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70米 真乖!

170米 真乖!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三七二十一。

    占子书的“三七”烧过之后,时令已到12月初。

    这几天,追命就像身上打了鸡血似的,特别的亢奋和神经质。走路一改往日的随意,时不时蹦跳几下,走几下鸡步,又走几下鸭步,然后一个人憋着劲儿在那儿皱眉琢磨,瞧得占色十分奇怪。

    “追命,你在干嘛?”

    叉着腰的追命姑娘,停下来看着她,咧嘴一笑。

    “哎,我真没有想到,结个婚会有那么麻烦。好不容易把自个儿给嫁出去了,还得担心那么多的事情。亲爱的占老师,我在练习婚礼上的走姿,你来给我参谋参谋?”

    走姿?占色愣了一下。

    “至于么?就平常那样走路不行?”

    “不行!”追命重重摇头,“你是不知道,冷血家老妈走路那个风姿,艾玛,我跟在她的后头,就像一个替她拎包的小妹儿。要说,换了平日也就换了,可结婚的时候吧,我怎么着也得让自个儿风华绝代一把吧,一辈子可就一次……”

    话痨说话,永远都这个劲儿。

    一句接一句,连珠炮似的不打草稿,速度还很快。

    占色打心眼里佩服她。

    等她唉声叹气地怨怼完了,她才冲追命招了招手,坐在了沙发上去。

    “你过来,我教你两招儿。”

    挑了下眉头,追命嘿嘿一乐,乖乖地就跟了过去。对占色的本事她是百分之百信服的。而且占色这姑娘本身就是一个见人能说人话,见鬼可以说鬼话,不管在哪个场合都拿得出手的主母形象,她特乐意受教。

    “ok,赶紧的。占色,给我讲讲。”

    她的急切,让占色唏嘘了一把,然后指了一下她的嘴。

    “我觉得你吧,只要管住了嘴巴,气质就出来了。”

    “我的嘴?”追命摸了摸自己嘴巴,斜斜地睨了一下她满脸严肃的样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凶狠地瞪了过去,“靠!占色,你这是在嫌弃我话多是吧?我可告儿你啊,这是我的优点。我家大狗熊可说了,因为他呢不喜欢说话,所以我这辈子出现在江湖上的任务,就是把他的那一份儿说个够。”

    捂着高高凸起的肚子,占色想着冷血那厮说这句话时候的样子,好不容易才憋住笑意,“傻丫头。追命,你咋就不想想,冷血是谁啊?他是你家的闷骚冷,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当然看你哪儿,哪儿都好了。不过,你要培养气质,不是你自己的意思?”

    歪了歪嘴角,追命瞪着占色的那双眼睛,慢慢地耷拉了下来。

    “当然是我的意思!占色,你不知道,我可羡慕你了。”

    “羡慕我什么?”

    “没婆婆啊……”追命没心肝儿,回答得很自然。

    占色一听,赶紧去捂她的嘴,“傻丫头,这话能随便说吗?小样儿,刚还说你的嘴不严实呢,马上就犯了。在这儿说给我听没关系,要在外面,给我把嘴管住了,知道吗?”

    她大姐姐的架势,让追命听了十分受用。

    “我知道了!”使劲儿冲她吐了一下舌头,追命想到自个儿那件头痛的事情,声音不免又小了小来,“哎!简家爸爸还好说,他是个男的,对我好像也没啥大的意见。可简家妈妈就不同了。她大概看多了世家小姐,觉得我有点上不得台面吧。那一次带我去量衣服尺寸,碰见了她的老朋友,她脸都红了,好像特不好意思介绍似的。结果,她说什么来着?说我是她儿子的战友,哼!”

    追命一直在自揭老底儿,谈与简家父母那点儿事。

    听着她语气里的小小不爽,占色撑额听着,能理解她的处境。

    末了,等她说完,才问,“追命,你爱的人是谁?”

    一听这话,追命就讷闷了,“废话!当然是我家大狗熊简练啊。”

    “那不就结了?”占色圈了圈她的肩膀,说得语重心长,俨然一副知心姐姐的模样儿,“依我说,你现在的样子就非常可爱,冷血喜欢的不也就是现在的你么?你何必为了别人而改变自己?”

    皱了下眉,追命还在纠结。

    “可是,婚礼上会来很多有头有脸的人啊,我怕给他丢人。”

    “这样啊?”摸了摸下巴,占色细细考虑了一下,突然眼睛一亮,“我有办法了。”

    “啊?”

    实际上,占色本身也不是名门世家的出身,对于那些礼节和仪态一类的东西也不太熟悉。而她自己的婚礼,确实因为权少皇没有父母,也没有人去约束她,她只需要做好自己,就不会有人觉得她丢了谁的脸。

    可追命不一样,她心里的纠结也不无道理。

    虽然说人不需要为了别人而活,可她好歹已经是简家的媳妇儿了,未来两个人还有长长的一段时光要走,她也将继续和简家二老打交道,婆婆如果不喜欢,日子肯定会比较难过。

    那么,她现在一心想讨好婆婆,也算情有可原。

    要教导她高端礼仪,她自己不行,却突然就想到一个人。

    艾慕然!

    自从离开了少教所,她已经很久没有与艾慕然联系过了。而关于艾慕然的消息,她都是从艾伦的嘴里断断续续知道的。只听说她最近过得也不太好,艾家二老的催婚越来越厉害。因为等翻过了今年,艾慕然就三十了。

    前些天儿,艾伦还说过,她爸妈都快急疯了,只恨不能逮个女婿回来了。

    寻思了一下,她直接拔了艾慕然的电话。现在她与艾慕然说话,已经自然了很多,不要再绕弯打千,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了。

    没有想到,听了她的话,艾慕然直接就炸毛了。

    “我说权太太,你没有发烧吧?”

    呵呵一笑,占色抚着肚子轻轻摩挲着,态度十分淡定。

    “咋了这是?你吃炸药了?”

    将手机换了一个方向,艾慕然咬了咬牙齿,恨恨地说,“你说你让一个找不到男朋友,正被家里死劲催婚的老姑娘,为你即将做新娘子的好朋友来教导婚礼礼仪,存什么心了?”

    占色特喜欢她现在生气时不做作的样子,哈哈一笑。

    “你说存什么心了?当然是看你笑话。”

    “行,权太太,你有种。”艾慕然狠狠哼了一下,随即又说:“行了,看在我妹妹经常在你家吃喝的份儿上,你约个时间地点吧。我可不想来你家里,免得触景生恨,一不小心抢了你男人。”

    占色抢白她,“少扯犊子了!你抢得了吗?”

    “不气死我,你心里是不是不舒坦,是不是?”

    听着艾慕然在那边儿气得直吼吼,占色满脸笑容地看着窗外的天光,想着曾经在少教所里与她针锋相对的日子,有些轮廓慢慢模糊了,好像只剩下艾慕然那张精致的脸了。

    换了时间,换了地点,好像很多恩恨情仇,都淡下去了。

    她笑,“谁让你当初给我穿了那么多小鞋,不收拾你,我收拾谁去?”

    “该死说大话!”艾慕然愤愤不平地哼了哼,随即又哧笑了一声儿,毫不留情地奚落她,“大肚子,我可告诉你啊。你没看过宫斗,难不成连宅斗都没有看过?恶毒女配一般都是怎么做的?只要有机会,就会想方设法地害死女主的孩子,这样,你还敢上门来找抽吗?”

    “哈哈哈……行了,你说时间吧!”

    斗嘴完毕,两个人又唠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追命一听说有了“授业老师”,开心得样子毫不掩饰。

    去见艾慕然的那一天是周末,占色当然不会是自己去的。除了追命和孙青之外,正好周末休假的艾伦也跟了她们一路。几个姑娘一路上说说笑笑,在一个没有男人的女人世界里,也很能自得其乐。

    不过她没有想到,在约好的地方等艾慕然过来的时候,却见到一个久违的男人。

    卫季北。

    他的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蛋糕,见到是她们几个,他也有点诧异。一双深邃的眼睛里,带着几分惊讶几分欣喜,那随和温吞的样子,显得格外悠然而美好。

    比起卫季北和她们来,卫错的反应最快,几乎就在见面的那一秒,她就喜上眉梢地扑了过来,笑眯眯地拉着占色不放手。

    “占老师,我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没有想到,你的肚子都长这么大了。”

    咳!

    小姑娘好玩地拿手来摸她的肚子,占色心里头有点尴尬,面上却只不动声色地揽了一下她的肩膀,就又冲卫季北轻轻一笑。

    “卫先生,好久不见了。”

    卫季北向来属于气质型男人,同样随和地向她问好之后,又责怪地拉回了女儿,便沉声教育说,“小错,你要注意一点,占老师怀着小朋友,可不经你这么撞。”

    “嘿嘿……我知道!”卫错显得很开心,“爸,我现在想占老师她们去玩。”

    瞥了占色一眼,卫季北皱了皱眉头,“爸爸难得回来一趟,你就不想陪爸爸?”

    “哦。”有气无力的答应了一声,卫错嘟了下嘴,“好吧。”

    父女两个人的对话落入耳朵里,占色这才想起来卫季北应该是离京都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之前,他就权少皇说过,卫季北在北x—21d的收尾阶段,会一直留在丽市那边儿的151厂做技术支持。

    看起来,北x—21d这工程实在庞大,这都多久了,还没完成。

    她没有多问,可卫季北敛着眉头,却笑着解释了一句。

    “我这次回京都来,就是专程给这小丫头过生日的,大约后天就走了。占老师,我时间紧,带孩子先回去了。等我从丽市回来,再请你们吃饭。”

    知道他陪闺女的时间少,每次都想方设法的弥补,占色了解地莞尔。

    “好的,等你下次回来。”

    末了,又朝卫错摆了摆手,“卫错再见,下次有时间咱们再一起玩。”

    轻轻“哦”了一下,卫错冲她眨了眨眼睛。

    “占老师再见。”

    “再见!”

    卫季北冲她点了点头,春风一般的温暖笑容下面,似乎带着一丝淡淡的无奈。只不过,他掩饰得实在太好了,如果不仔细看,绝对没有人能从他的脸上看出来额外的情绪。

    一大一小父女俩离开了。

    这个时候,艾慕然已经过来了,在旁边儿静默了好久。

    “艾所,来了?”占色笑着招呼。

    “嗯,等久了。”艾慕然气色看上去还不错,只是目光有些飘。

    艾伦抽了抽嘴角,突然沉沉地叹了一声儿,阴阳怪气地说:“某个人啦,那一颗载满了忧郁的心情,再一次沉入海底去了吧?”

    她的话让占色摸不着头脑,不料却换了艾慕然恨恨一击爆粟。

    “说什么呢?你个死丫头。”

    “嘿嘿,艾大小姐,我说什么你最清楚了,看到卫季北,有人的心澎湃了吧?”

    脸上稍稍红了一下,艾慕然羞恼地去掐她嘴,却被她左突右闪的灵活避过,笑闹了好一阵儿才收住了尾。接下来,往几个人约好的休闲吧走去的时候,在大嘴追命无穷无尽追死人不偿命的八卦精神指引下,占色终于了解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艾家父母对艾慕然的婚事,一开始属意的女婿人选是严战。

    可严战太过干脆,二话不说直接就给回拒了。

    接下来,艾家父母再次戴着老花镜将京都市的好儿郎们进行了摆兵布阵,结果选来选去,就觉得卫季北这个人其实还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热爱工作,而且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儿了。

    思来量去。

    他们在找不到更好人选的情况下,卫季北成了艾家女婿的首选。

    两家父母有生意上的往来,这事儿一提,考虑儿子已经单身很多年的卫家父母不仅没有反对,反对喜闻乐见。而卫季北本人在丽市,打电话过去询问,他也没有什么意见,但凭父母做主。

    艾家二老心下大喜。

    不料,艾慕然却不愿意。

    她不是因为卫季北离过婚,也不是嫌弃卫季北有一个女儿,主要障碍来自于她和晏容的关系。两个人到底是好朋友来的,真那样儿了,处起来多尴尬。虽然说现在卫季北不肯和晏容复婚,可晏容一直喜欢卫季北,艾慕然也是知道的,她不敢那么做,被人戳脊梁骨。

    这么一来,这件事儿就卡在了她这里了。

    这些事情被艾伦添油加醋的那么一说,在几个女人嘻嘻哈哈的声音里,艾慕然跟着她们笑着,心里却五味陈杂,只恨不得转移了这些八卦女的话题。

    “艾所……”占色捅了捅她的胳膊。

    艾慕然眉头微微一挑,不爽地哼,“怎么了?”

    “你心里其实挺中意他的吧?”

    横了她一眼,艾慕然本来就复杂的心情,更是复杂了几分。

    “胡说什么?我现在不过就是想找个男人结婚,哪里还那么多中意不中意?要真说中意谁吧,我还是比较中意你老公。”

    她这句话没减音调,直接引起了路人的侧目。

    占色尴尬地清了清嗓子,狠狠白了她一眼,“你就不能小声一点?好像中意别人家老公是一件好有面子的事情一样,脸不脸红?”

    傲气的眼皮儿一抬,艾慕然重重哼了一声儿。

    “随便说呗,反正我也不准备嫁人了。”

    嘴角噙上一丝浅笑,占色挑眉:“你怎么就喜欢说反话?”

    “谁说反话了,我就这么想的。”

    艾慕然说得实在,可占色压根儿就不相信她。其实,虽然艾慕然没有就她对卫季北的想法表过态,可就凭她刚才见到卫季北时的表情,还有他们提起这件事情时她脸上的尴尬,占色也可以判定得出来。

    这家伙,在矛盾。

    索性挽住了她的手臂,占色扯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来。

    “我说你啊,年龄不小了,脾气还是这么臭,你当谁都是我啊,性格这么好,随从我怎么拿捏,都能包容你。”

    “……你能不臭屁吗?”

    “咳,不开玩笑了。艾所,这事儿本来我犯不着多嘴,毕竟咱俩水火不容的正宗情敌不是?可说真的,见你这个样子,我还就想说一嘴了。幸福是自己的,看法是别人的,如果你为了别人的眼光而活,那你这辈子不如找块豆腐去吧。”

    见她说得认真,艾慕然目光凝了下,把她扯远了一点才说。

    “哎!其实不是我要别扭,我这岁数了,也不想挑三拣四的了。可我要真跟他在一起了,晏容那里不好交代,而且卫错……哎,你没有做过人家后妈,你哪儿知道什么感觉?”

    “去,说得就像你做过一样?卫错那孩子,挺懂事的。”

    “那一样吗?”

    动了动嘴皮儿,艾慕然不知道怎么给她解释自己的心情。而且这件事情目前看来,显然不可能圆满解决。大家都是有身世有背景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她真不想有一天被人暗地里骂。

    “行了!”占色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你不需要多说什么,我都懂。”

    “你懂个屁!”艾慕然难得爆了粗口,“你哪里知道一个女人总挑别人剩下的,是什么感觉?去!”

    愣了愣神儿,占色哈哈大笑。

    “我有没有说过,你越来越可爱?”

    “……你全家都可爱!”三十岁的女人,被人说可爱,艾慕然很忧伤。

    占色笑,“那必须的啊!我的意思是说啊,男人这个物种吧,又不会过期,哪里存在谁挑剩下的问题?幸福握在手晨,才最重要,你好好想想吧。”

    揉了下额头,艾慕然显然有点心烦气躁。

    “有些事儿,你不会明白。”

    占色唇角挽出一抹笑,“我明白,只是不想见你蹉跎了岁月。”

    她心里怎么不明白呢?这个艾慕然外表看着像是一挺精明的女人,可她不仅固执,而且特别喜欢钻牛角尖儿,一不小心大脑还容易当机。要不然,她也不会为了权少皇虚度了这么多年的光阴了。

    就凭这一点儿,占色认为她值得一份好的感情。

    “占色。”喊着她,艾慕然突然眯了下眼睛,“晏容可是你家亲戚,你这是?”

    占色笑得特别地温柔美丽,“占老师品格好,向来帮理不帮亲。”

    被她逗乐了,艾慕然哭笑不得地白眼甩她,“你真是越活越让人恶心了。”

    “谢谢艾所夸奖,占老师现在能屈能伸,随便你说!”

    不要脸的人活得最是春风得意,艾慕然直接无语了。见她一脸挫败的模样儿,占色又想笑又好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个艾慕然其实是一个特可爱的主儿,真是可怜了那些学校时光。

    几个女人,热热闹闹地玩了一天。

    在这一天里,追命的收获最多,她从艾慕然那里得到了许多的独家秘籍。从坐立行走到待人接物,无不一一询问。虽然说艾慕然自个儿现在有点修炼出位了,可她好歹在名门闺秀们的圈子里混到了快三十岁,而且以前为了嫁入权家,她是做好了准备工夫的。因此,如果讨那些太太们喜欢,她的小手段还是一套一套的。

    只不过,艾慕然为了报复艾伦把她们的家丑到处宣扬,除了教追命之外,又把妹妹给拉了过来,好一阵教导,说是等着她结婚的时候用得着,把个艾伦急得直跳脚。

    两姐妹的对话,让没心没肺的大嘴追命,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艾伦,你和手哥啥时候结婚啊?”

    瞪了她一眼,艾伦噘了下嘴,“我哪儿知道,问他去!”

    碰了一个软钉子的追命姑娘,哽了哽喉咙,又摸着鼻子凑近了她,歪过脑袋去盯着她的眼睛,“喂,我说你怎么了?生气了,我这不就顺便一问么?你这智商瞧着真让人捉急。你想想,咱手哥都三十多了吧?再不结婚,手哥妈妈啥时候才能抱上孙子?能喜欢你么?”

    “去去去!你把自己的心操好就行了。”艾伦推开她,径直走开了。

    追命抿了抿嘴,作捶胸顿足状,然后把下唇一弯,知道艾伦没有心情和她聊这个了,也就拉住艾慕然边儿上去单独唠嗑了。

    占色坐在一边儿听着她俩,拧住了眉头。

    等晚上回了锦山墅,趁着没有人,她拉了艾伦过来。

    “艾伦,我看手哥他的工作实在太忙了,他又是一个男的,有些事不方便出口。你可以适当地提醒一下他,反正你俩关系定下来了,也没有什么可害臊的。”

    “哈哈哈……”

    被她严肃着脸一问,艾伦“噗哧”一声儿就笑开了,连续笑了好一阵儿,她才笑嘻嘻地挽住了占色的胳膊,似笑非笑地说啊:“那会儿我在逗追命玩呢,你还真信了?”

    “嗯,啥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啊?”

    瞥着她红扑扑的脸,占色有一种鸡同鸭讲的无力感,“不懂!”

    轻叹了一声,艾伦扶住她的肩膀,把她拉过来安置在椅子上坐好,自己才坐在了她的旁边儿,微微仰了脸,笑得无比骚包,“意思就是吧,我们家铁手已经说过了,这件事情随便我,我说啥时候结婚就啥时候。懂了吧?”

    这样儿?

    占色微微一愣,“那你还在犹豫什么?不是早就想嫁了?”

    摸了摸下巴,艾伦不经意地扬了下嘴角,又避开了她的眸子去。

    “我希望有一天,他亲口提出来要娶我。”

    *

    吃喝拉撒睡,时间过得很快。

    白驹过隙一般,转眼间,小半月又过去了。占色的肚子越来越鼓,离追命和冷血的婚礼也只剩下三天了。

    这一天又逢周末,占色带了小十三,约好了孙青,准备去一趟中政。

    一来她想探望一下吕教授,二来也随便关心一下唐瑜。

    眼看唐瑜去中政已经这么久了,她也没有时间去看看,害怕她多心。

    吃过早饭收拾好,占色牵着小十三的手,坐进了孙青驾驶的“稳当牌”汽车,三个人有说有笑地就往中政大学去了。临去之前,占色并没有先给唐瑜打电话,准备给她一个惊喜。不过,为了吕教授好安排她的时间,她提前给老师说了一嘴。

    与老妈一道儿去玩,小十三显得很开心,一路上小精灵鬼都扯着嘴在笑。

    “额娘,你跟我大姨啥时候和好的啊?”

    小家伙儿用“和好”这个词儿,让占色有些汗颜。

    想了想,她拧了下小十三的鼻尖儿,搂了他过来在怀里,再次发现这儿子不管怎么养,还是太瘦了身上没有什么肉。想到他小时候受的苦楚,心里又是心暖又是心酸,出口的话便带了点儿感叹。

    “儿子,妈跟你大姨,是亲姐妹,一个爹妈生的,就像你与妈妈肚子里的小家伙一样。所以呢,一直都是这么好的,没有闹过矛盾呀。”

    “才不信呢!”在占色怀了孩子之后,以前最喜欢在她身上上跳下蹿,像一只小猴子般的小十三,只乖乖地靠在她身上,拿小脸在她胳膊上蹭了下,“我又不是傻子。我知道你以前你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你。哼,有一次,我和大鹦鹉还收拾她了呢。”

    “嗯?什么?”

    儿子的话,说得占色一愣。

    “你们俩做什么了?”

    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小十三赶紧捂着了嘴巴,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在占色厉色的目光注视下,他别别扭扭地拿小屁丨股在椅子上磨蹭着,小脸儿垂了下来,只不时拿眼风儿去扫占色,支支吾吾地说:“也,也没什么吧。”

    “没什么?赶紧交代!”占色虎下了脸来。

    高高地噘起小嘴儿,小十三皱着小眉头,不高兴地哼哼。

    “没什么大事啦。就是咱们去丽市旅游的那天儿早上,我跟大鹦鹉两个人去看她,大鹦鹉拉着她聊天儿,我就偷偷在她的被窝里放了两条蛇还有两只老鼠。”

    “啊!?”占色的汗毛竖了下。

    “额娘,我就寻思着不能让她抢了我父皇,给她一个下马威教训下,也没想怎么着她!”

    重重弹了下儿子的额头,占色将他揽过来靠在肩膀上,“儿子,下回咱不能这么干了知道吗?她是你长辈,你有什么想法,你应该先来告诉妈妈,让我去解决,不能自己去动手,你知道吗?”

    心虚地缩了缩小身子板儿,小十三点头,“知道了。”

    轻哼了一下,占色抓过他的小爪子来在嘴里轻咬了一口,才又怜爱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叹口气继续教育,“那么儿子,一会儿你见到了大姨,记得跟她道歉,知道吗?”

    “还要向她道歉?”

    小脸儿纠结着,小十三明显不情愿。只是狠狠对上老妈虎视眈眈的眼睛,不服气地重重一哼,将小嘴噘得老早。

    “道歉就道歉。那她也要跟我道歉。”

    好笑地捏了捏儿子白嫩嫩的小脸儿,占色母性十足的动作,像在宠爱自家赌气的小猫儿。

    “你大姨她跟你道什么歉啊?”

    眼睛斜斜地睨着老妈,小十三沉下声来,语速很快。

    “她那个时候来咱家,本来就没有安好心,那天晚上还想勾引父皇来着!”

    “那天晚上?”

    “你肯定睡着了。反正我看见,她还跟着父皇两人去了附楼。”

    有这事儿?

    占色对这事儿完全没有印象,也就没有再理会。只哭笑不得看着小家伙儿,觉得这孩子不能逼,更不能让他心里产生什么阴影。既然已经教过了,过去就算了,唐瑜她也不可能真会跟一个小孩儿去计较。

    “好了儿子。不道歉就算了,不过等会儿你可得乖乖的,知道没有?”

    “知道了!”

    小十三惯会服软,闻声儿将小脑袋亲昵地埋在她的怀里蹭了蹭,却在她没有看见的角落里,孩子气十足地做了个鬼脸,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里,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来,软软地喊了一声儿。

    “额娘,你对十三真好。”

    低下头去,占色幸福地把下巴搁在儿子的头顶上。

    “我儿子这么乖,额娘怎么能不对你好呢?”

    撇了下小嘴,小十三小手环过来,勾住她的胳膊,突然孩子气的一叹。

    “女人就是心软。你看我这么一哄,你就依了我。别人要再骗你,可怎么办?”

    “……”占色无语片刻,才说,“你不是我儿子么?别人又不是我儿子?”

    小十三不吭声地沉默了一会儿,才一个人嘀嘀咕咕地念,“还不是为了你好。”

    “小东西!”占色轻笑着揉着他的小脑袋瓜,心里被幸福溢满。

    有了小家伙儿陪着,路上的车程也就没有那么无聊了。三个人赶到中政大学的时候,停好了汽车,占色脸上的笑意还没有褪色。

    牵着自家儿子,看着年轻的学弟学妹们穿梭在校园里,那一种时光感让她心里的情绪微微一涩。

    希望唐瑜在这里,走在她曾走过的路上,能过得很开心。

    他们来得比较早,与吕教授约好的时间没有到,她先径直去了唐瑜所在的教学楼。到了地方一打听,学生说她今儿上午没有课,大概是去图书馆了。

    图书馆?

    占色自然想到了图书馆里的章中凯。

    她今儿过来,本来也有看望他的计划,正好方便了。

    在唐瑜到中政来上班之前,占色有给她讲过章中凯的事情。同时,她也告诉过章中凯她自家姐姐来做助教的事情,当时与两个人互相通了气儿,其实话里也有希望他们能互相照顾下的意思。

    所以,去图书馆找她的路上,对她在那里,占色没有半点儿奇怪。

    图书馆面积很大,供学生们阅读的书籍也很多,看上去特别有书香气和厚重感。作为图书管理员的章中凯,依然还坐在轮椅上。只是占色进去的时候,首先看见的不是他,而是坐在他对面,与他有说有笑的唐瑜。

    唐瑜的心情似乎很好,从侧脸看,嘴巴都笑得翘了起来。

    章中凯的脸上也带着浅浅的微笑,如果忽略掉左边儿耳部的瘢痕,他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很是英俊清秀。

    “姐!师兄!”

    人还没有走近,占色就笑着喊了一声儿,揶揄说。

    “呵,你们俩都在呢?清闲得让我都嫉妒了。”

    听到她的声音,唐瑜条件反射地转过了头来,就在了一个刹那,占色从她的脸上发现了一抹淡淡的尴尬,还有窘迫。

    哟,这是怎么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