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敛财人生[综]. > 949.重返大清(54)三合一

949.重返大清(54)三合一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开局一个大天使敛财人生[综].敛财人生[综]全职高手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神道丹尊未来之当妈不易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

    重返大清(54)

    四爷是个简朴的皇帝, 他的生日万寿节他不办,不是在孝期不办,也不是在这一两年内不办了, 是从今往后, 他只要在位, 就坚决不办了。同样的,皇后的生辰千秋节, 也都不办了。皇后的生辰是五月十三, 四爷的生辰是十二月十三,如今这四个孩子生在颁金节十月十三, 以后这生日也给省下了。

    九爷听到一个一个消息传来以后, 心里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又可以省下好多的礼钱。

    可别小看这花销, 先帝在的时候, 光是给老爹的万寿节寿礼, 好几万都打不住, 还淘换不到好物。不过这么想完了又觉得哪里不对,哪里不对呢?对了!他一拍大腿,自家生意跟着受影响啊。以前到了这大节庆的时候, 那好东西的物价飞涨。不问价钱只看东西好坏,只要东西确实拿的出手,往往是三五番的利钱说回来就回来了。如今这么一来,取消了这俩大节庆, 生意受影响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带着心疼银子的牙疼样从御书房离开, 去了承庆殿。那里才是今儿的主场。颁金节嘛, 都进院子里来跟万岁爷过节来了。皇后产子还是产了很多子的消息,早就一个接一个的飞到大殿里了。这是万岁爷不在,要是在这里,一个个的都恨不能哭给万岁爷看,叫万岁爷瞧瞧一个个激动的心情。

    可就算是万岁爷不在,九爷瞧着,也没好到哪里去。武将们摩拳擦掌,说这是好兆头啊,今年跟谁谁谁干一仗,咱们准胜。九爷从来就不知道,大清国还有这么多不削一顿就不不能老实的敌人,还有这么多不打仗就闲的蛋疼的武将。而另一边,文臣们聚在一起,吟诗作对嘛,表达一下激动的心情,什么万世太平,承平盛世,好像这世道好了不是万岁爷给治理好了,而是被皇后一家伙给生好的。果然就不能听这些酸儒说话。

    “怎么了?”十爷看他一脸牙疼的表情就问道。

    九爷咽了一口被那些酸儒酸出来的口水,捂着腮帮子,“牙疼!”

    “上火了吧?”十爷嘿嘿的笑,“九哥,不是我说你。你跟我九嫂,就知道银子银子银子,那银子再多,能当儿子不?这会子看见人家一串的儿子出来了,上火了吧?牙疼了吧?该!”

    我说你到底哪只眼睛瞧见我上火了?我牙疼那是被酸的!

    上火?

    上个毛火?

    爷我不缺儿子,当然更不缺闺女!我有什么眼红的。要眼红也是你眼红,小德行,就两个儿子一个闺女还在这里跟我嘚瑟,你说你嘚瑟什么?

    九爷的那个表情啊,十爷只要一看 就明白。他顿时就不乐意了,“爷我孩子少怎么了?那也有嫡子!”

    你有没?

    你没有!

    你只有你一个嫡出的闺女,叫九嫂养的也只认银子。她阿玛逗她说,“叫一声阿玛。”

    闺女说:“十两一声!金子!不还价!”

    当然了,这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孩子才五六岁大小,正是好玩的时候,属于只认银子不认人的那种。可把他阿玛气的够呛,回头就跟那熊闺女的额娘大吵一架,他们吵他们的,人家孩子只数她的银子去了。爱吵吵就吵吵,比外面掏钱听戏可热闹多了。关键是这不要钱,免费的大场面。

    十爷有一次撞见了,抱着侄女出主意,“你要是在门口卖票,叫人看你阿玛额吵架,那都能发了。”

    那孩子就直接跟他伸出小巴掌来:“十两!银子就行。”

    十爷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熊孩子说自己已经看了,该补票了。到底把身上的荷包解给她才把人给打发了。早年也都当笑话说的,后来姑娘大了,就不敢说了。这以后说亲,这样的姑娘谁家敢要啊。

    反正叫十爷说,九哥这日子过的挺可乐的。

    只当瞧不见九爷的黑脸,十爷就说他,“您数数,咱们这些兄弟里,除了年岁大的大哥二哥,谁现在没有嫡子。三哥有,四哥也有,五哥人家也是老来得子,五嫂争气给生了个大胖小子……”

    五爷离得不远,听见这话心里有点不乐意,老婆生了嫡子是高兴事,但是什么叫做‘老来得子’,爷我老吗?我儿子才那么一丁点大,养大了还得去娶媳妇,爷我还得抱嫡孙呢,老什么老?爷我一点也不老!老十就是这么不会说话。

    不知不觉得罪了他五哥的十爷一点都没自觉,继续跟他九哥嘚吧,“……七嫂有闺女没儿子,没瞧见七哥现在都蔫头耷脑的,还不定在家怎么被七嫂压榨呢,可怜见的,人都快熬干了……”

    七爷在边上听的嘴角直抽抽,这老十就是欠收拾,我这是被女人压榨干了?我这是一宿一宿熬夜给累的。一个个的觉得这如今是太平盛世半点危险都没有,可这暗地里干事的却知道,有那么几拨人从来就没有消停过,他是劳心劳力累成这德行的。说的好像我在你七嫂身上下了多大的功夫似得,见了你七嫂你们就知道了,那幽怨的眼神瞧的人都发毛。

    继得罪了五爷之后又得罪了七爷的十爷还是没察觉,九爷左右瞧瞧俩哥哥,咧嘴一笑也不提醒这二货,叫你笑话爷没嫡子,你说可劲的说,爷就可劲的听,完了咱再看。

    十爷一点没领会他九哥在笑什么,还以为是笑七爷被老婆压干的事,他也猥琐的一笑,不过那到底是哥哥,而且是干秘密差事的哥哥,就怕背后被阴了,所以他不敢再说别的,直接往后排:“再说八哥,你看八嫂,又是神婆又是神汉的,求子的心可从来都没歇过。”

    八爷咽下嘴里的酒,一巴掌都想呼在老十嘴上,我老婆是求子但那怎的?神婆这事自己也不否认,但是那里有神汉了?这个你必须跟我把话说清楚。有些事顺嘴说了多一个少一个没什么,但有些话绝对不能顺嘴说的。这意思马上不一样了。我老婆找神汉求子?那神汉不也是汉子?你说谁脑袋上带了色了?压不住脾气差点扇过去,想想本来就没几个人听见,也没人知道,这一打过去可就糟了,还不定多少人知道了呢。三人成虎的道理八爷太懂了。所以心里怄的快吐血了,还得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仿若什么都没听着。不过不急,老十,咱们走着瞧。

    九爷特别有良心的打断十爷,“行了啊,可被再嘚吧了。”

    哪里嘚吧了?

    “你别自卑啊九哥。”十爷一点没接受到他九哥递给他的信号,看着九爷的眼神都带着几分悲天悯人。

    九爷心说我就是嘴欠,就不敢拦着混蛋玩意,妈|的几句话功夫能把人全都得罪了也是一种本事啊。

    十爷真应了九爷的想法,在得罪人的路上一去不复返,说了八爷,九爷在听,他自己是老十,十一早没了,下来该十二了吧。没办法啊,兄弟太多,不掰着指头算算不清楚。

    十二怎么着了?

    十爷叹了一口气,“十二他不说也吧。”生一个死一个,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了。运气背到家了。

    十二心里呵呵两声,怎么就不能说了?这是说自己孩子的不幸不能说了,还是说万岁爷不待见自己最好还是别提这个人。坐在这里一种被孤立被另类相待的感觉叫人越发的不自在起来。

    九爷一听老十说这个,想拦没拦住,说出口的话是覆水难收啊,他瞥向十二的眼神就带着戒备。其他的兄弟那是玩过了闹过了就过去了,就算是找回来那也是无伤大雅的玩笑,但老十二叫他有些不确定。反正老十是他的兄弟,亲的!这辈子他都认她是亲兄弟,自己欺负死老十都行,但别人想欺负老十,那得先问自己这九哥答应不答应。

    老十喝了点酒,你没有半点被人惦记的自觉,往后面的位置看了看,见十三不在,就嘟囔说,“十三现在越发跟四哥同步,什么都学四哥,人家近两年可都是十三弟妹一个劲的再生,也真是难为他了,万岁爷的马屁不好拍啊……”

    十三从侧门过来正要绕到座位上去呢,就听到这么一句话。我怎么就拍万岁爷的马屁了,合着你们都没拍啊?我这铁帽子王你们觉得是拍马屁拍来的,怎么看不见我一天到晚累的跟三孙子似得。没瞧见万岁爷比我大了七八岁,如今看着我倒像是比万岁爷大了七八岁的模样,当年的风采卓然的十三爷,都两鬓斑白了好吧?这可不是费心拍马屁拍成这德行的。

    十爷指点江山很是上瘾,接过九爷递过来的酒,咕哝了一声,“九哥你坏啊,就知道灌我。”说着,到底是喝了。

    好心没好报的玩意!你得罪了这么多人,不喝醉了能出了门吗?等着群殴——你呢吧。

    十爷打了个酒嗝,继续说他的,说谁呢?说十四,“你说老十四,老十四没别的好啊,得亏是娶了个好福晋。进门就生了俩嫡子,就这人家的心眼也没歪了,将庶子庶女照顾额挺好,这都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人家肯出门给爷们儿周旋。他在外面得罪人了,一准是他媳妇出面给他善后,就说皇后那里吧,他媳妇跑了多少回。咱们哥几个就没这福气,是九嫂愿意为你跑呢,还是我家那倒霉婆娘愿意为我奔波了。这么算下来,十四弟妹真算是不错的。配给十四,白瞎了那么个人。”

    十四起身给十三让座位,笑着拉了十三招呼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侧面的声音传来,还说了这么一番话。都是夸人的话,夸我媳妇好呢。我该高兴的吧?高兴个姥姥!你倒是跟我说说,我怎么就白瞎了我媳妇了?我说你这反衬手法用的听顺溜啊。

    九爷瞧着十四的眼睛都瞪起来了,赶紧拽出老十,“行了啊,留点口德吧。”

    十爷本来也就没打算再说了,下面的弟弟还小,有没有嫡子的,反正还年轻。不着急的。他拉着九爷的手,“所以,千万别跟九嫂再吵吵了,反正你也吵不过九嫂。以前说起来你还是赚钱养家的那一个,现在你们谁养谁呢?现在你得指望着九嫂吃饭的吧。老老实实的听话,把那些小妾什么都往一边放放,把九嫂伺候的满意了,你的生意也好做了是不是?”

    九爷的脸彻底黑了,犯贱的就不该管这熊玩意。

    他这一撒手,十爷侧着身子屁股只担着凳子沿的坐姿重心不稳,直接就给摔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伸手就朝另一边的八爷抓去,八爷一闪身,就不叫你靠,然后四脚八叉的彻底躺下了。

    躺在地上一圆圈一扫,大家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善啊。后知后觉的,理智回笼了,那股子兴奋劲过去了,明白自己都说了什么了。

    这是……都听见了?

    肯定是的!

    这个点背啊。都说背后莫说人,这还真是呢。一个个的年纪都不小了,怎么还不老眼昏花啊。这耳朵咋就这么灵呢。

    头抬起来本来是要起的,一看情况不对,终于明白九哥灌酒的意思了,他头一歪往地上一躺,四仰八叉的,嘴里还念叨:“晕了晕了!怎么这么晕了?我醉了!真醉了!”

    无赖货啊!

    老大直亲王是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特别好心,“大喜的日子,怎么能醉了呢,赶紧给醒醒酒啊。老十四,你最年轻,还不赶紧过去帮忙……”

    老二理亲王马上接茬,“进来的时候瞧见门口那风水缸里养着的锦鲤不错,缸里的水没结冰呢,不冷吧?带你十哥去试试……”

    十爷一听蹭一下就坐起来了,这么折腾下去可不得去半条命去。不就是叫哥几个打一顿吗?他坐起来脸一抹,“诶?怎么都看我?我刚才怎么的了?九哥你知道吗?看来这酒就是不能多喝啊。”

    臭不要脸的!

    整个颁金节四爷都没露面,都知道人家守着新生的儿子闺女乐呵呢。也没人非得招人嫌去。大家在一块乐呵乐呵算了。比如众人轮番给十爷比库布就比较得劲,把十爷摔的鼻青脸肿趴在地上不起来装死狗瞧着都能笑一年。挺好!整个颁金节的气氛……各方面来说都挺好。

    当然了,有那心里不舒服的,比如弘历,但是现在他顾不上不爽,因为钱还没凑齐呢。如今这户部有万岁爷在上面施压,再不敢说拖拖拉拉的谁欠着银子不还了。先帝时期的欠账,四爷没叫专门清缴过。怎么办呢?凡是欠银不还的,为官的各项福利措施通通给取消了。比如,这中了举之后家里的田地是不用交税的,这个不行了,非交不可。这如果都不算叫他们在乡里抬不起头的话,还有更狠的,什么呢?人人想当官不就图个封妻荫子吗?给老娘老婆的诰命都暂时收回,什么时候还银子了,什么时候再给你。还有你家的儿子,要科举是不是?行!等你爹把银子凑齐了再来,这一科是不行了,下一科吧。如果这还不足以叫他们还银子,那麻烦就更大了。那么多的银子你花哪去了,那些反贪的小阿哥们可都闲着呢,实在没银子没关系,咱们查一查你的帐,确实是有实际的困难,咱们可以分期还嘛。但你想老赖,那对不住,这些小阿哥一般是不懂什么叫人情的。他们非得查你个底掉不可。在任上哪怕没有受贿也有行贿吧,要不然银子去哪了?要是连行贿都没有,那肯定是挥霍了。那就看你有没有多养小老婆,有没有逾矩的地方,反正只要想查,怎么着都能找到又问题的地方。对不住了,你的官当到头了,家产都被抵押银行还欠债,可能还会有牢狱之灾。如此三板斧下来,这两年陆陆续续的,欠款也都回来了八九成了。还剩下一部分,有的是人死了。人死帐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弘历见识了先帝晚年收缴欠款的艰难,就更知道如今他皇阿玛做到如今是多大的手腕。见识过了,就更知道自己欠的这钱是真不能不还,不还的话很可能就是近期再没有差事可忙了。

    可自己哪里找银子去。凑来凑去,还欠着七八十万两呢。

    这点银子的事都解决不了,皇后那边有三个嫡子呢,自己还想解决,纯属做梦。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皇位什么的,那都是太远的事情,现在操心也没用,还是银子的事更现实一些。能去哪里再淘换银子呢?

    弘昼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再说了他一个小孩子能又多少银子?刚才想叫住他问问的,结果这小子醉了,被人抬走了,也问不成了。

    弘时呢?

    好像为了借自己银子的事,人家两口子还干了一架。说是弘时把家里能动的银子全都借给自己了。这叫他有些脸红,这个哥哥确实是够实心眼的。

    还有……太后?不行!皇阿玛知道了得劈了自己。

    再就是皇额娘,要是别的时候,去皇额娘那么开口,一准给借的。可如今这不是刚生了吗?再去只会激怒皇阿玛。

    还有谁?福晋那里已经拿了十万了,就是高氏和富察格格也一人拿了两万两来。几个侍妾这个三千那个两千的,倒是能凑个一万多两。如今还能找的只有额娘和耿额娘了。

    耿额娘养病着呢。自家那额娘不说也罢。

    正闷头往出走呢,就听见身后传来轻巧的脚步声,“四阿哥。”

    弘历一转身,看见一身靛青色披风追来的董小宛,“是董姑娘啊,有事?”

    董小宛一笑,递了一个匣子过去,“娘娘刚才醒了,叫我把这个交给四阿哥。”

    弘历一愣,不由自主的接过来,刚想问是什么,结果那姑娘人家转身就跑远了。

    什么东西?

    弘历直接打开,里面放着二十万两的银票,“这……”他彻底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时候皇额娘会给自己送来这么多银子。说不感动是假的。皇额娘有多少银子他自己也有数的,早些年在府里,阿玛就不许收这个的礼那个的礼,后来登基了又不办千秋节,皇额娘朝哪边收礼去。就是早年那些嫁妆一年一年滚下来,二三十万两这个数目也就是个极限了。刚生了这几个弟弟妹妹,就把家底都掏给自己了。想说着是做戏吧,但人家又没做到人面上,而是背后给了自己,除了自己跟董小宛没人知道。这个做戏的前提就不存在了。

    皇额娘,其实是个心软的人。

    心软?

    林雨桐眯着眼睛又睡了,在睡着前还想,自己哪里就心软了。这钱就是四爷叫人从那俩贪官那里秘密抄回来的一部分。自己不出这二十万两,没人说什么,但没有这二十万两,弘历是不会想着把钮钴禄氏那里往干净的压榨的。

    哼!钮钴禄氏,自己有孕的时候蹦跶的人中最积极的就数她了。年氏被关着,娘家又获罪了,她用人手可不那么方便了。谁把她支应在前面当挡箭牌的,除了钮钴禄氏就没别人。李氏没掺和,听说是拜佛求神呢,嫌弃儿媳妇董鄂氏没怀上。耿氏养病呢,其实就是躲弘历呢,估计也有顺便躲钮钴禄氏折腾事的嫌疑,反正就是几个月都不出大门。其他都是连儿子都没有的小嫔妃,瞧着挺热闹的,没人给撑腰她们敢闹腾吗?

    对她还真就懒的费心思,就你那倒霉儿子就能要了你半条命去。’、

    这二十万两银子最后还是会归入国库的,给弘历也不亏。只当请人折磨钮钴禄氏了,这个价码——合适!

    这一睡下去等醒来,已经不知道是哪天的晚上了。

    “睡了一天一夜。”四爷怀里抱着孩子,低声叫外间伺候的碧桃等人,“给你们主子娘娘拿吃的。”

    屋子里马上忙碌了起来,忙而不乱也没人发出声响惊扰孩子,林雨桐满意的不得了。

    这些人是不得不谨慎再谨慎,平时主子不是个特别挑剔的人,偶尔谁做的不对了,主子也从来不说。像是端洗脸盆铜盆发出巨响之类的声响,主子真是一句斥责的都没有。所以都做习惯了的。可等小主们出声了,这才一天一夜的时间,大家都被折腾的快没脾气了。那个老幺小格格睡觉特别浅,稍微一点响动人家就醒了,一醒来就不得了了,跟受了多大的委屈似得哭个不住,其他三个哥哥跟着凑热闹,这个腿一蹬暴躁的就嚎,那个胳膊一甩嗓子尖厉,还有那哼哼哼哼的,怎么都哼哼个没完的。

    四重奏的交响曲把前面那些等着见皇上的大臣都惊的不轻。不用看,只一听,就知道孩子一哭就是一场灾难。

    四爷是个偏心的,三个阿哥谁也不抱,只抱最小的闺女,兜在怀里又是摇又是晃的,轻柔的不得了。

    闹过两次这些人都长记性了,轻手轻脚的,怕了这位小姑奶奶了。

    林雨桐醒来,一碗鸡汤龙须面就端过来了,饿得很了,三两口就扒拉完了,这才慢慢的喝汤。有孩子要吃奶的,得多喝汤才行。她这体质算是比较好的,下奶快,一起来就觉得胸口鼓鼓胀胀的,怕是很快就有奶了。

    见她边吃边摸胸口,四爷就凑过来瞧,“有了没,有了叫咱闺女来一口。”

    刚开始的乳汁都是淡黄色的,初乳吃了对孩子最好。

    林雨桐又挤了挤,“等等,我再喝两碗汤。”她这体质是给点水奶水就会很旺。喝点有营养的奶水又稠又旺,喝点白开水都下奶,只是奶水有点稀而已。

    灌了三碗鸡汤,把人腻的够呛。但不大功夫,胸口就涨的疼,四爷把闺女抱过来,这丫头别看小,还看不出来美丑,但这吃起奶的劲头可真足。四爷转身又抱了一个,放在这边吃,“这小子比两个哥哥小了点,先紧着他吧。”

    然后两个大的就成捡来的了。

    林雨桐没功夫搭理四爷的话,只看着两只红猴子看,“瞧出来像谁了吗?”

    这哪里看的出来,生了那么多孩子,就没见过比这四只更丑的。及时雨生他们生下来也比他们好看啊。

    孩子都还小,奶水这两只吃饱了,另外两个大的还都能尝一口亲妈的奶。然后就真的瘪了。

    林雨桐都不能想象叫这四只这么吃下去,这将来的胸型还能看吗?吊俩肉口袋似得,难看死了。

    可是怎么办呢?好看孬看,都没有孩子的健康重要。

    吃饱喝足的四只,两口子将他们摆成一排。四爷腾出手,才算有功夫扒拉饭了。四菜一汤往桌上一放,四爷嫌弃麻烦,直接要了一只大碗,舀了半碗米饭,将菜全都折到碗里,拿起筷子就扒拉,没几口就吃完了。然后端起汤碗再一灌,好好的御膳愣是被他吃成了路边八块钱一份的快餐。

    好吧!这样吃是省时间。还是研究儿子比较重要。

    两人凑一块,将孩子的襁褓打开,翻腾着把孩子们都看了一遍。

    如今瞧着身形的大小分排行,这长一长这点差别就不明显了,总得有个区分的才好。

    老二老区分,这小子小牛牛的正中间长了一个鲜红的红痣,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给孩子点上去的呢。端时间内不会将他搞错了。老大和老三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四爷就凑近看俩孩子的眉眼。

    林雨桐问他:“看出什么了?”

    丑的不分主次,除此之外什么也没看出来。

    正研究呢,老大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一双眼睛大而清亮,双眼皮,眼角很宽。林雨桐稀罕的不得了,爱新觉罗家双眼皮的可不多,她当稀罕事的叫四爷看,“……我就不信老三也是大眼睛双眼皮……”

    然后两口子把注意力放在了孩子的眼睛上,这一观察差别可就出来了,老大第二天就睁眼了,老二第三天才睁开,老三都洗三完了,也没有要睁开的意思。更别说老幺了。

    这早产不早产,体质好不好在这上面体现的特别明显。还有四个孩子的头发,也明显不一样,可把林雨桐给心疼坏了。

    洗三的时候,老大和老二抱出去洗的,叫宗室里的该见的都见了,叫大家伙子瞧瞧嫡皇子是健康的。的确也是健康,这俩的体重和体征跟正常足月生的孩子差别不大。老三和老幺就在屋里,只有亲近的长辈在,瞧着洗了洗就得了。

    太后特别稀罕老幺,平嬷嬷跟董小宛道:“九公主也是早产的,生下来就跟咱们小格格似得……”说着,就觉得这话不好,毕竟九公主早早的就没了。

    林雨桐是听董小宛说的,她倒是不忌讳这个,“以后咱们多去祖母那里走动走动,侄女本来就像姑……”很正常的事。

    其实像不像的不过是太后的心病罢了,十四家那么多的闺女,也没见说哪一个就跟九公主像了。不过是老幺的可怜样合了老人家的眼缘罢了。

    洗三完了,四爷开始费心给孩子取名字了。按照排行,这应该是七阿哥、八阿哥、九阿哥,十格格。

    十格格?

    四爷这么说的时候吓了林雨桐一跳,“你叫老幺在兄弟们排行?”

    “她是嫡公主,本来就位比亲王,怎么就不能在在兄弟们之中排行了?”四爷十分坚持,他将十格格抱在怀里,“是不是,阿玛的小格格。”

    呵!只怕外面说什么的都有了吧。

    四爷才不管,就觉得我闺女值得最好的。

    可这么好的闺女叫什么名字呢?

    “弘晶?”四爷看林雨桐,“如何?”

    疯了?

    这是名字也从了兄弟的排行。

    弘字辈,名字带‘日’,可不是从了兄弟的排名。

    “下面该有意见的。”林雨桐真觉得不不必要为了名字的事跟下面那些人纠缠。没意义嘛。我们家孩子叫什么我都稀罕,不一定非得从名字上体现什么。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肩膀,“怎么就不能了?咱家的闺女跟这些阿哥一样,要上上书房,要书女宗学的,如果又喜欢干的事,将来还要派她差事。她就是一面旗帜……”

    林雨桐低头看着嘬着小嘴像是吸奶一样的——弘晶?好吧,就弘晶吧。这样的她能成为她阿玛竖起来的旗帜吗?

    太遥远了,不敢往后想啊。

    “其他三个呢?”林雨桐指了一排排三个儿子,“叫什么?”

    “随便吧。”四爷挑起来嫌弃麻烦,兄弟多,侄儿多,好些字都用过了,挑了这个,苏培盛摇头,说那谁谁谁家的老几叫这个。挑了那个,苏培盛又摇头,不等他说话,四爷将停笔了,直想把笔塞到他手里:你行你来,怎么那么烦了。

    苏培盛能委屈死,好名字被占了,这是我的错?

    他低着头不言语,四爷在一大张纸上找没用过的。

    没用过的不多,可不就是随便拣呗,拣到哪个算哪个。

    “老大叫弘晗,老二叫弘暧,老三叫弘畅……”就这么决定了。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好记好认,这几个字熟,不是那种生僻字。省的将来写在史书上,人家念不对名字。这样就挺好的。要是这样没什么美好寓意的名字都跟别人家的重名了……那对不住了,我儿子的名字是我取的,我是不会改的。跟谁家的重名谁家的改吧。别跟我来说理,我真挑烦了,不想讲理了。

    于是,四个孩子的名字就被他们阿玛不知道是负责任还是不负责任的定下了。

    果然,三个阿哥的名字没人会反对,只是这十格格的名字弘晶,真有些那个啥是吧。

    这个找十三爷,说你得劝劝皇上啊,这个绝对不行的,自来没有这样的事。那个找十三爷说,您跟万岁爷最近亲,这些话正该您说,这事拿到朝堂上就小题大做了,但放在家事上,您是孩子的叔叔啊,您发表发表意见,皇上还是能听进去的。

    十三爷心说,我才不去呢。

    干嘛去?

    人家万岁爷觉得他家闺女最好,当的起这个名字,不比你家的儿子差。然后你跑去,跟人家说不行啊,你家的事闺女,闺女可没这资格……

    这么说你家闺女你愿意不?

    万岁爷要是顶一句,我家的闺女就这么尊贵,这叫我怎么说?

    我敢说一句不尊贵,明儿万岁爷就敢册封他家闺女爵位你信不信,不信你去试去,反正我信。

    有那不死心的说不动十三爷,找九爷去了。九爷正烦着呢,她家福晋也正在给他家的闺女改名字呢,“你说叫什么?叫什么……弘什么来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龙皇武神全职高手带刀后卫网游灵宝随身英雄无敌魔法塔网游之诡影盗贼刀塔永恒录

敛财人生[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林木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木儿并收藏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