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步步惊婚 > 177米 艺术化犯罪(结局前夕)

177米 艺术化犯罪(结局前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步惊婚最新章节!

    占色是在一阵强烈的妊娠反应中醒过来的。

    头晕乏力,胃酸直往外冒!

    天旋地转之间,她睁开了眼睛,捂住胸口,干呕了好一阵儿才缓了一口气来。

    “孙青!”

    孙青闻声推门进来,坐在她床上边,眼圈儿通红。

    “你醒了,感受怎么样了?好点了没有。”

    咽了一下口水,占色讷讷地盯住孙青,面色死灰一般苍白。

    “孙青,我刚才做了一个梦,好可怕的梦。我梦到了唐瑜,她拽着我去参加一个人的葬礼,还一直在我耳朵边儿上说着什么……那个灵堂很奇怪,中间摆了好多的牌位,四周一阵又一阵的呜咽声和哭声,可我看不见人。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追悼会。我正想问唐瑜,突然看到牌位的前面有一张特别漂亮的照片,是穿着婚纱的,照片上的人……竟是唐瑜……好可笑!”

    一直拿手心顺着她的后背,孙青嗓子眼儿堵了一下,声音有些哽咽,但还是告诉了她事实。

    “占色,你不要难过,唐瑜她,死了。”

    “死了?不是我在做梦吗?我以为……”占色嗓子眼一痒,说不下去了。

    其实她心里明明就知道,唐瑜出车祸了。

    可她多么希望那只是她脑子突然出现的幻觉,然后幻觉出现,她就晕过去了。多么希望孙青会高兴地告诉她说,只是她的虚惊一场,唐瑜她还好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还在快快乐乐的做她的新娘子,还在等待她的桑儿回来与她团聚。

    孙青叹了一口气,先给她倒了一温水来塞在手里,等她喝下了小半杯,情绪好像平复了下去,才慢慢地告诉她当时的情况。

    “唐瑜当场死亡,肇事司机已经移送司法机关接受处理了。尸体现在停在殡仪馆,等事故责任查明了,才好去处理……占色,你不要太伤心了。想想孩子吧!”

    当场死亡……当场死亡……

    占色脑子里只有这四个字。

    那意思是说,唐瑜是在被车撞到的那一秒就死了吗?就在她笑得最开怀的那一秒,就在她穿着婚纱像一只蝴蝶一样飞起来的那一秒,她就已经离开了这个她安排了许多美好未来的人世。

    她死在最幸福那一刻,没有太多的痛苦。

    抽泣了一下,她紧紧闭上眼睛,可眼泪还是“啪搭啪搭”往下掉。

    “孙青,她过马路的时候对我说,说她下次要告诉爸妈,说她很幸福。可这个傻子,为什么她会用这样的方式去说呢?幸福不是活着给人看么,去了那里,又怎么幸福?”

    孙青静静地听着她,就像以往的大多数时候一样。她并不是太懂得如何劝人,尤其是一个刚死了亲人的人。但她一直是一个最温情的陪伴。

    房间里,不知道过了多久,嘤嘤的抽泣声才没有了。

    占色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就算崩溃痛苦,也会很快调整过来。

    她记得,她是一个孕妇,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

    回到了现实里,她就想到了章中凯。

    “章师兄,他还好吗?”

    妻子和孩子一起死在面前,他能好过么?

    他的命,他与唐瑜一样,也是苦命人。

    孙青目光黯了一下,“他好像也伤心过度……”

    “那他现在人呢?”

    “陈姐来过电话,说他上午从殡仪馆回来,就一直呆在新房里,一直没有下楼,也没有吃饭,样子看着怪可怜的。哎,好不容易要结婚了,孩子都有了,却遭到这样的命运,一尸两命,换了谁都想不过去吧。”

    搓着太阳穴,等孙青说完,占色默然了好久。

    沉默下来的气氛,特别的压抑。

    过了好一会儿,只见她突然慌乱地要起身,躬着大肚子低头找她的鞋子。害怕她贫血又头晕,孙青赶紧蹲下身来给她拿过鞋子穿上,奇怪地问。

    “你要做什么?”

    想到刚才那个梦,说不出来为什么,占色就是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孙青,你陪我去一趟红玺台。”

    “你还是在家休息一会儿吧?外面天都黑了,这大着肚子,冷血说你需要休息,更何况,还没吃东西……”

    老实说,孙青真的怕她会心力不济。她亲自见到了唐瑜的车祸现场,那鲜血染红了婚纱的样子,就连她都无法坦然处之。更何况占色与她是亲生姐妹,还是双胞胎。眼睁睁见到姐姐死在面前,那情绪能好得了吗?

    现在她的情况,少接触这件事,对她更好。

    “不……”

    捂着胸口,占色心有戚戚然,眉头也皱得么紧。

    “孙青,很奇怪,我觉得那个梦很奇怪。唐瑜她没有了,可我却突然梦到她拉着我去她的灵堂……你听说过一种事情没有?双胞胎姐妹,会有一些心灵感应。我刚才一直在想,梦里面唐瑜对我说了什么,她为什么要对我说,这很奇怪对不对?”

    实际上,孙青认为不奇怪。

    一个人的梦千奇百怪,在车祸现场昏过去,梦到唐瑜太正常了。

    不过,看到她神神叨叨的表情,孙青心里发瘆,不好拆穿她。

    “她说什么了?”

    “她说……惊什么……惊什么结婚好幸福……有一个字说得不太清楚……”又在嘴里念叨了一下,占色突然转头,一把抓住孙青的手腕,“孙青,今天是什么日子?”

    “3月6号啊?”

    “我说农历。”

    “农历不知道,我翻一下。”

    一分钟后,孙青皱着眉头,“正月二十一,咦……惊蛰!”

    现代人都注重公历,基本上都不再使用旧农历了。而24节气这样古时候用来用于农事的补充历法,对于现代都市精英们来说,也基本上早就已经被遗忘到了脑后。

    占色头有些晕,却越想越不对劲儿。

    “惊蛰!惊蛰!孙青,我想起来了!”

    她激动的声音,吓了孙青一跳,“想起什么了?”

    “我还记得晏仲谦死的那一天是冬至,对不对?”

    冬至吃羊肉御寒,相对来说,比惊蛰这样的节气更容易让人记住。当然,最为关键的是追命结婚的日子是占色亲自算的,就在冬至的第二天。晏仲谦的死亡时间,正好是追命结婚的前一天。

    所以,就连孙青也记得很清楚。

    “对的。就是冬至。”

    目光沉了下去,占色语气越来越急。

    “孙青,你再查一下8月22日,是不是也是节气?”

    “8月22日?”孙青不明白她的思想,不过也照她的做了,拿着手机翻看了一下万年历,她突然就瞪大了眼睛,惊诧了起来,“是处暑,占色,竟然是处暑。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孙青,8月25日,是我正式去警察学校做岗前培训的日子。而在那之前三天,我陪四哥去顾东川的别墅,那天正是8月22日,就在别墅的游泳池里,甘兰兰莫名其妙的淹死了……”

    “你的意思是说……?”孙青很震惊。

    占色凝重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再多说话,直接拽着她一起去了书房,翻看了前几个案件的档案和文件。发现周大姐的死亡时间是‘谷雨’,在小十三生日前不久。而王薇死在了‘小满’那日。还有,孙成昊死亡的那天,正是‘大暑’,占色记得第二天起床,她还特地翻过日历,却也没有察觉到个中猫腻……

    这一切,不可能那么的巧合。

    就像之前章中凯说所的一样,犯罪人不仅将这些人脸谱化了。还遵循了一种死亡轨迹,一种不同于其他犯罪人常态和共性的犯罪心理。就像他是在寻求一件犯罪艺术,想要从各个方位来诠释他的犯罪理念,一种变态的犯罪理念……

    心狠狠地揪扯着。

    占色不知道为什么,就像心窝子里漏了风,突然感觉到恐惧。

    一个人夺去了这么多人鲜活的生命。而这些生命或许曾经为他所用,或许根本就与他没有关系,但他似乎只是为了满足于自己的犯罪**,就躲在暗处安排了一出又一处,编出了一个恶魔的法则。

    这个关于犯罪心里的想法一旦钻入脑子,她身上就像嵌了冰块儿。

    寒了又寒。

    腾地起身,她目光凛冽了几分。

    “孙青,你打一个电话给陈姐,问他章师兄现在可在红玺台。”

    很快,孙青打完挂断了电话,冲她点了下头。

    “陈姐说,他在。”

    “好,我们现在过去。你先把案子的情况,给机关汇报一下。”

    孙青吃惊于她的反应,“你是现在要过去?我看,还是明天再去吧?”

    摇了摇头,占色觉得只要坐下来一秒,她心里就慌乱不堪。一方面她急需要搞清楚那个与规律和法律有关的犯罪心理问题,章中凯将会是一个极好的人选。另一方面,她也想去安慰一下他,顺便再取一些唐瑜的私人物品做纪念。

    孙青拗不过她,只能照做,不过离开前逼着她吃了晚饭。

    等汽车到达红玺台的时候,路上行人已静。

    天空中,不知何时,又下起来了雪花来。

    一直注视着车窗外面,占色想到今天早上开开心心地过来参加唐瑜的婚礼,不过短短十来个小时,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人已经去了天国。

    胸口一阵憋闷,她难受得紧紧扯住衣角,觉得四肢百骸都不舒坦。

    望向灰蒙蒙的天空,望向被雪花压了的枝头,她默默地想:唐瑜,无论你在哪里,我一定都会替你报仇,找出那个人来。

    进了小区,找到那幢楼。两个人乘电梯直接往唐瑜住过的那间屋子去。

    越靠近,占色心里的憋堵越厉害。心跳速度,血液循环几乎不受控制一般,而一种无法解释的悲愤情绪充斥在胸腔里,让向来淡定的她,怨恨值到达了极点。

    唐瑜,是你死得不甘心吗?

    *

    “嫂子,孙青,你们来了?”

    陈姐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

    只是她今天的热情里,稍稍多了一些黯然。

    占色面色苍白,冲她点了点头,“章师兄呢?”

    侧身指了一下紧闭着门的卧室,陈姐还在唉声叹气,“从殡仪馆安置了你姐回来,他就一直坐在里面了。不吃饭,什么话也不说,看着真让人觉得糟心。”

    一种感同身受的情绪,让占色心里酸了一下。

    吸了下鼻子,她拍了拍孙青的胳膊,淡淡地说,“孙青,你在客厅等我。我进去看看他。”

    孙青没有多说,坐在了沙发上。

    “来,孙青,喝点儿水。”陈姐一如既往的招待她。

    占色挺着个大肚子,一个人走到卧室门口敲了敲门儿,里面没有动静。她皱了下眉头,轻轻一推,门没有反锁,稍稍一用力就打开了。

    新房里,似乎还延续着婚礼的喜庆。

    大红的“囍”字,大红的床上用品,五颜六色的彩带,一株代表爱情的火红玫瑰花静静插在花瓶……一切都没有改变,熟悉的宛如昨天,让她几乎看见了唐瑜巧笑倩兮的一张脸,还有她在布置新房时不停说话的表情。

    新房里没有开灯。

    入目的章中凯只有一个削瘦的背影。

    他一个面对着落地窗户边儿,还是坐在轮椅上,背影寂寥而孤独。

    习惯地抚着高高凸起的大肚子,她轻掩上房门,缓步走到他的背后。

    “师兄。”她轻轻喊了一声儿,情绪悲伤。

    章中凯像是刚反应过来,慢慢地转过轮椅,红着一双眼睛看着她。

    “占色,你来了?”

    眉头蹙成了一团,占色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了他对面不远处,沉默着与他对视了好半晌儿才开口吐出几个字来。

    “节哀顺变!”

    章中凯一脸伤痛、还有疲惫和憔悴,往日那云轻风淡的样子不复见。

    “你也是,节哀顺变!”

    “听说你没有吃饭?”占色又问他。

    “你吃了吗?”很平淡的话,可章中凯说出来,声音低沉得让人几欲落泪。

    占色吸了一下鼻子,缓缓点下头,看着他难受得暗沉一片的脸,轻轻地劝说:“师兄,不管怎么样,姐姐和孩子去了,咱们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下去。姐姐她要是知道你这个样子,她在天上看着,也一定会伤心的。”

    扯了扯嘴角,章中凯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来。

    不过,却没有说话。

    “师兄,我发现了一个事情,想请你分析分析。”占色慢悠悠地将刚才在家里得出来的结论告诉了他,见他听完了没有什么反应,随后又说,“师兄,我知道你的犯罪心理画像很厉害。有了这些线索,有了这么多的卷宗打底,你有把握画出那个人来吗?”

    “占色!”盯着她固执的眼睛,章中凯眼圈儿通红,“你的性格真好,我不如你。在这种时候,我做不到理智的去分析案情,我真的不能。”

    狠狠抿了下唇,占色握紧了拳头。

    “唐瑜她……她一定死不瞑目,要让我给她报仇……我梦见她了。”

    双手使劲儿搓了一下头发,章中凯长长叹了一口气,痛苦地说,“占色,交丶警队那边儿已经有了结论了。刹车故障……那个司机也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他怎么可能与你说的那些案子,扯得上关系?”

    被他噎了一下,占色目光一淡。

    “难道,你竟然相信是巧合?”

    “是!我相信。”章中凯说得有气无力。

    占色却不会相信。暂且不说唐瑜以前的身份本来就与satan和权世衡扯得上关系。就说在这个“24节气”上的凑巧,她觉得肯定就是那天她告诉四哥的那种‘逻辑联系’。

    不过,她理解章中凯。

    在这种时候,让他做这事儿,确实有些残忍。

    毕竟每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不一样,不是每个人都像她占色。

    不想再强人所难,她看了看新房里喜气洋洋的布置,轻声说,“那好吧,师兄,你也别太伤心了,先去吃点儿东西,然后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过去的……这件事,就交给我自己来。”

    看了看她挺着的大肚子,章中凯侧眸过来。

    “你想做什么?”

    她想做什么呢?占色知道,她忘不掉梦里牵着她的手去自己灵堂拜祭的唐瑜,只要一想,心里就说不出来的悲哀了。闭上了眼睛,她把话一字一句说出来,几乎就没有什么力气了。

    “我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打破他的犯罪艺术和犯罪轨迹,不能再让”24节气案“的悲剧重演。”

    章中凯苦笑了一声儿,似乎对于她的执著有些无奈。

    “你啊!哎,心里可有什么想法了?关于他犯罪心理的?”

    “有一些!”占色语气很坚定。

    轻轻‘哦’了一声,章中凯皱起眉,“说来听听!”

    换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占色再次慢慢地闭上眼。

    只有闭上了眼睛,忘掉眼睛看见的,心的敏锐力才会到达极点。

    眼里一片黑暗,一开始她有点儿茫然。

    脑子里,一个个冰冷的案件现场,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一个人不同的表情,一滩滩鲜红的鲜血来回的放演……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让她不寒而栗的黑白色灵堂,那一个关于唐瑜的梦。

    她觉得唐瑜的眼睛,好像在看着她。

    再一次狠狠吸气,她好不容易才迫使自己的心绪静止下来,停顿了一下,就像在做犯罪心理画像时候一样,把章中凯当成了画手,声音平静的阐述。

    “犯罪人性格过度敏感多疑,心胸狭窄,对于伤害耿耿于怀,在现实生活中会发现得特别有进取心,对于成功或者荣誉感特别看重。如果得不到,就会紧张不安,但是,犯罪人着重个人修养,不会公开表现出埋怨和指责,相对于典型的偏执型人格犯罪来说,犯罪人属于特例,他会与周围的人关系都处理得特别好……甚至于,我认为犯罪人对犯罪心理有相当的研究。”

    新房里静静的,只有她自己的声音。

    “根据案件的前后关联,我认为第一个案件,周大姐死在谷雨,可能只是一种巧合,而犯罪人正是发现了这个巧合,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为什么这么认为?”章中凯突然问。

    “因为周大姐被她老公砍死,死亡现场最难看,更没有任何艺术性可谈。而王薇自杀死在床上,很干净,穿了最漂亮的衣服,还写了一封深情的遗书,在犯罪人看来,很有艺术感。”

    “然后呢?”

    “甘兰兰裸死在游泳池,这很奇怪。犯罪人要杀她,完全可以选择很多方法,为什么要让她那么死?究其原因我认为,这对犯罪人来说,应该也是一种死亡艺术的表达。还有,孙成昊性猝死、晏仲谦与女人相缠而死在浴缸里,虽然都是不同的死法,其实也都包含了犯罪人同样的心理……艺术性死亡。甚至于,从这两点上面,我还怀疑,犯罪人在性方面很压抑,有着强烈的自卑……”

    “那么……”章中凯的声音有些幽幽的,“唐瑜呢?”

    心口一痛,占色缓缓说,“还有比穿着婚纱飞起来的死亡方式,更美的吗?”

    章中凯没有回答。

    占色一直闭着眼睛,看不见他的表情。

    屋子里,除了两个人的呼吸,再没有其他的了。

    似乎又考虑了好久,才听到占色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样的人,一般都没有幸福的童年,在生活中经常会被人瞧不起,这才推动了他的扭曲人格形成。而且,很有可能还受过伤害,甚至于身体有残缺……我推断,年纪应该在25至30岁之间。身材偏高,偏瘦,身高约在175—180左右……”

    说到这里的时候,综合一条条信息,她的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儿。

    而这时,章中凯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那你总结,他的犯罪心理是怎样?”

    死死闭着眼睛,占色压抑着心口的狂跳,一字一句说得极为艰难。

    “他在享受犯罪,享受踩低别人智商的快感。因为他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说到这里,她慢慢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双冷漠得近乎冰块的眼神儿。

    “我说得对吗?师兄?”

    冷冷地看着她,章中凯没有说话。

    占色也看着他,脑子里乱糟糟的,忽然就想起了她第一次在吕教授家里见到章中凯的样子来。在那个时候,她记忆中的章中凯,阳光,斯文,帅气,学识渊博。在学生堆儿很有人缘,中政的女生为了追求他,都快要挤爆头了,个个乐意为了她鞍前马后。

    而这一刻。

    她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曾认识过他。

    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冷酷和残忍,让她的心沉下了谷底。

    “师兄,你怎么不说话?”

    双手捏在轮椅的两边儿,章中凯轻轻地摩擦着已经被他的手打磨得很光滑的扶手,突然浅浅一笑,表情再没有了刚才表现出来的那种悲痛和难受,轻松的样子,再一次变成了那个飘逸若仙的章师兄。

    可是,却笑得占色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色色,你总是这么聪明……告诉我,你怎么想到我的?”

    “你还记得吗?有一次,吕教授给了我们几个关于犯罪智力的测试题,其中有一个就是关于12生肖犯罪的……我们几个研究生都按自己的理解做出了答案,结果,只有你的心理逻辑异于常人。吕教授当时很开心,说你有天赋。可是,后来她又笑叹着补充了一句:一个对犯罪心理研究有心赋的人,其实,也是一个具有犯罪天赋的人。”

    占色说得很哽咽。

    坐在轮椅上的章中凯,看着她,突然一笑。

    “呵呵,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难道不知道吗?有的时候,人笨一点其实没有什么不好。可你啊,总是这样儿,一定要把人最真实的的‘恶’挖出来曝晒。知道得太多,又有什么意义?”

    没有回答他,占色声音很冷,“你是蝙蝠?”

    章中凯也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突然双手撑着轮椅,慢慢地站了起来,身上还套着新郎礼服的他身躯显得颀长清瘦,除了左脸上依旧没有褪去的畸形瘢痕之外,整个人表情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妥。

    可是,在他一步一步走向占色的时候,她的心里却突地发凉。

    “怎么回事?你的腿……没事?”

    说到这里,她恍然大悟,又是一惊,“那次我在路上,见到的人也是你对不对?”

    高高的站在了她面前两步处,章中凯顿住了步伐。

    蹙着眉头,他的表情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快乐,而是沉思着慢慢地低下头来,看了看他隆起的肚子,不回答她的话,却是自言自语地说。

    “不知道这个肚子,权四爷肯出多少价钱?”

    “章中凯,你别胡来……”

    在得知他的腿没有问题之后,随之而来的心慌,主宰了占色的神经。

    几乎就在章中凯低头的刹那,她扯着嗓子,尖利地大喊了一声儿。

    “孙青!救我——”

    “别喊了!”章中凯淡淡地笑着,面色温柔得真不像一个坏人,“她这会儿肯定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你什么意思?”

    “你说呢?”

    一阵恐慌汹涌而来,占色脑子飞速运转,突然间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那个一直藏在zmi机关的内鬼,就是陈姐?对不对?上次吊扇事件,还有以前的一次次泄密,都是她干的?”

    “聪明!”

    章中凯声音沙哑,又走近一步,弯下腰来,轻轻挑起她的一撂头发,在鼻子上闻了闻,像是特别心痛地看着她说,“色色,唐瑜死了,你是不是哭得很伤心?你看看你,两只眼睛都红了,看得我真的好心痛。”

    下意识地挪开身体,占色退开瞪视着他。

    “你好恶心!连自己的女人也能下得了手?”

    “呵,我不喜欢背叛的人!”章中凯轻轻地叹息着,声音里满是惋惜,整个人看上去凄凉得不行,好像他不是杀人的那一个,而是被杀的那一个,“色色,本来我也给你安排了一个节气……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比较喜欢哪一个?”

    “章中凯!”

    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想到唐瑜,占色觉得喉咙口像是被铅块儿给堵住了,泪水溢满了眼眶,却怎么都没有掉下来。

    “你于心何忍?她什么时候背叛过你?对,她生过孩子,可以前那个男人……不是她自愿的,那叫什么背叛?更何况,她还怀着你的孩子!你怎么想的?”

    “孩子?”章中凯突然诡异地一笑,“你觉得她真会有孩子吗?”

    目光一沉,占色嗓子凉透,试图往外走。

    “你什么意思?”

    一把捞着她,章中凯又低头看了下她的肚子,“没有孩子,根本就没有孩子。”轻轻笑着,他突然哧了一声儿,接着说,“我不过给她做了一个这样的催眠……让她误以为有了孩子而已。”

    艰涩地咽了下口水,占色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瞧你问得!如果我不那样做,权四爷又怎么会走得那么放心?”章中凯的笑容很明亮,声音也轻松了起来,好像做了一件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一般,“他大概也无法想象,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伤害自己的亲生骨肉吧?”

    一阵阵潮涌般的悲愤情绪堆上心来,占色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在发颤。

    “吕教授的磁带是你偷的、对卫错催眠的人也是你!还有,唐瑜之前的记忆也是你置入的……就连我恢复催促记忆的指令,也是你更改的对不对?”

    “占色……”章中凯看着她,柔情万种地说,“你真聪明,让我更加喜欢了。”

    “告诉我,我恢复记忆的指令是什么?”

    章中凯柔和的脸一沉,“你永远也不会猜得到,我自然也不会告诉你。色色,你不会明白,一个人带着缺憾生活是什么样的……我想要你也品尝一下缺憾的感觉。不完整的记忆,就像我不再完整的身体一样……而我遭受的这些,全都是拜你的男人所赐。”

    嘴角颤歪了一下,提到权少皇,占色反常得淡定了许多。

    “这么说来,他早就怀疑你了?”

    “是,他一直怀疑我。色色,你知道他对我都做了什么吗?除了汽车自燃事件之外,他为了试探我的腿是不是真的站不起来了,让人假装不小心用滚烫的开水淋在我腿上,在残疾人通道上放上障碍,逼得我坐在那里,等了三个小时才等来人帮我,还有……”

    目光里露出一丝狰狞,章中凯突然撩起裤腿来让她看。

    那腿上已经愈合的伤痕,红红的肉像蚯蚓一般爬在上面,看上去狰狞恐惧,而他凄厉的声音,则是恐怖之最。

    “可惜!我都忍下来了!他以为我真是一个废物了,哈哈……他却不知道,我可能忍人所不能忍……你明白吗?只有我,才能忍得下来。”

    “他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你!”占色冷冷地看着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是说我是蝙蝠么?”章中凯笑着反问。

    “我是说,除了蝙蝠的身份之外,你还有什么样的身份?”

    “色色,你这脑子啊,想得太多了……”章中凯淡淡地叹了一声儿,掌心抚上了她的脸,“有些事情,不该你问的,就不要问了。你问了我就会回答你吗?你傻不傻?”

    自嘲地冷笑了一下,占色直视着她的眼睛。

    “就算你心里有委屈,杀人就能解决吗?你学了那么多年的犯罪心理学,为什么不能看透这一点?那是解决不了的。”

    章中凯淡淡地笑,在窗外雪花下的光线泼洒下,他整个人阴暗得像个影子。

    “色色,你不明白吗?看透别人容易,正视自己最难。”

    占色承认,他说得对。

    这会儿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也没有心情关心学术。

    她只想知道,他接下来的想法。

    “说吧,你打算把我怎么办?”

    盯着她沉默了片刻,章中凯缓缓抬起她的下巴来,意味深长地说:“你不要害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谁让我这么喜欢你呢?你说,如果我要把你怎么样,你现在还能好好地坐在这里吗?”

    占色嗤声儿冷哼,“那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你的好心了?”

    “呵呵,那倒不用……”章中凯浅浅的笑容,一如当年的阳光,“因为我对你,从来都没有安过好心。你猜测得很对,权少皇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付我,在中政的时候,我接近你,确实有目的的……”

    “什么目的?”

    “可惜了,我不想告诉……”

    最讨厌这样的对话了。

    占色瞪着他,也不想做这种没有意义的兜圈子。

    略略考虑了一秒,她冷笑一下,淡淡地说,“那按你的说法,你把孙青撂倒在这儿,难不成就为了与我聊一会儿天,坦承一下自己的罪孽?这会不会太傻?”

    “挑衅我?!”

    章中凯细细縻挲着她的脸,一张混合着文雅与狰狞的面庞,此时显得很难看。

    “行,我告诉你也无防。这一次,我会用你这一个大筹码,来换一个大的物件儿!”

    眼皮儿微微一跳,占色看着他,没有吭声儿。

    却听得章中凯轻轻补充,“比如……权少皇的命!你觉得划算吗?”

    “很划算!”占色冷冷说,“不过章中凯,我得告诉你。权少皇这个人毛病特别多,而他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不肯吃亏,从来不肯吃亏。而且……自从我认识他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有人占过他的便宜。当然,你的想法很美好,但要他命的人,一般结果都很惨,你考虑好要试吗?”

    她说得严肃,章中凯却难得的哈哈一笑。

    “有点儿意思!”

    又重复了一遍‘有点儿意思’这句话,他的口吻更加淡定了起来。

    “那么你认为,用你和肚子里孩子的命,来换他的命和北X—21D,他会怎么选择呢?”

    占色冷哼,不答。

    而下一秒,章中凯已经把疑问句变成了肯定句。

    “他会同意的。在他的心里,整个世界都没有你来得重要。”

    轻轻勾了一下唇,占色微微眯眼,一脸云淡风轻,“你说得对。可你觉得,我会让他为了我丢掉性命吗?不会。我一定会先死,死在他的前头,不会让他为了我去涉险。我相信,那也是一种很幸福的死亡。就像唐瑜她一样,虽然你骗了他,可她死的时候,是幸福着去死的。”

    一提起唐瑜,章中凯声音一沉。

    “你这个冷肠冷心的女人,你会舍得去死?”

    抬手捋了捋头发,占色苦涩地一笑,“那是以前,冷心冷肠因为对象是你。不过现在我觉得……”轻轻笑着,她脸上闲适的笑意,染得她苍白的脸多了一些恬散,而她轻轻抚着小腹的手,更是显得安详。

    “为了爱人而死,死得其所,没什么不好。”

    章中凯目光一眯,怔了一下。

    “你想得美!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的命在我的手上,我要什么时候死,谁还能拦着?”占色轻笑着,语气里满满的全是对他的嗤笑,“像你这样有着偏执型人格的人,是永远不会理解何谓真爱,何谓付出的!章中凯,你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幸福,因为你亲手放弃了唐瑜,放弃了权少皇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给你的一次幸福的机会!”

    “他给我的机会?”章中凯嗤之以鼻。

    “对!”

    冷冷嗤道,占色的话里,没有半点儿玩笑的成分在里面,“章中凯,既然你说他试探过你,你也应该知道,依他的性格,为什么没有动你?那是他在给你的机会,给你一个走向正常生活的机会。如果我没有猜错,让你念情的也不是你,而是你的亲爹!因为你是权氏五术的后人,要不然……也不会等到你会有机会来祸害他!”

    占色的话铿锵有力,把章中凯说得也是一愣。

    可是不需要多说,他也知道占色说的就是实话。

    然而……

    淡淡一笑,他自嘲地望了一下天花板,满目悲痛。

    “那又怎么样?我当初是有目的的接近你。可是占色,我没有害过你,相反我喜欢你,关心你,处处帮衬你,维护着你,不那些人不来对付你……可是,他给我的是什么,你看看我的脸,换了是你,你应该去感激他的恩赐吗?不,不会,他就是一个魔鬼!”

    “你才是一个魔鬼。”

    恨声骂了回去,占色狠狠抽了一口气,才抚了抚肚子平静了下来。

    “我不知道这中间有什么问题,但我的男人,他是我见过这世上最有担当的男人。就算那件事真是他干的,也一定是因为你自己有问题。”

    “哈哈哈……”

    章中凯大笑了起来,笑到最后全成了呜咽一般的苦涩。

    “我一心维护的女人……就是这么看我的……哈哈……”

    在他凄厉得几近崩溃的笑声里,占色一直在沉默。

    沉默当然没有金,却可以让她理清楚自己的思维。

    现在她的人落在章中凯的手里,孙青被人制服了,她应该怎样才能脱身。她相信章中凯不是一个人,在他的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人物,因为权少皇说过,这一个阴谋之大,可能他都想象不到。而现在,绕来绕去,好像都是权氏五术在内斗。

    另外……

    她记得,四哥还说,蝙蝠或者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可是看章中凯的样子,像意识到了吗?

    缓缓抬头,她直望过去,“章中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五术哪一家的后人?”

    章中凯瞥她一眼,声音很轻,“命!占色,你也没有想到吧,那年的一场浩劫,我们都成了孤儿……父母都惨死了,而这一切,都是权家人干的,我们祖祖辈辈为权氏卖命,得了什么样的结果?所以,权少皇他该死!该死!”

    “章中凯……”占色突然盯着他,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爵爷是谁?”

    章中凯偏过头来,看着她明明灭灭的脸。

    “你问这个做什么?!”

    一字一顿,占色说得十分缓慢,“你不是蝙蝠。”

    她话音刚落,章中凯还没有回来,在卧室的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阵急切的脚步声,伴随而来的是一个男人低沉的嗓子。

    “你说得对,他不是!”

    ------题外话------

    妹纸们,从明天开始,二锦就要请假写大结局了。每次走到这里,心里总有一种千言万语,却不知道如何诉的感觉。

    感谢的话说了太多,这里就不再一一说明了。权老五的故事暂时搁置了,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二锦的新坑《一品医妃》,那是一个与《强占》里鎏年古井壁上的篆刻字“生死轮回,此情不移,鎏年古井,寿与天齐”有关的故事,也与《宠婚》里天蝎岛温泉池壁的《金篆玉函》有关的故事……当然,也与《步步惊婚》里的《金篆医典》有着密切的联系。

    敬请收藏!收藏对作者,是最大的鼓励,木马!

    Ps:大结局全部写完的时间,最多不会超过十天!争取在12号放一部分上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