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62米 得失两知心

162米 得失两知心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自从接了权少皇的电话,占色的心情就没有再平静过。

    一个晚上的浓郁夜色里,她对着空荡荡冷清清的卧室,纠结在她脑子里的想法只有一个——等明天,她该怎么收拾那一匹腹黑得让人恨断了牙根儿就算咬死他都不能解恨的大灰狼。

    太可气了!太可恨了!

    心绪不宁地想着,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第二天起床,推开窗一开,清晨的雾气笼罩了整个锦山墅,窗外的世界雾茫茫一片,几乎看不清楚百米开外的路面儿,能见度非常低。

    一看这个鬼天气,昨晚上还在恨不得捏死某人的占小幺,这会儿又有些担心起他来。在这种天气条件下,他要回来,飞机应该是不能起飞的吧?丽市的天气怎样,他今儿还能如期返回京都吗?

    受这样儿的情绪影响,整个半天儿她都魂不守舍。

    &__vehicles的车速最快,远远的甩开了后面几辆车,驶入了院子里。

    车停了下来。

    不等刹车的声音落下,车门就已经打开了。汽车的主人大步下来,健步如飞地跑向了主别墅楼里,从那子弹穿梭般的速度,可以想象得出来他思家的心情。

    “四爷!”

    门口,一溜儿等待的人,恭敬的敬礼。

    冲他们一一点头,权少皇来不及多说什么,急冲冲地跑进了屋里,一肚子准备好了要负荆请罪的话在脑子里回放。

    在他的身后不远处,已经消失了好久的“四大名捕”几个人,也陆续下了车来,一个个舒展下筋骨,脸上都是欢天喜地。

    “哇,总算回家了!”追命愉快地嚷嚷。

    “舒坦!”无情伸了个懒腰。

    几个人没有寒暄,都各干各的事儿去了。冷血和追命继续躲着众人去丨操办他们的婚礼了,铁手看了一眼等在门口眼巴巴瞧着他的艾二小姐,没有多说什么,走过去牵了她的手一起回了屋,只剩下孤家寡人无情,没见人有人来接他,耸了耸肩膀,一个人回卧室里去热水澡消乏去了。

    这会儿,谁都没有关心他们的老大在做什么……

    更没有人发现,权四爷这会儿像一只打慌的兔子,正在上跳下蹿。

    他上了楼,迈开步子首先就往卧室里跑。

    可惜,人没有在。

    接着,他又迫不及待地往书房跑去。

    人还是没有在。

    再接下来,拍了下脑门儿,他又往儿子的房间里跑。儿子倒是在那儿,只不过,小家伙儿瘪瘪嘴巴,狠狠白了他一眼,甩给他一个“我很同情你”的眼神儿,然后就低下头去“专心致志”的做作业了,假装没有看见他。

    久别归家的权四爷,眉头一沉,心里慌了。

    占小幺哪儿去了?

    难不成还生着气,置气离家出走了?不会吧!她还怀着孩子呢,能跑到哪儿去呢?在楼上的各个房间都溜达了一圈儿之后,权四爷“镫镫镫”的脚步声儿又一次响彻了楼梯口。

    从楼上到楼下,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地方——厨房!

    果然,人还没有走近,就闻到了一股子饭菜的香味儿。

    心里忽地一暖,多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他真的没有想到,占小幺不仅没有想过要责怪他,反倒还在为他准备接风洗尘的大餐。而且,她还是挺着一个大肚子亲自下厨,这有多么不容易,这得是多好有家庭地位的男人才有的特殊待遇?

    一时间,心里美得不行的权四爷,飞奔入厨房,就差热泪盈眶了。

    “老婆……”

    急急地喘着气,他的手小心地扶在门把上,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流理台前微微躬身切菜的女人。在菜刀与菜板发出来的清脆撞击声里,那个怀着孩子还显得纤细的背影,在他心里狠狠一剜,整个人就凝固在了当场。

    “占小幺……”

    他又喊了一声儿。

    “咦,你回来了。”

    占色回过头来,瞄了他一眼,神情平淡得好像他并没有离开过这么久,而是就像平常他每一个回家的日子,淡淡地说完接着又继续忙着她手里的活计了。

    “乖儿,在做什么好吃的慰劳我?”

    讨乖地笑着,权四爷吁了口气,一步一步走近,心里却在敲着鼓。

    在他看来,占小幺这个人惯常使点儿妖魔鬼怪的招术,她越是生气的时候越好对付,越是像现在这样儿不冷不热没有表情,越代表她这时候心思深沉不可预测,一切都有可能发现,必须得小心应付。

    “当然是做你喜欢吃的。”

    没有抬头,占色照常答得轻软。

    “老婆,你真好!”

    双手从背后圈着她的腰,权少皇淡淡地叹了一口气,将头垂在她的肩窝儿上,看着她熟练地将手里的胡萝卜一点一点切成片,再切成丝,然后再整齐的码放在盘子里,心肝儿也一下下跟着她的节奏发颤。

    太平静了。她切得太平静了……

    不会也想这么对付他吧?

    偏过头去,他盯着她微微垂下的脸。随着她手起刀落的动作,她的睫毛一下下轻轻地眨动着,衬得她整个身姿柔美,脸色安宁而寂静,漂亮得像一朵静静开放在厨房里的依兰花——惑人心眩,迷醉人心。

    而且,没有半点儿攻击性。

    看来她还真的不介意?

    权四爷有点儿拿不准了,紧了紧胳膊圈牢她,小声试探。

    “占小幺,你在生气?”

    垂下眸子,占色没有调头,只留给他一个低眸的轮廓。

    “权少皇,你的羊呢?”

    “羊?什么羊啊?”她莫名其妙的话,让权四爷顿时成了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侧过头去,他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讨饶的语气可怜得像他从来没有瞒过她什么似的,好丈夫的形象,任天下再狠的女人,也舍不得与这样儿的他去计较。

    “你出去找吃的,不带羊回来,怎么做灰太郎的?”

    一边儿认真切着菜,一边儿漫不经心的说着话,占色的语气半点儿都不像是在跟他开玩笑。那严肃板正的态度,好像压根儿就不是说的羊和狼的问题,而是在讨论地里的庄稼有没有收回来一样。

    她在搞什么啊?

    权四爷的心肝儿麻了又麻,颤了又颤。

    “老婆,别开玩笑了。这事儿是我不对……”

    “什么不对了?”占色狐疑的看着他,“我问你逮的羊呢?”

    轻轻捏住她的手,权四爷环在她的背后,字字句句都是软话。

    “什么羊啊?你说蝙蝠么?暂时押在行动大队了!”

    占色眯了眯眼睛,专注地凝视着她,突然扬起了手里的菜刀来往菜板上一刀扎了下去。等锐利的刀锋斩断了胡萝卜又直直地扎进了木质的菜板儿里,才看见她扬起了眉头来,黑着脸叉着腰问他。

    “权少皇你什么意思?我等着你的羊下锅呢?你准备让我们娘仨饿肚子是吧?”

    权四爷抚额!

    天!这都什么跟什么?

    快三十岁的人了,敢情还被动画片毒害了?

    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需要解答,可当他的目光落在她抿紧的唇和苍白瘦削的脸上时,却愣是不好对她的无理取闹发半点儿脾气,只能缓缓地拉开她叉腰的手来,轻轻将人拥在怀里。

    “好了,你别生气了。”

    “谁说我生气了?”

    “……傻东西,你心里要不舒坦,就狠狠骂我,不要憋着!”

    一眨不眨地盯住她,占色紧紧地咬住了下唇。

    两个人,互望着安静了下来。

    良久——

    只见占色松开了牙齿,从下唇上陷出来的一排深深痕迹上可以看得出来,她这些天儿由于担心受怕以及他的故意隐瞒所承受的委屈到底有多么的强烈。

    “姓权的……”

    恶狠狠喊了一声,她突然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腰,紧贴在了他的怀里。抽泣了一下,无声的泪水滚落了下来,湿了他胸前的衣襟。

    “你个王八蛋,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知不知道啊……混蛋……我以为你真的出事儿了……我跟孩子往后该咋办……”

    “占小幺……”

    紧紧回拥住她,权四爷下巴在她头上轻轻地磨蹭着,喉咙里却像突然被人塞了一团柳絮,整个胸腔里完全被一种难以咽下去的心疼情绪给堵塞住了。

    “我知道……我知道了……不哭不哭啊!”

    占色使劲儿抽泣了几下,突地又探出手来,死劲儿拧住他的胳膊。

    “你个混蛋,是谁说好了不会再隐瞒我的?”

    “嘶……”手臂刺痛,权四爷却没敢挣扎,只低笑着逗她,“占小幺,下手越来越重了啊,悍妇是怎样练成的?这样狰狞的样子,可就不美了!”

    “这就叫重?”扬着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占色没有给他面子,“我恨不得一下就掐死了你才好。”

    “别介,掐死多可惜?这么一大堆肉呢!”

    轻拍着她的后背,权四爷低低笑着哄她,特别没有下限的一直装着大尾巴温顺狼,心里却不停在叹息。对于他来说,这些年来的做事习惯早就已经养成了根深蒂固的模式——只注重结果,不太会去考虑别的因素,更不会为了自己做出来的决定而后悔。

    只这一刻,看到在他怀里抽泣得愈发柔弱的女人,他突然就有了那么一点儿后悔。后悔没有早告诉她,后悔让她白白为他担心了这么久。

    “占小幺……”

    “做什么?”占色恶狠狠的抬头瞪他。

    低下头去,权少皇的视线与她互视着,眸底深处的内疚和歉意已经多得好像那决堤的洪水,挡都挡住了。良久,在她怒目横视的凝视里,他终究还是抬起手来抚上了她的长发。

    “占小幺,对不起!”

    这么沉重的对不起,还是第一次。

    心里窒了下,占色冷冷一哼,“对不起什么了你?反正你已经习惯这样了,自个儿想干吗就干吗,啥时候又考虑过我的感受?见怪不怪!”

    权少皇沉默了。

    他也不记得这样的日子有多少年了,在太过血腥的世界里生存,他学会了凡事由自己做主,自己的逻辑就是逻辑,自己的理由就是理由,不会去管别的什么人。可这会儿,他觉得把这些东西强加到她的身上,实在太对不住她了。

    咬了咬牙,他决定豁出老脸不要了。

    一把拿起占色的手,将它放到自个儿脸上,他低头冲她一阵笑。

    “宝贝儿,你打我吧?”

    吸了下鼻子,占色没好气儿,“谁爱打你?打你有钱捡啊!”

    “没!不过。打了我,我可以给你钱捡……”

    挨打还给人钱?

    要不要这么没出息?占色哭笑不死,“你脑子没秀逗吧?”

    无视她的嗔怨的恼意,权四爷寻思反正没有人看见,就算他俯低做小也都是两口子关上房门儿的事儿,不会让人看了笑话去,于是不再管其他了,直接拿起她的手,一下子就拍在了自个儿的脸上,还低声命令说,

    “来,你也来!”

    “神经病……”这个需要受到惩罚的家伙儿,认罪态度实在太好了。好得占色的心理反而过意不去了,哪里还能真把他怎么着?

    这一个巴掌拍下去,其实没有什么力道。

    可是,却恰恰让过来找人的铁手给瞧见了。

    眼前的两个人半搂半抱着谈笑靥靥,美好得像他老家院子里爬在墙上的常春藤,充满了岁月静好的温馨,让他一时踌躇不已,整个人愣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占色正对着门儿,刚好能看见他。

    推了一下权少皇,她笑问,“手哥,你有事儿?”

    垂了下眼皮儿,铁手没有正眼看她。

    “我找四爷!”

    权少皇冲他点了下头,“你先去书房,我马上就过来。”

    “嗯。”

    没有再多说,铁手高大的背影径直离去了。

    虽然他们俩谁也没有说,可占色却能够想象得出来,他刚刚抓了蝙蝠回来,肯定需要他去处理的事情多如牛毛。男儿当大志于四野,怎能又偏安于庖厨?叹了一口气,她挑一下眉头,望他。

    “快去吧!不要让手哥等。”

    权四爷轻抚着她的脸,目光在她脸上游弋多,每多移动一分,眼神儿里的怜惜便更炽了一分。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收敛住了思绪,抬手拂开了她的头发,在额头落下一吻。

    “好,我先做事儿去了。你不要在这会儿呆着了,怀着孩子呢,需要多休息。”

    相比于他对她肚子的紧张,占色反倒没有半点儿感觉。

    “这算什么啊?上次医生都说了,适量运动对孩子有好处。我如果见天儿就躺着,那不得憋出毛病来?”

    听了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权四爷想到她怀孕的这些日子,自己不仅没有尽到丈夫的职责,还屡屡让她跟着担惊受怕,就愈发地心疼和内疚了。

    “占小幺,都是我不好,等这事儿结了,我好好陪你,好吗?”

    “行了,别腻歪了,大老爷们儿!”占色失笑推他。

    “嗯!真乖,我去去就来。”权少皇重重地抱了抱她,转过身去就准备大步离开。

    然而。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脚步还没有跨出去,脑袋上‘砰’的一声儿,就便被什么东西给重重地击打了一下。

    “靠,什么玩意儿?”

    下意识地回头,他条件反射地挥手。

    又一道‘砰’声儿响过,占色手里原本拿着的一个东西就乒乒乓乓地与地面儿摔出了一道道交响曲来,刺耳得让权四爷大吃一惊。

    “占小幺,你……”停顿一下,他抽气儿,“还真学红太狼?”

    早就准备好了的平底锅终于派上了用场,占色长舒了一口郁气,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一双手叉在腰上,借用了“红太狼”最为经典的驭夫造型。

    “你打掉了我的平底锅,还敢来嫌弃我?”

    “没没没……”

    连声否认着,权四爷赶紧把地上的平底锅给捡起来塞回到她的手里,虽然心头不停在崩溃外加笑得瘫软,脸上却装出一本正经来。

    “夫人你教训得是……一会儿得空了再继续啊,我现在先走了!”

    扬了扬手里的平底锅,占色冷哼,“快去!”

    飞快地迈着大步,权少皇往厨房外面跑去了。人影儿刚消失了一秒,突然他又探回脑袋来,冲占色比了一个“ok”的手势,洋洋得意地呐喊。

    “我一定会回来的……”

    噗嗤!

    占色差点儿笑岔了气儿!

    *

    这天晚上锦山墅的接风洗尘宴,全是占色亲自下厨做的。

    在她做饭期间,艾二小姐也愉快地来打了下手,看她红扑扑的脸色,一扫前几天的阴霾,虽然什么都没有问,可占色能够猜测得出来,她刚才应该和铁手相处得很不错,要不然她也不至于兴奋得把醋当成了酱油,把盐当成了味精。

    对于这位立志做厨师的朋友,学业差劲儿到这个地步,占色是有些伤感的。在她看来,就冲她这劲儿,厨艺界怎么都不可能和画艺界去抢生意了,实在是艾二小姐属于稀奇物种,不容易把厨艺学至大成。

    “喂……他亲我了!”

    艾伦是一个沉不住气儿的,见占色对着她看来看去,却始终就没有开口问她,终于还是忍不住自个儿说出来了。

    好笑地抿嘴,占色瞄着她,挑了挑眉,“看出来了,你这小歌儿哼得那么愉快,我能不知道么?”

    嘿嘿一乐,艾伦挤眉弄眼地用手肘捅下她的胳膊。

    “喂,你怎么不问问我,他亲哪儿了?”

    额!

    一个热衷于与人分析闺房话题的闺蜜,让占色很无奈。

    “你要说……我不拦你!哈哈!”

    嫌弃地撇了撇嘴,艾伦突然又冲她使了个眼神儿,高高地噘了一下嘴,脸上灿烂的笑容,把她的得意劲儿渲染了个十足十。

    “诺,这儿,看见没?”

    “哈哈!”占色被她逗乐了,“恭喜你,苦尽甘来!”

    不料听了她的话,兴奋的艾二小姐却突然长长叹了一口气。

    “可惜了……只是蜻蜓点水,而且还不立在上头!哪儿像你跟我四哥那么恩爱啊。你看他人刚一落屋,脚下就像踩了风火轮儿似的,嗖嗖嗖就迫不及待地往屋去找你。那家伙,找了楼上找楼下,见到你就亲热得不行,宝贝儿长媳妇儿短的……哎,我家铁手啥时候才能先把我放在眼里啊。”

    听着她酸不拉叽的论调,占色又好气又好笑。末了,还得鼓励。

    “铁手与你四哥不同,俩人儿性格就不同,这有什么可比较的?艾伦,我告诉你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一早儿就知道他是那样的性格,现在就不要再伤感了……再说了,你看看你,这才多长时间,不已经有了这么多了不起的进步了吗?”

    好像是哦?

    艾伦的情绪,一向来得快去得快。

    在她特有安慰性的话里,她歪着头考虑了一秒,马上又开心了。

    “你说得对!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也会对我这么好的。”

    “……加油!”

    “加油!加满油!”

    带了一个没有天赋的小徒弟在厨房里忙活,占色做好这一餐晚饭的时间,比平常一个人花的时间要多得多。不过,有一个开心果陪着聊天儿,心情却还是十分愉悦的,就差跟着艾伦一起哼歌儿唱曲儿了。

    权少皇和铁手中途又出去过一次,是在晚餐前半个小时回来的。

    他们一回来,就开席了。

    这一大帮子人,已经好久没有热闹地聚在一起了,饭间自然说说笑笑,好不欢快。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提到他们此次去丽市的情况,更没有只字片语与逮捕“蝙蝠”有关。

    占色心里一直存了疑惑,却没有在这个时间问。

    饭后,等小十三睡着了,她洗漱好躺在被窝里,静静地等待着。

    酝酿了许久,就等着“主犯”过来招供了。

    大概知道自个儿“罪孽深重”,权四爷没有耽搁太多时间,在书房里与铁手只“密谋”大约半个多小时,就乖乖地回了房,洗白白了溜过去搂紧了媳妇儿,装做是一个乖老公。

    “媳妇儿,我想死你了。”

    给了他一个冷眼,占色冷声哼了下,“少来!赶紧交代。”

    叹口气,权四爷默了,“问吧,你想知道什么?”

    真好,开门见山来,都不用拐弯抹角了。

    占色想了想,侧过身体,将手肘在枕头上,定定望他。

    “第一个问题,蝙蝠真抓到了?”

    她的这个问题,权少皇明显没有丝毫的奇怪,一只手轻抚在她的脸蛋儿上,兴致缺缺地半眯着眼儿微微点头。

    “是。”

    “他是顾东川?”

    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占小幺在京都的所作所为,东南西北风在今儿下午就已经完完整整地向他汇报过了。所以,对于她的这个问题,权四爷依旧没有什么奇怪。

    “是……”

    只这一声“是”,他的尾声拖得很长。

    根据人的心理来分析,人在说话的时候不干脆就代表犹豫不决,犹豫不决就代表话里面说不定还有猫腻。略一思考,占色微眯着眼睛,很自然就想到那一天在孕妇餐厅里的事儿。

    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来,她又觉得顾东川“暴露”得太容易了。

    “四哥,你确定是他吗?”

    揉了下眉心,权少皇目光盯着天花板,“是他就最好。”

    “……这算什么回答?”

    “占小幺!”侧过眸子来,权少皇目光沉了沉,“下一个问题,没了?”

    知道他有顾虑,或者还有不肯告诉她的地方,占色知道这事儿还真能扯得上机密的问题,也就不再咄咄逼人了,只将软乎乎的身体偎在他的怀里,慢腾腾地问出了第三个问题来。

    “我爸被你弄到哪儿去了。”

    愣了一秒,权少皇轻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

    “瞧我这媳妇儿,脑子多利索!”

    一把拍开她的手,占色瞪他,“少来,快点交代。”

    抿着不满的嘴唇,她等着他的回答,可他却迟迟都没有吭声儿,只拿一双深幽的眸子盯住她不放,瞅得占色身上毛噌噌的,心脏都悬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不是我爸出什么事儿了吧?”

    权少皇摇了摇头,表情更凉了,“没有。”

    心里“咯噔”一下,占色被他凝重的样子弄得更加心慌意乱了。一只手吊在他的脖子上,她不由分说地坐起了身来,将壁灯又调亮了几分,再次进行严格审查。

    “到底怎么回事儿?四哥,你不要瞒我!”

    迟疑了片刻,权四爷拉着她的手,将她纳入怀里,轻轻拍背。

    “占小幺,你爸去m国了……”

    “啊?m国?”挣扎着抬起头,占色盯住他,觉得像听了一个个天大的笑话似的,压根儿不敢相信,“我爸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去m国?他去干什么?太不可思议了!权少皇,你该不会又隐瞒了我什么事儿吧?”

    果然,有前科的同志伤不起。

    无奈地顺着她的头发,权少皇低叹着笑。

    “说什么呢?爷在你这里,就没点儿信任度?”

    “老实说,这还真没有。”占色撇了撇嘴,满脸不相信。

    “傻东西!”权少皇一把摁住她的脑袋,窝在自己的怀里,声音浅得像一阵微风拂过耳朵,“现在的具体情况我还不清楚。相信我,他会是安全的。等他回来,就明白了。”

    灯光下,占色看着他的眼睛,若有所思。

    “他真没有事儿?”

    “真没有。”权四爷打量着她的脸。在氤氲的光线下,她的脸被描摹得特别温嫩而细白,脸上的颜色像渡过一层花粉儿的微红,漂亮得惊人心魄。声音一哑,他嗓子低沉了几分,“他没事儿,有事儿的是我。”

    “去!你能有什么事儿?”他心里寻思什么,占色自然清楚。

    “你说呢?”

    “哼!谁理你?”

    很快,刚被占色调亮的壁灯,再一次氤氲了下去。暖橙色的光线,悄悄映照在那一方温馨和爱的天地里,模糊了彼此的面容,却点亮了他们婚姻生活里醉人的呢喃,让这个看上去平常却又不平常的夜晚,一点一滴从彼此的指缝儿里慢慢地溜走,只剩下被浪翻飞处的恩爱,在轻轻飞舞。

    所谓感情,无非得失两知心。

    日子好像又回到了前一段儿。

    权少皇很忙,整天儿要做的事情明显更多了起来。

    他忙着清理satan在京都的地下窝点,忙着审理蝙蝠以及处理顾东川的事情,忙着对肖宏冀等人的事情做善后处理,忙着为zmi机关的心理小组做筹划,忙着zmi机关每一天都可能会接到的新任务……

    在这些天里,由于权少皇的平安回归,权氏企业前一段时间几乎跌到谷底的股指开始触底反弹,带动了连续几天的股市全线飘红。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结束了,在人人喜闻乐见股市终于回暖的时候,却没有人知道,在权氏家族的内容,已经进行过一次重新洗牌和重组,悄悄更换了格局和实际掌权的东家。

    然而,事件虽然过去了,那些关于权世衡想要谋夺侄子的财产另起炉灶的传闻,不仅没有因此而消失,反倒还衍生出了许多不同类型的版本在关注此事的人群中间谣传了开来……而且,不管是什么样的版本,全都是对伪慈善家权世衡的生生鞭挞,把他这个人的人品,说得如同癌细胞那么让人讨厌和憎恶。

    一周后,占色的人生迎来了另一个大转折。

    她原本的个人档案,已经正式调入了zmi机关,职务是心理研究小组的组长。只等她生完了孩子再上班儿去报道,就正式成为zmi机关的一员了。

    这个转变来得很快。

    这一次权四爷也没有耍霸王,做决定之前,事先征得了她的同意。

    组长虽然小,到底也带了一个“长”字儿。

    为了这事儿,艾伦见天儿取笑她,让她当了官儿要请客。

    当然,占色不会理会这个最近愉快得天天唱“星星知我心”的家伙,因为与她一起被聘入zmi心理研究小组的人,就有这位艾二小组。

    在艾伦的再三请求下,权少皇给她定制了一次个人考核。最后经过讨论,认为她可以胜任心理研究小组的画手职务,予以录用。接下来,只等通过了必要的人事手续,她就成为zmi机关的一员了。

    这一下,可把艾二小姐给高兴坏了。

    她这一辈子,除了画画还真就没有别的什么特长,而她能够用这唯一的特长寻了一份儿正儿八经的工作,还离她心心念念的铁手同志那么近,简直就是她的天空掉下来的金馅儿饼。所以,这厮在得知了被录用的消息之后,一首“星星知我心”唱得更加圆润饱满了。

    一件接一件的喜事儿,接踵而至。

    相较于艾伦的乐观,占色是一个典型的悲观主义者。

    每一次事情特别顺利的时候,她的心里总会有不踏实的感觉。

    这一次的不踏实,来源于去了m国就再没有消息传回来的占子书。对于她老爸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候去m国的原因,不管她怎么套话,权四爷都始终三缄其口,绝对不肯再多说一个字。一旦被她逼得狠了,他要么就用老招儿逼得她不提为止,要么就支支吾吾把话给扯到十万八千里去。

    可越是这样儿,占色越觉得眼皮儿跳得慌。

    有什么样的理由,会让占子书在那样一种情况下突然离开?甚至都来不及给她打一声儿招呼,或者来一个电话再走?

    对此,她始终想不明白。

    她的焦灼不安,随着日子一天天溜走,表现得愈发明显了,除了权四爷每天好说歹说地劝解她之外,平常与她走得极近的孙青也发现了。

    孙青性格比较细腻,不像艾伦那么神经大条,也不像追命那么简单直白,她选了一个只有两个人在花园里溜弯的时间,才小声儿地问她。

    “你这几天怎么了?我看你气色不太好,是孕期反应厉害了?”

    占色冲她轻轻一笑,勉强地掩饰住了心里的不安。

    “没有什么,就是担心我爸。”

    与占色的从小缺乏家庭关爱不同,孙青家里虽然不富足,可父母健全,从小就是在温暖有爱的环境里长大的。这样儿的她,对于父母亲的眷恋不像占色有那么深的感触。不过,看到占色那张不管怎么养都养不胖的脸,还是有些不落忍。

    “占色,你不要想太多了,四爷说没事儿,肯定就没事了。”

    “我知道。”捏了一下眉心,占色弯腰轻抚着花圃里篱笆旁边的一株蒲公英,看着它像小降落伞似的随风飞舞,她纷纷扰扰的心事,也都涌了上来,“……孙青,我就总觉得有什么事儿会发生。”

    “呵,你还真当自个儿神婆了?哪来那么准的预感?”

    “孙青,我的预感总是会很灵……”

    怕她越说越担忧,孙青轻‘咳’了一声,上前搂了搂她的肩膀,放柔了声音安慰她,“我看你这个啊,不是什么预感,主要就是怀孕引起的情绪不好。这样好了,改明儿我请示了四爷,带你出去逛逛街?”

    “嗯。”占色故意板着脸,“什么都请示,你还真敬业!”

    “没办法,谁让我吃他的饭呢?”紧握着她的手,孙青随口笑道。

    故意不爽地瞪了她一眼,占色想了想,又笑着压低了声音:“孙青,你不要来劝我,我觉得这个人啊,心思比我还重……这几天无情来找你,你怎么都不理人家?”

    在她的印象里,无情不在那几天,孙青是有些动摇的。

    为什么无情一回来了,她的情况还退步了呢?

    孙青直起身来,看着花园的一角,顺了下头发,淡淡地笑着,语气里满是复杂的心情,“理了他又能怎么样呢?不可能在一起的两个人,又何必纠纠缠缠呢?”

    “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不可能?再说了,你妈可都认定他那个准女婿了?”

    “我妈?”提到她老妈,孙青一下子就无奈了起来,“不要提她了,只要是地球上的雄性生物,她都觉得配得上她的女儿。而且啊,她觉得有人肯要了我,好像还亏着了人家似的,各种抱歉对不住。嘿!她要是生活在古代,就是那一种倒贴嫁妆给人送上门的主儿……”

    “呵呵……你妈真的挺可爱!”

    想到那一天在医院里发生的事儿,占色就好笑。

    其实孙青不知道,她有多么羡慕她。有一个知冷知热,知情知趣的老妈整天操心着自己生活的大小事务,虽然她叨叨,可句句都是真心实意,虽然有时候会勾通困难,可她也是实实在在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闺女……

    而她呢?

    一想到唐心柔那张高贵冷艳的脸,她就有点儿头痛。

    吐了一口气,使劲儿把那个人的影子从心窝子里压下去,她揉了一下太阳穴,正准备再与孙青讨论一下可爱的孙妈和她的准女婿,外面就响起了李婶儿满是喜悦的高亢声儿。

    “孙姑娘,孙姑娘在吗?你妈来找你了……”

    “啊……”

    惊呼了一声儿,孙青瞠目结舌地苦着一张脸,缓缓地转过头去看向了似笑非笑的占色,一阵阵哀嚎。

    “她怎么跑这儿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