才是她的风格。

    当然,她也知道,就自个儿的天赋,也不好指望能学出些什么珍馐美味来。只要能有几样拿得出手的菜应付他老妈,就差不多能合格了。反正她家铁手在饮食上也不会太挑剔。一看就是很好养活的男人。

    美美地想着,她一边儿替占色清理蔬菜,一边儿面露喜气地说。

    “我还就不信了,艾爷我会做不了主妇?”

    侧头看她一眼,占色抿着唇只笑不答。

    撇了撇嘴,艾伦哼了哼,摆出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来。

    “你这啥表情?没瞧好我是吧?!得了,艾爷我今儿就露一手给你看看。排骨海带汤,这个超难吧!我已经学会了。你不许帮我,我亲自来,嘿嘿嘿!”

    “好!”

    占色鼓励地笑着,由了她去折腾,反正锦山墅食材多。

    两个人聊着,在厨房里一阵忙活了起来。

    外面,除了还在医院里的无情和孙青,该回来吃饭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包括今儿去挑婚纱的追命和冷血两个人也不例外地落了屋。

    一时间,男男女女,欢声笑语。小孩小猫,不亦悦乎。

    “嘎嘎,尝尝我的排骨汤,怎么样了!”

    艾伦见她炖着排骨海带汤的锅里冒着热气儿,闻着还挺香的,心就急得不行了。自言自语着,拿了一只瓷碗过来,喜滋滋地盛了一碗汤,便准备尝一下。

    不曾想,这位顾前不顾后的艾二小姐,刚刚端上手的碗被锅里的热气一冲,失手就滑了下去,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连同碗,直接砸在了她的脚背上。

    “哎呦——妈!”

    掂着一只脚,她甩了甩,痛得惊叫了一声儿就蹲了下来。

    正在流理台上忙活的占色,刚才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她在干什么,听到她的尖叫声儿才转过头来,顿时吓了一大跳。刚出锅的汤什么温度?想想她就肝儿颤,飞快地丢开菜刀,过来扶她坐在厨房的椅子上,怨念地教育。

    “你说你,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急什么呀?”

    “嘶……我闻着挺香的,就想尝一下嘛……”

    “坐好,我看看烫到了没有?”

    占色见她呲牙咧嘴的坐稳了,就蹲身下来,正准备替她脱下袜子,厨房门口就风一般卷进来了一个气息不稳的男人。

    不是别人,正是闻声儿跑进来的铁手。

    愣了下,他蹲下身。

    “嫂子,我来!”

    瞧见他一脸的担心,占色嘴上抿笑,自然不会做阻人感情这种讨嫌的事儿。嘴里答应着她就起了身来,准备先收拾地上被艾二小姐给搞出来的一片狼藉。

    她的手刚伸向那个碎掉的瓷片儿,就被铁手握住了。

    “嫂子,你忙!这个等下我来。”

    被他掌心的温度烫了下,占色飞快地收回手。

    “行!”

    起身,她情绪不变地冲他笑了笑,继续去做她的事儿了。

    艾伦今儿的运气很不错,她进屋穿着袜子,脚上还套了一双棉质拖鞋,那碗汤的热量在通过厚厚两层之后威力大减,虽然脚背上烫得红通通的一片,却明显没有烫伤。

    铁手没有说话,转头又出去了,替她找了一双鞋进来。

    “穿上!”

    在铁手替她看脚的时候,艾伦的心跳就没有匀速过。一只手不停地抓着凳子的角儿,扯啊扯,抓啊扯,现在套上了干净的鞋,再瞄一眼男人板着的黑脸,想到自个儿干的这点儿锉事儿,不免有点心虚。耷拉一下眼皮儿,愣是没敢吭声儿。

    低头看她一眼,铁手眉头有些紧,“不会做就不要做。”

    咦,这是他在关心她么?

    自动脑补了他的温馨爱意,艾伦摆着手连说了几句没事儿,又说,“占小妞儿她一个人在厨房里无聊,我是进来陪她聊天的……”顿了顿,又冲着占色的背影喊:“是吧……占小妞儿!”

    这几个字,她的嗓音提得很高。

    占色了解她的心思。

    大概害怕铁手心思会有什么想法,她在得知了铁手妈嫌弃她娇小妖不会做家务之后,虽然一直有在偷偷的学,却不想让铁手知道。

    小女儿心思,总是让人心疼。

    占色乐意配合,笑着回应。

    “是的,做饭是挺烦的事儿,幸好艾伦在这儿陪我唠嗑。”

    面无表情地看了占色一眼,铁手的嘴皮动了动,却没有出声儿。接着又把视线转到了艾伦的脸上,见她瘪着嘴,一脸的诚恳样儿,不由皱紧了眉头。

    “聊天儿都会烫伤脚?”

    两个人在一块儿,铁手很少反驳她,艾伦愣了下,不好意思地咂了下嘴。

    “嘿嘿,那是因为我贪吃……”

    一说到吃,她就想起了自个儿亲手煲出来的‘爱心汤’。眨巴下眼睛,她指着还架炉子上的锅子,冲铁手努了努嘴,小声地说,“手哥,你帮我盛一碗那汤呗?”

    铁手没有多说,转身,重新拿了一只碗,他盛好了汤却没有马上递给她,而是放在了台子上凉着。接着,他老老实实地蹲身拾瓷片儿,拿拖把来收拾地面儿,替艾伦把烂摊子都整利索了,才洗干净手,拭了拭汤碗的温度,把它端给了艾伦。

    艾伦心跳了下,手刚伸出去又收了回来。

    “你先尝一下,还烫不烫我再喝!”

    铁手目光深了深,收回手来将碗凑到嘴边上,喝了一口,他脸色怪异,没有吭声,也没有把碗递给艾伦。

    “怎么?”满脸希冀地望着他,艾伦星星眼直冒,“汤好喝吗?”

    铁手眉心隐隐皱了下,点了点头。

    “还行!”

    说罢,他将碗放回了台子上,板着脸对艾伦说:“你先不要喝汤了,去把脚洗下,去外面休息一会。”

    从他嘴里说出来汤好喝,就已经足够让艾伦心满意足了。更何况,他还让她去洗脚,去休息?这样子的关心,乐得她屁颠屁颠就走了,哪里还会想到其他?

    等她的背影消失在厨房里,铁手叹了一口气,把刚喝过的那碗汤给倒掉了。又重新打开那一口煲着汤的锅来,重新加料放在了炉子上,开了火儿。

    做好这一切,他才回过头来,看着占色。

    “嫂子,不用告诉她。”

    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做这一切,占色心知艾伦做的海带排骨汤怕是真无法入口。可铁手同志又害怕伤害了艾二小姐的一片心意。所以,他索性自个儿重新做了一锅,隐瞒了内情,好让她乐呵一把。

    老实说,占色很为艾伦高兴。

    “放心吧,不会说的。”

    不期然地,说完,她又想起了权少皇今天告诉她的那碗焦黑蛋炒饭。

    笑了笑,她目光柔和地补充。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吃什么东西,都是好味道。”

    艾伦那点儿小心思,什么能瞒得过铁手?他自然知道艾伦学着做菜是为了自己,也许还是因为那天晚上在他家里听见了他老妈对她的评价。他很感动,可他真的不需要求她刻意地学做这些她并不熟悉的东西。

    “得空你劝劝她,她不需要这样!”

    占色正在拌调料,闻言回头看了他一眼。

    “有的时候吧,为喜欢的人做点儿什么,也是一份心意,你就由着她吧。”

    默了默,铁手‘嗯’了一声。

    放下调料盆儿,占色继续着,沉浸在了手里的活计中。

    而铁手站在不远处,望着她忙碌的背影,看着她熟练的动作,脚步没有挪动。

    这会儿工夫,占色该准备的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只等着到点儿下锅炒。当然,除了为她爸精心准备的素菜之外,她今儿甚至还特意卤了一锅鸡翅。

    权四爷是特喜欢啃鸡翅的人,只不过,外面的卤水他吃着都不放心,平时很少吃,家里厨师说那个不健康,也很少为他做。想到今儿某男人都吃醋了,她就特地为他准备了这个东西让他陪老丈人下酒。

    姜、葱、蒜、各种香料……烧沸了的卤香味儿在小火的煨熬下,更是香味四溢。在锅子里搅拌了几下,她又想到某人今儿吃醋的样子,不由得扯着嘴就笑了一下。

    先尝尝味儿!

    咂巴了下嘴,她将卤好的鸡翅捞了几个上来放在碗里,吹了吹气儿,正准备送入嘴里,第六感发生了作用,冷不丁回头一看,这才发现铁手同志居然还没有离开,正杵在那里眼巴巴地望着她。

    他的表情……好像对她碗里的鸡翅很感兴趣。

    低头看了一下手里的瓷碗,占色不免有点儿尴尬。

    另外拿了一双筷子,她把碗递给他。

    “手哥,你尝尝,味道咋样儿?”

    喉结滑了一下,铁手没抬眼睛看她,只接过碗来,好像真是馋得不行了,也顾不得鸡翅烫不烫,夹着一块儿就放进了嘴里,然后才抬起头来,露出一种像是小孩子吃到喜欢的东西时的愉快表情来。

    “真好吃!”

    每个厨子,都喜欢听食客说自个儿做的菜好吃。

    铁手的回答很真诚,占色掀起唇,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笑容来。

    “那就好,你家老大最喜欢啃这个了!”

    嚼着鸡翅的嘴停了下,铁手见她笑得开心,也跟着露出一个别扭的笑容。然后,他没有客气,将碗里剩下的两个鸡翅一起叼进了嘴里。

    “嗯嗯,挺好!那嫂子……我先出去了!”

    瞧了瞧空荡荡的碗,占色笑眯眯地点头。

    “行,你们要吃着好,下次我再卤点儿,自家卤的吃着放心。”

    “好!”

    这一个好字儿,铁手回答得很快。而收拾好了脚又跑回来了的艾伦,笑眯眯地出现在了厨房门口,正好顺着他俩的话就接了下去。

    “喂,你俩吃啥好东西了?还不快点拿出来给我分享?”

    铁手见到她,脸上窘迫了一下,“你怎么又过来,脚烫到了就休息。”

    “不是没有烫伤么?”艾伦噘了噘嘴,很享受他的关心。

    铁手目光微闪,没有反驳,直接就过去扶了她。

    “外面休息去!”

    看着他脸上那个僵硬的样子,占色心下明白,他害怕艾伦再去‘关照’那一锅海带排骨汤,然后发现他在里面动了手脚,会感觉到难堪。

    于是,她也跟着笑劝。

    “去吧去吧!你们小两口有机会就谈恋爱去,厨房里有什么好呆的?!”

    艾伦红了下脸,在转身前,冲她挤了挤眼睛,还吐了下舌头。

    “是!嫂子!”

    “呵呵……”

    这是艾伦第一次正儿八经叫她嫂子,占色好笑地摇了摇头,冲她比划了个加油的动作。眯了眯眼睛,又专心致志地继续她的爱心晚餐。

    去接占子书的人,是在一个小时后到达的。

    听到外面人来的动静之前,占色还在厨房里不紧不慢地做她的菜。

    她没有出去迎接。

    一个人愣愣地,将双手在围裙上擦了又擦,擦了又擦……

    原来,所有的心理准备都没有用。到了这一刻,她一样会心乱如麻,心慌意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之前的想念太多了,真到了要见面的那一刻,又没有勇气了吧?

    “占小幺!”

    进厨房里来的人是权四爷,见到她还杵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愣了下,用了一个艾二小姐口中的‘经典厨房缠绵造型’,站在她的背后,双手从她后腰处环了下去,紧紧拥住她,将头搁在了她的肩窝儿处,嘴唇在她耳边儿上轻轻呵气。

    “媳妇儿,咱爸到家了!”

    下意识地又将手在围裙上裹了裹,占色有点儿词不达意。

    “哦,好。你让他先坐会儿。我现在就开始炒菜。你看我啥都准备好了,入锅一炒炒,一会儿就可以上桌了。你让大家伙儿先等着啊!”

    偏过头去,权少皇审视着她的脸,好笑地又捏了下,邪肆地笑。

    “还有……咱们要欺负的人,也来了!”

    递给他一个‘你真无聊’的眼神儿,占色又好气又无奈。

    这个男人有时候还真是童心未泯,今儿占子书过来吃饭,权四爷心情大好,叫人把俞亦珍一家三口也接了过来。美其名曰吃团圆饭,可他计划等人都到了锦山墅,要安排鲁有德在外面的大厨房和锦山墅的警卫们一起吃饭,只让俞亦珍与鲁芒过来见占子书。

    更加缺德的是,他让人在来的路上,才特意告诉鲁有德说,占子书他活着回来了,要与俞亦珍母女几个见个面儿。可以想象得出来,权四爷这么安排,绝壁能把鲁有德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还拿他完全没有办法。

    这招儿很损人,完全是踩脸的节奏。

    “媳妇儿——”见自个儿说完了,女人也只笑笑不吭声儿,权四爷又凑过去香了一下她的侧脸,故意委屈地做出一副‘求表扬’的表情来。

    “媳妇儿,你男人这招儿很高明吧?”

    占色哭笑不得,“要我说实话?”

    往她腰身蹭了下,男人暧昧地冲她吹气,“爷就爱听实话!”

    回头睨着傲娇的权四爷,占色笑着解开了他圈在腰上的手。

    “老实说,非常幼稚!”

    “靠!反天了你?!”

    嘴里哧哧地吼着,权四爷也不是真的生气。只要放开了她的身体,将手撑在流理台上,看他女人把切好的炒菜下锅。在那油味儿烟味儿混合的特殊气息里,感受着不一样的烟火味儿和家庭乐趣,他又随口问。

    “占小幺,你对俞亦珍……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占色手上忙不过来,随口答了一声儿。

    “她是我妈。”

    “那占子书呢?”

    皱了下眉,占色挑眉看他,又答,“他是我爸。”

    抬起手背潇洒地撑着下巴,权四爷冲她勾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来,目光却落在她越发浓郁下来的小脸上,意味不味地猜度,“你心里,真的不怨?”

    怨什么?

    占色没有看他,手里的锅铲翻炒得像跳舞似的,脑子里却有一组组的慢镜头在恣意地回放。足足有一分多钟,她没有吭声儿。

    然后,她告诉了权少皇一件事。

    她不是一个记性很好的人,最小的记忆只能追溯到六岁那年。

    “我小时候也像十三那么顽皮,有一天,我跟着村儿里两个比多大不了两岁的孩子在结了冰的河里去抓鱼,不小心滑进了掘出来的冰窟窿里。他们拽着我往上头拉,可年纪都太小了,等拽上来的时候,却冻坏了腿。那个时候,我家里的条件很不好。呵,在那个年代,我们那犄角旮旯里,也没有条件好的家庭……我妈吓得直哆嗦,哭得话都说不出来。我爸一声儿不吭,抱着我足足跑了二十多里路到了县城的医院……”

    顿了顿,她手上的动作放慢,语言也凌乱了许多。

    “……我记得,那天的雪,下得特别的大,我爸眉头上都是雪,我的双脚麻木了,嘴皮一直哆嗦着,只会喊爸……可医生告诉我爸说,我的双腿冻伤严重,已经保不住了,必须要截肢保命。我爸不信,抱着我从一个医院跑到另一个医院,把县城里的医院都跑遍了,还是没有希望……”

    “那……后来呢?”权四爷黑眸幽深,想象着大雪天里的父女俩,眉头敛紧了。

    “后来,就在我妈都劝他放弃的时候,他硬是带上了全家所有的钱带着我上了哈市的大医院。在那里,事情总算出现了转机……医生说可以先保守治疗,但不保证结果。实在不行,还得截脚。而且,还得付大笔的医疗费,一笔我们家付不起的医疗费……”

    权少皇看着她手中越发慢的锅铲,眸色浓郁。

    “你可以不会了解穷人的生活,没有钱的人,命都是不值钱的,医院更不会收治。而那个时候,我的腿已经不能再延误治疗了,再延误下去,就真的废了……”

    心尖尖抽了下,权四爷声音很沉,“结果怎么治好的?”

    眼皮儿突然垂了下去,占色的声音极淡。

    “我爸他抱着我,冲到了院长的办公室里,给人硬生生地跪了下去……并且,他还写下保证书,他一定会在一个月内凑挤所有的医药费,请院长先替我治疗……”

    权少皇惊了下。

    凭着他对占子书这个人的了解,是绝对傲骨铮铮的男人,那风骨堪比魏晋名士,如果不是逼到了万不得己,他恐怕宁愿去死,也不会做出对人下跪的事情来。

    同时,在这一刻,他也终于理解了。

    为什么占色不肯原谅唐心柔的抛弃,却会轻易地为了占子书的欺骗而欢欣。

    狠狠咬了下唇才松开,占色在脸上抹了一把,才继续。

    “我住了院,得到了治疗。可是,在这一个月里,我一次也没有见到过我爸。都是我妈守在边儿上照顾我,我问她什么她也不说,只是哭。等我爸回来的那天,风雪更大了,积得家家户户都不敢出门,我躺在暖烘烘的坑上,看着我爸进来……他说,‘闺女,走两步给爸看看’,我开心地跳下坑,他的泪水也跟着往下掉,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我爸哭……”

    “那天我家的饭菜很丰富,因为我爸带回来了很多钱,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那么多的钱,他交给了我妈……我很开心,以为我们家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了,可是……我爸第二天出门儿了再也没有回来,直到有人通知我妈去领骨灰盒……而我爸留下来的那些钱,也被姓鲁的给败光了……”

    权四爷心揪揪地痛,索性夺过她的锅铲,关上了火,将她的身体掰过来面前自个儿,掌心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乖,不要难过了……”

    吸了一口长气儿,占色的眼窝儿里已经有了泪意。她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权少皇,声音不无哽咽。

    “四哥,我爸说过我命运多舛,得遇贵人……你说,你是我的贵人吗?”

    摸了摸她冰冰的小脸,权四爷笑着逗她开心,“不管贵不贵,总之你往后就是爷罩着的女人,不会再命运多舛了!”

    吸着鼻子笑了下,占色将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眯上眼睛,声音幽幽地说:“四哥,这就是我印象里的爸爸,他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去面对一个身披袈裟,口里念着阿弥陀的爸爸呢?”

    权四爷正准备开口,厨房的门口,突然传来一个苍老而哽咽的声音。

    “小幺,闺女……”

    心脏骤停,占色的视线越过权少皇的肩膀,愣住了。

    在这些天儿里,她已经无数地模拟过与爸爸重逢的场面,内容包括她该用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他。可是,不管试想的哪一种场面,她都应该是面带微笑的。

    她要微笑着告诉他,没有你在的这些年,我活得很好。

    可她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会让他看见一个泪流满脸的女儿。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