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61米 善良的坏蛋!

161米 善良的坏蛋!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这一次为了救权少皇一帮子人等做出来的所有博弈,注定是占色这一生最为精彩的篇章。在这个过程中,她表现出来的冷静与能量,甚至于已经超过了她自己的设想。

    从红玺台半胁迫半劝说地搞掂了唐瑜,又把她接到锦山墅之后,她一个人默默地钻进了书房里,静静地翻出她预计这事时的计划书,总结了这一战里所有的大事小事乃至小细节和小插曲,在确定再没有任何差池之后,安排东风联系了新接任的921工作组组长。

    她以唐瑜的名义,要求见到唐心柔。

    并且,她告诉工作组的同志说,她从来都没有失踪过,只是前一阵儿在网上约了几个驴友一起出去野外自助旅游了,不知道她老妈回国的消失,因为贪玩儿,也没有来得及给她联系,所以才会产生了这样的误会。

    同时,她在电话里,也特别抱歉地给工作组反馈了一个情况——她老妈唐心柔,其实一直都有精神病史,属于间歇性精神分裂症中的一种,已经治疗多年了,却没有办法彻底治愈。因为这病闹得,她老妈的脑子里总会犯糊涂,有的时候病发了,连她这个女儿都不认识,非得说她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组长说,这件事他们需要讨论决定。

    消息回来得很快。

    下午六点多,刚刚吃过了饭,占色就接到了电话。

    921工作组的同志说,他们经过开会讨论,决定约她们姐妹俩,明天在国宾馆见面再聊细节,希望能一次性把事情弄清楚,并且得到妥善的处理。

    当然,也正是她预期的结果。

    试想一下,既然唐瑜并没有像唐心柔所说的那样“失踪”了,还主动担陈了唐心柔有精神病史这么一个情况,那么,对于新上任的921工作组组长来说,他手里接到的一个烫手山芋的热量,立马就减轻了不少。

    实际上,除了肖宏冀这个本来就与权少皇有私怨的人,其他人谁愿意惹到他?或者说,谁愿意惹到本来就是搞情报的他?

    远的事儿不说,就近921工作小组之前的15个人,为什么突然会被双丨规调查,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们心里谁都明白,那件事儿就是权少皇手底下搞情报的那些人干的。而新任工作组的这些人呢?他们一步步爬到今天的地位不容易,谁的身上没有或多或少地背上一点能不得光的事情?谁又愿意惹上这么一个大麻烦,把自个儿的前途给搭上去?

    名利场上的事儿,很微妙。

    一步棋,要走得精准,也十分不容易。

    占色走的这一步棋,刚刚好就踩到他们脆弱而敏感的神经。

    也可以这么说,就目前这种状况之下,同为热锅上的蚂蚁,他们比谁都希望这件事儿能马上揭过去,不要让火又落到了自己的脚背上。

    当然,这样儿的结果,正是占色基于对人的心理因素精准分析所作出来的计划之一。她只有先搞掉了肖宏冀等15个前工作组成员,杀鸡敬了猴,后上任的这些工作组成员才会顺水推舟,认同她做出“唐心柔有精神分裂症”那样儿的结论。

    要不然,把一个好人愣是说成精神病,哪怕她把事情编得再圆,也一定会露出破绽来。现在么,就是大家都睁一只闭一只眼算了!

    安排好这一切,想到明儿要与唐心柔见面,占色不由得胸闷。

    她做了这么多的努力,成败都在此一举了。

    这个晚上,她想,必定不能再好好入眠了。对于她那个传说中的亲生母亲,她其实从来没有半点儿轻视。不知道为什么,哪怕没有与她见过面,就凭着两次电话里的短暂交流,她也知道唐心柔那个人绝对不一只软柿子,没有那么好捏。

    可,不管软还是硬,既然她已经捏了,还得继续捏下去。

    明天,她一定不能输。

    进书房里来找她的孙青,一进门儿就看见她蹙紧了眉头凝神注目的样子,心知她此刻心里一定会很烦乱,本来准备安慰她几句,可到嘴里了说出来,却觉得有些无力。

    毕竟与亲妈干仗,谁心里能好受呢?

    占色看见她在那儿发愣,抬起头来,率先开口。

    “看着我做什么?我长得漂亮,我知道。”

    噗哧一声儿,孙青被她逗乐了,走近了过去,站在办公桌对面儿看她,“占色,你不要想太多了,今天晚上好好睡觉,明天还有一场大仗要打呢。”

    狠狠地揉了揉脸,占色的嗓子有些干涩,吐出来的话也有些僵硬。

    “我没想太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明知道她嘴硬,孙青也不拆穿她,只笑着叹了一口气,绕过书桌去扶着她的肩膀,“走吧,我现在送你回去休息了。嗯,如果你要睡不着呢,我可以免费陪睡的哦?”

    看了一眼她,占色笑骂:“流丨氓!”

    孙青看她又有力气说有笑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好吧,我承认了!占色小姐,请——”

    “呵呵,小样儿的,哪儿学的油腔滑调?”

    占色抚着肚子,笑着嗔骂道,就慢慢地站起身来。刚走了几步,她又像是突然间想到什么事儿似的,调头望向孙青,“唐瑜还好吧?有没有闹情绪?”

    孙青耸了耸肩膀,“她的心情,好像比你还要糟糕。”

    抿了抿嘴角,占色笑道:“心情糟糕就好,就怕她心情不糟,她的心情要不糟,就该我心情糟了。人啊,只有在心情糟糕的时候,理智和判断力才会下降,要等她缓过气儿来,说不定还会出别的幺蛾子呢,孙青,你给我盯紧了她。”

    “好!一定!”孙青点头笑着,见她身影跨出房门,想了想又小声喊了一下,“占色……”

    “嗯?”占色回头看她,“怎么了?”

    眼神儿不自在的闪了闪,孙青慢腾腾地回手关严了书房的门,再看着她明显削瘦了不少的脸孔时,又压下了心里想问的话,向她露出一个特孩子气的怪异笑容来。

    “你这么严肃做什么?我没有什么事儿。占色,我就是想说,不管明天会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你不要怕!”

    你不要怕!

    一听这话,占色心里微微一动。

    在这些天儿里,她的神经弦儿确实绷得太紧了。而最主要的问题就来自于不管发生什么事儿,她都得独自去面对。而孙青此刻说的这一句话,虽然不一定有什么大的作用,却还是给了她很多的心理支撑。

    哪怕,她明知道她原本想说的不是这一句。

    往前走着,她略略思考,装着漫不经心地笑问。

    “孙青,你是想问无情吧?”

    脸上烫了下,孙青没有否认,却也没有承认,只是小声儿解释。

    “大家毕竟战友一场,这件事情……我是说肖宏冀的事情多少与我有点儿关系。要不是那浓硫酸,也许他们还不会为难他呢……你想,他要真出了什么事,我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从孙青前天出院回来,占色并没有主动向她提起无情的事情,或者说,她心里其实一直在等着孙青来问她。可惜,她一直没有问,除了陪着她上上下下地打点做事,她连半句话都没有问起,这还让占色一度以为,她对无情当真是没有半分心思的。

    可现在,她还是问了,尽管找了这么一个牵强的理由。

    呵呵笑了几声儿,等她急切的解释完了,占色才打趣地回答她,“你啊,担心就担心,有什么害羞的?他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猜,现在应该是和四哥他们在一起。”

    轻‘哦’了一声,孙青点头,“那就好。”

    “孙青……”占色笑看着她,“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你的想法当真还是那么斩钉截铁吗?”

    孙青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自到两个人走到了占色的卧室门口,才听到她淡淡叹。

    “也许……吧!”

    也许什么她没有再说。

    是也许做得到?还是也许做不到?占色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她也没有多余的心力去关注她的感情问题,只希望经过这事儿,无情能因祸得福,与孙青水到渠成吧。

    一个晚上,锦山墅都静悄悄的。

    占色躺在那张大床上,魂不守舍地睡了一觉。在一个个迷糊得醒来后都想不起来内容的迷离梦境折腾之下,她好不容易才等来了窗外的天光发白。

    天儿终于亮了!

    起床、洗漱、打扮,她都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只下楼吃饭的时候,为了安抚要做跟班儿的小十三很费了一番工夫。小鬼头太难缠了,嘴里的歪歪道理一套接上一套,弄得她应接不暇。好不容易才在付出一只遥控飞机的代价之后说服了他。

    饭后,带着东风和西风,还有唐瑜和孙青,她迫不及待地赶去了国宾馆,脸上严肃得像是要去打一场恶仗。

    其实,占色这时候的心里并不像她外表那么平静。

    一会儿就要见到了唐心柔,她要说些什么,她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她会不会因为见到亲妈而失常失态,她会不会无法抵抗唐心柔的糖衣炮弹而心软?

    一个个问题,在脑子里盘旋。

    坐在汽车里,她缓缓闭上了眼睛,默默定神。

    孙青旁边坐着的唐瑜,不时拿眼去瞥着她。在见到她真的像一个没事儿的人一样,自始至终都摆明了无所谓的态度之后,唐瑜心里浮动的情绪再次涌了上来,一出口就没有什么好话。

    “占色,我在想啊,你这个人的血一定是冷的吧?!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都没看你有半点儿难受。呵呵,对付自家的亲人,也毫不手软,让人想不佩服都难。”

    对付亲人?

    到底谁先要对付谁?

    她正常防卫也是错吗?

    心里冷笑着,占色没有睁开眼睛,她不想让唐瑜见到她眼睛里的情绪,只是不动声色地回敬了过去,一字一句都是欠抽得让人想搧她的语气。

    “你懂得佩服我就对了!唐瑜,我值得你好好佩服!”

    这样的话,说出来有些不要脸。尤其在这两天已经被她气过无数次的唐瑜听起来,简直都能揉碎她的心肝儿了。可偏偏在口头交锋上,唐瑜还真就没有占过她半点儿便宜,只能纠结得一张脸青白一片,阴沉得像暴风雨的天空。

    “你还真是大言不惭?这么说,你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扯了扯嘴角,占色这一回真笑了。

    “你没有听说过?过度的谦虚才是骄傲的表现,我喜欢说实话。”

    胸口气得一阵起伏,唐瑜磨了下牙齿,扫了一眼汽车上几个都不吭声儿的人,情绪如海潮扑岸,一发不可收拾,心头恨到了极点。

    说来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在没有见到占色之前,她一个主修心理学,还处处都自认为比别人强很多的女人,论其心态,其实是冷静而平和的。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每一次在占色的面前,都不自觉地被她给比了下去,导致了恶性循环,时时都觉得了矮了一头,一次次被她牵着鼻子走不说,还特别容易被她激怒,态度极端乃至出现状况。

    尤其现在,就单单见到她,唐瑜心里就一阵发急。

    “占色,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特别的讨人厌?”

    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占色脸上维持着笑容。

    “被人讨厌也是一种高姿态,唐瑜,你的脾气太差了,得好好改改!”

    想损人反被人损了,唐瑜的表情越来越难看,气得不行却又拿她没有办法。而且还找不到宣泄的途径,那心里就像塞了一堵墙似的,恨不得大骂一场,或者大哭一场。

    “占色你听过没有?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咱们的人生还长着呢,现在谁都没有定数。你不要以为现在比我强,就代表往后都会比我强……咱们俩,走着瞧吧,来日方长!”

    “等你有来日再说!”

    “你什么意思?”唐瑜脸色一白,声音倏地尖锐,“你想怎么对付我?”

    心里叹了一句,占色缓缓睁开眼睛,定在她的脸上。

    “唐瑜,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胜。你看你长得这么像我,又一直想对付我,为什么不花点时间好好地了解我呢?你不知道,我最擅长做的事儿,就是把人气得鼻青脸肿吗?你跟我打嘴仗都不是第一回了,哪一回你占了上风?你说你何苦来激我,惹得自己心里不痛快?这叫傻,懂不懂?你啊,太让我失望了!”

    失望?

    向来好面子的唐瑜,身为占色的姐姐,虽然只比她大一个小时,可被妹妹这么一顿教训,脸红了,耳根子烫了,也更加下不来台了,死死盯着她,两条眉毛皱得像麻花儿似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我要你管我?我是你的谁啊,要你来失望?”

    嗤声儿一笑,占色闭上眼睛。

    “我懒得理你。不过你千万不要把情绪带到国宾馆,否则——”

    说到这里,她没有了下文,紧紧阖着双眼,不再说话了。

    这一招儿,她还是在权少皇的身上学到的。

    不看人,不讲完,只需要做足了一副高姿态,就能给人以极大的威慑力。让人瞧不出来她会做些什么,那才是最好的心理交锋。尤其对待唐瑜这样谨慎小心的人,千万不能让她看穿了她只是在装腔作势,要说真把她怎么样,她还真不一定下得了手。

    果然,唐瑜一时不敢再吭声儿了。

    一个人闷了半天儿,她使劲儿踢了一下椅脚,心情烦躁到了极致。

    汽车里再没有人聊天了,气氛沉寂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占色调整好心情再次睁开眼睛时,才发现汽车刚好路过离中政不远的一个岔道口。曾经在中政读了几年书的她,对这一个路段十分熟悉,不由得就将头偏向了窗外,想看看熟悉的街景。

    这一瞅不要紧,刚侧过脸去,她心里便惊了一下。

    “东风——”下一秒,她飞快地直起身来,拿手去拍驾驶室的椅背,“停车!把车停一下,快停一下!”

    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东风为难地回头瞅了她一眼。

    “太太,出什么事了?这个路段不准停车!”

    占色愣了一下,轻轻拍着脑门儿,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个儿刚才有些失态了。她坐了回去,不好意思地冲东风歉意一笑。

    “你继续开,不用管我。”

    东风皱了下眉头,车子继续往前驶去。

    而被她刚才的态度给取悦到了的唐瑜,不由出声儿嘲笑。

    “神经病!”

    占色没有理会她,这时候汽车已经驶出了老远,她还不住频频回头望向那个路口。可是这会儿,人来人往的马路上,早就已经没有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刚才,就在那个红绿灯的路口上,她好像看见了一个长得很像章中凯的男人。那个人的头上戴了一顶鸭舌帽,正在通过路口,他没有使用轮椅,脚步稳健得也不像一个腿有问题的人……

    然而,汽车速度太快了,几乎就在她看见的转瞬,已经驶离了那个地方,让她没有机会看清楚那个人的脸。

    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她又释然了。

    京都市这么大,身架子形似的男人,应该会有很多。

    不过就是她眼花罢了,章中凯的腿,不会那么快恢复的。

    到了国宾馆,921工作组派了两名专员过来接洽。

    看见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占色和唐瑜,工作组的两个人明显有些吃惊。会议室里,几个人进行了短暂的交谈,工作组的人在看了占色拿过来的m国专家五个月前做出来的《精神鉴定报告书》之后,对她们俩说的话,已经‘深信不疑’了。

    很快,工作组做出结论。

    因唐心柔有间歇性精神病史,她失踪的女儿也好好的回来了,她认为被调包的丈夫也好好的在那儿。且几乎所有人都证明权世衡还是权世衡的情况下,这个‘失踪与调包’的问题就不存在了。

    那么,权少皇等人渎职的问题,更不存在。

    于是,工作组很快便分配了任务。

    一些人与m国代表团留下来的代表交涉案件情况,一些人陪同占色姐妹俩去见唐心柔,并且向几乎软禁在18号楼的权世衡进行安慰和善后处理。至于921小组的组长,则开始准备结案的材料,准备向上级汇报并等待批复,完了还得想想,怎么安慰权少皇那一帮子祖宗爷。

    18号楼!

    还是18号楼!

    在这里,不管是占色还是唐瑜,都有过不太美好的回忆。

    尤其是唐瑜,想到那天晚上在楼里发生的事情,几乎每踏进一步,脸上就更白了一分。占色心里的情绪其实不比她好多少,只不过她向来比较能绷住脸子,外表看上去没有太多的变化,每一步都走得很实在。

    孙青默默地走过去,扶住了她的手臂。

    一触上去才发现,她的手臂都有些僵硬了。

    *

    唐心柔像往常一样,不肯见任何人,包括她们。

    对此,占色没有太过惊讶。

    只不过到了现在,就不是她肯不肯见的问题了。m国代表团留下处理该项事宜的代表,在921工作组与他们进行了反复勾通之后,也只能无奈地先接受了他们的意见——让她们母女先见面,下一步的情况,等鉴定出唐心柔确实有精神问题再说。

    占色带了几个人,终于进丨入了18号楼唐心柔居住的房间。

    唐心柔就站在窗户边儿最亮的一束光线下。

    与占色想像的一样,她长得很漂亮。一套烟灰色的复古套裙尽显高贵典雅,乌黑的头发高高地盘在头上,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脸色红润健康,精致的面颊上几乎看不见半丝儿细纹。

    乍一看上去,俨然就像三十多岁的少妇,半点不显老

    两个人互望着,唐心柔抿着嘴没有开口的意思,而占色也不急着先跟她说什么。只沉住气,用淡定而无所谓的表情,一眨不眨地盯着这个据说是她亲妈的漂亮女人。

    几个人站了很久,唐心柔才率先开口了。

    “小幺,你终于来了!”

    “是的,我来了!你不希望我来,所以我来了!”

    “坐吧!”

    “谢谢!”

    这样儿的对白很诡异!

    占色任由孙青扶她坐在屋子里的一组纯白色真皮沙发上,问与答都轻缓得有点儿漫不经心。表情也从容得好像这压根儿就不是母女俩的第一次见面,而是她某一天放学回家,看见了在厨房里忙碌的妈妈,说了一句每天都会说的日常用语一般自然。

    “你很聪明。”唐心柔没挪地方,脸上的情绪也没有变化。看得出来她比唐瑜的心理素质好了许多,说话的声音也很随和,很容易安定人心,“小幺,妈妈还真是小看了你。”

    妈妈……

    咀嚼着这两个字儿,占色与她的眼睛对视着,轻轻扯了下嘴角,不咸不淡的语气,带着轻松的笑意。

    “是吗?你女儿长得这么好,你是不是很失望?”

    这句话其实很幽默。

    只可惜,现在不是该幽默的时候。她的诙谐用语,也没有牵动在场的人有半丝儿搞笑神经,都静静地等待着硝烟的燃烧。

    唐心柔苦笑了一下,目光又望向了唐瑜。

    “小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很明显,她已经知道了,说她有精神病史的人正是唐瑜。

    唐瑜轻轻搓着双手,坐在沙发上那垂着脑袋的样子,像是手中无措,又像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看得出来她有点儿害怕唐心柔,那种害怕,不是因为做了这件事而害怕,而是就像在她很多年的教育和培养之中,自然而然形成的一种惯性,不需要刻意就会流露出来的敬畏。

    “妈……我……我……”

    她弱弱地喊着,声音有些低,却说不完整。

    唐心柔目光定定地看了她几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有责怪,语气里浓浓的却全都是失望,还有一种大势已去的伤感。

    “你这资质,终究还是不如小幺!”

    一听这句话,唐瑜的心里激了一下,猛地抬起头来。

    “妈!怎么连你也这么说我?我是你养大的女儿!”

    唐心柔没有看她,目光也不知道望向了哪里,空洞得让人找不到灵魂。

    “你可真傻,如果你不这么做,一切都还有转机。你想要的东西,妈妈也都能给你争回来,可是你这么做了,不仅害了我,等于亲手把自己的未来都葬送了。小瑜,妈培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太让妈失望了!”

    “妈……”唐瑜眼圈儿一红,正准备说什么,却在接受到占色警告的眼神儿之后,又改变了话题,“妈,你这病……好好治吧……不要担心了!”

    唐心柔冷哼一声,目光剜向她。

    “你再说一遍?我有什么病?”

    咽了一下口水,在唐心柔的面前,唐瑜不太敢去辩驳或者拂了她的权威,只低下头去,拿一双委屈眼神儿看着她,不敢再重复第二遍。

    唐心柔好像也没有打算要再与她多说,就在唐瑜低下头去时,她的眼神儿已经转向了占色。一样柔和的声音里,语气却疏离得好像面前的人根本就不是她的亲生骨肉一样。

    “小幺,你说吧,你准备把我怎么办?”

    呵!

    明明已经恨透了她,还要装得这么淡定?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儿的唐心柔,占色特别想要笑,或者想要哭。但是,她什么都没有做,也没有把心里压抑的委屈和难堪流露出来半点儿,只用一种淡定得近乎冷漠的声音告诉她。

    “权太太,你这话就不对了。不是我要把你怎么样……而是唐小姐说了,你这病不轻,不能放弃治疗。我寻思着,虽然权四不在家,再怎么说你都是我们的二婶。既然身体不舒服,我们做晚辈的,自然要尽孝道才对。”

    “尽孝道?”唐心柔轻笑反问,“你准备怎么尽?”

    占色扫视了一下宾馆房间,翘起唇角来,缓缓而笑,“权太太,宾馆条件再好,也不是家里。刚才我已经给工作组的同志,还有你们m方的代表交流过了,我准备把你和唐小姐一起带回家去休养一段时间,等你的身体好起来,你想去m国也好,还是继续留下来也好,都没有问题。当然,这件事儿,一会儿我还会和二伯勾通,必须得他同意才行。”

    这一席话,她说得特老实,特认真。

    认真得几乎没有破绽,认真连她自个儿都差点儿以为是真的。

    轻笑了一声儿,在窗边儿站了好半天的唐心柔,终于挪动了脚步,走到了她对面的沙发上坐好,淡淡说:“我离开了这里,就失去自由了吧?”

    “当然不会!”占色轻轻发笑,“权太太,你太多虑了。”

    不待唐心柔再说话,她突然站了起来,冲东风使了一个眼神儿。

    “东风,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请权太太回家去吧!这儿空气真差!”

    “我是不会给你们走的……”唐心柔缓缓地靠在沙发椅背上,抬起手臂来,优雅地抚了抚额角上的头发,连眼皮儿都没有抬一下。

    她的态度,表明了不会配合。

    而占色,也没有想过她会配合。

    或者说,她要的并不是她的配合。

    瞥了她一眼,占色缓缓过了过去,坐在了她的身边儿,用低得几乎只有她才能听见的声音,慢条斯理的说:“权太太,有件事儿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哎,我看你那么爱你的女儿,我都不舍得不告诉你了。那天晚上,就在你住的这个房间里,就在你睡的那张床上,你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吗?你知道唐瑜她为什么要帮我吗?”

    面色一僵,唐心柔冷冷地回答。

    “我不需要知道!”

    牵开嘴唇,占色笑得更敞亮了,“你的丈夫权世衡,他是一个什么样儿的人,你比我更清楚。那么,他会对你的女儿唐瑜做些什么,不用我多说,权太太你一定可能想象得到吧?”

    唐心柔的眉头皱了起来。

    “呵呵!”占色接着笑开,“你放心,一定会比你想象的要精彩百倍!”

    表情阴晴不定的看了她几秒,唐心柔突然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

    “请你,马上滚……”

    让她滚?

    看见她盛怒之下几乎要爆血管的激动,占色心脏像被石磨给碾过。

    酸!胀!痛!

    可她脸上的笑容,却更浓了。

    自从这个女人亲手把她抛弃,她就已经不再是她的谁。

    故作无奈地摊了下手,她缓缓笑说:“如果可以,我也想滚得远远的,可惜了,权太太,你是我的亲妈不是?!我再不孝,也不能放任你在这儿受罪呀?你有病了,我就得给你治!听话,你不要再讳疾忌医了!”

    唐心柔死死盯着她,目光如刺,脸上的怒气也愈发浓厚了。

    很显然,她的隐忍也已经到了极限。

    “我不走你要如何?”

    迎着她剜人的目光,占色没有半点儿退缩的意思。毫不畏惧地反盯了回去,她说出来的话,还是那一种欠抽得让人讨厌的语调。

    “哦!这样啊?我想,北医六院的医生,会比我更有办法请你回去!”

    北医六院是京都有病的精神病医院,唐心柔自然知道。而占色说出来的话,无异于彻底打破了她心里的底线。看着占色平静的脸,她一如保持得很淡定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你敢!”

    “不如试试?”占色笑。

    “你休想!我有没有精神病,自己会去鉴定!来人——”

    唐心柔低喝了一声,话音刚落,她从m国带过来的十来个心腹保镖便一窝蜂似的冲了过来,试图保护她不受占色等人的控制。甚至于其中有一个身材高大的保镖还径直冲向了占色。

    “你们要做什么?”

    占色一只手护着肚子,正准备侧身闪开,那个气势汹汹的男人就冲到面前。就在这时,一直在注意保护她的孙青,飞起一脚就踢在了那个男人的腰上,逼得他退了一步。然后她‘呼啦’一下拽过占色就护在了身后。与此同时,东风和西风两个人也已经跟那十来个保镖缠斗到了一块儿。

    一时间,打斗声四起。

    有两三个保镖在唐心柔的示意下,再次试图来抓占色。

    那几个人都几乎是一米八几的高个儿,个个彪悍如虎。好在孙青是受过正规训练的,没有太多的花架子,却招招干净利落,直击要害,力道精准,那三个男的短时间也近不了身。

    噼噼啪啪——

    房间里,桌椅碰撞,人肉碰撞,混乱成了一团。

    “哎哟哎……咝……”

    说来话长,其实时间很短,就在这一阵拳打脚踢和家俱的碰撞声里,外面的保安和守卫已经跑了进来,见到里面混蛋的打斗成了一团,明显有点儿跟不上剧情发展,不知道到底要帮哪一方。

    就在这时,程为礼带着里昂等人冲了进来。

    双目圆瞪了一下,他拿着金属拐杖往地板上一杵,样子像是又恼恨又无奈,那气势和形象简直与权世衡一般无二。

    “停手!都给我停下来!”

    跟着唐心柔来的那几个保镖,显然并不卖他的账,而跟着占色来的人更是不会随便听他的,打斗还在继续,把921工作组和m国的代表也都招了过来,眼看时机差不多了,里昂板着脸招了招人,就领着众人冲了过去。

    他带的人多,而且都受过特训,很快便把唐心柔的人给控制住了。

    打斗结束了,里昂高大的身体伫立在房中间,像一尊黑铁塔。

    “权董,这些人怎么处理?”

    程为礼冷哼了几声儿,撇头看了一眼唐心柔,无奈地叹息。

    “先把他们带下去安置好吧,过几天一道儿带回m国。至于心柔……哎,我看你啊,还是去孩子那里散散心吧,你这毛病是越来越严重了。嘴里胡说八道也就罢了,现在连自家女儿都要打,可怎么得了?”

    毛病?

    打女儿?

    唐心柔震了一下,侧眸望向占色。

    只一秒,从她的脸上看到的讥诮,她就明白自个儿中了招。刚才应该根本就没有人同意过她把自己带走,她那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逼自己出手反抗。这么一来,实事摆在眼前,别人会直接认同她确实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了。

    一阵儿冷笑之后,她收回了视线,又望向了正在叹气的‘权世衡’。

    “程为礼,你不要再假惺惺演戏了,你根本就不是权世衡!”

    说到这里,她又望向了921工作组的人和m方代表,掷地有声地说,“我有铁证,可以证明他不是真正的权世衡!”

    “哦?什么证据?”

    921工作组的专员看了过来,唐心柔又冷笑了一声,“同志,在我的手里,有一份权世衡当初亲自做出来进行过公证的dna序列测试,只要拿它与眼前这个冒牌货一比对,实事自然就清楚了!”

    她的话,让921工作组的人互相望了一眼。

    “权太太,你说的证据,在哪?”

    唐心柔有了底气,说话的声音也重了,“给我一点时间,我很快就会差人送过来。”

    见状,占色眯了眯眼,冲东风施了一个眼神儿。

    东风冲她点了下头,将随身带来的公文包打开,拿出了上次占色要求他在m国搞到的那份dna序列测试和公证书来。

    “二婶儿,你说的就是这份公证书吗?”

    工作组的人将公证书接了过去,占色看着唐心柔,一阵发笑。

    “二婶儿啊,你看你也太健忘了,这份公证书不一直都放在二伯那里吗?这不,前几天二伯被你气得不行,为了自证清白,就差人给送过来了……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这一下,唐心柔真慌了!

    “不不不!绝对不是!我真的有……”

    不待她说完,占色抢白,“你若真有,为什么早不拿出来?”

    “我……”

    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唐瑜,唐心柔脸上的表情一阵青白变幻。而她在吃惊之余做出来的表情,加上那一份权威专家做出来的间歇性精神分裂症鉴定报告,越发让人觉得她的精神病确有其事了。

    这一下,就连一直没有吭声儿的m国代表都开了口,认为她应该跟着女儿回去,养养身体,调理好心情,再说回m国去的事儿。

    几番交手,事情总算有了定局——

    经过‘权世衡’的同意,唐心柔和唐瑜都被占色的人带了回去。作为一个善良的坏蛋,她没有为难她们,而是暂时把人先安置在了红玺台。至于接下来的事儿,包括她爸占子书的问题,占色想等权少皇回来了,与他再商量着再处理。

    她回家之后,洗手做羹汤,就等着他们回家了。

    皇天不负苦心人,次日一大早,就有好消息传来。

    921工作小组得到了上级的批复,同意工作组得出来的案件结论和处理意见。921工作组从即日起撤消,同时,包括权少皇和冷枭在内的zmi机关和红刺一众官丨员,全部取消隔离审查,恢复原来的职务,并责成工作组同志对他们和家属进行安抚和致歉。

    事情总算圆满了!

    占色到这时候,才终于吐出了一口长气。

    然而。

    就在她喜滋滋地在家里熬着汤,等待着权四爷一行人‘凯旋归来’的时候,她却接到了一个来自丽市的电话。

    打电话过来的人,正是传言被‘羁押’了这么久的权四爷。

    在电话里,他说,他明天就回京都了,希望她不要再担心。而之前发生的一切事情,等他明天回来了,他会好好地给她做出交待,并且负荆请罪。

    另外,她又告诉了她一个好消息。

    就在他打电话回来之前半个小时,他们在丽市151厂已经成功抓捕了satan组织潜伏在我国的多名涉案人员,其中包括首犯“蝙蝠”。

    天啦!

    占色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她觉得,世界上再没有比这个还要狗血的桥段了。

    敢情她做了这么多,全部都是无用功?

    不!也不算无用功!

    她唯一的作用,就是一颗麻痹敌人的棋子?

    权少皇,丫太丧心病狂了!

    想一想,她好不容易毁天灭地的表现出了聪明勇猛的一面,死伤了几万个细胞来营救他们那几个随时有可能成为烈士的家伙,结果她却倒霉的再一次成了他手中的武器,无形中配合他演了一出捉奸记?

    磨着牙齿,她拿着锅铲一阵狠敲!

    “权少皇,你死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