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敛财人生[综]. > 第628章 高门庶子(12)二合一

第628章 高门庶子(12)二合一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开局一个大天使敛财人生[综].敛财人生[综]全职高手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神道丹尊未来之当妈不易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

    庶子高门(12)

    今儿的天有些阴沉,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

    到了吉时,以恒亲王妃和端亲王妃打头的女眷,就开始往正殿赶。甘氏紧跟在恒亲王妃身后,而跟她并排走的,是端亲王府的齐侧妃。

    甘氏瞟了齐氏一眼,手不由自主的放在肚子上,眼神带着戒备。

    齐氏的眼睛往甘氏的肚子上一瞄,不屑的耻笑了一声。怀个孩子罢了,跟揣着一个金蛋似得。

    这一声笑,叫端亲王妃就回头狠狠的看了一眼齐氏,眼里带着警告。随即就看了恒亲王妃一眼,低声道:“弟妹,那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实在是失礼了。”

    恒亲王妃心里叹了一声,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只微微的点点头,一句话也不说。

    端亲王妃似乎也没有碰了钉子的自觉,自己这妯娌也是可怜人,这些年,性子一直都是这样,她也不奇怪了。

    到了大殿,大家依次跪坐了。甘氏跪在恒亲王妃的后侧方,垂着头,轻轻的拉了恒亲王妃的袖子,低声道:“湘儿,我需要你的帮助。”

    恒亲王妃的身子猛的就僵了一下。

    湘儿——很多年都没人再这么叫她了。

    那时候她们两人都是小姑娘,脾性相投,关系莫逆。恨不能好成一个人。后来,两人慢慢长大了,自己成了恒亲王妃,而她嫁给了威远伯。

    谁能料到有一天,她们会成为同一个男人的嫡妻和妾室,这样的关系,真是说不出的讽刺。

    当初她进府的时候,别人都只说跟故去的人相似,但她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自己知道,她就是甘泉。化成灰也认得,她就是甘泉。

    十五年了,两人一个府里住着,却从来没说过一句话。没等来她的解释,自己也没胆子问明真相。两人就如同陌生人一样,井水不犯河水。

    这还是这么些年一来,她第一次对自己开口。

    “嗯?”到底忍不住,回了一声。

    甘氏眼里的泪意一闪而过:“……今儿回去之后,你务必去看看我……”

    这是什么意思?

    看你?你怎么不去看我?

    恒亲王妃心里闪过一丝嘲讽,想要问她,但这外面,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她只得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和不屑,微微的点点头。

    这一诵经,就是大半天时间,每个人都跪在自己的位子上。大殿里的都是宗室女眷,外面都是大臣的家眷。

    山里已经很凉了,大殿里好歹还能挡着风,再加上点燃的香烛,并没有多少凉意。倒是大殿外,山里的风吹的人从里到外,透心的凉。

    云氏低声对身边的老太太道:“您稍微的活动活动腿……”这么僵着保持一个动作,别说老人家了,就是她自己,也有些撑不住了。明儿说什么也得在里面穿上暖和些的大毛衣裳。

    勋贵官宦人家,就害怕遇上这样的大事。光是一套礼仪下来,折腾的人能去了半条命。

    老太太不耐烦的对云氏摇头,今儿时间估计差不多了。她这两天心里存着事,其实就这么静静的听着诵经声,她心里倒比往常安稳些。

    又过了不到一刻钟,果然,鸣金之声响起,今儿就到这儿了。可即便再累,现在也不能马山就站起来,得等着大殿里的贵人们先起身。

    而就在此时,异变突起,大殿里传来喧哗之声和尖叫之声。

    外面的人顿时就站了起来,不由的都起身往里面挤,想看个究竟。

    “怎么了这是?”云氏赶紧扶起老太太,踮着脚尖探着身子往里面看。

    老太太见不得云氏这般上不得台面的样子,要看就好好的看,这是做什么。在外面她也不好斥责,只甩开她的搀扶,往前面走了两步。

    此时,就听大殿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见红了……见红了……甘侧妃小产了!”

    顿时,人群中就炸开了锅。谁不知道孩子对恒亲王意味着什么。怎么就偏偏又小产了?这事谁敢沾染?一时,都纷纷往后退,就怕洗不清嫌疑。

    “都不要离开,这不是小事,请了王爷来,查问清楚了,再放人。”里面说话的,是一个苍老的女声。

    老太太心里一跳,这是文慧长公主的声音。她现在心里是真怕,怕这事跟自己那孽障闺女有关。

    文慧长公主说完,就起身朝甘氏走去。甘氏素白的裙子早被血染红了,可一只手却死死的拽着齐氏,嘴里兀自念叨:“齐氏害我……齐氏害我……不能放她走……”

    齐氏自己都蒙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叫踩到甘氏的裙子上了,叫她一下子给摔出去,顿时就见了红。

    文慧长公主是皇上的亲姐姐,是两位王爷的亲姑妈。身份尊贵,辈分又高,看甘氏和齐氏的样子,她马上就皱了眉头。可她的身份,哪里会屈尊跟一个侧室说话。转眼就看向在一边脸色已经白了的恒亲王妃,“湘君,叫甘氏放开齐氏,拉拉扯扯的像个什么样子。已经打发人去请太医,你们王爷也快来了……”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外面嘈杂了起来。恒亲王的声音传了进来:“怎么了?泉儿……怎么了?”话音一落,人已经进了大殿,等看到甘氏的样子,恒亲王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泉儿……这是怎么了?”说着,就对着一边的恒亲王妃斥道:“你怎么照看她的?要你能做什么?”

    李湘君的脸色一下子就煞白。而甘氏的手一下子就僵住了。

    “够了!”文慧长公主呵斥道:“怎么跟你媳妇说话呢?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

    恒亲王立马收声:“太医,叫太医……”说着,就要抱甘氏起来,“咱们回去……这里凉……”

    甘氏一下子推开恒亲王:“不!我不走!是齐氏害我……”

    “休要胡说!”恒亲王呵斥了一句。心里却有些不解。这话说一遍,叫大家心里有谱就行了,再说就过了。甘氏今儿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没成算了。

    “王爷今儿不为我做主,我就不走!”甘氏一副伤心又娇蛮,偏有忍着肚子疼的样子看着恒亲王。

    恒亲王的眼睛不由的微微眯了眯,脸上却带上了几分无奈:“好好好!你想我怎么给你做主……”嘴上这么说,但却固执的上前揽住甘氏的腰,狠狠的掐住,“不要再胡闹了……”

    甘氏腰上一疼,脸不由的白了两分,但还是固执的看着恒亲王:“王爷为了兄弟情分能忍,我却忍不得。别人我不能怎样,难道连齐氏也叫她逍遥……”

    “不要说了!”恒亲王语气悲愤,但手上的力道却更大了。

    甘氏转脸看着躲在端亲王妃身后的齐氏,突的就大笑起来,看着齐氏的眼睛个淬了毒一般:“齐氏……齐家……真好……”说着,她的头一转,看向人群后的楚夫人:“楚夫人,听说你们家跟齐家结了亲,这齐家的姑娘,您可得小心了……”一副我拿齐侧妃没办法,就不叫齐家好过的样子。话没说完,就感觉腰上和大腿上猛的一疼,恒亲王隐晦而又如毒蛇一样的眼神盯得她直冒冷汗,但那又如何。她看着楚夫人身边的人都微微让开了,才道:“听说,齐家姑娘,林家的外孙女,是您给您的二儿子定下的媳妇?”她将‘二’字咬的极重,就怕楚夫人和周围的人听不懂这里面的意思和意味。

    楚夫人一愣,这话怎么说的?明明是老四的亲事,怎么就成了老二的了。自己的老二已经……想到这里,她心里一疼的同时,就有些明白了这甘侧妃的意思,这是不能拿齐侧妃如何,就诚心糟践齐家的女儿。

    她张嘴想要反驳,今儿这事是两个王府之间的事,自家府上犯不上掺和。躲着都来不及呢,谁傻了会往上撞?她心里有些埋怨自家老爷,当初就不敢答应跟齐家的婚事,看看,如今折子了吧!

    见楚夫人要说话,甘氏就白着脸,犹如恶鬼一样冷森森的道:“听说楚夫人可是十分喜欢齐家的姑娘,还专门在慈安寺跟亲家会面了。楚夫人可要擦亮眼睛……”

    慈安寺跟亲家会面?这不是说自己跟林芳华,而是指儿子跟那小贱人。

    楚夫人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威胁!这就是威胁!如果自己不答应,她一准会将自家那傻儿子跟齐家姑娘的事嚷出来的。

    而在外面听到这些的老太太却动心了。这看似糟践人,但对朵儿却是一个机会。凡是做这样亲事的,都是一肩挑两房,或者是过继子嗣。不管是哪一种,对朵儿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她心里主意一定,就往里面走了两步,出言道:“侧妃说的是,老身那外孙女是许配给谨国公二公子了。”

    楚夫人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老太太,老老小小都是不要脸面的。但最终还是点点头:“侧妃连这事都知道……”娶进来也好,放在家里名正言顺,总比偷偷摸摸的好。如此一来,确实是连后患都没有了。

    甘氏看见前婆婆,心道:你果然凑上来了。她看着老太太,又看看楚夫人:“如今,我也来做个媒,将老太太的嫡出孙女许配给楚夫人家的四公子,如何?”

    众人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气。这位甘氏真是被恒亲王惯坏了,哪里有这么办事的?人家伯府的嫡女给国公府的病秧子庶子,这不是糟践人是什么?尤其是大家都知道,之前拿四公子配的可是齐家的女儿,这齐家丧父的孤女,能跟林家的嫡女比吗?把人家好好的姑娘给坑了!

    早些年还都相传,这位长的跟那位早逝的伯夫人相像,可能就是同一个人。这种猜测,暗地里从来没有断过。但如今,看着这位这么安排林家的嫡女,众人就不由的摇头,这绝对不是同一个人,没这样的亲娘。

    就连楚夫人也这么想,这也太狠了。但这个人选,她很满意。她本来就选的是林家的嫡女做庶子媳妇的。为的就是面上好看的,叫人也看看她对待庶子是不是真心。如今应下,也正好!于是毫不犹豫的道:“林家的二姑娘自是极好的。我心里也爱的什么似得,只怕我们家孩子高攀不上。”

    老太太不解甘氏的意思,但是亲娘给安排的,就算是委屈,那二丫头也得受着。她忙道:“不委屈!不委屈!”

    恒亲王嘴角动动,甘氏一把拉住恒亲王的手:“回去吧……要我再看见齐氏,这事就不能这么了了,我还有很多话想当着众人说呢……再不走,我怕我忍不住就说出来了……”

    这当众说的话,肯定不是恒亲王乐意叫人知道的话。

    “好!咱们回去。”恒亲王冷笑,这是连自己也威胁上了。他心里恨得牙痒痒,但还是一脸的心疼和无奈,看了楚夫人和老太太一眼:“你们两家的亲事,本王……”刚想说不参与,就觉得胳膊被掐疼了,他话语一转,“本王等着喝你们两家的喜酒……”

    看着恒亲王抱着甘氏离开的背影,恒亲王妃李湘君顿时觉得胸口憋的难受。以前她以为这是恩爱,可她刚才明明看到王爷的手在甘泉的腰上是怎么下死手拧的。她觉得她发现了了不得的事。

    猛地,想起之前,甘泉叫自己今儿结束了之后去见她的事,于是,再不停留,疾步的往回赶。

    到了小筑门口,她的脚步一下子就顿住了。鬼使神差的,她多绕了几步,沿着后山的小路,往小筑的背后而去。

    这里没有院墙,站在这里,就能听见屋里的动静。只是,除了恒亲王府的主子,外人根本就靠近不了罢了。得亏自己这个王妃的架子还在,远远的隐在暗处的侍卫并没有阻拦。这屋子的后面,紧挨着溪水,也是没人能靠近的一个原因。

    她一副不小心的样子一脚踩进水里,然后打发了丫头去拿衣服鞋袜,她就坐在溪水边的石墩上。她也不明白她究竟想听到什么,但就是有种一探究竟的心理。

    正琢磨的出神,猛地就听见一声‘贱人’。她顿时就吓了一跳,这是王爷的声音。她这是骂谁?

    一时间,她觉得身上的血都凝固了起来。

    恒亲王抱着甘氏一进屋子,将将甘氏往地上一扔,抬脚就往肚子上踩:“贱人!你个贱人!”嘴里骂着,就将挂在墙上的鞭子拿了下来,狠狠的抽在甘氏的身上,“我叫你自作主张,我叫你阳奉阴违,竟然敢当众威胁本王了!你真是长胆子了。”

    甘氏抱着肚子,却将脸扬了起来,“打啊!朝脸上打!你要是不敢,就收起你那套!”

    恒亲王的手一下子就顿住了,“是啊!你这张好脸还有用呢!我怎么会舍得打?你不是心疼你的崽子吗?”说着,他就又一脚狠狠的踩在甘氏的肚子上。

    甘氏的脸一白,嘴角也渗出一丝血来,但就是没有吭一声。

    “骨头真硬!”恒亲王俯下身,“其实,你的女儿嫁给金成安的哪个儿子,对本王来说,这根本就不重要。本王不能容忍的就是你的这份自作主张!你这性子还真是野,十多年了,本王以为驯服了,却不想还是这么桀骜。之前,好言好语你不听,如今,本王用鞭子。如若再不听,那就只能用匕首说话了。本王不喜欢不能掌控的东西,你最好给我记住。”

    说着,就扔下鞭子,直起身,用脚尖挑起甘氏的下巴:“你以为婚事当众说了,就算是说定了?定了又怎样?本王一样能把人给换回来。我看,就叫谨国公府三喜临门吧。不给你一点教训,你就不知道谁才是主宰!”

    甘氏忍着疼痛,推开恒亲王的脚,厌恶的皱眉道:“既然王爷想鱼死网破,那便鱼死网破吧。我是奈何不了王爷,但是玉石俱焚,我还是办得到的。王爷要试试吗?”

    恒亲王还要说话,就听见外面亲随禀报:“王爷,王妃来了。”

    “她怎么来了?”恒亲王眉头一皱,身上的戾气收了起来,一把将甘氏抱起来放在榻上,然后用帕子将她嘴角的血擦干净了,才拉着毯子,给甘氏盖上,“记住,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王爷知道我的用处就好。”甘氏深吸一口气,“凡事别把我逼急了,要不然……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我这样的女人,咬王爷一口,不仅会入肉三分,那牙上还带着毒呢。”

    恒亲王认真的看了甘氏一眼:“很好!希望你的骨头一如既往的硬!”说着,扬声道:“叫王妃进来吧。”

    李湘君进了里面,就道:“我就来问问,这太医怎么还没到?”

    恒亲王脸上露出几分歉意来:“刚才在大殿里一时着急,错怪了王妃,对不住了。”然后一脸心疼的看着甘氏,“怕是太医被什么人给挡在路上不叫过来了。本王已经打发人去请了虚道长了。他的医术,还是信得过的。”

    李湘君看了一眼床上的甘泉,心里难受的厉害。她终于知道她之前为什么说需要帮助了。要不是自己过来,王爷还不定将她打成什么样子呢。

    今儿这一顿打,是她早就预料到的,所以才向自己求助。

    林家的二姑娘,是甘泉的亲生女儿。别人都说林家姑娘给甘泉给坑了,可她知道,甘泉这么做,只怕也有苦衷。这大概是她给女儿最好的安排了。

    恒亲王见这位王妃不说话,就起身道:“本王去看看道长来了没有,你们姐妹俩先说话吧。”

    看着恒亲王出去了,李湘君三两步的到了床前,一把掀开毯子,只见衣服上纵横交错的鞭痕,浑身都是血。她一下子就捂住了嘴:“这……这……”

    甘氏就笑了一下:“给我盖上,别叫他知道你已经知道了。”

    李湘君失神的坐在甘氏的身边:“我糊涂了……这些年我白活了……你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甘氏自嘲的笑笑,就不再说话。

    李湘君嘴角动了动,到底什么也没问,这里面的猫腻她心里大概有底了。只看着甘氏道:“今儿,你怎么回事?你生的那个丫头……”

    “要不然,王爷会叫这孩子嫁给那位二少爷。”甘氏的声音慢慢的低下来,“那庶子的身子再不好,也是个活人。总比死人强吧。没得选!”

    李湘君先是愕然,继而才了然的问道:“你就不怕楚夫人不答应?”

    楚夫人知道她儿子跟齐朵儿的事,不会不答应。但若是没有这个把柄,自己只能想办法将人给调换了,她拉着李湘君的手:“……不是还有你吗?我想,你总能帮忙将人会换过来,生米煮成熟饭了,到时候想改也改不过来了……”

    李湘君听了这话,一瞬间的脸色就奇怪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今儿要不是我撞破了真相,我心里其实是恨你的!你要真还像是以前那么信任我,像我求助救你的女儿,也许我不会深想里面的根由,不想你为什么不求王爷。我会想你又想玩什么花样。我会面上答应帮忙,可暗地里什么都不去做。我会看着你的女儿嫁给一个死人。你都害得我守活寡,我为什么要去救你的女儿……母债女偿才对……”

    甘氏脸上的所有神情就僵住了:“我以为……我以为你早就该知道王爷的情况……”说到这里,她就再也没有说话的*了。她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谁也不能依靠,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要是自己没有属于自己的力量,那么,别说保护想保护的人,就是自己,也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而丢了性命。

    若不是楚夫人知道了金守仁和齐朵儿的事,自己也没能耐当众逼迫的一个国公夫人改口答应婚事。可暗地里行事,唯一能帮忙的就是李湘君,可她心里的这个姐妹,在不知道真相的时候,早已经不是姐妹,而是仇人了。

    这一个小小的失误,可能真就害了那孩子的性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龙皇武神全职高手带刀后卫网游灵宝随身英雄无敌魔法塔网游之诡影盗贼刀塔永恒录

敛财人生[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林木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木儿并收藏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