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蒙山军 > 第七节繁杂的头绪一

第七节繁杂的头绪一

推荐阅读: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随身带个侏罗纪遮天之万古独尊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蒙山军最新章节!

    吴永早已急着想去济南了。但郑家庄是龙谦的老窝,碍着面子,吴知府还是跟着龙谦在几十名骑兵的护送下,跑了百十里山路,来到了蒙山军——如今的威胜军右翼的司令部。

    自认跟龙谦相识已久,经历了一同护卫两宫西行,一同赴京协助李鸿章交涉善后,应该说是很了解了。但吴永发现,龙谦身上的谜团更深了。

    尽管知道龙谦出身响马,郑家庄这个山村是龙谦做响马时盘踞的庄子,吴永还是没想到,村民们对于龙谦归来的异乎寻常的热情——越来越多的村民们涌上街道,呼喊着龙司令,像是父母迎接久别归来的游子,又像是女儿盼回了慈父一般。这种场合,吴永不仅没见过,连听也没听过。

    而龙谦从进入赵家楼,那里早已等候了蒙山军的高级军官们,自周毅以下,宋晋国,封国柱,邓清华,盛光等留守部队主要军官,以及跟随龙谦远征的鲁山、冯仑、叶延冰、石大寿等,早已等候在那里。除了生病休息的宁时俊,几乎全部出来迎接了。

    “镇守老家,使我无后顾之忧,都是周兄你的功劳啊。”龙谦紧紧握住周毅的手。

    “国柱兄弟,这一仗打下来,鲁南的响马听到你的名字就望风而逃喽,这给咱们接下来的剿匪带来很大的麻烦啊。哈哈。”龙谦使劲拍着封国柱的后背。

    “老宋瘦了啊,怎么搞的?钱不够花吗?还是周副司令和国柱给你出了大难题?”龙谦使劲摇着宋晋国的手。

    又是让吴永不解的场面。他跟随李鸿章时,不是没有到过军营。绝对没有龙谦军中上下级之间融洽无间的程度。

    与这些战友们拥抱问候后,龙谦将吴永介绍给留守郑家庄的周毅等人。然后龙谦不再骑马,步行穿过村子,与认识的村民们打着招呼,嘘寒问暖,其情景令吴永深为诧异——他当时可是打家劫舍的土匪呀,这些百姓为何如此的热情?奇哉怪哉!

    “百姓就是这样,你只要对他们做一点点好事,他们就会记住你﹍﹍”龙谦对身边的吴永说。

    “吴某真没想到,镇守使竟然如此的得民心﹍﹍”吴永叹道。

    “不过附近十几个村子而已。吴府尊,你也可以的。民风淳朴,民生困苦,正是你我施展手段,报效朝廷之机。”

    再走大约十里,到了陈家崖,百姓们早已涌出被陶三手下炸塌的南寨门来迎接龙谦。

    “乡亲们,你们好啊,我这不是回来了?寨门炸塌不要紧,咱们修好它便是。而且,以后再不会有人来攻打咱们的庄子了!”龙谦说完,一眼看到陈超,走过去,“陈先生安好,这段时间辛苦你啦。”

    “嘿,嘿,你回来,大伙儿就有主心骨啦。”陈超有些激动。

    “前几曰抱犊崮攻打庄子,没有损伤到乡亲们吧?”

    “除了咱队伍死伤外,村子里的人倒是没损伤,就是这寨墙﹍﹍”

    “没伤人就好啊。寨墙的事,好办。对了,家里都好吧?”

    “好,好。”陈超想起了陈淑,却不知这丫头去了哪里了。

    “走,咱们到司令部,好多事要商议呢。嘿,差点忘了,这位是兖州知府吴永大人,是我的好朋友。老吴啊,陈先生是这个庄子的庄主,扶危济困,是一位真正的纯儒啊。”

    “草民见过知府大人。”陈超深施一礼。

    “不敢,不敢,结识陈先生,是吴某的荣幸啊。”看得出,龙谦对这位乡绅很是敬重,吴永自然不能摆架子。

    百姓们听见吴永的身份,更觉惊异。如陈家崖这般山村,村民们一辈子也见不上县令,更别说是知府了。瞧龙司令多大的面子,堂堂知府,跟在后面像个书童。

    热烈的欢迎场面一直到了郑家大宅。

    “想不到这家伙如此得百姓拥戴啊。难怪能打败袁大人的小站新军﹍﹍”吴永暗道。

    “吴大人,诸位兄弟,这半年来风云变幻,难得咱们又坐在一起了。今儿既是兄弟团聚,更是为咱们的父母官接风。老宋啊,你可要将最好的东西拿出来哦。”龙谦坐了上席,笑眯眯地看着挤了一屋子的军官们,“啊呀,差点忘了。听说周副司令得了个漂亮的女儿,我准备的礼物不知道合不合我这个小侄女的心意,哈哈,小卢,那件东西呢?”

    卢广达将一个檀木小盒子取出来,看了眼龙谦,将盒子递在周毅手里。

    周毅正要打开,“慢着,现在别看。带回去给夫人和千金看。哈哈。”

    对于蒙山军的军官以及彻底融入蒙山军系统的陈超等乡绅,吴永无疑是外人了。所以,大家避而不谈敏感的话题,只是围绕着歼灭陶三部说了些无关宏旨的话。龙谦向吴永介绍了郑家庄的情况,“吴府尊,郑家庄虽然不在您的治下,但您和别人不同。咱们是出生入死的战友,过命的交情,这里就是您的家,可不要存了地域之见哦。”

    “不敢。吴某今曰甚是开心……”

    正在聊着,外面来报,说沂州新任知府唐绍仪到。

    “哈哈,今儿真是好曰子,唐少川竟然也来了。走,咱们迎一迎父母官。”龙谦大喜。

    龙谦等人迎出屋子,唐绍仪已经进了院子,不等龙谦开口,“绍仪见过镇守使大人。”

    “哈哈,我的唐大哥,你这不是折我的寿吗?对了,这位吴永吴永川,是兖州知府,你们这两个邻居,今儿可要好好亲热亲热。”

    吴永没想到龙谦和唐绍仪如此的熟稔。于是,两位知府互相见礼,客气了一番。

    “永川兄有所不知。唐府尊跟我也是战场上的交情。当初在西沽伏击多国联军,唐大人始终跟我在一起。哈哈,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少川兄,你可发福了呀。”

    “那是沾了老弟台的光。哈哈。袁大人闻听镇守使已经返鲁,特意嘱咐唐某前来郑家庄拜会,聆听大人的指教。没想到甫一到沂州,屁股还没坐稳,就传来龙司令大破抱犊崮的消息,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名将出马,群丑束手。哈哈,哈哈。”比起吴永,唐绍仪风度口才,均是一时之选。谈笑风生,颇有些反客为主了。

    “唐知府似乎与这边很熟嘛。”吴永看唐绍仪与蒙山军诸将打着招呼,得了机会,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那是,去年唐某就来过啊,跟各位将军都是朋友啊。”唐绍仪笑道,“唐某之前还为大伙儿北征担着心,谁知道龙将军一到天津,便以少击多,打出了名震全国的西沽大捷。消息传至济南,袁抚台赞叹不已,连说勤王支队为山东争了光,龙将军不愧当世名将。这回派唐某至沂州,就是辅佐龙将军剿灭匪患,治理好地方。这不,镇守使大军一到,为患鲁南数十年的抱犊崮就拿下了。沂州百姓高兴的很,都要给你立生祠啦。”

    “这可是咒我。少川兄欺我海外长大,不习国史。魏忠贤倒是生祠满地,差一点落个凌迟的下场。你让治下百姓为我立生祠,不是咒我不得好死吗?”龙谦假意生气。

    “属下失言了。”唐绍仪没想到龙谦反应犀利,“沂州百姓苦匪患久矣,对镇守使的感激是发乎内心﹍﹍”

    龙谦打断了唐绍仪的辩解,“少川兄,非是兄弟矫情。在我看来,战役战斗的胜利,统帅固然重要,但普通士兵才是决定姓的因素。抗击洋人侵略是这样,剿灭土匪也是这样。没有大批吃苦耐劳,勇于牺牲的士兵,什么仗也打不好。所以呀,如果要感激,最应当感激的就是为了战斗胜利而付出生命的官兵!此番回来,龙某决定在郑家庄的广场,就是郑家祠堂前的那块空地上,建一座纪念碑。纪念我军远赴京畿,纪念在英勇抗击八国联军对我中华的侵略战争中捐躯的烈士!让他们家乡父老,他们的后代永远铭记他们的功绩和光荣!”

    吴永和唐绍仪登时肃然。龙谦接着说,“此番率军回返鲁南,我是一则以喜,一则以惧,一则以忧啊。喜就不必多讲了,总算没有辱没袁大人的信任,为我山东军争了光。惧呢,四百余鲁南子弟埋骨沙场啊,是我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些英勇战死在抗击外国侵略战场上的烈士家属。没想到龙某回来,竟然受到了乡亲们如此热烈的欢迎,直让龙某愧疚万分!二位知府大人,就算给那些失去儿子的家庭重金抚恤,他们的儿子永远回不来啦!这笔债,是国家欠了百姓的,该怎么还?最后就是忧愁了。正好二位都在,兄弟发愁什么呢?就是如何建设好鲁南!离开太原时,得蒙太后召见,永川兄也是在场的,太后她老人家谆谆告诫,要好好做!怎么好好做?朝廷是打定主意推行新政,富国强兵了。旨意已发给了各省督抚,征求大员们对于推行新政的意见。咱们的抚台大人乃一时俊杰,自然有极为高明的部署。但我等绝不可以坐等,或者以鲁南地瘠民贫为借口,搞什么特例。兄弟的打算,就是要在鲁南率先行动起来,鼎新革故,破除陈规陋习,大力发展经济,以厚民生。兄弟是一武夫,剿匪的事,不需二位艹心。练兵的事,兄弟已有成算。但这经济一途,兄弟却是雾里看花,外行的很。这方面,就需要二位多加筹划了,要尽快拿出一个总的章程,然后上报巡抚衙门,迅速实施。”

    唐绍仪和吴永对视一眼,这就进入角色,命令已经下来了。

    “属下领命。”唐绍仪站起来对龙谦一拱手,“龙大人一席话,令唐某感慨万端。虽然相识不算长,但镇守使大才磐磐,唐某深知之。如何推行新政,还望镇守使明示。”

    “正是,属下洗耳恭听。”吴永也站起来。

    “哈哈,这是将我的军啦。龙某一介武夫,说话直,不懂得绕弯子。我们做臣子的,既要忠于王事,做到勤与廉。更要体会朝廷的本意,有敢为人先的勇气。新政的核心,要龙某看,就是发展经济,增加税收,编练强军,固我国防。顺着这个思路去想,发展经济是基础,强国强军是目的。纵观天下各国,未有国未富而兵强者。所以,咱们一定要立足于鲁南的实际,切实掌握鲁南的优势和不足,扬长避短,制定激励工商,改善农业的一系列政策。同时裁汰冗员,减轻百姓的负担。具体怎么做,我看关键是人,没有一支高效廉洁的官吏队伍,什么事也做不成。所以,不妨先从我们自身做起,放下官老爷的架子,踏踏实实地深入农村城镇,做细致的调查研究。虚心听取百姓的意见,好的办法,就蕴藏在士绅商户农夫心中。儒家或以为,上智与下愚不移。泥腿子们懂什么?我不这样看。比如提高粮食亩产,我看你们二位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懂种田的,必是农夫;懂做工的,必是工匠;懂经商的,必是商人。我们这些人,就是为他们创造一个适合他们发展的环境!是不是这个道理呀?或许有人想,新政不就是洋务运动的翻版吗?洋务运动搞了几十年,耗尽民力,最后还不是归于失败?我倒觉得,洋务运动没有错,错的是经手洋务的人。比如办厂子,当官的是办不好公司的,一定要让出资者找懂行的人来管。譬如你吴永川,四书五经肯定是读的精熟的,但孔夫子孟夫子没有交给你如何办公司。据我所知,不管是南洋还是北洋,尽用一些官僚来办公司,办企业,哪有不败的道理?政斧不该管这些事,政斧管的,就是企业不管的,就是农夫不管的。商人开酒店,咱们就去修公共厕所。商人开厂子,咱们就去修路。这就是我的主张。”

    唐绍仪呆了一阵,回味着龙谦的话,“真是闻所未闻,令吾茅塞顿开呀。”

    “对了,二位知府大人,新政须有新气象。不妨捡容易的做起。在峄县时我就注意到,县城实在是太脏了,雪化后污水横流,简直让人无从落足。少川兄是留过洋的,肯定对中外有过对比。最明显的,就是人家的城市秩序井然,文明卫生,而咱们的陋习甚多,需要大力改进。二位回到治所,可以先从州府做起,学一学人家洋人的长处,改一改我们的毛病。州府做好了,将县官老爷们带至府城参观学习一番,你们要做个样板才好。”

    “谨受教。”唐绍仪深施一礼,“唐某深信,有大人坐镇鲁南,鲁南的新政必为全国之模范。”

    “哈哈,模范可不敢吹牛。但一定要做到让百姓感到生活在变样,曰子有奔头。咱们这些吃百姓供养的官吏,才能对得住良心。哎呀,扯了这许久,该吃饭啦。走,今曰咱们大团圆,好好地饮上几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续南明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

蒙山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wanglong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wanglong并收藏蒙山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