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妖娆召唤师 > 008:轮回

008:轮回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妖娆召唤师最新章节!

    “何为魔?”

    伴着淅淅沥沥的细雨,老人蹲在树枝上,目光像厉鬼与野兽一般目不转睛地瞪着妖娆,那一头银红色的乱发被雨水浸湿,星星点点血色发束格外刺眼。

    天幕上黑云盖顶,不时划过明亮闪雷,照亮了老人那张意味不明的脸。

    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四下除了风声,就只有雨水拍打地面的响动。空气越来越压抑!仿佛一只洪荒巨兽正要挣脱束缚,对着整个苍穹发出毁天灭地的一击!

    本来将七长老引来东郊的荒林,就是为了避开人群,肆无忌惮使用破天指。没有想到还是被人发现了!怪老人那收敛到无人能察的气息,还有从目光中流露出的幽暗,是妖娆今生见过的最恐怖之物!

    不能看他的脸!看他的脸都觉得双目刺痛!那死寂感比雪家老祖甚至是魔云宗长老东冥更加强劲!

    这个人,就是代表光明阵营来斩杀她这个“魔女”的吗?

    因为她刚才使用的暗属性破天指已经被他看到了啊!

    “告诉我,何为魔!”

    老人手指向天,继续发问,神情不威自怒!天上滚滚黑云顺着他的咆哮而汇集成团!磅礴的气势瞬间引动天地异相!

    这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元素奥义!而是以一人之力直接撼动自然法则!

    从老人那一声撕吼中爆发出的威慑力就已经让妖娆明白,她此时又遇上了一个战神境的狂人!杀她简单得犹如屠狗!

    妖娆瘫倒在被雨滴化开的泥水里,任细雨冲刷着自己的伤口,任那无味的液体流入自己的喉咙。

    她连一根小手指都没有力气再动一下,刚才决战,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体力!她怎么这么苦逼!居然又来了一个更强的!

    “何为魔?”

    反正已经逃不掉,妖娆此时的思维,诡异地认真思考起怪老人的问题。

    “何为魔。”妖娆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雨水中颤抖,回忆起自己十四年经历的点点滴滴。

    仿佛是在拖延时间,却更像是有感而发的内心独白:

    “我因魔珠而生,但疯疯傻傻的爹爹,却用自己的鲜血为我洗刷了杀戮怨气,让我明白,无论任何属性,其实都只是一种力量。”

    “世人都管我叫魔女,但依旧有人抛弃世俗常理,真心待我,视我为朋友,给我无尽的温柔……”妖娆脑海里是疯子爹爹,是龙觉,是元方与战虎,是法伊老儿交替出现的景象。

    “我一生抹杀的生命,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就是用阴谋诡计想要暗算我的人,我从来没有生过害人之心,只是怀着自己的信念,简单地想要活下去……”

    “那些个人族中所谓的‘正义之士’,反而因为觊觎我的幻器,或者是想掠夺我的战兽,就用‘追杀魔女’这个可笑理由来掩盖他们贪婪的**!”

    “他们用偷袭和伤害我亲人的方式来威胁我。如果我是魔,那这些人的内心,早已经坠落得比地狱恶魔还要污秽好几百倍!”

    “无论地位有多显赫,心中有魔的人,只会做出卑鄙肮脏的邪恶勾当。”妖娆想到了皇甫风华与燃妖派的七长老。

    “心中无魔的人,就算拥有暗力,也只是将它当成一种纯粹的力量。”

    “人族中道德沦丧的就是魔,也许魔族中心怀正义的魔物要比这些人渣一样的人类更堂堂正正。”

    “何为魔?魔由心生!无关种族与背景……失去心灵的生物,就是魔……”

    不断叩问自己内心的妖娆,仿佛产生了一丝明悟。

    妖娆此时在论的已经不是魔族,而是魔心!

    魔族是人族的天敌,这种仇恨与怨念已经延续了千万年,不死不休。

    而人族中也不乏败类,比起那些天生暗属性被光明阵营视为“魔人”的人来说,妖娆认为皇甫风华和燃妖派的七长老才更加邪恶。

    她不是在为自己的暗灵珠辩解。只是为自己身陷:“因为魔族是暗,所以所有有暗力的都是魔。”这句话而愤怒!这真是一个狗血的逻辑!

    妖娆微微张开眼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境无比空灵,她刚才所说的,都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如果这番言论流传到光明阵营内,必然会掀起一场惊涛骇浪!

    什么?人族中有魔,魔族中有人?这还得了!这个持有暗力的狂邪魔女胆子忒大了!谬论!该杀!往死里杀!

    妖娆说完后,小树林内又陷入了诡异的宁静,只有雨声越来越大!冲刷着地下的污血,仿佛无论等下会发生什么事,明日清晨在这个林间残留的一切罪恶都会被洗刷干净。

    她等待着怪老头最终的审判。

    “嘎嘎嘎嘎……”树枝上的怪老头犹如乌鸦一般沙哑地大笑起来。

    从银红乱发的怪老头身后,突然祭出一尊皎皎犹如明月的幻器,从天空徐徐飞来,向着妖娆的天灵盖狠狠砸去。

    又是光明阵营要抹杀魔女!

    妖娆不甘心地睁大了眼睛!可是身体已经完完全全失去了行动力。

    好似洁白银月的幻器以惊人的气势从天而降!根本不给妖娆任何躲闪的机会,挟带着强大的气势向妖娆飞速冲来!

    却于接触到她额头的最后一秒,生生悬停在她头顶一拳之外!

    再也没有向下沉入一分!

    妖娆瞪了大眼睛,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悸动!

    她努力分辩出眼前悬浮的幻器,仿佛是一尊不知由什么料质祭炼成的--鼎!

    “不错,没有被吓死,也没有求饶,可以试着握着这鼎!”

    这时,蹲在树上的怪老头又发话了,居然刚才抛出白鼎并不是想要攻击妖娆。而是又向她提出了一个更荒诞的要求。

    他到底想对妖娆做什么?

    难道不是因为看到妖娆的暗元素属性而要抹杀她?还是说想在抹杀她之前先拿她的身体做一番秘术的实验?

    怪老头以妖娆不可抗拒的气势向她口中弹去一枚小小的药丹,瞬间让她完全干涸的气海内突然有了灵力回复的趋势!

    妖娆不得不踉跄地支起身子,用左手握起了那白色小鼎的精美的底部。

    一种脂般柔滑,玉般温润的触感瞬间传递到妖娆的的手掌上!

    “铮……”

    接触到妖娆肌肤的那一刻,白鼎居然开始铮鸣!

    无形的声波不急不缓地向四面八方荡漾开来!像清晨远山古寺里传来的第一声钟鸣,音色恢弘,力透人心!

    好强劲的鼎气!

    小鼎在妖娆的手中欢快地高速旋转,而妖娆驭兽环内存放的百年碧青鼎则不知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影响,自动飞出,盈盈地悬浮在白鼎之下!

    “百年碧为什么会被这白鼎吸引?”

    正在妖娆猜疑的时候,眼前的百年碧青鼎突然随着白鼎的嗡鸣声,有节奏地颤抖起来。咔嚓咔嚓……抖动着的百年碧竟不堪重负,在五秒钟之内,于半空中完全爆裂开!

    只剩下青色烟灰还在空中飘洒!

    一尊鼎居然因为承受不了另一尊的的气势而炸裂!

    那百年碧可是百草堂的精品药鼎啊!重击击不碎,烈火烧不化!居然臣服在白鼎的脚下后还被白鼎的铮鸣声直接碾灭!

    好霸道的白鼎!

    “哈哈哈哈!有意思!比老夫当年的异相还有意思!不允许别的药鼎同时存在吗!看来它真的看上你了!快,把你的灵力浇灌进去!”

    怪老头急急地嘶吼着,第一句像是在与鼎对话,第二句才是给妖娆下达的霸道指令。

    好契合!

    握着白鼎的妖娆,在心中蓦然腾起一种轮回百世,弱水三千,只为寻它的宿命感!

    好荒诞!难道它在选择她?

    不但重量适中,大小合适,还与心灵产生共鸣!仿佛妖娆一念之间就能命令它碾碎草药,聚液成丹!

    而且它的鼎气亦正亦邪,看似皎如明月,实则狂狞霸气!一上来就毫不刻气地把其实药鼎直接碾成了碎渣!

    这脾气,她喜欢!够狂!够嚣张!

    也多亏是胆大妄为的妖娆!在怪老头营造的如此诡异的气氛下,要是换了寻常人多半已经吓得屁滚尿流直接晕厥。而只有心智乐观的妖娆才会在这恐怖的时刻,被白色小鼎与她之间的共鸣给深深地吸引。

    用不着怪老头提醒,妖娆立即将身上的灵力毫不犹豫地向小鼎内浇灌而去!这仿佛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冥冥中上天就安排好了这样的剧情!

    纯净的灵力在灌入的那一刹那!

    呼!

    猎猎的风在妖娆耳畔呼啸,眼前景物陡然发生质的变化!她的身体仿佛被飓风霸道地挟带,瞬间坠落万丈深渊!

    再张开双眼时,妖娆的身下已是熊熊烈火在舔卷着火舌!空气中的温度骤然升高!

    又是异相啊!从来没有人听说过药师与鼎的共鸣会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情!

    妖娆的手仿佛与白鼎粘连在了一起,可是最恐怖的是:一个又一个乳白色的怨灵居然不知被什么召唤,从小鼎内成群疯狂地涌出!

    上万个目光凄厉的怨灵,一瞬间密密麻麻地填充满了妖娆的视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无边无垠!

    “喵咪!搞什么飞机!我死了吗!这是……地狱吗?”妖娆被冲天怨气与地狱鬼灵的出现吓了一跳!

    “还我命来!”数万怨灵齐声怒吼!那凌凛的地厉之气直冲云宵!

    “还我命来!”怨灵们看着妖娆的眼神带着死不瞑目的滔天怨气!仿佛夺走它们最珍贵生命的仇人就是眼前这个被吓得目瞪口呆的托鼎少女!

    “喂,不是我杀的!”

    妖娆看着那成千上万怨念的目光心脏狂跳!就算她的胆子忒大,也受不了这么多声势浩大的怨灵的恐吓!

    “难道这些都是你杀的?你带我来看你的过去?”

    一道电流从妖娆的脑海中闪过!她心中顿时腾起一个一疯狂的猜测!妖娆猛地侧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那尊小小白鼎!

    仿佛在回应妖娆的猜疑!白色小鼎的自豪的嗡鸣越加嘹亮!

    天啊!居然被她猜对了!

    这眼前密密麻麻的怨灵,居然都是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鼎所害的性命!

    要是一天杀一人,都要足足杀上几十年才凑得上这个数量!这是多么惊人的杀戮!

    再一想起怪老头刚才那种兽性的目光,妖娆脊背上的寒毛顿时都竖了起来。是她错了,那怪老头不杀她并不是同情她,而是那怪老头自己也不是什么光明阵营里的人!所以这鼎也魔气缭绕!

    “你是魔!屠魔啊!”

    “杀了他!为光明而战!我族荣耀!”

    妖娆眼前的怨灵们仿佛慢慢拾起自己还活在人间时的总总记忆,纷纷用白雾一样的手臂指着妖娆的鼻子破口大骂起来!

    怨灵的身体虚无飘渺,无法对妖娆进行物理伤害!而它们却联合在一起,共同对着妖娆的内心发起强大的精神攻击!

    呜!精神乱流一瞬间就把妖娆给冲了进去!

    “我有罪?我该死吗?”

    妖娆的思维有些混沌了,各种别人的记忆凌乱地充斥在她脑海里。有刀光剑影!有巨兽咆哮!仿佛在怨灵的唾弃之下,她就是那个杀戮了万条鲜活生命的千古罪人!这是白鼎历代主人积蓄的回忆!

    沉沉的杀戮与罪孽感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悄悄捏向她的脖子,一点点将她肺叶中的空气碾压出来,让她缓缓跳动的心脏慢慢麻痹窒息……

    “人族败类!死不足矣!拿你的魔血祭剑!你这个拥有暗元素的人族魔人!你有罪!”

    妖娆眼前一个强大的怨灵顿时骨肉重生,化作一位手持烈枪的黑脸大汉,眉眼髯须都精致无比,只见他咆哮着将手中烈枪狠狠掷入妖娆的胸膛!

    那疼痛是真的!痛到妖娆陡然清醒!

    又是幻影!

    她的胸膛上没有烈枪,身体却真实地感受到灵魂被拷问的剧痛!是那些怒气冲天的怨灵们在用精神力压迫她!

    妖娆立即反应过来,刚才怪老头问她“何为魔”,难道就是为了这一刻而准备?如果她冲不破这个幻境,她就会死吗?

    哼!她才不是魔!从头到脚从内到外从**到灵魂都不是魔!

    “你们已经死了!”

    想清前因后果的妖娆,目光纯净地傲立在千万怨灵的正中央!自有一股凛冽的霸气让她周围的怨灵踌躇着不敢靠近她!

    “暗力不是魔!”第一吼!妖娆的狂傲之气顿时震得怨灵们纷纷后退!

    “杀人者,人衡杀之!你们先来杀我,就不要怪死在我的手下!”第二吼!这不是妖娆一个人的意志,而是白色小鼎历代主人共同信念!

    “恶魔杀!人魔我也杀!我不会放弃暗灵珠,更不会折服在世俗脚下,如果世人给我一条最坚难的道路,那我就逆天修道!”

    第三吼!

    妖娆手心上的白色小鼎瞬间爆发出湛湛银光!

    只见白鼎缓缓升起,于一个瞬间突然变得硕大而明亮,像巍峨的山岳一般,以万钧气势霸道地将无尽的怨灵通通都镇回了地下!

    世界陡然清净,一轮明月破云而出,海上生明月,清风轻拂,只有妖娆一人站在苍茫的大地上,独自对月静立。

    “我心自有明月在!不坠地狱不跪佛!”

    衣衫褴褛,浑身血迹的少女,脸上写着的是不屈的意志,神情当真是傲然于世,睥睨天下!

    这就是妖娆最后的答案!

    妖娆眼前的世界犹如镜面一样,轰然破碎。仿佛在幻境里获得了一场轮回。

    还是麒麟城内温柔的细雨,还是东郊荒无人迹的小树林。妖娆托着白色小鼎站在原地,眼前重新恢复了刚才的景致,刚才的一切不过只是一瞬间的幻影。

    怪老头在树上站起身来,妖娆最后的答案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他枯槁的面容上,隐隐闪动着一丝喜色!

    他所选择的持有暗力的后辈,百年间天资佼佼者不下半百,能得白鼎认可的仅仅八位,而这最稀有的八位,最后也都没能冲破幻境中的杀戮怨灵,一个个落得非疯即死的悲惨下场!

    而眼前这才区区十来岁的小姑娘,不仅神采奕奕地破境而出,还以一句“我心自有明月在!不坠地狱不跪佛!”深深震撼了他数百年未曾再悸动过的苍老心脏。

    终于赶上了!在他时日不多的最后时刻!终于让他碰上了一个……

    “此鼎名为‘轮回’,你要好好对待它。”怪老头说出这句话,好像放下了心中的千斤巨石!脸上有一抹回春的光泽。

    “为什么?”

    妖娆疑惑地看着那怪老头,今日的大起大落已经让她无力思考任何繁杂的事情,而她手中的轮回鼎,已经吸足了她的血液,顺理成章地与她建立起精神连结。

    她实在想得头痛,眼前的怪老头明明有着不逊于战神的实力,为什么在引动起这么多的声势骇人的事件后,最终的目的居然只是

    --送给她一个鼎?

    看多了强人强抢东西的妖娆,已经习惯性认为比她强大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时间接受不了世界上还有心肠这么好的怪老头的事实。

    不过再一想想,估计如果刚才她没有冲破幻境,应该早已经死在了那些个怨灵们的精神攻击里。

    一想到这一点,妖娆顿时又血狗地觉得,这怪老头其实并没有把她的命当成什么贵重的东西……

    听到妖娆的疑问,怪老头咧开鲜红的大嘴诡异地笑了。

    只见他倏然从树上跳下,一个箭步径直来到妖娆面前,一巴掌把已经摇摇欲坠的妖娆直接按在了泥水里,狂妄又嚣张地狞笑道:

    “嘎嘎嘎!叫师尊!”这老头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对妖娆这么凶残粗鲁!

    丫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逼良为徒!?

    “不可能!”

    妖娆也不知道突然哪里来的傲气!总不能因为变态怪老头没有杀她,又送了她一个鼎,她就把自己给卖了吧!

    “没关系,头已经磕了,老夫就是你的师尊!”

    怪老头更用力地把妖娆按倒地上,一厢情愿地嘎嘎笑着!

    “走我们这条路的,一定要心狠手辣!五年内,你先去杀几宗的圣子圣女,屠他们千巴万巴个弟子。也给师尊长长脸!”

    怪老头那阴森森的语气与在百草堂前被人狂殴时截然不同!好家伙!杀手会黑道都没有他这么狂的!居然开始教唆妖娆去杀人了。

    开玩笑,她又不是杀人狂魔!

    妖娆咽了咽口水,不卑不亢地回答:“没理由的杀人我是不会做的,不过要是谁先来杀我,我绝不会放过他!”

    怪老头一怔,仿佛觉得这孩子太善良了,不行啊,除了有暗元素的体质,还要再残忍一点才好!

    “来!师尊再传你一套心法,能让筋骨比精钢还强健!”

    怪老头就像拎小鸡一样,一把将妖娆从地上扯起来,从怀里摸出了一本皱巴巴的小书。直接无视这个被他一厢情愿收下的“弟子”满脸写的不乐意,向她循循善诱起来。

    “就是那个被人打来打去的修炼?我不学……”

    一想起这老头白天在百草堂门口被人打来打去的惨样,妖娆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受不了这变态的老头了,再被他这么折磨下去,她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银红乱发的怪老头强硬地将那皱巴巴小书塞在妖娆怀里,强行把轮回鼎又抢在手上!

    然后干了一件让妖娆永远也无法原谅的事情!

    他居然用轮回鼎将地上那具燃妖派七长老的尸体给收了进去!

    “你赶快回家点起炉火,用轮回鼎把那死掉的老东西给化了,不然一群又一群鼻跟狗一样的小畜生们,又会寻着味来找你!”怪老头相当淡定地一边收尸一边说话。

    怪老头的话不无道理,堂堂一派的长老如果被人发现横死在麒麟城内,不知道要引发多大的震荡!

    可是……

    喂!这是她炼药用的鼎啊!

    怎么能用来装尸体!一把火烧不了行吗!非要用药鼎装!看轮回鼎无比熟练地吸入尸体,八成经常跟怪老头干这种以鼎焚尸的事。

    所以就在此时!就在当下!妖娆打心眼里发誓:从这鼎里炼出来的药,她自己绝对一个也不吃!

    在很久远的未来,一片大陆上有许多年轻英武的圣殿战士,都服用过“天之圣女”赠送给他们的疗伤药丸……

    药丸疗效虽佳,但更被这些英武战士们所津津乐道的是:“天之圣女”每次看着他们吃药丸的时候,她绝美的脸庞上,总会挂着那么一丝丝神秘莫测的微笑!

    这个微笑有多神秘?让无数圣殿尽折腰!这个微笑有多神秘?让百年间的预言家尽痴狂!

    每每被问到关于这个神秘微笑的问题,“天之圣女”总是神秘地这样说:“这是一个秘密哦!”

    当然,这些神秘的传说,都是以后的故事了。

    麒麟城的夜空中突然燃烧起暴虐的火烧云!

    一股妖娆熟悉的神识,霸烈而激动地扫过麒麟城内条条大道!反是被这神识扫过的五、六阶强者们纷纷像是被丢入冰窖里一像,狠狠地打了几个寒噤!

    妖娆从来没有想过那个目光温软的男子,居然也有这么疯狂的一面。

    怪老头玩味地朝天空看了一眼,从鼻子里轻轻哼哼一声:“哼,麒麟王。”

    “乖徒弟,希望我们还能见面,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

    感觉到麒麟王的气息,怪老头把轮回鼎抛回妖娆的怀里,一眨眼间飞上高空,隐匿在层层云雾中,就此消失不见!

    妖娆没有看见怪老头那双烂布鞋上,用魔域最珍贵的墨蚕血丝织就着十朵精致的黑色魔云。如果她看到,一定会被这个她熟悉的纹路给狠狠地吓一大跳……

    ------题外话------

    不在家。还不在家…碎碎念。好想回家看收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妖娆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翦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翦羽并收藏妖娆召唤师最新章节