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敛财人生[综]. > 1270.旧日光阴(82)

1270.旧日光阴(82)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开局一个大天使敛财人生[综].敛财人生[综]全职高手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神道丹尊未来之当妈不易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

    旧日光阴(82)

    “你想叫我干什么?”张雪娇一把擦了脸上的泪, 然后迅速的找回理智。她的表情一如既往, 要是不知道的人,只以为是两人跟以前一样,闲扯着家常呢。

    林雨桐看她:“你是个聪明人, 我想让你干什么, 你应该很清楚。”说着, 她又问了一句:“破茧……你们执行到哪一步了?”

    张雪娇这下子真惊讶了:“你们连破茧都知道了?”

    林雨桐挑了挑眉:“要不然,我又怎么会这么着急跟你摊牌了。”

    张雪娇就听明白了,他们这是连破茧计划大致是做什么的,也猜到了八|九不离十。正因为猜到了,所以先找了自己。

    她深吸一口气:“我……可以配合。但是……只有一个要求。”说着, 就看向林雨桐:“我可以死, 可以被你们执行枪决。但是……我有几句话要交代清楚,请你们记下来, 放在我的档案上, 作为我的罪行之一。”

    林雨桐点头:“你说。”

    张雪娇抿了嘴, 沉默了好半天之后才道:“我的第一任丈夫死了之后,其实,我儿子也夭折了。晚上发烧, 烧的人事不省, 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都说不行了。这个你们可以去查,看病的医院是林市人民医院, 我记得那个大夫的脸上长着一颗痦子……我给了那个医生一根金条, 他收了金条只给了我开了一些退烧的药就打发了……半路上孩子就没了。我把孩子葬在了我第一任丈夫的旁边, 你们也可以去开棺看看。如今的家里的这个孩子,你们也知道,这孩子跟我不亲,因为……他是我偷来的,他的父母本也是林场的工人,当时这孩子才两岁多点,应该是家里的大孩子带出来的。可是大孩子玩去了,把小的给忘了。那时候,我刚刚安葬了我的孩子,没想到路上就遇上了一个……我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把孩子抱回去了……第二天,我就离开了夫家。因此,这事除了我,没人知道……”

    她抬眼看林雨桐,眼里带着几分祈求。

    是!这些话是假话。

    但也不是假话。孩子生病肯定是真的,不过孩子没有夭折,还是活了下来。干的是提着脑袋的差事,怎么能不给孩子留后路。那个时候的一根金条,一个证人,就是留下的后手。来证明她的假话是真的。为了弄假成真,那个男人的墓里,一定是有一个夭折的孩子的遗骨。而那个林场里,也一定有一对夫妻丢过一个跟她的儿子差不多大的孩子。

    是!如果是这样,那么,张加辉就不是特|务的儿子,他是个受害者,从小被偷走的孩子。他的沉默寡言,他跟张雪娇的冷淡甚至是仇视的关系,正可以说明,孩子小时候说不得是有一些记忆的,他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他的亲生母亲。

    事情就这样一下子串起来了。真母子变成假母子,这是一个母亲为了孩子埋了十多年的一条线。

    她现在求的就是,林雨桐愿意相信这个假话,并且帮助她,把这个假话彻底的变成真话,变成不可推翻的铁的事实。

    林雨桐叹气,继而苦笑:“可怜天下父母心!”她就说:“如果孩子没有参与进来……”

    “没有!”张雪娇急忙道:“这样的事情,是上不能告知父母,下不能告知妻儿……丈夫和孩子的……不光孩子没有参与,老罗他……什么也不知道。”

    林雨桐就道:“这些年,你都传递过什么?”

    张雪娇苦笑:“我并没觉得,我收集到的东西有什么用处。他们的嘴都很紧,打听的多了,他们就会警告我……”

    “但他们都因你而死了。”林雨桐这么说。

    张雪娇点头:“是!他们都因我而死。其实……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林雨桐暂时不往深的问:“你说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了。稚子无辜!”

    张雪娇的心一下子就放下了,开口就说了林雨桐想听的:“我的上峰是影子,事实上,我确实是不知道影子是谁。对影子,最开始我的恨的,恨他打乱了我的生活节奏,恨的种种安排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但等真的一脚踏出来,没有回头路可走的时候……神出鬼没的影子,又是我最坚实的后盾和最可靠的伙伴。我不知道他是谁……而我也从来没有往李兆山身上想过。”说着,她的嘴角露出几分嘲讽的笑意:“你猜测的我跟他的关系,不中亦不远。她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恋人,在我以为我们会结婚的时候,才发现,他是有妻子的。我怀着身孕,但是他的父母并不认可我。没错,我当年是想跟着走的,但是他的父母宁愿带上远亲,也不愿意带上我……而他,并没有违逆他的父母。对我的交代是,他的妻子走了,他留下,就能和我长相厮守。可是……JUN统的身份,怎么可能叫我安然的留下来。我猜到了,可能会有任务,于是,我逃了。逃到了老家……我当年做了很多的准备,我是假死脱身的。我以为JUN统的人不会再找来,却没想到,生下孩子了,我收到了子弹和金条。那个时候,我只怀疑,我的事,是李兆山捅出去的。只有他知道我留下来了,也只有他知道,我是活着的,更是只有他知道,我的落脚点在哪里。我一直以为是他被胁迫出卖了我。但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就是影子。”说着,抬起眼睛,看林雨桐:“我能知道……你怎么猜出我这些过往的吗?”

    “不是猜出来的。”林雨桐看她:“是他跟加辉说的。不过言辞不是这样的!”

    张雪娇的眼里就升起了一簇火苗:“他跟加辉说的?”

    “他跟加辉说了你们是如何的相爱,如何的不得已才分开……”林雨桐就笑:“我知道你们的身份,又知道你们是恋人,还知道你有多爱孩子,当把他言辞里那些所有的温情都撕开,剩下的就是真相。”说着,她顿了一下:“至于他是不是影子,你可以去试他。我觉得是,而且我相信我的判断。”

    “我知道!”张雪娇的脸上露出几分森然的笑意:“他想利用孩子,这并不是我授意的。如果我是她的上级,他不敢这么做。除非……”

    虽然理由不光是这些,但是她从这个角度去推断,也不算是错的。

    林雨桐没有说话,只看着张雪娇:“那么……可以开始了吗?”

    张雪娇点头:“我知道,我会配合你们。”

    “我保证加辉的安全和前程。”林雨桐起身:“我不会叫孩子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张雪娇的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好!”

    林雨桐走了,张雪娇稳稳的坐着,将饺子都吃完了,这才起身,去了孩子的房间。

    房间里几乎没有孩子生活过的痕迹,可她还是选择坐在孩子的床上,将被褥上的每一个折痕都抚平,然后伸手打开衣柜,春夏秋冬的衣物都洗干净,叠放的整整齐齐的了。补丁也都缝起来,她把衣服一件一件的拿出来,重新熨烫了一遍,将衣服捧起来贴在脸上,泪如雨下。

    错了!错了!妈真错了!

    当年,就该杀了他的。

    他是唯一知道咱们母子存在的人。假如当年觉得假死脱身的时候,就狠心杀了他,就不会落到如今的地步了。

    妈错过一次了,就不会再错第二次了。妈已经说了,你不是妈的亲生孩子,那就肯定不能是妈亲生的。那个不在乎你却知道的太多的男人,不该活着的。妈也不会再允许他活在这个世上伤害你。

    这天晚上,一切都很平静,只是林主任给张主任送了一碗饺子而已。

    张雪娇一样带着笑意,和熬好的稀饭去了医院。罗恒生不怎么咳嗽了,他想出院,张雪娇断然拒绝:“老实呆着吧。要治咱就除根的治……”

    罗恒生奇怪的看她:“前几天,你还觉得是人家叫我住院是想分权呢。”

    张雪娇头都没抬的给他盛饭:“那是我小心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罗恒生更奇怪了:“你这样的态度可少见。”他看她的眼睛:“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张雪娇嘟嘴:“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能有什么事,是燕妮和加辉两人又吵起来了……”

    罗恒生就哼了一声:“肯定是燕妮,这孩子的脾气……”

    “可别这么说。”张雪娇将碗塞过去:“叫孩子知道了,又得说是我撺掇的。你赶紧吃饭吧,我去找李大夫问问,看你还得住多长时间,可别过年还得在医院。大过年的,病病歪歪的,不吉利!”

    罗恒生把勺子重重的放置在碗里,勺子的把儿碰到碗沿发出清脆的响声:“又信口开河!什么吉利不吉利,那都是封建迷信。”

    “行行行!”张雪娇一边应了一边往出走,等出了门,脸上的温情才慢慢的收起来。

    她转身朝二楼去,却见李兆山正下楼,手里拿着饭盒,她没想到她会这么平静的看向他,然后问说:“还没吃饭?”

    李兆山就笑:“没呢。张主任想要问什么……要是不介意的话,咱们边走边说……”

    张雪娇没说话,却跟上了他的步伐。

    一路上人不少,出了楼,站在广场上,李兆山才道:“有什么任务?”

    “炸药。”张雪娇看着他:“我希望你替我跑一趟,把炸药取回来。”

    李兆山皱眉:“炸药?你从哪里弄来的?”

    “不该问的不要多问。”张雪娇的脸一冷,没有解释第二遍,只转身:“等我消息就好。”

    李兆山看着张雪娇的背影,深深的皱眉:她这是要擅自行动。

    当然了,作为李兆山的自己,是不能提出这样的异议的。按照规矩,自己是不可能知道张雪娇具体有什么任务的。

    但作为影子,自己很清楚,并没有向张雪娇布置任务。

    这是怎么回事?

    张雪娇从来都不是一个贸然而动的人。

    随即他就想,是不是自己找加辉那孩子做时间证人的事,她知道了。

    难道是她怀疑了?

    也不会!要是她怀疑了,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自己。

    但不管因为什么,他的心还是跟着提了起来。

    又是两天过去了,等这天晚上回到宿舍,一推开门,他就觉得不对。才要开灯,就听到黑暗里传来张雪娇的声音:“别开灯,是我。”

    李兆山皱眉,然后手放在腰间,慢慢的转身:“清丽,你来了?”

    语气里带着惊喜,像是偷会心仪的姑娘的小伙子。

    这一声,很容易叫人想起以前,以前曾经能被称为是相亲相爱的日子。

    张雪娇在黑暗里看着他,“还要瞒着我吗?”

    “瞒着你什么了?”李兆山就道:“当年的事我已经解释过了,我跟姚氏是父母之命,我跟她并没有感情。”

    “不要再提这件事,我这辈子就不愿意,也不会再提那些事。”她站起来,“耍我好玩吗?影子!”

    李兆山露出几分诧异来:“影子?你说我是影子?你怎么会觉得我是影子?”

    张雪娇耻笑一声:“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这两天,你很忙吧!”

    李兆山看她:“我一直在医院,从没有出过医院的大门,我到底忙什么了?”

    你忙什么了?

    张雪娇从兜里摸出一沓子信来:“这些信,是你替你的学生寄出去的吧。”她起身直接将灯打开,李兆山被灯光刺的眯了眼睛,却见她举着信在灯下。灯光这么一照,就很容易发现,每一封信上面都有一些不怎么起眼的针眼。但这些针眼却排列有序。十几封信排列在一起,将上面的针眼组成的简单的符号翻译过来,意思就是:启动二套方案。

    “你不信任我。”张雪娇冷笑了一声:“启动了二套方案,那么我呢?按照规矩,我就成了必须清扫的路障。”

    “不!”李兆山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怎么回事路障呢?你是孩子的母亲,你给我生了儿子,你好好的把儿子给养大成人了,我赶紧你还来不及。以前我不能保护你,但是现在,我希望你不要蹚浑水……”

    “那就是说,你承认了,你就是影子。”张雪娇惨然一笑:“果然吗?”

    李兆山慢慢的闭上了嘴:“清丽,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是哪样?”她走过去,站在男人的对面,然后猛地扬起手一个巴掌就打了过去。随着‘啪’的一声响,就响起男人的叹气声:“解气了吗?能听我解释了吗?”

    “解释?”张雪娇呵呵一笑:“解释什么?解释你以影子的名义,逼着我嫁个一个又一个男人。把我送到别人的床上,那种感觉如何?”

    李兆山一把拽住张雪娇的手:“不要跟我这么说话。我现在是影子,不意味着我之前也是影子。影子就是一个符号!因为前一个影子对你做的事,我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才把他揪出来,然后我杀了他。可影子上面依旧有人,他找到了我,没杀我,只让我取代影子……我是为了你们母子才来的,明白吗?”

    张雪娇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睛,蓦然一笑:“不明白。你说的话,我一句也不信。”

    李兆山深吸一口气:“我知道!自从当年瞒着你我结婚的事之后,我说的任何话,做的任何的事,你都不信。你从来没有把我往好人堆里想过。凡是我说的话,在你看来,都是有目的的。凡是我做的事,在你看来,对你都是不利的。我就是一个贪图你年轻貌美,见色忘利的无耻之徒。”

    “对!”张雪娇看他:“你说的都对!打从你见到你,我没意识到你是影子的时候,我就对影子也没办法全然信任了。他知道你是我的谁,他明知道我最怕什么,可他还是把你派来了。那一刻,在我心里,影子就不再是影子。”

    李兆山摇头:“你……你该清楚,你不应该被情绪所左右。”

    “我没办法不被情绪所左右。”她瞪着眼睛,眼睛满是血丝,盛满了愤恨:“我跟孩子,本来可以有完全不一样的人生,这一切都是被你毁了……”

    “我这不是来了吗?我当年犯的错,我如今来弥补来了。”李兆山低声道:“破茧计划,让别人去。你会被我‘清除’,记住,这个清除,是假的。你会带着加辉,一路朝南走。从南边有船接应,可以直接在香江定居。我们只要干好这一票,顺利撤出去,得到的回事几十公斤的黄金为报酬。这些钱,足可以叫我们和孩子在香江过上富足的生活,一辈子都不用为生计发愁。当年,没有能送你和孩子走,但叫你过上好日子的承诺,我一日记着。清丽,我当年说过,等战争结束了,我们要找个靠海的地方,建一栋宅子,然后看日升日落,潮生潮起……你看,我都记得。”

    “是!你都记得。”张雪娇朝后退了两步,“可我就是没办法把我和孩子的后半生寄托在你身上。”

    李兆山的眼里闪过一种好似叫过痛苦的东西:“那你想怎样?”

    张雪娇看他:“要是影子不是你,我对破茧计划,是有信心的。但是,打从怀疑,影子是你开始,我对这个计划,真没什么信心。不过,既然还有第二套第三套方案,那我倒是情愿试一试。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做过的肯定会有痕迹。我的过往经不起查,要真查,我是躲不过的。所以,离开!带着加辉早早的离开这里,还真是我想过的。知道之前那么些年,为什么那么执着于东北吗?因为那里离边境近,我不止一次的想过,去老毛子那边……可是后来发现,想要过去,不容易,这种想法我又淡了。跟了老罗,其实我一直撺掇老罗去西南的,越南、老挝、缅甸,哪里都去得。只是没想到,老罗来了这里。我还以为,我这一辈子都离不开了,但既然,你有送我们走的渠道。我也不白要你的人情。咱俩的情分,在你当年默认你的母亲要抛下我的时候,已经耗费干净了。从此以后,咱们丁是丁卯是卯,我干活拿报仇,凭本事吃饭。这个活儿,我接了,但是只我这一组人,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任务。你也别太高估你的其他小组……当初,既然你选择我作为第一方案的执行人,就是已经深思熟虑过的,知道我是最有可能完成任务的一个人……”

    李兆山没有说话,张雪娇的话也没说错,当初安排她,是因为她的隐蔽身份更容易行事。

    张雪娇见他不说话,语气更凉了:“计划我去执行,但我需要的东西,得叫你的其他小组帮着去准备。我会在计划里‘丧生’,你得需要提前给我准备好钱和粮票介绍信,新的身份证件,在确定安全之后,我会赶往东南。而加辉,我‘死’之前,会想办法叫老罗知道,假如有一天我死了,我更愿意葬在东北老家,他肯定会跟加辉一起,带着‘我’的骨灰,前往东北。你派人将加辉从半路上劫回来,直接送到东南跟我汇合。然后,你们的酬金,我要一半……我会带着孩子从西南直接去香江,至于你,随便!”

    这些话,关于计划她没提半句。只是说她在任务成了之后的安排。

    这女人,从来都不是一个爱口出狂言的人,她有信心完成任务,那就必然是能完成任务的。

    她越是对以后的事情安排的周密,他就越是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

    关于计划,她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她今晚的出现,把他之前的计划,彻底给打乱了。

    “你想怎么办?”李兆山缓缓的坐下,问了一句。

    张雪娇却道:“别的不用管,我只需要你把我需要的东西给我取来就行。”

    “炸药?”李兆山问道。

    张雪娇点头:“不要太多,一公斤就好。”她笑了笑:“要过年了,如今才是最好的机会。”

    李兆山明白,她这是说,过年了烟花爆竹肯定会多起来,运送炸药会很方便。也是说,要过年了,厂里要放假了,原本很多没办法干成的事,趁着这个过年,就能找到机会。

    她这种想法,其实跟自己之前的计划,是有些不谋而合的。

    李兆山点头:“我知道了。你等我消息吧。”

    张雪娇点了点头,关了灯才开了窗户,朝外面看了看之后,翻窗从二楼出去了。等他到窗户跟前,她已经落地,闪进了暗影了。轻便的如同灵猫一般。

    回家的张雪娇在家属区里,‘偶遇’了吃完晚饭出来遛弯的林雨桐两口子。

    很快的,双人行变成了三人行。

    张雪娇跟林雨桐说了两人的对话:“……影子是不是能继任的符号我不清楚,影子之上,是不是还有人,我也无从判断。”

    这个不需要你来判断。

    林雨桐就说:“按照你的计划走,别的不用多考虑。我们有我们的行事办法和准则。”

    李兆山确实是动了,他谨慎的没有再用邮寄信件传递信息,而是换了一种方式,刊登文章。

    他写了一篇歌颂赤脚医生的报道,发表在了省日报上。

    林雨桐手里就拿着这片稿子,较劲心思想从这篇文章中看出端倪,但说实话,真心不能。

    然后她又去数每一段段落的字数,然后根据这些字数,对照着红宝书当密码翻译。可意思还是不对。

    四爷就拿着文章读,一遍又一遍的读,他不是默读,而是念出声来叫林雨桐听,“你有没有觉得,这文章有些措辞很别扭。”

    比如有些地方用‘我们’,有些地方用‘咱们’,段落的末尾也是,有些词汇通俗易懂,可他偏偏选用了比较生僻的字和词。

    区别在哪里呢?

    四爷指着这些字:“笔画多少不同。”

    林雨桐眉头一挑,将段落的开头末尾的字进行了运算之后,再对照来翻译,得到结果是:一一五八零三。

    一一五八零三,在别人看,这还是一组数据。

    可对于有些人来说,这组数据代表的意思是:一一五厂八号库房找零三号管理员。

    赵平之瞥了一眼,就变了脸色:“八号仓库是炸药库。”

    地点也不设在一一五厂之内,而是才郊外的山区里。

    那里所有的管理员,按说都是政治合格的人员才是。当然了,这几年比较乱,是不是审查的不够严格,这个就不知道了。

    但炸药的来处有了,几个人反倒是松了口气。

    这防备好歹是能防备的起来的。

    今年的春节,就是在这种外松内紧的气氛中来到了。

    苗家富并不能真的放松警惕,这也是林雨桐和四爷的意思。李兆山能作为张雪娇的上峰,那必然就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怕就怕他,虚晃了一枪。

    腊月二十八了,村里晕倒个过路的老人。老人穿着棉絮都露在外面的大襟棉袄,大腰的棉裤,棉鞋看着湿漉漉满是泥。他腰里系着草绳将衣裳裹紧,怕漏风吧。

    众人七手八脚的把老人送到医院,好心人更是拿了棉衣给老人换上。旧衣服就仍在垃圾桶里,没人理会。

    林雨桐就听苗家富说:“这老人是个拾荒的孤寡老人,本身没什么问题。”

    有人把有问题的衣服给了老人,至于为什么会在医院门口晕倒,这也是人家给老人出的主意。见了卫生所,老人就晕倒,为的是能有口热饭吃热水喝。见到职工医院,自然就又晕倒了,然后衣服就顺利的被换下来了。

    如今衣服肯定还在垃圾桶里,可衣服里面的东西,知道已经在李兆山手里了。

    今儿,罗恒生要出院了。过年嘛,还住在医院,是觉得挺晦气的。

    罗恒生跟李兆山致谢:“浑身上下轻松多了,多亏李大夫的神医圣手。”

    李兆山客气的笑,将手里的中药包递到张雪娇手里:“……这病啊,一靠治,二靠养。我建议罗主任,回去还是要悉心的调养。那中药,是我找一位老中医大夫给开的,最是养肺。大年下的喝药是不好,这几天可以不喝,但是大年初五过了之后,没那么多忌讳了,我还是建议你要喝的。两碗水熬成一碗,这一副药吃完,咱们再看情况。”

    张雪娇笑着点点头,掂着手里的药包,说了一声‘记住了’。

    两方告辞,罗恒生一边走还一边跟张雪娇道:“过年的时候,请李大夫到家里坐坐。这次真是多亏了人家。”

    “你要是少抽烟少喝酒,都不用看大夫。”张雪娇一边说着,一边将药包放在手里的布袋子里。

    到了家了,把罗恒生安顿好,张雪娇就说要出去一趟:“我去找林主任去,我得跟她商量换班的事。今年你的身体不好,叫她先值班,过后我补给她……”

    “不用!”罗恒生就说:“没那么娇气。”

    “不是娇气。”张雪娇不管他:“你躺着吧,这些事不用你操心。”

    她带着布包,找林雨桐:“炸药应该在这里。他惊动了什么人,干了什么样的事,你们肯定也都知道了。我的任务就算是完了,剩下的你们审他吧。”

    林雨桐看了看东西,问张雪娇:“这有多少?”

    “得有两公斤吧。”张雪娇又掂了掂,说的更确定一点。

    “可一一五却少了六公斤。”林雨桐说着,就看向她,“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

    张雪娇面色一变:“他……”

    “他并不相信你。”林雨桐看她:“第二套,第三套计划,仍在进行当中。”

    “所以……”张雪娇明白了,然后咬牙:“他果然是……”全然没有一点的感情,“我知道了,知道该怎么做了。”

    大年三十的晚上,鞭炮阵阵。

    今年的年过的尤其热闹。因为鞭炮是厂里发的,叫家家户户都热闹起来。

    罗恒生对着一桌子菜,黑着脸看着大门的方向。

    张雪娇就说:“你等着,我叫孩子们去。”

    “不用!”罗恒生直接上楼:“不回来,就永远也别回来了。”

    张雪娇看着罗恒生的背影,鼻子没来由的一酸,不由的喊了一声:“老罗!”

    罗恒生转身看过来,“又想劝我什么?”

    “不是!”张雪娇垂下眼睑,藏住眼里的泪意:“我是想说,以后啊,气性别这么大。燕妮那孩子,其实是挺好的。你这样嘴硬心软,对加辉,其实也没话说的。只是孩子还小,还不能懂大人的无奈。我……不是一个好母亲,以后,两个孩子,还得多劳你费心。”

    罗恒生轻哼一声:“都一样是孽障。你也不用说这些话,我要是跟他们生气,这辈子都别想有消停的日子过了。”

    “没生气就好。”张雪娇笑了笑:“我去找孩子,给孩子们一个台阶下。”

    罗恒生这次没说话,却还是继续往楼上去了。

    “老罗!”张雪娇又叫了一声。

    罗恒生停下来看他:“到底怎么了?”

    张雪娇一步一步走上台阶,然后伸出手抱住罗恒生的腰:“老罗,我不后悔嫁给你。真的!我得谢谢你,谢谢你不嫌弃我。我也想请你原谅我,我……希望不管我做过什么,你都不要对加辉有成见……”

    罗恒生被她这样子弄的有些不知所措:“怎么好端端的,说起了这话。”

    张雪娇却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了,轻轻拍了拍罗恒生的脊背,“还不许人矫情了。”她松开他,从他的怀里出来,“快上去吧。一会子孩子回来,别绷着脸。”

    罗恒生点了点她:“你吓我这一跳。”

    女人的温柔,是男人力量的源泉吧。罗恒生觉得上楼梯的脚步都轻快了。他却没有发现,身后的女人在他的背影消失的那一刻,瞬间就泪流满面。

    她呢喃的说:“老罗,再见!”

    女人提着布包,进了厂子。而那一刻,暗影里的人低着头走了回去,却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去敲开了学生宿舍的门。

    “是你?”张加辉皱着眉,顺手就要把门关了。

    “加辉!”李兆山抵住门,“叫我进去,有话跟你说。”

    “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张加辉再一次用劲。

    门却被李兆山猛的推开:“你这孩子,我难道还会害你。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快去高炉那看看你妈,为了你的事,刚才你妈跟我吵了几句嘴……看她那样子,怕是又想起以前的事了,受了点刺激,我怕她想不开。她不想见我,还是你去吧……”

    张加辉的面色猛的一变:“你到底跟我妈说了什么?”

    李兆山一脸的懊丧,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对不起,总之,就是对不起。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先把你妈找回来吧……”

    张加辉一把推开他,就要走。

    李兆山赶紧道:“大衣!把大衣拿着,是给你妈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龙皇武神全职高手带刀后卫网游灵宝随身英雄无敌魔法塔网游之诡影盗贼刀塔永恒录

敛财人生[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林木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木儿并收藏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