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58米 杀伐决断,毫不手软!

158米 杀伐决断,毫不手软!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微微眯着眼睛,细想着几件事情之间的逻辑关系,占色的耳朵边儿上,有一种淡淡的‘嗡嗡’声儿。一下子远,一下子近,抓不住,也捉不到……她知道,这是思绪乱了的节奏。

    而她,必定不能乱。

    乱不得,一乱就完蛋。

    狠狠掐了下手心,她定定地看着严战,想了想又问了一句。

    “你刚才说唐心柔,她不愿意见任何人?”

    “嗯。”严战点头,没有否认。

    心里默了默,占色微微挑了下眉头,目光越过严战的肩膀,落在了他头上的合欢树翠绿色的叶尖儿上,出口的声音,低得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得见。

    “你,应该知道我跟她的关系吧?”

    目光闪了闪,严战再次轻“嗯”了一声儿。

    “哥!”突兀地喊了一声儿,占色的目光从合欢树上挪了下来,定在了严战的脸上,“你既然知道她是我的亲妈,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爸的事情吧?我是说我的亲生父亲……占子书?”

    眸底晃了一下,严战再次点头。

    瞥着他眸底同情意味儿的情绪,占色勾了勾唇,自我解嘲地轻轻一笑。

    “你不用同情我,我爸他其实还活着。那个……唐心柔她有跟你提起他吗?”

    想了想,严战果然地否认了,“没有。”

    没有,唐心柔没有提过占子书,在她的面前也没有提起过。

    这么说来,她料想的应该不错,唐心柔确实没有见到过她爸,甚至于她还不知道她爸还活着的事情。她记得,那天晚上,权少皇在跟她爸在书房里面聊了很久,而第二天一早,两个人又是一道儿出去的。既然一开始他就计划好了,用他来治唐心柔,那么,他应该会带他去见才对?

    为什么没有?

    是时机不到,还是唐心柔她不肯见?

    心里纠结了片刻,她目光闪了闪,再次看着严战,沉着嗓子说:“哥,我能不能再请你帮我一个忙?”

    严战面色不变,唇角依旧噙着笑,“你都这么叫了,我能不帮么?”

    歉意地冲他一笑,占色心底的某一个角落,有了些暖意。

    “我想请你帮我打听一下,我爸他现在的下落。”

    “这个没问题。”笑着答应了,严战一直在留意她的表情,目光也始终黏在她半明半灭的精致脸蛋儿上。话毕,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突然云淡风轻地轻轻一叹。

    “占色,你的想法没错儿,方向是对的。不管他姓肖的也好,还是谁谁也好,其实他们在这件事情里,不过就起到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根本就动不了权少皇分毫。事情的关键就在于唐心柔……”

    “不对!”

    摇了摇头,占色淡淡地看着他,声音很柔和,语气却异样尖锐。

    “关键不在于唐心柔,而在于她背后的m国代表团,m国政府,还有他们之间所产生的利益链条。这个才是现在最大的纠结点。”

    严战浅浅一眯眼,随即笑开了。

    “你说得比较全面,单只是唐心柔一个人自然不足虑,她背后的才可怕。”

    “呵呵,你说,我有一个这么厉害的亲妈,需要放鞭炮来庆祝么?”占色挑着唇角,带着笑的声音里,听上去像是对此极其无所谓。可她一双幽黑的漂亮眼睛里,地多出来的一缕让人心痛的落寞,却活生生地拉低了这个玩笑的幽默度。

    依了严战的精明,又怎会看不出来她的反诘?!

    唇角向下弯了弯,他眉宇间全是亮色,笑着捏了下眉心,说,“需要我代为效劳吗?”

    “什么?”

    “买鞭炮啊?”

    看着严战严肃的脸,占色错愕了一秒,笑开了,“呵,你很幽默。”

    “彼此彼此。”

    “哈哈……”

    两个人对视着哈哈一笑,和刚才别扭的笑容比较起,占色这次的笑容明显多了几分舒心。

    在她看来,不管多残酷的现实,只要还有一点办法,都不叫绝路,她还可以想办法去解决。既然权少皇和铁手他们现在都被隔离审查了,那么她手里的底牌还是与权少皇想的一样——她的父亲占子书。如果解决了唐心柔这个大麻烦,她只要一口咬定那个程为礼就是权世衡,m方就算再想兴风作浪也找不到任何由头。

    当然,前提条件有一个:唐心柔她还是二十几年前的唐心柔。至少,在她的心里,还有占子书这个男人的地位,她还顾及着她的男人,以及他们的两个女儿。

    要不然,全都是空谈。

    想明白了这一切,为了摸清自个儿手上还有几颗可以下的棋,她又多问了一下关系18号楼的问题,还有权老五的情况。在这个事情上,严战只说知道得很少,仅仅听闻当天晚上参与18号楼保卫工作的相关责任人,都一并在处理中,其中包括红刺特战队的相关领导。所以,他才说这件事情涉及面非常广,单单军内高官就有数十位。而且,目前此事的保密程度很高,外人知道得也很少。

    占色心里的阴影,扩大了一层。

    红刺特战队和zmi机关……胃口很大,一口就想咬死。

    定定地出了一会儿神,她慢慢地抬起头来,望着严战清隽的面颊,缓缓拉开了一个真诚的笑容,“谢了啊。在这样儿的时候,还有一个哥哥可以帮我搭一把手,我觉得自个儿实在幸运得紧。”

    严战笑了笑,在她精致白皙的小脸儿审视了片刻,情绪莫名地静寂了下来,沉默了好几秒,才慢慢悠悠地叹。

    “有一个可以分享孤独的人,我也很幸运。”

    知道他不想表功,占色勾了下唇,就不再多说感谢这种听上去还不错,实际上屁用都不顶的话了。浅浅地眯着一双眼儿,她的目光不期然地落在严战那一双和权少皇长得极像的眼睛上。

    想了想,她突然捋下头发,状似不经意地问。

    “其实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就是不知道该不该问你。”

    “学心理学的人,是不是都像你啊?”严战轻声‘呵’了一下,唇角扬起,脸上爬满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当你在成功地勾起了别人的好奇心之后,对方会不顺着你的杆子往上爬吗?”

    愣了下,占色被他逗乐了,偏了偏头,索性直接说了。

    “行,那我就问了?严战,其实我挺想知道,关于你的母亲……”

    她的话音未落,明显感觉到严战微笑着的面孔突然一僵,很快便紧绷了一张俊脸,冷漠得像一个没有人气儿的雕塑杵在那里,一动都不再动。而他深沉的眸子里,有着一闪而过的深深失落。

    母亲让他很难开口吗?

    占色寻思着,只淡淡看他。

    严战却没有看她,也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隔了好半晌儿,他才从挂在手腕上的衣兜里掏出一盒香烟来,抽出一根儿叼在嘴上,“啪”的一下打着了火儿。

    然而,就在他正准备去点那支烟时,在眼帘跳跃的火焰里,他修长的手指停顿住,像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将火熄灭,把香烟也放了回去,歉意地望她。

    “不好意思啊,我忘了,你怀孕!”

    微笑勾下唇,占色摇头,“没有关系,你要想抽就抽吧。”

    面色冷凝了片刻,严战才叹了一口气,表情再次恢复了惯常的淡定和清冷:“占色,站这儿这么久,要不然我请你俩去吃饭再聊吧?你看,艾小二在那儿站岗,站得快要抓狂了……”

    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占色看到了频频在那里搔头踢脚扭屁股的艾二小姐,一双大眼睛不停往这边儿望过来,与她对上还狠狠吐了吐舌头。

    随意地笑了笑,她点头。

    “行吧!”

    “你喜欢吃什么?”严战明显松了一口气。

    “随便!”

    “……女人好像都喜欢这么说?”

    两个人说着,就朝艾伦叉着腰的身影儿走了过去。

    占色没有再答,只笑着转头,望了一眼严战的侧脸。老实说,这是一张极为好看的男人脸孔——从额际线到鼻梁,再到弧度的唇和下巴,每一处都是那么的精致,可这个人的心里,却没有他的脸那么一目了然了。

    她刚才那个问题,大约问到了他的隐私或者禁忌,他不想回答才这样儿委婉地表示了拒绝。本来,她是想着既然严战他是权世衡的儿子,那么他的母亲与这其中会不会也有什么渊源……

    可既然人家不想回答,她也不好再问。

    扯着不长不短的头发,艾伦一只手还叉在腰上,明显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

    “喂喂喂,你俩在搞什么啊,说什么机密需要这么久?愁死爷了!”

    占色过去揽了揽她的肩膀,“走吧!去吃饭。”

    “吃什么饭啊?”艾伦噘着嘴,“爷在这喝西北风都喝饱了,过分!你俩谈情说爱,怎么好意思让我守着?”

    瞪她一眼,占色抿唇不吭声儿,严战却扯了扯嘴角。

    “艾小二,你的这张嘴巴啊,就不能管管?”

    先是被他隔离,现在又被他给损了,艾二小姐气得差点儿跳起来了,“小严子,你少跟我扯这个啊。哼,你俩抛弃挚友干得这点儿勾当,等我见到了四哥,一定会添油加醋告状的,看到时候,他会怎么收拾你!”

    严战懒懒地笑着,将臂弯的衣服往上拉了拉。

    “行,等你见到他再说吧。”

    艾伦撇着唇,“你怎么意思啊?我这会儿可气得很,别惹我!”

    “你这嘴……!好了,我不惹你。”

    “去去去,一边儿去!”从占色的右边儿绕到两个人的中间去,艾伦活生生把严战从占色的身边儿挤开,自己走在中间,一只手挽住了占色的手腕。

    “爷的女人,你远点。”

    “……”

    见没有人回应她,艾伦不知道哪根儿又筋抽了,想起了旧事儿来,“嘿,你俩还记得么?我刚回国那个时候,不还想撮合你俩来着吗?结果被我四哥给捷足先登了。哎!说起来好像就是昨天的事儿,仔细一想,又像发生了好久了。小严子,你说咱们回国后都发生多少事情了?……太不可思议了,整天就跟演电影儿似的。”

    艾伦平铺直叙的话,却让占色有种内伤的感觉。

    确实……

    一出又一出,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真没有什么区别。

    幽幽的,艾伦又叹了。

    “你们俩吧,也别怪我损你们,你说有啥事儿不能告诉我?我就不能做什么事儿了吗?我是缺胳膊了还是少腿儿了?我一大活人,啥事儿干不了?”

    斜眼瞄了一下这个有心没肺的姑娘,占色面带微笑地摇了摇头。

    “好了,别乍乍乎乎了,现在就交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

    一听说有任务,艾伦立马就老实了,瞪着一双老大的眼。

    “说,什么任务?”

    占色低头看着脚下的青石板,见她的视线顺着望下来,才皱起了眉头,似乎颇为难地淡着嗓子说:“这个任务比较难,真怕你……”

    “到底什么任务,我保证完成行不?”手指紧抠着她的胳膊,艾伦像是准备扛枪去打小日本鬼子似的,劲头儿忒足,一双眼睛里都写满了跃跃欲试的神采。

    不料,占色却说,“好!你那想想,咱们中午吃什么?”

    “啊,你——”张着嘴愣了足有十来秒,艾伦才愤怒地狠狠瞪着她,“这么简单的任务,你怎么让我来做?绝对不行!这智商只适合你……”

    见她半点不含糊,占色嘴角抽搐一下。

    “好了不闹了,我服了你还不成?”

    艾伦撩开她的头发,正准备打趣儿她一下,却恰好看见了她不算太好的脸色,心头抽抽了一下,精神头儿蔫了蔫,才出声儿揶揄她。

    “占老师,我想到了!要不然你赏脸把爷给吃了吧?!”

    瞟了她一眼,占色摇头失笑。

    “……禽兽!”

    望了望公园的天空,她觉得在这么苦逼悲惨的情况下,还能有一个犯了中二病的文艺女青年来逗她开心,与她调侃,供她娱乐,这也算是老天的格外恩赐了。

    *

    三个人吃饭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席间,严战自然也没有提起他的母亲,占色也懂事儿地不再问他。等饭后回到锦山墅,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占色啥事儿也没有紧着去做,一头扎进书房里,首先就上网,查看了一下相关消息。

    可惜,正如严战所说,事情真半点儿风声都没有。

    观察着她不温不火的表情下暗藏的机锋,艾伦表面儿上不说,其实心里明白出了事儿。但她本来就是一个乐观的姑娘,想法也比她更为简单得多,哪怕料想的最严重情况,也比事实的真相要轻松得多。

    不过,她对占色的关心也是真切的。从两个人落屋开始,她就楼上楼下的跟着,陪她,寸步不离,虽然她想不出来有什么好办法,可她那副死心塌地要逗她开心的样子,也看得占色颇为动容。

    “艾伦,你去画画吧,不用跟着我的。”

    艾二小姐捶胸顿足地抓狂着,“不行,我不跟着你,你要想不开自杀了怎么办?那可是一尸两命!”

    占色,“……”

    乌鸦嘴说完了还不觉得,又挑眉补充,“我说得不对么?”

    “对,很对,非常对!”知道丫就想逗她开心,占色也就勉为其难地开心一下,打起精神发笑:“一看到你啊,我就觉得很开心。”

    “真的?”

    “真的,总能勾起我小时候的回忆。”占色很配合的笑。

    “啧啧,不得了,说说,什么回忆呀?”

    “好像逛动物园……”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占色清了清嗓子,目光又落回到了电脑屏幕上,脸上半点儿玩笑的表情都没有,却噎得艾伦面颊肌肉不规则跳动了好几下,随即就恶狠狠地捏她。

    “靠,占小妞儿,你做人能厚道点儿么?”

    扬了扬唇角,占色正准备说话,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

    电话正好是严战打过来的。

    在这样儿的时候,占色不认为他会有闲心来电跟自个儿聊天。所以,他来了电话,就一定是她爸有什么消息了。心里喜了喜,她飞快地抓起手机来。

    “喂!有消息了?”

    “嗯。是的。”

    正如她所料,严战确实给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他说,当天占子书确实去过18号楼,到地儿的时候,被权少皇安排在房间里休息。可是出事儿之后,由于权少皇的原因,占子书也一并被带走接受调查了。

    另外,严战还说,就“权世衡疑似失踪”的这件事情,有关方面已经组成了一个‘921调查工作组’,就该事件进行专项调查。调查组在确认占子书的身份仅仅只是慈云寺的方丈,与此事情并无关系之后,就在昨天下午让他离开了调查组。

    而且,‘921调查组’的人,从唐心柔提出质疑的第二天开始,就开始在责令找寻权世衡的下落。然而,他们将zmi机关所有公开或保密的机构里都翻了一个底儿朝天,不仅没有找到权世衡,就连唐瑜那个女人也像在人间蒸发了,连影子都没有。

    据他了解到,事情现在好像陷入了僵局。

    “谢谢你,辛苦了。”

    又说了一遍无意义的感谢话,占色的身上有虚软,就像被人抽光了力气。

    挂断了电话,她放好手机,双手捂着脸撑在办公桌上,久久没有动弹。

    既然找不到人,就没有证据,权少皇他们就会很安全。

    而且,找不到唐瑜的人,唐心柔她就不敢轻易出示dna序列测试,毕竟那也算人质。

    权世衡和唐瑜之前,是关在行动大队的。

    这一点,权少皇没有瞒过她。

    现在工作组既然找不到人,人哪儿去了?

    她想,那天在医院里,无情接到电话的时候,应该就是去做这件事了。

    这么说来,权少皇他并非完全没有准备才对啊?权少皇他一向习惯运筹帷幄,别人下棋,下一步最多能算三步,而他这个人,在一步落子之前,心里至少已经盘算好了七步,为什么这次,他会这么容易就让自己落入别人的陷阱?

    苦笑了一下,她深叹口气,使劲儿地搓了搓脸。

    百密尚有一疏,权少皇他到底也不是神,总会有失策的时候。

    现在,她该怎么办?

    之前她认为,有了老爸来制衡唐心柔,事情就会有转机。

    可现在,他究竟去哪儿了。既然他的人昨天下午就已经离开了调查组,就应该处于自由的状态才对。而且,他既然接受了调查,以他的智商不可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他没有回来,甚至都没有来个电话通知她?

    除非,他又被人控制了。

    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会是谁?

    现在最不希望占子书出现在唐心柔面前的人是谁?

    最想一脚就踩死权少皇的人,又有谁?

    难不成……又是蝙蝠干的?

    脑子里激灵一下,占色抿了下嘴唇,目光有了冷意。一想到蝙蝠那个男人,不期然就让她想到了那个被蒙了脸的夜晚,那个隔着一层布料落在唇上的吻,还有轻轻摩挲间他炽热的呼吸和留在腰上的掌心温度……

    会是他吗?在这件事上,他又扮演着什么角色?

    双手不停在脸上搓揉着,她的脑子里,却在反复地演译不同的桥段……

    好一会儿,她突然抬起头来,目光晶亮地看向艾伦。

    “亲爱的……”

    艾伦被她反常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咋了,你想到什么了?”

    挑了挑眉头,占色定定地看着她,“你下去问问晚上吃什么,让他们多做两个小十三喜欢吃的,明儿就是周末了,得为孩子加餐。”

    脑袋一下子耷拉了下去,艾伦无奈呻吟一声儿。

    “天!白高兴了。”

    嘴里嘟囔着不满,艾二小姐还是乖乖地出了书房,一个人下楼去了。

    见终于把她给支走了,占色这才敛着眉目,再次拿过手机来,按照唐心柔之前拨过来的电话号码,很快就找到了她。

    “喂!小幺你找我有事?”她的来电,唐心柔似乎并不意外。

    直接开门见山,占色没有跟也寒暄和犹豫,声音冷厉而低沉。

    “权太太,你说说看,你到底要怎么样?”

    轻轻地笑了一声儿,唐心柔似乎很满意她的电话,声音缓慢而从容,“小幺,你的话问得妈妈很奇怪。妈妈年龄大了,还能怎么样?我啊,现在就担心着你们姐妹俩的安危。至于权四的事情,你不要怪我,那不是我能够掌控的,他上头有组织管他,我只是一个局外人。”

    推得一干二净。

    当然,占色也没有指望过她。

    冷笑了一声儿,她再次沉下了声音,冷冷地说。

    “你就不要演戏了,权太太!我觉着吧,你都有这闲工夫去管别人的家事儿,为什么就不能花能时间把你欠的一屁股烂账还清呢?”

    “嗯?”唐心柔语气轻柔,颇为疑惑地问,“什么意思?”

    寒着眸子,占色的脸上在书房并不明亮的光线下,显得冷气沉沉,“权太太,有件事儿你还不知道吧?我爸他……还活着!你的前夫占子书他还活着,他一直都活得好好的……”

    电话那端,突然静了声儿。

    好半晌儿,才传来唐心柔幽然的声音。

    “那又怎样?”

    “你说呢?”

    停顿了片刻,唐心柔突然轻笑了一下,声音冷硬无比,“小幺,二十多年前的事儿,我早就已经忘了。当然,我也不会为我做过的事情后悔,更没有你说的什么烂账。占子书他活着也好,死了也罢,都跟我没有半点儿关系,你听明白了吗?!”

    心口猛地一抽,占色被这个女人的无情气得胸口一阵发闷。

    “不愧是权太太,你可真够狠心的?”

    “小幺……”唐心柔的语气放得很慢,慢得让占色几乎怀疑她在说话的时候是不是没有了氧气,会一口气儿提不来就死过去,“你根本就不了解,一个女人有孩子就足够了。男人是什么东西?有则有,无则无,不过消遣的东西罢了。”

    男人不过消遣的东西?

    这论调,还真是强势,与唐心柔这名儿一点不符。

    冷冷地勾起唇角来,占色一只手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冷不丁地回敬过去。

    “说得真好!那权世衡呢,他对你来说,也只是消遣吗?呵,到底是你消遣他呀,还是他在消遣你?再说了,权太太,就算要消遣男人,你好歹也找一个正常点的男人吧?何必委屈自己找一个半身不遂的老太监。”

    这句话占色说得特冷特狠。

    她相信,天底下最恶毒的女儿,对亲妈都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可她说了,她真是气极了,真是恨极了。她好好的生活,她好好的丈夫,她好好的一切一切,全都被这个女人的出现给搅和了,她不恨她恨谁?!

    这话果然够毒辣,唐心柔好半晌儿都接不上话茬儿来。

    察觉到了她的沉默,作为还能够接通‘不见人的权太太’电话的人,占色觉得心里的恼怒有必要好好地冲她发泄一通。于是乎,冷冷地拿捏着语言,她继续讽刺。

    “权太太怎么不说话了?你是不是很生气呀?我猜你一定在想,你为什么没有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掐死我,对吧?”

    “小幺……”

    “权太太,还记得我上次给你说的话么?你最好把她当真。我不防再说一遍,要是我丈夫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就算我没有本事,我还有儿子,儿子不行,还有孙子,不管你躲到天边,我都不会饶了你还有你的女儿。除非你可以再狠一点儿,把我们母子几个全都弄死!”

    带着发泄的情绪,她气急之下,话说得很急很重。

    过了良久,才听得唐心柔在那边缓缓开口。

    “你想太多了!你还有事吗?如果没事,我要休息了……”

    骂得差不多解气儿了,占色的情绪也缓过来了,停顿下,她挑了挑眉,冷着嗓子说,“我要见你。”

    沉默了片刻,唐心柔却是拒绝了。

    “等找到了你姐姐,我们一家人再见面吧!现在不要见了,免得落人口实。”

    不准备见她?

    书房里很暖和,半丝儿风都没有,可占色却觉得心都凉透了。

    手指紧紧地抓住手机,她凉凉的声音冷风吹入树林,有点儿沙哑,有点儿难受,有点儿冷厉,更多的却是浓浓的失望。

    “你信吗?这是我给你的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机会。”

    唐心柔‘嗯’了一声,“什么意思?”

    两串泪珠子,滚豆子似的从面颊上滑了下来,占色的脸色一片阴暗。

    “意思你不懂?呵,看来你喝多了洋墨水,都不懂中文了。”

    冷冷地,不待唐心柔再出声儿,她直接就挂掉了电话。

    *

    女人都是怎么坚强起来的?

    占色认为,当女人生命中最为宝贵的东西受到了威胁,当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再无所依靠的时候,为了丈夫为了孩子,女人可以比钢铁更为坚硬,比男人的心更为阴狠。

    正比如现在的她。

    从一开始的慌乱抓急到现在,她比任何时候都要淡定。

    一个下午的时间,她哪儿都没有去,就在权少皇书房里写写画画,把整个事件的关键点和危机的最好处理办法都已经想得差不多了。万事俱备之后,唯一欠缺的东风,就是她只是一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可以供她差遣和去实施计划的人。

    这个问题,才最棘手。

    她要找谁比较合适呢?

    左思右想,她头都大了却也想不出来合适人选。直到下午四点,就在小十三快要放学回来之前,艾伦欢天喜地地跑上来说有四个帅哥找她,她才结束了自己的思考过程。

    可,有四个帅哥找她?

    刚刚回神儿的她,一时间压根儿就没有明白过来,在这种时候,谁会来找她?

    没有耽搁,占色带着疑惑跟着艾伦下了楼,在大客厅里见到了这四个男人。

    “夫人好!”见到她下楼来,四个人恭恭敬敬,异口同声。

    夫人?

    心里惊了一下,占色看着面前这四个清一色剪着短寸头方正脸,个个严肃帅气又虎气的陌生男人,自认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愈发摸不着头脑了。

    “你们……是谁?我见过你们吗?”

    四个男人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小十三就一阵风似的从门口冲了进来,顾不得放下书包,他挺胸抬头,小模样儿神气十足。

    “额娘,你不要害怕,他们是我给你的惊喜!可以信任。”

    惊喜?

    惊吓还差不多。

    冷不丁来了四个长得挺帅的男人叫夫人,还是六岁的儿子叫来的……多诡异!?

    小十三再聪明再能干,可也只有六岁,他能懂多少事儿?而面前的四个男人呢?占色自认为她视人的能力是很强的,不要看他们几个年龄都不算大,可那精神干练的劲儿,目光里难以掩藏的锋芒,都不会是普通人物,他们又怎么会是六岁的小十三给她的惊喜?

    “额娘……”

    一双小胳膊抱在她的大腿上,小十三嘟了嘟嘴,刚才还挺神气的小样儿,转眸之间就又恢复了小屁孩儿的淘气,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他乖顺地解释说:“他们都是我的师父,教我功课的师父,十三知道你为了父皇的事儿吃不下睡不香,我昨儿说玩游戏的时候,就联系了师父,让他们来帮你喽。”

    “师父?你的?”

    占色还是一头雾头。

    之前,她是知道权家的男人除了正规课业之外,都会受一些特殊的训练,有专业的授业师父。那会儿,她刚刚与权少皇结婚,见到过小十三身上的伤痕,因为心疼她年纪小,还为此向权少皇提出过严肃的质疑。因为她的干涉,也因为两口子都心痛十三从小没有受到父母的疼爱,后来十三去受训的时间明显少了很多,所以,占色她压根儿就没有见过到这几个人。

    “太太,还是让我来说吧,我来说。”

    大概怕小十三解释不明白,其中一个瘦脸儿的大帅哥站了出来。

    “我们四个人代号‘东西南北风’,我是东风。我们都是小少爷名义上的师父,除了教授他各方面的专业知识之外,其实也兼着保护生长的作用。还有一点,如果权四爷在小少爷长大之前就出了什么不幸,小少爷今后的一切,都会由我们为他安排打理……”

    “你们……?”

    老实说,这个事儿来得太惊奇了。

    哦不对,太惊喜了!

    从东风的嘴里,占色大概全听明白了。

    他们就是权少皇为小十三做好的最后依附和最坏的打算。他们不仅是小十三的师父,他们还有另外渠道的资金和可用人员,平时与权少皇的事情也不沾半点边儿,任也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权少皇为小十三做了这么多的打算,甚至说,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他肯定也想象过无数次他如果死了,儿子该怎么办的问题吧?为了不引起权世衡的注意,东西南北风几个人,平时都不会轻易现身,只有在小十三有难的时候,他们才会出现。而他们的能力和本事,每一个挑出来都是能独当一面。

    心里的郁闷,突然一松。

    四哥为了他们的儿子……想得远比她这个做妈的多。

    “额娘!”

    小十三像一只猴子似的抱住她,脑袋一直往她的身上蹭来蹭去。

    “你说说,十三爱不爱你?”

    “爱!额娘也爱十三……”

    她知道,这些都是要临危才受命的人。这么久了,小家伙儿甚至都没有告诉过她这个妈。而现在,他们却被小家伙儿献宝似的捧到了她的面前,这让占色说不出来是喜还是忧。

    喜的是现在她至少不再是孤立无援了,计划也可以实施了。

    忧的却是既然权少皇都不想要他们露面儿,只吩咐他们在暗中保护小十三,那么他们现在出来,到底好还是不好?

    “额娘……”紧紧地攀住她的身体,十三见她好半天儿不吭声儿,像只小动物似的撒起娇来,“你不要担心了,有了师父在,父皇他不会有事儿的,十三担心额娘,害怕额娘难过……”

    占色眼圈儿一红,脸上却满是笑意。

    搂着小十三,她不过迟疑了一会儿,便迅速反应过来了。

    现在不是考虑去那么多后果的问题,而是想想怎么把事情给解决了的问题。

    没有停顿,她招呼着几个人一起进了楼上的书房,把整层楼的人员都清退了,又让艾伦拿了把椅子守在了楼道上,然后,才关上门儿,把现在面临的情况,与“东西南北风”四个师父说了一遍。然后,她又把自己的分析与想法儿说了出来。

    东风在四个人里,较为沉稳,看着她面有异色。大概他们很少见到这种临危不断还能把事情分析得头头是道的女人,点了点头,询问她。

    “夫人考虑得很好,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做?”

    皱了下眉头,占色其实并不确实他们的能力到底有多大,只是试探性地说。

    “第一个,我认为首先要解决的是唐心柔手里的那个dna序列测试。她这个人很聪明,东西一定不会随身带在身上,放的地方也不容易让人找到。不过,我认为这个东西现在不一定重要。我们只要做一份假的,与程为礼一样的dna序列测试就行了,当然,这个东西还得在m国做,再进行公证,这个有没有问题?”

    目光亮了亮,东风点头,“没有问题,夫人你接着说。”

    这个不是问题,那接下来的就更好办了。

    占色想了想,声音更加沉稳了几分。

    “第二个事情,我们要立马调查以肖宏冀为首的几个调查组官员,收集到他们贪污受贿或者玩弄女性的犯罪证据……”

    “嗯。”

    东风什么也没问,只是轻应了一声儿,占色就知道他们都懂。

    有句俗话说,十个官员先杀了再审都没有怨案,肖宏冀那厮自然也跑不了,嘴上不可能没有沾点儿油荤。再者说,就算他没有油荤,也能给他变出来。

    现在,她什么都顾不上了。

    “第三,我们马上在网络上放出消息,传m国贸易代表访华期间失踪,现在有大量军方人员无辜被隔离审查。究其原因,是权氏家族的内斗,而内斗原因是权家老爷子临终前把家族股份留给了长孙权少皇,而现任当家人权世衡不想还权给侄子,一再地打压不成,就趁着访华期间,设计了一出”李逵捉李鬼“,自编自演地失踪戏码,再让夫人出面想要陷权氏兄弟于不义。现在,权氏兄弟皆受牵连被拘捕,而权氏百年家族富乐敌国的资金,将会落入权世衡的手中……”

    闻言,一直没吭声儿的南风惊了一下。

    “夫人,这个影响会很大。权氏内斗的消息,说不定会导致权氏名下的企业股票下跌……”

    “跌了就好!”占色的目光越来越冷,冷得如同嗜了血,“最好再多放一条谣言。就说权氏名下企业因为内斗,面临破产危机。还有,据猜测,依权氏对整个欧洲经济的影响力,恐怕再一次的世界金融危机就要到了……”

    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不得不让男人瞩目。

    东南西北风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占色的脸上,问的人还是东风。

    “夫人,你的目的是?”

    冷冷的,占色说:“让权氏内部重新洗牌!聪明人都懂得怎么站队。”

    “好!这个可行。”

    惊异于这个女人的敏捷思维,又感叹于她类同于男人的杀伐决断和毫不手软的心狠,四个男人都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点头,一一照办。

    目光闪了闪,这一次,占色迟疑了许久,才淡淡地说。

    “最后一点,找一个国内精神方面的权威专家。”

    “精神科专家?”东风挑了一下眉头,显然有些奇怪。

    勾了一下嘴角,占色的目光定在墙壁上的某一处,声音冷得让人遍体生寒。

    “我的亲生母亲唐心柔女士,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大脑功能失调……”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