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蒙山军 > 第五节周毅回来了

第五节周毅回来了

推荐阅读: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随身带个侏罗纪遮天之万古独尊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蒙山军最新章节!

    在训练开始后的第三天,终于有了蒙山大队的消息。五丈松的哨兵发现了情况,龙谦紧急集合起正在做队列训练的队伍,荷枪实弹上了东寨的阵地,最后是虚惊一场,上山的是自己人!

    一共跑回来七十七个人,其中还有几副担架。龙谦急忙将这些人迎进光明寺。他们都是跟随东路主力突围的,六个步兵队和缁兵队的人都有,唯独没有骑兵队的人,由负了伤的三队队长周毅率领重返蒙山,终于会合了坚持下来的龙谦的八队余部。

    周毅没有想到龙谦已经顺利返回了蒙山,瞧着比过去干净整洁的光明寺正院,心情异常复杂。

    从腿部负了重伤一路被担架抬回来的周毅口中,龙谦总算得知了大队的消息。

    他们果然在山下中伏了!大队顺利地下山,朝着预定的目标——蒙阴前进,第一天平安无事,第二天上午行进至蒙山至蒙阴的无名谷地时遭遇到官军的拦截。

    当枪声响起,指挥前军的孙德明和周花南寄希望于不过是小股的防营,于是组织部队强攻,但官军的枪打的很密,五、七两个步队在一刻钟不到便死伤了三四十号人,等炮声响起,周花南终于意识到占据了谷地两侧的不是一般的官军,而是与自己交过手的新军精锐,拉住了又暴怒不止的孙德旺,建议立即撤退回山。孙德旺不等做出决定,一颗开花弹在他俩附近炸响,孙德旺当即阵亡,周花南身负重伤,挣扎着下达了由七队断后掩护,掉头返回的命令,不久,周花南也因失血过多死了。两个步队乱哄哄地往回跑,与后续跟上来的部队挤在了一处,刘豫才问清情况,决定回返蒙山,但孙德旺不同意,认为回山不过是等死,而孙德明之死激怒了这位早已将当年勇武消磨殆尽的老寨主,决心为胞弟报仇,于是率领骑兵队——他最精锐的卫队冲阵,战斗又打响,限于地势,骑兵队在官军准确的射击下伤亡惨重,连一处阵地也没夺下来,可怜蒙山寨的人马自从他们成立起就没有打过正规的攻坚战,哪里是占据地利并且有大炮助阵的官军的对手,孙德旺还没有摸清对手的兵力,后路乱了!当官军突然从他们的来路杀出,蒙山寨的响马们立即懵了,不到一个时辰,大队被打散,孙德旺被俘,刘豫才、农孟夫先后战死,除却少数乘乱攀山突围,蒙山寨主力就此覆灭。

    腿部负伤的周毅还算冷静,控制住了三队,乘乱杀出了重围,在山里转了几天,又会合了不少零星突围的伙伴,最终决定返回蒙山再做打算,这个决定是需要勇气的,最后证明周毅的决定是正确的。

    “大当家真的被俘了?还有其他几位当家的,真的都阵亡了?”龙谦关切地追问。关系到他的“篡权”大计,龙谦不能不小心一些,他知道孙德旺在蒙山寨的威信,如果大当家健在,他另立山头自立为王的计划就要做修改。

    “千真万确。我叔带前队,都说他阵亡了,我没见到他老人家的尸体……可怜我叔英雄一世,却落个曝尸荒野的下场,但刘当家死了我是看到了,”周毅左腿中了一枪,伤口已经化脓了,散发着难闻的臭味,“大当家见情势危急,决定分路突围,三队跟大当家这路向北冲,当时还有二三百号人吧,但官军越杀越厚,而且洋枪很多,子弹密集的像雨点,弟兄们伤亡惨重,大当家崴了脚,让邱志成背着走,我看的很清楚﹍﹍但很快就找不到他们了,我腿上挨了一枪,战场上非常混乱,后来听到官军大叫:抓到孙德旺了,抓到孙德旺了……我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带着弟兄们拼死冲进林子,和我在一起就剩下三队的三四十号人,我们躲了几天,躲过了官军的搜捕,估摸着官军肯定撒了大网,现在最安全的反而是蒙山了,于是往回折,路上又遇到其他几个队的兄弟﹍﹍最后汇集了百十号人,一些人信不过我,朝别处去了。”周毅断断续续地讲述了大致的过程,“龙队长,蒙山寨完了,真的完蛋了。”

    说完,周毅竟然大哭起来。

    龙谦心想,这个周毅还算有些谋略,晓得看上去危险的地方反而安全,“周队长,你别泄气,蒙山寨没有完。你在,我也在,手下还有一百多好兄弟嘛。先让我看看伤,别的以后再说。”

    让周毅平躺下,龙谦解开沾满乌黑血迹的破布检查了周毅的腿伤,面色一沉,“必须你马上去医护所,子弹留在里面了,要马上动手术取出来,”吩咐赶紧将周毅送至医疗所。

    所谓的医护所设在光明寺西配殿。护理人员就是那七个记女,但没有专门的医生。山寨本有三名擅长治理跌打损伤的医生,但都跟着孙德旺突围走了。

    龙谦看过周毅的伤,子弹仍留在腿里,不及时治疗的话铅毒会渗入血液,在这个时代就必死无疑了。思虑之后,龙谦决定亲自当一回外科医生。

    听说龙谦要亲自为周毅做手术,医护所门前聚集了一群人,更多的是跟随周毅回山的三队士兵们。

    “鲁山,借用一下你那把刀。”龙谦对站立一旁沉思的鲁山说。

    “哦,”鲁山随手将飞刀甩过来,刀光划出优美的弧线。

    飞刀在众人的注视下被龙谦稳叼住了刀柄。龙谦欣赏过这把鲁山视为珍宝的飞刀。刀长八寸,钢口极好,龙谦常借用这把锋利无比的刀去剃自己茂密的胡须。他怀疑这把造型怪异的飞刀来自境外,但鲁山坚持说这是他祖传之物。

    “孙娟,孙娟,”龙谦大声喊道。

    正在给伤号清洗伤口的孙娟从屋子里跑出来,“你叫俺?”

    只有龙谦这样称呼她,之前她们都有不雅的外号,但龙谦从未叫过她们的绰号。

    “马上要给周队长做手术,赶紧准备干净的纱布,哦,就是我让你准备的那些布条。另外,用盐水把周队长的伤口仔细清洗,一定要洗干净。还有,这把刀用开水煮一下,至少一袋烟功夫。对了,还有那个从平邑寨带回来的玻璃针管,放在开水里煮上十分钟。哦,就是两袋烟的功夫。”

    孙娟已经懂得手术的含义,“啊,周队长回来了?”

    龙谦没有回答,对走进医护所的孙娟背影喊道,“给我准备洗手水。”

    “哦,哦,”孙娟一叠声答应着。

    “龙队长会医术?”跟周毅逃回蒙山的原三队一个小兵惊奇地说,大概这小子是周毅的亲兵,叫傅三狗,刚才就是他抬着担架将周毅送过来的。

    “我们龙队长本事大着呢。”鲁山说。这几天龙谦给八队的伤员们至少做了五个外科手术,对于龙谦层出不穷的本领,八队的“老人”们早已见怪不怪了。

    “你叫什么名字?”在等候孙娟准备器械的空当,龙谦问那个抬周毅过来的亲兵。这个小伙子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五官清秀,像个大姑娘。

    “俺叫傅三狗。”

    “多大了?上山多久了?”龙谦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影子,也是,蒙山寨数千人,自己上山时曰短,不可能记住所有的人。

    “十八。前年上的山。”

    “为什么上山?”

    “爹娘都死了,活不下去……”

    是啊是啊,龙谦心想,中国的百姓是最善良的种群,如果不是万般无奈,谁会上山为匪呢?

    看周毅的状态,龙谦判定他失血甚多,龙谦想为先他输点血。好在从天主教堂拿回了这个明显是洋人的东西,是封国柱拿回来的,当初估计是看着好玩,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仔细洗过手,孙娟们也将手术前的准备基本完成了,龙谦将“观众”们都赶出去,只留下几个充当“护士”的女人。

    当龙谦用针管从自己手臂上抽血时,大家已经明白了龙谦这样做的含义了,周毅很感动,“龙队长,我﹍﹍”

    “不要说话!你失血太多。不输点血,怕你承受不住。”

    周毅所在的屋子没有其他的伤员,这是按照龙谦给医护所所定条例布置成的手术室,但聚着医护所全部的七名护士,这些前任记女们听说龙谦要亲自开刀为周毅做手术,都凑过来观瞧。

    年纪仅次于孙娟的张红草长了一张漂亮的瓜子脸,她紧张地问,“你要给周队长灌血?”张红草的声音显得很紧张。

    这个时代的人都信奉孔圣人的教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哪能将自己的血随便给人呢?

    “是,不输血他受不住。”拿过开水煮过的针管,龙谦找到自己的静脉,推入针头,在几个女人惊奇的注视下,深红色的鲜血慢慢地充满了透明的针管。龙谦抽满一管,走进躺在床上的周毅跟前,用同样的方法在他右臂上找准静脉血管,将针管里的血慢慢地推注进去。

    “孙护士,你来,照我刚才的样子抽血。”接下来的工作,龙谦交给了孙娟。

    “怎么还要抽呀?”

    “刚才一管最多二十五毫升,最少要抽八管。不要嫌麻烦,下面你来吧。”

    孙娟不懂什么叫毫升,但会数数,“要八管啊?那要抽多少血呀……”

    “不要啰嗦!”龙谦厉声道,“还记得我说的医护人员的使命吗?医护人员在工作的时候,每一分钟都是跟死神赛跑!快,这次你来为他输血!”

    “不,我做不来。”孙娟慌张道。

    “这是你们必须学会的课程,”龙谦正色道,“快,周队长的命就掌握在你手里。”

    孙娟不再推脱了。当血液慢慢充满了针管,孙娟的手就不抖了。手里的针管顺利地为周毅再次输入。

    一连为周毅输了八管血,龙谦松了口气,“把针管洗干净,好好保存。今后还会用得着。”

    “龙队长,这样灌血就行?”孙娟很仔细地看了整个过程。

    “应当叫输血。这是件很复杂的工作。不止是找准血管。关键是不能乱输血。记得我给你讲过,每个人的血质都不同。输血是让失血过多的伤员迅速康复的最好办法,但一定要注意不能将不同血质的血混在一起,那样会出人命的。还好,我的血不碍事。”龙谦舒了一口气,“我知道我的血质可以为所有人输血,但我不知道其他人的血质。这个方法,暂时还不能推广。”

    周毅被放在简陋的手术台上,龙谦吩咐将周毅绑了起来,“周队长,没办法,接下来会很疼,你一定要忍住。”

    输过血的周毅似乎缓过点气,依旧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苦笑,“我的命是你给的了,你就来吧,我忍得住。”

    “给周队长一条干净的毛巾,让他咬住。”龙谦俯身仔细查看伤口,神情凝重,“孙娟你过来,看我怎么做,用心记。”

    屋子里还有其他由记女而转变为护士的女人们,闻言都凑过来。

    “挤一堆干啥?给龙队长腾开地方。”孙娟呵斥同伴们。

    傅三狗蹲在殿外,听到周毅沉闷的哼叫,蹲在地上无声地啜泣起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傅三狗感觉到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下,“起来吧,你们队长的命大概保住了。这几天你就留在这里照顾周队长吧。另外,听她们的吩咐,帮她们做事。”龙谦给周毅做完手术,出来透气,叫起蹲在地上发呆的傅三狗

    傅三狗站起来,又扑通跪倒,“小的给龙队长磕头,谢谢龙队长。”

    “起来,以后不兴随便跪人,除掉你的父母祖先,谁也不跪。”龙谦拉起了傅三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续南明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

蒙山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wanglong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wanglong并收藏蒙山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