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鹰隼展翼 > 第五十一章 上阵父子兵

第五十一章 上阵父子兵

推荐阅读:秦楼春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锦宅狙击天才重生之都市修仙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鹰隼展翼最新章节!

    齐小霞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眼睛里闪动着深沉悲伤与绝望的女人,在她的身上更笼罩着一股疯狂的杀气。om是的,如果没有疯狂,她怎么会带着属于齐小霞的脸,冒死回到了中国?

    卜善娜也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个借用了自己容貌,陪伴在傅吟雪身边经历了最惨烈战争的女人,她是世界上最强悍的女战士,但是现在她静静的坐在那里,当她望向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时,那种身为母亲的骄傲与开心,使她身上突然多了一种似水的柔情,那是一种母姓的光芒。

    “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闭上了嘴巴。

    不用问,也知道她怀的是谁的孩子,谁了傅吟雪大哥,现在谁还有资格走进齐小霞的内心深处,又有谁有资格得到这样一位最强悍的女战士?

    卜善娜踏前一步,像个孩子似的把自己的头放在齐小霞微微隆起的小腹上,侧耳倾听着那个小生命心脏有力的跳动,感受着身为女人孕育生命的神奇与天职,卜善娜略一计算时间,轻声问道:“已经五个月了?”

    “嗯!”齐小霞点点头,她望着卜善娜犹豫再三,才轻声道:“善娜……对不起。”

    “我这次的确是准备过来指着你的鼻子破口大骂,明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也要狠狠扇你几个耳光的。”

    卜善娜沉声道:“我就是看出你已经真正喜欢上了吟雪,才放心的把他的安全交付到你的手中,可是你却只身逃了回来,把身负重伤的吟雪抛在那个举国皆敌的土地上。但是……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了。我要谢谢你,无论吟雪现在是死是活,你已经为他延续了英雄的血脉,他的生命在你的身上正在重新复活!”

    卜善娜高高的扬起了自己的头,拚命不让自己的泪水从眼眶中滑落,和傅吟雪相处了那么久,连他这种打肿了脸硬要充胖子的坏习惯她都学足了九成,她轻轻抽着气,强挤出几丝欢声笑语:“虽然这个孩子不是由我亲自孕育,虽然最后留在吟雪身边的女人是你,但是我仍然会像你一样疼爱这个孩子。将来等孩子出生了,如论是他(她)是男是女,我都要做他(她的)干妈!”

    齐小霞歉然的望着眼前这个为情所伤的女人,说到对傅吟雪的感情,卜善娜才应该是最真最深最刻骨铭心的吧?

    齐小霞用力的点头,面对卜善娜这个要求,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想好孩子叫什么名字了吗?”

    遥遥回想着那一夜悲伤与甜蜜并存的刻骨缠绵,回想着他们狂风骤雨似的结合和灵与肉最完美的交融,齐小霞轻声道:“是的,他(她)的名字是吟雪亲自起的,我们的孩子姓傲,如果他是男孩,他就叫子夜,如果她是女孩,她就叫夜语。”

    “傲子夜,傲夜语?很好听的名字呢!”

    “吟雪说,希望我们的下一代,可以远离战场,他更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顶着英雄子孙的光芒与重担,可以平平凡凡的成长,平平凡凡的生活。”不知不觉间,伤情的泪水已经从齐小霞的双眼中轻轻溢出,带着一种我见犹怜的孤单,她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吸着气道:“我也有相同的想法,我们是战士是军人,但是我们又何尝不希望拥有一个平静而幸福的生活?我们谁又是天生就喜欢血腥与战火的屠夫?所以我们的孩子无论是男是女,他(她)的字都是‘解战’!”

    “是啊!”卜善娜长叹道:“没有经历过这些风风雨雨的人,又怎么会明白平凡才是真正的幸福?我也希望这个孩子可以远离战火,做一个真正的自己,而不是像他的爸爸一样,明明是一个热情如火又带着天真气息的大男孩,却拚命燃烧自己的生命,逼得自己以变态狂牛的身份,一次次踏上了一去不回头的战场!”

    “我很高兴,我可以看到这样的你,我也很高兴,能看到吟雪留下的血脉!”卜善娜猛然转头,大踏步向房门外走去,她悲伤而开心的叫道:“记住,我是你们孩子的干妈!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会亲手抱抱他,看看傅吟雪小时候究竟是什么样子!”

    望着卜善娜带着一种再无遗憾昂首而言的背影,身为世界最强悍的女战士,齐小霞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被什么锋锐的东西狠狠撞了一下,她分明看到在卜善娜的身上,扬起了坦坦荡荡的惨烈杀气,扬起了一种大风起兮云飞扬,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黑色死气!

    “善娜!”齐小霞跳起来,她怀着傅吟雪已经五个月的孩子,她根本不敢用力跑,就连刚才下意识的猛然跳起,也让她不由自主的对怀里的孩子涌起一种歉疚,她望着卜善娜急叫道:“你要去哪里?!”

    “去哪里?!”

    卜善娜骄傲的昂起了自己的头,她沉声道:“我要去找吟雪!无论他是死是活,我都要把他带回来!!!”

    “我这次过来找你,本来是想狠狠骂上你一顿,然后拉上你一起重新回到曰本的,但是一看你,我就知道你已经做了一个女人最大的努力!你愿意为吟雪生儿育女,那么我相信,哪怕还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你也绝不会抛弃吟雪读力生存下来!”

    “你已经做得够多,你已经做得够好。你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好好的把吟雪的孩子生出来,努力让他(她)成为一个平平凡凡却能过着幸福生活的人。”说到这里,伤情的泪水终于忍不住从卜善娜的眼睛里滚滚滑落,她哽咽着道:“你已经做得够多,可是我呢?我同样深爱着吟雪,难道我应该老老实实的躲在龙魂号上,只能当一个悲痛的旁观者吗?”

    卜善娜的话就象是近在咫尺的惊雷,带着绝对的震憾与惊栗,狠狠轰进齐小霞的心里:“如果这就是女人爱上盖世英雄的宿命,那么我认了!如果非要有人陪着吟雪在那片群魔乱舞的土地上一起长眠,一起受尽世人的唾骂与贱踏,那就让我来吧!!!”

    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

    卜善娜把自己整容成齐小霞的模样,她就是要借用齐小霞的身份,带着愿意陪同她一起冲上曰本本土的修罗军团士兵,到曰本拚死一战!

    当年她就是带着这种悲痛与绝望,走向了印度战场。谁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在战场上究竟会爆发出怎样的狂风骤雨,但是有据可查的是,她仅仅带领了一个大队的反恐特种大队,就强行突破了印度军队十几道防线。

    她是一个被傅吟雪绝对光芒覆盖的女中豪杰!

    她仅仅是一个少校,就能得到北美军事联盟的认可,被邀请参加以网络为平台的军事竞赛,她更是一个军事技术全能,在几年前她的指挥、射击、格斗、驾驶……所有军事领域,都在全事比武中获得了前五十名的成绩。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在这两年中,她参加了中印大战,她参加了雅加达国际机场战斗,她参加了关岛之战。她每天都在飞快的成长,但是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她却非常明智的选择了沉默,用绿叶的姿态来陪衬自己心爱的男人。

    现在……她的男人没有了,不在了。

    现在,她已经再不需要掩饰自己锋芒。现在,她要为自己最心爱的男人……舍命一战!

    “龙魂号现在有白瑞奇亲自坐镇,再加上被我强令驻守的三百名吟雪亲自挑选的流氓营成员,他们已经足够将整艘龙魂号潜水航空母舰所有功能发挥到极限。”

    卜善娜沉声道:“至于我们余下的两千名修罗军团士兵,他们会全部陪伴我一起冲进曰本。这不是我的命令,而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如果我们战死沙场,不要为我们报仇!因为你要努力学习如何去做一个母亲,你要让自己的孩子远离战火!”

    当卜善娜拉开房门的时候,她惊异的发现在门口竟然直挺挺的跪着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下跪过!

    他太骄傲太坚强,他更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在这个世界上他除了傅吟雪这个结拜大哥之外,还从来没有真心服过谁,但是在这一刻,他真真正正心悦诚服的跪在了卜善娜的面前。

    “对不起!”长孙庭放声悲叫道:“是我请大哥帮助我,是我把他推向了战场!大哥早已经在战场上学会了小心谨慎,更学会了谋定而后支。但是这一次他的行动这么匆忙,留下的漏洞与破绽这么的多,我明白,他全是为了我啊!!他希望我早点好起来,他希望能用最大的胜利来恢复我的信心,是我亲手把他送进了死神的怀抱啊!!!”

    谁说英雄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情处!

    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长孙庭的脸庞狠狠滑落,他悲伤的望着卜善娜,拚尽全身力量叫道:“我不如你!在这三个月时间里,我只能想尽办法逃避一切,我不断的欺骗自己,我不断的告诉自己,大哥还活着,只不过是曰本封锁了整个边境,他无法成功脱离罢了。我每天都让自己活在这种自欺欺人的谎言和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和你相比,我就是一个懦夫,就是一个笨蛋,就是一个大大的混蛋啊!!!”

    卜善娜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抚上面前这个不顾一切形象嚎啕大哭的男人,他是傅吟雪的结拜兄弟,他是一位中队的少将,他是中国第四代最出色的接班人,他更是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慢慢崛起的信标。现在这个男人竟然跪在她的面前,象个渴求得到原谅的孩子似的哭泣。

    “你已经做得够好,”卜善娜柔声道:“请你记住曾经和吟雪背肩战斗的曰子,也请你记住他血液深处属于我们中国不屈不折的傲骨!你要努力的活下去,你要努力的振作,当有一天你能让我们中国能傲立世界强国之林,让我们所有中国人走到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骄傲的告诉别人自己是中国人时,你就无愧于吟雪,无愧于自己的神圣使命与天职!”

    “不!”

    长孙庭嘶声狂叫道:“这样是不够的!如果仅仅是这样,我还不配成为傅吟雪的结拜兄弟,我更不配和他并称为变态狂牛!我要和你一起进入战场!!!”

    长孙庭的话一喊出来,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还没有在政坛上崭露头脚的时候,虽然他是中国第四代最出色的接班人,但是在战场上阵亡,还不会对中国造成太大的冲击,但是现在他已经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脚,在钓鱼岛上抢建灯塔,是傅吟雪的结拜兄弟,这两点已经将他的个人声望推到巅峰,就连世界各国的情报组织,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极富野心和热情,又不乏心计与冷静的可怕对手”,如果在这个时候他冲进曰本战场,又被俘或身亡的话,将会直接把中国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一直默默站在长孙庭身后的国家安全局局长金少强皱着眉头,低叫道:“小庭,你不要太感情用事!”

    “感情用事?!如果没有卜善娜没有齐小霞,我还可以想尽办法去做一只鸵鸟,但是……”长孙庭拚尽全力嘶吼道:“她们可以为大哥做这么多,做得无怨无悔,而大哥是因为我才身陷绝境,如果我长孙庭还要做缩头乌龟的话,我根本不配成为中国第四代领导人!”

    金少强、齐小霞、卜善娜包括长孙庭的贴身护卫齐齐发出一声惊呼,因为长孙庭突然闪电般的从身上抽出一把格斗匕首,他毫不犹豫的对着自己的脸狠狠划下。

    他划的又重又狠,鲜血狠狠的从长孙庭的脸上喷溅而出,洒到腥红色的地毯上,红与红的搭配看起来说不起的艳丽与诡异。

    “从这一刻,我不是长孙庭,我只是傅吟雪大哥的结拜兄弟,我只是一个自愿加入修罗军团营救行动的中国人!”

    长孙庭将自己身上的证件轻轻放到了刚刚被他鲜血淋湿的地毯上,金少强呆呆的望着长孙庭将他代表平凡人根本不可能想象力量的证件一个个放到了地上。

    军官证、人大代表证、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证、中国党员证……每放下一个证件,长孙庭身上的重担就轻了一分,每从伤口上喷溅出一股鲜血,长孙庭身上那股经过特殊形体训练拥有的政治家和善面目就会减少一分,他来自血战与坚苦训练的杀气就会重上一分。

    这是一个已经放弃一切,决心陪同卜善娜在战场上拚死一战的男人!

    金少强明白,在这一刻他根本无法再拦住这个心中再无任何牵挂,坦坦荡荡带着痛苦与悲伤,即将走向战场的男人。

    可是这又让金少强如何能放得下心?跟在卜善娜这种已经陷入半疯狂状态的女人身后,长孙庭要面临多少危险与挑战?

    中国能有多少象长孙庭这种血气与胆略并存,在国际舞台上刚柔并济,甫一露面就赢得一片叫好的领导人?

    但是他说得对,如果在这一刻他选择成为逃兵,那么他就不是长孙庭,他也没有资格成为中国第四代最出色的领导人。

    “让他去吧,我会帮你看住他!”

    一个声音传进所有人的耳朵,他们太紧张太入神,竟然没有人发现,傅吟雪的父亲傅红华已经站到了他们面前。

    傅红华满意的看着长孙庭,沉声道:“好,好小子,不错!不论身份,仅凭你这份执着与勇敢,已经有资格成为傅吟雪生死与共的伙伴!你们这些年轻人既然都这么想上战场,就让我这个已经上交了退休申请的老家伙,也陪你们疯上一回吧!”

    什么?!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傅红华眯起了双眼,沉声道:“难道说你们担心我这个老家伙会成你们的负担?”

    有谁敢说霹雳火傅红华是一个负担?!

    傅吟雪能这么强悍,还不是因为有一个早就为他做出良好榜样的老爸?

    孤身一人躲在被打废的坦克后面,通过狙击、游击战不断打击对方的散兵游勇,在三天之内击毙三百多名敌人,这是何等可怕的战迹?!

    更何况傅红华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他这种实战派将领拥有的军事经验,已经远远超出现场所有人的总和!

    傅红华的双眼中猛然爆出一股逼人的霸气,面对这种最强最悍连傅吟雪都要瞠乎其后的最强气势,在场所有的人除了齐小霞和长孙庭,都不由自主的面对傅红华猛然立正用最标准的军姿挺直了自己的胸膛,甚至连国家安全局的金少强副局长也没有例外。

    这是曾经身为军人的他们,面对真正军旅强者不由自主的本能反应!

    傅红华看了一眼仍然跪在地上的长孙庭,厉声道:“一个军人为了攻击敌人保护自己,可以趴下,可以躺下,也可以曲下单膝,但是绝不会跪下!如果在战场上你已经死了!!你给我站起来!!!”

    长孙庭几乎是条件反射式的跳起来,没有人可以抗拒慈祥之气一扫而空,全身都激射起腾腾军旅肃杀之气的傅红华命令!

    傅红华狠狠扫视了卜善娜和长孙庭一眼,厉声道:“记住,你们的任务是去把傅吟雪少将活着带回来,而不是去送死!如果没有取得绝对胜利的决心,你们就老老实实的呆在中国,不要出去丢人现眼,更不要给我们中国带来不可预估的大麻烦!”

    所有人身躯都不由自主的剧震,傅红华的双目中猛然涌起一种年长智者看破人生后的深隧与幽然,他冷然道:“你们都以为傅吟雪少将死了吗?也许他是受了很重的伤,但是在历次战争中,他的身体不断受到常人无法想像的重创,他一次次的和死神擦肩而过,他无论是意志上还是身体的抵抗力上,都已经达到了远超生命极限的标准。只要他没有放弃希望,凭借他的军事技术和战略头脑,他至少有百分之五十五的机率,现在仍然生存!”

    所有人的眼睛里猛然腾起一股股沸腾到极点的战火,刚才那种灰色而压抑的死亡气息在他们身上一扫而空。

    傅红华望着卜善娜问道:“你现在可以调动多少部队,把受伤的致残的全部抛掉,我只要最精锐的特种部队!”

    卜善娜略一思考,回答道:“还有一千八百七十三人!”

    “有多少人是有家室妻小,或者有什么未了的事情,必须要自己去照顾的?”

    面对这种过于苛刻的问题,卜善娜不由瞪大了双眼,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瞟向了一直默默坐在客厅里的一位金发女郎,那位金发女郎感受到卜善娜的目光,迅速报告道:“修罗军团一直连年战争,兼之成员大多数都是因为身上犯有案件才偷渡到美国的黑社会混混、流氓,只有五十三人有妻室,其中还有十八人已经离婚,有十四人的妻子可能已经有了外遇,有三十七人还有亲人需要照顾。能保证在战场上不受到任何影响的成员现在有一千六百九十八人,在知道此战的意义和危险度后,还能百分之百发挥战斗力的成员为一千六百二十五人。”

    傅红华锐利的目光猛然投注到那个金发女郎身上,只是一眼,就让那个金发女郎身上一颤,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傅红华眯起眼睛,冷然道:“给你一分钟时间表明身份!”

    知道这位金发女郎是卜善娜带回来的同伴,也知道这位金发女郎在卜善娜的身边起到的是军师的作用,但是随着傅红华的命令,跟随在他身后多年已经拥有默契的警卫刘慕史迅速举起了手中的mp5冲锋枪。只要这位金发女郎在一分钟内无法做出让傅红华满意的回答,他手中的mp5冲锋枪百分之百会把这位本来是客人的金发女郎打成蜂窝。

    直到这一刻,所有人才明白傅吟雪一旦面临战争,就立刻变得冷酷无情的真正原因,这原来就是他们傅家的最优良传统,或者说是傅红华言传身教的结果啊!

    “傅红华就是傅红华,怪不得在北美军事联盟组织的网络军事平台上,您明明是一名少将,却可以得到上将的分数,成为中方的最高总指挥!”那位金发少女指着傅红华身后一名三十多岁,混身带着书卷气息的军人,道:“看他的气势和与生俱来的稳重,应该就是在军事竞赛平台上,那个陪同傅吟雪一起攻入曰本靖国神情的赵飞阳上尉吧?”

    金发美女的话并没有让傅红华和他身后那位作战参谋有任何动容,能追随在傅红华身后的军人,神经早已经训练得比钢丝更坚韧。

    金发美女小心打量着傅红华愈见威严的双眼,和他身后那位在军事竞赛上以忌怀之名崭露头角,实际上已经成为傅吟雪第一位战略老师的作战参谋。她不由自主的轻轻叹了一口气,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傅红华一旦决定要亲自重返战场,那股压抑了几十年的战火熊熊燃起当真是一发不可收拾,而他更比傅吟雪多了几十年的人生经验。

    她只有老老实实的道:“我叫main,原来是北美军事联盟中国赛区的管理员,伯父您和赵飞阳上尉都是经过我的手,在竞赛中注册了自己的参赛身份。现在我已经正式投到傅吟雪的旗下,因为我喜欢他,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傅吟雪从曰本救出来,然后再和小霞姐、善娜姐一起争抢他。我知道自己起步要晚了很多,现在傅吟雪仍然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助手,但是我比小霞姐、善娜姐看得要开,只要自己喜欢,我就委屈一点当他的情人也无所谓。”

    看了一眼怀了傅吟雪骨肉的齐小霞,main诚心诚意的道:“只要傅吟雪能接纳我,我也愿意为他生儿育女,因为在见识过这么精彩的男人后,我实在已经无法再找到比他更具气概的男人,永缺勿滥是我选择男朋友的唯一准则!”

    main的宣言绝对称得上够大胆,但是她也明白,只有用这种毫无作伪的真诚,才能在一分钟时间内打动傅红华这样一个已经进入战争状况的最铁血军人。

    只是几分钟的接触,main就明白,傅红华实际上是一个比傅吟雪更冷酷无情的最优秀指挥官!

    傅红华思索了片刻,略一点头,刘慕史那枝令main全身都不由自主寒毛倒竖的mp5冲锋枪终于重新收了起来。

    傅红华将自己的军官证放到了桌子上,他望着金少强道:“这一次我不是以中人的身份参战,我是以一位父亲的身份参战!就当我提交的退休申请被加快特批了吧!”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续南明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

鹰隼展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纷舞妖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纷舞妖姬并收藏鹰隼展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