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敛财人生[综]. > 第669章 庶子高门(53)三合一

第669章 庶子高门(53)三合一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开局一个大天使敛财人生[综].敛财人生[综]全职高手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神道丹尊未来之当妈不易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

    庶子高门(53)

    两场雨之后,早晚一下子就凉快了下来。一天就热那么两个时辰,其他的时候,倒也不会叫人觉得燥热的难以忍耐。尤其是晚上,凉席这东西,都已经该收起来静等明年了。

    今儿晚上,林芳华很高兴,因为皇上没有像是往常一样,完事了就走。而是洗漱之后,就躺在榻上。她小心的觑着皇上的脸色,慢慢的靠过去。

    “陛下!”她轻轻的喊了一声,手伸过去放在皇上的胸膛上。见没有被推开,才又大着胆子将头枕在皇上的肩膀上,“陛下!您今晚不走了吧?”

    永康帝猛地睁开眼睛,淡淡的‘嗯’了一声,在这里,至少心不累。

    皇后很好,但在皇后面前,他跟见大臣差不多。什么东西都不敢叫她知道,装的时间长了,谁能不累。再加上皇后的性子,自己实在是不相称,时间久了,他就越发没有跟皇后亲近的想法了。两人做了十多年的夫妻,其实还是一对陌生人。

    而甘氏呢,跟皇后比起来,只能说更好!跟她在一起,完全可以坦然相见。她见过自己最龌龊,最不堪的一面,可她太聪明了。就怕她那好主意里,包裹着自己没有察觉的毒|药。可自己明知道这女人带着毒,还是忍不住要留她在身边。

    “陛下。”林芳华看着永康帝的神色,轻笑着问道:“陛下,您想什么呢?”

    想什么?就算是说了,这个蠢女人也不会懂。

    永康帝收回思绪,轻笑道:“你伺候的不错,有什么想要的,朕赏给你。”

    林芳华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您说真的!”

    “君无戏言。”永康帝又闭上眼睛。不知道是头疼眼晕,还是不愿意看见林芳华的脸的。这个女人,年轻的时候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美人,如今这岁数,跟那年轻貌美的,是没办法比。有时候,想起来都觉得自己这个皇帝当的委屈。富有四海能怎么样,连街上的叫花子都能体会的快乐,自己却没办法体会了。

    林芳华坐起来,抚着永康帝的胸口:“您平日里也忙,能陪着妾身的时间也不多。妾身也不年轻了,最害怕的就是寂寞。皇后娘娘打理宫务,整天给先帝留下来的太妃们断官司都忙不过来。宸贵妃也不知道在忙什么,看着也不清闲。也就妾身是个闲人。陛下,之前臣妾跟你说过的,想抱养……”

    永康帝睁开眼,这个女人啊,本来还以为要费些心思,才能让她重新提起这个话题。没想到胆子这么大,上次刚拒绝了,这才稍微给了点好脸,就又提出来了。

    林芳华瑟缩了一下,才咬牙道:“陛下,究竟行不行?”

    永康帝点点头:“那就先抱过来养着吧。”

    “真的?”林芳华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皇上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她有些惊喜莫名。自己终于踏出了第一步。名下有了皇孙,下一步自己一定会将他变成太孙。等成了太孙之后,什么太子,皇后,甘氏那贱人,都统统见鬼去。

    永康帝点点头,没有言语。

    林芳华一下子亲在永康帝的胸口,手在他的胸口直画圈。然后一点一点的向下移去。

    永康帝猛地将林芳华的手甩开,又紧跟着推了一把,“得寸进尺!”

    林芳华又一次见识了永康帝的喜怒无常,这次她不敢痴缠,只静静的在床上看着皇上穿好衣服,然后大踏步的离开。

    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的猜测,皇上这究竟是为什么?怎么脾气这么难以捉摸呢?

    楚夫人一大早,接到宫里的传话,叫她进宫去请安。

    这叫人有些莫名其妙。

    白嬷嬷拉着传话的小太监,塞了个荷包过去,这才低声问道:“小公公,不知道哪位主子传召啊?”

    要是皇后,这打发来的人明显就不对。可要是宸贵妃,召见主子又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之前难为四少奶奶的事?那都过去多久了?再说了,四少奶奶也不是吃干饭的。根本就没吃亏。不吃亏也就罢了,还摆了自家夫人一道。如今,自家夫人的名声都成什么样了。宗室里这些夫人,现在都不爱跟自家夫人打交道了。之前是得罪了文慧大长公主。如今,四少奶奶成了公主了,这得罪的人里,又多了一个公主。夫人如今真是气的一夜一夜的睡不着。只觉得哪哪都不顺。如今这要是宸贵妃还不依不饶,主子只怕真是得气出一场病来。

    楚夫人勉强维持着,才叫自己的脸上没露出怒容来。她也猜度着,找自己麻烦的应该宸贵妃。

    却不想那小太监嘴紧的很,只嘻嘻笑着:“夫人去了就知道了。”

    皇后不会遮遮掩掩,宸贵妃就更犯不上。这两人都是有召见内命妇的资格的。出宫传话,该用什么品级的太监,那也是有规定的。如此冒冒失失的,难不成是李才人?

    可自家跟李才人好似没什么交情吧?

    楚夫人带着这样的猜测,狐疑的进了宫。等在宫里见到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林芳华,楚夫人顿时就吓着了:“你……你……”你不是死了吗?

    大白天的见鬼的感觉,叫楚夫人吓的连着后退了好几步,才在白嬷嬷的搀扶下站稳。指着林芳华:“你……你没死!你怎么在这里?”

    林芳华看着楚夫人先是露出凉凉的笑意,这叫楚夫人的心里不由的想起四个字——小人得志。

    白嬷嬷看着一身宫装,后妃打扮的林芳华,在楚夫人耳边低声道:“主子,慎言。这是李才人!人有相似,仅此而已!”

    楚氏面色一变,不由的就再一次看向林芳华。

    林芳华展颜一笑:“瞧瞧,还不如个下人明白。”

    楚夫人一听这声音,心里就更确信几分。她只欠了欠身,一个小小的才人,还真没有受她一个国公夫人的礼的资格。

    林芳华面色微微一变,才又笑了笑:“夫人请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楚夫人看了林芳华一眼,这才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这是御花园的一处凉亭,周围繁花似锦,也是一处赏景的好地方。

    林芳华将伺候的都打发了,才正色的看着楚夫人:“咱们之前有些误会,但都是为了孩子。您为了世子,我那也是为了我闺女。今儿,我找夫人来,还是为了两个孩子的事。”

    楚夫人面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一肩挑两房的事,不要再提。这婚事过了都大半年了,旧事重提有什么意思?对外怎么说?我是没这个脸的!”

    林芳华耻笑一声:“你听完我的话,要不要改变主意,你说了算。”她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笑来,“皇上已经答应我,在宗室里选一个孩子抱养在我膝下,要孙辈的……”

    楚夫人愕然的看向林芳华,“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夫人还没明白吗?”林芳华点了点楚夫人,“听闻我那侄女,给世子生了一个儿子。那么这孩子,也跟我算是有血脉关系在。可只这一点还不成,到底是个庶子。这要是记在朵儿的名下,那这就是我的外孙了。既有血缘关系,名义上又是外孙,我自然选这个孩子。夫人是明白人,这孩子一旦抱过来,很多事情往后就不好说了。这孩子的前程更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

    林芳华的声音,压的有点低。可这低沉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般,蛊惑的楚氏心头狂跳,“才人要抱养元哥儿?”

    “是啊!怎么?夫人舍不得?”林芳华笑了笑,“我知道,这孩子一旦记在朵儿名下,就跟世子的关系更远了一步了。亲爹变成伯父……”

    楚夫人这才明白林芳华的意思,这还是要逼得自己同意一肩挑两房。

    她对将亲孙子送进宫里博前程,心是热的。可对齐朵儿,心里又膈应的不行,“这个我不能现在就答应才人,这得跟我们家国公爷商量之后才能定。”

    林芳华却笑了:“夫人,这不是叫你们商量。而是我定选了,就能叫皇上下旨。”她说着,身子就凑向楚夫人,“你想想,这孩子要想成事,还得靠谨国公府和楚家撑着。咱们之间的关系越是紧密没有嫌隙,才越是容易成事。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说着,她就站起身来,“行了!楚夫人,今儿劳烦你跑一趟。回吧!我想,你不会叫我久等,一定会尽快给我回复的吧。”

    楚夫人站起身来,看着林芳华迤逦而去,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白嬷嬷扶着楚夫人的胳膊:“夫人,先回吧。”

    可一进家门,刘五就快步迎了过来,低声道:“夫人,爷回来了。”

    守孝守了一半,就这么往回跑……肯定是偷偷回来的。

    楚氏扶着白嬷嬷的手,顿时就一紧:“如今呢?人在哪?”

    “在正院。”刘五话音一落,楚夫人就脚下生风的往正院去。

    这一进门,就见正院的花厅里,家里的人都到的差不多了。

    林雨桐和四爷坐在金守仁和楚怀玉的对面,两人都捧着茶,谁都不说话。其实被金成安这么郑重的请过来,参加家族密会,林雨桐还觉得挺惊讶的。

    金成安这个人,其实是很难捉摸的一个人。他这么大大方方的将林雨桐请来,一副不拿你当外人的样子,倒叫林雨桐有些拿捏不住他的意思。

    楚氏不解的看向金成安,僵硬的笑了笑,才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低声道:“这是怎么了?兴师动众的。”

    金成安摇摇头:“出了点事,我回来处理一下。”然后马上就转移话题,“今儿进宫,是怎么回事?这里没有外人,有什么就都倒出来,大家参详着来。”

    楚氏看了一眼林雨桐和四爷,才扭头意有所指的对金成安道:“没事!就是请安……”

    林雨桐挑眉:“要是不方便,我就先……”

    话还没说完,金成安摆摆手:“殿下坐着吧。在家里,没什么要隐瞒您的。”他对林雨桐说着话,扭头看向楚氏的眼神就带着几分严厉,“怎么?不好开口?”

    这就是给楚氏台阶,叫她顺坡下来算了。

    楚氏嘴角动了动,就看向齐朵儿:“宫里的李才人跟老二媳妇有些渊源……”她说着,闭了闭眼睛才道,“才人的意思,将元哥儿放在老二媳妇的名下,以后,就是仁儿跟齐氏的儿子……皇上会将元哥儿过继……”

    这话说的半遮半掩,一时叫人反应不过来。

    宫里的李才人跟齐朵儿有渊源,这是什么渊源?

    元哥儿放在齐朵儿名下,这又是什么意思?

    但这些话,在大家看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一句,皇上要过继!

    金成安的眼睛马上就闪了一下,这一点皇上之前就承诺过,只是之前说了是过继老四一房的儿子。其实过继哪个孙子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可偏偏又遇上了家孝国孝,老四两口子就算要生,那这还不定什么时候才能生出个孙子出来的。孩子也不是说想生就能生的。再说了,谁能保证一生下来就是孙子的。要真叫自己一味的等着,这还真是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呢。如今冒出个李才人,要抱养的又是嫡长子的儿子,这当然是最好不过了。皇上对太子,那真是恨不能除之而后快的。如今不动手,是因为不想自己动手。而抱自家的孙子,不就是指望自己能再一次成为他手里的一把刀,将太子给拉下来吗?

    等孙子成了太孙,再加上自己这些年的势力,直接扶持孙子……这岂不是更名正言顺?

    屋里静悄悄的,楚怀玉突然出声道:“母亲的话,儿媳刚才没太听明白。元哥儿是世子爷和齐氏的儿子,这话是怎么说的?”

    林雨桐看了一眼粉面含煞的楚怀玉,这还真是每个人听的重点都不一样。楚怀玉就只听到跟她息息相关的那一部分。她转脸朝坐在末座的齐朵儿看去,就见她一脸羞涩的时不时看一眼金守仁,然后又低下头。

    屋里此时的气氛,有些尴尬。

    金成安看向金守仁,“你怎么说?”楚氏的话说的很隐晦,但意思却很明白。这就是要将旧事重提了。

    金守仁看了楚怀玉一眼:“我怎么想,这都不重要,都是小事。关键是看宫里怎么想,要真是宫里的意思,我这里也没有什么为难的。事关一家子的前程……只是……”说着,又看向齐朵儿,“只是,要委屈……”二弟妹,这个称呼,如今却怎么也叫不出口。

    楚怀玉被这幅作态恶心的够呛,冷笑了一声,就站起身来,“你同意,我却不同意。”她看向楚夫人的眼神更是带着嘲讽,“您还真是我的好姑妈!当初您上门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如今妾室,庶子都有了,还不足兴?真是叫人恶心的慌!”说着,就抬脚往外走,“青萍,收拾东西,咱们回楚家!”

    “你站住!”金守仁脸涨的通红,“你今儿走出大门,这辈子就休想回来。”楚家想跟太子联姻,自己的儿子又要过继出去做太孙。楚家的态度若还是如此,是要坏了大事的。

    楚怀玉撇了撇嘴,轻笑一声,抬步就走,丝毫都没有犹豫。

    林雨桐一下子就意识到了,楚家之前之于金成安的重要性。要不然楚怀玉不会这么嚣张。

    “父亲,你看看她!”金守仁被媳妇当众给闹了个没脸,脸上就有些难堪,“她这个样子……”可回头还得自己去楚家低声下气的去求她。“她这个样子,哪里是做宗妇的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大局为重。”

    “行了!”金成安朝金守仁摆摆手,“去把你媳妇先拦住,当面教子,背后教媳的道理都不懂。”

    金守仁一看金成安的眼神,马上就懂了,如今不能张扬,更不能节外生枝。

    林雨桐注意到,在金守仁出去的时候,一个小丫头也跟着出去了。要是猜测的没错,这个小丫头只怕也有些本事,这是受到金成安的暗示,去传话的。楚怀玉想要离开国公府,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金成安收回视线,就转过头来问四爷:“你怎么看?”

    四爷就看向林雨桐,之后才道:“父亲放心,公主跟我是一个意思。这对咱们府里,是好事。”

    金成安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如果林雨桐的态度是支持,有些问题就简单多了。宸贵妃不会捣乱,剩下的就只有太子了。

    林雨桐朝金成安点点头:“我听我们爷的。”

    金成安心里就放心了。即便是公主,只要老四能拿捏住,那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他不由脸上露出笑意,对四爷赞道:“你比你大哥出息。”

    至少在拿捏媳妇上,老大那点本事,实在是丢人现眼。

    四爷噎了一下,这方面,他真不想比。见一边坐着的楚氏面色不好,四爷就拉着林雨桐起身,“这有些事……”他意有所指的看看齐朵儿,“还是私下里说更合适。”

    见林雨桐起身,金成安和楚氏也起来,恭送出去才罢了。

    回过头,楚氏看着齐朵儿,神色就有些复杂。

    林雨桐和四爷从世子院门口过,远远的,还能听见里面的吵嚷声。两人对视一眼,知道楚家的末日,在金成安偷偷回来的这一天,又接近了一点。

    晚上,一身黑斗篷的楚源进了谨国公府。

    金成安在书房等着,一见楚源赶紧拱手:“岳父,大晚上的还得您老人家跑这一趟。”

    楚源摆摆手,径直就坐在了上首:“坐吧!坐下说话。”

    金成安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就收敛了起来,“茶楼里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岳父打算怎么办?”

    楚源摇摇头,叹了一声:“那来路不正的公主几句话,还不至于叫我如何。只是,真正的病因在皇上的心里。皇上要真的想动手,那谁也拦不住?”

    金成安点点头,试探着道:“岳父心里要真是咽不下这口气,那咱们……”

    “不可!”楚源连连摆手,“那点家当,是咱们最后的依仗,说什么都不可轻易的露出来。如今,尚且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

    金成安脸上就露出几分歉意来,“看着岳父受罪,我这心里……”

    楚源就有些欣慰:“你是老夫的女婿,老夫自是要护着你的。这一点你放心!怎么取舍,老夫心里有数。”

    金成安感激的点点头:“岳父这次想将谁抛出去?”

    楚源顿时就摇摇头,“不动点真格的,皇上那里交代不过去。既然是苦肉计,就得演的真一些。你看方召如何?”

    方召,如今的吏部侍郎!也是投奔楚源最早的人。

    如今的吏部尚书眼看就到了致仕的年纪了,方召再熬两年,就是吏部之首!这个时候,将这么一个人砍掉,这何止是砍掉手臂,这简直是剁了半边的身子。

    金成安佩服楚源的这个果断跟狠辣:“也好!吏部这个地方,皇上最为看重。空出这里的位子,皇上也该满意了。”

    楚源点点头,眼里却闪过一丝流光。

    金成安也跟着一笑,慢慢的垂下眼睑。楚家留着,已经是鸡肋了!

    而林雨桐和四爷此刻,就坐在方召家的书房里。

    “殿下跟驸马深夜来访,臣实在是惶恐。”方召亲自给两人斟了茶,就小心的试探道:“不知殿下有什么吩咐?”

    四爷指了指一边的椅子:“方大人坐吧。咱们坐下来说话。”

    方召只得带着满心的疑惑坐下,屁股只占了椅子的三分之一。

    这个人倒是个极为谨慎的人。面对自己这个来路不正的公主,半点都不敢失礼于人。

    “方大人!”林雨桐正色看着方召,“薛恒这个人你可认识?”

    方召的脸一下子就白了,“殿下怎么会问起……薛恒是臣的表弟……。”

    “表弟吗?”林雨桐眼睛微微眯了眯,“那么我问你,如果你的表弟叫薛恒,那你又是谁?”

    方召一下子就站了下来:“臣……臣……方召不明白公主何意?”

    四爷将茶盏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放,“方召,二十年前丙子科进士三十八名。青州梅县人士。自幼父母双亡,寄居姑母家。他这位姑母,嫁给商户薛家,生得一儿一女。儿子名薛恒,跟方召同岁。方召的长相随父,而薛恒却随舅舅。于是,在外人看来,这方召和薛恒俨然一对双生兄弟……”

    方召越听脸越白,慢慢的呼吸都沉重起来了,“殿下,殿下!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臣并没有……”

    正说着话,书房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拄着拐杖的中年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殿下,别难为表哥。”说着,他就跪了下来,“草民薛恒,见过殿下。”

    林雨桐看看方召,又看看薛恒:“你们还真是……如今假的也做成真的了。”

    薛恒留了一大把络腮胡,遮住了脸,此时见林雨桐这般感叹,才道:“殿下!草民的一切,都是薛家所给。当日,草民高中之后回乡,路遇水匪……瘸了一条腿,这才保住性命。可十多年寒窗苦读,功名的中,不能眼看这就这么付诸东流。薛家的恩情,草民拿什么还。所以,这才跟表哥换了身份。从此,他是方召,而我则是薛恒。”

    四爷就接话道:“他不会做官,但是你会。于是,你就隐藏了身份,在假方召身边做了谋士。”

    林雨桐叹了一声,真是佩服这两人,演了二十年的双簧。她看了看薛恒的瘸腿,才道:“听说尊夫人貌丑,从不见外人。即便在家里,也带着面巾。要是我没猜错,你这位夫人,应该就是薛家那位早逝的姑娘吧。”

    方召无奈的点点头,见被揭穿了,也就不瞒着了:“没错!妹妹当年跟表弟订了亲。谁知道出了后面的事。我要冒充方召,那他就得是薛恒。如此一来,在外人看来,他跟妹妹就成了亲兄妹。家母无奈,只得叫妹妹‘病逝’,之后才改头换面的嫁进来。”

    他低下头:“臣有罪!有欺君之罪!臣万死!”

    林雨桐这才道:“起来吧!我们趁着夜色上门,说话的地方又是你家的书房里。就是没打算为难你。”

    薛恒拄着拐杖,另一手却去捞方召。

    林雨桐见这俩没有将名字和身份换过来的意思,就道:“那就按照现在的称呼?”

    薛恒有些怅然:“如今草民,已经快忘了自己曾经是方召了。”他摇摇头,“草民早就知道,这官越大,里面的凶险就越大。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秘密总会被挖出来的。迟一点,早一点的差别而已!”

    方召就露出羞愧的神色:“不瞒殿下,表弟早就在臣还是云州知府的时候就说过,官到了四品,就可以了。京城还是不要回去,就这么致仕吧。好歹也是官宦人家。是臣放不下前程仕途,这些年,被这虚幻的显赫迷了眼了。”

    林雨桐这才又打量薛恒,“那你说说,我今儿来,是为了什么?”

    薛恒看了方召一眼,就又叹气:“之前草民就跟表哥说过,楚丞相的根太深了,深的叫皇上不拔不行了。偏偏表哥又在吏部这个要紧的地方。皇上若是在吏部的影响力尚且没有楚丞相大,那么表哥这个侍郎就算是做到头了。如今,公主一来,草民更加确定,这次,要不是皇上想动手,就是楚丞相要自断臂膀了。”

    方召的脸一下子就白了:“怪我!怪我!”他跌足长叹,“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我要是早听表弟的话,如今荣归故里是多好的事。”

    可世上没有吃后悔药的。

    薛恒倒是光棍,直言道:“殿下前来,必定有所交代。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说什么都是假的。只求能保住薛方两家的性命……”

    识趣!

    林雨桐看向薛恒:“不用这么悲观。将事情办好了,我不光保你们两家无事,还会送你们一个大大的前程。”

    薛恒就愕然的看向林雨桐,然后苦笑着看着自己的瘸腿:“殿下的好意,草民心领了。只是……”

    林雨桐摆摆手:“只是腿瘸了而已,又不是心瘸了。这些年,你们虽然依附楚源,但为官却有可圈可点之处。不管在哪里任职,百姓的徭役赋税征收的都是最少的。更没有盘剥鱼肉,这也就足够了。”

    方召此时才松了一口气,重重的跪下来,“谢殿下再生之恩!”

    林雨桐就看了一眼四爷,四爷这才从怀里掏出一本账册,“你起来,看看这个。”

    方召麻利的起身,接过来翻了两页,这才面色猛地一变,将账本递给薛恒。

    薛恒皱眉看了看,面色就有些难看:“没错!数目对的上!为了这件事,我们对楚丞相是感恩戴德,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方召点点头:“那一年,秋税收上来之后,是要押解进京的。差役回来都说,秋税也已经交上去了。可不久,就收到楚丞相的信函,问我们秋税为什么迟迟没有上缴。我当时就纳闷了,当即叫了负责押运的参将来问,谁知道这参将偏偏就在当天暴毙了。我自然不相信这是巧合,只以为这是在京城被人给坑了。后来还是楚丞相从中周旋,为云州报了旱灾,减免了赋税。咱们没被问责,丢了秋税也不用再从百姓身上征收。这还真是皆大欢喜。楚丞相又来信,说是因为他的缘故给咱们带了灾祸。咱们当时也以为是跟楚丞相不对付的人下的手。心里有深感楚丞相为人光明磊落。本来这些事,他可以不用告诉咱们的。可他还是说了,咱们兄弟就觉得,楚丞相这人,值得深交。之后不久,臣就被调往京城。这也是楚丞相出的力。再是没想到,这秋税竟是被他给吞了……”

    薛恒摆摆手:“这都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他吞了秋税,那些粮食银子都用在什么地方去了?这才是最要命的。”说着,就看向林雨桐,“云州府跟北辽相邻,这秋税怕是没出云州,就被人给掉包了。假的进了京城,真的去了……”

    “北辽?”方召愕然。这可是通敌!

    当然不是通敌!那些东西并没有到北辽,而是进了谨国公府的马场。

    但这些,却不需要告诉这两人。

    林雨桐的眼睛闪了闪,“你们如今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吧?”

    方召看向薛恒,薛恒咬牙点点头:“先下手为强!殿下尽管放心。”

    林雨桐就觉得,这假薛恒真方召,真是个极为果断的人。这样的人,瘸了一条腿就只能躲在暗处,真是可惜了这个人才。

    第二天,林雨桐还在睡梦里,猛地就被一阵鼓声给惊醒。

    “这是……”她揉了揉眼睛,“这是登闻鼓!”

    四爷听了听,“嗯!是登闻鼓。”说着,他面色一变,就赶紧跳起来,“你赶紧起来进宫。”

    林雨桐先是一愣,继而就骂了一声。按他们的意思,叫方召直接上折子给皇上即可,可谁知道,登闻鼓响了。这不用问都知道,敲响登闻鼓的是薛恒。

    这人还真是狠,做事半点后路也不留。

    若是方召上折子,即便没有拿下楚源,这好歹属于同僚之间的事。就算获罪,又能有多大的罪过?贬谪就是最严重的惩罚了。可如今登闻鼓一响,就没有丝毫的退路。这是把身家性命都拿出来赌了。

    “我进宫,就怕不起作用。”林雨桐叹了一声,甘氏还能硬闯朝堂?

    四爷给林雨桐嘴里塞点心:“你见机行事。我这就去拜访几个人,你尽量拖延着就好……”

    “拜访谁?”林雨桐边吃边问。

    四爷催她:“你别操心这些,之前叫老三传话给高家了,高家这段日子也没闲着。既然有人豁出命了,这才干脆就直接给她掀个底掉……”

    这登闻鼓一响,惊醒的可不是只有林雨桐和四爷。是整个京城都醒了。

    永康帝正坐在甘氏对面,两人一起吃早饭。

    甘氏吃饭没那么些讲究,家常的很。偏偏永康帝就爱吃这一口。两人不谈烦心的事,只说些吃吃喝喝的事,倒也愉快。

    猛地一阵鼓声,永康帝和甘氏马上抬头,想回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愕。

    “不是你?”

    “不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

    甘氏摇摇头:“真不是我安排的。”拿下楚源,她从来没想过要折腾的这么高调。

    “那这风到底是从哪起的呢?”永康帝放下手里的筷子,快步朝外走去。

    甘氏这才收敛的脸上惊愕的神色,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不管计划的怎么周密,都会有意外发生。而自己,能从这次的意外中,得到什么呢?

    “换朝服!”甘氏挺直了腰背,对何嬷嬷吩咐了一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龙皇武神全职高手带刀后卫网游灵宝随身英雄无敌魔法塔网游之诡影盗贼刀塔永恒录

敛财人生[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林木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木儿并收藏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