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69米 一个傀儡

169米 一个傀儡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几天后。

    占子书和唐心柔一起下葬了。

    墓地是权少皇安排好的,在离市区约几十公里的一座山顶上。

    这个墓园里的墓地虽然价值不菲,但环境确实很不错。幽雅、安静、怡人,临山环水,尤其是这一座夫妻合葬墓,地点刚好能俯瞰山下的城市繁华。

    占色想,她爸妈应该会喜欢在这里安家扎寨的。

    从几天前接踵而至的打击中过来,现在的她,心情已经平复了不少。

    可是,墓地下方的几十级台阶,她还是由权少皇抱着上来的。因为,她的脚软。刚刚“死而复活”的父亲,还有刚刚知道身份的母亲,都不得不面临永别。心里无尽的哀思,任这冬日飒飒的寒风也吹之不散。

    来祭奠的人一一离开了,可墓里的两位主人,一直安静着。

    微微眯着眼睛,占色一只手抚着肚子,掀起了一角唇。在抛却了世间诸多恩怨情仇之后,他们此刻,应该已经幸福的团聚了吧?

    “占小幺,我们也走吧,他们会安好的。”

    权少皇搂她过来靠着自己,像抚宠物毛似的顺着她的头发。

    他的胸膛很温暖,尤其在这个季节。占色吸了下鼻子,靠在他身上,哪怕隔着几层厚厚的衣料,似乎也能感觉得到他沉稳而有力的心跳。

    这个胸膛,今后成了她唯一的依靠了。

    面对着墓前长眠的父母,她静了几秒,低声儿问,“四哥,等以后我们俩都死了,也让十三给我们选一处这样的地方,让我们可以安安静静地呆在一处。”

    “嗯,我看行。”

    权少皇的目光,落在她的发顶,轻声儿回应。

    占色没有再吭声儿,有些不舍离去。

    是的,她喜欢这里,也非常感激四哥能选一个这么好的地方给她父母安身,还差人建了这么一个别出心裁的墓葬。有山,有水,有花,有树木,墓碑上大朵大朵的令箭荷花在安静地绽放,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这个小墓地像一个“缩小版的四合院”。

    在墓地的最前面,是一排排弯曲的青石板路,小四合院的房屋仿照老京都的结构十分怀旧,挂在檐下的角灯,再配上墓地旁边一丛丛芭蕉竹木……如果把墓地的外形放大,真是一所适宜居住的好环境。

    这是占色见过,最有特色的墓地了。

    “四哥,你为我做得太多了。”

    “傻东西,跟我还客套上了?”权少皇再次抚摸她的头发,想了想,声音里略略低了下来,“走吧,不早了。等过些天,咱们还可以来看他们,现在他们的新家刚刚入住,肯定不想我们在这儿打扰。”

    “你说得对。”

    轻声儿应着,占色心里其实知道,他是不愿意自个儿在这山顶的风口上一直吹冷风。这个季节已经很冷了,他担心着自己的身体。

    不过,她更喜欢这样美丽的说法。

    她宁愿相信,现在爸爸和妈妈更在欢聚团圆,不愿意女儿女婿在这里打扰。

    再次由他抱着下了长长的台阶,走在成排的墓地之间,穿着绵软鞋子的占色,衣袂飘飘,长发扬扬,与他手牵着手,画面美好得令人伤感。

    “四哥,唐瑜她……你打算怎么处理?”

    侧眸过来,权少皇仔细看了一下她通红的一双兔子眼,冷硬的唇角微微一抿,“她是被人催眠置入记忆的。所以,她犯的事情性格可大可小……”

    占色点了点头。

    可大可大,这个词儿非常精准。

    往大了说,她的行为已经危害到了公共安全,不管有多少了不得的理由,也可以视同为犯法,只是情节严重与否的问题了。往小了说,实事上她并非有犯罪的主观意识,一切都是在被迫的情况下进行的,不仅可以说她无罪,甚至于可以说她也一个名受害者。

    说来说去,就看怎么给她定性了。

    想了想,她问,“你觉得呢?大,还是小?”

    换了以前,权少皇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毕竟为了惩处唐瑜而不让占小幺难受,他还曾经花了不少的心思。可现在,有了占子书的遗书在前面,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的想法?

    父母已经过世了,唐瑜是她唯一的亲姐姐,血浓于水。

    没有急着回来,他只是喟叹一声儿,牵着她的小手,紧紧握了握,便将她带入怀里,用他高大的身躯挡住四野吹来的冷风,轻轻啄了一下她的唇,看入她倒影着青松的眼瞳,淡淡道。

    “这件事儿,我交给你来处理。”

    心猛地一跳。

    “交给我?”她又重复了一遍。

    权少皇莞尔,“对,你也是zmi机关的一员,不要忘了。”

    一阵感动划过心尖,占色明白她的意思。

    他不愿意她再为这事儿伤心,所以把最终的决策权给了她。同时,也把卖给唐瑜的这份人情的机会交给了她。面对这样儿的呵护,她声音有些哽咽。

    “四哥……”

    下面的话她说不出来,满眼噙着泪花儿,却换得他扬唇轻笑,拍着她的后背抱紧在怀。

    “好了好了,还准备哭鼻子呢?可是你再感动又有什么用?你老早就对老子以身相许过了,现在可没别的筹码,好好给我做乖媳妇儿,等女儿生了,咱俩再一偿夙愿,夜夜不空。”

    红着眼圈儿,占色哭笑不得,轻捶着他的肩膀。

    “流氓!”

    *

    这一次占子书的葬礼办得很隆重,就连远在依兰的舅舅也过来了。

    下了山,权少皇有事儿要办,径直离去了。

    占色在孙青的陪同下,回到了俞亦珍的住处。进了屋,她没有理会鲁芒抛过来的冷眼,只安慰了几句已经哭肿了双眼的老妈,就笑眯眯地拉过来心事重重的舅舅和舅妈聊天。

    “舅舅,这一回都入冬了,地里也没啥事儿,你和舅妈可以在京都多玩儿一段时间再回去了吧?”

    在舅舅的面前,她故意表现得很轻松,可舅舅的脸色却很凝重。

    “小幺啊,姓鲁的咋回事儿?”

    这里人多嘴杂,占色也不好说得太多。只是,在舅舅的面前,她也又不好意思撒谎,只顾左右而言它地说:“他犯了一点事儿,还在看守所里收押着,等法院的判决呢。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还得再等结果吧。”

    瞄了俞亦珍一眼,俞亦贵满是皱纹的脸上拧了下,作势跺下脚。

    “该!”

    末了,他又伸出一双有着豁口的粗糙手心来,轻轻地拍了拍一下占色的手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小幺啊,爸爸没了不要太难过,还有舅舅在啊……把心都落下去,好好地养着身子,生个大胖小子。”

    “呵呵……”被舅舅的话给逗乐了,占色笑,“权四他还可想生个闺女呢,我俩已经有了一个小子了,再添一个闺女也是好的。”

    “有一个小子了?”

    舅舅疑惑地皱了下眉头,显然有点没反应过来,“上回俺来城里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小家伙儿,难道他就是……?”迟疑了一下,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惊了一下,“他是……他是……?”

    大概不太确定占色知不知道六年前的往事,他连续说了好几个“他是”,都没有把话给接下去。见到这个状况,占色知道他肯定也知道那件事了,觉得没有什么可瞒他的了,就把当初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顺便把鲁有德拐卖小十三的事儿也给他讲了。

    听完,俞亦贵只剩一声叹息。

    “好闺女,可苦了你,苦了孩儿了。姓鲁的当年俺瞅着他就不是个好东西,整天东家蹿到西家,偷奸耍滑,装蒜不着调……”

    噼里啪啦地批评着鲁有德的十万条罪例,占色听着,只递给她一个感激的眼神。为了维护俞亦珍的面子,他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挑下一眉梢问。

    “舅,我那个时候的事儿,你知道多少?我不是上次出车祸了么?撞到了脑袋,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

    舅舅老实巴交一个人,不会撒谎。她这么一问,他顿时胀红了脸,似乎特别不好意思,说话都有点儿支吾了起来。

    “小幺,你这个事,舅是知道的。舅也不是有意想要瞒你,俺第一回见到你姑爷的时候,就觉得他瞧着面熟。有心想问问吧,一来抹不开面儿,又不敢确定,二来怕你知道了,会伤心就没好张口。你今儿问了,舅就告诉你。六年前在依兰,我见到过他跟你在一块儿。还有你那个孩儿的事,俺也是知道的。你出了车祸,后来撞坏了脑子……”

    说着说着,舅舅又拿袖子抹眼泪儿了。

    眼看舅舅把她想不起来,自动脑补成了车祸事故,占色也没有去解释,只沉默了一下又问。

    “那除了他,你还见过我跟别的人在一块儿吗?”

    舅舅拿下抹泪的袖子,呆呵呵地看着她。

    “别的?啥人儿?”

    知道舅舅是个老实又心慈的,占色见多的事儿也问不出来,也就止住了话题,拉着他聊了一会儿别的家长里短。直到临离开之前,她才笑着将包里特地带过来的一张银行卡取出来递到了舅妈的手上。

    “舅妈,你看我这阵子怀着肚子,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们,这儿有点钱你拿着,你们多在京都逛逛,想买点儿什么,吃点儿什么,千万不要省着。”

    舅妈比舅舅精明一点,可也是一个老实的妇人。她惊了一下,就像那钱烫手似的,赶紧把手缩到背后去,小心翼翼地瞄了舅舅一眼,直摇头。

    “不不不,外甥女,上回你和俺们外甥女婿来依兰的时候给的钱,俺们还没花完呢。俺家里最新新建了猪舍,你舅还养了百十来头羊,日子过得贼红火,俺们不能再要你们东西了……”

    见到老婆这么说,舅舅微笑着,像是对她挺满意。

    “行了,大闺女,别跟舅在这儿客气,赶紧收起来。”

    没有想到又是这样的结果,占色一时拿这老两口也没有办法,诚心想尽孝而无力发挥。其实她心里知道,虽然说依兰的物价不比京都贵,可就舅舅家里就靠他们农副业赚的那点儿钱,哪里能够得到好的物质生活。而且,就上次去依兰,也是因为他们的推辞,其实根本没有给多少钱。

    心里唏嘘着,她一阵感叹。

    “舅舅,你啊,啥时候才不要这么固执?”

    舅舅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小幺啊,舅知道你是个有孝心的好孩子,可你爹在的那会儿就教过俺,人活着不能只惦记着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俺跟你舅妈两个有手有脚,还不到靠着小辈来养活的地步,还是过使着血汗钱心里踏实。”

    一向老实的人,说起道理来,也是一道一道的。

    可占色听到他提到占子书,心里酸楚更甚。

    “小幺你读了那么多书,比舅舅懂的道理多。舅舅啊也没别的想法,就指望你跟你妹妹两个都能有出息,找的姑爷都会心痛人,那就行了。”

    俞亦贵以前一直当占色是俞亦珍的亲闺女,这次占子书出事通知了他,赶过来奔丧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儿。可虽然心里明白了,下意识里,他还是觉得占色是她的亲外甥女,说起话来,与鲁芒也没有什么差别,听得句句窝心。不住点头,占色心里发酸,拿他却没有办法。

    “舅舅,您就放心吧!我一会儿好好的。”

    又看了她一会儿,俞亦贵这才长叹了一口气。

    “回家去吧,嫁了人的闺女不比在家,凡事为婆家想着……”

    苦笑着,在老舅的叮嘱里,占色不得不又把银行卡给收了回来。*

    事情告了一个段落,占色现在最头痛的正是唐瑜。

    离父母下葬那天,又已经三天过去了。

    这三天里,她就呆在锦山墅,哪儿也没有去,也没有再见过唐瑜。

    也许是冬天来了,天儿太冷,她不想出屋子。哪怕明知她像往常一样住在红玺台,她始终就迈不开脚步去找她。

    直到第四天,她才终于下定了决心。

    有些事情,躲是没有用的,早晚都得去解决。

    她特别地畏寒,出门的时候套上一件羽绒服,围上大围巾,带着这些天来一直容光焕发的孙青,一路驱车去了红玺台。

    “占色……”孙青笑看着她。

    “怎么了?幸福姐,干嘛用这种眼神儿看我?”

    自打孙青跟了祁公子,小日子过得可美,见天儿脸上笑容不断,早已不复当初祁公子嘴里那一张“活死人脸”的样子了,不论早晚,那可都是眉梢含情,眸底含笑,春情春意春盎然,看得人直乐呵。为此,锦山墅里的那一众闲人,在祝福之余,就打趣地送了丫一个外号——“幸福姐”。

    “讨厌!你怎么也跟着喊?”孙青嗔怪着,清咳了一声儿掩饰,可那份幸福的情绪还是怎么都藏不住,“我是想说啊,占色,现在不到12月,你就已经穿得这么厚了,真到了冬天,你可怎么办?”

    “有什么办法,我怕冷!”

    “哎,我看你啊,和着你家肚子里的小熊一起,整一头大熊,还真是越来越圆滚了。”孙青瞄了一眼她拢起的肚子,不住地笑叹。

    勾了勾嘴角,占色目光平视着前方的道路。

    “怎么,幸福姐,羡慕我啊?”

    这话她是开玩笑说出来的,说的时候没有考虑那么多。可说完了才觉得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再一看孙青没有反应,她下意识就偏过头去,不好意思地盯住她。

    “怎么了?生气了?”

    孙青轻笑着摇头,诡异地红了一下脸。

    “占色,有个事儿吧,我特想听听你的意见。”

    “啥事儿,说呗?”

    看得出来,孙青有点儿迟疑,说话的时候,支支吾吾,“我跟无情两个人吧,他,他就不乐意用套儿,我本来想要采取措施,又害怕吃药对身体有影响,你看我都这岁数了。我在想,想,要是怀上了该咋办?”

    她这么一说,占色回过味儿来了。

    说到底,她跟无情两个虽然相好了,也是只是他俩自己同意了,无情的家里现在还死硬着呢。而且,从无情那一天把孙青带出锦山墅开始,听说他就再没有回过祁家,而祁妈虽然打了几个电话给他,祁爸却是对他不闻不问,更是没有半点要松口的迹象,像是完全不操心他了。

    换到古时候,这俩说白了,其实就是私奔。

    可不管到了哪个社会,每一段婚姻,如果没有得到父母的祝福,有天大的幸福也会存在缺憾。孙青家的老妈虽然也喜欢准女婿,可是对于一直没有见到亲家公和亲家母,也慢慢产生了一丝疑惑。

    毕竟做父母的人,谁都不希望女儿莫名其妙跟了人,再怎么都得把婆家的事情给弄清楚了再说。所以,无情当初乱扯的那个父母是“国营企业工人”的事情,眼看也快要瞒不住了。

    “你怎么考虑的?”占色蹙了下眉,先问她的意思。

    孙青想了想,态度虽然犹豫,可语气却是说不出来的坚定,“我这两天就在考虑,如果真有了,我会把他生下来。就算最后没有办法跟他结婚,可我……我也想一个人带着孩子。”

    眯了眯眸子,占色对孙青叹为观止了。

    都说人一旦有了变化,变起来就会很快,这厮不也一样?

    就在前不久,她印象里的孙青还是一个满打满算,不肯轻易吃亏,会把未来的每一步都走得稳妥而踏实的女人。可她现在的样子,已经完全有了小言标准女主角的潜质了——为了爱情不顾一切。

    女人总是了解女人的。

    占色将手放在小腹上,轻轻安抚了一下里面的小家伙儿,笑着安慰她,“你就不要想太多,我看无情不是没谱儿的人。他既然敢不采取措施,自然会有他的想法。为了你,他连父母都抛弃了,你也得为了她多坚持一下,不到最后时刻,千万不要轻易说放弃。”

    “我知道。”

    孙青轻叹了一声儿,突然又扬着唇笑了起来。

    “占色,我觉得吧,我活了这么些年,现在才觉得日子特别美。”

    “美吧?”占色凑近一切,眨了眨眼睛,意有所指地取笑她,“就是不知道我们的幸福姐,到底是觉得日子比较美呢,还是其他什么比较美?”

    “你讨厌!”孙青啐了她一口,咯咯直笑。

    在祁大少的熏陶下,她怎么会不理解她话里的意思?不过,被她这么一问,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思维自然而然就被牵引到了那一个个靡丽而多情的夜晚,想到她与无情两个人共同领略到的珍馐盛宴,她的耳根子有点发烫。

    要说占老师吧,别的不在行,察言观色刚好内行。

    一瞅,她便什么都明白了。

    “幸福姐,想什么呢?想你家情哥哥了?”

    “去!”孙青不好意思。

    “哦不,应该是情弟弟才对嘛。”

    清咳了一下,害怕她越说越不像话,孙青脸上全是窘色,“占色,你怎么回事儿啊你?我以为只有艾伦和追命才喜欢没事儿追问这些,没想到你也被同化了,亏了我一直把你当正经人。”

    叹了一下,占色摇头失笑。

    “跟了一个不正经的人,想要我再正经,难喽!”

    噗!

    孙青被她的话逗笑了,随即也跟着感叹。

    “是啊,不知道怎么的,就找了一个弟弟。前一阵子吧,我还在考虑,只怕我这辈子的婚姻归属,最终会变成了一个秃顶的啤酒肚中年大叔。或者说,我一直都是那么想的,找一个年纪比我大得多的男人,会比较能照顾人,真是没有想到……”

    白了她一眼,占色嗤道,“想什么呢?千万别。”

    “怎么了?”见她说得严肃,孙青也来了兴趣,“难不成这中间还有什么猫腻?”

    “废话!那是当然。”

    那个时候,占色为了治疗自个儿与权四爷之间的不适之症,可谓上网翻书,查阅了许多夫妻之间的爱情宝典。有了这么一套完整的科学理论依据,她说起话来,头头是道。

    “孙青,不哄你。现在许多小姑娘想找大叔结婚。说实在的,年龄一旦超过10岁,就很值得商榷了。”

    “为啥,年龄大点不好?亦父亦兄,还懂得心疼人,多好。”

    “疼人有什么用?女人的幸福怎么来?”

    “嗯?”

    “等咱三四十岁了,如狼似虎的,你说你要找一个大十几岁的,甚至二十几岁的老公,她怎么满足你的生理要求?不要说柏拉图,人类进化到现在,就不是为了柏拉图而存在的。所以说,人家说‘女大三,抱金砖’,这句话是有科学依据的,也包含了这个方面的内容在内。你啊,就等着享福吧!”

    占色说得又正经又认真,完全是一副学术论调,唬得孙青一愣一愣的,等她说完了,她思考了一下,忍不住大声儿笑了起来。

    “这么说来,我不得回去叩谢老祖宗保佑,找了一个小我三岁的男朋友,未来的幸福生活,终于都有了保障?”

    “哈哈,那是……”

    两个人聊着不着边儿的话题,占色因为父亲过世而纠结了许多天的心情,竟慢慢地好了起来。成年的两个好朋友之间,说话没有那么多的避讳,关于与自家爱人那点儿私事,一旦说开了,谁也不会真的就遮遮掩掩,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互相拿出来说一说,再顺便埋汰一下某个大无赖,很快就到了红玺台。

    汽车驶入小区,孙青将车速减缓,滑行着停了下来。

    一下车,占色又是扯衣角,又是拢围巾,嘴唇抿得死紧。

    孙青知道她的心情,扶了扶她的胳膊,“没事吧?”

    “没事。”

    占色听见了自个儿发哑的嗓音。

    确实没事,有什么事呢?她只是来见自己的姐姐。

    还是那一幢房子,还是那一套公寓。占色摁响了门铃之后,来给她开门的人是以前一直照顾唐瑜的陈姐。见到是她来了,陈姐似乎没有意外,只是友好地点了点头,恭敬地叫了一声“嫂子”。

    “我姐呢?”占色问。

    一声儿‘姐’,已经间接地表明了她的态度。

    陈姐错愕一秒,然后指了指房间,“在里面呢?这一段时间,她一直过得不太好。几乎不怎么肯吃东西,人都瘦下去一大圈儿了,那衣服穿着空荡荡的……”

    实际上,陈姐的说法有些保守。

    唐瑜现在的样子,比她说的,比占色想的,还要更加糟糕。

    林心纹前些日子已经被权少皇给转移走了,红玺台就住着唐瑜自己。虽然没有人再限制她的自由,可她还是整天整天的不出门。也不上网,不打电话,不与任何人联系,什么事情也不做,只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像一个被人抽去了灵魂的木乃伊。

    与其说她还活着,不过说她其实已经死了。

    在卧室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占色才轻轻出了声儿。

    “姐。”

    像是受了惊吓,唐瑜先是肩膀动了动,然后才抬起头来看她,一双眼睛红肿得几乎睁不开了。这么久以来,还是两姐妹第一次面对面地说话。两个人对视着,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才听到唐瑜苍凉而幽远的声音。

    “占色,你怎么来了?”

    很明显,经过这一番打击,唐瑜这个人有了很大的改变。

    一步步走过去,占色圈着她的肩膀,“事情都过去了,所以我来看看你。以后你有什么打算?你不能永远都这么下去吧?”

    “占色……”愣了好几秒,唐瑜才反应过来她那句“事情都过去了”是什么意思。心里一软,吸了吸鼻子,止不住的泪水就滚落了下来,激动得一把抱住了占色的身体,没有说出来自己的打算,而是给了她一个石破天惊的信息。

    “占色,救救我的孩子吧……求求你了……我会感激你的……”

    “你的孩子?”占色狠狠吃了一惊。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泣着,瘦得皮包骨头的唐瑜,抽泣的样子显得十分狼狈。

    “孩子六岁了,和小十三一般大……也是六年前在依兰有的。”

    “什么?”占色真是惊得不行,“六年前,你和谁有的?”

    失声痛哭了一阵儿,唐瑜双手抹了一把脸,缓缓道来。

    “六年前,妈妈……哦不,林心纹她让我回国来,交给了我一个任务,就是,就是利用我的样子长得像你,伺机杀了权少皇。”

    她一边说一边哽咽,占色的脸也阴沉了一片。

    “接着说。”

    “我第一次见到你们俩,是在慈云寺的门口。当时,我坐在汽车上,远远地看着你们相拥着进了大门,那么的相爱……而他,也是那么的完美,我也看见了,你跟我长得,长得是那样的像。”

    “我知道你是我妹妹,那个时候,我就有一点点嫉妒你。你不比我更优秀,怎么能拥有了那么完美的男人,拥有那么美好的生活呢?后来我想过,也许是我太嫉妒你了,所以打从第一眼见到他,我就,就有那么一点点动心。”

    眉头打了一个死结,占色安抚地拍了下她的后背。

    “然后呢?”

    “占色……”唐瑜抽泣着,肩膀不停地发抖,一张憔悴得不成人形的脸上,带着某种说不出来的沧桑和迷惘。

    “当时我在依兰,负责接应我的人叫龙把头。他是来配合我杀权少皇的。他们都认为,就凭我的长相,他一定不会防备我,我应该可以很容易接近他,然后杀掉他……”

    “你做了吗?”

    “说实话,我很矛盾。一开始他们并没有让我直接动手,而是总让我旁观你们的生活,然后再根据龙把头拿过来的资料模仿你。模仿你的声音和说话方式,学说依兰的方言,模仿你走路的姿态,模仿你与他相处时的每一个细节和动作……可是我越模仿你,我就越入戏,我接触你们的时间越来越多,我对她的感觉就越来越深。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好像变成了我的男人,我不舍得杀他……在那时候我就想,我肯定是爱上他了……”

    爱上了?

    占色的眼睛染了雾,而唐瑜还在泣不成声。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一件影响我们俩的大事。不过,我那个时候还不是很清楚,直到现在才想明白前因后果。可能是我对权少皇的感情太过外露,被龙把头汇报给了权世衡……再然后,他们禁止我再出现你们的身边了。我见不到他,也见不到你。自到有一天晚上,我吃过饭后被龙把头下了药……跟一个男人做了,还被权少皇看见了……”

    心里“咯噔”一下,占色眉心一拧。

    原来权少皇嘴里的“捉奸”,是她,不是自己?

    紧紧抿着唇角,在唐瑜一阵大似一阵的抽噎声儿里,她的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儿,五味陈杂间,有一个声音在提醒她,那一个男人是谁才至关重要。

    “那个他,是谁?”

    唐瑜哭着摇了摇头,双手捂在脸上,“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他……”

    “那你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吗?”占色追问得很急。

    长长的呜咽了一声儿,唐瑜的声音支离破碎,“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那个时候被人下了药,几乎都是在沉迷的状态里,哪里瞧得清楚人?我只知道我叫出来的声音很大,耳朵边嗡嗡直响,意识都成了零……”

    “那你为什么会看见了权少皇?”

    “其实我当时也不太确定,只是隐隐听到有人摔门而去。后来,我被置入了关于你的记忆,我自己的记忆便有点儿模糊了。直到那一次吊扇事故之后,我清醒了过来,仔细一综合考虑,才知道,那天晚上闯进来的人就是他……而那件事,也成了你们关系决裂的最重打击。”

    这些话要是换了早些时候唐瑜说出来,占色未必会完全相信。

    可是现在,她相信唐瑜没有说谎。

    心狠抽了一下,她叹,“真的对那个男人,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哭丧着脸,唐瑜不停摇头,抽泣着:“我只知道他的年龄应该不大,可我就是想不起他的脸来……而我的孩子,就是那天晚上怀上的……在我被置入了你的记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被人错误的诱导着,认为小十三是我与权少皇的儿子。”抬起头来,她盯着占色,“你知道吗?我那个时候都恨死你了,恨你抢了我的老公,抢了我的儿子……”

    “我理解。”占色安抚地拍着她,心里友善的矛盾着,“你的孩子在哪儿?”

    唐瑜依旧只是摇头。

    “林心纹那天被带走之前,告诉我说,想要我孩子活命,就懂事一点。”说到这里,她再一次泣不成声,“我知道她想让我干什么,可是占色,我不愿意懂事了。我不想一辈子都做人家的傀儡,我想要有自己的生活,想找回我的孩子,想像你一样,有一个疼爱我的男人,好好过日子,过属于我的日子。”

    眉头一拧,占色心里并不好受。

    “你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孩子的事情?”

    狠狠地抽泣着,唐瑜苦笑,“那是因为……占色,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有多恨我,我也不敢赌你会不会帮助我。如果你不肯帮我,我说出来又得罪了权世衡和林心纹,那我的孩子就会没命了……”

    她的矛盾,占色能理解。

    “那现在呢?你确定我的想法了吗?”

    昂着满是泪水的脸,唐瑜一下子揪紧了她的衣服,冲她展颜露出一笑。

    “你刚才叫我姐了。占色,我也是学心理学的。我心里很清楚,这是这么久以来,你第一次认可我吧?既然你叫我姐姐,就不会不管你的侄女儿才对。”

    侄女儿……

    这个独属于亲人的称呼,让占色的心里酸了一下。

    “她是个女儿吗?”

    “是……是一个女儿。小小的,粉粉的团子,长得很漂亮……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我不知道她究竟在哪里……我想她啊……”

    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占色的声音沉如深海。

    “姐,你放心,一定会找到的。”

    现在程为礼已经以权世衡的名义回了m国,有了他那样的身份和地位,再加上里昂的帮助,不管是那边儿的事务,还是要找一个孩子,应该都会比以前容易办得多。

    就是……那个男人。

    他到底是谁?

    撑了一下额头,占色觉得有点儿头痛。

    不过,却又让她想起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来。

    “姐,你知道吗?你被置入的记忆有一部分是我曾经催眠时候的录音,有一部分是他们故意编出来置入你脑子里骗你的。我想问问你,你知道那一段录音,他们是怎么得来的吗?谁给他们的?”

    关于吕教授的磁带被盗的事儿,她一直耿耿于怀。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说法,她心焦之余,隐隐总结有点儿不对劲儿。

    当然,她没有对唐瑜抱有太大的希望。

    一个傀儡,一个与敌人接触的傀儡,一个很有可能还爱着权少皇的傀儡,在权世衡他们那些利用她的人眼中,应该是随时都有可能会背叛的人物,不可能让她知道太多的内情。

    果然,她的希望,再次被唐瑜打破了。

    “我真的不知道。我从依兰回国之后的几年里,一直跟林心纹生活在一起,带着我的桑儿,总是心神恍惚……后来,林心纹说为了我能自我调节,她让我去学了心理学。占色,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那件事情有她的参与,也不知道原来你也是学这个专业的……呵呵,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的个人培养方向,一直都在接着你的轨道……”

    “姐……”占色皱着了眉头。

    嘤嘤地哭泣着,唐瑜又苦涩地笑了起来。

    “从个人兴趣,到穿衣打扮,她都从来不让我自己做主。有一次我嫌烦,特别想剪掉这头长发,却被她给狠狠训斥了一顿……占色,你都不知道,我多么希望活一天自己,而不是每一天都活成你占色的样子……”

    最后一句,她是哭泣着喊出来的。

    撕心裂肺!

    占色的心里也特别酸涩。

    她以一个私生女的身份,还带着另一个私生女,跟着一个阴阳怪气摸不着调儿的母亲,处处受制于权世衡。这些年来,唐瑜活得并不比她更轻松。

    因此,虽然她做了很多坏事,可她本身实在可怜。

    浅浅吸了一口气,占色低下头来,轻轻抱了抱她颤抖的身体,小声儿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头发?咱们现在就去美发店,好不好?我认识一个特好的发型师,她一定可以给你做出属于你个人风格的头发来。”

    “真的?”唐瑜还在吸鼻子。

    “真的!”

    轻轻顺着她的头发,那一头与自己一样长一样柔顺的头发,占色觉得自个儿不是多了一个姐姐,而是多了一个妹妹。

    “好!”唐瑜又哭又笑地点头。

    *

    占色带唐瑜去了一个她常去的美发设计室,在唐瑜的要求下,她那一头长及腰身的头发被齐肩而切,又被发型师打了几个俏皮的小卷儿,蓬蓬松松的披散在肩膀上,整个人看上去清爽了许多。

    这姐妹俩进来的时候,长得实在太像了,连发型师都啧啧称奇。

    可是,事实证明,有的时候,一个人的外观与打扮的关系太大了。当唐瑜剪掉了长发,当她的神态和语气都慢慢改变,不再与占色相同的时候,必须得承认,没有了她刻意为之的东西,其实只要是熟悉她俩的人,还是很容易就能够分辨出来二人的不同之处。

    两姐妹相处的气氛一直很好。

    占色和孙青又带她出去逛了一圈儿,才把她送回了红玺台。坐下来安慰了她一会儿,再吩咐陈姐好好地照看着她,占色就回了锦山墅。

    晚上,等权少皇回来,她与他交流了关于唐瑜女儿的事情。

    不曾经,权少皇却告诉她,他已经吩咐人在找了。

    当初唐瑜刚到京都,第一次冒充占色的时候,权少皇曾经让zmi机关的医疗小组给她做过一个妇检,当时就知道她生过孩子,只不过,那时候他没有引起注意。

    现在想来,这个孩子其实很关键。

    她不仅能制住唐瑜……换言之,也能制住占色。

    甚至于,还能制住那个孩子的父亲不是?

    这件事情不解决,始终是一块儿心病。

    听他说完,占色的心放松了不少。

    既然他在办了,她也就先不考虑这件事儿了。接下来,她比较操心的是唐瑜的未来生活。一个女人想要踏踏实实过正轨生活,必然不能像现在这样,见天儿地呆在家里发懵。要不然,一个好好的人,也会憋成神经病。

    想了两天,她给吕教授打了一个电话。

    询问了一下中政那边儿的情况,她又托了权少皇打听了一下,结果非常的顺利。唐瑜本身就是m国名校斯坦福大学毕业的心理学硕士。读书的时候曾获得过全额奖学金,又是以全院系第一名的成绩直接保送的硕士生,有了这样儿的海龟履历,在中政获得一名助教的工作,实在很轻松。

    又一周之后,唐瑜去了中政,开始了她的新生活。

    而红玺台的那一套房屋,被权少皇直接过户送给了大姨子。

    占色很替唐瑜高兴,也非常感激权少皇的安排。

    当然,她不会知道,权少皇这个人不可能对唐瑜完全放心,他每走一步棋,都有他自个儿的计较。

    不过,事情总算暂时安定了。

    占子书“烧三七”的那一天,占色再次见到唐瑜时,她已经由内到外兑变成了另一个样子。不再模仿她,不再穿她喜欢穿的衣服,不再模仿她的动作和语气。这个时候的唐瑜身上,除了一张相似的五官,已经没有了一点占色的样子。

    与她一起站在墓前,看着随风而起的纸钱,占色默默念叨。

    爸!妈!你们一路走好。

    我和姐姐,一定会铭记爸爸的话:炎凉世态,骨肉当和睦相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