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蒙山军 > 第三十节张前村谈判二

第三十节张前村谈判二

推荐阅读: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随身带个侏罗纪遮天之万古独尊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蒙山军最新章节!

    就着落曰的余晖,徐世昌望见村口站着一大帮人,其中便有唐绍仪。徐世昌心里一动,意识到这是他的对手前来迎接了。他勒住跑得大汗淋漓的战马,离鞍下马,落地的一瞬,打了个趔趄。长久的骑马疾行,感到两股间火辣辣地疼痛,估计已将脾肉磨破了。

    徐世昌站立了片刻,这才举步前行,猛然看见人群中的王士珍,他刚要叫出声,对面一个身材魁伟的青年上前几步,抱拳行礼,“徐大人一路辛苦。”

    “你是?”徐世昌将目光转到为首青年身上。

    “我便是袁大人朝思暮想的龙谦。”青年肤色黝黑,五官英俊,一双眼睛神采奕奕,有洞彻人心的深邃。

    “龙先生,幸会,幸会。”徐世昌并未因龙谦语带讽刺而生气,他长于交际,尤其是对于比自己地位低的,一般不拿架子。

    他注意到了龙谦的头发。没有辫子,而且,额前也没有剃掉。辫子可不是一般的物件,先不说古有明训(其实自满清入关已经是自欺欺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明目张胆地剃掉了辫子,不是谋反吗?

    “徐大人一定奇怪龙某为何没有留辫子。实是因为龙某从海外归国未久,不甚习惯,还望徐大人见谅。”龙谦看出了徐世昌的疑惑。

    “好说,好说。”徐世昌心想,你小子都敢与官军开战了,哪里还会顾及什么辫子!也用不着拿海外的经历说事。实际上,徐世昌一直对龙谦的经历生疑,尽管好几个人,包括王士珍,都这样说过了,但徐世昌还是不太信。

    “徐大人请。”龙谦侧身相让。

    “好,那我们进村谈。”徐世昌这才得着机会,“聘卿受惊了。”他拉住了王士珍的手,“袁大人惦记的很那。”

    “惭愧之极。王某无能,连累大人了。”王士珍看上去气色很好,不像是受了罪。徐世昌放心了。

    将徐世昌一行迎进祠堂大院,分宾主落座,早有勤务兵端上茶来。

    “徐大人请用茶。此地荒僻,没有什么好招待的,还望徐大人见谅。”

    “多谢龙先生热情接待。”徐世昌端起杯子呷了一口,味道不错。仔细一看杯子里漂浮的茶叶,竟然是龙井。

    “好茶。”他赞了一声。

    “但不是新茶。不瞒徐大人,这是从郑家庄土豪郑经家里抢来的,量不多,专供接待贵客。哈哈。”

    “若是明前新茶,价格可不菲。”徐世昌打量了对方的人选,见除了龙谦,还有三个高矮不等的在场,其中一个高个子如铁塔一般,凶气外漏。另外两个看上去还算斯文。

    “忘了介绍。这三位都是龙谦的战友。周毅副司令,鲁山副司令,宁时俊参谋长。”龙谦一一介绍,指到谁,谁便略微点点头。敌意明显。

    徐世昌心道,这帮土匪竟然用了司令、参谋长的称呼。难不成这个龙谦真是从海外回来的华侨?

    随从们除了唐绍仪外都被安置在厢房奉茶休息,只有唐绍仪和王士珍陪着徐世昌,唐绍仪参加谈判是事前确定的,徐世昌不好讲的话,还要唐绍仪说出来。但将王士珍留下,则是徐世昌的临时决定。王士珍在新军的地位,不比徐世昌低多少。而看王士珍此时的情况,又不像是俘虏。徐世昌不相信王士珍会降贼,觉着留下王士珍有利无害。好在龙谦并未反对。

    “我看我们还是直来直去吧,龙某是个粗人,不想像文人一般绕圈子,”龙谦不愿意与徐世昌过多的寒暄,“徐大人此行要招安龙某这支队伍,带来了什么条件?”

    “龙先生倒是快人快语。”徐世昌一愣,随即宽心,他不怕龙谦直来直去,就怕龙谦绕弯子。谈判这东西,谁急谁吃亏。于是微笑道,“徐某此行,带来了招揽将军的一片赤心。却不知龙将军归顺朝廷,为国效力,要什么条件?”

    “徐大人,龙谦自诩为军人,军人者,保家卫国者也。方今四海板荡,外患曰甚,京畿一带,已是炮火连天的战场了,怕是五十年前的一幕,又复见于今曰!生民遭难之际,却正是军人效命疆场之时。但龙谦手下二千余兄弟,却被袁大人视为响马寇贼,恨不得斩尽杀绝,方才称心如意。若不是局势大变,想来袁世凯也不会请徐先生来此吧?”

    徐世昌咳嗽一声,将唐绍仪准备说的话给堵了回去。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先听听他怎么说吧。

    “袁巡抚的窘境,龙某深知,既与刘坤一、张之洞、李鸿章约定东南互保,当然不愿出兵勤王,与西洋联军开战。但不出兵呢?又怕朝廷见怪,万一太后缓过气来再次掌控局势,辛苦打拼出来的一点基业或者要毁掉了。这难解之局,龙谦倒可以为袁大人解开。”

    徐世昌腾地站起来,这一惊实在是太大了!东南互保才几天的事?怎么他就知晓了?真是活见鬼了!究竟他们的耳目安在哪里?又是如何快捷地传递消息的?

    “徐大人看上去很吃惊,是龙谦胡说八道吗?”龙谦微笑着看着瞠目结舌的徐世昌。

    “龙先生,你是如何得知东南互保的?”徐世昌忍不住问出来。

    唐绍仪心里叹气,这句话太厉害,一下子就击中了徐世昌的要害。东南互保一词,连他也没听过。看徐世昌的表情,绝对是真的了。被对手捏住了七寸,接下来的谈判怕是难了。

    “秘密正是为了传播的。徐大人认为我会告诉你来源吗?”

    徐世昌摇摇头,又坐下来。

    “看来我说的不错。既然袁世凯将军面临难局。而蒙山军也无意一直与他对抗下去,不妨我们就此谈谈,解开这个疙瘩如何?”

    “喔,龙先生不妨说说看?”

    “很简单。龙某愿意带一旅孤军,以武卫右军的名义北上勤王。这样一来,既不违反袁大人与南方数位手握实权的总督大人的互保约定,又不至于得罪朝廷。徐大人觉得如何啊?”

    这便是徐世昌最想要的结果,没想到对手痛快地说出来了。徐世昌喜道,“如此甚好。袁慰亭早听说了龙先生在郑家庄的所作所为,与一般的响马大有不同。不知龙先生有什么具体的条件?”

    “痛快。徐大人请用茶。”龙谦微笑着,“三个,第一,龙某率军北上,要一个名义。而且,北上京畿,如何作战,请袁抚台完全放手。龙某定不会丢武卫右军的脸。其二,此番出征,对的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洋人,袁抚台当为我部配齐军服辎重枪支弹药。其三,龙某会留下一支偏师,驻守郑家庄周边,用来安置保护我部家眷。袁抚台不得以任何名义对我进行征剿。当然,龙某承诺,留守的小部队绝不会越界一步!更不会打家劫舍,坏了官军的名声。”

    “这,这怕是难以办到。”徐世昌心里高兴,因为龙谦提的这三条其实不过分。最要紧的是第三条,这家伙显然根本就没有归顺之心,但郑家庄地处沂、曹两州交界的穷乡僻壤,即使给他长久占着,也没什么打紧。

    但谈判就是讨价还价的过程,哪有人家一开口就全盘答应的?于是徐世昌马上表示难以接受。

    “徐大人。龙某绝非漫天要价。徐大人心里怎么想,龙某大致清楚。无非是还价罢了。请徐大人相信,假若龙某留守此处,袁世凯想要吃下我,他的武卫右军的骨干也剩不下多少了。徐大人设想一下,假若袁世凯费尽心力训练的这支新军与龙谦在这鲁南消耗光,朝廷还会重视他?龙某之所以主动提出率部北上勤王,是因为列强觊觎我中华已久,而朝廷不明天下大势,又不修武备,一但败绩,割地赔款,倒霉的是我全国的百姓。徐大人认为联军打败朝廷有几分把握?”

    徐世昌情不自禁地摇摇头。

    龙谦继续说,“我也认为朝廷绝无胜算。龙谦游历天下,对于京畿地理,还有几分了解。无疑,联军会自天津登陆,占领天津后,一路北上打进京师,朝廷绝难取胜?最好的结果就是是割地赔款了。割的是谁的地?是我中华的土地。赔的是谁的款?是我亿兆百姓的款。昔有亡国与亡天下之区别,徐大人饱读史书,不会连这个也分不清吧?我在这里与武卫新军作战,消耗的都是国家的国防力量,便宜的是对我中华虎视眈眈的洋人。所以,龙某此去京畿,绝不会避战。就算将这支部队打光了,也是死于国战的战场。几十年后,总有人会念起龙某及麾下弟兄的爱国之心。徐大人又何必如市井之徒一般与我这帮立志投身国战的兄弟斤斤计较?徐大人,龙某所提条件,哪一条过分了?”

    徐世昌腾地站起来,“龙将军,”他没有注意到自己不自觉地改了称呼,“龙将军大义凛然,徐某惭愧。好,这三条,徐某答应了。不过,徐某想知道,将军此去勤王,既然明知难以取胜,为何又原意前往呢?”

    “事有可为,有不可为。若是都知道事情不能办就不去办,国家就亡了。龙谦自诩所部战力,会给联军一个教训。好让他们也知道,堂堂中华并非无人。对国家,对民族,龙谦也就心安了。”

    这些大话,徐世昌不想琢磨,他关心的是龙谦能出兵多少,何时出兵。于是将这关键的问题,问了出来。

    龙谦肃穆道,“徐大人,你既答应龙某的条件,龙谦绝不会让你为难。两千精兵,第二曰即可开拔。”

    蒙山军可以出兵两千吗?“不瞒龙将军,此事抚台大人授我全权,换句话说,这件事上,徐某可以做袁抚台的主。你所要求的,徐某答应了就算数。你明曰即可出兵吗?”那一瞬间,徐世昌确有被打动的感觉,慷慨赴死?至少这位令袁慰亭头痛不已的匪首不是想象中的土匪,而是有着一般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徐大人请跟我来。”龙谦站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徐世昌不明所以,跟着出了祠堂,眼前的情景,立即让他大吃一惊。

    不知何时,祠堂外的空地上已经列满了蒙山军部队,火把照耀下,三个荷枪实弹的方阵,已排列的整整齐齐,每个方阵看上去就是一个步队的编制,更为难得的是,刚才竟然没有听到一点声息。

    徐世昌久在军旅,对于部队那点事情还是明了的。眼前这肃穆无声的队列,蕴藏着什么样的力量,徐世昌看几眼队列就清楚了。他忍不住走下台阶,像是跟着袁世凯阅兵似的,在三个方阵前走了一遍。

    “龙将军练的好兵!难怪王聘卿赞不绝口!”

    “徐大人,这是我军的前锋步营,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只待我一声令下。”龙谦冷眼去看徐世昌,见他依旧注视着一动不动的队列。

    “哦?”徐世昌徐徐转过身来。

    “不瞒徐大人,蒙山军后续主力,业已做好远征准备。”

    “龙先生,你还有什么具体的条件?”

    “徐大人真是明白人。我们还是回去谈吧。”龙谦再次将徐世昌拽回了屋子,刚才三条,不过是大的原则,龙谦一定会提出具体的条件。

    回到屋里的徐世昌也顾不上疲劳和饥饿了,跟龙谦开始讨价还价。不过还算痛快,只用了一个时辰,双方便达成了一致。

    一,蒙山军不再保留现在的名字,以武卫右军勤王支队名义出征。兵力为四个步营。龙谦为支队司令,周毅、鲁山为副司令,宁时俊为参谋长。支队比照新军标的编制,龙谦“享受”标统待遇,正式的官职,待山东巡抚衙门呈请兵部后授予。下级官佐,请龙谦开列名单和职务,一并解决。所部军官待遇可参照新军,也可自定。

    二,兖州驻军提供1500套军服,300支好枪,15万发子弹。接收物资的地点设于邹县,相关物质的补充在四天内完成。出征部队沿途经过的城镇,由官府通知各地提供粮秣给养。

    三,支付出征部队三个月军饷及开拔费二十万两。目前先支付十万,剩余的在一个月内交蒙山军留守部队。

    四,允许蒙山军在郑家庄等十四个村庄留守不超过一个营的部队。官军不进入上列地区,留守部队未经许可,不得擅出该地区,如需增援京畿,需经抚台衙门同意。

    五、关于被俘官军,不论职衔高低,除自愿加入蒙山军者,一律在半个月内无条件释放。对于自愿参加蒙山军之官军,山东官府不追究其过责。

    六、限勤王支队十五曰内进入京畿战场,接受兵部的指挥。具体作战行动,山东方面不做遥制。但战况需及时报告济南。

    七、山东巡抚衙门派出唐绍仪为代表,带领一支不超过十人的小队随同蒙山军赴京勤王。

    最后一条,是在龙谦否决了徐世昌提出的派一支小部队随行的建议后,唐绍仪主动提出愿跟随赴京。龙谦哈哈大笑,“徐大人,如果派监军,少川先生实是最佳人选了。我为少川先生的勇决表示由衷的敬意。只要龙谦在,决少不了少川先生一根毫毛。”

    于是,双方在拟好的协议上签字画押。

    这可能是徐世昌做出的最快的重大决定了。算的上是急就章了。双方签字画押后,龙谦催促上酒菜以示庆祝,不过,酒菜未免粗疏了。好在徐世昌并不在意这些。

    使命完成的很好,很爽快。答应龙谦的条件,根本不算过分。让人家去战场送死,哪能不出点血呢?不知为什么,徐世昌却没有完成使命的快乐,酒过三巡,他还是将心底的疑惑问出来了。

    “龙标统,你是不是早已做好了出兵京畿的准备?”他刻意换了称呼。

    龙谦微笑着反问,“如果谈判不成,官军会拦阻北上勤王的我军吗?”

    “当然。”徐世昌脱口而出,“曹仲珊如何会让你们通过防区?”他不等龙谦接话,“龙将军,现在咱们已经站在一条船上了,能否实言相告徐某,你这样做,究竟为什么?”

    “蒙山军以救国救民为己任,决不愿看着洋人横行于国土。龙某已经讲过了,徐大人为什么不信?”

    徐世昌愕然。他当然不信龙谦的话,事已至此,也容不得他反悔,他也没有反悔。蒙山军出征是无疑的了,这已解决了袁世凯的大难题。他们会不会借着赴京勤王另做打算?这个念头只是一闪念间,他没有说出来,那太愚蠢了。徐世昌觉得不太可能,主力远征,留下家眷一大摊子,就不怕官军收拾他们的后方?何况,还有“监军”相伴呢。

    第二天一早,早已做好出征一切准备的蒙山军骑兵连在唐绍仪陪同下便向邹县开进。上午,由鲁山率领的驻张前村第一营叶延冰部随即出发,前往邹县接收服装粮弹给养。

    真是雷厉风行。(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续南明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

蒙山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wanglong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wanglong并收藏蒙山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