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63米 不会再失去

163米 不会再失去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等占色和孙青回到客厅的时候,孙妈已经被人安置在沙发上坐下了。泡好了茶水,摆好了水果,李婶儿陪着旁边,周到地招待着,笑得一脸的花枝乱摇。

    “妈,你怎么来了?”孙青对她妈很头痛。

    一听这话,孙妈灿烂的脸色立马阴郁了。

    “诶我说你个死丫头,你什么意思啊?还不兴你妈来瞧瞧你?”

    “你有事儿吗?我这是在工作。”孙青一脸纠结。

    害怕她真跟她妈发急,占色赶紧拉了拉她的袖子,坐下来友好地冲孙妈笑,“阿姨,你别听孙青的,你要有时间啊,随时可以过来玩儿。下回来个电话,让孙青过去接你。”

    对着占色,孙妈又恢复了笑眯眯的样子,客气地直摆手。

    “不用不用,我女婿今儿派人来接我了……”

    女婿?

    看着除了对孙青之外对谁都慈眉善目的孙妈,占色的心里正奇怪呢,就看见了从客厅外面只手插在兜儿悠哉悠哉走进来的无情,心下什么都明白了。

    不要看无情是一个花花公子,大多数时候都不太着调。可只要他愿意,他还真可以表现得比任何人都作风优良,像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绝对让人挑不出半点儿毛病来。

    很显然,在准丈母娘面前,他成功了。

    轻笑了一声儿,占色冲孙青递了个眼色儿,随即起身。

    “行,阿姨,你们一家人聊聊,我去让厨房让人准备午饭。”

    “丫头,不好意思了,阿姨今儿来叨扰到你了。”一听说人家留她吃饭,孙妈搓着手,脸上就多了几分腼腆。然而,等占色笑着离开了客厅,她眼睛一愣,指着孙青,就开始撸袖管磨牙了。

    “臭丫头,你说说你,你怎么回事儿?嗯?”

    瞄着似笑非笑的无情,孙青一阵郁闷,“我怎么了我?”

    坐到她的旁边儿去,孙妈虎着一张脸,一根手指头直接戳在了她的额头上,没好气地吼吼:“你还好意思说?老娘我看中的女婿,你做什么给人甩脸子不理人?嗯?”

    原来为了这档子事儿?

    丫不要脸的竟然去找她妈出来讨公道?

    这也太可气了!孙青一想,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妈,谁是你女婿啊?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我和人家没关系。”

    “你个不孝的东西!你俩都那样了还不叫有关系,要怎么样才算有关系?”虎了吧叽地低吼了女儿一声,孙妈回头笑眯眯地看了一下无情,又拉了拉自个儿身上那件漂亮的山水色羊绒外衫,对孙青不悦地哼哼,“你说你这个女儿,啥时候会想到给我买衣服?我女婿对我多好,又给我买衣服,又来陪我打麻将的……”

    买衣服,打麻将?

    孙青的脸色由青到白,眼风儿扫着陪坐在旁边“乖顺”得令人发指的无情,愈发觉得她家老妈不争气,把她的人都给丢尽了,一时间,捶胸顿足不已。

    “妈,你怎么能拿别人的东西?”

    “去去去!我女婿怎么会是别人?”

    孙青知道,对阵她的极品老妈,那整一个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要把她劝服,扯到明儿早上都没有结果。不得不狠狠地咽下了这一口气,她突然站起身来,目光恶狠狠地看着无情,硬邦邦地说。

    “无情,麻烦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正打量他俩状况的孙妈,横着扫了她一眼,跟着就站了起来,明显维护无情踩低女儿的样子,伤势就要去拎她的耳朵。

    “臭丫头,你有什么话是不能当着你妈讲的?你妈成外人了吗,还是你又想背着我去欺负我女婿了?哼,就你身上那几根拽筋,老娘早晚给你抽干净了……”

    遇上混不拎的老妈,孙青气得吹胡子干瞪眼儿,却无处发力,只能无奈呻吟。

    “妈!你做什么啊?”

    借了老丈母娘的势,无情其实也不敢真得罪了孙青,毕竟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找媳妇儿,不是找丈母娘。眼看这情形不对,他赶紧过来连哄带笑地把孙妈给安抚坐了下来,然后才满脸带笑地望向孙青。

    “走吧,孙姐姐,外面说。”

    还孙姐姐?孙青气得想一脚踹死他。

    冷冷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她没有再多说,黑着一张冷脸儿就出了大客厅,直接往旁边的待客偏厅去了。等无情跟着过来,她转过身没有等他站稳,率先一个扫堂腿,等他堪堪避过还没站稳,对住他的肩膀就是一拳揍过去,直接把他推在了墙上,恶狠狠地逼视着他。

    “无情,你什么意思啊你?到底要做什么?”

    一脸无辜的浅眯着一双桃花眼,无情干笑了两声儿,挪开她的手,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二郎腿一跷,摆明了非暴力不合作的姿态。

    “我要做什么,不一直说得很清楚,你需要我再重复一遍?”

    心里再次产生了一种秀才碰到无赖的感觉,孙青无语地磨了一下牙,却不想做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他来宰割,走过去,她在他面前站走,气场强大地瞪着他。

    “你要做什么是你家的事儿。只麻烦你了,不要影响我的生活和我的家人。还有,我跟你啥事儿也没有,往后不许你再找我妈,听见没有?”

    气咻咻地说完,她刚准备转身坐到对面儿,脚下却被无情大长腿伸来一绊,就在她跳着躲开的当儿,他却笑着伸手拽了她的胳膊用力一扯,直接就把她拉坐在了大腿上。

    “孙青,你跑不掉的!”

    “你个无赖!放开我。”

    孙青挣扎着想要坐起,无情双臂一收把她死死地搂在了怀里,强势地裹紧了她,逼着她不得不怒目冲冲地与他对视时,才收敛了一张欠扁的笑脸,换上了一副平时难得一见的认真和专注表情。

    “孙青,咱俩好好说话,成不?”

    “我的话说得够清楚了……”不等她说完,无情低头一口亲在她的唇上,然后收眉敛目抿紧唇角,那眼神儿里的专注度,那满含深情的视线,就好像他从来都没有过那些花心时代,而他怀里的女人,就是他此生唯一的爱人一般,满是傲娇的大少爷样子。

    “你说得再清楚都没用,我不清楚。”

    这不是明显耍无赖又是什么?

    可无情这个人从来都不是君子,一哭二闹三上吊都算不得什么,更何况霸道地亲上一口?

    被他轻薄了,孙青即不敢喊也不敢闹,脑袋里乱成了一锅粥。

    而且在无情这个“当面儿是羊,背后是狼”的家伙强势地压制下,她才发现自个儿功夫白学了,压根儿就不是人家的对手,怎么都推不开他,只能使劲儿在他怀里挣扎,不让他有机会再得逞。

    “我说你放开我!”

    “嘶……”就在她的手推到他胸口的时候,他突然吃痛地低叫了一声。

    心里一震,孙青皱着眉,“你怎么了?”

    巴巴地看着她,无情一副很无助,很可怜,很需要关爱的可怜劲儿。

    “姐姐,你不知道我受伤了吗?丽市的任务……”

    孙青一愣,看了看撑在他胸口的那只手,缓缓地收了回来。

    “伤得重不重?”

    明显关心的话,就着这样的姿势问出来,与寻常小夫妻间的亲热便没有什么不同。桃花眼儿一闪,对着看着她的脸,无情觉得窝心得不行,脸上的表情却更加可怜了几分。

    “还好!你要不放心,要不然检查一下?”

    什么叫着她不放心啊?

    一句话,把孙青情切之下离开的理智拉了回来。

    试想一下,他能吃能跑能睡能跳,能伤得有多重?

    怎么眨眼之间,她差点儿就被他弄得跑差了调子?

    回眸瞪视着无情,她脑子激灵灵闪过,顿时又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来。

    其实她知道,她自个儿本就不是长得那种能让男人惊为天人的女人,更不是那种脾气好得讨人喜欢的主儿。不是自损,说得再难听点儿,且不说她的年龄不再黄金了,就算是她十八岁的时候,最多也就算一颗大白菜,吃着不会太遭人嫌弃,可终究也上不得高端宴席。

    可这个样子的她,凭什么让阅女无数的祁公子死活缠住不放?难不成真是她家的祖坟上冒了青烟,到了她这一代要鹞子翻身外加改良基因了?

    乱七八糟地想着,她突然气不打一处来。

    “无情,我没有心情跟你唱大戏,麻烦你放过我好吗?”

    无情眯了眯眼,忍不住笑着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完全无视掉她的拒绝和苦口婆心,只笑嘻嘻地贴在她的耳朵根儿上,气息不稳地说:“别的事儿我都可以依你,唯独放过你这一点,原谅我做不到。”

    无情是一个女人堆儿里混出来的小霸王,尤其懂得姑娘们的心思,他这一句话声调说得十分柔情,随着他的气息又热又痒地落入孙青的耳朵里,就像被人吹了一口仙气儿似的,麻了心窝子,连带说话的语气都艰难了起来。

    “你明知道我们俩是不可能的,何必呢?”

    “嗯?”无情低笑一声,难掩声音里的沙哑,“为什么不可能?凭什么这么说?”

    看着他凑得极近的脸,孙青的耳朵有些烧,眼神儿慌乱地躲闪着,不敢与他对视,脸红又心跳,“你先放开我,让我坐下来说。”

    紧了紧一双铁样的手臂,无情眯眼看着她。

    “孙姐姐,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怕我会忍不住做坏事的……”

    丫现在就在做坏事好吧?

    不敢再和他痴缠了,在他下一句出口之前,孙青也不管他身上有没有受伤了,使尽了浑身的力气往他身上一推,在他难受地抽气儿声里,飞快地站了身来,退到了另一边儿的安全范围,才气咻咻地瞪着一双眼睛。

    “好了无情,我的话已经说完了,意思也表达清楚了,你要怎么想都是你的事儿,总之你堂堂一个大男人,不要再利用我妈的无知去欺骗她了!”

    揉了一下鼻子,无情难得见她气成了这副模样儿,不敢再去激怒她了,老老实实地半依在沙发,姿势优雅地叹了一口气。

    “我哪儿有欺骗她?你看你这些天不理我,还不准我曲线救国啊?我每天一下班就去陪咱妈打麻将,我这么好地替你尽孝道么,你干吗对我这么凶?”

    “我凶?”

    孙青气不打一处来,“我凶谁让你来招惹我?谁又准你去招惹我妈?”

    “谁让咱妈她喜欢我啊?”

    听他口口声声“咱妈咱妈”的叫,把个孙青气得脸色不匀,心里也是说不上来的滋味儿,烦躁得不行,“我妈她喜欢你,是因为他不了解你,不知道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混蛋。你敢把你做的荒唐事儿一件件告诉她吗?你敢说跟你上过床的女人,比她见过的女人还多吗?”

    噗嗤!

    一听这话无情就笑了,“靠孙青,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厉害的啦,哪儿能比咱妈见过的女人还多。你想想,就算一天晚上一个也没有那么多嘛,更何况怎么也得空出时间来休息……”

    眼看话题被他扯远,孙青抚额,“算了,我难得跟你掰扯这个!”

    “行,你想说什么,我就陪你说什么。”无情笑眯眯地看着她,态度好得不行。可他越是一副大好人的样子,孙青的火气就燃得越高。

    “我警告你,你再这样儿,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无情起身走了过去,伸手想要搂她,却被她后退着躲开,只能无奈地叹气,“孙青,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拒绝我?我除了过去那档子事儿,还有什么地方不够好?可过去的事情是我能改变的吗?你就不能宽容宽容?”

    听他这么说,孙青满肚子的火儿暂时冷却了下来。

    盯着他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牵开唇,轻轻笑了出来。

    “既然你这么问了,那么我也请问你。祁公子,你敢让你‘国营企业’的父母与你口口声声叫的‘咱妈’见面,让他们同意这件事情吗?”

    “我……”想到家里的父母,无情确实有点头痛,声音跟着就弱了下来,“我有什么不敢?”

    察觉到他纠结的表情,孙青笑容更盛,反驳的气势也更足了。

    “得了,我不是三岁小孩儿,你也不要再骗你自己了。就算是以前,你父母也不一定会同意你跟我好,更不要说现在,出了肖小萱的事儿,你爸心里肯定都内疚死了吧?他怎么还可能同意,那得多对不起他的战友?”

    见她情绪有些激动,无情的目光亮了下。

    “你是担心这个?所以才不愿意的?”

    “当然不是。”孙青飞快撩他一眼,急急地否认,“我只是列举其中一个因素给你听。总之,我跟你之间,根本就没有半点儿可能性。我也不想跟你这种抱着试试看心态的人在一起,我真没有你那么好的精力,有一点你说得对,我老了,不像你还玩得起……就这样,我的话说完了,你好自为之!”

    说罢,孙青不再看她,抬步就往外面走。

    跟着她的脚步走到门边儿,不等她推门出去,无情就拉住了她的手臂。

    “孙青!”

    孙青回头,却见他皱着眉头,问得十分认真,“如果我爸妈同意了呢,如果他们亲自上门来向你家里提亲呢,那你愿不愿意跟了我?”

    皱了下眉头,孙青不相信他的父母会那么做。

    一掀唇,她不咸不淡地说,“等有那一天再说吧。”

    孙青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成熟女人,熟得已经被岁月的风霜给摧毁了不切实际的棱角和对憧憬唯美爱情的幻想,她早就过了精神层面上追求爱情的阶段。

    当然,她也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和无情在一起。毕竟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无情都算得上一个出色的男人,被这样的男人苦苦追求也倍儿有面子,有的时候半夜睡不着,她也会像见了鬼似的胡乱搔着脑袋抱着膝盖静静地想……算了,不要再犹豫了,索性两眼一抹黑跟了他算了,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就算他想要的仅仅只是曾经拥有,不是天长地久,她不也没有吃亏不是?

    可终究,等天亮的时候,勇气燃尽,她还是无法越过心里那道坎儿……

    回到客厅,见无情没有追过来,她松了一口气。

    小心翼翼地拉了孙妈的手,她红着眼圈儿,将自个儿能想得出来的理由,一个一个说给她听,希望能说服她这个“恨女不嫁”的老妈。可是,任凭她三寸舌头说烂,已经成了无情脑残粉儿的孙妈,还是油盐不进。

    “不要再说了!孙青,我告儿你啊,有这么好的小伙子肯花这么多的心思来哄着你,哪怕他就是哄你,你也别跟老娘再矫情了。你妈我吃了几十年的饭,走了几十年的路,看个人还会有错的时候?”

    上次的何易哲,她可不就看错了?

    皱了下着头,孙青无奈地叹,“妈,你啥时候没有看错过?”

    孙妈哼了哼,“反正你记好了,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不要不识好歹!”

    “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亲妈。”

    撇了撇嘴,孙妈瞪她一眼,又低头满意地看着身上的羊绒衫儿,语气愉快地说,“我也有怀疑,你妈我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蠢东西?!就你说的那些理由,算事儿吗?姑娘,找男人啊,他喜欢你,乐意在你身上花心思,比什么都重要。”

    神色郁结地盯着她妈,孙青忿忿然地眯眼。

    “我看你啊,简直被他给迷晕了头。”

    正在欣赏美衣的孙妈顿了下,偏头看着女儿纠结的脸,突然就眉开眼笑了起来,竟是半点儿都不否认地全盘接受了。

    “是啊是啊,我就是被他迷住了。嘿嘿,青啊,我告儿你啊,不仅是我,就连你张姨王姨李姨,妈那些牌友,个个都被他迷住了。哼,现在她们哪一个不羡慕我找了一个好女婿?要风度有风度,要人才有人才,要什么有什么……”

    竹筒倒豆子的说到这儿,孙妈又瞪了一眼孙青,苦口婆心地警告:“乖女,妈这么好的女婿,你要给我弄没了,我准给你急啊。妈知道,你可能现在还不是那么喜欢他,可你怎么就不明白,这跟男人成家过日子又不是谈恋爱,喜不喜欢有那么重要吗?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有什么可挑的?”

    这么大岁数了……

    抬头望着天花板儿,孙青肠子都气得打结了。

    有这么说女儿的老妈吗?

    她28岁就老得嫁不掉了,需要人来捡破烂儿?

    拍了拍她的手背,孙妈像是害怕她脑子抽条儿又出什么故障,赶紧笑眯眯地安慰,“好了好了,乖女,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我啊,已经给小弟说好了,这周末你俩一起回家来吃饭,我把你姨你婶你叔你伯你姐妹都叫上了,咱们一家人乐呵乐呵……完了再寻个好日子,我还得跟咱亲家碰碰头,你们俩这岁数,再拖不得了……”

    “妈!呀!”孙青哀叹着,简直想一拳头打晕她这个做美梦的亲妈:“哪儿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怎么就不动动脑子?”

    “你再多说一句试试!”孙妈怒了,又开始撸袖管儿。

    孙青噎住,不吭声儿了。

    笑逐颜开地哼了一声儿,孙妈满意了。

    “这事儿你不用管,都让妈来解决!”

    *

    那一天,因为孙妈难得来一趟,占色这个准孕妇也不得不作陪搓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次麻将。有人陪着玩麻将,孙妈心情美得翻了天。直到当天下午,她满脸都是喜气洋洋的笑容,只是苦了孙青,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就在孙青感叹着自己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极品的老妈时,占色却无数次在想着自个儿那个更加极品的亲妈,还有一去m国就不复返的亲爹。

    占子书没有回来,她心里的不安也一日比一日来得强烈。

    这几天里,权少皇每天早出晚归,一日回来得比一日晚,让占色想要找机会问他都没有办法。每天晚上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等她醒过来,他差不多已经离开了。可即便这样儿,占色也是一个有分寸的女人。不会为了见他问事儿而亏了肚子里的孩子,到了睡觉的时候,她就照常的睡觉,不敢熬夜等他。

    于是,几天下来,她除了做胎教听音乐在锦山墅漫无目的的散步,就是昏天暗地看小说,或者跟着孙青一起看那种她觉得极度没有营养的家长里短剧,或者婆媳大战。在那种变态的可怕家庭剧里,占色心惊胆颤之余,隐隐有点儿庆幸没有婆婆,而孙青看得紧张兮兮,更加不敢进祁家那种高门大宅了。

    天雷滚滚的一周,就这样过去了。

    没有等到占子书的消息,占色却接到了严战打过来的电话。

    严战约她见面。

    想到上次在权少皇出事儿的时候,严战是唯一一个不怕事儿给她“透口风”的人,占色对他这个从天而降的干哥哥还是心存感激的。一方面寻思着好久都没有出过锦山墅透气了,另一方面滴水恩当涌泉报,她没有考虑就同意了。

    隔天。

    她逼着自个儿调整了生物钟,提前一大早就醒了过来,先在被窝儿里把四爷给好好地安慰了一番,才趁着他吃饱喝足心情好,笑着告诉他一会儿约了严战的事情。

    “不许去!”

    几乎没有考虑,刚刚还温柔的好老公,突然间冷下来的语调,直逼西伯利亚零下几十度的严寒,把个占小幺吓得魂飞魄散,不由瘪起了嘴来,不高兴地瞪着他。

    “怎么就不行了?我只是与他见面,又没有其他的什么。再说了,上回你出事儿,人家还好心帮我过呢,做人要讲良心你懂不懂?”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没有理由,权四爷一如既往的霸道。

    “你说过不干涉我私生活的,又忘了?!”占色充分发挥了红太狼的革命精神,毫不示弱地叉着腰跪坐在床上,气咻咻地说:“权少皇,我又不是你关押的犯人,你怎么不想想,我怀着孩子整天在家里呆着不会烦闷吗?我和严战说个话怎么了?”

    见她真恼了,权少皇的声音就柔和了,搂她过来拍了拍背,顺着气儿说,“乖儿,有什么事儿不能在电话里说,还非得要见面?哼,黄鼠狼给鸡拜年!”

    去!

    他这醋劲儿,熏得整个屋子里都是酸味儿。

    同时,也把占色给逗乐了。

    斜斜睨着他,她不再跟他硬碰硬了,软了身子偎进他的怀里,她像一个极为乖巧的小媳妇儿,一只手巴巴地吊着他的脖子,一只手轻轻在他脸上摩丨挲着,甜甜腻腻地撩眉。

    “喂,吃飞醋呢?”

    她一脸温良纯美的小妻子样儿,让权四爷怎么发得了脾气?

    “宝贝儿,我知道你在家里闷。我说过等这件事情彻底结束了,我会抽时间,好好陪你出去溜达,现在,你给我老实点儿在家里呆着!”

    占色歪了歪嘴巴,瞪着他,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就你拽!可是我都已经答应人家了,怎么办?”

    看了看时间,权少皇黑着脸解开她吊着脖子的手,掀开被子就下去,径直走向浴室,声音也冷冰冰地飘过来。

    “答应了也不行!”

    “专横,霸道!”

    在他后面恶狠狠地骂了两句,占色也吸着拖鞋跟着他一起去了浴室,双手背在后面靠在墙上,她就杵在那里像个门神似的耍赖,看着他洗澡,看着他刷牙,看着他刮胡子,一动也不动,最后瞅得权四爷都不好意思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占小幺,老子还真看不出来,你也是会撒赖的人?”

    走过去倚在盥洗台上,占色对着镜子里正在刮胡子的男人,轻轻抿着唇乐。

    “这招儿,我可是给你学的,学得怎么样?”

    权少皇直笑:“还行,没给老子丢人,可惜……”侧过脸来,轻飘飘地瞄了她一眼,他却是半点儿都不松口,“糖衣炮弹对爷没有用。我说不行,还真就不行。”

    占色眉头都拧了起来。

    “好好好,那你就憋得我算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一个美貌无双活泼开朗的大美女给活活憋出来一身儿的毛病,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权四爷愣了一下,对着镜子里骂人却带着妩媚劲儿的小女人似笑非笑。

    “老子乐意,你咬我啊!”

    与他对着眼儿,占色叹了一口气,“严战又不是毒蛇猛兽,你至于么?”

    放好了剃须刀,权四爷对着镜子左右照了照一张光彩耀人的俊脸,又挑了下眉头,侧过身来使劲儿揉了一把她的脑袋,才不无感慨地说:“占小幺,老子的眼睛里,从来都容不下沙子。”

    沙子,哪儿来的沙子。

    占色一双秀眉皱得死紧,试探地问,“如果我非去不可呢?”

    权四爷阴阴一笑:“打断狗腿!”

    哼了一声儿,占色扁了扁嘴,“你真敢对我大义灭亲?”

    轻哧了一声儿,权四爷捞着她的身体一个公主抱就搂了起来,回到了卧室里,把她整个儿地塞到被窝里掖好了被子,又拍拍她的脸,笑着说,“乖乖再睡一会儿,我先走了,今天还有事儿,耽搁不得。”

    战色看出来了!

    任由她跳上跳下,他自岿然不动。

    看着他离去时挺得笔直的背影,占色突然之间觉得,虽然这个男人经常在她面前俯低做小,可也仅仅只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儿上头。一旦他真决定了某件事情,不管她撒泼耍赖还是美色引诱,她都心如磐石,根本就撼动不了分毫。

    他一个心理十分强大的男人。

    如果说他俩的婚姻生活是一盘棋,那么他一直都是操盘的人。他为了哄她开心,可以任由她在棋盘上飞炮踩車,上卒将帅,却不容许她越过他的底线。其实,棋盘上风起云涌,看实有她的步伐,可每一步都一直都由着他在掌控,由不得她翻出风浪来。

    渣!

    知道他什么脾气,占色心里虽然老大不痛快,可终究却也没有真拧着他,起床之后特别不好意思地给严战打了一个电话,对他撒谎说自个儿突然有点不舒服,这些天怕是都得在家卧床养胎,只能失约了。

    在电话里,严战只是笑着让她注意身体,没有再多说什么。

    占色对他有歉意,却也只能如此了。

    下楼吃过早饭,锦山墅又冷清了下来。

    一个个都因为工作离开了,小十三也上学去了,就连艾伦都跟着铁手一起去办人事手续了,只有占色与孙青两个人大眼对着小眼在屋子里瞎聊天儿。

    无聊的时候,时间过得极慢,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下午,占色越发觉得在屋子里闷得慌,无聊到了极点。最后决定就像孙青前几天说的,两个人一起出去逛逛街,透透气儿。

    出了锦山墅,驱车来到附近最大的一个商场,一边儿无聊地逛着,占色一边儿将今儿早上发生的那事儿说给孙青听。

    孙青听完了,只是打趣儿地笑。

    “占色,四爷那是关心你。他对你啊那是真好。”

    “去!无情对你,不也是真好么?那你怎么不对人家也好?”占色伸了一个懒腰,觉得不在家里窝着,就是这阴霾天儿,心情也舒畅了不少,“孙青,正正经经与他谈个恋爱,也许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为什么就不试试看呢?”

    孙青没有说话。

    “喂!?”得不到回应,占色捅了她一下。

    这才听得她说,“试什么试啊?你以为他家里会同意吗?”

    实事上,自从那天说了要让他的父母同意的事情之后,无情就从锦山墅消失了。连续几天晚上,他下班都没有回到锦山墅里来,听追命说是直接回了家。孙青猜测他肯定准备回去做他父母的工作,可几天过去了都没有音讯,可见那他的父母根本就是不容易说服的人。像这样的家庭,就算最后为了儿子勉强同意了,她嫁过去,能捞个好么?

    想想电视剧里看的婆媳战,她不寒而栗。

    “你这心思啊!”听了她的想法,占色不由直摆头,“现在社会可不同了,不讲究什么门当户对。一般做父母的,大多也就就图个儿女开心。我想,只要他够坚持,他父母一定会同意的。”

    “再说吧……”

    盯着她僵硬的侧脸儿,占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推开面前的旋转门就准备进去。可门儿刚推开,人还没有迈进去,就瞧到了从里面大堂大步出来的一个男人。

    完了!

    她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见到是她俩,严战也是一愣。

    一秒后,他轻笑着走过来,十分挫败地笑着一叹,“看来你这个哥还真的没有什么魅力?竟然被放了鸽子?”

    垂下眼皮儿,占色心里一阵尴尬。

    她哪里会知道,京都市这么大,要遇上一个熟人的机率简直小得可怜,可她竟然会好死不死地遇到了严战?仓促之间,好像找什么借口去圆那个谎都有点儿不妥当,她索性笑笑抹了过去,不回答,却反问他。

    “呵呵,你怎么会在这儿?”

    严战微笑着,眼睛里掠过一抹感伤和难过,面儿上却看不出来太多的情绪,“这个商场有q&s国际的一个专卖店,昨儿这里出了一点纠纷,我今天去公司开会,顺道儿过来看看。”

    这个商厦有q&s国际的奢侈品专卖,占色不奇怪,只叹自个儿运气不好,丢人丢到了姥姥山。这么寻思着,再看严战平和的笑脸,她满心只剩下了抱歉。

    “你的事都办完了?”

    严战看着她的脸,目光柔和。

    “嗯,好了。楼下有一个咖啡厅,坐一会儿吧。”

    放了人家鸽子,撒了一个谎又被逮了个正着,这个时候的占色哪怕长了十张嘴也说不出来拒绝的话。笑着点了点头,她拉着孙青随着严战就到了楼下的咖啡厅。

    严战给自己和孙青要了咖啡,因为她怀孕,只让服务生给了一杯温开水。末了,他也没有再问她为什么爽约的事情,只是轻笑着说。

    “本来我今儿找你出来,是想向你打听点儿情况。”

    “哦?”上次占色为了“救”权少皇,曾向他打听过情况。这一次,轮到他来找她打听情况了,她自然也说不出拒绝来,“什么事儿啊?”

    瞄了孙青一眼,严战眉目间似有迟疑,过了一小会儿,才压低了嗓子。

    “听人说顾东川犯到了权四的手里,有机会出来吗?”

    这件事情因为案子审理还没有结束,外面并没有传开,除了zmi机关和上头几个大领导,大多数人都还不清楚顾东川究竟犯了什么事儿。占色迟疑着,她不能告诉严战,可因了上次权少皇那件事情,她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只能迂回地问他。

    “这件事儿我也不太清楚,你打听他做什么?”

    勺子搅动着咖啡,严战笑着端起来浅浅喝了一口。

    “不就上次那个工程的事儿?我们公司的标书递上去了,前期的公关费用也都支付了,就等着他拍板儿了,却突然就找不到他人了,你说这事儿闹腾得?”

    这件事儿占色是知道的,想了想,她比较外行的建议。

    “你可以找他们现在的负责人吧?”

    严战叹气摇了一下头,“你不知道,这个活动经费都是有预算的,姓顾的家伙胃口很大,前期我们已经砸了不少钱在里头了。现在要换一个人,又得从头再来,所以我这边儿干着急呢!”

    着急也没有用。

    占色心里这么想着,却没有说出来,只是爱莫能助地安慰他。

    “权四工作上的事儿,一般都不会告诉我。你知道这里面的道行,我也不好太多去打听,这件事儿犯忌讳……哥,不好意思了,我还真……”

    “没事儿,我理解。”

    截住了她的话头,严战笑容清浅地阻止了她,随意地把话题岔开了,说到了其他的事情上去,没有再让她为难与窘迫。不再谈这个事儿了,三个人聊天的气氛也跟着就好了起来。

    不得不说,严战这家伙人长得好,气质也十分好,随随便便地往那儿一坐,修长的手指搅动着咖啡,样子便矜贵令人赏心悦目。

    聊了好一会儿,他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随口笑着说。

    “其实我今儿叫你出来,也就想碰碰运气,心里也没有抱什么希望。要知道顾东川经营了这么多年,要不是犯到大事儿上头了,也不会那么容易栽了才对,所以啊,虽然我不知道这小子到底出了什么鬼,也知道这笔钱是白花了。”

    占色当然不能告诉他,顾东川就是satan的二号人物蝙蝠。

    “谁知道呢,呵呵……所以说这人啊,还是老实本分点儿好。”

    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严战眸子噙着笑。

    “有个事儿也是我最近才知道的。顾东川啊,他原来不姓顾……”

    什么?

    严战随口说出来的一句话,顿时就把占色给说愣住了。

    顾东川他不姓顾,他姓什么啊?

    察觉到她眼睛里的惊愕和好奇,严战迟疑了一下,才慢条斯理地说,“上次我为了对顾东川进行公关,找人调查过他。原来的他好像跟你还是老乡来着,依兰人。后来吧,好像也就在前些年,才被他老爹老妈给找到……好像他是小时候被人给抱养了还是怎么的,具体情况就不太清楚了……”

    依兰?

    顾东川居然是依兰长大的?

    占色不可思议地看着严战,一直没有吭声儿。

    严战被她盯得头皮发麻,眸色深深地看着她,“占色,你怎么了?”

    “哥……”占色皱着眉头,“你这个消息可靠不?”

    想了想,严战摇头,“我不敢肯定。”

    “那你知不知道他原来在依兰叫什么名字?”

    “你等一下啊!”严战说完,拿过外套掏出手机来,拔了一个号码,吩咐对方再问一下这个情况,然后才回过头来笑着对占色说,“等他们回复给我。对了,你怎么突然对他感兴趣了。其实你心里有这些疑惑,可以直接问你们家权四爷,他一定会很清楚的。”

    喉咙口像被什么东西堵着,占色也不知道为什么,心脏开始突突地跳了起来。

    “呵,我刚不说了么?这事儿太敏感,我不好问他。”

    “也是……”严战笑笑,不再多说。

    喝着白开水,寡淡而无味,占色越发不安了。

    没有让她等得太久,严战的电话很快便响了起来。

    接完了电话,严战笑着告诉她。

    “他们上次查过这事儿,刚才又问那个调查的人,他说在依兰的时候,顾东川还没有回顾家之前,好像叫安东华来着!”

    安东华……?

    一个熟悉的名字,让占色顿时白了脸。

    “他……不是死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