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敛财人生[综]. > 1132.悠悠岁月(149)五合一

1132.悠悠岁月(149)五合一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开局一个大天使敛财人生[综].敛财人生[综]全职高手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神道丹尊未来之当妈不易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

    悠悠岁月(149)

    蓉蓉结婚的对象,是个看上去有四十来岁, 都已经有点小谢顶的男人。

    许是林玉珑走的时候, 正是最好的年华里。所以,给人留下的东西都已经定格了。那是个帅气、温和、甚至带着几分腼腆的小伙子。

    不知道这个小伙子如果活到现在, 是不是也会变成这样一个中年油腻男。但人的天平在心里这么一倾斜,就老觉得,此刻这个叫黄槐的男人, 比不上林玉珑。当然了,也就配不上蓉蓉。

    黄槐并不是同立本地的人。只知道蓉蓉说请前夫的家人,但并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干啥的。蓉蓉并没有把这些底子掀出来给她看。

    看的出来, 相比较起黄槐,她其实还是更相信林雨桐和林玉健等人。

    黄槐特别热情, 眼里有几分小生意人的精明。

    见面的地方是个茶楼,他热情的倒茶:“大哥, 二姐,姐夫你们坐。”

    林玉健看人很直接,眼里带着的挑剔根本就瞒不了人。是!叫人一看,就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跟我弟弟比, 差远了。

    这视线叫黄槐更紧张起来, 来回的搓着手,想搭话都不知道从哪里搭起。

    挑剔的坏人林玉健做了,林雨桐就得做个和善的好人。

    她就笑:“你也做。蓉蓉在外面接个电话, 一会子就进来。”

    黄槐就明白了。这是人家这边相看了。

    这种感觉其实挺奇妙的。相看的不是女方的爹妈兄嫂, 反倒是前夫的兄姐。

    让人有点不舒服, 但心里又未尝不觉得,这女人其实是个很好的结婚对象。跟夫家的关系处的这么好,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

    因此,他比见老丈人和丈母娘还紧张。

    说蓉蓉在外面接电话,这当然不过是托词。人到四十了,这些要是再看不明白就真白活了。

    他知道人家这是有话要单独说的,于是姿态越发放的低了。堪称是恭敬的坐下,朝几个人谦卑的点头:“有什么话,想问就问。我是绝对不会隐瞒的。”

    林雨桐当然不会直啦啦的问,你一个月挣多少,经济能力怎么样这样的话。

    她特别和善:“过来的急,也没问蓉蓉,你是哪里人啊?听你的口音,离京城不远?”

    “不远!”这人立马就骄傲上了,“在通州……”然后又不好意思的笑,“不过现在还没发展到我们那一块……我们那边还是郊外……农村,自家有院子有房子。”

    “哦!”那这条件,妥妥的将来就是拆迁户了。

    多一口人,就能多分一点。这是肯定的!

    林雨桐就点头:“地方不错,发展前景特别好。”

    黄槐就笑:“现在也都好的不得了。家里原本是三层的小楼。后来我又加盖了三层。一共六层,每层三十个小房间,都租出去了,还供不用求。”

    哪怕是一间房一个月一百,一个月也小一万。

    “又省心收入有稳定。”林雨桐先夸了一句,又说,“这么好的收入,黄先生怎么还跑出去做小买卖?真是个闲不住的人。”

    黄槐不好意思的嘿嘿笑:“那什么……家里父母帮着照管呢。并不需要我操心。”

    “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家里有个老人,就轻松多了。”林雨桐感慨道:“你看蓉蓉,要不是家里父母帮着照看孩子,日子还不定过成什么样呢。当然了,蓉蓉这也是独生女,父母也就只顾着她……”

    黄槐就很感慨:“我这边也一样,我也是独生子。前些年,父母在家也是帮着我照看孩子。孩子他妈呢……嗨!我也不怕你们笑话,实在是……前些年,我们那地方就是农村。种着一亩三分地的,能有多少收入。那时候我就往京城贩菜,头些年生意特别好做,就是头天从地里挖点野菜,那也能挣钱。我看这生意能做,就从小菜贩子变成了大菜贩子。怎么说呢?这玩意只要不贪心,总有赚头的。”然后就苦笑,“但要是贪心,这就说不好了。前几年,跟着别人一块,囤积菜。哪一年是蒜薹,当季收购了,放在冷库里存着,等到过了这个时节再往出放。结果那一年不敢巧,赶上京郊周围的大棚菜丰收了。年前一股脑的涌到市场上来。咱们光是租冷库一天都得多少钱,存了本年,那租冷库的钱比当初的收购回来的菜钱跪了好几倍。结果哪一年是赔了个底掉。把家里那些年的继续赔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为啥天南地北的开始跑买卖呢,其实当时就是为了躲债的。在外面呆了两年,钱赚到了,回来了把债也还了。才听我父母说,我媳妇这两年跟人勾搭上了……老两口是心知肚明,但这事还不敢跟自己在电话里说。一是怕自己着急往回赶,再一生气,这要是出点啥事没办法收拾。二呢,就是怕自己赚不了钱,再始终不回家。家里还有个孩子呢。这媳妇在家呆一天,孩子就有妈,有家。但我这回去了,风言风语的,肯定得吹到我耳朵里。这事还是他们亲自跟我说的好。后来,我也问她了,这事不能别人说啥就是啥。毕竟一个家里男人不在,传点风言风语的这很正常。说闲话嘛对不对?只要她说没有,我就信她说的,那就没有!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那时候我就想,就算是有,以后断了,就行了。毕竟,是我对不住她的。撇下她跟孩子在家……对不对?不管心里啥滋味吧,这口苍蝇我吞了。结果她开始是没说有,都是瞎传的。那我说咱就好好过日子。以前的事咱翻篇,再不提了。可是这日子没过一年……她那心是收不回来了。我就是再家,她也是该躲出去接电话还接电话,晚上十点多出门,凌晨三四点回来的也有……哭着跟我说,不行,过不下去了。她的心放不回家里了。本来我是打算要孩子的,结果呢?她是死活不答应,说她以后肯定没孩子,只这一个了,哭着求着给我跪下,啥也不要,只要孩子。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她找那人,是她一表哥。亲的!两人没办结婚证,也结不了婚。近亲嘛!如今两人以两口子的名义,在外地生活呢。跟老家这边的三亲六故都不联系。这几年我一直在外头做生意,也是……怎么说呢?风言风语传的怪恶心的,我也不乐意在家里呆。”

    也是!亲戚朋友肯定都嫌弃丢人吧。

    林雨桐听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把家里的情况大致介绍了一下,告诉这边他父母还健在,有个儿子跟了前妻在外地,回来的可能不大。毕竟当妈的不会想叫孩子在那么一个到处是她的留言的地方生活。然后把她前妻的事情坦诚,就是想告诉这边,他跟他前妻之间的感情,如今真是有限的很了。不存在余情未了,顾着这头还扔不下那头的事。

    听懂了这话了,林雨桐就少不了问一句:“如今呢?生意好做吗?一年到头在外面飘着,也确实是辛苦。”

    得看他将来的打算,要是还准备这么到处跑,这跟蓉蓉想找个顾家的人就有些冲突了。

    黄槐摆手:“年纪不小了,也漂不动了。家里的父母也需要人照顾,这两年攒的钱,跟几个朋友合伙,弄了货运站。为啥跟蓉蓉认识呢,就是在同立那边,咱们跟那边的货储站有点合作……蓉蓉的事我知道……听人说了……别人一说,我当时心里就怪难受的。你说我那前妻,我走了两年,她的日子就扛不住了,可蓉蓉一没结婚的姑娘带个孩子……这么些年了……真不容易。对我来说,碰上个好女人,就是一辈子的福气……”

    以他的经历来看,他说的这些话,都是真诚的,是真心实意的。

    林雨桐就问他以后的打算:“……两边都有父母,不好照管。而且蓉蓉还带着孩子……”

    黄槐马上道:“在通州我买了房子了,买了两套。两套是楼上楼下,住的开的。我想叫叔叔阿姨住过来,也是为了呦呦好的。京城这边的教育质量,咱得承认,是很好的。如果我们结婚,蓉蓉和呦呦的户口是能牵进来的。等将来房子拆迁的时候,肯定是有她们母女一套的……”

    听起来是很好。但这里面牵扯到一个问题:“蓉蓉的工作怎么办?”

    没有工作,就意味着没有收入。

    女人没有收入,还带着个孩子和老父母,婚姻关系如果这么开始,其实这就已经是失衡了的。

    失衡之后的婚姻,会走到哪一步,这真不好说。

    黄槐赶紧道:“我是这么想的,先不说家里的房租,就是跟朋友合作的货运站,这都属于投资类型的。我偶尔回去帮忙,但步入正轨之后,其实就真清闲下来了。你说这岁数的人,不能老闲着吧。我这次带蓉蓉回来,就已经打算好了。我打算跟蓉蓉一起,开一家果蔬公司。现在电视网报纸上网上,到处都是不安全的食品。我就想着,专门开一家公司。公司只出售清洗干净的,放心卫生的果子蔬菜。咱们多一道清洗的手续。而且真空保鲜包装都带上,然后请专门的机构给质检,咱们贴标签。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过去是有吃的就行,现在呢?是不怕你贵,就怕你不对。只要东西对,再贵也不贵。只要东西好,到处抢着要。我管外面的事,蓉蓉管员工,管钱。我是觉得这生意能做的……”

    不光他觉得能做,要真做的好,那肯定是赚钱的。

    林雨桐也觉得这很能做。

    要是这么着,其实之前蓉蓉提出的给孩子存点钱的这事,压根就不用提了。

    她起身,对黄槐客气的笑:“你们先说着,我出去一趟。”

    出去就去隔壁的雅间见了蓉蓉。

    蓉蓉比黄槐表现的还紧张,问林雨桐:“二姐觉得怎么样?”

    林雨桐就说:“我没提给呦呦存钱的事。你也不要怕孩子会误会。他家那个房子,说实话,三两年内,肯定会动迁的。别管大小,你和呦呦肯定会分一套的。京城的房子一套下来,什么都有了。再就是,他提了开公司,你管钱的事。钱袋子都塞到你手里了,然后咱再提要求,是不是就不合适了。不要他给孩子存钱,从另一方面来讲,其实对呦呦来说,也是少了点束缚。孩子拿你的,那是天经地义。但对别人……还是差了一层……会觉得欠了人家的……”

    蓉蓉点头:“我听您的。您看他那人……”

    人吧,还行!

    就看你怎么比了?现在吧,在你心里当然是比不上林玉珑的。他就算是有不好的,这些年过来了,那点不好也都忘了,能记住的就剩下那些好的,越是想,就越是会刻骨铭心。

    但是再好的人,总也还是比不上一个活生生的,能陪伴你的人。

    她就说:“他是个怎么样的人,等你七老八十了,两个人搀扶着出来晒太阳的时候,你自己回答。”

    蓉蓉愣了一下,这话的意思,是不反对这婚事。

    那就是说这人,是过了她的眼了。

    她的眼泪往下掉:“我不会忘了玉龙的……”

    忘不忘的有什么关系呢?记住又如何,忘了又如何?日子总得过。

    再说了,忘不忘的,谁能决定呢?

    等你不会忘,但也不会刻意想起的时候,那就证明你过很好。

    而当你总是会想他,念他的时候,就证明你过的不好。

    所以,真等你心里到处都是玉龙的影子的时候,还回来就是了。他总还是会笑着,在原地等你的。

    林家那头,是林玉健去说的。

    这回林家成特别爽利,还破天荒的给林雨桐打了电话:“……挺好的。咱没有不同意的道理。蓉蓉过的不容易了。再说了,走这一步,确实是对呦呦好,娃将来在京城落户……”

    林家觉得蓉蓉走这一步是为了呦呦的将来考虑的。

    于是这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人到中年,反倒是没有那么些讲究了。婚礼不像是年轻人,追求个浪漫。就是简简单单的,亲戚朋友的通知了一遍,在一起吃顿饭,就算是完了。

    婚礼是再同立那边办的,林雨桐是当天回去当天回来,露了面了。

    林家这边呢,林玉奇也算是懂事了,拿了一万块钱,给蓉蓉了。说是以后不在县上,也就不买那些不实用的。叫她到京城去买。

    林家成呢,坐着轮椅也去了。跟呦呦说,你大伯和二姑妈都在京城。受了委屈别憋着,找他们去。

    不待见林家成,但林雨桐对待呦呦却特别和善。跟她说京城里的事,叫她周末没事可以找清宁清远玩,再加上清平,告诉她,她在京城的亲人还有很多。不用害怕!

    呦呦低着头,直到林雨桐要走的时候才拉着她道:“姑妈,我能……我能住校吗?”

    林雨桐讶异:“怎么想起住校了?”她皱眉,“是怕黄叔叔对你不好?”

    呦呦摇头:“我不想叫他爸爸。”

    她手里攥着脖子上的挂链,链子的一头揭开,里面是一张蓉蓉和林玉珑的合影,她说:“我妈一直跟我说,我爸爸一直跟我在一起的……”

    所以,在孩子的认知里。哪怕没有爸爸,但这个爸爸却是无处不在的。

    “我就是觉得他跟别人的爸爸一样,出去打工去了,出去工作去了……”孩子吸着鼻子,眼泪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我总觉得有一天他会回来……”

    所以,不想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在生活里。

    不想有这么一个人替代父亲的形象。

    林雨桐被这孩子说的心软的不行,“你可以不叫他爸爸……但是住校的话……咱们先不提。你姥姥姥爷都年纪大了,不能照顾妈妈了。但却长大了,是个懂事的大孩子了。你得用你的眼睛去看,用你的心去感受。觉得这个黄叔叔对你妈妈好不好?你得看着他!要是他对你妈妈不好……你给姑妈打电话,我跟你大伯去接你跟你妈妈,行吗?”

    呦呦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真的?”

    “真的!”林雨桐摸她的头,“放假的时候,可以叫你妈送你去姑妈那边,叫你表哥表姐带着你出去玩。住在那边也行的。”

    她一下子就笑的眉眼弯弯,连连点头“我肯定去!”

    一脚迈进去,想要磨合好,且不是那么一帆风顺呢。

    那生活就是这样,对于蓉蓉来说,总好过一瘫死水。

    婚后一个月,蓉蓉来了林雨桐这边一趟。跟黄槐说是想过来住几天,林雨桐还当是两人吵架了。蓉蓉摇头:“例假没来,我怕是有了。明儿去医院,做了……”

    然后看林雨桐:“二姐,我不打算叫他知道。”

    林雨桐皱眉:“你们都有孩子,婚后要不要不是那么要紧吧。就算是告诉他,想来他也是能理解的。”

    蓉蓉摇头:“二姐,哪里有那么多容易理解的事。人心都是会变的。当初是一回事,结婚后要是万一哪里变了呢。更何况还有他父母,俩老人不错,但是从心底,他们还是希望我们再生一个。我有呦呦,我结婚是为了叫她过的更好。而不是……所以,这个孩子我不会要……”

    林雨桐明白了,她没有刻意的避孕,就是告诉黄槐,她没有坚持不给他生孩子的想法。但另一方面,却偷偷的堕胎。坚持不要孩子。

    她就说:“当初你们在这方面没有说好吗?”

    蓉蓉苦笑:“我说过了,他也觉得不要也可以。但是他父母说的时候,他含笑听着,没有解释当初我们商量好的事情……所以,我把孩子流了,也不算是瞒着他的。当初,他是答应了的。”

    当天晚上,蓉蓉睡下了。林雨桐的电话响了,是黄槐打来的,问的小心翼翼:“是不是我什么地方惹她生气了?”他很急切,“呦呦在她姥姥姥爷那边,我去跟孩子说的时候,孩子气鼓鼓的,说肯定是我惹她妈妈生气了。你说这事闹的……”

    干笑了两声,他才小心翼翼的道:“是我爸妈说要个孩子的事她不高兴了吗?”

    林雨桐挑眉:“这么急着想要孩子?”她这么试探着问了一句。

    黄槐很惊讶:“没有啊!当初是说好的。”

    四十岁的男人了,很快就明白了,他想起床头上的台历上做着记号的日子,然后恍然:“她是……”怀上了?然后肯定的道:“这是我的不对,我明天陪他去医院……”

    第二天在医院门口碰见黄槐,蓉蓉还愣了一下。

    黄槐把人接了,就跟林雨桐道:“麻烦二姐了,这边我照看就好……”

    蓉蓉对林雨桐点头,林雨桐才驱车离开。

    黄槐拉着蓉蓉进去,排队挂号。蓉蓉就在候诊区等着。

    等黄槐来了,蓉蓉才低声道:“不该瞒着你的。”

    黄槐摇头:“这事也是我的错。”他凑过去低声道,“我爸妈说要孩子,那是说我不是说你的。我当初是做了结扎手术的。我以为不会叫你怀上的,要不然怎么会连个防护措施都不做?我爸妈说那话,就是再催我,叫我去医院把那玩意给取了。不过现在看,取不取的,意义都不大了。那玩意失效了。”说着,就一脸懊恼,“那时候的手术水平是真不行。”

    蓉蓉瞪大了眼睛看他,像是在判断他的话的真假。

    黄槐瞪眼:“非得叫我去取了那东西你才信是不是?”

    蓉蓉倒是笑了,先是咯咯咯笑,紧跟着眼泪就下来了,“谢谢你!”

    “谢啥嘛?”黄槐倒是腼腆了起来,“以后我爸我妈再念叨,你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就行了。我不听,他们怪不到你身上。这会得叫你受一回罪了,要是不急着回去,咱就在京城住一段时间……我租个公寓去,回头买点乌鸡啥的,我给你炖汤喝……”

    不用了!真的!有你这些话就足够了!

    蓉蓉正要说话呢,一抬头,看见一个身影过去,看着眼熟,探头看了两眼,黄槐就问:“找谁呢?”

    蓉蓉朝外指了指:“我外甥女……看着像,晃过去了……”

    外甥女?

    你不是独女吗?哪来的外甥女?

    随即又恍然,她说的外甥女,一定是他的前任林玉珑的外甥女吧。

    跟不是前夫的前夫家关系好成这样,堕胎都想着找人家的姐姐,你说这事……最是叫人嫉妒的地方了。

    但还不得不关心的问一句:“哪个外甥女?”

    他其实是记不住的,肯定也没见全过。但不妨碍关心这一句吧。

    蓉蓉就说:“是清平。”然后猛的想起这是妇产科,“哎呦,莫不是有了!”

    可不是有了吗?

    清平脚底下还发飘呢。

    手里是孕检报告,怀孕六周了。

    很意外!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她一边沿着马路走,一边想。整个人的脑子都是模糊的。

    路边是商场,她进去了。运动品牌专柜,“给我拿一双三十七码的……”随便挑了一款看起来容易脱容易穿的样式,“我试一下。”

    结果穿高跟鞋穿三十七码的脚,穿运动鞋的话,感觉三十六码就可以。

    她也知道,她的脚面比较高。瘦款的鞋子,就得大一个尺寸。都快忘了,其实自己的脚没那么大的。

    换了三十六码,果然合适。

    装起来结账去了,才知道这双鞋打完折一千九百八。

    好贵啊!

    平时穿两三百一双的鞋都觉得价位很可以了,买过一双八百多的运动鞋,都觉得贵的不行不行的。

    结果现在这双竟然小两千。

    然后边上的导购还一个劲的说:“这种鞋防滑性能特别好……”

    好吧!那就买吧。

    孕妇不能穿高跟鞋,孕妇不能摔跤,当然了,以后抱着孩子更不能摔跤。

    保证下雪天冰面上都不会滑倒的鞋,再贵都行。

    买了!

    为了孩子嘛!

    钱给了,坐在边上就把新鞋穿上了。然后把高跟鞋放袋子里提着。

    出了店门,左顾右盼,好像也不能太逛街吧。

    于是拦了出租回家。

    不敢去挤地铁了。

    到家了,她拿起电话,发懵的直接给清宁打过去了。

    清宁正准备去JIUQUAN呢,这次去得小半年。为载人的飞船五号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她接到电话的时候还道:“真准备晚上找你一块吃饭呢……我这一走就是半年……”

    清平说:“哦!能赶在你外甥或者外甥女出生的时候回来,就行。”

    嗯?

    清宁拿着手里的衣服愣住了,用她计算飞船轨道的脑子,算了一大圈,才想起能被自己叫外甥或外甥女的,现在还真没有。但外甥和外甥女都得从自家的姐妹的肚子里出来,于是,她总算反应过来了,“你有了?”

    清平听到那边堪称是惊喜的声音,才觉得真实了起来,看看摆在茶几上的孕检单,“嗯呢!”

    清宁原地就蹦起来了:“姐,你想吃什么呢?我给你买,现在给你送去。你给姐夫说了吗?他有陪你吗?跟二伯姨妈说了吗?跟我爸我妈说了吗?”

    一句句的,她才恍然,对了!连孩子爸都还没说呢。

    她赶紧道:“等你姐夫回来,我告诉他。然后由他报喜,会不会好点。”

    也对!

    清宁就说:“那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想吃什么呢?

    “你别跑了,想起来的时候我告诉你。”清平就说,“你忙你的吧。估计你正忙着呢。”

    清宁想着人家两口子可能不希望有人打搅,就跑出鲜花店,买了各种的漂亮的要,玫瑰红的黄色白的粉色,都要。

    卖花的小姐姐就笑:“这花束花语是代表什么意思?”

    清宁的手在花店里指:“没啥意思。你就是怎么漂亮怎么来。我要当姨妈了,只要包的好看,叫我姐看着心情好,怎么都行。”

    然后小姐姐还没见过这么豪爽的买花的,就是男人给女朋友买花,她见过的也就是九百九十九朵。至于九千九百九十九的,这个迄今为止,她就是进货的时候,在花卉批发市场见过。

    而这位呢,要玫瑰,也要郁金香,什么水仙、满天星,凡是觉得好看的,她都要。

    给了钱,给了地址,叫店里帮着送。

    这个当然没问题了。今天完全不做别人的生意,只为您一个人服务的,土豪小姐。

    从花店出来,又去蛋糕店。蛋糕只买了一个清平喜欢的口味,但是其他的点心,她是一点也没少买。

    于是清平一整天来不及发呆,也不为等徐强着急了。

    她都在整理东西。怎么整理的家里放满鲜花而不违和。怎么收拾冰箱能把这么多吃的放下。

    等徐强晚上回来,一进门就是花香,抬眼一扫,连鞋柜子边上都放着花瓶。

    他脸色都变了,这是遭遇情敌了吧。

    于是似笑非笑的看清平:“你这整天在家呆着,都能给我找来一情敌。够能耐的?”

    他换鞋,不适的打了个喷嚏,这花香味儿,是不是有点浓。

    清平一看他那表情,就抿嘴乐:“其实,到底是你有个情敌还是我有个情敌,现在还说不准?”

    天地良心,我在外面从来没有胡来过。

    我上哪给你找个情敌去?

    他这么说,清平就捂肚子:“要是万一生个闺女出来,那真是给我找了一大情敌。”

    切!

    吓的我冷汗都出来了!还以为什么呢?

    他往厨房走,“晚上想吃什么,我做……”说着,就愣住了,脚下打个方向,就往客厅跑,撞到餐桌上了不由的龇牙咧嘴用手揉,但却狐疑的抬眼看清平。

    却见清平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盘腿坐在沙发上,然后手捂在肚子上,朝着他的方向,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他一下就变的小心翼翼起来,走路都不敢发出声音怕惊扰了谁一样,等走到清平跟前,眼泪都下来了,他单膝跪在沙发边上,跟清平平视,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这是……”

    清平才伸手抱他:“恭喜你,要当爸爸了。”

    徐强的双臂张着,不敢抱清平,好似怕伤到孕妇和孩子似的,“我要当爸爸了……”

    两人就那么额头对着额头的流眼泪。

    无端的,就是觉得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好长时间,都晚上九点多了,才醒过神。做饭来不及了,徐强打电话去公司,叫司机帮着买饭送来。还特别叮嘱是哪一家店,那家的食材最好。

    然后清平才提醒他:“该给家里说了。”

    “对对对!”手忙脚乱的打电话。

    先是打给徐天,徐天在客厅里坐着,对着电视的画面勉强对口型呢,不敢放大声音,给孙俊那小子请了家教,家教老师还没走呢。怕电视的声音影响老师上课。

    电话一响,他都去阳台接了,“怎么这个点打过来了?吃了吗?”

    回回都是问这么一句。

    徐强这回也没嫌弃他爸十年不变的台词,赶紧道:“爸,你要当爷爷了。”

    嗯?

    爷爷?

    徐天都不知道他对着电话欢喜的叮嘱了些什么。挂了电话,就觉得要做点什么,要不然,这心情平静不了。

    可走出房间,看着挂在墙上的儿子妈的照片,到底是开了瓶酒,倒了两杯,一杯给逝去的人放着,一杯自己慢慢抿着,他说:“你看,你要是好好的过日子,咱现在多好。儿子娶了个好媳妇,媳妇进门就有了喜。这年前年后的,就添孙子了。你稀罕小子,我稀罕闺女。现在只准生一个。那好闺女不比儿子差。生啥都是一样的。你说是不是?”

    而老二家那边徐强直接打给丈母娘了。别看老丈人在外面人五人六的,可这家里真拿事的,还得是丈母娘。

    英子到底是女人,听了就愣了一下,然后就说:“知道了,叫她好好的……”

    可等挂了电话,就赶紧给老二打电话:“你回来!马上!给我订去京城的机票,有晚上的我今晚走。”

    老二问了才知道咋了?

    高兴吗?

    肯定高兴。

    但好歹把英子劝住了,“那么着急干啥?看有啥要带的,现在好好想想。都给准备上……”

    然后那要准备的可就多了。

    一晚上翻箱倒柜的,把当时嫁闺女缝被子剩下的棉花拿出来包好了,“明儿一早,得去买纱布棉布这些东西,给孩子做被褥衣裳……”

    然后又道:“你看,这没婆婆的坏处就出来了。啥都得我操心。”

    老二心说,真有婆婆了,你就少操心了。还不定又得嫌弃人家亲家母这个不好那个不对呢。

    但今儿心情好,不跟她顶着来,只道:“带着钱过去。她写那东西说卖钱,我怎么瞧着那么邪乎呢。也不是正式的工作……现在有孩子了,就别叫写了。带上三万……估计城里的开销大,不够她花的,带上五万。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英子‘嗯’‘嗯’的点头:“都记着呢。”然后又感慨,“你还记得生她的时候不?真就跟昨儿的事一样。咋一眨眼就要当妈了。”

    遭罪开始了!

    结了婚也还是孩子不是?

    可有了孩子就不再是孩子了!

    完了给老三报喜了,姚思云就抢过电话,说叫徐强带清平去找哪个大夫哪个大夫的,“我今儿会给人家打个电话,你们去找,绝对没问题。产检不许马虎,你必须陪着清平去做。从产检到生产,只找这一个人,叫她给帮着安排。放心,孩子和大人,保准没一点问题。”

    徐强一一说记住了,然后才给林雨桐打电话的。这边林雨桐还在开会,又打给四爷。

    四爷真挺高兴的,高兴的结果就是教训徐强:“……家里光有钟点工不行,还是找个月嫂吧。找个信得过的人,咱家不缺活干。你那边得用四五年,得孩子上幼儿园了才行。完了清宁清辉清远这都就跟上来了。一个孩子接一个孩子的,不怕失业……”

    絮絮叨叨的,说了大半个小时。

    徐强从来不知道四叔是个这么啰嗦的人。

    而且听起来,照顾孕妇还很有心得。什么月份该吃什么东西,该注意哪些,他说的很详细。叫人一听就觉得很靠谱。

    林雨桐回来的时候,四爷才放下电话,她还说:“给你打电话总占线。”

    然后四爷就把事说了,林雨桐一愣:“怪不得今儿蓉蓉给我打电话说在医院好像看见清平了,问我这孩子是不是有喜了。我当是还想,哪里有那么巧的事?结果还真挺巧的。”

    然后她关心人的方式,就是一大早摁人家的门铃送早饭:“哪怕是怀孕了,也该保持良好的作息习惯。白天实在太困了,可以睡。但是早上不能赖床不起。”

    早上吃了小姨的爱心早餐,中午亲妈就赶到了。

    见面的模式先是抱怨:“你们现在一个个的,都是祖宗。我们怀孕那时候……”巴拉巴拉巴拉的,“你看看你们现在,两家子都恨不能把你们供起来。”

    然后本来还不害喜的,结果亲妈来了,就害喜了。

    清平受不了这种凉的不许吃,生的不能吃,这个不吃那个不吃的,整的烦躁的不行:“你看,我讲究吧,你说我娇气。我现在不讲究吧,你又觉得不行。那要怎么着啊?”

    反正母女俩在一块呆了没三天,亲亲热热的也就俩晌,就呛呛起来了。

    清平要工作,打开电脑自然就穿防辐射的衣服。当妈的就觉得这都是什么穷讲究,上个网还要换一套衣服。她是最不习惯这种一天到晚在家换衣服的。出门在外面工作的还罢了,尤其是像清平这种在家里的作为的自由工作者。当然了,在英子眼里,这就是无业游民。在卧室穿的是睡裙,露着肩膀脊背大腿的那种。从卧室出来,得外面穿一个那种睡袍,又好像是裹的严严实实了。好吧!乐意这么穿就这么穿吧。等到梳洗完,吃了早饭了。上班的上班去了,然后在家的这个又去换了,穿一身所谓的居家服。你看这事整的,搁家里闲呆着,还有这种叫人穿着更舒服的衣服。那行吧!不就是好享受嘛。居家就居家吧!然后出门上个超市,好吧!又换衣服,出门嘛。肚子还没起来就穿个孕妇裙,这在农村叫矫情,但英子还是忍了。毕竟外面人多,孕妇装备大家都让着她,不挤着她,还算是个理由。可回家了,你又换回居家服,这居家服还不一样。早上是长衫长裤,中午就成了居家的裙子了。要工作了,又给外面套一层。她就想问,你这是热啊还是冷啊?然后晚上说出门吃饭吧,又换。说啥那那边的餐厅得穿的正式,又不是白天去菜市场的那一身了。

    你这是在家工作呢?

    那点时间全叫你花在还衣服上了。

    你说准备给她洗衣服吧,那拉开衣柜,你说该洗哪家?

    每一件都是穿过的,但每一件就穿那么一两回,还都是屁大点功夫就换了的。

    咱不能可着一件衣服往脏了穿吗?

    “你也就是没婆婆,我跟你说,你这要是家里有个婆婆,这日子一准过不成,我这当亲妈的都看不过眼,你说人家婆婆能看的过眼吗?”

    当妈的一肚子怨气,清平还一肚子不舒服呢。

    说是来帮自己的吧,但是家里好像更乱了。她随手放东西,这家里这么摆就乱了。然后自己得跟在后面收拾。这都是小事情啦。关键是你跟她说剩菜剩饭倒了就好了,小区里有野猫,会过去吃的。然后她舍不得浪费,剩下的菜不管是凉菜还是热菜,都放在冰箱里,第二顿上桌,她自己吃。那她能好意思还是徐强能好意思?两人一伸筷子,她还挡,不许自己和徐强吃。好吧,不叫自己吃,是因为自己是孕妇。但是徐强作为女婿,丈母娘在家吃剩菜,这像话吗?尴尬到无所适从好吗?还有去超市,跟她说,需要啥买啥就行,结果凡是打折的菜都买回来可多,冰箱里塞不下了都。

    她就说:“别买那个,吃不了……”

    然后人家说:“没忍住,才两毛五一斤,比咱小县城都便宜……”

    这也就是亲妈,这要是婆婆自己也忍不了。

    英子跟林雨桐诉苦,觉得这熊孩子不会过日子。清平也找她小姨诉苦,觉得自家这妈实在是说不听。

    把林雨桐给逗的不行,就说:“这也就是亲娘俩,谁也别跟婆婆媳妇的比了。这要真是婆媳,婆婆心里不乐意也不会说儿媳妇。当儿媳妇就是再不能忍受,也不会直啦啦的发表意见。然后憋着火,过的别别扭扭的。所以说,亲娘俩还是亲娘俩,明知道说了会吵还坚持说的,也只有亲娘俩,也不会真恼,也真恼不了。”

    英子轻哼:“跟我过不到一块,我还不跟她过,将来我有儿子有儿媳妇,我跟我儿子媳妇过去……”

    “得得得!”清平不屑,“我都受不了,你指望儿媳妇能受得了?”

    又开始呛呛了。

    吵吵嚷嚷的,英子呆了一个月,真得回去了,家里还有清远呢。

    走的时候塞给闺女一张卡,“拿着,想吃什么就买吧。你那什么工作,不是说坐电脑跟前不好吗?就先别干了。你爸还干的动,能养的起你……”

    徐强:“……”我像是养不起老婆孩子的吗?

    没不舍得花钱啊?到底是哪里的错觉觉得自家媳妇缺钱的。

    清平不要那钱:“我之前写的那些卖版权都够我花用两年了。”

    这边坚持不好,那边坚持要给。最后清平要了,回头却又添了五万给打自家老爸的卡上去了。

    没人照顾了,月嫂还得半个月就能到位。

    于是,晚上这一顿,改成清远给她送饭了。

    “真不用!”清平都不好意思了,“你上课也怪忙的。哪里能天天跑?叫你姐夫去拿吧。”

    清远其实也是为自己方便的。晚饭尽量回家吃。还能带点夜宵回去。要不然,一过十点就饿。

    这么大的小伙子,晚上要是不填补点,睡都睡不踏实的。

    之前有一回,晚上十点了,饿的前心贴后背的,受不了了。问宿舍的这些牲口,谁有吃的。结果好家伙,都饿着呢。存量干净了。

    好容易找到那个偷卖方便面的宿舍,买了回来,才发现没热水。热水器还被学生会收缴了。

    怎么办?

    干吃?

    上铺那小四川就从上面跳下来,把用过的本子揉吧揉吧,然后就到阳台上,用饭盒接了能盖住方便面的水,就把揉成卷的本子点着了。点着之后,一头有寸许长的火焰,另一头冒烟。把饭盒放在火上,不大的工夫就点着了。

    一时间,众人看小四川,就觉得不似凡人。

    没想到一个破本子烧了不到三分之一就把问题解决了。

    好家伙,吃面喝汤的,宿舍的几个人为一口吃的,折腾到半晚上。

    于是,他就愿意开着车回家吃完饭了,顺带的带点吃的回来吃。给大姐送饭,属于顺带的。

    以前大家都只知道清远属于家境比较好的,从吃的用的穿的,很多方面都能看出来。

    但自打来回跑回家吃饭开始,大家就觉得这小子的家境不是一般的好。

    开着好车进进出出的,在学校里不多见。

    好处是吃饱饭,但坏处却是:围上来的姑娘多了好多。

    刚开始他是没这种意识的。下课准备回家,然后上来要做顺风车的同学比较多就是了。就坐个顺风车嘛,这也没什么。有些就是坐一两站路。一个学校的,还不至于那么吝啬。

    至于坐车的同学是男是女,他开始没在意的。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有流言了。说他是花花公子之类的。

    一个宿舍的舍友跟他说的时候,他自己都有些愣神。人家是羡慕嫉妒恨呢,好家伙,你可了不得了,每天开着豪车然后带着不同的姑娘出去嗨皮了。啥时候也给兄弟们介绍介绍。

    清宁说他们扯淡:“……就是搭顺风车的。”

    可是谁信?

    然后更严重的后果就是,辅导员有请,意思是你最好不要开车了,最好老实的在学校呆着吧。别老往外跑了。

    清远能委屈死:“我就叫她们搭个顺风车,咋就跟校风校纪扯上了?”

    辅导员是留校的在读博士生,他就说:“关键是招人恨!咱要谈恋爱就好好谈恋爱,你说你也没个固定的女朋友……”

    “谁……谁说我没固定的女朋友的?”清远憋气:“怎么好人就是没好报呢你说?”

    辅导员就笑:“行了!不开车不就行了。”

    这不是开车不开车的事!

    晚上回去打开电脑,看见闪烁的企鹅头像,他就敲下一行字:“明天见面吧。你在那里?我去找你!”

    然后那边久久都没有回应。

    直到晚上睡觉前,都要关电脑了,那边才回复了一个字:好!

    约好了见面的地点,第二天,没开车出去,就白T恤蓝色的牛仔裤去了。

    不处离学校不怎么远的咖啡厅。

    进了里面,环视一周,一眼就看到一个扎着马尾辫的,穿着白T恤的姑娘。

    她抬起手朝这边挥动:“我在这里。”

    清远缓缓的走过去:“怎么认出我的?”

    这姑娘狡黠的笑:“你猜!”

    清远哼笑一声:“上次跟我说,叫我去游乐场的的座椅下取礼物,你违约了。肯定躲在暗处看的。”

    就是那条蓝色的围巾。

    这姑娘哼了一声:“你也够贼的,头上戴着帽子,遮着脸,我差点就看不到……”

    清远恍然:“当时撞倒我的米老鼠,就是你吧。”

    当时在游乐园里发传单的充气玩偶,不小心撞了自己一下,帽子就掉了。当时他还起身把人给扶起来了,她倒是把自己看了个正着。

    这姑娘哈哈笑了起来,伸出手:“重新认识一下,越影,传媒大学新闻专业。”

    “金清远,北大经济专业。”他的手伸出去轻轻握了握对方。

    越影看起来是个很大方的姑娘,直接就问:“之前说什么都不见,怎么现在突然要见面了?不会是想拿我当挡箭牌吧?”

    昨晚上琢磨了可长的时间,一直想不出他突然改主意要见面的缘由。

    不会是隔着网络对自己爱的死去活来,那就一定是有目的性的。

    她特别坦然:“你说,我听着,不需要藏着掖着。”

    然后清远真就特别坦然的说了,然后又问人家:“……不是说心血来潮或是其他。就是第一个想到的能做女朋友的就是你了!那时候我想,第一个想起你,这不会是没理由的。不管愿意不愿意承认,我应该是习惯你了。”

    越影就看他,说话带着几分咬牙切齿:“习惯我了?”

    清远耸肩:“我不想骗你。咱我想我们可以试试,试试看我能不能爱上你,或者说你能不能爱上我?”

    这个蠢蛋!

    越影闭了闭眼睛:“这算是你追我吗?”

    什么叫算啊?

    清远这回比较会说话了:“我就是在追你!”

    于是林雨桐有时候一个星期都见不上儿子一面,他变的特别忙,每次打电话都是忙着呢。问回来吃饭吗?他就说顾不上。

    林雨桐就跟四爷说:“上个大学,就跟谁没上过似的?到底有什么可忙的?连回来见亲妈一面都没空。”

    四爷说话比较扎心:“那肯定是去见比你更重要的人去了。”

    这可真扎心窝子上了。

    林雨桐跟过来吃饭的清平说:“看!知道当婆婆的为啥不待见儿媳妇了吗?就是这么来的!你说我养儿子养那么大,完了一转眼,在他眼里养了他二十年的妈没刚认识的姑娘重要了。搁谁谁受得了啊!谈恋爱的时候,小姑娘都爱问,我跟你妈掉河里了,你先救谁。现在真是想问问这些姑娘,知道这些小伙子家里的妈都是啥心情吗?”然后就审视清平:“你没问过这傻话吧?”

    清平捂着肚子:“……我?他不是没妈吗?”

    哦!也对!

    “你捂着肚子干嘛?”林雨桐看她,“不舒服?”不应该啊!

    清平就道:“我就想,我这肚子里这个要是个儿子,将来长大了要被姑娘问那话,我这心里咋也这么难受呢。”

    所以啊!还是生闺女好!

    她回去之后就跟徐强这么说:“生个闺女,贴心。”

    徐强说她:“嗯呢!你看你跟妈相处,就知道生个闺女你肯定不寂寞。”

    清平被噎了一下,这是讽刺亲母女俩光呛呛的事了。

    等放了暑假,清平还没工夫逮住清远呢。

    姚思云来了。带着清涓和清悦,到京城来住了。

    清涓和清悦围着她大姐的肚子打转。清平呢,微微有些显怀了,正是能吃的时候,坐在那里嘴就不闲着。

    她四叔把她面前的东西顺手拿走,她还不自觉,去冰箱里又摸吃的去了。

    林雨桐就笑,也不管,就问姚思云:“打算玩一段时间?我三哥没来?”

    “你三哥过段时间来。”姚思云低声道,“清辉年纪也不小了,我打算找人问问看,有没有合适的姑娘……”

    介绍对象啊?

    太着急了!

    姚思云摇头:“那小子的脾气,没有个人看着,绝对不行。受不了心。别看跟那谁断了,时间长了时候,肯定还会找女朋友的。与其他自己找,倒不如我帮着看看……以他现在的眼光,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人的……”

    认识的都是公司里干家政的小姑娘,这都不是姚思云眼里合适的儿媳妇人员。

    这边这个妈为儿子的婚事操心。

    那边那个妈也一样!

    何小婉到底是几经辗转,问到了清辉的电话号码。

    清辉每年回去,都还是会去看看他姥姥,给她点钱。至于舅舅姨姨的,都没怎么联系。小山跟他媳妇去市里的民办学校任教去了,两人带着孩子,老太太自己在家。清辉的小姨,两口子去南方打工了,人也不在。不见也就不想着联系。

    她是打到养猪场,厂里的电话是固定不变的,这些年了。后来又找了厂里以前认识的人,那家的儿子跟清辉是一般大小,小时候玩的可好了。她就试了试,结果过了两天,帮他打听到清辉的手机号码了。

    她打过去,啥也不问,就先说我在什么什么地方,你过来吧。

    清辉能不过去吗?

    犹豫了半天到底是过去了,找了好久才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找到了她说的地方,一个湘菜馆。

    门口停着冷藏车,车里坐着人。清辉看了两眼,想来那个大胡子男人在车上,没想着露面。

    他也假装不知道,直接就进去了。

    何小婉抱着孩子,站起来,看看已经长成大人的儿子,“坐吧。”她说。

    然后把孩子往起抱了抱:“你妹子,叫胡清甜。”

    清辉无语,你生个孩子就生个孩子,干嘛还从了‘清’?完了什么名字不叫,偏偏叫个甜。

    行吧!清甜就清甜吧。

    他没伸手接这个妹妹,摆手道:“我手重,再给抱疼了。”

    何小婉没勉强,却道:“听人家说,你现在干的还不错?”

    清辉点头:“有我四叔四婶的面子,赚关系户的钱都赚不过来。”

    这也是实事,他现在一半的收入来源,都是承包的几家医院的保洁。再有姐夫那边的好几个校区,其实是不少挣的。

    何小婉没问挣了多少,却说:“花钱别大手大脚的,也该攒着娶媳妇了。你爸打算什么时候给你结婚。”

    “我这都没对象呢。结什么婚?”清辉翻看菜单,“想吃什么?”又用下巴点清甜,“能吃蛋羹吗?”

    何小婉注意力不在吃的上面,压根就没回答,反而道:“没对象不更得你爸操心吗?我就知道他靠不住。该操心的不操心,不该操心的吓操心。”说着,就拿出手机,“你爸换手机号码了,原来的那个打不通。你报一下他的号码,我得跟他说去。”

    清辉把菜单一合:“你跟他说啥啊?”有啥可说的?

    何小婉气道:“你这孩子,你的婚事,我不跟你爸商量,难道能跟你商量?”

    清辉直接来了一句:“我爸跟我妈商量呢,您掺和什么?”

    这一句说完,母子俩都愣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龙皇武神全职高手带刀后卫网游灵宝随身英雄无敌魔法塔网游之诡影盗贼刀塔永恒录

敛财人生[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林木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木儿并收藏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