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蒙山军 > 第十节江云的爱情二

第十节江云的爱情二

推荐阅读: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随身带个侏罗纪遮天之万古独尊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蒙山军最新章节!

    因为心上人出了远差,柴令娇春节过的索然无味。∑頂點小說,漫长寒冷的冬季总是窝在家里。他推荐的那几本书也读不进去,整日坐在洒满冬日阳光的炕头发呆。

    总算熬到他回来了。昨天她例行给他的办公室去了电话,是用胡同口的公用电话打的,接电话的正是他。这可让她高兴坏了,责备他为何不告诉她已经回京了。而且,这么长时间,竟然一封信没有。他说刚回来,公务繁忙,没顾上联系。这个可不行,她约了他今晚在前门吃饭,父母听说了,给了她一个死任务,尽快带他来家!

    柴氏夫妇对女儿的恋爱异常支持。即使是共和国了,24岁的女儿也是不折不扣的老姑娘了。小门小户的柴家最怕过年,北京人受满人的影响深,礼节忒多,过大年走亲戚是必须的,这几年总拿女儿的婚事说事,成了柴氏夫妇的最大心病。

    女子无才便是德真是一点不错。柴太太最后悔的就是同意女儿念书了,赶上了蒙山军进京,私塾底子极好的女儿竟然考上了音乐学院,一下子便坏了事,导致她眼光奇高,跟她同龄的女子们早已是两三个娃娃的母亲了,而容貌超人的女儿仍然孑然一身。

    谢天谢地,总算有个她看得上的人了。到了这一步,柴家也不再嫌那个人无父无母,也不嫌那个人年龄长了女儿十几岁,只要嫁出去就行了。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地位不低的军官。

    为何女儿喜欢上一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男人。柴氏夫妇不止一次盘问过女儿。按照女儿说的,他们的结识完全是意外。那次令娇跟同事去颐和园游玩,将玉佩丢在公园了。她大致判断出了丢失玉佩的地方——八成是在万寿山下的长廊中与同事拉扯嬉闹时扯断了挂链。玉佩是祖传的,值点钱,厂甸一个耍古玩的曾给出200两银子的高价。

    她找回去时,长廊上坐着一个男子。看她四处寻觅,便问她是否遗失了物件。令娇大喜。但那个人还是很仔细地问了什么东西,什么式样,什么颜色。确认无误后从衣袋里取出玉佩还给了令娇。令娇当即要表示表示,但那个人说,这是应该的。自己是军人。哪里敢收百姓的钱?

    那天他穿着便服。

    是个不贪财的君子无疑了。按照令娇所说,那个人有眼光、有学问、有修养,总之样样都好。

    当然,柴氏夫妇要搞清楚那个人的详细情况。一向聪慧精明的女儿却语焉不详,只说那个人是山东人,未婚,父母双亡,亦无兄弟姊妹,因为家贫。所以早早投奔了蒙山军,如今在国安总局当差。

    军官的身份没一点问题。如今军官可是最受尊敬的职业。何况柴家唯一的儿子柴令武也是军官,是建国后报考的保定军校,学的是炮兵,前年去了俄国,把柴氏夫妇担心到死。好在儿子安然无恙回国了,去的时候是中尉,回来成了上尉。年前探亲回家。给父母都带了礼物,给父亲的是一块手表。给母亲的是一件皮裘。都是俩人很喜欢的东西。特别是那块买自俄国的火狐皮裘,让柴氏喜欢的了不得。儿子柴令武很关心妹妹的婚事,想见见那个山东人,可惜不巧,那个人去了新疆。柴令武毕竟是军队上的,对国事了解的多。对父母说,新疆不稳,石司令率兵平叛进了新疆,听说国安总局在那边抓了很多人,这是正事。

    柴令武问了妹妹那个人的很多情况。私下对父母说,按照令娇所说,那个人地位应该不低的,至少是上校一级了。你们想啊,总统微时入伍的老兵,到现在至少还不混个上校?你们操点心,一定打听清楚,年龄大一点不要紧,只要令娇愿意。但如果那个人已有家室就糟糕了。那就是欺骗妹子,就算他地位高,也不能答应。

    但女儿信誓旦旦地说,那个姓姜的绝对没有娶过亲。去国安总局核实却难以做到。柴父是生意人,也知道国安总局是秘密部门,那里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衙门,只能让女儿带至家中细细盘问了。如果真的没有婚史,其他的就不要紧了,赶紧将婚事办了是正经。

    柴令娇准时去了顾家老店,一眼看到心上人坐在老地方正等着她。桌上已经点了她喜欢的菜肴。

    她发现他瘦了,心事重重。

    “我父母想见见你。”柴令娇是爽快的性子,开门见山。

    他没有吭气,看着她。

    柴令娇最喜欢他的眼神了,古井无波却直视内心,仿佛自己的任何心事都无法隐藏。

    “你倒是说话呀。”

    “先吃饭。”他给她倒了一小杯滚烫的花雕。

    “你不答应我就不吃。可惜我哥哥已经回部队了,他担心你是个骗子呢。”

    “为什么?”

    “哪有四十岁不娶妻的?又不是瞎子瘸子。”

    “你看我像个骗子?”

    “像。我越想越像。”柴令娇笑了。他是个谦谦君子,从来没有越礼之为,“当然,是那种很高级的。”

    “你喜欢我什么?”

    这句话问住了她。

    “喜欢什么?”她倒是想过。他有教养,有眼光,有学问,凡话题谈及,没有他不知道的。他收入应该不错,那块腕表应该很高级,衣着考究,简朴中透着奢华。他爱干净,衬衣总是雪白,皮鞋总是铮亮。而且,他很英俊,稍有些女相,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根本不像四十开外。当初他说了自己的年龄,她根本不信。

    “喜欢就喜欢嘛。呸,谁喜欢你了?”

    江云无声地笑笑。是应该有个了断了,自己也应该有个家了。或许是缘分,第一眼就看上了这个高个子的女教师,她的爽朗,单纯都令他满意。特别是她的单纯,完全不像是二十多岁。倒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娃子。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搞清楚自己究竟是谁,究竟是什么职务,什么军衔,在国安总局做什么工作。每次言及,他一说保密就不再追问了。

    “正好。我嫂子也要见见你。你看,是先去你家,还是先见我嫂嫂?”

    “咦?你不是孤儿吗?怎么出来个嫂子?”

    “不是亲嫂嫂,但也差不多。听说了你和我的事,非要见见你……”

    “在哪儿?山东吗?”柴令娇高兴起来。

    “不,就在北京。如果你愿意,今晚就去见我嫂子。”

    “好。”柴令娇想,不过是个义嫂,又不是公婆。

    “那好。咱们吃饭。”江云端起了酒杯。

    半个小时后。俩人离开了顾家老店,“哎呀,你也不早说,我是不是该带点礼物?”

    “礼物已经备好了。”

    “在哪儿?”

    “跟我来。”他走路的姿势很潇洒,完全是个军人。这是他唯一暴露身份的地方。军人的步幅总是很特别,从哥哥身上就可以看得到。

    街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在路灯下闪着微光。看见江云出来,司机无声地下车。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上车。”江云做了个请的手势。

    刚才没有见到这辆车啊?柴令娇疑惑道。但还是顺从地钻进了车里。她第一次坐轿车,觉得很新鲜。

    他从另一边上车。司机小心地关好车门。等司机回到驾驶座位,他只说了句,“走。”

    轿车启动了。

    “嫂子住哪里?”

    “马上你就知道了。”

    轿车向北,穿过**广场,拐上了长安大街,一路向西。晚上的长安街很安静。行人很少,车辆也很少,轿车风驰电掣地一路向西,很快出了城。

    “要去哪里?这儿是政务院机关宿舍呀,原来嫂子住西边呀。” 这片都是政府机关所在。她不熟悉,更很少来。对于北京市民,“住西边”是一个特指,住西边的都是新贵。

    柴令娇想想也就释然了。如果按照哥哥对他的推断,他那位义兄住在新城也不意外。

    在蒙山军建政后,根据既定的首都建设总体方案,中枢搬出了占据的西苑和各大王府,在西郊玉渊潭附近建造了一座新城,将军队和政务院绝大多数政府机关都搬到了那里。以广安门为界,往西直到丰台区,基本是军队机关和军事院校所在,往北则是政务院各部。几十幢造型各异的大楼成了京都靓丽的风景,而在几十幢机关大楼之间,规划了八座居民小区,冠之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之名,设计为国家机关住宅,都是六层楼的规制,总数高达260余栋。这些令住在胡同四合院的老户羡慕的新楼外观上看上去都差不多,但实际差别很大。现在交付用户的只有五个区,其中丙、庚、辛三区尚未完成,不过据说要在建国十年大庆前全部完成新城的建设。

    新城区令老户们羡慕的地方很多,宽敞干净的街道,完善的配套设施(邮局、电报局、商店、学校、医院、幼稚园、图书馆、电影院、路灯、公厕一应俱全,还设计了街心公园并通了好几路公交),绿化更是一流,新城栽种几万颗树苗,如今那些十年前栽种的树苗很多已经成材,春夏秋三季把新城掩映在一片浓绿中。这些还不是主要的,最令老北京们羡慕的是那里的治安极好,二十四小时有警察巡逻,从来没听说过新城发生过恶性治安事件。

    江云在黑暗里握住了柴令娇的手,轻声安慰,“就要到了,他家住甲区。”

    轿车拐向北,走了约两里左右,经过一个检查口,警察看了司机递过的证件,又从摇下的窗户里往里看了看,然后立正敬礼,放行了。

    柴令娇忽然感觉到巨大的陌生,“怎么还有警察检查啊?”

    “甲区比较特别而已……”

    “甲区啊?”她似乎听过,但想不起在哪儿听过这个地名。她脑子里正琢磨刚才的一幕,那个警察对他毕恭毕敬的神态……

    柴令娇只来过一次新城。那还是在音乐学院念书期间,有一个同寝之父在当时的工业部当处长,在丁区买了一套公寓,邀请同寝们去家里做客,实际是炫耀。房子拥有上下水和室内厕所让柴令娇羡慕不已,那个同学所住的屋子收拾的更是温馨,阳光从老大的窗户照进来,屋里飘散着太阳的香味……想到自己家的三间西屋,性格爽直的柴令娇很羡慕同学的生活。而那位同学说,最好的是甲区,那里都是独立的别墅啊,住的都是部长以上的大人物……

    自家所住的四合院实际是个大杂院,住了三户人家,上厕所成为她最苦恼的事。从新城回来,跟父亲说起那边的新鲜,柴令娇问父亲,既然那边也允许自由买房子,咱们是不是也买一套?她并不知道够不够钱,但觉得应该差不多,自己家也算殷实之户啊。父亲却说,住在楼上不接地气有什么好?哪有四合院舒坦?再说了,住在城外荒郊野地里,我去趟铺子要走多久?不靠谱,太不靠谱了。南房老朱一家要搬家到通州了,我跟你妈合计着,咱们把老朱的房子买下来。将来你哥哥成亲也有房子住了……

    南屋就更差了,怎么跟人家比?思绪回到现在,柴令娇的的回忆都清晰起来,甲区,他嫂子竟然住在甲区,那里不是住着部级高官吗?他义兄究竟是什么人?

    不等她发问,轿车已经停在一座石砌的大门前,没有传统的院墙,而是漂亮的铁艺栏杆,隔着镂空的铁艺大门,她可以看到掩映在树木后的灯光。

    一个门卫走过来,仔细看过江云递过的证件后,对江云敬了个礼,轻轻推开了两扇大门。轿车慢慢驶进了院子,又往前开了老一段,终于停下了。

    “这是哪儿?”柴令娇问江云,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下来。这儿就是总统府。”这次没等司机开门,江云利索地下车,绕过去拉开了女友那边的车门,“下车啊,到家了。”

    总要面对,既然做出了决定,一切也就无所谓了。

    “小柴姑娘来了吗?快请。”陈淑笑呵呵地迎出了门。(想知道《蒙山军》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续南明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

蒙山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wanglong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wanglong并收藏蒙山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